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医者不自医

医者不自医

小女不才_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钟离雁是个财迷风水师,为了钱,在她眼中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于是,她接下了一个为富家千金调查未婚夫的任务。当晚,她扮成会所头牌,终于靠近了目标任务许知阮。可无论她如何接触他的胳膊,她都查探不到关于他的信息。后来喝酒误事,她还把自己搭了进去。悔不当初的钟离雁有点不开心,她得在许知阮身上找补回来!

主角:许知阮,钟离雁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知阮,钟离雁 的武侠仙侠小说《医者不自医》,由网络作家“小女不才_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钟离雁是个财迷风水师,为了钱,在她眼中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于是,她接下了一个为富家千金调查未婚夫的任务。当晚,她扮成会所头牌,终于靠近了目标任务许知阮。可无论她如何接触他的胳膊,她都查探不到关于他的信息。后来喝酒误事,她还把自己搭了进去。悔不当初的钟离雁有点不开心,她得在许知阮身上找补回来!

《医者不自医》精彩片段

乌烟瘴气的包房外,钟离雁拉了拉低胸吊带裙的领口。

进门前,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最后一次确认了一下信息。

【目标人物:许知阮,许氏集团三公子】

【雇主诉求:婚前品行调查。】

下面是两张照片。

一张是免冠近照,一看就是从某个证件上扒下来的。

另一张是偷拍的。

高定款的西裤精准地包裹着男人那一双比例完美的长腿,回眸间那不经意的一瞥,让他浑身上下那股强烈的禁欲气息透过手机,勾勾缠缠地扑面而来。

钟离雁忍不住拿拇指轻抚了照片一下,很久没见过这么符合她口味的男人了。

啧,难怪要查。

收好手机,她推门而入。

这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或搂或抱,桌上成堆的酒瓶彰显着这里可能没几个人是清醒的。

开门带来的新鲜空气让包房里热烈的气氛一滞。

紧接着有人摇摇晃晃地起身:“燕子来了啊,来,赶紧的!坐许少身边去,给我陪好啊!”

这人是这儿的常客——蔺南北。

钟离雁应了一声,看了眼沙发上唯一的空位,以及旁边那位脸隐在暗处的男人,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那人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敞开着,连同袖子也被卷了上去。

最显眼的那双长腿,就那么随意地交叠着。

有点要命啊……

钟离雁连忙敛了心神,不断提醒自己是来干活的。

然后,她满脸堆笑甜甜地喊了声:“许总。”

那人微微坐直了身子,眼尾带着雾气抬头看她。

“头牌?”

包厢里有点吵,她没听清。

看了眼桌上的纸牌,以为他说的是“桥牌”,她其实会点。

于是点点头。

男人嗤笑一声,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钟离雁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的眼睛从他的腿上移开。

她连忙过去坐好,一边坐一边摘右手的手套。

“大夏天的,戴什么手套?”

“蕾丝的,不热。最重要的,好看。”

她伸出左手,黑色蕾丝边的手套衬得她的皮肤愈加的白嫩可口。

许知阮的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了一圈。

眼神幽暗。

“是挺好看,那怎么又摘了?”

“影响手感。”

说着,钟离雁把手轻轻放在他卷起袖管的小臂上。

等了一会儿,她眉头微乎其微地蹙了一下。

奇怪了,怎么听不到?

不死心的,她换了个角度,继续摸。

许知阮看着这只“咸猪手”对他的胳膊上下其手,终于眯了眯眼,用另外一只手按住她。

“小姐,你还真是不‘见外’。”

颓然地收回手,她不走心地回了句:“见外的那还是小姐吗?”

许知阮一愣,随即如狂风暴雨般的墨色,浸透了刚才温柔的眼眸。

钟离雁丝毫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变化,只是疑惑地盯着自己的手。

半晌,叹了口气,她又把手套戴上了。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让她这招“失灵”,但她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捷径不行,那就只能费点功夫了。

许知阮看着她的动作,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探头对着她耳朵说:“看来,对我的‘手感’不太满意?”

钟离雁一愣,耳后酥麻。

看着已经坐回去的男人,她脸上立马挂上职业甜笑:“许总您真会开玩笑。”

她看见在他面前有一杯酒。

想了一下,她端起酒杯,特意把冲着他那边的杯口转向自己。

学着他的样子,她贴着男人的耳朵,“敬——‘满意’。”

气若游丝,绸缪束薪。

随后,她红唇轻启,含住杯壁,在他的注视下,一饮而尽。

包间里躁动的气氛,和耳边若有若无的摩擦,都挑战着许知阮的理智。

眼里的墨色越来越浓。

终于,他站起身,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一把拉起钟离雁。

“既然满意,那就出个台吧。”


钟离雁是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宿醉后的头疼和那催命似的铃声都让她心中烦躁到极点。

她闭着眼睛伸手向外摸去,随即一愣——手机不在平时的地方。

猛地睁开眼睛,她揉了揉太阳穴,打量着眼前这陌生的地方。

……

从门到床,一幕幕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跳进钟离雁脑中,她恍惚了一下,终于想起昨天那荒唐的一夜。

屋内已经没有了男人的痕迹。

如果不是自己那吊带裙残破地躺在地上,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做了场春梦。

扯了扯嘴角,她不合时宜地想着:地摊货果然是经不起折腾。

床头放着一套衣服。在最上方,压了一张黑底金字的名片。

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钟离雁随意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把它扔进了桌下的垃圾桶。

手机铃声毫无预警地再次响起。

她寻着声音终于在床头的夹缝里把手机摸了出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立马清了清喉咙,“您好,苏小姐。”

“这都几点了你还不来?还没有人能放我鸽子呢,你这人怎么回事?!”

电话里,女人娇蛮的声音中饱含怒意。

“抱歉,我这里出了点意外。”她看了眼时间,好声好气地哄着,“您再等我二十分钟,我一定到。”

“什么?还要二十分钟?”那边显然已经等不及了,“你要是不能给我个满意的结果就等着吃官司吧!”

“啪”的一声,对方没给她回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钟离雁叹了口气。

这位雇主出手还算大方,就是脾气不怎么好。

看来得动作快一些了。

地上,她的衣服已经被撕得不能再穿。

钟离雁拿着打量了半天,实在是不敢相信昨天那一脸斯文的极品,竟然在情事上如此凶猛。

揉了揉酸痛的腰,她拿起桌上那套衣服。

是一件手感极佳的半袖连衣裙,既没有吊牌也没有领标。

她看着蕾丝领口处那朵山茶花的手工刺绣就知道不便宜。

扫了一眼手机,没时间了。

钟离雁迅速穿好衣服,拿起扔在沙发上的手包,打车来到约定的咖啡厅。

苏嫚打量着眼前这个五官秀美的女人,脸上渐渐显露出不豫之色。

“你就是钟离雁?”

“是的,苏小姐。”钟离雁在她对面坐下,坦荡地迎着她审视的目光。

“看来你这行当还挺挣钱的?”苏嫚心里不爽。

这女人穿着今年秀场的新品,那是连她都没抢到的。

“哪有,都是各位老板赏饭吃。”钟离雁挂着职业的得体微笑。

她的客户大多都是金字塔尖的那挫人,得罪不起,只能哄着。

“哼。”苏嫚心里这才舒服了点,“我让你查的事呢?”

“嗯,已经查好了。”钟离雁拿出一张卡纸,放在桌上推至苏嫚面前。

苏嫚一脸不解,“这是什么?”

“这是断语,你可以理解为是对调查对象的描述。”

苏嫚一知半解,从桌上拿起那张卡仔细看着。

【夜醉酒楼美女侧,他本人间一浪子。】

“这什么意思?浪子?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苏嫚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坐在那里呆愣愣地不说话。

钟离雁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地碰了碰她放在桌上的手。

凝聚心神,慢慢的,苏嫚心里的声音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浪子不就是不务正业又风流成性的意思嘛!知阮哥哥才不是那样的人。都怪蓝蓝,非让我查知阮哥哥干什么?我才不信他是个浪子!呜!我的知阮哥哥,现在可怎么办?】

钟离雁若有所思地收回了手,她微微一笑,“苏小姐,我送您一张姻缘符吧,可保您和许先生的感情稳步升温。”


苏嫚一听,瞬间来了精神。

“真的吗?还有这种好东西?”

钟离雁点了点头。

她其实不擅长画符,师父教给她更多的是风水之道。

但这些年为了拓展业务,偶尔画个常用的符还是难不住她的。

钟离雁打开手包。

最近求姻缘的客户猛增,她也习惯了随身携带黄纸。

苏嫚一脸惊讶地看着钟离雁拿着一支口红在黄纸上勾勾画画,很快,一张走势繁复的符箓就画完了。

“你这什么牌子的口红?颜色这么正?”

钟离雁笑了笑,“自制的,里面含朱砂,不适合画唇。”

送走了心满意足的苏嫚,钟离雁终于松了一口气。

临近中午,街上的人越来越多。

隔着玻璃,钟离雁感觉周遭的声音都开始变得嘈杂。

她赶紧在手包里翻找起来,没一会儿,凉意便从脚底直击头顶。

项链不见了。

钟离雁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小臂和小腿都裸露在外,这就意味着她回家的这一路上,会被很多人无意中直接碰触到肌肤……

她揉了揉发麻的头皮,不死心地再次翻找起来。

最后,她颓然地站起身。

咬了咬牙,她打车又回了那家宾馆。

到了才知道这间房竟然是那人包的VIP套房。钟离雁客气的请服务人员带她上了楼。

房间没人动过,床上仍然是一片狼藉。

她缓了一下,开始在各个角落翻找起来。

足足翻腾了半个小时,一无所获。

钟离雁颓然地坐在地上,她的目光瞥见桌子底下的垃圾桶。

想了想,她还是伸手把那会儿扔进去的那张名片又拿了出来。

迟疑了几分钟,重重地呼吸了两口气,她终于拿起手机,翻出了通话界面。

“嘟嘟——”

回铃音没响多久,对面就传来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

“喂?”

钟离雁咽了下口水,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喂,您好。请问是许先生吗?”

“我是。”

干脆利索。

“我是……昨天……”钟离雁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好像怎么说都不合适。

男人低声笑了,“我知道你是谁。这是我的私人号码,知道的没几个。燕子小姐倒是比昨天晚上‘见外’了不少。莫非,昨晚没让你满意?”

她的心忽然不受控制一阵乱跳。

“许先生,我打电话来是想问问您,有没有见到一条墨玉材质的观音项链?”

把玩项链的手一顿,许知阮挑了挑眉。

问得这么直接?

“昨天我只顾着看你了,无暇顾及其他……”许知阮特意对着话筒压低了声音,说出来的话尾音都藏在了气息里。

钟离雁抿了抿唇,克制住想骂人的冲动。

“既然您没看见,那我就不打扰了。”她客气地说完后直接挂了电话。

再次把手中的名片扔回了垃圾桶,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许知阮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若有所思。

他眼角微微扬起,拿起手机给手中的项链拍了个照片,顺手发了出去。

很快,他的手机再次响起。

许知阮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勾了唇道:“这么快就想我了?”

“你在哪儿?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听出她语气里明显的焦急,许知阮不置可否,“我马上要开个会,等结束了再说。”

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