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放倒兵哥哥

重生八零放倒兵哥哥

倾城一顾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来到了八零年代,她成了又丑又胖的懒妞,还色胆包天放倒了兵哥哥!这个意外中的意外,叶青梅知道迟早有一天会结束,是以她从没想过留在这个地方,本想着赚点钱有了稳定的生活来源,之后商量退婚的事,哪成想兵哥哥江景辰反悔了。

主角:叶青梅,江景辰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梅,江景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放倒兵哥哥》,由网络作家“倾城一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来到了八零年代,她成了又丑又胖的懒妞,还色胆包天放倒了兵哥哥!这个意外中的意外,叶青梅知道迟早有一天会结束,是以她从没想过留在这个地方,本想着赚点钱有了稳定的生活来源,之后商量退婚的事,哪成想兵哥哥江景辰反悔了。

《重生八零放倒兵哥哥》精彩片段

叶青梅一觉醒来,睁开眼睛,惊骇地发现她的身边躺着一个人。

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她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这是一个俊逸的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即使双眼紧紧闭着,也有一种飘逸静然的美。

她看得认真,男人猛然睁开了眼睛,和她的视线相对。

他不开口说话,唇角抿成一条线,漆黑的眼底,有着怒意在不断地跳动,周身上下透着一股戾气,强大而又骇人。

叶青梅全身哆嗦了一下,大脑一片空白,苍白的手指陡然将身下的被子抓紧,整个人往另一边挪了挪。

这个可怕的男人是谁?这里难道是地狱?

她明明死了,为什么会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边?

男人把她压制在身下,让她心底莫名有些发慌,她本能地开始抵抗,“别碰我。”

江景辰好像是听到了一个特别好像的笑话一般,冷笑一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硬生生的抬高,凑到她的耳边,一字一顿地开口,“装什么装?费尽心思爬上了我的床,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

他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叶青梅处于求生的本能,摇了摇头,开口替自己辩解,“我不是。”

她的狡辩,落在江景辰的眼里,苍白而又无力。

“不是?”他轻笑出声,眼底有着一抹狠意掠过,脸上的冷笑也消失殆尽,开口的声音透着森冷的寒意,他捏着她下巴的手更加用力了。

叶青梅的力道抵不过他,可是还是拼命的挣扎起来。

他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挣扎,眯着眼睛看着她,很快她就不是他的对手了,被他死死的压着,动都无法动,像是案板上等待宰杀的一条鱼。

他松开了手,眼神变得格外凌厉,凑到她的耳边,语气波澜不惊地说道,“叶青梅,如果不想死就不要胡说八道。”他扔下这句话,跳下了床。

“滚。”他重重的摔上了门,扬长而去。

叶青梅眉心紧紧皱了一下,绷得快要断掉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了下来。她缓缓地打量着四周的陈设,以及对面大衣橱上镜子里的自己。

一间十来平米的房间里,糊了一层白灰的泥墙,墙上挂着一本日历,上面赫然写着一九八八年三月十日。

她停滞了片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花格子的翻领长袖衬衫,胡乱地套在了身上,鸡窝般的头发乱七八糟,画着两条粗眉,涂着唱大戏的腮红,大红的嘴唇画的比原本的嘴角漫出了一圈。脸上的肉嘟着,几乎都看不见眼睛,腰上的赘肉就好像游泳圈一样,都快把扣子被崩开了。

她竟然重生了,真的重生了。刹那间,巨大的恐惧和绝望令她窒息。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重生成这幅模样?简直让人难以接受。以前的自己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那也是身材苗条的清秀佳人,若不是一场交通意外,她现在应该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了。

可是现在,她该滚到哪里去呢?那个恐怕的男人,捏死她比好像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还要容易。

叶青梅深吸了一口气,晃了晃头,把身体里面对那个男人的恐惧甩掉。

“二哥,二哥,你起床了没有?”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叶青梅抬眸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小碎花衬衫的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冲了进来。

“叶青梅,你怎么会在我二哥的床上,我二哥人呢?”江景辰的妹妹江景玉怒瞪着她,杀气腾腾,气急败坏。

叶青梅垂眸,轻轻地摇头。

“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的,成天腆着脸往我二哥面前凑也就是算了,现在竟然敢爬到我二哥的床上。”江景玉越说越火,越说越气,指着她,“叶青梅,你给我等着。”气冲冲地跑了出去。

叶青梅愣愣地看着跑出去的背影,心里暗暗嘀咕一句,这一家子怎么都喜欢暴走呢?

江景玉怒气横生地抓着一块砖头进屋,“叶青梅,我让你害我二哥。”直接把砖头砸在了她的头上。

叶青梅没有来得及躲开,砸了一个正着,眼前一黑,脑袋里面不断地涌现出不属于她的片段。

这个叶青梅和她一样的名字,从小就稀罕江家的二小子江景辰,江景辰也是有本事的,在部队干地风生水起,已经是连长了,根本就不会娶叶青梅这样一个姑娘。昨晚上,江景辰大伯家办喜事,叶青梅看着他喝多了,迷迷糊糊地往回家走了。她趁着江家人都在隔壁帮忙,便偷偷摸摸地睡到了江景辰的身边。想着,有了这么一出,她就能够顺利地嫁给江景辰了。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重生而来。

叶青梅听得见有人说话,也感觉得到有人把她抱走,还有人帮她包扎了额头,她想醒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她这一睡就是好久。突然,她听到门外传来了争吵声。

“这门亲事,你们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你们家小辰说了,等下次回来探亲就和我家梅子订亲。你们要是不同意,到时候我就带着我家梅子去部队反映情况,让部队首长评评理。我和你们母女说不着,你们两个麻利地给我滚蛋。”

“我呸呸呸,是你们家梅子不要脸,是你们家梅子肖想我二哥,这才爬上我二哥的床,我二哥喝得烂醉如泥,压根什么都没有做,你们家梅子凭什么赖上我二哥,你们家凭什么让我二哥娶她这么一个又懒又丑又肥的女人。”

尖锐的争吵声越来越响,吵得叶青梅头痛欲裂,她猛然睁开眼睛,小脸皱成一团,额头上传来的一阵阵阵痛让她闷哼了一声。

“我家梅子是胖了一点,胖点以后好生养。胖一点怎么了,碍着你们什么事了。又没有吃你家的大米,管得着吗?还有就算我家梅子喝醉了,不小心睡到了小辰的床上,你们就能够打人呀?我家梅子到现在还没有醒呢。还不知道脑袋有没有大问题呢。打了人,你们倒是还有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要不是你们家小辰答应了订亲,我早就叫公安局把你们一家子都抓起来了。”

 


“放屁,你们家梅子是不小心吗?你成天就撺掇梅子勾搭我们家小辰,处心积虑地想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把梅子打出了问题,那也是你们家活该。老天爷呀,你真的是不开眼呀,你让我家小辰摊上这么一家人,以后可怎么活呀。”

叶青梅吃力地从床上下来,迷迷糊糊朝着门外走去,刚走到院子里,低低喊了一声,“别吵了,我头疼。”她有些站不住,索性蹲在地上。

梅子娘沈兰芳连忙跑过来扶她起来,痛哭流涕,“江家不是人,把我家一个好端端的女儿打成了这样。老天爷呀,开开眼吧,真的是没有天理呀。老天爷呀,他们江家是要逼死我们一家子呀。”梅子娘的哭闹声把半个村的人都给引了来。

有人劝着梅子娘去镇里的医院瞧病,可梅子娘嚎了起来,“我们家梅子被打成这样,我都没说什么,她们母女倒好,小辰早上一走,就上门来吵架,我是真的气不过呀。”

“你当然没话可说了,你敢把你们家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拿出来说吗?”江景玉仰着脖子和梅子娘对骂,不屑地看着地上抱着闺女气得浑身哆嗦的梅子娘。

梅子娘看着梅子,心里急地不行,顾不得撒泼,怒吼了一声,“叶建国,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抱着梅子去医院。”

叶青梅在医院做了不少检查,都说她这病需要住院,需要挂水,需要静养。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她这脑袋里面应该是有了淤血,没有散开,才会时不时地发晕,时不时地头疼。

她苦笑一声,这么肥大的一个身体,居然柔弱地像个林黛玉,动不动就晕倒。

“梅子,你安心在医院住着,江怀仁还算有点良心,送来了一百块。”沈兰芳叹了一口气低低说道。

叶青梅能够感受到梅子娘对她的宠溺和爱护,她微微点了点头,“妈,我已经好多了,你别担心了。”虽然这一声妈喊得还是有些生疏,不过她想她会习惯的。

在医院住了七八天,她已经习惯了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实在不愿意再住下去了,办理出院的手续回来家。

叶青梅回到自己的房中,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双目涣散,神情呆滞。她叹了一口气,胖,她就减。懒,她就改。既然重生了,那就活出一个新的人生。

她呆坐了半天,想到原主不要脸的作死行为,额角的青筋忍不住又跳了跳。叶青梅呀叶青梅,你可真是胆大包天,那江景辰可是军人,军人,玩枪的军人,惹急了说不定就把你给崩了。你居然敢色胆包天地把人给睡了。虽然什么都没有事情都没有发生,可这种拉个小手就必须结婚的年代,你这是铁了心要赖上人呀。

她叹了一口气,她心里却明白,江景辰嘴上虽然答应这门亲事,心里恐怕也咽不下这口气,她一想到那个恐怖的男人,眉心皱了皱。再想到江家的那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她真要是嫁过去了,那日子肯定过的水深火热。

不行,她不能够过那种日子。

叶青梅摇了摇头,这门亲事,必须退了。她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可是,她如果不想和那个可怕的男人有牵扯的话,那看病的钱,恐怕也得还出去。这家徒四壁的,还能够拿得出一百块了吗?看来,她要先想法子把这一百块先还上。

叶青梅把头上的纱布取了下来,拿了一大桶的温水,在脸上搓了一遍又一边,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脸上的花花绿绿给洗干净了。从衣橱里找了一身干净的白色棉布衬衫换在了身上,她这才觉着浑身舒坦了。

再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除了胖了一点外,皮肤还挺白了,眼睛也挺大挺好看的,大概就是因为这模样不难看,所以才会有人非让她在脸上涂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叶青梅浅浅一笑,她很好奇等她瘦下来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美艳。

叶青梅慢慢地走出房间,鸡汤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香气四溢,都够把她肚子里面的馋虫都勾出来了。

她看着桌上的饭菜,虽然简单,却都是用了心的。她眼角有些酸涩,她都已经多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家常饭菜了,多久没有感受到家人的温暖了。

梅子妈看着眼前的梅子,柳叶弯眉,鼻梁精致,双唇娇嫩好看,那双眼睛灿若星辰。她就知道她家梅子很好看。那唱大戏用的脂粉,她一直不让梅子涂在脸上,可是她总是不听,这下被砸了脑袋倒是开窍了。

“梅子,快坐下,先喝完鸡汤,好好补补。”梅子妈边说边给她盛了一碗鸡汤。

叶青梅浅浅一笑,“谢谢妈。”她接过一碗鸡汤,尝了一口,味道真的好鲜美。

沈兰芳叹了一口气,低低说道,“梅子,我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回头,我去要个江景辰部队的号码,我倒是要问问他了,他们江家这一会唱红脸,一会唱白脸,到底是几个意思。”

叶青梅愣了愣,连忙说道,“妈,别去打电话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打心底不想和那个可怕的男人有什么牵扯。既然早晚要了断,就不要再多事了。

梅子爸看了一眼梅子妈,低低说道,“你就听孩子的吧,再说了,找了小辰能够怎么样,他还能够赶回来不成?”梅子爸一向忠厚老实,自然也不想再惹是生非了。

沈兰芳想了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这事,本来就是他们家梅子不对,如果不是他们理亏,她早就去江家闹了。

梅子爸给梅子夹了一个大鸡腿,脸上带着憨厚的笑,“梅子,快吃,这是你妈特意给你补身体的,你多吃一点,多补补。”

叶青梅吸了吸鼻子,“恩”了一声,“妈,你也吃,爸,你也吃。”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心里潮潮的,眼睛酸酸的,同时又感到一股股的暖流从心间流淌过,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

 


直到晚饭吃完,梅子的爸妈都没有夹一块鸡肉。这年头,谁家都不易,除了过年办酒才会有一两样的荤菜,这鸡肉已经是弥足珍贵,来之不易了,梅子娘炖鸡本来就是为了给梅子补身体的,哪里舍得自己吃。

梅子娘收拾碗筷,根本就不让梅子沾手。她低低说道,“还有不少鸡肉,梅子,妈明天放萝卜进去再炖一锅。正好你哥和你弟也该回来了,让他们两个也解解馋,学校里也没有什么吃的。”

叶青梅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

叶青梅有一个哥哥叫叶青海在念高三,还有一个弟弟叶青洋在念初三,他们平时都住在镇上的学校里,周末才会回家一趟。家里两个男孩子都很聪明,成绩也特别好。只有她的心思不在学习上,高二念了三个月就退学在家好吃懒做了。

叶青梅知道如果她不继续读书的话,这辈子真的只能够窝在这个小村庄里面了。她既然重生了,就要拥有一个灿烂的明天,如今读书是她唯一的出路。

“妈,我想继续去上学。”叶青梅想了想开口说道,“我想下学期继续念书。”她也知道家里的情况,现在就去念书是不可能的。

梅子妈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梅子,你要去念书?你确定?”村里的姑娘们,大多念到初中就不读了,嫁人的嫁人,打工的打工。她家梅子,她想让她出人头地,逼着念到了高二,实在逼不了了,就由着她退学了。

叶青梅点头,“妈,我想明白了,我想念书。”她顿了顿又说道,“妈,我知道家里为了帮我瞧病把钱都花完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把钱挣回来的。”她的目光格外地坚定,明艳动人。

梅子娘突然觉着她这女儿被砸了脑袋之后,突然懂事了,她笑着点头,“好,好,只要你想念,妈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们。”别人家舍不得孩子读书,她舍得,她觉着只有多念书才会有出息。

叶青梅本来以为自己很难融进这样的生活,没有想到,其实也挺容易的。她浅浅一笑,“妈,你放心,我一定认真读书,再也不犯浑了。”她的目光清澈,语气坚定。

“好,好,好。”梅子娘笑着说道,“快,快去休息吧,你这脑袋虽然不疼了,还是得注意休息。”

叶青梅躺在自己的床上,脑袋里却在想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赚到钱,能够把欠江家的一百块和她的学费给赚出来。她想到她既要赚钱,又要减肥,还要读书,她整个人就觉着有动力了。

不过,她现在这样,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真不知道能够干什么。下地种田,她做不来,上山砍柴,她更加做不来。她必须得承认,以前的她确实是好吃懒做。

叶青梅叹了一口气,扯了扯身上太过紧身的衣服。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对呀,她可以做衣服,她可以做衣服来卖,家里有一台现成的缝纫机,正好可以用上。

前世,她就是学这些的,正好可以用这手艺挣。

她知道家里的后院有一台手工的织布机,她妈妈每天都会在那里织布,织出来的布一部分拿去卖给镇上的棉织社,剩下一部分就留着自家做衣服,做床单。这些布料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花色,全都是全棉的。就她身上这件格子的衬衫,也是自己家织出来的布料。

她可以就地取材,不用花钱就能够把钱挣出来。

叶青梅想到了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下了,她唇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一大早,叶青梅就起床了,脸都没有洗就急急忙忙地去了后院。

沈兰芳一看见梅子进来,连忙把织布机停了下来,开口问道,“梅子,你怎么不多睡一会?是不是这织布机吵到你了?”

叶青梅摇头,“妈,能不能够给我几米布,我想自己动手做几套衣服。”她扯着沈兰芳的手臂撒着娇说道。

沈兰芳愣了好一会,倒是也没有小气,带着梅子去了她的房间,打开了大衣柜,低声说道,“梅子,妈每次织一匹布都会留下一些,你看看你喜欢什么就拿去用。”这些布料本来是想留着给梅子成亲用的。

叶青梅仔细看了看,挑了几块格子的棉布,这布料可以做裙子,也适合做衬衫,这个季节穿这个正好。

沈兰芳忙着织布,她在医院陪着梅子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了,这会必须得加班加点地干活了。

叶青梅拿到了布料,就一直坐在了缝纫机前面,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做衣服上面,格外认真。

快中午的时候,沈兰芳准备做午饭的时候,过来瞧了一眼,见叶青梅有模有样的踩着缝纫机,她偷偷地笑了笑,没有打扰她,去做饭了。

天色快黑的时候,叶青梅看着手上的两条长袖的格子连衣裙,勾着唇角笑了。她赚不赚钱,就看这两条裙子了。

这布料虽然不是特别好看,不过她做的这样式,恐怕这整个镇子上面都找不出第二条来。

叶青海和叶清洋两兄弟走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偏厅里面的叶青梅正坐在缝纫机前面傻笑。

“我说叶梅子,你居然不在你脸上画画了,竟然还会踩缝纫机了,你该不会是头被砸坏了吧。”他这姐,自从退学之后就好像疯掉了一样,成天在脸上涂脂粉,看得人都能够吐出来。

这突然把脸洗干净了,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叶青洋看了一眼手里的衣服,笑问道说道,“叶梅子,你做的这衣服,你能够穿得上吗?”他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叶青梅那虎背熊腰。

叶青梅瞪了他一眼,忿忿说道,“谁说我要穿了?叶青洋,你再没大没小,小心我让揍你。”

叶青洋摸了摸鼻子,“我说,叶梅子,你这么凶悍,你怎么能够被江景玉给砸破脑袋呢?”他叹了一口气,“你也就在家里称霸王,出了门,就是一软柿子。”

“大哥,你也不管管他,他欺负我。”叶青梅挽着叶青海的手腕,“你帮我揍他。”她挑衅地眨了眨眼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