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生有牵挂

生有牵挂

小王子的玫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出生便惨遭遗弃的云轻寒,到被迫替嫁,生活开始一转之下。本就不幸福的人生再起波澜,王爷夫君的冷漠寡淡,到后来被残忍的抛弃,云轻寒彻底生无可恋。后来她摘下佩戴已久的面具,从此抛弃那个真性情的形象,哀莫大过于心死,往后人生她再不为任何人停留。

主角:云轻寒,轩辕赤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轻寒,轩辕赤 的武侠仙侠小说《生有牵挂》,由网络作家“小王子的玫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出生便惨遭遗弃的云轻寒,到被迫替嫁,生活开始一转之下。本就不幸福的人生再起波澜,王爷夫君的冷漠寡淡,到后来被残忍的抛弃,云轻寒彻底生无可恋。后来她摘下佩戴已久的面具,从此抛弃那个真性情的形象,哀莫大过于心死,往后人生她再不为任何人停留。

《生有牵挂》精彩片段

云轻寒从小就很羡慕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父亲和母亲陪伴在身边,而她只有毓婆婆。在她的记忆里,从小就是和毓婆婆两个人一起生活。

毓婆婆人很好,可是从来不提她的父母,即使这样,云轻寒也冥冥之中总是感觉自己好像曾经有过一对很疼爱很疼爱她的父母亲。

可是他们是谁,在哪里,她根本就没有一星儿半点记忆。也许这一切都是她太渴望父母之爱,在脑海里杜撰出来的也说不定,每到此时,她都会自嘲的笑笑。

犹记得七岁那年,一位看起来很仙风道骨的白须老人,来到正在村头玩耍的她身旁。“小丫头,资质不错,做我的徒儿如何?”

白须老人一脸的慈祥,目光中带着点点笑意,好像对她这副小身板极度满意。

她急忙用手捂在自己胸前,天知道她的前胸比马路还平坦。警惕地盯着对面的老人家,慢慢的后退,只要跑进村子里就安全了。

“小丫头,我教你一身功夫,以后你便可逢凶化吉,你可愿意?”白须老人站在原地,仍旧一脸的祥和。

云轻寒面容紧绷,如履薄冰,步步后退。

见她如此,白须老人轻叹一声,悲天悯人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飘然离去,小轻寒被他这一眼瞅得莫名其妙。

见那个陌生的老头走了,云轻寒用力拍拍根本不存在的小胸脯,赶紧的溜回村里。万一刚才那个老头只是故意藏起来,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再冒出来,把她抓走就麻烦了。

岁月悠悠,一晃又过了七年,云轻寒已经十四岁了,已经出落成山村里最美的姑娘。虽然穿着村庄里最低劣的的麻布粗衣,一身的气质却显得格外出众,不过她的容貌只是中等。

这种的样貌扔在人堆里,绝对再也找不到,可能连扔她进去的人,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

“毓婆婆,阿寒也不小了,不如就让她嫁给我家铁蛋算了。”同村的祝家阿婆第二十八次向毓婆婆提起这事。

她就不明白,这个毓家阿婆为什么这么固执,云轻寒长相又不出彩,不嫁她孙子铁蛋,还能嫁个王爷啊!

“小寒还小,这事以后再说。”毓婆婆在心里叹息,希望她的婚事,她自己能做得了主。

又是这套说词,每次毓婆婆都如是说,祝家阿婆心下不乐意,要不是看铁蛋执意跟在云轻寒后面,乐不思蜀。她才不会来讨这老脸呢!

切,他家的孙女又不是天仙,还拿上乔了,祝家阿婆一撇嘴,一拧身子回家了。

毓婆婆根本没在意她的态度,其实她倒是十分愿意云轻寒能够嫁给铁蛋,这两个孩子两小无猜,也算青梅竹马。

山村的日子虽然清苦,却充实自在,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婆婆,我回来喽!”云轻寒拎着一篮子青草,快乐得像只小鹿,那一双剪水秋瞳般的眸子里带着点点欢喜和亲切。

这双眸子是云轻寒身上最出彩的地方,配上平庸的鼻子脸蛋,多多少少有点委屈了这双明亮眼睛。


“喂过鹅,就来吃饭吧!”毓婆婆站起身回屋去端饭,云轻寒听话地去喂鹅。

从她记事起,她的生活就这样,院子里养了几只鹅,早上婆婆教她读书识字,学累了就会跑出去玩。

将近中午的时候,云轻寒和毓婆婆坐在屋里唯一一张木桌前吃午餐。午餐很简单,也很绿色天然,都是自家小园里种的。

“小寒,婆婆要出去几天,你自己在家看家,要多经点心。”毓婆婆这几天总是觉得心事不宁,吃过饭后,她对云轻寒说。

“嗯,那婆婆要早点回来。”村子里的人都很仆实,留下云轻寒一个人,也不会出什么事。

毓婆婆笑着点点头,向外走去,云轻寒追出院外,“婆婆,回来时要记得给我带几本书回来。”

对于这个要求,毓婆婆很爽快地应下,目送婆婆的身影消失在村头,云轻寒也乐呵呵地回家。

知道了毓婆婆没在家,铁蛋自荐来给她做伴,每次来的时候,手里都端着他妈妈做的饭菜,云轻寒正好不愿意做饭,也乐得接受。

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毓婆婆才回来,风尘仆仆的,看上去好像一直在忙着赶路。

“婆婆。”云轻寒像小燕一样扑到毓婆婆怀里,这半个月,她很想婆婆呢!

“快去给婆婆打水,我要洗洗脸。”毓婆婆怜爱地抚着她的头发,见她去打水,眼里不觉间已染上些许忧愁。

“轻寒,你怎么成了花脸猫了?”铁蛋正好拎着一盒饭从院外进来,就看到云轻寒有点扁塌的鼻尖上,沾了好多灰尘。

云轻寒哈哈笑起来,“铁蛋,婆婆回来了。”

叫铁蛋的男孩,听到婆婆回来一点也不高兴,反而有点希望她别回来。

他把饭放到院中的青石板上,就回家了。

自从婆婆回来后,云轻寒感觉到她脸上的笑容少了很多,可是每次问她怎么了,她都说没事。

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婆婆不说,她便不再追问。

又过了快到一个月,有一天,婆婆突然对她说,“小寒,我们搬家吧!”

云轻寒诧异地叫出声,“婆婆,为什么要搬啊?我们在这住的不是好好的吗?”

“婆婆想了这么多天,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决定带你离开这里。”毓婆婆用手指梳着她肩上柔顺的黑亮长发,眼中是满满的疼惜和怜爱。

看到她这么慈祥的眼神,云轻寒恍忽了一下,婆婆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呢!

“婆婆喜欢,那我们就搬吧!”她银铃般的笑声,飞出窗外,虽然她有些舍不得村子里的人,可是她更离不开婆婆。

毓婆婆见她答应,自己也不知道搬家是对是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谁也无法预料未来的事。

翌日,云轻寒早早的起来,把自己养的鹅都赶到铁蛋家,反正她要走了,喂鹅的青草有一半是铁蛋的功劳,这些鹅留给铁蛋做纪念好了。

听到她要走,铁蛋拉住她的手不放,“轻寒,住得好好的,别走啊!”

云轻寒看着他不舍的小样,心里也是一片凄然,可是她不能没有婆婆,“铁蛋,等以后你去看我啊!”


毓婆婆过来叫云轻寒了,“小寒,我们该赶路了。”

被婆婆拽着离开了小村庄,走出老远还能听到铁蛋嘶心裂肺的呼喊,云轻寒努嘴,这孩子可以去当男高音。

不过,男高音是什么?她怎么会突然蹦出来这个词。咳,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远远的,三匹马迎面奔来,卷起一地黄沙,到了她们身前,也不减马势,一路飞奔而过。

早就被毓婆婆扯到一边的云轻寒,在飞扬的尘土里被呛得直咳嗽,半天才顺过气。

“婆婆,这些人怎么这么没礼貌,见路边有人,也不知道慢点。”马匹跑远了,云轻寒回头已经看不到他们。

没得到婆婆的回答,她这才看见婆婆望着那三人消失的方向出神,又好像突然一凛,急急的道,“小寒,我们快走。”

见婆婆面色有变,云轻寒急忙跟上婆婆的脚步,一溜烟的小跑起来。

可是婆婆还是嫌慢,一把抱起她,飞快的掠向前方。见婆婆的脚好像没沾到地,云轻寒啊的一声捂住嘴巴,原来婆婆是个高手。

从来没有人和她提这些,可是她一看到婆婆现在的模样,就蹦出来婆婆是武林高手这个想法。

婆婆带着她一路急行,傍晚的时候,她们也没进城里,只是在野地里笼了一堆火,因为是夏天,也不觉得冷。

嗒嗒嗒,是马匹奔跑的声响,毓婆婆马上熄了还在燃着的火堆。身子也绷得如一张弓,好像随时准备射击。云轻寒在一边倒是睡得香甜,这一天的奔波,虽然不用自己出力奔跑,也累得两腿无力至极。

听了半天,马匹根本没向这边来,声音渐渐远去,她身上的肌肉才松懈下来。

就在她也准备闭上眼睛歇一会时,她发现已经有人到了她四周。“谁?”她一边堆醒云轻寒,一边喝问。

“毓婆婆。”月光下,站着两名男子。一名四十一二岁,身上一股雄厚的气息扑面而来,在他的左手侧,站着一名二十三四的青年男子。

被认出了身份,毓婆婆也不否认,“让开。”

那名男子冷笑,“你走吧,把小姐留下。”

“胡说什么,这是我的孙女。”毓婆婆紧张地看着云轻寒,他们是怎么找到她们的?

云轻寒刚被推醒,心里有点发懵,乍一见这两名男子,还以为是她们碰到打劫的了。

目光触到云轻寒的脸,那名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从宽大的衣袖中掏出一卷画轴,唰地打开,借着月光,目光在云轻寒和画轴间开始比对。

半晌,对着右面的男子点了点头。

“二小姐,我奉命前来接你回府。”青年男子,一脸倨傲地对着云清寒做了个请的手势。

云清寒这下是彻底懵了,“你们认错人了。”她走到毓婆婆身前,不打算理这两个人,第一直觉,就对这两个人没什么好感。

“不承认吗?”青年男子把手中的画像递给云轻寒,明亮的月光下,她清楚地看到画纸上的人是她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