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江山荷叶雪

江山荷叶雪

黑莲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今生,究竟谁欠了谁的情!一朝穿书,辰江雪来到了自己的小说中,成为了女主人公。可意外的是,自己什么都不会,她设定的女主可是全能的,而且穿书还不够,竟然古代现代来回穿……从她穿去,男主萧迂之便一直很溺爱她,辰江雪始终以为自己是女主的替身,可直到男主萧迂之告诉她,从始至终都只有她,爱的一直是她辰江雪。

主角:辰江雪,萧迂之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辰江雪,萧迂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江山荷叶雪》,由网络作家“黑莲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今生,究竟谁欠了谁的情!一朝穿书,辰江雪来到了自己的小说中,成为了女主人公。可意外的是,自己什么都不会,她设定的女主可是全能的,而且穿书还不够,竟然古代现代来回穿……从她穿去,男主萧迂之便一直很溺爱她,辰江雪始终以为自己是女主的替身,可直到男主萧迂之告诉她,从始至终都只有她,爱的一直是她辰江雪。

《江山荷叶雪》精彩片段

祥和十四年,五月十六。

辰府后山,四面竹树环合,青树翠蔓,摇摆不停。烬潭深千尺,入水凄神寒骨,往日寂寥无人,山深鸟鸣更显幽邃。

辰江雪忽而睁开眼,发现自己不断地往下沉,有一种力量扯着自己无法动弹,她几近窒息,仅存的意念让她想起来自己应该是在睡觉。

什么回事?难道是做噩梦了?

幸好自己会游泳,她努力的向上游,发现这种窒息感越来越真实,不对,难道这是...穿越了?这等好事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真是有趣。

都要没命了,还想这个,当真是有趣。

呃...这不是第一次穿越嘛,竟然是这种感觉,可不得好好感受一下。

突然一个黑影扎了下来,辰江雪看不清他的脸,只见他抓住了她的手,一把拉了过去,抱着她的腰往上游,他在救她?

那一瞬间原主的记忆涌上心头。

辰江雪,将军府的嫡女,辰亦许的爱女,母亲因体弱多病生她之时,终是红颜薄命撒手离去,辰江雪倒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远近闻名的才女,虽然算不上风华绝代,但也是清艳明媚,辰江雪心想这么优秀的女主怎么就命运多舛呢,而自己穿过来不就是废材一个?

辰江雪倒是对自己的认知挺到位的,自己什么也不会,不像其他女主穿过来会做饭,会经商,会宫斗宅斗,精医勤书,而辰江雪为之汗颜,自己只会一点番茄鸡蛋面和为数不多的古诗词,也不知道在这里能活过几天。

“江雪,怎么样好点了吗?”辰江雪睁眼一看,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庞映入眼睑,嘴里嘟囔着穿书还能遇帅哥真不错。

“什么帅哥,我是你哥哥!”辰江南心想这孩子莫不是落水磕坏了脑袋...

辰江雪抬眼一看旁边那个更绝,墨色长袍修饰了身形,白色玉带盘在腰间,浸湿的头发贴在脸上更显得纯欲,阴鸷的眼神向看了她过来,辰江雪瞬时打了一个冷颤,难道这也是自己的哥哥?

“还不赶快叩谢锦王殿下救了你。”原来是他救了我,辰江雪瞟了一眼她哥哥,心想怎么不是哥哥救的自己,她可能不知道她一家都不会水。

等等......锦王殿下萧迂之?不是自己小说男主吗?当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辰江雪笑着叩谢,”多谢锦王殿下救命之恩。“下一句是什么?以身相许还是无以为报来着?

”无妨,之后倒是要小心一点。"

辰江雪抬头一看,只见锦王殿下的一缕秀发遮住了眼,本着强迫症犯了,随手替他掠过,当她的手碰到萧迂之的眉头时,似触电一般,突然看着自己哥哥那错愕的眼神,才意识到这是在古代,女子这般行为着实不太端庄便将手放了下来。

“放肆,江雪,赶紧跟锦王殿下赔罪。”辰江南呵声令下,惹的辰江雪实在是不快。

什么跟什么嘛,不就摸了他一下,还得赔罪?不行的话他再摸回去不就行了。

“要不锦王殿下再摸我一下就当抵消了?”辰江雪想归想倒还真说出来了,她可是在想反正是在自己的小说里没有什么可怕的。

萧迂之不曾想到这小丫头小小年纪竟这般大胆,但转念一想属实是没做出其他过分的举动不便训斥。

等她将额前的头发收拾好之后,仔细一看这丫头生的明眉皓齿,神态悠然,自带一股轻灵之气。

“你这丫头就不怕我治你个冲撞本王的罪?”萧迂之嘴角上扬,语气温柔。

“锦王殿下,您今日救了我,我感恩戴德,您的芳名可流传百世,可要是此刻治我的罪,世人又要说您心胸狭隘,您何不就此宽恕与我。”辰江雪不紧不慢的说道。

若想要治她的罪,那明天世人就要传锦王殿下心胸狭隘了。

萧迂之嘴角轻颤了一下,伶牙俐齿,这丫头实在有趣的紧。

“好一个流芳百世,就依你说的就此宽恕于你。“萧迂之看着她这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倒是想逗她一番便说道,

”那今天本王救了你的命,你该如何报答?”辰江雪倒是没有料到这锦王殿下脸皮这么厚,不用他自己也能上岸的好吧,随即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旁边那两个人相互望了一眼,这等操作是干什么?

“锦王殿下,我自知才貌疏浅,无法报答殿下,可是您要是愿意教我一点防身功夫,我倒是甘心为您效犬马之劳。师父在上,徒儿在此一拜。”说完当真拜了下去。

看着地上小丫头认真的模样,萧迂之倒是哭笑不得。

“江雪,莫要玩闹。”辰江南转身作揖,看似要向锦王殿下赔罪。

奈何辰江雪是真的想要拜锦王为师,毕竟要想在这儿活得久,还得需要有点东西傍身,毕竟锦王殿下的身份在那摆着。

“收了你这徒儿,我的王府不得闹翻天?”

辰江雪眼睛眨了眨,带了点无辜,倒是也不怕,“那您这意思就是说,我只要不把王府闹翻天,您就认了我这个徒儿了。”

“......"萧迂之被这丫头将了一道,现在说什么也得认,不过......

”哦耶,多谢师父,徒儿先回去梳妆换衣。“说完起身往前走去,别问她为什么知道自己的闺阁在哪里,她也不知道,只想赶紧脱离那个修罗场而已。

留下萧迂之和辰江南面面相觑,萧迂之倒是觉得这丫头说不定去了还能给王府增添一抹不一样的风景。


辰府庄严气派,几里一处水榭,鹧鸪鸟飞在水中央以待时机捕食,放眼望去,池中遍布山荷叶花,薄如蝉翼,透如玉碧,雨附之上,如在空翔,花中蕊,美人泪。

辰江雪沿着水榭走了几许时辰,忽而一小丫鬟着急忙慌叫喊,“小姐,您去哪了,奴婢找了您半天,您要是出事怎么办?”

这丫鬟梳着花髻,一头碧发之下的眼睛干净清澈,许是着急找她,眼角泛红,那樱唇紧紧的抿在了一起,到最后还是自己的婢女秋意找到自己,辰江雪若无其事的说道,“我没事,就是附近转了转,我裙裳湿了,帮我换下吧。”

秋意紧蹙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扶着辰江雪回了暖阁,辰江雪沐浴清洗,梳妆打扮之后,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自己这般模样,双瞳剪水,肌肤流玉,睫毛轻颤,如仙子飞舞,果真算得上是”秀色空绝世,馨香为谁传“。

大厅之中,威武大将军辰亦许听说自己的爱女落水,马不停蹄的赶来,却发现厅内多了两个人,定眼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长子和锦王殿下,心里顾不着疑惑,急忙向锦王殿下行礼,

“不知锦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萧迂之缓缓说道,“将军无须多礼。”

“爹,江雪落了水,是锦王殿下救的她。”辰江南忙向自己的父亲说明。

“此等大恩,老臣在此叩谢殿下。”说着辰亦许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萧迂之:这......这一家人怎么这么喜欢动不动就跪呢?

“将军不必客气,令爱没有伤着就好。”

这时只见少女身穿碧绿的翠烟衫,披着翠水薄烟纱,轻盈着微步,轻纱之下皓腕将折内里。萧迂之把玩着手中的玉佩,眼里有些不明的意味,这丫头着实让人惊喜。

“爹爹,女儿没事,多亏了师父救我。”辰江雪闻声赶来。

“师父?你......说的是殿下?”辰亦许差点惊掉了下巴,认殿下做师父,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这孩子是不是傻,谁不知锦王殿下阴晴不定,脾气不好。

辰江雪睁着无辜的大眼道,“是啊,爹爹,一会儿女儿就收拾收拾去王府。”

“不行,这实在是不妥,殿下身份尊贵,你不便去叨扰。”

“无妨,我既然答应了她,就让她去吧,我还要流芳百世呢~”萧迂之眼里充满笑意,向辰江雪看了过去。

这男人真是记仇,句句不离流芳百世!不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吗......

“爹爹,师父都这样说了,就让我去吧,好不好?”辰江雪一撒娇,她那老爹怎能受得了,再一看锦王殿下那态度,不让也不行,索性多给这孩子交代几句,免得去了受苦。

“既然殿下都应允了,你就去吧,不过一会儿和你祖母和两位姨娘告个别吧。”祖母自己是知道的,也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道礼佛的老太太,自娘亲走后对自己不闻不问,也足够狠心。

两位姨娘?辰江雪心想自己笔下明明只有一位李姨娘,何来另一位?难道是自己的到来剧情发生了改变,自己可得会会那位多出来的姨娘。

于是在面子上给足了父亲肯定,“是,爹爹,女儿这就跟您去。“

辰江雪刚抬脚迈出几步忽而想起什么事,便又折回轻启微唇道,”女儿心想,把师父一人放这儿,实非待客之道,不如委屈师父和我们一同前去?“

这丫头又在打什么主意?萧迂之转念一想大概是她要说什么东西需要自己在场为她撑腰,想着便起身附和,”嗯。“

辰亦许和辰江南也摸不清自己家这一位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硬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殿下也是,小丫头片子说什么他都应......


静堂寂静无聊,檀香四处飘散,很快,一应人等都到了老太太住的静堂,只见那老太太手里撺着一串佛珠,双目紧闭,听到了屋外的声响才睁开了眼睛。

身边的老嬷嬷见势扶起了老太太,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这老太太倒是一点儿也不含糊俯身说道,”老身见过锦王殿下。“

”不必客气。“萧迂之面不改色淡声应了一句。

辰江雪微微撇了撇嘴,这人说起话来真是一套一套的王爷腔。

两位姨娘竟也是不懂事的主,姗姗来迟,辰江雪一回首,那李姨娘后边跟着的想必就是另一位姨娘了,倒也是个美人儿,身穿紫色绣着蔷薇花的碧霞罗裙,发髻斜插一支琉璃钗,眸含春水顾盼生姿,还真有点面比花娇,口若含朱丹的感觉。

在姨娘们行礼之后,辰江雪倒是知道自己的礼仪也不能丢掉,便俯身请安,

”江雪给祖母请安,拜见两位姨娘。“

”哎呦,江雪,听说你今天落水了,可把姨娘我可吓坏了,就是说要去看看你,想着你没事就好。“

辰江雪心里冷哼一声,可不就是你动的手,还虚情假意。

”多谢姨娘关心,我一点事都没有。“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姨娘脸上的笑瞬间收敛了起来,这速度堪称变脸啊。

”江雪,你没事吧,我给你熬了点姜汤一会儿喝罢暖暖身子。“那位美人儿说着就搭在了我的手上,天可怜见那模样连辰江雪都忍不住心动。

”行了,没事就行,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成何体统。“老太太厉声呵斥下,众人便失了声。

”祖母~姐姐今天似乎不是专程来跟您请安的,可是还有别的话说?“老太太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貌似比辰江雪小的丫头,说话有些阴阳怪气。

既然叫姐姐,莫不是李姨娘生的女儿辰江玉,因着李姨娘是妾的缘故,她的一双儿女自小跟着祖母长大,大概是这时候辰江雪那个四弟辰江风还在国子监做功课没有回来。

”三妹妹说的是,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和祖母说一声我已经拜锦王殿下为师。您也看见锦王殿下也在,从今以后他就是我辰江雪的师父。“

老太太震惊的望向自己的儿子,见辰亦许重重的点头也没再追问。

倒是辰江玉瞳孔一震,不解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萧迂之身上,”殿下真收了姐姐做徒儿,这让别人怎么说?“

”我的徒弟自有我自己教导,不劳别人操心。“萧迂之似乎被辰江玉问的这一句笑到,唇角微微勾起。

看见萧迂之这么护短,老太太轻声叹气,“也罢,去了不要给殿下平添是非,安分守己最好。”

呵,安分守己本就不是形容辰江雪的词,这个时候应该和李姨娘算一笔帐了。

“对了,姨娘,你落在后山的帕子估计是忘了拿,我刚好捡到。”辰江雪说着拿出一方绣着精致蝴蝶的帕子。

李姨娘一看面容失色,连忙解释道,“怎么会是我的帕子?莫不是弄错了?”

“我已问过知晓的下人,这难道不是姨娘绣的蝴蝶?”

”将军,母亲,这这......我冤枉啊。“李姨娘吓的跪在了地上。

辰江雪瞥了一眼萧迂之,见他默不作声继续说道,”姨娘在害怕什么,莫不是这帕子和我落水有关?“

”也是巧,这帕子偏偏落在了我落水之处。“

”将军,我是去过后山,但没有推江雪啊,实在是冤枉。“李姨娘泪眼婆娑的看着辰亦许。

”姨娘承认去过后山了?算了,要不是师父救了我,我这条命估计就交代在后山了,我命苦啊。“

辰江雪又一次提到萧迂之,他坐在一旁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辰亦许咬牙切齿的说,”你糊涂啊,小雪是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你千不该万不该对她动歪心思,“

”将军,我没有...没有啊。“李姨娘哭的梨花带雨,那模样让辰亦许看了有些许心疼。

”来人,把李姨娘带下去禁足半年抄写经书。“老太太这时候站了出来。

”这.....要不就三个月吧。“辰亦许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许是带些怜求的语气,那李姨娘终是青梅竹马,他下不了狠手。

”爹爹,您看着办,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和师父回王府了。“辰江雪到最后还是给自己的父亲留了一点情面。

从静堂出来之后,辰江雪回了自己的西苑整理东西,见秋意手里端着一碗姜汤问道,“那个美人儿送的?”

“啊?”秋意疑惑的眨了眨眼说道,“这是金姨娘为您熬的姜汤。“

辰江雪随口又问了一句,”这金姨娘是什么时候来的?“

”小姐,您忘了?金姨娘,原名金晚晚,是将军从战场上带回来的。“

听了秋意的回忆,辰江雪恍然大悟,这等美人,怪不得自己那不值钱的父亲自打从战场上救了这位,就力排众议纳为了姨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