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成男二的未婚妻

穿书成男二的未婚妻

季钰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看了一本言情小说,盛鸾非常心疼男二的遭遇,长篇大论表白男二,没想到竟意外穿书了……醒来后,盛鸾发现自己竟穿书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男二号……的未婚妻,作精中的战斗机,在娱乐圈是毒瘤一样的存在,网评一面黑的艺人,可谁想到盛鸾居然变了,撕去花瓶的外表,一改之前“毒瘤女星”的坏形象,一个极限综艺刷新了观众对其的认知。

主角:盛鸢,时砚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鸢,时砚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成男二的未婚妻》,由网络作家“季钰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了一本言情小说,盛鸾非常心疼男二的遭遇,长篇大论表白男二,没想到竟意外穿书了……醒来后,盛鸾发现自己竟穿书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男二号……的未婚妻,作精中的战斗机,在娱乐圈是毒瘤一样的存在,网评一面黑的艺人,可谁想到盛鸾居然变了,撕去花瓶的外表,一改之前“毒瘤女星”的坏形象,一个极限综艺刷新了观众对其的认知。

《穿书成男二的未婚妻》精彩片段

唰的——

盛鸢睁开双眼。

入目是洁白的天花板,水滴形状的顶灯。

她稍稍移开目光,看到旁边被挂起的药水瓶,正顺着透明的管道往下滴液体,冰凉的感觉穿透手背。

她这是?

躺在病床上?

“你醒了。”

几乎是盛鸢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盛鸢迟钝地转过头看去。

一个男人正坐在病床旁边,他长相十分英俊,五官深邃,气质冷漠,此时他正看向她,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厌烦与不耐。

盛鸢脑袋跟着疼了一下。

嘀,攻略任务绑定中——

任务目标,获取攻略对象,信任度,好感度,爱意值,其中二项数值达到100%则任务成功,返回现实世界并实现一个任意愿望。

反之失败,宿主永远沉睡!

嘀——!

角色绑定中——!

脑海中,一些不属于盛鸢的记忆疯狂涌来。

盛鸢,二十二岁,盛氏集团董事长独女,是个含着金汤钥匙长大,被娇惯任性的千金小姐。

在某一天,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遇到了一个让她一见钟情的男人。

时轩。

就是病床前的这个男人。

她彻底沦陷,一改乖张肆意的小姐脾气,穿起温柔的裙子,变成了娇柔小白花淑女。

与他制造各种偶遇。

但,时轩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反而对她各种行为越来越反感,烦躁。

直到昨夜派对上,时轩揽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聚会上,眼底是对盛鸢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

他宣告自己即将订婚。

紧接着,盛鸢就跌进了冰凉的泳池。

现场一片混乱,溺水昏迷的盛鸢被送进医院。

所有人都说,盛鸢是为了破坏时轩和未婚妻的婚约故意跳进了泳池,用来示威。

时轩被时家长辈逼着,不情不愿来到了医院探望盛鸢。

“盛鸢小姐,既然你醒了,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好好谈一谈。”

“昨天你的举动,对我和我的未婚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男人冷漠的看着她,声音冰冷,口吻也相当的不客气,仿佛盛鸢如同一个死缠烂打的累赘一般。

“你之前做的那些小动作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昨天的事情,影响到了我未婚妻的心情,如果可以,我不希望再看到你打扰我们的生活。”

“小轩——”

没等盛鸢回话,刚从主治医师那回来的盛母推门而入,试图制止他的话。

“小轩,现在可以先不用说这些吗?”

保养精致的夫人,双眸早已哭得通红。

“医生说她现在身体还比较虚弱,受不得刺激,等她好了,我会跟她说的。”

“妈妈,我没事。”

盛鸢慢慢坐起来,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盛母眼眶更红了。

夫妇俩一贯宠溺这个因早产而身体比常人虚弱一些的女儿。

自从女儿遇见时轩后,是铁了心的想要嫁给时轩,整天患得患失,神神叨叨的跟魔怔了似的,都已经许久没有跟他们好好说过话了。

盛母疼爱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然后接着就看见女儿抬起手,朝时轩伸了过去。

从这个角度看,就像是盛鸢要去牵时轩。

男人当即就蹙起眉,脸上露出一抹厌恶:“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明白——”

“时轩先生,可以让让吗?”

纤细的手掌,在空中做了一个让开的动作。

她一句客气的时轩先生喊得令身旁两个人猝不及防。

“你挡到我的视线了。”

时轩:?

见他还呆在那没动,盛鸢表情有些不耐烦:“让让。”

盛母站在病床旁,错愕住了。

她一直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多喜欢时轩的。

每天在他们面前碎碎念道最多的就是他的事情,就连睡觉都抱着时轩照片做的抱枕,一向傲娇的女儿,在时轩面前也是温声细语的。

可是此时女儿脸上一副在赶苍蝇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掉进泳池的缘故。

脑子抽筋了???

时轩深邃的脸上一丝不明情绪转瞬即逝,随后僵硬着身子,往旁边挪开。

盛鸢所在的病房是一件VIP病房,布置得像一个起居室。

不远处是一套小型布艺沙发。

盛鸢迫不及待的看过去。

目光对上了一双冷清的眼眸,漆黑的瞳孔里,一片荒芜与冷寂。

眼睛的主人正坐在沙发上——

穿着白衬衫黑长裤的少年,样貌生得极好,五官深受造物主青睐,干净又精致,仔细打量他的眉眼,还与时轩有几分相似。

他就是时砚,时家刚认回来的私生子,时轩同父异母的弟弟,盛鸢的未婚夫。

也是盛鸢来到这个时空的——攻略对象!

坐在病床上的少女,身躯娇小羸弱,可苍白的小脸上却透着一抹红。

是激动的。

盛鸢心里摩拳擦掌。

天呐。

没想到,她不过是吐槽了一句‘这种美强惨男二怎么就得不到珍惜呢,我要是女主,我一定要把他藏在家里,小心呵护,包养他一辈子!’

然后,竟然穿进书里了。

呜呜呜呜!

崽崽!

妈妈来惹!

 


盛鸢与时砚是半个月前订的婚。

也是在时轩宣布有女友一个礼拜后。

那时,盛鸢备受打击,不吃不喝,整个人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见到了刚回时家的私生子——时砚。

只因时砚与时轩有几分相似的脸,盛鸢鬼迷了心窍,当即要求父母,要与时砚订婚。

时砚在时家只是一个刚认祖归宗的庶子,没有人脉,地位,更没有发言权,婚事当即就被订了下来,人直接被打包送到了订婚现场。

触及到脑海这些记忆,盛鸢只觉得头皮发麻。

原主这是在拿时砚当替代品呐!

崽崽这么好看!

原主怎么忍心的!

简直有毒!

盛母顺着女儿一会激动一会纠结一会又自我唾弃的目光,看过去。

这才注意到。

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不怪盛母忽视,实在是眼前这个少年,太过安静,安静得像是不存在一般。

他坐在沙发那里许久了,整个过程中,一句话都没说话,如同一尊漂亮的展示品。

少年冷清清的与盛鸢对视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复又垂下眸,继续看手中的书籍。

笨重的外文书籍,晦涩难懂,但对于时砚来说,这显然比盛鸢有趣多了。

盛鸢内心QAQ:救命,崽崽连高冷的样子都好可爱!

“时砚。”

盛鸢忍住心下的激动,喊他。

少女的声线带着一丝特有的清甜。

然而。

被呼喊的人,身姿如松树,纹丝不动,对外界任何事物毫不关心,像是完全没有听到。

“时砚。”

那人还是不为所动。

但是,也不能怪时砚。

毕竟,就算盛鸢跟时砚订了婚,盛鸢满心满眼的还是只有时轩,并不怎么把时砚当一回事,尤其是两人在同一个场所出现,盛鸢简直把时砚当透明人一样对着时轩献殷勤。

十分心安理得的让时砚戴上这顶绿帽子。

盛鸢在心里再次再次唾弃了自己,她叹了一口气,准备下床找拖鞋走过去,只是还未动作,一道冷漠的斥责声就传来——

“时砚,听不到别人在叫你吗?回到时家这么久,你就是这么学规矩的?”

时轩拧起眉头,望着时砚目露不满,脸上就写着一句‘果然私生子都是不得体的。’

“还是说,以前你母亲根本没有教过你这些。”

时砚刚回到时家半年。

在回归本家以前他都是跟着母亲江雨生活,一个势单力薄的女人,带着一个男孩,生活会如何窘迫,可想而知,别说教养礼仪这些,就算是三餐,都是一个大问题。

显然,时轩是这么认为的,他这是在摆明了说时砚母亲上不得台面,教不好儿子。

这无疑,是想让时砚难堪。

下一秒,少年抬起头,线条流利漂亮的下颚线微绷着,漆黑的眼里泛着丝丝冷意。

时轩方才就觉得胸口有点闷,此时就想着一股脑发泄出来,他讽刺的扯了扯嘴角:“难道我说错了——”

“闭嘴!时轩!”

盛鸢骤然打断时轩的话,她一把掀开被子站了起来,声音已经不同于刚才那般轻细,秀气的眉眼间满是愤怒。

“时砚母亲怎么样?轮不到你来置喙。”

“你没有资格。”

少女这一吼,把房间内的人都吓了一跳。

盛母瞬间感叹道,女儿在时轩面前从来都是一副温顺模样,恨不得将心都捧出来给时轩,从来不会对时轩这般疾言厉色。

可现在……

尤其还是为了……

时砚。

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啊。

盛鸢的话让沙发上少年冰冷的表情停顿了一秒,不过仅仅一瞬,稍纵即逝,立马又恢复一片死寂。

而从来没有被盛鸢这样冷待过的时轩也蒙了一下,看着她:“你……”

盛鸢瞄了一眼还挂着的水——

只是普通的葡萄糖。

她干脆手一抬,不顾盛母的惊呼把针拔了出来,将棉絮摁在手背。

整个动作,利落果断得不行。

这动作,让时轩脑海里划过什么记忆,但很快,抓不住。

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走到时轩面前,顿了顿,语气带了些冷漠的诚恳:“真的很抱歉,时轩先生。”

“昨天在聚会上影响到了你和你的未婚妻,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包括之前……对你造成的困扰。”

“我现在可以明确承诺,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不喜欢你了。”

少女的声音坚定又决绝道。

男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倒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但他没心情去管,深邃的五官上有些震惊。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怎么回事。

明明她说的,不是自己一直以来希望的吗?希望她别再死皮赖脸,纠缠自己,烦自己。

如今他如愿了,他却一下子讲不出话了。

盛鸢看着他的表情很淡漠,纤薄的背脊笔直,:“以前那些事情都是我不对。”

说到这里,她紧接着话锋倏地一转,带着一丝凌厉:“但是时砚——”

“他是我正儿八经见过家长,交换过戒指的未婚夫。”

“所以时砚的母亲将来也会是我的母亲,我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诋毁她,我希望你以后注意一点你的言辞,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最后,十分感谢你来医院看我。”盛鸢做出送客的动作。

“现在你可以走了。”

 


时轩何曾被人这样当着面下脸子。

可这个人,偏偏是曾对他痴心一片,恨不能以身相许的盛鸢。

“盛鸢小姐,请你不要太过分了。”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一个长卷发身穿香奈儿套装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长相算得上是大气妩媚的类型,脖子上的大牌项链和名牌包给她气质上添了不少分,此时她面容上浮现着一层怒气。

盛鸢看过去,脑海里自动蹦出个人信息。

这个女人是顾韵——

时轩的未婚妻。

顾韵趴在门口偷听了半天,她知道这个盛家千金一向觊觎自己的未婚夫,她生怕这个小妖精又耍什么花招勾引时轩。

毕竟她昨天干的好事自己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但是好像,也算不了。

盛鸢是盛氏前呼后拥的小公主,而她没有任何背景,不过是走了大运,机缘巧合才攀上时家大少爷的。

当她听到这个小妖精终于答应不再纠缠时轩,她松了一口气过后立马又想,不会是盛鸢换了另外一种手段来吸引时轩的注意力吧。

那她肯定不会让盛鸢得逞的,当机立断闯了进来。

顾韵忿忿不平:“盛鸢小姐,你试图毁了我和轩的订婚,我们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

“但是他今天是好心来看你的,结果没有想到好心当做驴肝肺,难道你是失忆了吗?忘记之前是怎么纠缠他的吗。”

“你一次一次装身体不适博取他的同情,轩心地善良,把你当妹妹一样对待,容忍你,已经很仁至义尽了,你还想要他怎么做?”

顾韵字字句句不卑不亢,宛若一个真心为自己心爱之人着想的贴心女人,宽容且大度。

她紧紧牵住了时轩的手,时轩回过头,两人对视一眼,时轩给出一个安慰的眼神。

盛鸢看都懒得看,嗤笑出了声。

“顾小姐说出来的话真是让人感动得泪流满面呢,我都忍不住为你鼓掌了。”盛鸢说完还真就啪啪鼓起了手掌。

“耳朵用不到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刚刚在门外偷听半天,难道没有听清楚我讲的话?”

顾韵表情一变:“我,我可没有偷听!是轩为了让我安心带我一起来这里的,我只是在门口等他。”

说着她理直气壮了许多,讽刺道:“毕竟,盛鸢小姐可是有前车之鉴摆这里的,就怕你又做出什么让轩为难的事情。”

“你不要脸面,我们还要。”

“哦?是吗?”

盛鸢歪了歪头,看着顾韵:“那不如,我们调下监控,看下刚刚病房外面是不是有一个趴得像四脚乌龟的女人在偷听呢?”

盛鸢说完看向盛母:“对了妈妈,我们盛氏在医院也是有股份的吧,那查个监控,应该还挺快的吧。”

顾韵的话太过刺耳,针对的口吻又阴阳怪气,盛母本来就有些不悦了:“当然。”

顾韵一下子就慌了起来:“你——”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轩他不会理你的。”

“闭嘴吧你!”

作为看过书的上帝视角,盛鸢知道这个顾韵是个什么角色,趋炎附势,爱攀交权贵,成为时轩未婚妻后她可没少对时砚的身世冷嘲热讽过。

盛鸢对她客气不了:“你以为我很有空在这里跟你打太极吗?”

“我说了,不会再喜欢时轩就是不会喜欢了。”

“怎么,难道说你非要看到我继续缠着他你就痛快了?”

少女整个人明艳又生动,微勾着唇:“要不,改明儿我跟时伯父说一声,就说我这辈子非时轩不可了,一定要嫁给他,条件是我们盛家以后所有的合作永远优先选择时氏。”

“你说,时伯父会不会同意呢?”

盛鸢扬起瓷白的脖颈,悠悠的说道。

不知怎的,她忽然感觉到一丝冷意,带着淡淡的讽意,从沙发那边蔓延过来。

盛鸢忍住,没看过去,对着顾韵,殷红的唇勾起一个冷笑。

顾韵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度。

她完全不确定盛鸢是不是在吓唬她,但是她很确定的是,盛氏,完全有这个实力……

时轩感觉到顾韵的手在发抖,他皱着眉看向盛鸢:“你又在胡说些什么,难道你刚刚——”

“既然知道了我这是在胡说八道那你们还在这干嘛?”

“我有这么好的未婚夫,怎么可能嫁给别人?我看上去像是脑子有泡的样子吗?”

盛鸢与有荣焉似的,尤其是说到有这么好的未婚夫时,目光清凌凌的看向沙发上的少年。

冷清的少年与她对视一眼,漆黑的瞳孔停滞一瞬,情绪却没有一丝起伏。

“轩……既然盛小姐不欢迎,我们走吧。”顾韵不敢再对视,她已经没有了方才进来那样的高姿态了。

她有些怕了,怕失去时轩这个富家公子未婚夫,怕自己的豪门梦破碎。

她要赶紧带着时轩离开这里。

时轩却有些愣在原地,感觉心口有一股奇怪的情绪蔓延。

“轩。”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顾韵焦急的扯了扯他的手。

在顾韵第三次呼喊声中,时轩才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此时她紧紧的依靠住自己,一副惶恐没有安全感的模样。

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是啊,顾韵是他的未婚妻。

在射击场遇见她,她一箭十环的飒爽背影令他一见倾心。

他追到门口,看到了摘下遮阳帽的那个人。

是顾韵。

而后他正式对她展开追求,她很快答应。

不久后,他宣布了他们的婚约。

她拿箭的身影,那么的利落,果断。

漂亮得如同一只张扬肆意的蝴蝶,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每每想起来都让他心动不已。

可现在却因为盛鸢,让她害怕了。

所以,时轩,你怎么舍得让她伤心呢?

时轩迅速反思了一下自己,深邃的五官终于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们走吧。”

时轩揽着顾韵的肩膀离开,不知怎么的,在出门的时候他破天荒的回头深深看了盛鸢一眼。

那个往日望着他满眼星星的少女却没有再看他,而是看向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时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