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诡门奇术

诡门奇术

是朕mq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洛十三是乡村医生的孙子,可在两年前,身子一向健康的爷爷突然重病去世。临终时,爷爷将最得意的针法诡门十三针传授给他,并叮嘱他十八岁之前不许使用。无论情况多紧急,都不能施展,否则会厄运缠身。洛十三一直谨遵爷爷叮嘱,可十八岁的前一晚,他因一个女人破了禁忌。从此,他开始治阴灵,替死人接生!

主角:洛十三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十三 的武侠仙侠小说《诡门奇术》,由网络作家“是朕mq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十三是乡村医生的孙子,可在两年前,身子一向健康的爷爷突然重病去世。临终时,爷爷将最得意的针法诡门十三针传授给他,并叮嘱他十八岁之前不许使用。无论情况多紧急,都不能施展,否则会厄运缠身。洛十三一直谨遵爷爷叮嘱,可十八岁的前一晚,他因一个女人破了禁忌。从此,他开始治阴灵,替死人接生!

《诡门奇术》精彩片段

我叫洛十三,是个乡村郎中的孙子。

两年前,身子骨向来硬朗的爷爷忽然重病。临终时,他将最得意的针法——诡门十三针传授于我。

并叮嘱我十八岁之前,无论遇到多紧急的情况,都不得施展。否则将厄运缠身,无法逃脱。

我含着眼泪答应,送走了爷爷。

此后,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来找我看病。凭借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倒也能让我和痴傻的妹妹混个温饱。

我遵从着爷爷的遗嘱,直到我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

这天阴云密布,没一会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忽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我家门口。

紧接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开口就问:“这里是神医洛老的家吗?”

我点点头,爷爷在世时,确实有这么个名号。

男人也猛松一口气,转身,从车内抱出个少女进了我家破烂的土屋。

少女长的很漂亮,瓜子脸,长头发。就是一张脸惨白的骇人,浑身散发着恶臭,像刚从乱葬岗里刨出来一样。

我像往常一样准备诊脉,男人却皱眉道:“洛老不在吗?”

“我爷爷两年前就去世了。”我回道。

男人的表情有所松动。

而我的手也搭上了少女的脉,随即被吓了一大跳。

她居然没脉搏!

我额头上的冷汗要下来了,男人也紧皱着眉头问,“怎么?治不了吗?”

我没应声,只是上手解开了少女的外套,将她翻了过去。

只见少女原本细嫩白皙的背此刻一片毒疮,个个有拇指大小,恶心无比!

我叹了口气,示意男人将少女带走。

男人却满脸不乐意,“你不是洛神医的孙子吗?连这点小病都治不了?”

我虽是个乡野郎中,但也不想爷爷的名声被质疑,当即冷哼一声道:“小病?这可是冤孽疮!治不了的!”

我一时口快,男人见状却大喜,拉住我的手道:“洛神医一脉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小神医知道这病,那还等什么?赶紧治啊!”

我却为难了。

这病要是早上半个月,兴许我还能试一试。可眼下这毒疮都破了,非诡门十三针救不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松口道:“人我可以救,但是得等到交过夜。”

“不行!”男人急了,开口道:“可小莲撑不过今天晚上的!”

“为什么?”我奇怪发问,男人却眼神闪躲。

此时少女听到动静转醒,虚弱的手伸出来道:“哥哥,你又背着我来求医了?放弃吧,我这病,好不了了……”

少女的声音气若游丝,男人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泪水瞬间充盈他的眼眶,“小莲你别这么说,我找到洛神医的后人了!有他在,你死不了的!”

少女却摇摇头道:“你们的对话,我听到了,人家不愿意,我们不能强迫。哥哥,背上我走,我不想死在外面……”

两人的对话几乎令人心碎,我的心里也充满了五味杂陈的感觉。

眼见着少女的呼吸越来越弱,男人抬头冲我吼道:“姓洛的!你到底救不救?难道小莲一条活生生的命,比不上你们的破规矩吗?”

这是爷爷的遗言!可不是什么破规矩!

我有些生气,可让我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在我面前没了,我做不到!

咬咬牙后,我对着妹妹道:“灵儿,请针!”

一盒银针很快就交到了我手上,我按照爷爷教给我的,点香,叩首,再将十三枚银针挨个扎在少女背上。

随着银针落下,少女的背被一股奇异的白光笼罩,紧接着那可怖的疮口一个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原本狰狞可怖如癞蛤蟆的后背,便恢复如初。

雪白的皮肤上,更是看不出任何生疮的痕迹!

“神了!小神医你简直神了!”男人看的目瞪口呆,直冲我竖大拇指。

而我也收起银针,冷冰冰道:“病我已经治了,带着人走吧!”

男人愣了下,似有什么话要说。

半晌后,他咬咬牙丢下一张名片道:“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说了,小莲的病,只有洛家人能治。而不管治好小莲的人是谁,她都必须嫁给对方。”

“既然你治好了我妹妹,那三日之后,来宋家提亲!”

我满脸愕然,这天下哪有治病给媳妇的说法?男人却不给我开口的机会,直接抱着少女离开了。

外面的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停了,我想喊妹妹吃饭,这才发现她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转身去外面寻找妹妹。

可刚出门,便看到满路的蛇蝎鼠虫,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肆意横行。

路过的村民见了,也纷纷对其指指点点。

“五毒出门,必有灾祸啊!”

“我看到洛家那傻子出来了,说不定就灾星临世!”

“喂!十三,你是不是治好了个满背生疮的女人?那女的一身尸臭,毒的很!别连累了我们!”

我有些不高兴,刚想开口争辩几句,隔壁家的陆神婆出来了。

跺了跺手中的拐杖,陆神婆开口大骂道:“都吵吵什么?你们哪个没找洛十三瞧过病?这会跑出来说风凉话了?信不信我撕烂你们的嘴!”

陆神婆在村里很有威望,村民们互相看了一眼,全回去了。

我和陆神婆道过谢,准备去找妹妹,却被她拦住问:“十三,你是不是用诡门十三针了?”

我心中一惊,却还是下意识的否认。

陆神婆却摇摇头道:“十三,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罢了,这也是你的命!”

“这玉佩是你爷爷原先给我的,现在你收着,要是真有什么邪乎事,它能保你一命!”

我低头看着那枚玉佩,是个很漂亮的白狐,就是雾蒙蒙的,凑近闻还能嗅到一股糊味。

可我还是双手接过道谢,“谢谢你啊,陆阿婆。”

陆神婆没说什么,只是冲我摆摆手道:“没事,我看你妹妹往城隍庙的方向去了,你去找找,兴许能看见她。”

陆神婆走了,我也赶紧奔向城隍庙,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妹妹。

只是妹妹睡的很沉,外面又下起了雨,我只好带着她在庙里凑合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我正准备带妹妹回村,却听到村里人说,陆神婆烧死在了我家!


我心里慌得很,背着妹妹往回跑,果然看到陆神婆家挂起了白布。

昨天傍晚陆神婆帮我解围的事历历在目,我很难过,主动前往陆神婆家中吊唁。

可还没进门,就被一闷棍打在了身上。

“我打死你个杀人犯!你偷了我娘的玉佩!还杀了她!我打死你!”

动手的人叫陆穗穗,是个瞎子,也是陆神婆的独女。

不知道是谁告诉她,我身上挂着陆神婆的玉佩,而陆神婆又死在我家,她就理所当然把我当杀人犯了。

也得亏她眼盲,否则这一棍子非得要了我的命不可。

揉着自己被打痛的胳膊,我开口解释道:“穗穗姐,你误会了,这玉佩是陆阿婆昨晚给我的……”

“你还说谎!我娘昨天中午就没了!你个杀人犯!”

陆穗穗说着,手中的棍又朝我身上招呼过来,我却愣在了原地。

因为我和陆神婆相遇,明明是昨天傍晚的时候啊!

就在我一脸懵逼的时候,棺材匠走出来替我解了围。

他一手抓住陆穗穗的棍,开口道:“穗穗,你真误会了,昨天早上洛灵跑丢了,十三满村子的找人,哪有时间去害你娘?”

“再说了,这玉原本就是一对,十三这个是公玉,和你娘的母玉不一样,不信你摸摸?”

陆穗穗将信将疑的扯过我身上的玉,仔细摸了一阵后,大失所望道:“这不是我娘的玉……”

“这不就结了吗?你误会人家十三了。”棺材匠开口道。

陆穗穗却依旧满脸不服,握紧了手中棍道:“不管怎么说,我娘就是死在洛十三家的!哪怕他没偷东西,也不能留在这!出去!”

陆穗穗指着门口的方向赶我走,我见和她解释不通,只能先出来。

不过临走前,我也没忘记感谢棺材匠为我解围。

“陈叔,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嗨,谢啥啊!我又不和那盲女一样,我看见陆神婆给你东西了。不过你救的那女人确实不是善茬,你都不知道昨晚村子里……”

棺材匠话说到一半,我却注意到了他话里的重点,连忙拉住他问,“陈叔,你看见陆阿婆给我东西了?是几点?”

棺材匠还想张口,忽然一阵汽笛声打断了他的话。

只见一辆漂亮的小汽车停在了我家门口,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个烈焰红唇的大美女来。

“哪个是洛十三?”

村里的人没见过汽车,纷纷挤出来看热闹。

还有甚者,指着我道:“他,他就是洛十三!”

美女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道:“你找我做什么?”

美女没说话,只是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便有人捧着一沓红艳艳的钞票站在了我面前。

“这里是二十万,你给我家里人治病,这钱归你。”

我挺不喜欢这女人的态度的,可我确实缺钱。

烧死陆神婆的那把火同样把我家的院子烧了个精光,我没钱盖房子,更不可能让妹妹跟着我风餐露宿。

只是犹豫一瞬后,我便点点头,抱着妹妹坐上了小汽车。

车子绝尘而去,一路上女人都很沉默。根据她和司机的对话,我知道她叫“夏小姐”。

很快,车子就到了镇子里一栋漂亮的大房子前。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房子。红砖白瓦,里面还修了喷泉,和电视上一模一样!

夏小姐将我和妹妹带到了客厅,开口道:“这里是镇首富的房子,你们要给他的外孙看病,我先上去通报一声。”

原来是镇首富家啊,怪不得这么奢华呢!

我坐在沙发上,紧张的一动都不敢动,妹妹却看到了桌子上的大苹果,眼睛一亮,伸手就要拿。

啪!

一只大手却先她一步狠狠打在了我妹妹的手背上,顿时红肿一片。

“哪来的小叫花子,居然敢偷吃的!真是反了天了!”

妹妹当场“哇”的一声就哭出了声,我也将她护在怀里,一边哄她一边冲面前横眉竖眼的女人道:“我是被请来治病的,不是小叫花子!”

“而且只是一个苹果,我赔给你就是了!”

“赔?你拿什么赔?瞧你这一声寒酸样,像是能拿出钱的样?还不快滚!”

女人满脸尖酸刻薄,我捏紧了拳头,正准备反击,夏小姐却下了楼,当即冷喝一声道:“你在做什么?”

那女人仿佛很怕夏小姐的样子,立马缩了缩脖子道:“有两个小叫花子闯了进来,还偷东西……”

“够了!这是我请来的贵客,不容你污蔑!还不快滚!”夏小姐动了怒,女人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转,却也不敢多说,下去了。

夏小姐这才将目光落在我身上,随即顺手从桌上拿起一瓶昂贵的饮料,塞到了我妹妹手里。

“这个好喝,你喝这个吧。”

“我不要!这个有毒!”我妹妹一巴掌就把夏小姐手中的饮料给打掉了。

夏小姐面色一沉,却也没发作,只是起身道:“病人就在楼上,上去看看吧。”

来到二楼主卧,里面的装潢比楼下更奢华。

只是空气中有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似乎是尸臭。

夏小姐指着正中间的位置道:“病人就在那了,还请小神医看看。”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头皮发麻。

只见一口硕大的水晶棺停在原本该放床的位置,里面还躺着一具女尸和浑身乌青的婴儿!


夏小姐叫我看的病人,居然是具尸体!

我骇的说不出话来,良久后才从口中艰难憋出一句道:“夏小姐,这不合适吧?病人都已经……”

“我知道,虽然女的已经死了,可旁边那个婴儿还活着。再说了,小神医连宋家得了冤孽疮的宋美莲都能救,难道还救不了一个婴儿?”

夏小姐满脸坦然,我却有些不高兴了。

宋家的人真是的,怎么什么事都往外说?

更何况那是用诡门十三针才救下的人,要不是看在对方和妹妹一样可怜,我才懒得管。

当即沉下脸拒绝道:“夏小姐,不是我不愿意救。这婴儿,是从难产死去的妇人肚子里生剖出来的吧?”

“虽然看着确实有口气,但已经是个阴人了。这活,我接不了。”

“你确定?”夏小姐微微挑眉,下一秒,直接从我身后拽走了妹妹。

她修长的手指扣住了我妹妹的脖颈,美丽的面容上全是威胁,“你说我要是用力的话,她还能活吗?”

“你!”我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妹妹是我唯一的亲人!

而夏小姐也趁热打铁道:“动手吧小神医,只要你能救活这婴儿,我再送你一辆车!”

我一点也不稀罕夏小姐送的车,可妹妹的命却容不得一丁点的闪失。

我叫夏小姐准备纸钱、糯米、香烛,她拍拍手,便有人将东西全端了上来。

我的脸色更难看了,看来今天这场是鸿门宴,就算我在村里拒绝,估计也会被绑上车。

虽然心中生气,可我手下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

点香,撒米,扎针。

伴随着七枚银针入体,婴儿身上的乌青色瞬间转移到了糯米上。

用黄纸一擦,更是鲜血淋漓。

我将沾血的黄纸化成水,全部擦在了女尸的肚子上。旁边的婴儿也在我做完全部的步骤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叫声响彻了整个卧室,满屋子的佣人更是一脸惊奇。

“活了活了!”

夏小姐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深深的赞赏,开口道:“我就知道小神医一定可以!”

我没接话,只是收起自己的银针问:“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可以!”夏小姐又送了我辆车,是台崭新的奥迪。

我也没推辞,直接接过车钥匙塞进了口袋。

出了首富家,外面还是大白天。

我请妹妹吃了一顿大餐,又给她买了一身新衣服,这才准备回家。

可开车回去的路上,我犹豫了。

诡门十三针的秘密已经暴露,要是我现在回到村子里,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找上门来。

我不排斥治病救人,可要是人人都和夏小姐一样,一言不合就威胁我,却不是我想要的。

想了想,我调转车头,直奔隔壁镇而去。

兜里有钱,办事就是方便。

我在隔壁镇买下了一套小院,开了家药铺。

我以为这样,日子就能回到从前,可没想到当天晚上,家里就发生了怪事!

有奇怪的虫子不断爬进我家里,白花花的恶心无比,不小心踩到了,还会爆出浓浓的黑烟来。

最奇怪的是,这虫子只咬妹妹不咬我,没办法,我只能抱着妹妹,把她哄睡了。

到了后半夜,两眼皮打架的我实在支撑不住睡了过去,醒来后却发现妹妹失踪了!

连同着夏小姐送我的那辆奥迪一起,不见了!

我找遍了附近所有妹妹有可能去的地方,还调取了家附近的监控,可令人惊异的是,监控上却空无一物。

布满雪花的电脑背景,连摄像区域都看不清,更别提是人了!

愤怒的我当即打给了夏小姐,张口就质问她道:“夏小姐,你是不是把我妹妹带走了?”

接到电话的夏小姐很是迷茫,却还是皱着眉头不悦道:“小神医,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我和你妹妹一没怨,二没仇,没事我带走她做什么?”

我却不相信她口中的话,我洛十三和妹妹洛灵的命确实不值钱,可我手中的诡门十三针却是不得多的的宝物!说不定她就是看上了我的医术,想要用妹妹来威胁我!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大声冲电话那头的夏小姐道:“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到底在为谁做事,反正我妹妹失踪了,就是和你送的车一起消失的。你要是不交出我妹妹,我就去派出所举报你贩卖人口!”

电话那头的夏小姐有一瞬间的沉默,就在我以为她不会搭理我的时候,夏小姐开口说话了,“你在哪?我来找你。”

我报了个地址,忐忑的等待着夏小姐的到来。

两个小时后,夏小姐开着车来了,一下车就冲我不满的抱怨,“你这搬的是什么鬼地方?我车子都快跑报废了。”

我没有接茬,要是夏小姐知道,我是为了躲开她才搬来的这里,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好在夏小姐不是个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张口就冲我道:“你妹妹是几点失踪的?监控调了吗?”

“我也不太清楚,昨晚我睡的太死,早上起来妹妹就不见了。至于监控……我带你去看看吧。”我开口如实回答道。

夏小姐却嗤笑一声,“家里有个傻子还睡的那么死,看来你也没多在乎你妹妹嘛!”

我有些不高兴,我对妹妹有多在乎,岂是外人能知道的?

每晚睡觉前,我都会用一根绳子把我和妹妹的手腕打个死结绑在一起。

可今早我醒来的时候,妹妹那边的绳套还在,但人却不见了,绳子也没有被损坏的痕迹。就好像妹妹会缩骨功一般,直接从绳套里逃脱了。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夏小姐也用鼻子里的一声冷哼打断了我的思考,大步走进了监控室。

在看到上面完全一片雪花的屏幕后,夏小姐的眉头皱了起来。

而我也像是长了一口气,冲她理所当然道:“看吧,我没骗你,这监控坏了,说不定就是带走我妹妹的人做的。”

夏小姐点点头肯定了我的说法,却也没有完全肯定,而是扭头对旁边的人道:“把这监控拷一份给我,我要带走。”

嗯?

我有些疑惑,这监控不什么都看不到吗?还要它做什么?

没想到夏小姐却十分严肃的冲我道:“带走你妹妹的,可能不是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