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顾总你认错人了

顾总你认错人了

黑眼圈患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寻找当年意外丢失的二宝,宋知非胆大包天的住进了前夫的家。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直接打入敌人内部。听说顾宴洲对那抛弃了他们父子两的前妻恨之入骨……宋知非这一次无异于是羊入虎口,无法脱身了。

主角:宋知非,顾宴洲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知非,顾宴洲 的武侠仙侠小说《顾总你认错人了》,由网络作家“黑眼圈患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寻找当年意外丢失的二宝,宋知非胆大包天的住进了前夫的家。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直接打入敌人内部。听说顾宴洲对那抛弃了他们父子两的前妻恨之入骨……宋知非这一次无异于是羊入虎口,无法脱身了。

《顾总你认错人了》精彩片段

“宝宝很健康,已经37周了,后面要注意羊水情况,宝宝的爹地怎么没有陪同过来?”

宋知非抚摸着肚子,轻柔笑道:“他今天有事,谢谢沈医生。”

从检查室出来,宋知非走了一段路,便觉腰酸的厉害。

在走廊找到一排靠椅坐下,正打算歇一歇,一道温.软的女声突然传过来。

“宴洲,你丢下知非陪我产检,她不会生气吗?”

宴洲?

宋知非浑身一震,猛地扭头看去。

身后的门诊室房门虚掩,透过门缝,一道高大熟悉的身影蓦地撞入眼底。

宋知非眼前一黑,几乎喘不上气。

怎么会?

她和顾宴洲同床共枕三年,他不可能这样对待自己!

男人迟迟不开口,温.软的女声继续道:“你还在怪知非吗?虽然当初她算计了你,可你已经决定离婚了,就陪她演完最后一场戏,就当为咱们还未出世的孩子积福,好不好?”

算计?未出世的孩子?

顾宴洲在其他女人面前就是这么诋毁她的?当初明明是他中了药,拖着自己上了床,结婚了!

在她好不容易爱上他以后,他却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在她临产之际,决定离婚!

腹中一阵剧痛,宋知非咬紧牙关,指甲狠狠掐进肉里,强迫自己留下。

她要亲耳听到顾宴洲的回答!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冷嗤一声,冷漠开口:“她活该。”

宋知非只觉脑子一阵轰鸣,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扎到地下。

顾宴洲的声音,她不会认错。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外面一阵混乱,萧梦澜收起录音机,满意笑开。

她千挑万选找来一个背影跟顾宴洲有九分相似的男人,加上剪辑过的录音,便将宋知非踢出局。

顾宴洲只能是她的!

产房外一阵混乱,医生进进出出,难闻的血腥味弥漫在产房外。

不知过了多久,医生抱着一对双胞胎匆匆出来,交给护士。

萧梦澜将人拦住,一脸慌张:“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产妇大出血,情况很危险,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萧梦澜眼底闪过惊喜,压低嗓音,一副无法接受的模样:“医生,我求求你把人交给我,我认识顶级的产科医生,他们一定能救活我妹妹的。求求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妹妹去死......”

“不行,产妇这种情况下不能转院。”

“你要害死我妹妹吗!”萧梦澜猛地拔高声音,“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找人爆光你们医院,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医生气愤之余,只能放人离开。

让人拖着半死不活的宋知非离开医院,萧梦澜抱着双胞胎前往顾家。

刚走到半途,数辆汽车将她围住,男人从车内迈步而出。

他身着剪裁得体的墨色西装,身姿笔挺修长,抬头间,冷厉的眉眼便折射出令人胆寒的凌厉。

萧梦澜迎过去,为难开口:“宴洲,我刚刚遇到知非了,她......她在医院遇到了那个男人,激动之下动了胎气......”

顾宴洲周身气场骤冷,极力压抑着怒火。

萧梦澜暗喜,继续添油加醋:“孩子早产生下来了,我原本想劝她回来,谁料她连孩子都不要,直接跟那个男人跑了。”

“还说......还说死都不要跟你在一起。”

顾宴洲嗓音森冷:“她在哪?”

萧梦澜心底微慌,要是让他找过去,那她刚刚说的话岂不是都要被揭穿了。

她眼睛一转,眉头微蹙道:“我也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可能......啊!”

话还没说完,一双冰冷的手突然掐上她脖颈。

顾宴洲双眸落在她身上,杀意浮现。

“敢骗我?”

阴鹜的话音落在萧梦澜耳畔,如同丧钟敲响,吓得她涕泗横流,当场尖叫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与此同时,强烈的妒恨在心底蔓延而出。

凭什么!凭什么那贱人能得到他的爱,哪怕听到她跟别的男人私奔,也要去追回来,她今天,必须死!

顾宴洲失去耐性,掐着她脖颈的指尖收紧......

“先生,查到夫人的位置了,就在......”

手下匆匆赶到,还未说完,顾宴洲已经消失在跟前。

车子堪堪停在一个破旧的仓库外,顾宴洲快步冲进门。

偌大的仓库里空无一人,只有地上一滩猩红的血迹,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

顾宴洲双目赤红,捏紧颤抖的手指狠狠砸向墙面......

......

七年后。

云山机场国际出口,一对年轻男女推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男人身穿浅灰色西装,戴着无边金丝框眼睛,浑身上下透着温和。他身边的女人着一身浅蓝色长裙,乌黑的头发烫成大.波浪垂在身后,双眼微阖,看起来慵懒又随意。

“你真不考虑去唐氏上班?”唐时卿扭头看向宋知非,不死心的问道。

宋知非轻笑摇头:“不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她这次回来,只为了找回她的两个孩子。

唐时卿叹了口气,转移话题:“小风呢?”

宋知非闻言,神色温和了几分:“他提前两天回来参加儿童跆拳道比赛了。”

当初她被萧梦澜的人带离医院,随便丢进一个破仓库,那人临时起意,竟想对一个产妇施暴,她挣扎之下浑身被捅了好几刀,就连脸上也未能幸免。

本以为自己难逃一劫,幸好唐时卿及时赶到,将她救走,到半路才发现,她的肚子里竟还有一个。

正说着,宋知非视线一转,忽然看到人群里站着道眼熟的背影。

“小风?”

宋知非快步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小风是来给妈咪接机吗,真棒!”

小奶包蓦地僵住,低垂着小脑袋,迟迟没有转过身。

“怎么不说话,是比赛没拿到奖吗?没关系,这次不行,我们还有下次。”

见他沉默,宋知非握住他的小手拉着人转过身,不等看清他的脸,小奶包便一头撞进她怀里,脑袋埋进她的颈窝,轻轻蹭了蹭。

宋知非心头发软,好笑道:“才两天没见,就那么想妈咪了?”

唐时卿也跟着走过来,伸手去捏小奶包脸蛋:“小小年纪,得失心那么......嘶。”

话还没说完,小奶包面上突然浮现强烈的排斥,扭头照着他的手重重咬下去,疼的唐时卿猛地倒抽口凉气。

松开唐时卿后,小奶包又迅速将脸埋起来。

宋知非脸色微变:“宋南风,谁教你胡乱咬人的?”

小奶包被她训斥,没有说话,只是双手却将她抱的更紧,后背不自觉僵着。

宋知非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小风性格开朗,平时更是喜欢黏在唐时卿身边,怎么会张口咬他?

还没等宋知非想明白,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顾北归。”

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刹那间如同惊雷劈进宋知非脑海里,连带出无数噩梦在眼前浮现,她身体僵在原地,脸上血色霎时尽褪。


宋知非想过无数种和顾宴洲重逢的画面,但万万没想到,会如此突然。

她抱着顾北归,如提线木偶般缓缓转身。

顾宴洲站在不远处,一身烟灰色西装,腰部收窄,两条腿修长笔直,线条优越,乍一眼看去俨然是个贵气公子,然而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却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

视线从宋知非面上扫过,顾宴洲眸底骤然涌起肆意的戾气,短短一瞬便消失不见。

很快,视线停在顾北归身上。

“过来。”他淡声说。

宋知非意识到什么,脑袋“嗡”的一声,立刻将小奶包从怀里拉出来,终于看清他的脸。

尽管轮廓和宋南风有几分相似,但宋南风五官似她,面前这小奶包的五官却几乎和顾宴洲一模一样。

这不是小风!

他、他是......她的另外两个孩子之一......

小奶包睁着水亮的黑眸,视线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渴求。

宋知非心脏骤然一紧,正要开口。

“顾北归,别让我说第二遍。”顾宴洲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北归满脸抗拒的往宋知非怀里挤了挤,黑黝黝的眼眸直视着顾宴洲,显然不愿意听他的。

顾宴洲眉头轻蹙,阔步上前伸手一把抱走顾北归,后者立马在他怀里拼命挣扎,甚至气得憋红了脸。

顾宴洲嗓音淬冰:“再闹就去面壁思过。”

顾北归闻言,整个人像是被按下暂停键,他安静的趴在顾宴洲怀里,回头看着宋知非,眼底泄出两分委屈。

宋知非心疼不已,下意识上前:“他只是想......”

“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陌生人来插手。”顾宴洲冷冷截断她话头,带着顾北归转身离开。

宋知非心头被重重一刺,整个人迅速冷静下来。

当初她被毁容,事后做了修复,现在的模样和以往大相径庭,顾宴洲认不出她正常。

宋知非眼睁睁看着孩子被带走,指尖死死嵌进掌心,努力压制着翻涌的情绪。

唐时卿走到她身边,震惊道:“那孩子是?”

宋知非迟迟没作声,好半晌过去才茫然抬头:“你说什么?”

唐时卿若有所思看着她片刻,摇头道:“没事,先回家吧。”

一路上,宋知非始终心不在焉。

住处是唐时卿数月前便帮忙找好的,回到住处,宋知非才勉强收敛思绪。

推开房门,宋知非正要往里走,一道暗影突然从旁边弹射出来,直直往她怀里冲。

“妈咪!”

宋知非张手抱住他,唇角浮现笑意:“这两天有没有想妈咪?”

“当然有。”怀里的人迫不及待抬头,露出一张软糯白净的小脸,一双黑漆漆的大眼里盛满了笑意。

宋南风掰着手指数:“我每天早中晚都会想你哦,对啦,我这次比赛拿到了冠军,奖金都给妈咪买衣服。”

“那唐叔叔有没有?”唐时卿笑着逗趣。

宋南风皱皱眉,嫌弃道:“唐叔叔,你作为一个男人,居然还要跟女人抢,羞羞哦。”

唐时卿笑意不变,继续道:“小风说的有道理,那你作为小孩子,每天去上学也是应该的,正好你学籍我也办好了,明天开始,就去学校吧。”

宋南风闻言色变,当即抱住宋知非胳膊开始摇:“妈咪,可不可以不去呀?”

他拖长音调,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

宋知非被他晃得心里发软,但还是坚定立场:“不行。”

宋南风垮下脸,表情明显黯然。

颓丧半天后,他勉强点头道:“好吧。”

唐时卿在京城还有事,订了下午的机票离开,宋知非记挂着顾北归,让小风在客厅看电视,自己则进书房开始查找和顾氏相关的资料。

输入关键字,屏幕里很快出现数篇关于顾氏的报道。

宋知非一一看过,目光忽而定住。

——【顾氏夫人携情夫私奔,丢夫弃子!】

——【宋知非疑似私奔途中遭遇不幸身亡,令人唏嘘!】

宋知非眸光微沉,点开标题一目十行扫过,里面全是各种捏造的证据和照片,评论区里更是骂声一片。

“哇靠,这女的真不要脸,居然丢下孩子不管!”

“大快人心,这种奸夫婬妇早就该死了,活到现在真是便宜他们!”

“恶心,死了都浪费土地!”

尖锐的话语如同银针扎进眼里,刺破宋知非压抑已久的情绪。

憎恨、怨怼、愤怒......如同落地生根的藤蔓,迅速攀缠住心扉,她凉凉笑开,原来这就是他们给自己安排的结局。

突然,电脑里跳出一则新闻。

——【顾氏总裁顾宴洲或好事将近,萧大影后苦等七年终尝所愿?】

里面的配图是个女人往顾家走的画面,宋知非眼睛一扫,正是萧梦澜。

文章里还附着萧梦澜微博截图,是她三天前发的自拍,但身后落地窗里明显倒映出一道男人的背影,再加上她配的“我愿意”这句话,几乎是官宣无疑。

网友们的评论多半都在祝福和感叹。

“天哪,萧影后这是终于打动顾总,要嫁进豪门了?”

“七年了,萧影后能坚持这么久,绝对是真爱啊。”

“不管怎么说,这可比当初那个和男人私奔的顾太太要好多了。”

宋知非面上划过一抹冷嘲,看来萧梦澜马上就要如愿以偿了!

她的孩子,决不允许认萧梦澜当母亲!

另一边,顾宴洲带着顾北归回到家,迎面就撞上了前后脚赶到的萧梦澜。

他眉头拢起,语气里带着明显不悦:“谁让你来的?”

萧梦澜眼神微闪,笑着说:“我听说小北最近情绪好像不太稳定,就想过来看看。”

她说着,见顾北归站在顾宴洲身边神色明显不愉,便顺势伸手道:“小北看起来很不开心呀,这是怎么了?”

顾北归瞥见她动作,明显流露出厌恶,一把将她狠狠推开,躲到顾宴洲身后。

萧梦澜猝不及防,惊呼着退后半步,她眼神流露出委屈,看向顾宴洲刚想说话,却发现他已经面无表情带着人越过她离开。

“宴洲......”她追上前两步,然而很快被顾宴洲冰冷的眼神钉在原处。

顾宴洲眸色深冷,“小北不喜欢你,你以后不用再来了。”

话落,他带着顾北归离开。

萧梦澜立在原地,脸上像是被狠狠扇了一巴掌,又疼又难堪,她再也待不住,扭头冲出别墅。

回到车里,她激动的情绪渐渐平息,思绪飞快运转起来。

顾北归那小野种,从小就是自闭症,她原来是想着能得到他认可,再去接近顾宴洲肯定会更容易。

谁料那傻子压根不理会她,幸好,顾西临还是听她话的。

别墅里。

顾北归在顾宴洲怀里拼命挣扎,后者试图强力镇压,奈何他人小,再加上使出一身吃奶力气,到底是成功滑落到地上。

站稳后,他也没看顾宴洲,埋头往房间走。

顾宴洲脸色难看:“顾北归!”

小家伙充耳不闻,迈着平稳的步伐很快消失在跟前。

出去一趟,脾气倒是长不少。

顾宴洲脑海里闪过机场那道身影,眼神逐渐沉下,周身充斥着令人心悸的肃杀。

她居然,还敢回来!


次日,早八点。

宋知非停好车,扭过头看向副驾驶的昏昏欲睡的宋南风,不放心叮嘱道:“在学校要好好听课,不准欺负同学,知道没?”

宋南风抬头,眨眨惺忪的双眼,先是哀叹口气,才拖长音调答:“知道啦......妈咪再见。”

他说完,探身从后座勾过书包,推门下车。

虽然态度良好,但站在车边半天没动脚。

宋知非见状,无奈扶额:“快进去吧,放学我来接你。”

她说完启动引擎离开。

距离他们不远处,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下,车门打开,穿着校服的顾北归走出来,他像是感应到什么,下意识往宋知非方向看去。

看到车内那张熟悉的脸时,顾北归猛地一震,拔脚便往那边跑。

然而到底是慢了半拍,刚跑到车后边,宋知非的车已经开走。

他怔怔站在原地,眼底不受控的凝出一层泪意。

宋南风听到动静,扭头看向顾北归,几秒后,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这小孩长得居然和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那个他本该称作爹地的男人,不知道怎么惹妈咪生气了,害的妈咪带他远走高飞,还是有一次唐叔叔带来有关那男人消息的报纸,上面附着照片,他偷偷看了一眼,才知道爹地长什么样。

谁知隔天照片就被妈咪烧了......

宋南风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想起妈咪跟他说过,这次回国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找当年被带走的两个哥哥。

这难道就是其中一个?

他暗自思索片刻,主动上前,对顾北归笑道:“你好,我叫宋南风,你长的好像一个人哦。”

顾北归低着头,没搭理他。

宋南风毫不在意:“你刚刚有看到我妈咪吗?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妈咪?顾北归蓦地抬头,难掩震惊。

与此同时,吴管家从后面追过来,看到站在一起的两个孩子,顿时一怔。

小北少爷终于愿意交朋友了?只是这孩子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他凑过来,想要问个清楚。

“小......”

吴管家才刚起个话头,顾北归看了他一眼,突然拉起宋南风就往学校里跑。

一路跑进学校,顾北归松开手,视线紧紧盯着宋南风的脸。

宋南风半点不羞赧,自恋的摸摸脸颊,挑眉问:“怎么样,我好看吧,都是妈咪的功劳哦。”

妈咪说自己跟她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呢!

顾北归沉默。

他想问问自己还能不能见到他口中的妈咪,话涌到嘴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一旁的小朋友看到顾北归身边竟然有人,一下子蜂拥过来。

“你们快看,小哑巴居然有朋友了。”

“他不会说话,就是个怪物。”

“怪物没朋友,也没有妈妈,就是个野种。”

“还有他的朋友,长得这么好看,是个女孩子吧?哈哈哈,只有女孩子肯跟怪物一起玩......”

恶意的奚落接连砸向顾北归,他眼眸逐渐变得黝黑深重,身体发出不易察觉的微颤,却始终没有做出反应。

宋南风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话,怒火直冲脑门。

他冲到顾北归前面,指着带头的男孩反击道:“你才是怪物,也不去找面镜子照照,都快胖成猪了,还有脸出来乱叫。”

“哇,我都闻到臭味了,你家肯定是猪圈吧?”

那男孩气得面色通红,大叫一声,挥拳猛地朝宋南风扑过来:“我打死你!”

......

宋知非是在半道上接到老师电话的。

她刚接通,手机那头就传来老师严肃的声音:“宋妈妈,你孩子在学校打架,请尽快过来一趟。”

宋知非听完,当即掉头往回赶。

小风向来懂事,他刚进学校不可能主动惹事,现在和人打架,肯定是有原因。

她担心宋南风受委屈,一路紧赶慢赶找到老师办公室。

刚推开门,里面两张轮廓相似的脸同时转头看来,动作整齐的,险些让宋知非以为是眼花。

她定定神,再看过去时,心头陡然狂跳,偌大的惊喜席卷而来。

小北怎么会和小风待在一起!

宋南风看到她,眼睛“唰”的睁大,跳起来指着宋知非大声说:“看见没,这就是我们的妈妈,小北不是野种!”

顾北归看到宋知非,视线微亮,眼底带着些许忐忑。

宋知非快步走过去,一把将人抱进怀里,眼神凌厉的扫向身后的家长和孩子,声音坚定:“谁说我孩子是野种?”

几个家长面露不满,“就算我们孩子说错,那也没必要动手吧?”

“就是,你看看给我们家孩子打成什么样了。”

“今天这事儿你们不赔礼道歉没完。”

家长们吵吵嚷嚷的将孩子推出来,几个人脸上挂的彩那是半点不比顾北归他们少,甚至可以说更惨。

宋知非面色冷然:“既然知道是你们孩子嘴欠,那就别怪我们动手。”

家长们立马跟点了火的炸药似的:“你说什么胡话?打人还有理是吧,你这人怎么教育的孩子?”

“这话我也想问问你们。”宋知非半点不让:“为什么你们教育出来的孩子,会在外面口出恶言,骂别的孩子是野种。”

“没凭没据的事情,就敢乱说,而且看情况,应该是长期如此,今天这件事,就算你们想了结,我也不答应!”

她说话掷地有声,坚定的背影落进顾北归眼里,点燃了他心底的火苗。

宋南风凑到他耳边,低声问:“我妈咪帅吧?”

顾北归抿唇,重重点头。

对面的家长们被宋知非刺激的连连跳脚,甚至想冲过来动手,老师吓得忙站出来调停。

“各位,还是先带着孩子们去处理伤口吧,免得回头感染发炎。”孙老师说着,心里头则是苦不堪言。

她才第一天上班,怎么就遇到这种事。

“宋妈妈,你快带孩子们先回家吧,这件事学校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宋知非自然没有意见,她和孙老师说了一声,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

下午四点,老师办公室。

顾宴洲坐在椅子里,浑身气势凌厉迫人,黑沉的眸子锁定老师,反问道:“你说,顾北归被他妈妈带走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