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全能赘婿

全能赘婿

西门铁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的今天,萧家意外起火,全家都没能生还,萧平安幸运也不幸,没被火烧死,却被送进了监狱。五年后的今天,萧平安带着一身本领,低调归来,却发现自己的青梅竹马被仇家逼迫出嫁!新仇旧恨,萧平安等着一并清算。

主角:萧平安,苏浅雪   更新:2022-09-14 12: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平安,苏浅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全能赘婿》,由网络作家“西门铁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的今天,萧家意外起火,全家都没能生还,萧平安幸运也不幸,没被火烧死,却被送进了监狱。五年后的今天,萧平安带着一身本领,低调归来,却发现自己的青梅竹马被仇家逼迫出嫁!新仇旧恨,萧平安等着一并清算。

《全能赘婿》精彩片段

大江以南,苏家明珠!

这话说是龙城苏家的女儿苏浅雪,是公认的江南第一美女。

此刻,龙城最豪华的酒店,锦豪国际婚宴大厅里,正坐满了宾客。

这是龙城第一家族林家公子林子豪,迎娶苏家明珠苏浅雪的大喜日子!

婚宴门口,上百米长的大红地毯一铺到底。

“请新郎新娘入场!”

随着婚礼司仪一声高喊,红地毯那端的大门徐徐打开,聚光灯投向了门口。

众人纷纷看去。

只见新郎雄姿英发,气宇不凡;新娘凤冠霞帔,天仙下凡。

然而!

新娘的脖子上,竟然套着一个狗项圈!

银色的长长链条,另外一端捏在了新郎手中!

红盖头之下,苏浅雪心如死灰。

她等了整整五年,自己的未婚夫萧平安今天出狱,准备去迎接。

可是,她的父母却早已不耐烦,无数次让她嫁给林家长子的林子豪。

一旦攀上林家,他们苏家就能一飞冲天!

而那林子豪骄横跋扈,心理极其变态,前妻甚至被他残忍折磨而死。

对苏浅雪,林子豪早已垂涎三尺,奈何苏浅雪以死相逼,没能得逞。

他得知苏浅雪对萧平安坚定不移,于是威胁苏浅雪如果不嫁给他,就要让萧平安刚出狱就回去继续蹲大牢,一辈子别想出来。

苏浅雪惦记着萧平安,只得答应林子豪的要求,以换取萧平安的平安无事。

而此时,城市的另一边,龙城监狱门口,萧平安仰天长啸!

“五年了,我终于出来了!”

五年前,龙城四大家族之首萧家如日中天,资产和声望遥遥领先,其它三大家族加起来都望尘莫及。

然而,一夜之间,萧家三十余口人丧生于一场大火之中,萧家少主,萧平安外出历练,侥幸逃过这场浩劫。

但萧平安也被三大家族陷害,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5年,丢进了龙城监狱。

五年暗无天日的监狱,足以让一个正常人折磨得人鬼不如。

可是,萧平安不仅挺了过来,而且还在狱中结交了一个疯老头。

三年无微不至的照顾,这疯老头终于对萧平安推心置腹。

从两年前开始,疯老头每天就给萧平安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什么天狼军,什么飞狐岭,萧平安听都没听过的事情!

这疯老头还让萧平安每天陪着他打坐,练功,吐纳。

两年过去,萧平安跟这疯老头学得了一身绝世医术和惊天本领!

今天他出狱,疯老头送给他一块玉牌。

玉牌古朴之气厚重,上面雕着一个龇牙咧嘴的狼头,獠牙森森。

疯老头告诉他,以后只要遇到胸前纹有同样狼头之人,亮出玉牌,对方必当唯命是从,供其驱使。

“浅雪,我来找你了!”

萧平安眼中满是思念。

这五年,支撑他撑过来的,除了滔天的仇恨,还有这个从小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而这边的婚宴门口,却再次出现变故!

啪!

聚光灯中,众目睽睽之下,林子豪一脚把苏浅雪踢倒在红地毯上。

“趴下!”

苏浅雪想要站起来,又被林子豪再来一脚踢倒。

“谁允许你站起来了?给我像狗一样爬过去!”

林子豪脸上露出变态的狞笑,“江南第一美女,哼,敢拒绝我!”

“从今天开始,苏浅雪,你不管在哪里,只允许跪着!要是敢站起来!我就把你腿给锯了!”

“林子豪,我是答应嫁给你,但是你不能这样侮辱我!”

啪!

林子豪一扯狗链,照着苏浅雪的头上就是狠狠一脚。

“别给脸不要脸,你嫁给我,以后就是我的玩物,让你当狗就得给我当狗!”

说着,一阵拳打脚踢,苏浅雪头上的盖头掉落,头发散乱。

脸上顿时鼻青脸肿,嘴角渗血。

“你跟那萧平安是不是早已经睡过了?一个二手的贱货,老子能娶你,是你天大的荣幸!”

“一条狗而已,也敢违逆主人的话,这就是惩罚!”

林子豪一阵臭骂,一把抓起苏浅雪的头发,拖着朝红地毯另外一头走去。

苏浅雪拼命抓住林子豪的手,想减轻头发被抓带来的痛楚,可换来的却是林子豪的一通响亮巴掌。

她口中的血,滴落在红色的地毯上,地毯变得更加猩红。

婚礼大厅的众人视而无睹,噤若寒蝉。

苏浅雪的父母一脸冷漠,毫不在意女儿的死活。

在他们看来,只要女儿嫁入了林家,苏家就能攀上高枝,前途无量。

至于林子豪对苏浅雪的种种,那是苏浅雪为了苏家应该做出的牺牲。

萧家早已灰飞湮灭,苏家和萧家那小子有婚约,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苏浅雪嫁入林家,就能彻底与萧家一刀两断。

这时,萧平安正打车去苏家的路上,出租车座椅的小屏电视直播上,看到了这一幕!

“轰!”

双目圆睁,心胆俱裂,牙齿咬碎,拳头紧捏得出血。

恐怖的杀意冲天而起,化作了无比可怕的威压在出租车里弥漫震荡。

一股寒意,如同死寂的寒潮席卷而来。

出租车司机森森打了个冷战,手一抖,车子差点冲进了路边的绿化带。

这是来自地狱深渊般的愤怒!

“敢辱我心爱之人,我灭你全家!”

萧平安一声怒吼,“掉头,给我最快速度,去锦豪国际!”

 


不过短短几分钟。

锦豪国际大酒店高大的玻璃幕墙出现在眼帘,金光闪闪的招牌近在咫尺。

可这个路口刚好是红灯!

萧平安一声暴喝:“闯过去!”

出租车司机此时已经被车上这人的气势吓的肝胆俱裂,连忙照办。

谁料一辆黑色路虎从侧面道路快速而来,狠狠撞到了一起!

萧平安撞撞跌跌从车里爬出,一阵迷糊。

路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

男的约四十多岁,高大威猛,身形彪悍;女二八年华,身材火辣,苗条高挑,长相俏丽。

“你们怎么回事,想死啊,没看到是红灯吗?”

女子看到萧平安步履踉跄走出来,怒声相向。

“嫣儿,闭嘴!快去看看这两人伤着了没有。”

男子却沉稳无比。

尽管是对方闯红灯全责,但是人命关天,出租车损伤严重,还需查看一番为好。

“父亲,明明是他们闯红灯,撞死了活该!”女子嘴上忿恨不已。

他们父女两人受邀参加龙城林家大少的婚礼,眼看就到地方了,却不料出此车祸。

错过了林家的婚礼吉时怎么办?

“喂,你别走啊!”

这个叫嫣儿的女子却看到,萧平安全然不顾她的叫喊,朝着锦豪国际大酒店而去。

女子上前一把拉住萧平安。

萧平安甩开她,冷眼一瞥:“滚开!”

被他如同凶神的眼神一逼,这女子浑身一颤,不自觉的松开了手。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远去了。

“你...你...”女子气得直跺脚。

刚才萧平安看向她的眼神,无比寒冷,充满着滔天杀气,把她吓了一大跳。

殊不知,一番拉扯,萧平安身上的玉牌掉了下来,他却浑然不觉。

“父亲,你看这人太横蛮无理了,我们喊警察来处理吧!”说着,她掏出电话要报警。

“慢着!”

男子拦住了他,大步上前,发现了萧平安掉落的玉牌,捡了起来。

顿时,他如同雷击,呆立当场,嘴唇激动得颤抖起来。

“这...这是老狼主的令牌!”

“怎..怎...怎么会在这人身上?”

女子迷惑不解,“父亲,你怎么了?”

“没什么!”

男子脸上突然凝重无比,眼中精光乍现,沉声道,“不要报警,所有的损失算我们头上!”

什么!

这叫嫣儿的女子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还想再次确认。

可那男子已经尾随萧平安而去,不见踪影。

锦豪国际大酒店千人豪华婚宴厅,林家的婚礼还在继续。

苏浅雪被林子豪拖着秀发来到了舞台,一个人跪在上边,无声地落泪。

吉时未到,林子豪把她丢在台上,狗链子锁在了一根柱子上。

他得意无比的走下来,跟宾客把酒言欢。

“林大少,今日抱得江南第一美女而归,可喜可贺啊!”

一群狐朋狗友纷纷道贺,谄媚写满脸上。

“呸,别看她平日里高贵美丽,到头来还不过是我一条狗而已!”

林子豪邪魅狂笑,“等我玩腻了,改天给你们也尝尝味儿!”

变态!

无耻!

这些人表面上连连推辞,岂敢岂敢,心里却泛起了异样的神采,乐开了花。

林子豪的前妻,就是被他用这么变态畸形的手段折磨死,在场的这几人都有份。

他端着酒杯,走到了苏家家主苏有德面前。

众人目光也落在了苏有德的身上。

他们眼神中带着无尽的鄙夷和不屑。

但苏有德毫不在意,一脸骄傲,马上洋溢着媚笑,躬身相迎。

苏家作为一个不入流的家族,能够和龙城三大家族之首的林家联姻,那是他们的荣幸!

毕竟,在龙城,不是哪个什么家族就能攀上林家这棵大树。

虽然牺牲了苏浅雪,但是他们苏家马上就要获得无比权势和利益。

这些,足够让其他的家族再也不敢另眼相待。

“来来来,岳父大人,小婿给你敬酒了!”

“贤婿,您言重了,以后叫我小苏就好!”

苏有德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以后还请林少爷多多提携!”

在他眼中,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一个女儿算得了什么。

他恨不得多生几个女儿,把龙城叶家和霍家的人也成为女婿。

这样,他们苏家在龙城的地位就更稳固了!

“呵呵,一定,一定!”

林子豪看到苏有德如此卑恭倨膝,笑得更加张狂。

这种奴婢般的作态,他最为受用。

“我女儿能嫁给您,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有德旁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笑得更欢,一张脸如同展开的菊花。

她是苏浅雪的后妈,樊丽华。

“以后我们苏家能否飞黄腾达,就靠林少爷您了!”

“放心,从今天起,我们林家采购业务,至少给你们苏家三分之一份额!”

苏有德和樊丽华顿时两眼放光,连忙鞠躬致谢。

林家给苏家三分之一的采购业务,一年下来至少三十亿。

他们光吃这一笔,就已经满嘴流油了。

看到苏有德夫妇的反应,林子豪相当满意。

“好了,吉时已到,我要去搞你们女儿了!”

“林少爷快去,可别耽误了良辰美景!”

苏有德两人满脸馋笑,目送着林子豪离开。

“婚礼开始!”司仪高声叫道。

聚光灯投在了台中央,氤氲的干冰雾气把台上渲染得如同仙境。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老婆了,赶紧给我笑一个!”

林子豪发现苏浅雪面无表情,一扯手中的链条,差点把她勒得背过气去。

苏浅雪因为被勒得窒息,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

“大喜的日子,哭丧着脸干什么?真是晦气!”

林子豪一手狠狠捏住苏浅雪吹弹可破的俏脸,强行把她拉出一个笑脸。

苏浅雪心中如滴血。

今天当着这么人的面,林子豪对她就如此残暴。

不知以后的日子,她能否熬得下去。

“平安,只要你能平平安安,我就算踏入万丈深渊,也无怨无悔!”

她闭上了眼睛,嘴角浮起了一丝浅浅的凄惨笑容。

可这在林子豪眼中,却认为是苏浅雪对他的不屑与蔑视。

“臭娘们,你敢藐视我!”

林子顿时火冒三丈,一拳打向苏浅雪引以为傲的俏脸。

那让江南无数男人争相膜拜的容颜,马上鲜血四溅,如一朵盛开的红玫瑰,无比凄美!

突然!

一声巨响。

红地毯尽头上千斤重的两扇实木大门,轰然倒塌。

靠近大门的桌子板凳,盘盘碟碟被倒下的大门砸得一片狼藉。

周围的人吓得鸡飞狗跳,如鸟兽散。

一个身形挺拔,双眼深邃,冷如冰霜的男子踩着倒下的大门大步走来。

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立马充斥着这千人婚宴厅。

“我要你死!”

 


“谁?竟敢来我婚礼上闹事,不想活了!”

隔着远远的,林子豪看不清来人面目,但不妨碍他发飙。

“居然敢说让我死,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他跺一跺脚,龙城的地皮都要抖三抖!

这人在他婚礼的现场,不知天高地厚闯进来,把大门踢倒,无疑是给他林子豪的脸上狠狠踢了一脚。

他刚要喊人把这人打断腿丢出去。

哪知就在他说话间,来人身形一闪,早已欺身到了他面前。

“将死之人,话真多!”

先一脚,把林子豪踢飞到台上金字塔形的香槟高脚杯塔上,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再一扯,苏浅雪脖子上的狗项圈顿时粉碎四散。

擦去苏浅雪脸上的血污,拢了拢她的秀发,柔声说道:

“雪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浅雪一直闭着眼睛,刚才大厅里的动静早已不去理会。

还以为是林子豪虚情假意给她解除枷锁,变得如此温柔。

她宁可挨打,也不想接受他这如此虚伪的做作。

可听到这话,却如同电击一般,浑身颤抖。

黯淡无光的脸上绽放出光彩!

这个声音,她期待了整整五年。

时间没有冲淡她的记忆,反而让她更加铭刻在心。

她猛的睁开眼睛,双目瞬间通红,泪水模糊了视线。

这个五年来念念不忘的男人,他来了。

不仅来了,而且还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来了!

可是下一秒,她马上变得无比紧张起来。

“平安,你...你怎么来了,赶快走,林子豪不会放过你的!”

“没事的,从现在起,没人敢再欺负你分毫!”

萧平安爱怜的把苏浅雪挡在身后,一步步朝着林子豪走去。

他今天,要让林子豪死!

欺我爱人者,万劫不复!

林子豪从一堆碎玻璃渣中爬了起来,浑身鲜血流淌,如同一个血脸恶魔。

“萧平安,是你这个贱种,当年就不该留着你的性命!”

林子豪咆哮着,“今天,我要让你这个萧家余孽彻底消失!”

当年林叶霍三家联手暗地里把萧家灭门,按理应该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可一个神秘人却阻止了他们,单单留下了萧平安。

他们当时已经侵占了萧家的所有势力,在龙城已经是恐怖的存在,任何人都要避让三分。

所以对于这个余孽,也没有重视,只是把他送进了监狱!

却怎么也没想到萧平安竟然敢杀上门来!

大厅的众人此时都已经惊呆了!

“不是说萧家人已经全部死于一场大火,那个萧家少爷也进了大牢了吗?”

“好像是今天刚出狱!居然还敢来这里抢亲!”

“他一个没落家族的余孽,还是刑满释放的劳改犯,怎么能和如日中天的林家相斗呢,还真是自不量力!”

“保镖呢!给我上,打死算我的!”林子豪大吼一声。

顷刻间,十多个彪形大汉手执甩棍,从台下纷纷跃出,气势汹汹扑了过来。

这些保镖是林家花重金请来的,身经百战,杀过人,见过血,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

苏浅雪一见,顿时急的脸色都变了。

她认识的萧平安,是一个文质彬彬,知书达礼,手无缚鸡之力的萧家少爷。

这些保镖如狼似虎,就凭萧平安的身手,眨眼的功夫,绝对惨死在他们乱棍之下。

“林子豪,快让他们住手!只要放过平安,我什么都听你!”

苏浅雪勇敢地挡在了萧平安的前面。

萧平安心头一暖,没想到这个时候,苏浅雪还在用孱弱的身子要保护他。

他坚强有力的手,拉着苏浅雪再次护在身后。

铮铮热血男儿,岂能让一个弱女子来保护,何况,他早已今非昔比。

林子豪脸上一阵扭曲,他如此大张旗鼓的举办婚礼,就是让龙城的人宣告苏浅雪是属于他的东西。

可眼前,这个江南第一美女当着这么人的面,居然为了其他男人,向他委曲求全。

“晚了!”

林子豪狞笑一声,“等我把他废了,再来收拾你,我要每天晚上都听到你的惨叫!”

萧平安早已举目无亲,孑然一身。

支撑他渡过五年牢狱的信念是来自于这个青梅竹马,有着婚约的苏浅雪。

婚礼上她遭受凌辱,已经让他肝胆俱裂,怒气滔天。

林子豪此刻污秽的话语,如同火上浇油!

轰!

还没等十个保镖近身,萧平安脚后跟一顿,用十二厘板搭建的舞台一阵颤抖,他的身形如电。

转眼间,十来个保镖哇哇哇一连串惨叫,全部被放倒在地。

没人看清楚萧平安是怎么出手的!

林子豪吃了一惊!

这小子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好的身手?

面对萧平安一步步走近,如同催命重鼓般敲打在他心头,他有些慌张起来。

刚刚出狱的萧平安,难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杀了他不成?

他想转身逃入人群,可双腿却一点不听使唤。

咻!

眨眼间,萧平安已经到了他身边,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林子豪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啪啪啪!

耳光如打蚊子般响亮清脆。

一瞬间,林子豪喷着血惨嚎,那张脸肿如猪头,眼睛眯成一条线。

牙齿早已被打掉了好几颗,满嘴是血,狰狞可怖。

围在旁边的宾客,还有那几个狐朋狗友都惊慌失措后退,让出了一圈地方来。

萧平安一通巴掌下去,正准备一拳了结林子豪的性命。

林子豪惊骇无比,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萧平安是真的会要了他的命啊!

林子豪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人,拼尽吃奶的力气大声喊道:

“任先生,任先生,快救救我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