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世间一切都不平衡

世间一切都不平衡

莫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白小葵的性子沉稳了许多,可也渐渐的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说她纠结这世上到底是否存在爱情,比如说她的思想开始变得极端,人也乖戾阴沉起来……后来她听从好友的建议,去看了心理医生,也是那一次,她发现了自己的心也是会跳动的,遇见顾秒的开始!

主角:白小葵,顾秒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小葵,顾秒 的武侠仙侠小说《世间一切都不平衡》,由网络作家“莫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白小葵的性子沉稳了许多,可也渐渐的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说她纠结这世上到底是否存在爱情,比如说她的思想开始变得极端,人也乖戾阴沉起来……后来她听从好友的建议,去看了心理医生,也是那一次,她发现了自己的心也是会跳动的,遇见顾秒的开始!

《世间一切都不平衡》精彩片段

雨后的清晨,屋檐还在滴着水珠。滴答滴答的落在青石板的台阶下,也许是雨水太多,这个台阶有了一个个小洞,圆圆的。

我穿着青色的人字拖,走出去买花,青石板上满是积水,碎花长裙上溅上了水渍,像一朵水仙,妖娆的开着。

天空是淡淡的水墨色,像一幅泼墨画,太阳今天应该不会出来了,没有太阳的时候总会让我莫名喜欢。不喜欢在阳光正好的时候出门,大大的太阳,让我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街上有许多孩子在街角玩耍,男生女生围成一圈,玩着游戏。一直以来很羡慕那些孩子,有一个纯真的童年,欢乐且无忧无虑。或者过家家、或者捉迷藏、或者跳皮筋欢笑声总是荡漾在每个角落。小的时候我经常拿着洋娃娃站在门前,看着同龄人跳皮筋从早晨跳到中午,午饭过后又跳到傍晚。夕阳透过树梢洒在她们溢满笑容的脸上。

那种感觉即使很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楚的记得:就是你站在人群中,所有的欢笑都与你无关的无力感。无论你怎样努力你都不能走近,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所有的人都像是无意中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墙,走不进,寻不到入口。

花店老板是个年龄和我相仿的男孩,喜欢穿着蓝色与白色相间的格子衫,只有周末和假期可以看到他,一边上学一边经营花店,并不以盈利为目的。

我要的花在第二个花店的第三个柜台上,清清淡淡的白色绽开了一小朵。我付过钱,抱着花准备出门。太阳出来了。绕过那些云,透过毫无遮挡能力的玻璃照在我的脸上。

我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下眼睛,花盆却瞬间掉在了地上。绽开的那朵叫不出名字的花,歪歪斜斜的躺在那里,周围是碎裂的花盆,和黑色的泥土。

他过来帮我收拾,拿一个新的花盆,把花与泥土一并装好,花盆割伤了他的手,血汩汩的流出来。我却没有道歉,没有询问,拿过花,紧紧抱着,没有抬头,不紧不慢的走出了花店。

临走前,扭头又看了看他,阳光照在身上,温暖而充满亲和力。他轻轻牵动嘴角,送给我一个宛如三月暖阳的微笑。

我回馈着这个微笑,阳光温暖了街道。

我叫白小葵,买花是从7岁养成的习惯,自从妈妈去世之后我便周转于一个又一个的花店买花,只是最近才固定在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这里让我无由来的放松。

我常常会陷入无爱的恐慌中,那些漫长的夜像没有尽头的洞口,一直走,一直走,却永远见不到光,于是我去寻找各种寄托的途径,我领养过很多猫,我买很多的花,只是那些都一个个的离我远去了。

有的时候越是想要寻找寄托,越找不到寄托。

 


在我关门的时候惊动了沉睡的黑猫,她跑着过来咬住了我的裙角。

它是在某个夜晚我放学回家的路上遇见的,当时的夜很黑,在路灯旁的角落看到了它,眼睛发着幽幽的光,它随我走了许多条胡同,一直到家门口,在我准备进门的时候,它咬住了我的裙角,眼睛看着我,却没有流浪猫的那种乞求,只是一种交流的眼神。

那时,我什么都没有考虑就把它抱了起来,尽管它的毛脏脏的。

确切的说,它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我抱起黑猫,把手里的花放在桌子上。桌子上已经摆了许多个小花盆了。在那些花死去后,花盆被我收集起来。花盆是各种稀奇古怪的样子,哆啦A梦,张着嘴的猫,倾斜的房子,倒着的彩虹把花盆放在阳光里,亮亮的琉璃,没有了花之后似乎这些花盆也有了生气,每天在阳光下闪闪的。

黑猫又睡着了,呼噜很大声。它似乎一直极度嗜睡,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在睡着。

“小葵,你的心理医生来了,我让他去你房间还是你下来?”我刚刚从书架拿下来一本小说,女人的声音就响起了,她的声音细致而柔弱,拉长了诉说像一支走了调的歌。

“哦,知道了,我马上下楼。”我迅速的换好拖鞋,踢踢踏踏的跑下楼。

爸爸在楼下看报,见我下来,放下报纸对我说:“这是你杨泉阿姨给你找的新的心理医生,她特意给你找了个年纪相仿的,你们可以更好的沟通。”

“恩。”我冲心理医生笑笑,“你好,我叫白小葵。”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顾秒,他穿着蓝色的套头衫,清秀的面容,以及具有亲和力的微笑。

他给了我一个浅浅的礼节性的微笑,但是这个微笑看起来却很真诚。

咱们进休息室给她治疗吧,然后转身带着他走过去。我跟在后面,他低着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你不是不喜欢微笑吗,刚刚那个笑容还蛮温暖的吗。”

我当时一怔,错愕一闪而过,抬头又送给他一个更加明媚的微笑。

女人简单的寒暄几句就离开了,顾秒做在环形的沙发上以一种绝对慵懒的姿势作者。

“开始治疗吧

他显然有些惊讶我的配合,在沙发坐着,微笑的看着我,说:“你没有病,治疗什么?”然后伸了伸懒腰,说:“我好困,先睡了两小时之后叫我。到时候就说治疗完了。”

没等我说话,他就躺在沙发上睡了。

既然没有治疗我也没有必要陪他做样子。我决定出门,上楼去找我的黑猫,它现在应该没有在睡觉。在我转动门把手的时候,他抬起头用手比划着说:“嘘,别出去。咱们要造成治疗的假象,如果你希望下次换心理医生来研究你的话,那就出去。”说完又躺下了。

这是我见过最不靠谱的医生。

 


这个屋子有个大大的落地窗,里面是爸爸的书房,外面算是休息室。窗帘是米黄色的,是那个女人喜欢的浅色系,阳台上摆着三色堇,向着太阳灼灼的开放。她喜欢把整个屋子都布置的暖洋洋的样子,似乎为了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觉得她很温暖美好一样。

他在沙发上安睡,静静地,像个婴儿。

黑猫,不会这么睡,它的呼噜会很大声。

我曾经想,自己睡觉也许像黑猫一样。可是今天我希望我像他一样。

尽管他的微笑很具有亲和力,尽管我愿意从心底送给他一个微笑,还是会很不喜欢他。他是那个女人请来研究我的,这样的研究与科学研究室的小白鼠无异。我不喜欢被放在阳光下,赤裸裸的解剖。

“哦,好困啊。”他伸了个懒腰,然后坐了起来。

我从阳台方向走过来,刚刚我在阳台那摆弄着那个女人的三色堇,她的花开的那样放肆。我拿剪刀帮她修剪了下,把花剪掉。因为那些花奔放的开着,像在招摇,在嘲笑。像那个女人的样子。

“你干嘛把它们剪下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做标本吗?”他继续自顾自的说。

我没有理他,为什么要理他呢,我只不过是被他研究的对象,所以不用对他礼貌。金钱关系而已,那个女人给他钱了。他的笑也许是假的,因为钱。

世界上有许多东西都是假的,爱情,友情,亲情,笑容。所有的东西都是出于目的性的,就像此时他的笑容一样。他对我笑并不是因为喜欢我,而仅仅是因为他收了那个女人的钱。

“时间到了,咱们出去吧。出去之后别说咱们什么都没有聊。”他弯下身子,把那些花的脑袋捡起来,放在我的手上“这个可以做标本,很好看的。”

我没有说话,没有伸手接住那些花,他的手放在半空中,上面紫色与深紫色的花心的三色堇,在他的手上毫无生气的躺着,没有了根,也就失去了骄傲的资本。

“不好意思,这些花我送给我好吗?回头我会送您一些我自己嫁接的花。”他的笑容,完美的看不出破绽。

“小葵,怎么样?”爸爸招呼我过去,我坐在爸爸旁边的沙发上,冲着他撒娇,“这个医生好,下次还让他来好不好?”我看了眼阿姨,他在和医生小声的说着什么。

打开电视机,我和爸爸开始看电视。喜欢动画片,那里很简单的思维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我先走了”他和阿姨爸爸道别,伸手冲我扬了扬手里的三色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