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

生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周亚钧也说不清楚自己对秦唯,究竟是恨多过爱,还是爱多过恨。五年前的事情,至今也没有一个结果,他始终觉得女人有什么事情没有对自己说,是以五年后的今天,他们重逢之后,他用尽办法将她囚禁在自己身边。白天他们是上下属的关系,到了夜晚的时候,她是专属于自己的情人。

主角:周亚钧,秦唯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亚钧,秦唯 的武侠仙侠小说《白天不懂夜的黑》,由网络作家“生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亚钧也说不清楚自己对秦唯,究竟是恨多过爱,还是爱多过恨。五年前的事情,至今也没有一个结果,他始终觉得女人有什么事情没有对自己说,是以五年后的今天,他们重逢之后,他用尽办法将她囚禁在自己身边。白天他们是上下属的关系,到了夜晚的时候,她是专属于自己的情人。

《白天不懂夜的黑》精彩片段

“你今天穿包裙很好看,屁.股又圆又翘,让我很心动。”

晚上睡觉前,秦唯忽然收到了这么一条露骨的骚扰短信,而她白天上班时恰好穿着白衬衫和包臀裙,可见这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不是发错的。

“有病。”秦唯皱了皱眉,没放在心上,随手把短信删了。

快要睡过去时,手机再次传来一阵信息提示音。

她被烦得不行,打开信息一看,竟然又是不堪入目的骚扰短信。

“我想看你穿睡衣的样子……不,其实我更想脱下你的睡衣,把你从头亲到脚,全身都染上我的味道。”

“你的皮肤一定很白,像牛奶一样,只要稍微用点力,就会留下属于我的痕迹。”

这到底是谁那么变态?

秦唯气冲冲地拨了回去,电话能打通,但始终没人接听。

于是给对方回复短息:“你发错人了。”

本以为这样就能打消对方的性骚扰行为,不料那个号码回复道:“我没发错,我知道你叫秦唯,你在盛华集团上班,是总裁的秘书。对了,你别给我打电话,我不会接的。”

秦唯的怒气渐渐转为不安,背脊一阵发凉,隐约有种被人偷窥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躲在背后骚扰我算什么男人,简直就是个变态!”

“是,我承认我是个变态,不敢对你表白,只敢偷偷地想你。想你有一天躺在我身下,双腿缠着我的腰,让我用力,再用力,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

这个无耻之徒!

秦唯气得手抖,恨不得打爆对方的头:“你再敢骚扰我,我就报警了!”

发完信息后,她把对方拉黑了。

第二天一大早到公司上班,秦唯先去茶水间为上司泡咖啡。

那个骚扰男说得没错,她的上司就是盛华的总裁周亚钧。

她是周亚钧的秘书之一,主要负责一些琐碎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专门为周亚钧打杂。

不过整个集团上下,恐怕没人知道她是周亚钧的前女友,只知道三个月前周亚钧空降到总裁的位置上,对她这个秘书十分不喜。

当时秦唯还以为周亚钧会让她走人,没想到周亚钧让她留了下来,每天摆着一副冷面孔,有时候还冷不丁地羞辱她几句。

为了工作,秦唯只能忍气吞声。

秦唯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到总裁办公室。

周亚钧正盯着电脑屏幕工作,侧脸冷峻,傲慢,却又十分迷人,有种属于上位者独特的气场。

秦唯轻手轻脚地把咖啡放在了他的右手边。

周亚钧瞥了她一眼,忽然冷声讥讽道:“秦秘书,你是不是没看员工着装要求?”

“什么?”秦唯不明所以。

周亚钧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嗤笑一声,口气满是嘲讽:“好好的一件衬衫被你穿成这样,真够放浪形骸的,也不知道想勾引谁。”

秦唯低头一看,胸口的扣子不知道什么崩开了,稍微一弯腰就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衣。

“对不起,周总,我这就去整理一下。”秦唯笑容僵硬,强忍着羞愤往外走,关门时还听见周亚钧轻蔑而讥讽的笑声。

周亚钧肯定以为她想勾引他,毕竟在他心里,她就是那种无耻的女人。

秦唯躲在洗手间里整理衣服,想到这三个月来周亚钧对她的态度:轻蔑、羞辱、嘲讽,有时候还冷暴力,看她的每一个眼神都充满了鄙视。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正打算出去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拿出来一看,又是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你的胸真大,把扣子都撑开了。”

秦唯差点把手机砸进洗手盆里。

 


这个发|骚扰信息的,该不会是周亚钧吧?

秦唯盯着手机,眼前闪过那张冷峻的面孔,立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能是他。”

五年前,他们分手的时候闹得并不愉快。

周亚钧对她厌恶至极,说了很多羞辱她的话,其中有一句让她至今想起来还很难受。

他说:“秦唯,你让我恶心。”

要不是五年后因为工作重逢,想必周亚钧一辈子都不想看见她。

想起那段曾经刻苦铭心的爱恋,秦唯自嘲地笑了笑,随即又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有男朋友程谨行了,准备下个月结婚,还想着周亚钧干什么。

离开时洗手间时,秦唯突然想到一个被遗漏的细节。

她的扣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如果是在出门前,那这一路上遇见了不少人,包括在公司楼下门口和乘电梯的时候。

这样看来,还真的很难确定是谁在背后骚扰她。

快下班时,秦唯收到程谨行的短信,说他从老家回来了。

秦唯抿唇笑了笑。

上了一天的班,身心俱疲,她只想快点回去和程谨行说说话。

没想到回到公寓后,程谨行突然递给她一张孕检单:“唯唯,如烟怀孕了,是我的孩子。”

程谨行说这句话时,林如烟就站在他身边,满脸愧疚地看着秦唯。

秦唯和她当了五年的闺蜜,从大学到工作关系一直都很好,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个好闺蜜竟然怀了自己男朋友的孩子!

秦唯脸色有些发白,捏着孕检单的手轻轻颤抖着,许久才压下心中的愤怒和酸涩,故作平静地问:“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林如烟连忙摇头否认:“唯唯,你误会了,我没和谨行在一起,我……”

“你闭嘴!”秦唯一听她开口情绪就难掩激动,气愤地盯了她一眼,而后看向程谨行,“你和她什么时候上|床的?上了多少次?是不是她伺候得你很舒服?她在床上有多浪……”

“微微,你冷静点,我和如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程谨行握住秦唯的肩膀,眼神充满了内疚和不安,甚至有些闪躲:“我和她只是喝醉酒不小心才发生了关系,她没你说得那么不堪。”

看着眼前这张温和俊朗的面容,秦唯再也感觉不到半点心动,只觉得很恶心,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就在两个月前,程谨行还深情款款地向她求婚。

她答应了,带他回去见家里人,然后忙着订婚纱、订酒席、发请柬……再过一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

现在程谨行却和她的闺蜜搞在一起,还弄出一个孩子来恶心她,这叫她怎么冷静!

秦唯深深吸了一口气,忍着眼泪,一字一句道:“去流产。”

“不行。”程谨行和林如烟齐声喊了出来。

“为什么不行?”

程谨行抱住秦唯,温柔地安抚道:“微微,对不起,是我不对,都是我混账。但孩子是无辜的,何况你也知道,如烟向来身体不好,要是再去流产,恐怕以后都不能怀孕了。”

秦唯气极反笑,一把推开程谨行。

“程谨行,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让林如烟流产,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二是你我分手,把我转给你的八十万首付还回来。”

说完秦唯再也不看程谨行一眼,回到卧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了。

她呆呆地坐在床上,心里乱糟糟的,隐约还能听见卧室外面林如烟可怜兮兮的抽泣声,以及程谨行温柔无比的安慰声。

忽然觉得满心苍凉。

 


秦唯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她涂了不少遮瑕膏才把黑眼眶勉强遮住,临出门前看到程谨行和林如烟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亲昵的举动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两个月前,林如烟丢了工作,付不起房租,被房东赶了出来,求秦唯收留她一段时间。

看在好闺蜜的份上,秦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林如烟迅速搬进了她和程谨行的公寓,和程谨行称兄道弟,还说要是程谨行敢欺负秦唯,第一个不饶他。

现在……呵呵。

秦唯心里有气,走到玄关门口又特意倒了回去,对林如烟说:“今天下班回来,我不想再看见你。还有,程谨行,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怎么选择,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林如烟立刻露出可怜的表情:“唯唯,我还没找到房子……”

秦唯穿上高跟鞋就出门了。

她赶着上班,没心情听林如烟卖惨。

到公司后,在楼下的电梯口遇见了周亚钧。

周亚钧盯了她几秒钟,嘲弄道:“听说秦秘书准备和男朋友结婚了,这应该是件喜事,怎么秦秘书的脸色憔悴成这样?是不是你男朋友反悔了?”

秦唯本来就因为程谨行劈腿的事情窝了一肚子气,现在还要听周亚钧嘲讽,忍不住回击道:“我的男朋友对我非常好,也很乐意和我结婚,就不劳周总关心了。”

周亚钧当即沉下脸:“关心你?自作多情!”

像是要公报私仇似的,周亚钧在办公室把秦唯使唤得团团转,一会儿嫌咖啡苦,一会儿嫌茶水烫,或者嘲笑她笨手笨脚,眼光不好等等。

总之对秦唯各种挑刺,惹得其他助理私底下议论纷纷,都以为秦唯要被解雇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秦唯却不太想回去了。

她害怕。

害怕自己早上发的狠话没用,林如烟还赖在房子里,或者程谨行选择了林如烟,把她独自留在公寓。

她不喜欢被人抛弃。

小时候父母离婚,无论她怎么哀求,爸爸还是抛下她和妈妈,和另外一个女人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走到离公寓不远的超市门口,秦唯看见林如烟拖着行李箱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抹眼泪。

程谨行追了出来,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她。

两个人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

秦唯愣愣地站在原地,感觉浑身血流都在倒流,心口处冷透了。

昨天她还自欺欺人地以为程谨行和林如烟只是酒后冲动,想不到现实这么快就给了她一巴掌。

秦姝没有上前质问,或者说捉奸,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小姐,你想去哪里?”司机问。

秦唯心里一片茫然,公寓回不去,公司不用加班,她能去哪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