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第一美人误惹将军

第一美人误惹将军

随妄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云妙宜是京城第一美人。但红颜薄命,她自从嫁进侯府,每天的生活都是被迫和府内姨娘们宅斗。她不是那些女人的对手,最终死得凄惨。再睁眼,她竟然重生了。既然重新来过,她势必不会重蹈覆辙。于是,她和前世的未婚夫退婚,还转身嫁给了隔壁住着的楚叙,未来的大将军!

主角:云妙宜,楚叙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妙宜,楚叙 的武侠仙侠小说《第一美人误惹将军》,由网络作家“随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云妙宜是京城第一美人。但红颜薄命,她自从嫁进侯府,每天的生活都是被迫和府内姨娘们宅斗。她不是那些女人的对手,最终死得凄惨。再睁眼,她竟然重生了。既然重新来过,她势必不会重蹈覆辙。于是,她和前世的未婚夫退婚,还转身嫁给了隔壁住着的楚叙,未来的大将军!

《第一美人误惹将军》精彩片段

刚下过雨的环境闷热又带着些尘土的气味,云妙宜坐在窗口,由着丫鬟思青给自己梳妆,只是如今这半老徐娘的面容和头上时不时冒出的几根白发,处处彰显着她已经失去了和府里的那些莺莺燕燕争宠的资本了。

算一算她嫁进这楚府也有十数年了,日子过的算不上如意,可要真说起不如意来,好像也说不出来什么不好来,当然,这些都是在外人眼里所看到的。

这么多年,她没能给楚叙添个一男半女,似乎也怨不得楚叙纳妾,而楚叙每月则是固定会来她这里两三趟,让她这个当家主母,不至于在那群妾室面前失了颜面。

到现在为止,楚叙已经足足纳了八房妾室了,云妙宜的心也从刚开始的宛如刀割渐渐麻木下来,窗外的后花园里传来楚叙一直以来都宠爱非常的妾室林氏的娇笑声,云妙宜垂了垂眸子。

丫鬟思青面色难看,啪的关上了窗户,给她挽了个精致的朝天髻,绷着张脸替她打抱不平,“今儿府里设宴款待新任职的司马大将军,老爷竟然带着那不成体统的林氏前去,将夫人置于何处?”

云妙宜闭了闭有些酸痛的眼睛,身子有些疲乏起来,“罢了,你去帮我煮碗安神的药汤过来,这几日接连失眠,着实有些让人烦躁。”

以至于她竟然连到楚叙面前刷一刷存在感都懒得去了。

喝了安神汤的云妙宜很快睡了过去,一切似乎拉了快进的按键,猛烈的火光把漆黑的夜晚映照得锃亮,府里下人的尖叫吵醒了熟睡的所有人。

“走水了!走水了!”

楚叙衣服都来不及披,光着脚从林氏的房里跑出来,着火的正是正房夫人云妙宜的房间。

......

“二姑娘,二姑娘?”有些担忧的女声从天上传过来。

云妙宜从漫天火光的梦里抽身,头还有些隐隐作痛,微蹙着眉头看着把自己晃醒的思青。

思青面露担忧,“二姑娘,又做噩梦了?”

自从二姑娘从高烧中醒来之后,就接连做噩梦,梦里的二姑娘扭着身子喊疼,小脸煞白,仿佛中邪了一样。

为此,侯爷最近打算找个道士来府里打算给二姑娘看看,莫不是真的中邪了不成?

云妙宜抹了把额头沁出来的汗,身子有些发软,毕竟每隔一段时间就重温一遍被烈火焚身的感觉,真的算不上好,并且每次做梦,前世火焰灼身的痛楚她都会感受无比清晰,那种清楚的感受着疼痛,却睁不开眼,叫不出声的窒息感,让她每每想起,都不敢闭上眼睛。

只是在每场梦境的最后,她都会看到很多前世看不到甚至于是在她死之后才会发生的场景。

比如楚叙和那个新上任的将军酒杯碰撞在一起,脸上的笑意看上去格外的虚假而刺眼,两个人哈哈笑着讨论那个前不久据说打了败仗在战场上险些丢了命继而又被罢职的前任司马大将军。

再比如林氏和她的丫鬟对于云妙宜的死丝毫不掩饰的喜悦。

云妙宜知道那个前任司马大将军,据说平民出身,粗鄙不堪,莽夫一个。


可事实和这些形容词相差很大,将军叫裴毅,云妙宜见过他几次,是个面容坚毅,身姿挺拔,甚至算得上俊朗的男人,战场上的常年厮杀,让他周身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势,看人的时侯宛如一头蛰伏的黑豹,让人心惊胆战。

莽不莽夫不太清楚,但粗鄙不堪是绝对扯不上关联的。

她未出阁之前,裴毅已经是少年将军了,因为救驾有功,皇上钦赐府邸,刚好在云阳侯府的隔壁,只是那时候,云妙宜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在一次父亲设的宴会上粗略的看了他一眼。

云妙宜那时候对楚叙正是痴迷,自然对于裴毅没怎么注意,只觉得这人看上去着实有些渗人了,眼神一瞪,似乎就要拔刀的感觉,颇有些凶神恶煞的意味。

后来战乱频发,哥哥本是将士,为国厮杀被困凉城城内,皇城里的人迟迟不派援军,爹爹被迫重拾兵刃前去救哥哥,父子二人领着将士们死守城池。

云妙宜跪在楚叙面前求楚叙帮帮父亲和哥哥,可楚叙只是无奈的摇摇头,让她不要无理取闹,皇城里的那位摆明了是要弃了云阳侯府,这时候,谁敢上前搭救。

楚叙不敢伸手搭救,但裴毅救了,因为裴毅,爹爹和哥哥以及城中士兵终于拿到了粮食,最后领着士兵守住了城池。

上次的梦里,场景换了换,新上任的将军看上去表情老成了很多,脸上带着讥讽地笑和楚叙碰着酒杯,说着裴毅谋反未果,被身边的手下背叛暗算死于马下的事情,从楚叙弯唇的弧度来看,这两人应该是一丘之貉,裴毅的丧命,楚叙应当也脱不了干系。

但云妙宜记得自己前世死的时候裴毅还活得好好的,只是被罢免了职位罢了,所以上次梦见的那些,应该是她死之后不知道哪一年发生的事情。

这次的梦里,妙宜看到的也是她死之后的事情,是她死的那天,楚叙不顾下人的阻拦朝着已经被火光覆盖的厢房冲去,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喊着她云妙宜的闺名。

十数年的憋闷稍稍的驱散了些许,云妙宜释然,男人真是奇怪,当年未出阁的时候,对她许下天花乱坠的誓言,此生非她不娶,绝不纳妾。

嫁给他之后,头两年倒是还好,夫妻恩爱,但时间久了,男人的劣根性开始作怪,告诉她男人三妻四妾是在所难免,身边如果没有几个侍奉的会被同僚们笑话。

侯府里的老夫人和楚叙的娘都开始责怪起她来,告诉她女人绝不能善妒,要为了夫家考虑,让夫家开枝散叶才是最最要紧的事,楚叙则是默认了老夫人和他母亲的责难,从未替她说过一句话。

于是云妙宜顶着几乎撕裂的心脏,给楚叙纳了妾室,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妾室有了第一房就有第二房。

在侯府的十数年里,云妙宜一直致力于和那群妾室们斗智斗勇,那群妾室嘲讽她不下蛋的母鸡,她讥讽那群妾室上不了台面,那样的日子,如今想想,真是荒唐至极。

所以在这次的梦里看到楚叙那般撕心裂肺的喊着她的名字,云妙宜心里没有任何感动,只觉得平静。

让思青不轻不重的缓缓给她按摩头上的穴位,云妙宜闭着眼睛,但并未敢再睡过去。

“阿姐呢?”


“大姑娘出去挑首饰了,本来想过来找二姑娘一起去的,结果她过来的时侯二姑娘睡得正香,就没喊您,说是思夏知道二姑娘的喜好,就带着思夏一起去了。”

思青的按摩的力度刚刚好,很是舒服,云妙宜惬意的放松了身体。

天色有些沉闷,是要下雨的感觉,思青打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景象,有些担忧的呀了声,“要下雨了呢,不知道大姑娘出去的时候

有没有拿伞,思夏那个没脑子的,定然忘记了。”

云妙宜有些晃神,眼前尚且稚嫩的思青和许多年后的那个思青的身影重合在一起,也是这样的一个沉闷天气,思青和她一起沉睡在了那场大火里。

她重生了,醒来回到了十三岁还未出阁的时候,而那个思青是否能有她这样的好运气呢?

叹口气,云妙宜从软榻上爬起来,思青服侍她穿上鞋袜。

外面一瞬间就狂风大作起来,这风一刮起来,雨应该暂时还下不来。

云妙宜吩咐了思青拿上伞,带了个小厮一起去找阿姐。

思青想要阻拦,但知道自家二姑娘脾气倔,恐怕拦也拦不住,只好喊了个机灵的小厮,跟着一起。

三人刚走到院门口,被迎面走过来的李妈妈撞了个正着,李妈妈一看思青这手里拿着伞,几个人急匆匆的往外走的样子,立马拦住。

伸手拉住云妙宜,李妈妈眉头简直拧成了川字,“祖宗哎,刮这么大的风,一会说不定就要下雨了,你这是又要往哪里跑啊?”

手臂被李妈妈拉着,李妈妈是云妙宜的奶妈,一把子好力气,身材魁梧,即便是和一个成年男子打斗,也不见得会落得下风。

云妙宜当初出生之后侯夫人身体虚弱,没有母乳,只好找了个奶娘来,对于自己一手养大的云妙宜,李妈妈那是当成眼珠子来看待的。

她前世出嫁的时候带了李妈妈,思青,思夏一同去了楚府。

想到李妈妈的结局,云妙宜的指尖忍不住陷进肉里。

楚叙比较看中的妾室林氏怀了孕,不慎流产之后污蔑是李妈妈冲撞了她,而楚叙早就厌恶李妈妈这个整天护在云妙宜面前,看他宛如看仇人一样的刁奴,在云妙宜外出的时候把人杖毙了。

云妙宜回来之后得知了消息,直接就晕了过去。

而当时,云妙宜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那个她烧香拜佛苦苦求来的孩子,最终没能出世,就化为了一滩血水。

握了握李妈妈的手,云妙宜温声道:“大姐出门有一会了,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我去接她。”

李妈妈被二姑娘的手一握,觉得心口都酥麻一片,她的孩子出生没几天就死了,后来进了侯府之后她就把云妙宜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和二姑娘的眼神对上,李妈妈却有些怔忪,觉得二姑娘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多拿了把雨伞,李妈妈跟着一起。

马车朝着街道上驶去,思青撩开帘子看外面阴沉沉的天,狂风巨作,黑压压一片,街道上早就没了人,云妙宜也跟着往外看。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