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成小寡妇后老娘独美

穿成小寡妇后老娘独美

瑶许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薛青青从独立女性成为了古代被重男轻女家庭发卖的小可怜。被卖后就成了小寡妇,薛青青来到穷得叮当响的婆家。家里除了空荡荡的米缸,就是哭啼啼的小姑子,以及两个眼神害怕的小叔子。既然大家这么可怜,她立即决定努力种田,带小萝卜头们过上好日子。毕竟,男人死了就死了,老娘独美更好!

主角:薛青青,宁远琳   更新:2022-09-14 12: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青青,宁远琳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小寡妇后老娘独美》,由网络作家“瑶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薛青青从独立女性成为了古代被重男轻女家庭发卖的小可怜。被卖后就成了小寡妇,薛青青来到穷得叮当响的婆家。家里除了空荡荡的米缸,就是哭啼啼的小姑子,以及两个眼神害怕的小叔子。既然大家这么可怜,她立即决定努力种田,带小萝卜头们过上好日子。毕竟,男人死了就死了,老娘独美更好!

《穿成小寡妇后老娘独美》精彩片段

正是过了端午的炎炎夏日,百家村内,不少干完农活刚吃完饭的村人们在村口的大榕树下纳凉。

“听说了没,宁家那新媳妇真的跳河了。”

“咋个没听说,啧啧,真真是命苦哟!”

“听说她娘家那边算是把她卖来了宁家,怪不得五两银子就肯卖呢!原来这是有些疯病,不然怎么好端端的就跳河呢!”

“害,那也怪不得那新媳妇,宁家大伯这事儿做的就不地道,这不就属于骗亲嘛!

换谁从黄花大闺女变成了一个上头无父无母,下头三张嘴的拖油瓶,丈夫还失踪了的,那不得跑?”

“哟哟,别说了,那是谁?好像就是宁家那新媳妇,可别让她听见了。”

薛青青抱着手里的木盆,目不斜视的从村人们坐的大榕树下走过,直直的朝着宁家而去。

看着临到面前的农家小院,薛青青心里叹了一口气。

真是没想到,她薛青青,在自己最为擅长的游泳领域嗝屁了,并且,还穿越到了这古代同名同姓的薛青青身上。

穿越就穿越了,不给她个娘娘公主的当当也就算了,给她当个农家小丫头。

农家小丫头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还偏偏是已经嫁了人而且下头有三个拖油瓶的农家小丫头?哦不,她这叫农家小寡妇。

她愣神之间,屋里头出来了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丫头,看见她眼睛亮了亮:“大嫂,你回来啦!”

薛青青回过神,看着面前目光可怜兮兮的小丫头,无声的叹了口气:“琳姐儿,这么早就起床了?”

就在刚刚她刚出门之前,刚把这哭的涕泗横流的小丫头哄睡,小丫头哭的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因为原主昨天跳河,这小丫头怕她再度寻死,这才一上午都抱着她撒娇说话。

宁远琳摇了摇头,看着抱着木盆面上有几分疲惫的大嫂不由得又想哭了:“嫂子,你不要走好不好,嫂嫂,呜呜......”

薛青青一阵头大,她放下木盆,将面前的小丫头搂进怀里轻拍了拍:“不走不走,我不走,琳姐儿别哭。”

得到她的许诺,小丫头在她怀里哭了好一会,这才呜呜咽咽的停止了哭声,她抬头看着薛青青道:

“嫂子,你洗衣服回来了,那我去给你晾衣服吧!琳姐儿可勤快了。”

说完,不等薛青青反应过来,她已经自顾蹲下身想要费劲的抱起面前的大木盆,看着小丫头那副竭尽全力想要讨好她的样子,薛青青鼻子不由得一酸。

罢了罢了,她薛青青,就做一回好人,把这一窝子小崽子们养大吧!

她就不信,她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健身教练加业余up主在这古代混不好了。

实在不行,她还有老本行啊,她前世可也是农家女出身,也是打小跟着爸妈下地干活的。

她低下头,伸手摸了摸小丫头乱糟糟的头发,这才轻声笑道:“好了,这事情让嫂子来吧,你先去找哥哥们玩吧!”

说完,她抱起木盆大步进了院子,直到把木盆里的衣服都晾在了院子里支起来的竹竿上,这才轻呼了一口气。

一扭头,见着小丫头还在看她,她不由笑了:“琳姐儿吃午饭了没?”

宁远琳见着自家这个新嫂嫂笑,也跟着甜甜的笑了:“嫂子,我吃了,是去大伯家吃的小米粥,对啦,我还给你端回来了一碗,就放在橱柜里。”

薛青青笑着点点头:“现哥儿和瑞哥儿呢?都出去了?”

见她问到两个哥哥,宁远琳忙点了点头:“四哥和五哥都去山上捡柴火去了,四哥说了,大伯家的柴火不多了,咱们吃了大伯家的饭,就要帮大伯家干活。”

听她这么说,薛青青心底更是一酸,这才几岁的孩子,就这般懂事了。

“行了,那大嫂去吃饭,你去外头玩吧,我忙完收拾这屋子,尘气大,可别熏着你了。”

宁远琳见她要把自己支走,忙急了眼:“嫂子,我不走,我在家陪着你一块儿。”

她怕嫂子这是跟昨天一样,要把她支走之后去跳河。

四哥说了,嫂子不能死,要是嫂子死了,不仅他们家欠大伯的更多,也会受村里人指指点点,说他们家把人闺女害死了,指不定嫂子的娘家要过来要银子咧!

见她这样紧张,薛青青忙又笑道:“我真的只是在打扫屋子,不用怕,我不走。

罢了,你要是不想出去玩,你就在屋里头呆着好不好?一会儿等大嫂吃完饭了就打扫屋子,你可要躲远些。”

宁远琳忙点了点头,薛青青无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又去厨房大水缸那舀了一点干净的水洗了手,这才打开橱柜把那碗小米粥取出来。

看着面前这碗小米粥,薛青青眼里又是一酸,她一个前世纯正的南方妹子,居然穿越到了这北方。

这小米粥正是前世她最不喜欢喝的粥,因为她总觉得小米粥硬,没想到穿越来古代后的几顿,顿顿都是小米粥。

一边喝着碗里的小米粥,薛青青一边思索着,自己现在的处境。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具身体本是隔壁薛家村薛铁山的长女,名为薛青青,今年十五岁。

薛家比宁家更能生,原主的亲娘高氏一连生了四个闺女这才到现在的小儿子薛林睿,这才不生的。

薛青青是薛铁山和高氏的长女,今年十五岁,下面三个妹妹分别为薛晶晶,薛思思,薛佳佳。

这其中,薛晶晶今年已经十三岁了,薛思思和薛佳佳是双胞胎,都是十二岁,最小的弟弟薛林睿才八岁。

薛家穷啊,本来就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还要为了生儿子拼命,以至于一连生了四个闺女儿。

这不,一听说百家村的老宁家过去提亲,聘礼是五两银子,薛铁山和高氏压根没考虑就把大闺女儿薛青青打包出嫁了。

原主本来在娘家也受气的很,每日里洗衣做饭喂猪割草样样不落下,却还是每日里被骂的狗血淋头。

本来嫁到这宁家,原主心里也是有盼头的,总想着嫁过来了,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

日后有了自己的小家,就为了丈夫孩子忙活,日子也就好过了。

但没想到跳出薛家这火坑,进来的是宁家更大的一个火坑。


这宁家虽然花得起五两银子给她聘礼,但却不是宁家本家出的银子,而是宁家的大伯宁长青出的银子。

且说这宁家,分为两房。

薛青青嫁的这一支为二房,上头的公公婆婆宁长赢生前是一个读书人,而且还是中了秀才的,其妻杨氏则是宁长赢的恩师之女。

本来嘛,在这古代,中了秀才又娶的是先生之女,日子定然是过得极好的,毕竟单是靠着帮别人写信都能赚些银钱了。

二人也的确过了一段恩爱和谐的日子,先后生下了三子一女,可惜好景不长,在三年前宁长赢不知染上了什么怪病,意外病逝了。

宁长赢死后,杨氏伤心欲绝,缠绵病榻了两年,最终也跟着宁长赢去了。

二人死了,但这下头可还生了四个孩子呢!薛青青的丈夫宁远珩就是这宁长赢和杨氏的长子,今年也十七了。

他也是个厉害的,自幼跟着其父念书,前两年还考了个童生,今年便是县城参加了院试。

也是因为去赴考,所以宁远珩才失踪的。

二月院试至此,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三个月期间,宁远珩生死未卜。

他这么一失踪,下头可还有三个弟妹呢!

分别是今年十二岁的宁远现,和今年八岁的宁远瑞以及今年五岁的宁远琳。

既然父母双亡,上头的大哥也失踪了,身为大伯的宁家长房宁长青自然责无旁贷的挑起了二房这个担子。

宁大伯宁长青,娶妻谷氏,生有一女三子。

长女宁远琉,今年十七岁,已经嫁了人。次子宁远理和幼子宁远瑜今年都是十五岁。

平日里,宁长青这一家人都对宁家二房都照顾的很,这次也是因为看着宁家二房的几个孩子没爹没娘的怪可怜的,宁长青这才花了银子娶了她回来。

本想着原主嫁过来之后,能多一个人照料二房的侄子侄女们了。

但没想到,原主薛青青这刚嫁过来,听说了自己嫁的人家竟然是这般境况。

想到自己刚从薛家那火坑跳出来,又进了这大火坑,不由得悲从中来,直接就去村口河边寻死了。

这不就碰巧撞上了薛青青穿越过来,这才有此一幕。

嘴里喝着小米粥,薛青青打量着这屋内,据宁远琳这小姑子所说,他们家原本不仅不穷,甚至还算是富裕人家。

想来也是了,不然怎么可能出了一个秀才又一个童生?只不过,这些富裕都只是过眼云烟,早在几年前公公宁长赢病重的时候就已经搬空了。

没想到到头来宁长赢的病没治好,但家中银子却花完了。

加上后头杨氏缠绵病榻的那两年,宁远珩又把家里头的田地都卖了,这下算是彻底把这宁家二房的家底败光了。

只不过,如今宁家这没有一分银子的境况,她薛青青要如何起死回生扭转战局?

说来不仅是她今天喝的小米粥,连着昨天的鸡蛋羹和小米粥,那也都是大房的大伯母谷氏端过来的。

算起来,大房这一家子对二房那真是仁至义尽了,听说就连宁远珩去参加院试的时候银子也是从大房借的。

杨氏去了之后,宁远珩时不时给村人写信看信有些收入,到也能勉强维持着兄妹几人的生活开销。

是自打宁远珩失踪之后,宁家二房的几个孩子这才要到宁大伯一家去吃饭的,现在还花了五两银子把她娶回来,算起来,那可真的是大恩德了。

喝完了小米粥,放下碗,薛青青叹了一口气,管他三七二十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呗!

现在自己既然决定在这里生活,那总要给自己一个舒适的环境不是,面前这乱糟糟脏兮兮的屋子,她属实是接受不了。

她撸起袖子开始整理屋子里头的东西,打扫着卫生,把厨房忙活完了又到了主屋。

宁家曾经也算富裕人家,因此屋子倒是不含糊,主屋拖着两间耳房,其中一间是厨房。

再加上东厢房和西厢房各拖着一间耳房,这不算厨房加起来就有了六间屋子了。

一整个下午,薛青青都在打扫规整着这些屋子。

好在房间虽多,但宁家后来毕竟没落了,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就是旧衣服也仅仅是收拾出来几件脏的明天要洗的罢了。

忙活完这些,薛青青累的坐在了地上,不知是不是太热了,一瞬间她竟然觉得有些发晕。

昏昏沉沉间,薛青青突然发现周身变得一凉,她猛地睁开眼,正看见一片雾蒙蒙的。

“卧槽!这是哪儿!”

薛青青看着面前灰蒙蒙的地方懵逼了,她这不会是,又穿越了吧?

她动了几下,发现刚刚干活后的筋疲力竭之感没有了,不过她低头打量着身上的衣着,还是跟在古代时候的一模一样,顿时就愣住了。

那她这是又穿越了还是没穿越?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薛青青看了周围一眼,都是雾蒙蒙。

“喂!有人吗?”

薛青青大喊,这里没有回应,也没看见别的,薛青青急忙朝着外头跑,却发现刚跑了两步路,自己就就好像撞上了无形的屏障。

她一下子心里就慌了:“这该不会是遇上鬼打墙了吧?”

她再次对着四周寻摸,果然,全部都是都是有屏障的,现在她就只能在约摸一平方的大小之内活动了。

“完了完了,这样不行啊!我这是什么命?这刚穿越还没给我过得风生水起呢,这就把我困住了?放我出去啊,我要出去啊!”

在薛青青喊完这句话之后,面前光影一闪,薛青青赫然发现,自己就坐在原先累了休息的地方。

她大惊失色,急忙站起身,检查了自己的手脚一番,衣服还是那个衣服,身上的疲惫感也消失不见。

难道这地方有什么不可说的东西会让她鬼打墙不成?薛青青看着刚刚站立的地方。

这么想着,她又想到,不对啊!刚刚干完活筋疲力竭的感觉是一点儿都没有了,这难道是所谓的穿越送空间?

薛青青四周转悠了半天,在心里默念:“空间,进去。”

果然,在她念完这句话之后,身前的场景一阵变化,自己果然回到了那个灰蒙蒙的地方。


“这还真的是空间啊!”

薛青青的眼睛亮了,没想到自己运气不错,居然拥有了各种穿越小说里都会出现的空间。

这也算金手指了吧?不过,这空间怎么用?薛青青嘀咕着:“系统?系统?”

......好吧!没反应,薛青青明白了,这真的是一个随身空间,不是带系统的那种,这个不会说话。

她伸手摸摸周围的无形屏障心中想到,这或许就是需要她做些东西升级,升级之后才可以让空间变大。

只是这东西怎么升级呢?往里头种东西?薛青青想着,心念一转又回到了外头。

她在厨房里寻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把丝瓜籽儿,她心念一动,又回到了空间之内。

“空间啊空间,你可得给我好好争口气,我以后在古代的地主生活见就靠你了!”

薛青青边说边把手里头的丝瓜子蹲下想要埋进地里,这么一挖,她发现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怎么回事?这水怎么越挖越多?这难道就是别人空间里都有的灵泉,喝了能百病消除永驻青春那种?

薛青青一下子兴奋起来,果然,手下的泥土越挖越松软,那正往外头喷水的小泉眼儿让她欣喜不已。

她也顾不上丝瓜籽儿了,双手鼓捣着都往泉眼周围挖去,直到她挖出了一个小水井的大小,这才喜滋滋的看着那不断渗水出来的泉眼。

那泉水闻着没什么味道,她伸手进去使劲攒了攒,终于攒出了一捧泉水来。

说来也怪,这小井明明是她刚刚挖的,但这泉水涌出来丝毫不见浑浊。

掌心里的泉水清澈透明,薛青青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泉水。

泉水甘甜,一下子直润进她的喉咙,她瞬间觉得自己的身子更轻了一分。

她眼睛亮亮的,心中想到,这泉水好像还真的有些用,不会真的是那灵泉吧!

刚刚正是干活累了的时候,她也没顾得上喝水,她连着又喝了两捧水,这才扭头看向一旁的丝瓜籽。

她心想着,既然这灵泉真的有些用处,那这丝瓜籽放在这万一长得快一些呢!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刚刚她随手放在边上的丝瓜籽居然已经冒出了小芽了。

薛青青惊呼一声:“哇呀!捡到宝了!”

有了这能让东西生长的灵泉,她还怕日后不知道怎么在这古代立足吗?

不说大富大贵,养活现在宁家的几个小萝卜头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想着这些,薛青青的眼睛又亮了几分,她在一旁的地上挖了几个洞把丝瓜籽一一放了进去,又盖上了土。

最后又淋了一些灵泉上去,这才心念一转出了外头。

刚一出空间,她就听闻外头的宁远琳的声音:“嫂子,嫂子,你去哪里了?”

薛青青从厨房走了出来:“琳姐儿,怎么了?我在这呢!”

见到她,宁远琳明显松了一口气,她快步跑了进来,一把扑进了薛青青怀里,这才呜咽着道:“嫂子,呜呜呜,我以为你又不要我了。”

看着小姑娘的眼泪快速的从眼里聚集,最后滴落下来,薛青青心里叹了一口气。

哎,这小姑娘可真是个小哭包!

她伸手拍了拍宁远琳的背部安抚道:

“怎么会呢?嫂子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嫂子说了不会走那就不会走的。嫂子只是收拾完了在厨房里头看看今晚有什么能吃的罢了。”

听见她这话,宁远琳这才破涕为笑:“嗯,嫂子最好了,嫂子把家里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亮堂堂的。”

随即她又皱着眉头道:“嫂子,咱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咱们今儿晚上去大伯家吃饭吧,大伯家有吃的。”

听到要去宁大伯家,薛青青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她嫌弃这宁大伯家还是什么。

而是因为,一顿两顿的可以过去蹭饭,那她总不好一直过去蹭饭吧?

孩子们就算了,她这可是跟宁大伯家一点都不熟呀!她想了想道:“走,琳姐儿,嫂子带你去大伯家借米。”

“借米?”

“嗯!”

薛青青点了点头,反正要她一直舔着脸去宁大伯家蹭饭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反正这欠下的恩情日后也会还,那干脆不如直接把米借过来,自己生火做饭,那还自在点儿呢!

宁大伯家离他们现在的院子并不远,出了大门再往左走个三百米左右就到了。

兄弟二人的房子中间还夹着两户人家的房子,这也是跟宁家同族的亲戚,只不过跟宁大伯这位亲大伯相比没有这么亲罢了。

薛青青牵着宁远琳的手快步走到了宁大伯家,这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人们从地里收工回来做饭的点了。

因此,薛青青一敲门,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少年见到她明显愣了愣,薛青青笑着点点头“瑜哥儿。”

她是记得的,在原主的记忆之中,这就是宁大伯和谷氏的幼子宁远瑜,今年十五岁了,按照宁家的排行,宁远瑜排行老三。

说来原主跟宁远瑜同样的年纪,但他的身高明显比原主高了一个头不止。

见到她主动开口叫,还笑着叫他,宁远瑜不由愣了愣,这才点点头道:“大嫂,快进屋吧!”

屋内听见门外动静的谷氏忙迎了出来,见到薛青青,她明显也是一愣,随后继而惊喜。

“青青啊!你来了,是来吃饭的吧?快快坐下,再等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再过一会儿现哥儿和瑞哥儿也要回来了。”

薛青青看着面前这眉眼柔和的妇人摇了摇头,她轻声道:“大伯母,我们不是来吃饭的。”

谷氏一愣:“不是?”

她本以为这个新娶回来的侄儿媳妇是昨日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已经想清楚了,这才过来的,没想到她居然说不是。

薛青青道:“大伯母,是这样的,我想着我们家人也多,每日过来吃饭也不方便,而且还挺麻烦你们的。

所以我就想着我能不能先从您这儿借粮食回去,等过些日子我们赚了银钱会还的。”

听见她的话,谷氏愣了愣,这才道:“青青,你这是借粮食后回家自己做?”

薛青青肯定的点了点头。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