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徒儿与师姐下山找媳妇吧

徒儿与师姐下山找媳妇吧

书生出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八年前,林峰父母被人杀害,唯一活下来的林峰被人追杀。沉寂八年后,他带着一身本领涅槃归来。这一次,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下山时,师父告诉他一个秘密,原来他有众多厉害的师姐师兄。大师姐武功盖世,二师姐是绝世神医,三师姐是商会会长,大师兄是天狼战神,二师兄是社会名流.。林峰惊呆了!

主角:林峰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峰 的武侠仙侠小说《徒儿与师姐下山找媳妇吧》,由网络作家“书生出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八年前,林峰父母被人杀害,唯一活下来的林峰被人追杀。沉寂八年后,他带着一身本领涅槃归来。这一次,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下山时,师父告诉他一个秘密,原来他有众多厉害的师姐师兄。大师姐武功盖世,二师姐是绝世神医,三师姐是商会会长,大师兄是天狼战神,二师兄是社会名流.。林峰惊呆了!

《徒儿与师姐下山找媳妇吧》精彩片段

天狼山,晚上七点。

林峰到村口的医务室去叫师姐。

走到村医室门外,见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门。里面没人,后半间传来冲淋声:

“哗哗哗。”

师姐在洗澡?

林峰下意识放轻脚步,撩开中间的布帘,走到里面的卫生间门前一看,瞬间愣住。

卫生间的门开着一条十多公分的缝,师姐邢晚秋亭亭玉立的身子正站在热水下冲澡。

洁白,完美,曼妙。

邢晚秋只比他大一岁,不仅医术一流,还武功高强,是个医武双全的娇艳女侠,这几年一直在天狼山仙人谷当村医。

“咳!”

林峰热血上涌,禁不住咳了一声。

邢晚秋吃了一惊,下意识用双手遮住饱满的上身,在猛地转身的同时,惊叫出声:

“啊?谁?”

“我,林峰。”

“小色鬼,你偷看我洗澡,要死啊!”

林峰缩回头,做了一个鬼脸:

“师傅让我来叫你。”

“好,你在外面等我。”

林峰走出去,在前半间等她。

他的眼前总是晃动着邢晚秋凹凸有致的身影,赶都赶不走。

不一会,邢晚秋穿着一条墨绿色的裙子走出来。

湿润黑亮的头发披在肩上,丝质薄裙紧贴身子,将她挺拔有料的身材勾勒得毕露无遗。

浑身冒着热气,像仙女下凡一样,既朦胧,又性感。

“我的身子被你看去了,我就是你的人了。”

邢晚秋娇媚一笑,勾了他一眼:

“你不能再娶别的女人。”

林峰兴奋不已,但想到城里那个救他的女孩,还是悄悄闪开一些身子。

走进师傅的院子,师傅华高松正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华高松是野狼派掌门人,医武双绝,财势滔天。

“徒儿,你二师姐打探到你养母的消息,你可以下山了。”

华高松又把目光投向邢晚秋:

“晚秋,你跟师弟一起下山,协助他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是,师傅!”

邢晚秋嘴上清脆回答,心里暗喜不已。

她早已看中林峰,能跟他一起下山,当然求之不得。

华高松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金黄色的银行卡:

“林峰,这些年,你在山中带领野狼兄弟四处出击获得的巨额酬金,我一直替你保管着,你下山要派用场。”

林峰接过银行卡好奇问:

“这里有多少钱?”

“用时你就知道了。”

华高松一拍他肩膀,神秘出声:

“你大师姐跟你一起下山,她武功盖世,能助你一臂之力。你二师姐已在中海,她是绝世神医,也能帮你。”

“你三师姐是中海商会会长,你大师兄是天狼战神,二师兄是国之大佬......”

“师傅早已将你两个师姐和两个师兄派下山,在各地布好了局。”

“你虽是他们的集大成者,但还需要帮助,因为你的对手太强大。”

“谢谢师傅!”

林枫把银行卡揣进裤子袋,双手合十谢过师傅,与大师姐一起踏上归程。

半个小时后,他们登上一辆出山的长途车。

邢晚秋坐在林峰一凳上,将个香喷喷的身子贴在他身上,有些性急地勾起他手臂,想固定两人恋爱关系。

林峰闻着师姐身上一股好闻的幽香,感受着她结实的弹性,想着昨天晚上看到的情景,心里有些激动,但还是轻轻抽出手臂:

“师姐,不要急,等我找到那个救我命的女孩再说。”

......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林峰到来养母小区的门口。

昨天晚上,林峰给养母打过电话,告诉她今天下山回家。

他环顾四周,正要走进小区,手机“嘀”的一声,来了一条短信。

林峰拿出手机一看,正是养母魏玉玲发来的:

小枫,你不要回来,他们又来找你了。

林峰看着这条短信,心里一暖,眼里禁不住涌满泪水。

养母直到现在还在保护他,虽然当时只养了他一年,却也是母恩浩荡啊。

十年前,林家是中海第一豪门。

他爷爷临终前,不仅将董事长职务交给他父亲,还把一件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交给他父亲保管。

不知谁走漏了风声,只过了一多月,林峰父母有天开车在路上,突然被一辆大货车撞飞,父母都被撞得惨不忍睹,当场身亡。

肇事者却什么事也没有,他父母的身体也被潦草火化。

林家传世珍宝被盗,财产被抢,林家三代直系亲属被追杀。

他母亲的闺蜜魏玉玲连忙将在贵族学校读书的林峰接出后藏起来。

但一年后,有人查到林峰的下落,再次制造车祸,想斩草除根。

被路过的一个女孩冒死将他推开。

林峰头部撞在路边一颗树上受伤,滚下河坡落入水中。

正要淹死之时,一艘水泥船正好经过,船上的华高松将他救起,带回山中医治。

林峰边回想边抹着眼泪,快步往养母小区里走。

刚走到5号楼楼下,就听到三楼东头传来很响的争吵声。

林峰快速上楼,走到302室门前一看,呆住。

一室一厅的小套间里气势汹汹站着五个纹身光头。

个个身材粗壮,四肢发达,脸色阴沉,样子吓人。

三人在厅里转悠,两人站在卧室门口。

“最近,你养子跟你联系过没有?”

卧室里一个长条.子光头恶狠狠出声:

“要不是用你钓他,我们早就送你上西天了。”

“没有。”

卧室的床上传来魏玉玲虚弱的声音,回答却很干脆。

“你刚才给谁发信息?手机拿来!”

光头上前抢过她手机,立刻大叫起来:

“啊,这不是给你养子发的短信吗?让他不要回来。”

“臭女人,你要死了,还想护犊子!”

说着扬手就要搧她耳光。

“住手!”

林峰大喝一声冲进去。

众光头闻声齐齐掉头朝林峰看来,脸上立刻泛出浓浓的不屑。

站在最外面那个黑脸光头提着嘴角,鄙视出声:

“就是你!”

随后得意一笑:

“哈哈,终于被我们候到了。”

刚才说话的那个长条.子光头马上走出卧室,上上下下打量着林峰,用眼神让黑脸光头转到林峰身后,堵住他逃路,才冷冷出声:

“你叫林峰?”

“对。”

林峰像一根标枪站在他们中间,淡然回答。

“我要验明正身,免得错杀无辜。”


高光头一脸杀气:

“这么清瘦一个臭小子,让我们整整找了八年。”

“要不是为了五千万报酬,我们不会有这么好的耐心。”

“知道你会来找养母,我们才不厌其烦来这里候你。”

林峰冷冷一笑:

“有种告诉我,谁给你们五千万买我一命?”

“让你死个明白,我就告诉你,是三个富可敌国的豪门。”

“你一个孤儿,什么也没有,想替你父母和家属报仇?简直就是送死!”

林峰身上杀气四射,声音却依然冷淡:

“用车子撞死我父母的是谁?”

“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长条.子光头抖着腿看着林峰,提起嘴角更加不屑:

“这小子太傻了,是不该再活在这世上,还是去阎王那里跟你父母团聚吧!”

说着捏起铁锤一般的大拳,朝林峰头上砸来。

“不要啊——”

魏玉玲挣扎着从床上扑出来,跌跌撞撞将林峰推开:

“小枫,快走!”

站在林峰身后的邢晚秋要出手,林峰手一举,示意她不要出手,这几个歹徒根本不够他打。

“呯!”

林峰趁打手分神发愣的间隙,一拳将长条.子光头打飞。

长条.子身体撞倒后面两个光头,三人一起跌在一个墙角,脸被打爆,痛得呻吟不止。

没等后面两个光头反应过来,林峰又极速来了一个后踢脚。

“呯!”

将黑脸光头直接踹飞到门外,后脑勺磕在墙角上,鲜血飞迸。

“刷!”

没被打倒的矮胖光头从裤子袋里掏出一把短刀,二话没说,就朝林峰胸口刺来。

“小枫!”

魏玉玲一声惊叫,吓倒在地上。

矮光头手里刀光一闪,刀尖直接捅向林峰心脏。

但刀尖刚触到林峰胸口就停住不动。

不是歹徒良心发现收刀不刺,而是手腕被林峰捉住。

“卡嚓!”

粗壮的手腕被林峰轻轻一折,就硬生生折断。

“啊!”

矮光头嚎叫一声,刀子“咣当”落地。

“呯!”

林峰没有收手,飞起一脚把他踢到门外,倒在过道里。

这时,倒在大厅北角的两个光头,推开压在身上的长条.子光头,爬起来围攻林峰。

林峰哪里给他们出手机会?也容不得他稍有停顿,因为养母已经昏倒在地,他急于要弄她去医院。

“呯!”

他身影一闪,花衬衫光头眼都眨不及,林峰的身影和拳头同时来到他面前。

“噗”

脸被打爆,血肉模糊。

“啊——”

惨叫声异常恐怖。

最后一个光头没想到林峰如此厉害,吓得连连后退:

“高手饶命。”

林峰步步紧逼,气势如山:

“说,谁撞死我父母的?”

“我真的不知道,饶了我吧。”

“卡嚓!”

林峰毫不客气踹断他一条腿,对敌人不能手软。

林峰把三个倒在屋内的光头丢到门外,抱着魏玉玲快速下楼。

邢晚秋早就帮叫来一辆网约车,开着往二师姐朱小雯的医院赶。

在出租车里,林峰紧紧掐住魏玉玲两根中指的命穴不放。

到了朱小雯的医院,林峰抱着魏玉玲走上去,邢晚秋去找师妹朱小雯:

“师妹,林峰养母昏迷了,快去抢救。”

“她是心脏病,长期气出来的。”

朱小雯是长兴医院副院长,她二话没说,就奔到重症病房,对魏玉玲实施抢救。

经过一翻抢救,魏玉玲很快苏醒过来。

林峰见养母恢复很快,心里松了一口气。

随后就些急切追问:

“妈,你知道撞死我父母的凶手是谁吗?”

魏玉玲神色暗淡下来:

“十年前,你父母被撞死后,我知道情况不对,连忙到贵族学校来把你接出来,再藏起来。”

“同时,让你养父在暗中调查这事,一年以后,也就是你失踪后,才查知真相。”

魏玉玲边回忆边说:

“八年前,那天早晨,你背着书包去上学,我记得是上初三。”

“你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手机打不通,我跟你养父到处找你,却怎么也找不着。”

“一个月后,一伙打手突然找过来,问我们要你人,我们才知道你还活着。”

林峰告诉她:

“那天,我好好地在路边走着,一辆黑色轿车突然朝我撞过来,走在我后面的一个女孩猛地扑上来把我推开。”

“我的头撞在一棵树上,滚下右侧的河坡,掉进水里,手机也掉了。”

“正要淹死时,被我师傅救起,带到天狼山救治。”

魏玉玲继续说下去:

“你养父查知,是你堂兄林彬把你家保管的稀世珍宝,透露给曹家二女儿曹紫琪的,因为他们有奸情。”

“曹紫琪是个绝美小妖精,她马上用姿色去勾引你父亲,从他嘴里探知珍宝的藏身之地后,才让她哥哥,也是曹家大孙子曹小军开车撞死你父母。”

“他还查知,是曹家联合江陆两家,灭你林家的,你们林家当时是中海第一豪门。”

“曹家偷走你家珍宝,曹江陆三家追杀林家三代直系后,包括林彬,瓜分了林家所有财产。”

“他们三家后来就变成中海三大家属,你养父正要去有关部门举报他们,没想也突然出了车祸,被一辆车子撞死,肇事者逃逸。”

“什么?爸也被撞死了?”

林峰身子一震,大感意外,凶手实在太猖狂了。

他身上杀意爆棚,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妈,三前年,我下山来找过你,但你搬走了,没有找到。”

魏玉玲告诉他:

“你养父被撞死后,我知道他们也会来弄死我,连忙搬走,到市郊结合部来租房子住。”

“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他们还不会消停。”

林峰一脸杀意看向邢晚秋:

“走,师姐,先找曹小军!”

林峰说干就干,问二师姐朱小雯借了一辆车,带着邢晚秋开出医院。

不到一小时,林峰就来到林家昔日的住地。

小区早已拆迁,经过打听,林峰很快找到林家的墓地。

在一个墓园的角上,萋萋荒草中有十几个小土堆。

父亲和母亲,还有爷爷与八九个林家人长眠于这里八年多,无人来祭扫,土堆淹没在荒草中好凄凉。

林峰潸然泪下,一边抹泪一边上去拔草。

“卟嗵。”

拔光荒草,林峰在墓前跪下。


邢晚秋把刚才在街上买的纸钱,放上去点燃焚祭。

林峰跪在坟前,放声大哭。

他痛恨害人的奸佞小人和用车祸杀人的凶手。

“爸,妈,还有林家亲人,你们死得好冤啊!”

“我发誓,一定让杀害你们的凶手血债血还!”

邢晚秋也泪流满面:

“师弟,你要节哀。”

邢晚秋没想到这个坚强的师弟也有这一面。

面对再强的对手,他从不畏惧;面对再大的困难,林峰没有流过一滴眼睛,如今却哭成了泪人。

从墓地出来,林峰开着车子顺便去曹家打探。

结果打听到,明天上午,是曹家老爷子曹德兴的七十大寿。

曹小军肯定在那里。

林峰双拳握得格格作响。

“呯!”

他一拳砸在前面的车台上,坚毅的脸上泛起一股杀意:

“明天去曹家!”

第二天上午十点。

曹家老爷子大别墅里张灯结彩,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曹家别墅外,豪车云集,中海名流纷纷带着寿礼前来祝寿。

别墅大厅里,老寿星曹德兴一身唐装,端坐在一把红木椅上。

他虽已七十,却精神矍铄,看到贵宾云集,笑得合不拢嘴,还不停冲来宾点头示意。

各大家族的人都趁此机会结交权贵富豪,扩展自己人脉,还互相攀比寿礼。

曹德兴大儿子,曹氏集团总裁曹能仁得意地站在别墅门口,笑脸迎客,伸手收礼。

“江家送上金佛一座,价值一百六十六万,祝曹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陆家送上翡翠绿发财树一棵,价值两百八十六万,祝曹家财源滚滚。”

“黄家送上范曾书法一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价值六十八万。”

......

林峰有意身穿一件黑色披风,手里什么礼物也没拿,混在人群中走进别墅。

他不想让人认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戴了一只黑色大口罩。

今天,他没让师姐邢晚秋一起进去,只让她坐在外面的车子里接应他。

别墅很大,有四五个单体建筑组成,中间有连廊,后院有花园和泳池。

里面全是人群,个个衣着光鲜,非富即贵。

林峰在人群中扫视,发现根本认不得曹小军。

他脑子一转,想到一个引蛇出洞的办法。

他在别墅大厅里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别墅门口。

这时,老寿星曹德兴面前的红木长条桌上,已经堆满生日贺礼。

其中陆家送来的翡翠绿发财树最为引人注目,也最昂贵。

像棵真树,通身碧绿,发着幽光。

林峰朝它走过去,站在它面前看起来。

“你是谁?”

一个中年贵妇发现林峰与众不同,有些怪异,走上来冲他吼叫:

“你什么礼物也没拿,怎么好意思来我们豪门曹家吃面的?”

“现在又站在老寿星面前,遮档他风头,你到底想到干什么?”

“滚开!”

她是曹能仁老婆,也是曹小军的母亲。

众亲闻声汇过来看热闹。

林峰抬头扫了贵妇一眼,见她一脸鄙夷,满眼不屑,神情十分傲慢。

“这发财树不该送到这里。”

林峰心生厌恶,淡然出声。

说着朝发财树抬手一扫。

“哐啷啷——”

一声巨响,翡翠绿发财树被扫到地上,顷刻碎裂一地。

喧闹的宴会厅瞬间死寂。

正在跟几个大佬闲聊的曹德兴见状一愣,随后老脸一沉,闷声吼道:

“你是哪里的?为什么打碎发财树?”

林峰冷笑一声:

“曹家奸佞黑恶,马上就会财尽败落,发财树应该打碎。”

啊?

什么情况?

满屋高棚全都惊呆。

正在门口招呼客人并收礼的曹能仁奔过来,盯着林峰喝问:

“你是谁?哪里来的?”

林峰镇静回答:

“我来找曹小军。”

“快,快去找曹小军。”

几个曹家人马上把在后院与一个美女调笑的曹小军找来。

“谁找我?”

曹小军神气活现走进来,走到林峰面前打量着他,傲慢出声:

“你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你。”

曹小军三十多岁年纪,平顶头,高个子,四肢发达,脸色阴冷,像个打手。

“要你命的人。”

林峰冷声回答。

大厅再次死寂。

曹小军一愣,但马上伸手来摘林峰口罩:

“你到底是谁?让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

“这里是曹家,容不得你放肆。今天又是我爷爷七十大寿,谁敢来捣乱?”

“不管你是什么人,来了曹家,是龙也得给我卧着!”

林峰伸手抓住曹小军的粗壮右臂,轻轻一折。

“咔嚓!”

曹小军的右臂被折为两截,只带着一层皮,成直角垂下来,鲜血直滴。

“啊——”

曹小军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叫。

众宾和曹家人全都吓傻。

林峰就如一尊冷酷杀神,身上气场极为强大,臂劲更是大得吓人,曹家人和众宾全都吓得瑟瑟发抖,惊叫躲避。

“跪下。”

林峰一声冷喝,一脚将曹小军踹跪下来。

曹小军痛得满头大汗,身体不受控制瘫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中海名流以及曹家人无比震惊,全都不可置信。

他可是曹富少,曹氏集团董事长曹德兴钦定的继承人,平时十分傲慢,不可一世,现在居然如一条癞皮狗一样瘫在地上。

这时,曹德兴和曹能仁父子已经明白过来,心虚慌张,脸色大变,两腿控制不住打颤。

“曹小军,你谋财害命,还丧心病狂制造车祸杀人,罪该万死!”

林峰指着他,宣判一般冷厉出声。

声音带着冷酷和怒意,响彻整个别墅大厅,令人毛骨悚然。

林峰宣布完,上前一脚踩住曹小军脖子。

“咔嚓!”

颈骨瞬间断裂。

曹小军没有哼出一声,就气绝身亡。

“啊。”

曹家人全都吓得失声惊叫,逃避躲闪。

富豪们也都吓得魂飞魄散,四散奔逃。

只有曹德兴和曹能仁呆在那里,脸如死灰,身子瑟瑟发抖。

“你们父子俩也是谋害林家的凶手,应该受到惩罚。”

林峰上前一拳打暴曹德兴老脸,一脚踢断能仁右腿。

两人倒在地上,流血不止,大声惨叫。

林峰一脸冷酷,转身就走。

他坐进停在外面的奥迪车,接应他的师姐邢晚秋把车子开出去,疑惑出声:

“这么快就解决了?我本想进来帮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