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假夫妻真谈情

假夫妻真谈情

墨子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赶快把自己嫁出去,好堵住悠悠之口,童颜随便找了个志同道合的男人。厉成洲为了成全恩师的心愿,急于找个妻子,不论美丑胖瘦,只要品性过得去就行……两个人一拍即合,合作结为夫妻,没想到最终居然假戏真做,成就了一段好姻缘。

主角:童颜,厉成洲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颜,厉成洲 的武侠仙侠小说《假夫妻真谈情》,由网络作家“墨子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赶快把自己嫁出去,好堵住悠悠之口,童颜随便找了个志同道合的男人。厉成洲为了成全恩师的心愿,急于找个妻子,不论美丑胖瘦,只要品性过得去就行……两个人一拍即合,合作结为夫妻,没想到最终居然假戏真做,成就了一段好姻缘。

《假夫妻真谈情》精彩片段

“你就是——童颜,童小姐?”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上,“相亲也能迟到这么久,是不是不太礼貌?不过,看在童小姐长得——这么漂亮的份儿上,我原谅童小姐了。”

童颜到咖啡厅的时候只迟到了五分钟。

刚坐下,就听到男人阴阳怪气且自以为幽默的话。

她尴尬的将头发撩到耳后,大方得体的解释了一句,“对不起,下班的时候有个文件赶着交。”

“没事,童小姐跟我在一起以后,我会负责在生活上好好照顾童小姐,我们赵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是家教比较严格,像这种不遵守时间的事情一般是不允许发生的,如果下次童小姐跟我回家见家长还迟到的话,我妈可能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儿媳妇儿。”

童颜更尴尬了,不知道脸上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毕竟这只是她跟这个相亲对象第一次见面。

这个男人名叫赵文新,三十一岁,是一位中学教师,是她在百合上交友认识的,两人做过简单的交流,交换了照片,其他没有多聊,然后便直接约了时间出来见面。

他跟照片有比较大的出入,戴着眼镜,消瘦的两颊看上去似乎比实际年龄要老上许多,身材也过于瘦小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身高似乎也没有资料上的175公分,目测肩膀的高度,顶多跟一六八穿着平底单鞋的自己差不多。

不过纵使本人跟之前资料上的出入过大,童颜依旧是尽量保持着微笑,点头淡笑,“赵先生说这话还太早了,我们还是先互相了解一下再谈其他。”

她的婚姻,不需要帅哥美男,只要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就行。

赵文新有一种有一种奇怪的优越感,盯着童颜漂亮的小脸看了好一会儿:“你要喝什么?我可以请你。”

童颜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没有过分的客气拒绝,她下班到现在一点儿东西也没吃,然而刚开始翻开菜单就见赵文新有些紧张的盯着菜单看,吞咽着口水。

他的异常童颜自然有些感觉得到,抬眼看了他一眼,最后将菜单阖上,推递过去给他,“你来点吧,我只要一杯奶茶。”

闻言,对面的人似乎一下有些放松了下来,直接便按了服务铃。

“服务员,一杯热奶茶。”

说着又转过头去问了下童颜,“要热的吧?”

童颜点点头,“对,热的。”

服务员点头,拿笔记下,再抬头看着赵文新。

男人没再说话,也不再看那服务员,转过头去看着童颜,消瘦的脸上就连带着笑也看上去很苍老。

童颜有些愣住,看看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服务员。

服务员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赵文新接下去再点东西,略有些尴尬的开口问道:“先生,请问还要点些别的吗?”

赵文新转头看了服务员一眼:“请给我一杯白开水,其他不需要了,谢谢。”

童颜一愣,有些说不上来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

服务员被雷得有些外焦里嫩,看着赵文新不死心的又问了句,“您好,您是说只要一杯热奶茶?”

“还有一杯白开水。”赵文新皱着眉提醒她。

那服务员抽搐的扯了扯嘴角,最后只能尴尬的点头请他稍等,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着童颜,那表情像是有些同情。

虽然被他这样的行为有些‘震惊’到,童颜还是尽量脸上保持着微笑。

对面的赵文新似乎对童颜印象不错:“童小姐是做什么的?”

“只是一般公司的职员。”童颜淡笑着回应,具体并不打算跟他多说。

“一个月工资多少?”

“不多,大概能糊口。”

“嗯,我的工资杂七杂八加起来有个五六千,你们女孩子确实不需要赚钱什么,男人工作就行了。”男人点点头,开始絮絮叨叨的自我介绍起来,“我的条件你也看到了,有大把的女孩子想嫁给我这种事业编的男人,我家里人口也不多,有父母需要赡养,你嫁给我以后就不用在外面工作了,我的工资养你绰绰有余,你就需要在家里照顾公婆,相夫教子,做做家务就行。对了,我们家已经买了一套婚房,房子上不能写你的名字,要是以后你给我生了个儿子,可以把儿子的名字加上。”

童颜听得脑子嗡嗡的疼。

这算是她第一次相亲,原本就对婚姻不抱太大的期待,要不是为了外婆,她也不会着急把自己嫁出去。

但眼前这个男人的言行举止,还是让她有些难以置信。

看着他,她皱了皱眉,开门见山的问:“你介意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吗?”

闻言,坐在对面喝水的赵文新被水狠狠呛了一下,直接用手擦了擦嘴:“童小姐,你脑子没坏掉吧?这么快就要跟我结婚?”

童颜眉头越皱越紧,忽视他的动作,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你介意我们这样直接马上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吗?”

她不要麻烦,既然只是婚姻无关于任何其他,那么直接领证便是最终目的。

“我要考虑一下。”赵文新有些懵了,挠了挠头,“这事我还得问问我妈的想法,不过,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生不出孩子?还是怎么?这么恨嫁?我家就我一个儿子,你要是生不出孩子,我妈是肯定不会答应我们结婚的。”

听到这儿,童颜已经完全不想再待下去了,提起包包就准备走。

“对不起,赵先生,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

赵文新赶紧站起来,有些舍不得这么漂亮的童颜,“喂,你就这么走了?”

童颜停住脚步,冷着眼回头看他,“赵先生难道愿意答应跟我这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结婚了?”

赵文新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局促道,“童小姐,奶茶15块,我们相亲没相上,这个奶茶的钱,你得自己出吧?”


童颜愣了好一会儿,扯了扯嘴角,心里涌起一股无力的感觉,付了钱转过身朝门口过去。

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在网上寻找相亲的对象。

赵文新的事情过去之后,童颜直接就注销了站上的账户,找了一家正规的婚姻介绍所报名,然后开始相亲寻找那个能第二天就跟她去民政局领证结婚的人。

下班时间到,童颜将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收拾了下,准备下班。

今晚她还有个相亲,得回去一趟,按外婆说的,至少得换件衣服化个妆。

她一周相看了八个男人,如果再没有找到合适的,她已经开始考虑把下周的量加大一倍。

所有同事都说她疯了,为了嫁人无所不用其极。

一个女人,何必恨嫁到这种地步呢。

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如果再找不到那个能第二天带她去民政局结婚的男人,就要来不及了。

见她要走,一旁另一个办公桌的张玲也提着包站起身来:“我也回去,一起走吧。”

童颜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办公室。

到公司楼下大门口的时候,平时话并不多的张玲看着童颜说道:“找一个能明天就跟你去领证的男人并不难,但是结婚之后能陪你过一辈子的男人太不易。”

童颜转过头看她,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张姐。”

张玲轻叹声,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着急着结婚,但是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千万别草率,今天见面明天领证的男人也许可能给你婚姻,但是他给不了你感情。”

童颜只是淡笑,嘴角带着苦涩,心底无声的低喃,她要的从来不是感情。

看着她,张玲忍不住说道:“童颜,其实,你知道顾总他对你——”

听得出她想要将什么,童颜直接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打断她的话,说道:“张姐,我跟陆总只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再进一步也只是学长跟学妹的关系,没有其他!”

张姐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轻叹的摇了摇头。

......

回到家的时候,外婆还在穿着那红色的小布袋,穿一个可以得二分钱,她每天都要坚持穿一千个。

将手中的包放到沙发上,童颜有些无奈的说道:“外婆,你眼睛不好,别再弄这些了。”

其实她们并不缺钱,童颜的外婆之前是一名中学教师,现在就是退休了之后每个月还可以拿到三千多的退休金,加上童颜有自己的工作,两个人生活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钱。

童颜的外婆推了推鼻梁上的老人眼镜,说道:“没事,反正每天在家里也无聊,弄几个带带。”

说着放下手中的竹签,抬手看了看标,再抬头看着童颜说道:“小颜,快去换件衣服洗个脸,刚才你隔壁的顾奶奶说了,约了那男孩晚上7点,在咖啡厅里等你。”

童颜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

说着拿过包进了自己的房间。

将包往床上一扔,整个人有些无力的躺着,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打起精神开衣柜找衣服。

待童颜依约到达上岛咖啡的时候,那个同她相亲的男人已经到了,正坐正了身子似乎在想什么。

“扣扣。”

童颜伸手敲了敲桌面,唤回那人的注意力。

男人抬头,黑浓的眉毛下面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睛,正脸偏瘦却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刚毅,单从外表上看,是一个极出色的男人。

男人盯着童颜,开口问道:“童小姐?”

收回目光,童颜点点头,将手中的包放到一旁,在他对面坐下,看着他开口问道:“厉成洲?”

男人点点头,看着童颜问道:“吃过了吗?”

“我吃过了,我喝咖啡就好。”自从上次赵文新的事情之后,童颜可不敢多要别的,虽然并不太喜欢和咖啡,但是相比起那一大杯的奶茶,将咖啡喝完会比较容易些。

男人点头,没再多问,直接按了服务铃,不过除了咖啡之外,男人还点了份干果拼盘。

这家咖啡厅的效率还不错,没一会儿就把童颜点的咖啡和那干果拼盘给送过来了。

给咖啡倒了砂糖,端起轻啜饮了口,重新放下,童颜抬眼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今天这个男人跟她之前相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太过安静。

厉成洲看着她,只淡淡的开口说道:“女士优先。”

“还是你先问吧,我的要求比较特殊。”

童颜倒是不介意谁先随后,只是她的要求有些特别,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这也就是她一周看了八个却一个合适的对象都没有找到的原因。

“不用,我的情况也比较特别。”男人只是淡淡的说。

童颜不再强迫他,直接问道:“你介意明天就去跟我领证结婚吗?”

这就是她相亲的唯一要求,找一个男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结婚,她可以不在乎外貌,工作或者家庭,她要的只是婚姻。

她不相信爱情,其实如果可以她根本就不想结婚,她十岁那年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拿着菜刀把爸爸砍死,然后当着她的面自杀,两个人双双倒在她的面前,从那一刻起,她根本就不相信爱情。

之所以结婚,那是因为外婆,她很清楚外婆有多么希望能看到自己结婚生子,外婆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能让她开心的事情即使自己再不愿意她也会去做,于是她选择相亲,问每一个相亲的男人能否接受在最快的速度内跟她结婚。

她要的是婚姻这个结果,恋爱什么的过程从来不是她想要的。

厉成洲盯着她看着,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的要求确实很特别。”

童颜扯了扯嘴角,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等下一句话的开口,猜测到底是接受还是拒绝,其实她想一般正常的人都应该会拒绝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男人终于开口,说道:“我离过婚,但是没有小孩,另外我的工作比较忙碌,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来陪在你的身边。”

闻言,童颜抬头看着他,这样的答案倒是有些意外。

她相过好几个,离婚的遇到过,却倒是没有遇到过这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

童颜看着他,有些试探性的问道:“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男人端过自己面前的茶喝了一口,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离过婚没有太多时间陪你,我也不介意跟你立马去领证结婚,但是明天的话恐怕不行,我我的工作暂时比较忙,明天没有空,而且需要和家里说一声,我家在外地,结婚手续办下来,差不多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童颜定定看着他的眼睛,确定他跟自己一样的认真,问道:“你跟你的前妻离婚是什么原因?暴力?”

她虽然对婚姻抱着草率的态度,但是她并不想找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做为丈夫。

更何况对面这个英俊的男人长得人高马大,身材挺拔精壮,一看就经常健身,真的动起手来,她只有挨打的份。

“我没有暴力倾向。”男人说道:“我的前妻跟我离婚是因为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

童颜点点头,似乎比她预想的还要好,没有时间陪陪在身边正是她想要的。

“只要没有暴力倾向就好,我不介意你离过婚或者没有太多时间来陪我。”

“所以你同意?”男人问她。

童颜点头:“我没有理由拒绝。”

她要婚姻,不谈及感情,而他也是如此,难得能在连续相了一周亲之后能碰到一个与自己一拍即合的人,她该好好把握。

男人点头表示同意,看着童颜似乎又想到什么,问道:“对于结婚你有什么要求?”

童颜认真想了想,问道:“你会外遇而要求离婚吗?”

如果结婚之后还要离婚,那就太麻烦了。

男人皱眉,严肃的开口,“不会,我会做到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除了不可能有太多时间陪你。”

有没有太多时间来陪自己那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或许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对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童颜了解的点头,说道:“那就没有问题了,你有吗?”

男人摇摇头,“你没有就行。”

接着两人一起简单的做了了解。

童颜知道他叫厉成洲,在一家国家研究所做高级研究主管,具体工作内容,不能透露。

今年三十三岁,家里有父母,不过并不在a市,所以两人结婚以后完全没有婆媳问题。

a市是他工作的所在地,另外在a市他自己有一套房子,位置在近市中心的地方。

听完之后童颜有种自己遇到极品的感觉,当然此极品是褒义的。

童颜也简单把自己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唯一的要求就是结婚后她要继续照顾外婆,对此厉成洲并没有意见。

关于婚礼,两人默契的一致认为从简,领个证然后约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认个人就算礼成。

待一切事情全都谈妥之后,两人一起出了咖啡厅,厉成洲是开着一辆高级吉普过来的,礼貌的问童颜去哪,他可以送她过去。

童颜原本想拒绝的,但是一想既然是已经相对眼了,下个月便要跟他领证的,今天带他回去见下奶奶也不错,于是便点头告诉了他地址。

在车上,童颜告诉他说想让他给奶奶见一面,厉成洲想了想点头并没有反对,车子经过小区外的水果摊的时候,他说要下车去买个水果篮。

童颜拦着他说不用,但是他坚持,说是礼数问题。

当两人提着水果篮上去的时候,着实把童颜的外婆吓了一跳,她没想到童颜这刚才才出门,现在就能带个男的回来,跟大街上捡来似的。

不过盼孙女婿盼了好些年的外婆吓到归吓到,缓过神来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乐见其成的,于是乎很热情的放下手中的袋子就要进厨房煮面给他吃。

厉成洲客气的拒绝,却拗不过她的坚持,最后童颜不舍得外婆辛苦,自己主动进了厨房下面。

厉成洲陪着外婆在客厅里坐着,外婆跟他讲了好些童颜的事情,最后在童颜出来之前拉过厉成洲的手拍了拍,说童颜是个苦孩子,让他以后好好待童颜。

回去的时候童颜送他下来,两人虽然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但是到底才刚认识,一路下来两人显得有些沉默和尴尬。

最后还是由厉成洲开口先打破尴尬,没话找话的说道:“你做的面很好吃。”

童颜轻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晚饭没吃吧。”

厉成洲尴尬的笑笑,点点头。

待送她到车子旁边,厉成洲上车前问她要了手机,按了几个键之后便听到一手机铃声在他的口袋里响起,重新将手机递还给她,说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童颜点点头应下,看着他开车离开。

待童颜再上楼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外婆坐在客厅里手上拿着一张二十多年前的照片,眼里还微微泛着泪。

照片里面是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裙的女孩,模样跟童颜有七八分的想象,那个女人正是童颜的母亲。

童颜上前将她手中的照片抽过,在外婆的旁边坐下,伸手抱了抱外婆,说道:“别看了。”

外婆抹了抹眼角,笑着说道:“我只是告诉你妈说你也要结婚了,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人。”

童颜没说话,只是将外婆拥得更紧了些。

晚上的时候童颜又做梦了,梦见当年母亲拿着菜刀将父亲砍死,然后又疯笑着用菜刀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刀,两人就这样倒在她的面前,血流了一地。

童颜从梦中惊醒,整个人有些颤抖,额头全是冷汗,伸手去按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昏暗的灯光照亮黑暗的房间。

撑坐起来曲腿抱着,牙齿紧咬着唇,十几年来她总是这样不停的重复的做着这个梦,每一次都会吓的她从梦中惊醒过来,也许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当年她的母亲跟她的父亲相爱,最初的时候父亲为了母亲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私奔出来,没多久便有了她。

只是最初的爱情被生活磨去了棱角,当初的浓情变成了生活的各种琐碎,当一家人的生活变得平淡的激不起一点水花,父亲开始找外面的女人,最后直到被母亲发现,母亲难以接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如此对她,极端的拿刀将父亲砍死最后自杀。

这一切就发生在她的眼前,爱情似乎就是一场可笑的悲剧,而她就是那悲剧下的产物。

长叹一声,习惯性的伸手抓过手机准备给现在在国外带团的陆晓晓打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