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死也不分离

死也不分离

三月花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兰卿的父亲为人构陷,家破人亡,独留她苟活于世。千金小姐一下子沦为了官奴,人人可欺受尽欺辱,最终被卖到了平王府,没想到竟一朝成为平王最宠爱的侍女。

主角:顾兰卿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兰卿 的武侠仙侠小说《死也不分离》,由网络作家“三月花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兰卿的父亲为人构陷,家破人亡,独留她苟活于世。千金小姐一下子沦为了官奴,人人可欺受尽欺辱,最终被卖到了平王府,没想到竟一朝成为平王最宠爱的侍女。

《死也不分离》精彩片段

晦涩的天空仿佛随时就能滴下雨来,已是入秋了,单薄的衣衫在身上,将人冻得瑟瑟发抖,可是一行人中无人敢抱怨,俱都低着头,缩着肩膀,一阵冷风吹过来,打透了衣衫,众人只是抿紧了嘴唇。

不一刻,院子那方来了一行人,此时众人更是紧张的低着头,等到那行人进来,一声尖细的声音道:“贱奴,还不跪下。”

众人俱都瑟瑟抖抖的慌张跪下,那方人拿着名册指指画画的,不时的就有一拨一拨的人被拉起来带走,顾兰卿跟着母亲被一人挑中,站到了一行人中,那人数了数人数,点点头回头对着那边的人道:“我这儿的人挑齐了,先走了。”那边的人挥挥手,这人就带着这几个人出去了。

顾兰卿跌跌撞撞的跟着母亲迷茫的走着,母亲冰凉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顾兰卿想说自己很冷,可是抬头看见母亲紧抿的唇角,低头不敢说话,不知道拐了几道弯,后来又上了一个黑黑的车子。

轱辘轱辘的不知道到了那里,被人喝骂着推搡着下车来,有个人在她们身后跌倒了,一鞭子抽了上去,顿时血肉横飞的惨叫一声,却还是挣扎着起身赶紧跟上,见此,顾兰卿更是瑟缩的贴着母亲。

站在台阶上的是一个看起来脸长长的嬷嬷,眼角向下的耷拉着,眼里仿佛一潭死水的扫了一圈,顾兰卿害怕那眼神赶忙低下头去,不一会儿,这一行人动了起来,向着一个长长的通道走了过去。

这个通道格外的长,顾兰卿走的脚疼,她累的想去靠一下母亲,却惊觉身边已经没了母亲,顿时慌张的转身,周围的人木着脸向前走。

顾兰卿害怕的叫着:“母亲……母亲……”可是谁也不搭理她,顾兰卿向来时的路跑去,却推不开人群,她一遍一遍叫着:“母亲。”可是没有人回答她,突然顾兰卿发现那些人脸上都没有五官……顿时“啊”的尖叫了起来。

“要死了!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了。”一声怒喝传来,顾兰卿惊起身子,坐在床上,她喘着大气,摸了摸额头,一头的冷汗,随即松口气,原来是场梦。

顾兰卿小声的道了歉,那人嘀嘀咕咕的睡下了,顾兰卿也不敢大动,慢慢的躺下来,将单薄的被子拉到了下巴那里。

顾兰卿睁着眼睛看着黑黢黢的床顶,却没了睡意。已经好久没做这个梦了,刚到这里的时候,她天天做着这个梦,长长的通道上是面无五官的人,自己徒劳的寻找着母亲,却再也找不见了。

顾兰卿赶忙张开嘴,张得大大的,才慢慢将哭泣的抽泣声音憋了回去,只是缓慢的喘了几口无声的气,让眼泪慢慢的淌下。

她翻了个身子面朝里面躺着,摩挲着被角,闭上了眼睛慢慢的逼着自己睡了过去,到了卯时初刻,她睁开了眼睛,安静的起身,穿好了衣服,拿着脸盆出门打水去了。

初秋的天气倒是爽朗,顾兰卿清洗了脸面,便回身进屋,刚刚进屋,就见同屋的人面色不虞的起身穿衣,看着她白了一眼,愤愤的拿着脸盆出去了,顾兰卿默默的低着眉,只回到自己的床前,整理好了床铺,将昨天打理好的包袱抱着,就坐在床角。

不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顾兰卿看着进来的人连忙起身,恭声道:“常妈妈。”常妈妈正是顾兰卿梦里那个长脸的嬷嬷,常妈妈看了眼顾兰卿道:“收拾好了就出来罢,一会儿主家就该来人了。”

 


顾兰卿连忙抱着包袱跟着常妈妈出来,刚出门,就看到了清洗好脸面的同屋的人回来了,那人见到常妈妈嘟着嘴低下头去,常妈妈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转身就向外走了,顾兰卿赶忙跟着上去。

到了一间堂屋里,见到了几个那日主家挑人时候的几个人,不过顾兰卿从前并没见过。常妈妈见人都到齐了,便开口道:“你们也都是有福气了,能被主家们挑选买走,日后你们也就能有个安身的地方了,谨记你们的身份,老实做事,自然会有你们的造化。”

众人低头称是,又给常妈妈磕了头,不一会儿,外间就有人来报:“各家来人了。”常妈妈点点头,这四方院总是有各家来挑选奴婢,想来都是一早就领回去的,便挥挥手让众人都出去,等到顾兰卿要出去的时候,常妈妈看了眼顾兰卿道:“顾兰卿。”

顾兰卿赶忙停下回身看着常妈妈道:“常妈妈?”

常妈妈抿了抿嘴,最后方道:“到了主家里,好生做差事。”顾兰卿低下眉眼,恭敬的跪下给常妈妈磕了个头道:“兰卿谢谢常妈妈。”常妈妈点点头,顾兰卿就起身转身出去了。

顾兰卿一边走一边想着刚刚到四方院的时候,那时候新来的人都在一处院子里住着,男男女女的,甚是杂乱,顾兰卿的母亲那时候已经病重了。

等见到了分配人的常妈妈,走到了顾兰卿这里的时候,顾母按着顾兰卿给常妈妈跪下磕头,她也向常妈妈磕头,顾兰卿记不清那时候母亲说了什么,只知道,后来常妈妈带走了自己和母亲,可是母亲还是没熬了几天就去了。

她还记得母亲临去前拉着她手殷殷嘱咐道:“好生的跟着常妈妈学规矩,忘了你的从前,如今,你只是个官奴。”官奴啊,顾兰卿向着昨日的院子走过去。她曾也是官家女子,父亲出身陇西顾家,乃是顾家嫡系明清堂的一堂之主。

父亲一脉向来单传,到了父亲这里,膝下只有自己还有幼弟两人,顾兰卿从记忆开始,吃穿无不精细,身边的丫鬟婆子直到最后顾兰卿也没记清,那时候顾兰卿最大的苦恼就是想吃桂花糕的时候母亲总是拦着她,除此之外,再无烦恼。

那日,她正在母亲房内跟着奶娘分针线,一边听着五岁的弟弟昂着脖子给母亲背书,正在弟弟背书的时候外间一阵混乱,突然有丫鬟跑进来仓皇说道:“夫人,不好了,有官兵闯进来了。”

顾兰卿还记得那时候自己惊讶,官兵来自己家干什么,可是还没等自己弄明白,就听见外面纷乱的喊叫声,母亲勃然变色,将弟弟抱起来,奶娘也抱着自己跟着母亲出去,就见一队官兵冲了进来,母亲身边的嬷嬷厉声喝道:“尔等何人,安敢闯进官家后院!”

顾兰卿至今记得为首那个官兵阴冷的眼睛,盯着母亲一众人等道:“户部侍郎顾柯,犯贪墨案,圣上明旨,抄家入狱。”

母亲厉声道:“荒唐,我家老爷向来为官清明,何至贪墨,既说明旨,圣旨何在!”

这时便有几个官员从院门口进来,手里捧着的赫然是明黄圣旨,顾兰卿彼时已是吓傻了,只能惶惶然随着众人跪下,听着那人不知念了什么一通,就听见身边的丫鬟婆子放声悲泣,顾兰卿仓皇挣脱了奶娘,爬到了母亲身边,抓住了母亲的胳膊,弟弟懵懂的眼睛仰头看着自己。

接着,就是不停的拉扯,尖叫和喝骂,母亲死死的拽着自己和弟弟,可是后来抵不过军士的大力,将哭喊的嘶哑的弟弟拽开了母亲的怀抱,母亲颤抖着嘶叫,一边抱着自己一边跑向弟弟那边,却被人拦下,顾兰卿害怕的躲在母亲怀里,后来她们进到了一个阴凉的牢房,再后来她们就到了四方院,那时候母亲告诉自己,她是官奴了。

 


顾兰卿微微摇头,如今在四方院待着不过一年,赶上有买家要挑选奴婢,还是常妈妈将自己推了出来,言说自己识字,那管家模样的人问了自己几句,就定下了,今日便要随那管家走了。

那管家带着自己还有两个小丫鬟上了一个马车,三个小姑娘彼此看了看,都默不作声,一路马车嘚嘚的走着,摇的顾兰卿都要睡着了,车帘突然被拉开,光线倏地传进来,顾兰卿睁开眼转头看过去,那管家道:“到了,都下来罢。”

几个女孩子都利落的下了马车,那管家看着她们下车便转身向里面走去,顾兰卿抱着包袱低着头跟着管家向里面走,半点不敢四处的打量,她牢记常妈妈告诉她的话,主家最忌讳四处张望的奴才。

顾兰卿只看着脚下的路,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却不是青砖地,偌大的院子又不是青砖的地,想来应该是个庄子。一路上只听见几个人的脚步声,顾兰卿只知道走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身后的人她也不清楚,不过俱都安静的走着,没人说一句话。

走到一方院子,管家停下了,道:“你们现在这里等着。”说着就抬脚向前走去,顾兰卿用眼角看了看旁边,似乎这个院子还有别人,都站在那里,耳朵听见管家正在和别人说话,接着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我知道了。”

管家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顾兰卿身边的女孩子惊慌的呼了一声,想来不知为何一直带着她们走路的管家没了身影,随即又发现没人说话,连忙噤声低下头,这时候有个仆妇走到她们身边道:“都站到那边去。”

顾兰卿抬头,见是个打扮很是朴素的仆妇,梳着妇人的头,样子很是干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原来中间的场地已经站了三排的人,她们应该是最后一排。顾兰卿连忙走过去,找到地方站定。

刚刚在走向人群的时候,顾兰卿余光就看见在众人的面前,面对着她们站着一个妇人打扮的女人,忖度着年纪,应该是个嬷嬷一类的人。

待到都站定之后,之前对她们说话的那个仆妇来到上面的嬷嬷身边,将一个名册拿在手里,对她们说道:“我点到名字的,就上前来,问什么话,你们答出来就是了。”

顾兰卿急忙跟着众人希希落落的说了“是。”

接着,那仆妇就开始念名字,顾兰卿支耳听着,原来就是问问会做些什么。站着等了一会儿就轮到了顾兰卿,顾兰卿连忙上前站到众人前面去,照着学过的礼跪下,上首的那个仆妇问道:“可是顾兰卿?”

顾兰卿低头道:“奴婢正是。”

“今年多大?”

“八岁了。”

“可会些什么?”

“会做些针线,打扫打扫屋子。”顾兰卿回道,想起常妈妈告诉她的话,她虽曾是官家小姐,还是守拙为上,不要事事出头。

那仆妇问题点点头,刚要叫下个人,就听见旁边那个从头到尾都未说话的嬷嬷道:“你可识字?”

顾兰卿讶异的抬头看了看那个嬷嬷,意识到自己逾矩,连忙低头道:“认得几个字。”那仆妇闻听此话,便又在册子上写了些东西,便让顾兰卿回去了。

随后各人便都分到了各自的屋子里,顾兰卿和另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分到了一间小小的房舍,屋子里靠墙打了一个炕,两人睡开倒也宽敞一点,余下的只一个柜子和一个桌子,还余两个凳子。领进来的丫鬟说道:“你们两个就住在这里,床铺和衣裳一会儿就送过来了,你们先歇一歇。”

说罢回身要走,顾兰卿连忙道谢道:“多谢这位姐姐了。”

那丫鬟回身看了看顾兰卿,只笑了笑就走了。

于是只剩下了顾兰卿和另个小姑娘,二人大眼对小眼了一会儿,那个小姑娘率先一笑道:“我叫珍珠,沈珍珠,你叫什么。”

顾兰卿也笑了笑说道:“我叫顾兰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