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退婚后大佬示爱不断

退婚后大佬示爱不断

冷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落入坏人的彀中,许映夕成了未婚先孕的不洁之女!未婚夫得知后,大张旗鼓的前来退婚,还将许映夕从头到脚数落个遍……所有人都说她丑人多作怪,不守妇道,败坏门风。多年之后,当许映夕带了个孩子高调归来,身后一众大佬追捧示爱,就连前未婚夫都后悔跑来认错,可谁也没能成功,只因他们都被傅景渊一个人压了回去。

主角:许映夕,傅景渊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映夕,傅景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退婚后大佬示爱不断》,由网络作家“冷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落入坏人的彀中,许映夕成了未婚先孕的不洁之女!未婚夫得知后,大张旗鼓的前来退婚,还将许映夕从头到脚数落个遍……所有人都说她丑人多作怪,不守妇道,败坏门风。多年之后,当许映夕带了个孩子高调归来,身后一众大佬追捧示爱,就连前未婚夫都后悔跑来认错,可谁也没能成功,只因他们都被傅景渊一个人压了回去。

《退婚后大佬示爱不断》精彩片段

“许映夕患者,03号手术室准备。”

无情的电子音播报着,许映夕的手护在尚平坦的小腹上。

“还愣着干什么,这个胎必须堕。”顾言泽满脸冷漠甚至还有不耐烦。

许映夕咬着牙。

虽然肚子里的孩子只有三个月大,但是她能感受到他的生命力。

“要不是我家老爷子坚持,我才不可能娶你这个丑八怪,你竟然还敢怀个野种让我当接盘侠?”顾言泽愤怒的低咒,要不是许映夕的妈妈曾救过老爷子一命,这婚事根本不可能。

一直站在后面的许轻蔓收起脸上的幸灾乐祸,上前劝说道:“姐姐,你就听言泽哥的,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打了吧,你坚持要这个孩子没什么好结果的,连孩子爸爸是谁都不知道。依我看,能这么随便的男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许映夕冷笑了一声,眼神带冰的看向许轻蔓:“这个孩子怎么来的,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三个月前,她跟顾言泽的订婚宴上,许轻蔓一杯动过手脚的红酒,将她送上一个陌生男人的床。

药效作用下,她神志不清,根本记不得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正是那一晚让她拥有了肚子里的生命。

许轻蔓脸上的笑肉眼可见的僵硬了一下,她瞥了一眼一旁的顾言泽,掩饰道:“开什么玩笑,姐姐你跟哪个野男人搞出的这个野种,我怎么清楚?”

瞧瞧这张虚伪恶心的面孔,许映夕真想戳破她。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顾言泽一把从背后重重的推进了手术室。

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打了孩子,否则丢人的不止你许映夕,还有我顾家!”

门重重的关上,医生已经举起麻药。

忽然,门内传来一声惊呼:“患者从窗户跳出去了!”

许轻蔓和顾言泽连忙冲进去,手术室窗子大开,哪里还有许映夕的影子。

“还不快追!”

然而,等所有人都奔下楼去堵人的时候,许映夕却又悄悄从窗户跳了进来,换了一件白大褂,迅速从正门离开了。

……

五年后。

瑞士飞R市的国际航班上,许映夕嘱咐身边的女娃娃:“妈咪去个洗手间,你乖乖的坐在位子上。”

许依依乖巧的点点头。

许映夕刚走不久,她就听到妈咪的平板电脑震动了两声。

许依依拿过来调出了信息页面,是妈咪的助手艾达叔叔发的。

一段文字资料下面附带了一张照片,许依依放大,仔细观摩了起来。

去而复返的许映夕正撞上埋头观察的小娃娃,她揪住许依依的小胳膊嗔怪:“怎么又乱摸妈咪的东西?”

许依依咯咯的笑着,挥动小手脸上洋溢着不符合她这个年龄的自恋:“妈咪,你看,这个叔叔长得跟依依好像,是不是挺帅的?”

许映夕拿过平板,翻看了艾达发来的全部资料。

对话框弹出了最新消息。

【boss,有人一直在调查你,我网络顺爬过去,发现他们已经拿到了一张你的背影照。这个男人就是他们背后的老板。】

许映夕的手指在男人帅气的脸上划过:“傅……景……渊。”

仅仅是一张静态的照片也足以看出这个男人不凡的气场,脸型锋利有棱角,五官更是精致,那眉眼之间别说,还真跟依依完美吻合。

许依依的小脑袋瓜挤了过来:“妈咪,这个男人是依依的爸爸吗?”

“你没有爸爸。”许映夕回答的干净利落。

“骗人!艾达叔叔都跟依依说了,每个人都有爸爸。”

许依依歪着头,带了丝惆怅:“我们回去难道不是找爸爸吗?”

许映夕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不是找爸爸,就是找哥哥喽?”

许映夕心头刺痛了一下,她收敛情绪将依依按在座椅上:“戴上眼罩睡觉,醒了飞机就降落了。”

看着女儿乖巧的睡颜,许映夕想起了五年前。

五年前,她从医院逃走,才免于被迫流产,东躲西藏几个月,终于临近生产,却因为姨母护她心切,不顾劝阻到医院陪护,不小心暴漏了行踪。

许映夕被他们堵在医院,因为临产而无力反抗,她生下的本是双胞胎,先出生的那个却被无情地抱走,她拼死在产房里挣扎才保下了后面的依依。

……

许映夕整理好思绪,在对话框敲下一段话:【有查到他们什么目的吗?】

艾达回复的很快:【还能是什么目的,应该跟之前的那些人都一样,是冲着第一神医的名头追查过来的。估计是想请您治病。】

许映夕蹙眉,这些年她在瑞士隐居,潜心钻研医术,将外公传下来的医药世家与瑞士的高新科技结合,研发出不少医疗技术,神医的名号打得响亮。

只是她从未接受过采访,不再公众前露面,这一次不管对方来意是什么,私下调查她的隐私照片确实有些过分了。

滴滴,艾达发来新消息:【数据显示,这个人就在R市,您此行注意安全。】

【放心,我只是回去拿回妈妈的遗物,不会久留。】

飞机在机场安全降落,许映夕将依依放在行李车上,一边朝外走一边联系网约车。

却在一楼大厅撞见熟悉的身影。

远远的顾言泽拿着登机牌原地踱步,脸上挂着满满的不耐烦:“那个丑八怪怎么还不出来!”

知道她回国航班的只有许家人,他们上赶着叫顾言泽来给她接机,分明是还惦记这两家的婚约。

许映夕懒得理会,推着依依准备绕开,刚走过闸门,就被顾言泽看个正着。

他立刻把手里的接机牌塞进身边的司机手里,整了整西装领口,饶有兴致的上前:“美女,认识一下?”

他脸上挂着自以为迷人的笑,眼神中不乏自恋。

他没有认出来自己,也是,她的变化太大了。

许映夕透过玻璃门看着影像里的自己,身材窈窕,五官精致,哪里还有五年前的满脸红斑。

直到她一门心思钻研医术,才发现自己曾经红斑是有人故意在她的饮食里动的手脚。

那个人是谁,除了许轻蔓,她想不到第二个。

“美女,加个微信吧,R市随便一个地方报上我的名字什么事都能解决。”

许映夕睨着顾言泽的眼神更冷了,她不屑的嘀笑:“不需要。”

言罢,她潇洒拖着行李箱离开。

与此同时,机场内匆匆赶来的傅景渊抬手看了看腕表:“神医的飞机应该已经降落了,去找,一定要找到!”

他猛地回头,眼神扫过一抹倩丽的背影,神色一顿。

这个背影同照片中的相似度……

 


看着那抹倩丽的身影逐渐远去,顾言泽对那冷若冰霜的眼神仍旧回味:“R市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大美女?不会是哪个电影明星吧。”

他身后的司机为难的皱眉上前提醒道:“顾少,您别忘了老先生的吩咐,接许小姐回去才是正事。”

一提到许映夕顾言泽就不耐烦的摆手:“说起这个丑八怪我就来气!她但凡有刚才那美女一半的好看,我当初也就忍下她跟她肚子里的野种了。说不定,老爷子早就把公司交给我了!”

虽然许映夕已经走远,但是顾言泽骂得声音太大,她依旧听得很清晰,心底的冷意更甚。

这些年她一直单方面提出退婚,但是许家跟顾家通通都不答应,许家指望着这门亲事攀升商业地位,顾言泽则指望娶了她好拿下继承权。

他们只把她当做交换利益的筹码。

“妈咪,是那个帅叔叔!”坐在行李车上的许依依突然兴奋地挥舞着小手。

许映夕一愣,才发现道边突然停靠过来了三辆黑色轿车,横亘在她面前,几个黑西装的保镖快速跳下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另有一个保镖恭敬地拉开首辆副驾驶车门。

走出来的男人一身高订西装,周身矜贵的气质不难认出就是艾达发来资料上的人。

艾达说对方只查到自己的一张背影照,其余一片空白,许映夕沉静下来,先发制人:“先生,你们这么兴师动众,有什么事吗?”

傅景渊看清楚许映夕的脸,迟疑了一瞬,他遍寻网络和更大媒体,买到消息神医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性。

眼前的女人……

他刚刚匆匆一瞥认定她就是照片中的那个背影,然而面对面才发现,她应该也就二十多岁。

神医怎么可能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

“啪”许映夕一个没看住,让小依依从行李车上跳了下去,她短胳膊短腿的冲过去,一把抱住傅景渊的大腿,抬着头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

“帅叔叔,依依的爸爸!”

许映夕尴尬的放下行李,冲过去将小娃娃揪回来教训道:“依依,不可以胡闹。”

看着两人的互动,傅景渊眼底的失望更甚,他礼貌的微微躬身致歉:“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认错人了。”

见傅景渊一等人利落的上车离开,许映夕也松了一口气。

远远地,注视着他们这边的还有顾言泽,他不屑的低嗤一声:“那不是傅家的车吗?我就说嘛,竟然还有女人会忽视我的示好,原来是这女人早傍上了别人!”

傅家可是R市首富,放在国际上也是屈指可数的一门。

看来这个女人,他也只能远观了。

坐上网约车,许映夕就给曾经的好闺蜜程橙打电话,先将依依送回了自己在R市落脚的别墅又打电话让闺蜜去照看,自己则是去市区内设计师品牌店试穿礼服。

今晚除了是她阔别五年回家的日子,也是许父的五十岁生日宴。

五年未见,今晚,她不想在气势上输下去,因为她早已不是当年的丑小鸭。

导购员给她挑了一件鱼尾红礼服,穿戴有些困难。

她好不容易整理好,从试衣间走出来,导购不在,却看见了一个小孩儿,她穿着一身裁剪完美的迷你西装,仔细看,那不正是许依依。

孩子转身想走,她立刻上前揪住她,蹲下来仔细的教诲:“依依,你怎么……”

话刚说到一半,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依依早已经被她送到闺蜜程橙家里了。

那眼前的孩子……怎么能跟依依长得这么……神似?

“姐姐,你认识我吗?”

他的声音告诉许映夕这是个男孩儿,不仅如此,利落帅气的短发也不可能是依依。

走到近前仔细瞧起来,原来也只有眉眼像了几分。

许映夕勾唇揉了揉男孩儿的头:“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爸爸妈妈呢?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我没有妈妈。”男孩儿眨了眨眼,十分淡定的说出这句话。

许映夕眼神一滞,以为孩子的妈妈去世了,于是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怜惜,从随身的包包拿出了两颗糖果塞给了小男孩儿:“想妈妈的时候,就吃颗糖果吧。”

“许小姐,您的礼服试穿的怎么样?”导购匆匆赶了过来。

许映夕站起身“就这件吧。”

她让导购帮忙摘掉了吊牌,结账后直接穿着离开了。

从另一间VIP试衣间走出来的傅景渊正好看到愣在原地的儿子,手里竟然还抓着两颗糖果。

“傅哲安,哪里来的糖?”

男孩儿将糖果收进裤袋里,淡淡的回答:“刚刚一个漂亮姐姐给的。”

许家别墅,一楼的会客厅早已热闹非凡。

许映夕低调的走进来,从随侍的托盘里随意取了一杯香槟。

一角传来刺耳的谈话声:“听说当年带着野种灰溜溜跑到国外的许映夕今晚就回来啦?”

许轻蔓点点头,眼底情绪深沉。

讽刺的声音更大了几分:“顾家好像还不死心想要娶她,那个又丑又不要脸的破鞋,竟然还有脸回来!”

骂她的是沈清雅,她认识,一个跟在许轻蔓身边多年的小跟班。

许映夕却只是漫不经心的听着,手中的酒杯时不时的抿一口,听到高潮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她的笑声吸引了谈话中两人的注意。

沈清雅压低声音问许轻蔓:“这女人谁啊?”

她一身酒红色的鱼尾礼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还有那微醺的妆容将精致的五官衬托的更加美艳,好看的过分。

许轻蔓摇摇头,不认识啊。

沈清雅不屑的猜测道“不会是蹭宴会的捞女吧?”

时间差不多了,许映夕踩着高跟准备朝厅内走去,却被许轻蔓一脸敌意的拦了下来。

“你有邀请吗就进来!这可是我们许家的家宴,根本不邀请外人,你居然还好意思来蹭宴会!”

沈清雅应和道:“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我看就是来勾引男人的吧!”

许映夕直勾勾的盯着许轻蔓,一想到她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仇恨逐渐上涌。

“看什么看!来人还不把这个捞女给我赶出去!”

“我看谁敢!”许映夕突然在气势上一下子将对方震慑住,看着许轻蔓错愕的表情,她突然恶趣味作祟。

逼近两分,一字一顿:“我回自己的家还需要邀请函?我的,好,妹,妹?”

许轻蔓的瞳孔逐渐放大,从震惊到不敢置信,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绿,精彩得很。

 


“你是许映夕?那个丑八……”沈清雅的声音逐渐没底气。

许映夕那个满脸红斑的丑八怪,怎么红斑都没了,还变得这么……好看?

许轻蔓瞪了看直眼的沈清雅一眼,她立刻会意,扯着嗓子嘲讽道:“变好看了又怎样!还不是别人玩剩的破鞋!赖着顾家的婚约不解除,你还好意思回来!”

许映夕的眼神淡淡扫过一脸张扬的沈清雅,带着一丝不屑:“这里是许家,我是许家的长女,我回不回自己家还用得着你一个外人管吗?”

许轻蔓立刻护住沈清雅:“姐姐,清雅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能算外人呢?”

“呵。”许映夕冷笑:“的确不能算外人,这么多年来她像你养得一条狗一样跟在你的身后,捧你的臭脚,看来早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吧。”

“你!许映夕你欺人太甚!”沈清雅被刺激的狠了,抬手就扇了过去。

然而她忘了,许映夕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任人欺凌的丑八怪了。

她的手在半空中被钳制住,还没来得及反应,许映夕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回去。

脸上火辣辣的疼叫沈清雅泪花汹涌。

许映夕却漫不经心的轻拍手掌,像是在嫌弃手心沾染的粉:“你愿意捧许轻蔓的臭脚跟我没关系,但是你最好别舞到我的面前,否则,下次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

“你怎么敢动手打人!”许轻蔓咬牙切齿。

这边的动静不小,一屋子的宾客全都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干什么呢!”旋转楼梯走下来的许建树怒斥了一声,今晚是他的五十岁寿宴,有人在这场合闹事,就是不给他许家面子。

许建树被夫人秦淑娟搀扶着快速走了过来,看着一身红衣的许映夕一脸疑惑:“你是……”

许轻蔓愤恨的瞪了许映夕一眼,扯了扯许建树的袖子,低声提醒:“爸爸,这是映夕姐姐!”

许映夕?

许建树跟秦淑娟同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他的大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了?

但是这个念头稍纵即逝,立刻被羞愤冲击下去。

看着周遭围着的人低估的更加热闹了,许建树气上心头,怒斥道:“谁准你走得正门!这么重要的场合,就会给我丢脸!”

“我是许家的女儿,堂堂正正,凭什么要走后门?”

周遭的议论声更多了。

“原来她就是许家那个未婚先孕的大小姐啊!”

“啧啧,长得挺漂亮的啊,怎么就被野男人骗了?”

许建树面子挂不住还欲叱骂就被秦淑娟给拉住了:“老爷,正事要紧!”

许建树哽了一下,一甩袖子对许映夕说:“还不跟我过来!”

他说着转身,交代管家照顾好宾客好吃好喝。

跟过来的不仅许映夕还有许轻蔓,许建树带着两个女儿一直走到别墅的后花园,四下无人比较宁静。

看着面前的喷泉池,走在最后面的许轻蔓唇角一勾,冷笑了一声。

刚刚许映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她的好朋友,叫她也下不来台,可别怪她狠心!

想着,许轻蔓忽然加快脚步朝许映夕的腰间推去。

始料未及,许映夕竟然提前就感知到她的动作一般,瞬间朝侧边挪了一步,许轻蔓推空,自己身子不稳直接冲进了水池里。

听到了落水声的许建树回头,就看到了池子里浑身湿漉漉的许轻蔓还有站在池边一脸冷笑的许映夕。

“姐姐,我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你干嘛要推我?”许轻蔓先发制人,摆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这是她一贯的伎俩了。

果然,许建树很吃这一套,立刻跳脚:“真是个混账!你怎么这么对你妹妹?还不赶紧道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全都是她自作自受,跟我有什么关系。”不是她不愿意解释,而是不管什么样的解释,眼前的这个父亲也根本不会相信她。

自从她母亲去世,秦淑娟带着许轻蔓这个私生女嫁进来之后,许建树的眼里就再也没有她这个女儿了。

许建树气结:“都给我滚去书房!”

书房里的气氛很凝重,许建树盯着许映夕郑重开口:“趁着你回来,过两天亲自去一趟顾家跟顾老先生解释清楚,把婚约作废吧。”

许映夕挑眉,许建树终于舍得让她退婚了?

“退婚就退呗,何必还要亲自跑一趟。”她早就提出退婚了,要不是许建树咬着不放,她早就自由了。

许建树噎了一下只好说得更明白一些:“你去跟顾老先生说清楚,让轻蔓代替你嫁过去,不能影响言泽继承家业!”

许映夕了然,原来打得这主意:“这好像跟我没关系吧,凭什么要为许轻蔓做媒。”

许轻蔓裹了一条毛毯,吸溜一下鼻子,更加可怜了:“姐姐,我知道言泽哥喜欢我,你很生气,但是强扭的瓜不甜,你霸占着婚约也没有用啊。”

许建树冷哼一声:“你没得选!”

“要我去顾家也不是不行。”许映夕故意顿了顿,吊足了胃口。

许建树脸色沉了沉:“说吧,你什么条件。”

“我母亲生前名下许氏企业的股份本就是要转给我的,只因当年我还小,所以都暂时被您保管着。现在是时候归还了吧。”

这就是她回来的目的,拿回原本属于妈妈的一切。

许建树蹙眉,许氏能有今天的发展,少不了当初许映夕母亲娘家的帮助,两人可谓是白手起家,因此许映夕母亲名下的股份着实不少。

若是一下子都交出去……

许建树有些肉疼。

“就这一个条件,好好考虑考虑吧。”

送许映夕的车子在别墅区停下,这里是R市的黄金别墅区,外来车辆进不来,她下车在夜色中慢走,思绪有些混乱。

就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石子滚动的声音,她骤然回头,只见空无一人街道,电线杆后却突然冒出来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漂……漂亮姐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