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宰辅庶女的乡下致富路

宰辅庶女的乡下致富路

城渊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晚晚说一不二的性格,竟然也遭到了仇恨,被特工一针试剂见了阎王。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居然魂穿古代,成了宰辅庶女。开局便是凶神恶煞的婆母与小姑,还未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的林晚晚,就这样被赶到了乡下,与她同行的还有原主的这一大家子。

主角:林晚晚,白璟辰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晚晚,白璟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宰辅庶女的乡下致富路》,由网络作家“城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晚晚说一不二的性格,竟然也遭到了仇恨,被特工一针试剂见了阎王。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居然魂穿古代,成了宰辅庶女。开局便是凶神恶煞的婆母与小姑,还未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的林晚晚,就这样被赶到了乡下,与她同行的还有原主的这一大家子。

《宰辅庶女的乡下致富路》精彩片段

“哼,我还以为主家下来的人,能多有体面,就连几个枣子也要偷!”

张王氏站在自家的篱笆门前,抱着肩膀,鄙夷的看着面前两眼空洞无神,被一巴掌打成呆子的林晚晚。

刚刚一巴掌打下去,她以为林晚晚会还手,特意后退了两步,现在看她只是在那里呆立着,心里越发有了底气。

蹭蹭上前几步,推了一把:“说你们呢!装什么聋子!现下眼看就入了冬,谁家不就那么几口吃食!有娘养没娘教的下贱货,怪不得整个将军府都跟着你倒了霉!”

林晚晚的耳朵里传来“倒了霉”三个字,脑袋轰的一声如同响了个炸雷,方才回过神。

眼前是个穿着粗布麻衣,一脸尖酸刻薄的古代妇人,她再慢慢的转过头,看到周围许多围在这里看热闹的人,穿着打扮,大相径庭。

她......穿越了???

林晚晚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起来,后退了一步,眼神中透出浓浓的惊恐,就在上一秒,薇薇安还在她耳边冷笑着说,仁慈的人上不了天堂,只能下地狱。

下一秒,她就到这里来了?

她应该是死了的。

林晚晚心里很清楚,薇薇安不是什么在动手前叨逼叨的那种无脑反派,她是当局最顶级的特工,在自己的研究院蛰伏了八年,一直到那根针管扎进脖子的时候,她才露出真面目。

那冰凉凉的感觉,是C25吧,几乎用不上五秒钟,她就会立刻死亡的。

林晚晚的了解,是因为那个试剂,就是她的产品。

“她王婶儿啊,这丫头,别是被你打傻了吧。”站在人群当中,一个带着粗布围裙,端着簸箕的老妇人觉得林晚晚不太对劲儿

她神色担忧:“都说她身体一向不好,你这一巴掌要是给打死了,那可就背了人命了!”

打?

林晚晚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到了那位老妇人,听着她的话,方才感觉到左颊火辣辣的疼,没猜错的话,自己应该是挨了一耳光。

她心底的火立刻就窜了上来,活了这么多年,就连父母都不曾动过她一个手指头,这老女人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打她?

林晚晚上前一步,挥手一巴掌就打了回去,清脆利落的耳光声让周围的窃窃私语顿时安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林晚晚的头猛的一疼,涌进了许多不曾属于她的记忆。

自小在宰相府受的虐打。

被迫定下与人为妾的亲事。

为迎合天象被逼嫁入的将军府。

成亲当日传报战死前线的丈夫。

因丈夫战败被迁怒的秦姨娘一房。

赶至乡下整整已经两天没有吃饭的婆媳和小姑。

这些事情如同一场老旧的电影,模糊又快速的在林晚晚脑海里掠过,她猛的提起一口气,压下那颗几乎要跳出胸膛的心。

她确实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倒霉庶女身上。

而且一来就要收拾她的烂摊子。

不过林晚晚一向不是个纠结的人,既来之则安之,回到未来报仇雪恨这个事儿暂且放下,她现在要面对的,是愣了两秒钟,尖叫着扑过来的张王氏。

她扑过来的一瞬间,林晚晚立即向旁边侧了一步,然后暗搓搓的伸出了一只脚,张王氏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哎呦她婶子!”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呼,刚刚说话的老妇人忙放下簸箕,上来把张王氏扶起来:“你没事儿吧!”

“进门就克死自家男人的下贱货!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敢跟老娘动手!”张王氏已经气昏了头,一把推开老妇人,又冲林晚晚扑过去。

林晚晚再后退,正好余光看到手边不知是谁家放了一碗水,立刻抓起来泼了出去。

对面马上就安静了。

林晚晚冷冷的看着对方:“冷静下来了吗?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在来和我说话。”

“汪!汪汪!”

对面的张王氏没有了动静,但是林晚晚的脚边,响起了一阵狗叫,她皱了皱眉头,循声看过去,这才发觉,自己拿着的,是人家喂狗的水碗。

“闭嘴!大黄!”人群里走出一个青壮男子,快速跑到那只狗身边,迅速的拉一下狗绳。

这么彪悍的人,还是不要招惹了。

林晚晚看了看手里的碗,又给放了回去,随口说道:“不好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

给狗道歉......这是个什么操作!

这一碗水,让张王氏冷静了下来,也让林晚晚简单的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张王氏家里有一棵枣树,摘下来的枣子,晒了许多在门口,偏偏不知道被谁抓了一把。

有人说,庄子里就来了她们这一户外人,不是她们还能有谁。

又有人说像是看见抓了枣子的人跑回了秦姨娘家,张王氏这才上来理论。

林晚晚往身后看了看,并没有找到记忆里丈夫的生母秦姨娘,很明显,自己被推出来顶罪了。

“好,那咱们就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好好掰扯掰扯!”张王氏似乎是看出自己没什么便宜可讨,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掐着腰,指着自家的院子:“我好好的枣子晾在那里,你家乱来偷,难道还不许我要回去吗?”

看她能好好说话了,林晚晚随意的拍了拍手上的水:“你既然说是我家偷的,有什么证据吗?”

“有人看见了!”张王氏扯着脖子喊了一句。

谁声大谁有理吗?

林晚晚扫视了一圈众人:“有吗?”

人群里鸦雀无声,压根就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张王氏气不过,指了指人群里一个又瘦又小的孩子:“石老二!刚才是不是你说你看见了?”

这石老二是个傻子,不管谁问什么都回答是,这十里八乡都知道。

刚刚来扶张王氏的老妇人可能是丢不起这个人,自己默默的摇了摇头,端起簸箕,头也不回的回家了。

“是。”

石老二怔怔的回答了一句。

人群里稀稀落落传来几句笑声。

林晚晚勾了勾嘴角:“石老二,是不是张王氏,教你这么说的?”

石老二看向林晚晚。

村里没有这么好看的姑娘。

他嘿嘿傻笑了两声,连连点头。

“是!”


林晚晚挑眉,看向张王氏,没有说话。

准确的说,是不想废话。

张王氏一时语塞,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下不来台,只能硬着头皮,不讲理起来:“你少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教石老二说这些!你一个偷东西的贼也能强词夺理了!今天这枣子你不拿出来还给我,咱们就没完!”

二话不说,席地而坐,撒起泼来。

林晚晚觉着好笑,她蹲下身,盯着张王氏:“要不咱们报官吧。”

“好啊!”张王氏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打扫了一下身上灰:“走,谁不走谁孙子!”

林晚晚点点头,表示同意。

有问题,找警察叔叔,这不是一惯的教育理念。

“不用麻烦官老爷。”

人群后面,出现一个清亮亮的声音,林晚晚和大家一起看过去,见那里站着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看发髻,应该是还未曾出嫁。

白青青。

自己的小姑子。

林晚晚在脑海里搜寻出了这个人,心里生出些波澜来,毕竟,算是看到自己人了。

而下一秒,林晚晚就后悔了。

“我看到是林姨娘拿了婶子的枣子偷吃。”白青青仰着脸,义正言辞:“亲眼所见。”

两天没吃饭了,她还能这么有精神的污蔑自己,也是很有本事了。

林晚晚看着张王氏的表情嚣张了起来,知道今天这个贼的名声是洗刷不下去了,她只能应下来。

只可惜,他们太小看自己了。

“既然事发,我也不好在狡辩了。”林晚晚低下头,搓了搓沾满灰尘的手指,在抬起头时,目光里噙着几分笑意:“婶子知道,我家是没钱赔的,我听说张大哥至今尚未娶亲,那不如,把我妹妹就许配给张大哥吧。”

林晚晚指了指张王氏院子里的枣子:“几颗枣子,算是聘礼了。”

“你敢!”

白青青人如其名,脸色刷的青紫了起来。

林晚晚走到她身边,拍了拍白青青的肩膀:“你这么伶牙俐齿,又能大义灭亲,自然能讨好公婆,侍奉好丈夫的,对吧。”

拿人抵枣子。

这件事,是张王氏没想到的。

不过她大儿子跛着一条腿,到现在也说上媳妇,现在有人送上门来,张王氏定然不能放过,一把拉过白青青,死也不撒手:“长嫂如母!既然这么说,就这么定了!”

林晚晚笑笑,转身往家里走。

多好,皆大欢喜。

身后传来白青青杀猪一样的惨叫,走的远了,她也听不清了。

凭借记忆,林晚晚找到了自己的家,她微微仰着头,看着这个破旧的草棚子,很难想象,这就是她未来要生活的地方。

她的免战区大平层呢?她的四个机器人管家呢?她辛辛苦苦没日没夜的奋斗了十多年,最后就落得个住草棚子?

薇薇安的确一点儿人事儿都不干。

“在那儿杵着做什么!”屋子里传来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

说话没有张王氏那样中气十足,但尖酸刻薄,是一模一样的:“等着喝风就能饱了吗?”

林晚晚走进去,在最里面的一个木板子上,看到一个躺着的妇人。

那妇人皮肤很好,是个娇养的人,只可惜此刻已经饿的颧骨都凸出来了,正支起半个身子,挣扎着骂人:“眼皮子浅的蹄子,让你去寻吃的,就只会偷!”

她话说的急了,猛的咳了两声,又伸出手来:“枣子呢?快拿来给我?”

林晚晚想不通道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挨着骂还要把偷来的东西给她吃,撇了她一眼,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没有偷,没有吃的。”

她说着,自己也感觉到了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有些疼的胃。

喝风还是有用的。

“当不得半点儿事儿!”秦姨娘四处看了看,最后拿起一件破旧的衣服,朝林晚晚打了过来。

只可惜她已经饿的没什么力气了,衣服只落在了地上,林晚晚撇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原来这房子也并不是个茅草屋,里面是有些红砖的,只是零碎破旧,故此外面才罩了一层枯草来御寒。

只不过毫无用处,风一吹,就透了。

眼看着天越来越冷,要是住在这种地方,冻死和饿死,不一定哪种死法会抢先一步。

她走到外间,看了看炉子,冰凉凉的,连点儿火星都没有,外面的缸里,只有一个缸底的水,一丁点儿吃食都没有。

“青青呢!”

秦姨娘缓过来一口气,扯着嗓子问起来:“她说去找你了!你没瞧见她吗?”

“瞧见了。”林晚晚回答,她一面去看炉子旁边的东西,那个镰刀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生火用的:“反正在咱家也吃不上饭,我给她找个能吃饭的地儿。”

秦姨娘听着林晚晚的话,心里觉得纳罕,这两个人见面就不对付,现在有吃饭的地儿,林晚晚自己不去,能让她女儿白青青去?

好歹她也是在后宅斗了几十年的人了,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女儿狼嚎一样的声音:“林晚晚,我杀了你!!!”

随着声音,白青青风一样冲进了屋子,直奔林晚晚扑了过来,似乎要抓烂她的脸。

林晚晚拍了一下手上的灰,飞起一脚,生把白青青踹出了五六步,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她是个生物基因的女博士,不是军事长官。

但她是在军团里长大的。

打人这件事,算是半个内行。

白青青被一脚踹在了肚子上,立刻疼的没有了声音,卷缩成一团,哎呦了起来。

林晚晚走过去,蹲下来,一把掐住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白青青,你要是再敢跟我动手动脚,别说我送你去一个永远都不用着吃饭的地儿。”

林晚晚眼中的杀意弥漫开,她一向是一个说一不二,从不废话的人,对于质疑她的人,她最擅长的,就是一阵试剂送上西天。

现在她自己被试剂送到这里来,就已经很不爽了,不要再接二连三的,挑战她的底线!

白青青被吓住,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林晚晚松开了手,刚站起来,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白嫂子在家吗?”


“不在!”

林晚晚心里饿的正烦,随口就回答了一句。

但是立马就觉得不对劲儿起来。

白嫂子......

大约是在叫她吧。

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儿,转身走了出去。

院子栅栏外面,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皮肤黝黑,看上去有些老实,他手里提着一个纸包,有点儿局促的站在那里。

林晚晚想了想,也没想起这个人是谁,就直接问:“你是谁啊?”

“啊?”刘石没想到林晚晚不记得他了,忙回答:“我是刘石啊白嫂子,你们前天来的时候,我在门口接的你们。”

林晚晚转了转眼睛,她确实是没有印象了,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她也不能一一记住,索性就算了:“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你们已经断了几天的粮食了......”刘石抓了抓头,把手里的纸包递了过来:“这里有两个饼子,你先拿去吧。”

林晚晚走过去,把纸包接过来打开,里面确实是两个还有些温热的饼子,带着轻微的香气,这让林晚晚越发的饿了。

可她林晚晚,从来不受嗟来之食。

除非饿的不行了。

“多谢你,刘大哥。”林晚晚抬起头,想给人家一个感激的微笑,可惜长期当局的压力之下,她已经很多年都不大会发自内心的笑了,最后只能点点头:“等我们过了难关,我定加倍还你。”

“没......没事......”

刘石摆摆手,急慌慌的就跑了,连看都不敢多看林晚晚一眼。

好像是做了贼一样。

可能是......林晚晚想起自己的身世:寡妇门前,是非多吧。

好死不死的,成了个寡妇。

越想越憋屈,林晚晚就暂时不去想这些,等回到屋子里,白青青已经走进房间,和秦姨娘正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秦姨娘看见李晚晚,一双眼睛,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样:“看看你干的好事!我青青是名门贵女!岂能由你做主,嫁给一个跛子!!!”

“谁又不是名门贵女呢。”林晚晚头也不抬:“我是林相的庶女,她是威北将军的庶女,说起来,我的门第还高一些,可不是一样在这里忍饥挨饿?”

她心不在焉的回怼秦姨娘,打开纸包,把里面的一个饼子拿了出来。

床上的两个人看到,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白青青甚至已经要过来抢,但是被林晚晚一个眼神给逼了回去。

她拿出一个饼子,掰了三份,一份略大一点的给了秦姨娘,剩下的,和白青青分着吃了。

咬下去一口,林晚晚就愣住了,这东西远没有闻着那么香,而且很粗糙,往下咽都十分艰难,她只能抻着脖子强迫自己吃下去。

她得活下去才行。

“没了!”白青青把那块都塞到嘴里,伸出手,含糊不清的说道:“再给我一块。”

真是,名门贵女呢。

“没有了。”林晚晚把剩下的那个收进怀里,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白青青。

白青青指了指林晚晚:“那不是还有一块。”

“这一块什么时候吃,要看能不能找到别的吃食。”林晚晚把手里的那块塞到嘴里,背过身去,用力的咽了下去,起身去厨房找水:“如果能找到别的吃食,这块就明天吃,要是找不到,就只能两天以后,维持到饿不死为止。”

白青青气的干瞪眼睛,但也没有别的办法,秦姨娘不忍心看女儿挨饿,就把自己剩的递了过去,白青青撇了一眼:“姨娘自己吃吧!”

说罢,掉头出去了。

林晚晚绕着院子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干净的真的吓人,一丁点儿能吃的东西都没有,主屋后面有一口井,勉强能提上来些水,林晚晚拎了两趟,累的就直不起腰了。

不过她没想到,旁边还有一个柴房,满心欢喜的打开,看能不能找到点儿有用的东西,结果真的就只是柴房。

除了木头,就是枯草,什么都没有。

林晚晚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而且这里的环境特别不好,四处都有乱飞的小虫,直往身上撞,林晚晚在脖子上拍死了一个,手无意间刮到了怀里的一个物件。

不是那个饼,那个饼已经被她藏在了主屋后面一块破砖下面。

她在怀里掏了掏,抓住了一个红布袋,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一个圆圆的玉佩,上面的文字,林晚晚不太认识。

她存有原主的记忆,这个玉佩,是原主母亲死前留给她的,林晚晚闭上眼睛,让自己凝神回忆当时的情况。

那个时候她还太小,记忆很多都是模糊的,只能隐约记得,母亲身上都是血,她挣扎着把这东西塞到自己手里,虚弱说一定要留好,千万千万。

被赶出将军府的时候,秦姨娘一房被上下搜了身,一两将军府的银子都不能带出去,好在林晚晚极少说话,这块玉佩是她含在嘴里才躲过了搜查的,原主那样懦弱胆小的性格,还敢铤而走险,可见这东西的珍贵了。

她反复摩挲了一下,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为了母亲,她也要好好活下去,找到回去的办法。

她收好玉佩,从柴房出来,随手拎了一个破筐往外走,正好看到院子里的白青青。

白青青见她这副模样,问道:“干什么去?”

“去后山碰碰运气。”林晚晚随口回答。

白青青愣了一下:“你疯了吧,后山有野狼,小心把你撕了!”

“怎么死不是死呢。”林晚晚压根就没有停下脚步,推开栅栏:“要么我喂了它,要么它喂了我!”

说罢,扬长而去。

白青青呆呆的立在院子里,觉得这个只认识了两天的林晚晚,和传言中那个一棍子打不出声的林晚晚,简直太不一样了。

这哪里是什么宰相府的庶女,这分明就是一个乡野泼妇!

比张王氏还泼妇的泼妇。

林晚晚才不管她怎么看自己,毕竟也没有那么熟,眼看着日头往西了,她加快了脚步。

可她不知道,于此同时,庄子的另外一端,一个形如枯槁的女人,正拖着木板上的一双儿女,往秦姨娘家里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