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战神王爷别追了

战神王爷别追了

早春晚冬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都知道丞相府有个草包还花痴三小姐,谁都不愿意娶回家丢脸。哪想某天,草包花痴突然转了性,亲自退婚曾经追求多年的太子殿下……转身榜上赫赫有名的战神王爷东方夜,本想着强强联合,奈何东方夜对自己动了情,后来两人纠纠缠缠,还是走到了一切。

主角:夏思竹,东方夜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思竹,东方夜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王爷别追了》,由网络作家“早春晚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知道丞相府有个草包还花痴三小姐,谁都不愿意娶回家丢脸。哪想某天,草包花痴突然转了性,亲自退婚曾经追求多年的太子殿下……转身榜上赫赫有名的战神王爷东方夜,本想着强强联合,奈何东方夜对自己动了情,后来两人纠纠缠缠,还是走到了一切。

《战神王爷别追了》精彩片段

官道上。

华丽的马车缓缓驶来,这是夜王的专属马车,除了夜王,不会有第二个人敢坐夜王的马车出行。

不远处,在逃避追杀的夏思竹就是看准了这点,没有细想便翻身跃然至前,伸手拦住了马车。

“停车!”

女子的突然出现,是的驾车的凌风不得不迫停马车。

尘土飞扬下,马车便停在了夏思竹的面前。

凌风眸光一凛,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番,眼底便闪过一抹不屑,显然,这又是一个为了见他们爷一面,不惜胆敢上前来拦马车的花痴女子。

“怎么回事?”

低哑磁性的嗓音伴随着几分愠意从车内传出。

凌风心神一凛,忙不迭的道:“爷,有个女人在拦路。”

“饶走!”带着几分不快的嗓音在车内响起。

“是!”凌风不敢耽误便要绕过去,还可没等走远,夏思竹便又拦在了车前。

凌风看着这执着的女子,有些凌乱了,“爷……”

“再绕。”

波澜不惊的嗓音停顿了片刻,才冷冷道:“她若再拦,便从她身上压过去。”

接到自家主子的命令,凌风也不犹豫,驾着马车直直的吵着夏思竹驶去。

“有一条关于你家王爷生死的消息,不知王爷不想听?”眼看马车就要撞到,夏思竹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她笃定某王爷一定会让手下停车,果然……

“停下。”

凌风又一次停下了马车,摸了把汗,幸好他驾车技术硬,要不然某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早就横尸荒野了。

一只白皙的手掀开车帘,就见一张绝美的脸出现在夏思竹的眼前。

在看见东方夜的容颜时,夏思竹有一瞬间的失神,这夜王长的还真美,只一瞬,夏思竹便恢复了清明。

东方夜拧着眉头看着夏思竹,此时的夏思竹虽狼狈,却掩盖不住夏思竹那凌厉的气势,从容不迫的心态,那双美目流光闪烁,没有惊艳痴迷贪婪。

见夏思竹并没有像其他女子一般,见到他的样貌就移不开目光,东方夜心中的冷意降了几分。

这般气质、气度、见识,怕是四国难有。

“给你次机会,若骗爷,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消息让她如此笃定他不会杀她,借此三番五次的挑衅他。

“王爷这个消息就是……”夏思竹缓缓上前,作势要告诉东方夜秘密。

见东方夜上当,夏思竹眼中闪过一丝暗芒,不等东方夜反应,下一秒夏思竹的手直接扣上东方夜的命门——

“消息就是,如果王爷不带我进城,那么王爷的小命也就没有了。”夏思竹笑着说道,离她进城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这就是你所说的关于爷生死的关系?”东方夜挑眉,一点都没有做俘虏的自觉。

“是的。”夏思竹淡定的说道。

“爷!”突如其来的逆转让凌风看傻了眼,以主子的实力居然也能被人威胁,反应过来后,凌风就欲上前。

“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要是我被吓到了,手一抖,你主子就没命了。”夏思竹笑着说道,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凌风的脸色霎那间黑了,夜王四大护卫之一的他居然被一个毛头丫头威胁了?

想到夏思竹那鬼魑般的身手,他相信,只要她想杀王爷,他一定来不及救下王爷。

“怎么样王爷,想好没?愿不愿意带我一程?”见凌风安静下来,夏思竹才勾唇说道。

她也是出于无奈,一朝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残破柔弱的身子里,浑身无力不说,还处处被人追杀,浑身上下,除了一块铁打造的令牌,什么也没有。

这已经是她逃亡的第三天了,作为在前世用一片叶子都能杀人的顶级杀手来说,这幅模样,实在是太过狼狈。

不得已,夏思竹才在官道上拦了他。

“可以。”

夏思竹说完,半晌,东方夜才半眯起了眸子,淡淡的开口道。

对于他来说,某人只是个小蚱蜢,让她蹦一蹦还是可以的。

“把这个吃下去,我就把手拿开。”见东方夜答应,夏思竹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递到了东方夜的面前。

“你可以把手放开了。”吞下药丸后东方夜冷冷的说道。

“爷你怎么给吃了。”看着夏思竹拿出药丸,凌风本想问这药丸是什么,却见自家爷问都没问,直接拿起吞了下去,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爷都吃了,他问了,还有什么用……

不过,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东方夜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凌风,没有回答。

若是连这点毒都搞不定,那么他也就真离死不远了。

他倒是该考虑,换个不那么傻的侍卫留在身边了。

凌风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怎么就忘了自家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夜王,十岁参军,如今手握兵权,在南国视他为眼中钉的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的招惹他。

只因他家主子不止手握兵权,还冷血弑杀,无论你是何人,即便是皇帝,只要惹他不快,他照样可以让皇帝不快。

想到此,凌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放心吧,只要进了城,我就会给解药给你家爷的,我不过是给自己多弄个保障而已,并没有想杀你主子的意思。”

夏思竹松开了东方夜,那药丸是她在这三天在林子里找到的药材炼制的,成效虽差,凑合着用还是可以的。

“去驾车!”

夏思竹松手好,东方夜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直接吩咐道。

坐下后的夏思竹,手不着痕迹的颤抖了一下,若是晚那么一秒,她一定会因为脱力而被抓。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手抖的那一瞬间,东方夜的目光正好落在她颤抖的手上,东方夜眼中一丝了然闪现,却没有点破。

见桌子上有点心,夏思竹毫不客气的拿起就吃,刚刚那几下,消耗了她不少的体力,她得吃点东西补回来。

看着夏思竹狼吞虎咽的样子,东方夜挑了挑眉,转动着手中的杯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幽黑的眸子,异常的深邃。

夏思竹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打量着东方夜,都说认真的人最吸引人,这话并不假。

一袭墨衣,挺拔的身形,优雅的气质,这东方夜长的本就极美,再加上那认真思考的模样,更是给他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我这么有诚意,你可以告诉我的名字了吧?”东方夜发现,他被拦车威胁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某人的名字。

闻言,夏思竹防备的看着东方夜,他不会还想秋后算账吧?

“怎么不敢告诉爷,怕报复?爷没那么阴险,不会来阴的。如果怕了,可以不说。”东方夜一眼便看出了夏思竹眼中的防备,面色顿时不悦。

“夏思竹。”

激将法,她才不会吃这一套,只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美名在外,就算她不说,以东方夜的势力一查便知,她又何必掩掩藏藏的。

东方夜眼神微眯,他怎么也没办法把眼前这个女子和那个胆小懦弱,嫉妒成性的夏思竹重合在一起。

难道她不想告诉他,她的名字,就算不想说,取个假名字骗骗他也好,何必用这个臭名远扬的名字,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东方夜,爷的名字。”既然她有意隐瞒,那么爷就不问了,回头让人查下便可。

“我知道你是夜王。”夏思竹瞥了东方夜一眼说道,真是多此一举,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又怎么会去拦他的马车。

这次,东方夜并没有回她,只是端起茶,抿了抿。

“无聊!”东方夜突然的无视,让她有些不适应。

话落,马车骤然停下来,一阵打斗声传来,东方夜眼神一暗,面色不善,有些人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夏思竹脸色一黑,不就是搭个顺风车吗,有必要这么坎坷吗?她才穿三天就遇到两次杀手,这概率她也是醉了。

难道是因为她前世是杀手,杀多了人,上天惩罚她,让她这世穿成被杀的?

听声音,来人还不少,夏思竹将车帘掀开一条小缝,就见凌风快要支持不住了。

夏思竹动了动身体,准备下车救人,却不想四周突然出现一群人,看打扮像是护卫一类人。

他们一出现,情势顿时逆转,快支持不住的凌风,似打了鸡血一般,满血复活了,杀手们节节败退。

夏思竹一脸诧异,这杀气腾腾的模样,她还以为他们是敌方的呢!有护卫浑身上下都是杀气的吗?

外面情势大好,夏思竹便放下车帘。

“外面护卫打扮的人是你的手下吧?”看着安然做在那里淡然品茶的东方夜,她似乎知道护卫们的主子了。

东方夜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夏思竹,似没有一般,继续品茶。

夏思竹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不愧是夜王,不光领兵打仗是把好手,这玩起阴谋来也毫不逊色。

有了护卫,夏思竹安心了许多,外面打的热火朝天,她在里面也吃的不亦说乎。

东方夜偶尔抬头看一眼吃的津津有味的夏思竹,外面虽说有他的人,但是危险还没解除,她居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吃的心安理得,东方夜有些诧异,不知该说夏思竹粗神经好,还是临危不惧的好?

当夏思竹拿起最后一块点心准备送入口中时,一支剑飞射而来,穿过点心,与点心一起钉在了马车壁上。

夏思竹看着瞬间发黑的点心,怒火攻心,这可是最后一块点心,就这么被毁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还没吃饱,她最讨厌被人打断了。

“这是谁干的?”正当众人打的不可开交时,愤怒的女声传来。

凌风循声望去,就看见夏思竹手拿箭尾,箭头上穿着一块发黑的点心,一双眼睛愤怒的盯着在场众人,那凌厉的杀气,让他都有些不适……

东方夜只是看着夏思竹,不阻止,也不帮忙,只一眼,他便知道夏思竹为何如此愤怒。

“至于吗?为了一块点心。”凌风看着探出头的女子风中凌乱了,他们这是在杀人,不是在过家家,姑娘你就别添乱了。

“他们毁了我的点心。”女子咬牙切齿的声音。

“不就是一块点心,值得你冒险出来吗?你饿死鬼投胎啊!”凌风气急,这刀光剑影的,为了一块点心,至于这样吗,那愤恨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杀了她全家呢!

东方夜放下茶具,看夏思竹的眼中终于多了一丝期待。

“至于!”夏思竹恨恨的说道,毁她点心,妨她吃饭,此仇不共戴天。

放冷箭不是你的错,放错冷箭就是你的错,放了一次又想放一次,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

夏思竹眼神一凝,手中的箭似闪电般射向杀手头头,一箭插进杀手头头的胸口,杀手头头一命呜呼。

眨眼功夫,杀手头头便死于夏思竹手中。

 


东方夜平淡无奇的眼中闪过诧异,凌风愣愣的看着夏思竹,护卫们呆愣,杀手们呆滞。

就这么轻轻一丢,人就死了,这是什么世道,众的心声。

似是不解气,夏思竹的眼神转了转,最终停在了在场杀手的身上。

夏思竹微微一笑,闪电般串出,手掐住最近杀手的脖子,咔嚓,杀手脖子断了,随手拿起杀手手中的剑,夏思竹一剑一个,速度快如鬼魑。

杀手们还没看见夏思竹,就被送上西天,单方面屠杀,夏思竹屠杀众杀手。

凌风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那可是专业杀手,怎么在她面前就像豆腐一般脆弱?

情势完全一边倒,被抢了活的护卫和凌风,干脆收起剑,在一旁观战。

不是他们偷懒,只一会,杀手就被夏思竹解决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这些,估计都不够夏思竹打的,没人给他们打,他们傻傻的拿着剑干嘛,当雕像吗?还不如坐下休息会。

“人呢?”最后一个杀手倒下,却没有看见夏思竹的人影,凌风诧异,好快的速度,他都没看见她是怎么移动的,人就不见了。

一扭头便看见夏思竹正怒气冲冲的拿着箭戳死的不能在死的杀手头头的尸体,一边戳还一边抱怨:“让你毁我的点心,毁我的点心。”

“……”凌风都不知道该如何和夏思竹说话了,看了眼被戳的面目全非的杀手。

本想让他死后有个全尸,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若他上去求情,夏思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一想到夏思竹的身手,凌风打了个寒颤,果断打消这个念头。

惹谁不好,惹这个彪悍女,活该被戳。

要是这丫的知道自己是因为一块点心才有此待遇,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诈尸。

尸体死的不能再死的时候,夏思竹终于停了下来,一身怨气的回到马车上。

见事情结束,护卫们似之前突然出现一般悄然离去,不留一丝痕迹。

凌风也自觉的架起了车,耽搁了这么久,进城要晚了。

冷着一张脸的夏思竹,把马车里的气氛弄的很凝重。

看不到夏思竹吃点心时那满足的容颜,东方夜觉的有点可惜,想了想,东方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从马车暗阁里取出一包点心,打开推到夏思竹的眼前。

如期而至的看到夏思竹的眼睛亮了起来,东方夜有种养了一个吃货宠物的感觉。

“吃吧。”看到那因为吃食闪闪发亮的眼神,东方夜心情大好,只是开口依旧是冷冷的语气。

东方夜强迫的语气被夏思竹忽视,她只知道她又可以吃点心了。

吃到点心的夏思竹心情大好,连带身上的气息也多了丝温和,车里的气氛渐渐缓和。

马车渐渐驶入城中,而马车里的两个人并无感觉,直到马车被人拦下。

“四弟,你终于到了,可让我们兄弟好等啊。”等候多时的东方轩忍不住讽刺道。

东方轩长的很美,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阴狠之气,生生将他的美给扭曲了。

听说东方夜今天要回来,他这才出来迎接一下,谁知时间竟这般长,他一时不愤,便拦下了他的马车。

“路上遇到了点麻烦,所以来晚了。”东方夜从马车里出来,扫了眼一旁气定神闲的东方璃说道。

“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找四弟你的麻烦,是本太子的疏忽,四弟可有受伤?”一旁的东方璃眼中闪过一丝幽光,转瞬即逝,装作关心的问道。

挺拔的身姿,优越的气质,一双眸子闪烁着光芒,好似飞鹰般凌厉。

“不劳太子费心,本王自己能处理。”东方夜冰冷的声音里满是疏离,妖孽般的容颜没有一丝表情。

对于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他向来没有好脸色。

想必他比谁都清楚,他为何来晚,东方夜眼神一暗。

二皇子东方浩温文尔雅,气质儒雅,他似看客一般,站在一旁并不说话。

“看来本太子多事了,四弟莫怪。”东方璃满不在意的笑笑了笑,就是不知他心里会不会似他表面这般轻松,这般不介意。

看似兄友弟恭,实则句句带刺,火花四溅。

夏思竹从马车里出来便看见三人,准确的说是四人鼎力的场面。

太子东方璃,三皇子东方轩,四皇子东方夜,还有一直未说话的二皇子东方浩,感情今天是皇子大聚会啊,皇上的四个儿子都出来了。

突然从马车里走出一个女人,众皇子的眼神变了变,这可是第一个坐上四弟马车的女人,看清女子的样貌后,皇子们的眼神可谓是精彩万分。

“这不是大哥的未婚妻相府三小姐吗!怎会出现在四弟的车里?”东方轩细细打量片刻后,才开口,欲言又止的话语,给了人无限想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