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西北第一战神

西北第一战神

三元吹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玄枫本是叶家的天之骄子,在西北境驰骋沙场多年,被誉为纵横西北境的第一战神……然而在最终战时,因为他强行突破,导致丹田尽碎,成了个废人。厄运连连,叶玄枫这里刚遇到不幸,叶家也遭逢大难,叶老太君一夜之间白了头,幸运的是,叶玄枫偶获医尊传承,从此翻盘人生,逆袭有望。

主角:叶玄枫,李雪茗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玄枫,李雪茗 的武侠仙侠小说《西北第一战神》,由网络作家“三元吹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玄枫本是叶家的天之骄子,在西北境驰骋沙场多年,被誉为纵横西北境的第一战神……然而在最终战时,因为他强行突破,导致丹田尽碎,成了个废人。厄运连连,叶玄枫这里刚遇到不幸,叶家也遭逢大难,叶老太君一夜之间白了头,幸运的是,叶玄枫偶获医尊传承,从此翻盘人生,逆袭有望。

《西北第一战神》精彩片段

“叶玄枫!”

“十八岁入伍,定北山一战,歼敌上万,取狼王首级,威震域外!”

“同年九月,围城天门关,叶玄枫一日破城,直捣大夏千里腹地,封狼居胥!”

“十年三月,断天峡截杀,叶玄枫大破辽国精锐虎贲营,三箭钉死悍将耶律齐,扬我龙国天威!”

“……”

随着一道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上将李万均正手捧战功簿,笔挺的站在叶府门前。

他口中的叶玄枫,正是叶家子弟,戎马七年,在西北境立下赫赫战功。

如今衣锦还乡。

龙首特批八大战将为其开道,御赐金匾悬于门前,并亲题“忠义无双”四个大字。

消息传开。

整个天海城沸腾了,无数市民蜂拥而至,熙熙攘攘的挤在叶府两边的街道上。

只为能亲眼目睹叶玄枫一眼。

叶老太君两鬓斑白,正带领族人,站立在刺骨的风雪中,但此刻大家却根本感受不到寒冷。

叶玄枫三字。

已经让他们热血澎湃,他的每道战功,都足以让叶家在龙国历史上举足轻重!

“十二年七月,叶玄枫大败九牧国,割地三千里。”

“十三年,叶玄枫单骑擒获蛮夷大统领……”李万均还在宣读,所有叶家人的脸上写满了荣耀与自豪。

然。

就在李万均将功劳簿掀到最后一页时,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满目凝重。

八大战将也都神情肃穆,脸色深沉。

咦?

怎么不读了?

所有人都一脸诧异的抬起头,叶老太君也愣了一下,疑惑地看向李万均。

此刻。

这位见惯了大场面的上将军却眉心紧皱,紧紧捏着功劳簿的手都在不由得颤抖。

“上月。”

“雁荡山鏖战,叶玄枫连破敌国五路大军,战报一日三捷,以一己之力抗衡三国大宗师合围。”

“叶玄枫紧要关头,强行突破,连斩三名大宗师后经脉寸断,丹田…丹田…尽碎!!”

李万均咬紧牙关,说出了最后四个字。

轰。

这句话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瞬间引爆了整个叶家府邸,叶老太君眼前一黑,险些晕死过去。

“丹田尽毁!”

“丹田尽毁!!!”叶老太君嘴里不停念叨着这句话,脸上浮现出无尽的懊悔。

作为叶家最有天赋的子弟,叶玄枫十八岁便成就大宗师境,由老太君钦点,送去前线锻炼。

而叶玄枫也不负众望,他的功勋战绩也福荫家族,让叶家从天海城二流家族一跃成为巅峰豪门。

叶老太君逢人便夸,叶家出了一龙子,举世无双!

可如今。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好孙儿,西北战场上的王,竟然沦为了一介废人!

“怨我!”

“都怨我!”

“枫儿呢?我的枫儿呢??”叶老太君踉跄着走上前,歇斯底里的问道。

数九寒天,落雪纷飞。

李万均看着痛不欲生的老人,心如刀割,黯然垂泪,众位将士也早已泪流满面。

“请叶帅!”

李万均一声厉喝。

随后两位上将军亲自抬着一张轮椅走了过来,轮椅上的男人面庞清瘦,正静静的看着叶老太君。

他身上盖着御赐的龙毯,身后将士肩扛五米多长的巨大金匾正踏步而来。

其上。

忠义无双四个大字,龙飞凤舞,大气磅礴。

但。

叶老太君连看都没看一眼,她颤抖着嘴唇,缓缓来到叶玄枫面前,轻轻抚摸着他的脸。

粗糙。

冰冷。

甚至还有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从脸庞一直蔓延到脖颈,无不令人毛骨悚然。

那一战。

叶玄枫付出了巨大代价,经脉寸断导致他成为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顾的废人。

而丹田尽毁。

等于断了他的道途!

“奶…奶奶……”当叶玄枫努力的滚动喉咙,艰难的喊出这两个字时,叶老太君潸然垂泪。

啪!

“怨我!”

啪啪!

“都怨我!!!”

叶老太君满脸自责的抽自己巴掌,叶玄枫见状急得眼眶通红,可他嘴里却吚吚呜呜说不出话。

“老太君别这样!”

“叶帅为国为民,功勋卓著,西北的将士和人民会永远铭记!”

“龙首感念其赤胆忠心,特赐叶帅战神封号,作为补偿,叶家子弟也可食龙国千秋俸禄!”

说完。

李万均掏出一块金红令牌,郑重其事的放到叶老太君的手中,上面清晰的镌刻着战神二字。

“这是战神令,是您孙儿应得的!”说完这句话,李万均再也不忍直视,背过身去。

看着自己的好孙儿用命换来的战神令,叶老太君悲从中来,不由得老泪纵横。

可她忍住了。

她看着叶玄枫用力挤出来的一丝笑容,眼中尽是欣慰与自豪。

“好!”

“好啊!!”

“我叶家龙子,又岂是孬种!!”

“只是老妪有一问,敢问众将士,我叶家儿郎,勇否!!”叶老太君忽然朗声问道。

众将士闻言,皆是眼含热泪,哽咽着齐声嘶吼。

“勇,勇冠三军!”

“勇,勇冠三军!!”

“……”

荡气回肠的吼声直冲云霄,这一刻,仿佛连天地间飘飞的鹅毛大雪都静止了。

李万均一脸敬仰的看向叶老太君,发自心底的敬重。

“众将随我!”

“为叶家挂匾!”随着他的一声高喝,八大战将“铿”的一声将牌匾挂在叶家府前。

这一日。

叶老太君孤零零的站在叶府门前,守着“忠义无双”的金匾,一夜白头。

叶家龙子瘫了!

消息不胫而走,仅仅半日便席卷整个天海城,而叶家府邸的气氛也变得极其沉重。

叶玄枫倒了。

虽然如今的叶家在天海城早已登峰造极,可只有叶家人知道,这些都来自于叶玄枫。

虽然龙首亲赐金匾,准叶家吃国俸,可这些在外人眼中不过保叶家苟延残喘罢了。

没了叶玄枫。

叶家就等于空中楼阁没了地基,没落是迟早的事。

而战神封号。

倘若叶玄枫还能站起来,今后叶家跺跺脚天海城都要颤三颤,可现在叶玄枫瘫了。

一个瘫痪的战神,犹如没了牙的老虎,已无半分威慑。

甚至。

不少人都觉得叶玄枫这个战神封号不过是天首可怜他,给这废人的最后一点尊严。

……

这三日。

叶家大门紧闭,再无往日的辉煌,雪落庭前,尽是萧条之色。

踏踏。

可就在这日,叶府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叶府管家跑进正堂。

他喘着粗气,神色慌张的看向叶老太君,她正在为叶玄枫梳洗杂乱的长发。

“老太君,不好了!”

“李家……李家他来退婚了!!”

吧嗒。

叶府管家话音未落,叶老太君枯槁的手掌猛然一颤,玉梳重重砸在地上。


半刻钟后。

叶家门外,叶老太君率领一众族人走了出来,叶玄枫也在其列,但此刻他却面色阴沉。

与李家的这门婚事,是个娃娃亲,由当初叶李两家老族长亲自主持订下。

但因为叶玄枫从小就天资过人,有龙子之象,所以李家很早就将独女送到了叶府。

这些年,二人郎才女貌、青梅竹马,感情一直都很好。

叶玄枫被送去前线后,常年不能归家,李雪茗思念日切,可西北禁区普通车辆又不能进入。

她便徒步三百里,穿越雪山禁区,只为求得叶玄枫一面。

此事传开。

立刻成为了天海城的一段佳话,大家都觉得二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如今。

李家退婚,是叶玄枫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

“李崇杰,当初这门亲事是由两家老族长亲自订下的,你有什么资格来退婚!”

叶玄枫的大伯,叶正槐此时一脸愤怒的质问道。

叶家是天海豪门,叶玄枫和李雪茗的婚事这几年在李家的大肆炒作下,已是满城皆知。

现如今叶玄枫刚瘫痪李家公然来退婚,这不是在打叶家的脸吗?

“叶正槐!”

“这都什么年头了还在家族包办婚姻,你这老古董的思想是不是该收收了?”

“当初是我父亲酒后失言,这种话能当真吗?”李崇杰哼笑几声,满不在乎的说道。

酒后失言??

听到这四个字,叶正槐的肺都要炸了。

“好你个李崇杰!”

“你这是摆明了吃完饭砸锅,你别忘了,这几年要不是你在外鼓吹与我叶家的亲事,你以为你李家算个什么东西!”

“天海豪门??”

“你他妈李家也配!!”叶正槐气得破口大骂,李家的无耻实在是令人发指。

无数叶家族人也都生气的捏紧拳头,愤愤不平的盯着李崇杰。

可是。

李崇杰却哈哈大笑道:“既然都撕破脸了,那我也就挑明了,没了叶玄枫,你叶家又算什么东西?”

“他瘫了。”

“我不能因为当初的一句玩笑话,毁了我女儿的后半辈子,你说对吗?”

“叶侄儿!”

李崇杰目光直指叶玄枫,坐在轮椅上的他,此刻脸色难看的吓人,但他动不了。

只能眼角抽搐的盯着李崇杰。

“够了!”

“这门婚事可以暂且不论,但两个孩子的感情是真的,你又何必在这里咄咄逼人!”

叶老太君叱喝道。

“妈,什么叫暂且不论??这些年他李家吃了咱们这么多恩惠,这个时候他不正应该……”

“住口!”

叶老太君瞪了叶正槐一眼,后者的声音戛然而止,但脸色却是阴沉无比。

如今叶家日渐萧条,败落是迟早的事,但李家却不一样,这几年发展的如日中天。

若是靠着婚约拴住李家,叶家起码还能缓个几年,但如果连婚约都被废了。

那对于叶家来说将会是天崩地裂的变故。

“雪…雪茗呢?”

“我能不能…见见她,”就在这时,沉默的叶玄枫突然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这些年。

叶玄枫在战场上最牵挂的便是李雪茗,那道朝思暮想的身影,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但自从雁荡山一战归家后,却无半点李雪茗的消息……

“玄枫侄儿,不是叔叔我说你,就你现在这副鬼样子,你就不怕吓到雪茗吗?”

“瞧瞧你这满脸的伤疤,还有这残废的身子,我要是你,都没脸见人了。”

李崇杰满脸嫌弃的瞥了眼叶玄枫。

伤疤。

残废。

这些话就像刀子一样扎在叶玄枫心口,他猛地咬紧牙关,却又无可奈何的闭上眼。

征战七年。

他叶玄枫杀人无数,守住了山河万里,护佑了百万黎民,可到头来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

是可笑?

还是可悲!

叶玄枫满脸苦涩,看着李崇杰那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脸,他的心已经寒透了。

“快点吧,别浪费大家时间。”

“这是我李家的休书,只要你在上面签字画押,咱们两家的婚事就算两清了。”

说完。

李崇杰不耐烦将一封休书丢在叶玄枫身上,白纸黑字,字字诛心,看得叶玄枫嘴唇发白。

“李崇杰你个王八蛋,不要欺人太甚,这休书我们叶家不签,婚也不可能退,我不同意!”

叶正槐暴跳如雷,说着就要抢走休书,但却被叶玄枫死死叼在嘴里不放。

“叶玄枫!”

“此事事关我叶家未来,由不得你胡闹!”叶正槐怒道,但叶玄枫却不曾松口。

他眼神里糅杂了太多的情绪。

愤怒。

悲哀。

不甘。

他怎么可能忍心让李雪茗后半辈子跟自己一个残废受人诟病,苟且一生?

又怎么会让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在家族连头都抬不起来?

不可以!

“奶…奶奶,画押!”叶玄枫斩钉截铁的说道。

“妈!”

“万万使不得啊!”叶正槐急得满头大汗,数十名叶家族人也都连连摇头。

可是。

叶老太君还是将休书放在叶玄枫手边,只不过多问了一句:“枫儿,你真的想好了?”

“嗯!”

叶玄枫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咬破舌尖摁下手印。

“哈哈哈!”

“好!算你小子有种,就看在你对雪茗不错的份上,日后倘若叶家遭难,我李家也绝不会落井下石。”

“咱们走!”

李崇杰一脸得意的收起休书,带领族人迅速离开。

看着李家的背影。

叶氏族人皆是咬紧牙关,满脸屈辱,叶玄枫虽然面无表情,但他的眼角却血红无比。

他紧闭双眼,两行血泪已是划过脸颊。

“枫儿!”

看到这一幕,叶老太君的心都碎了,他回头望着曾经辉煌无比的叶家府邸,不由得悲从中来。

“完了。”

“叶家完了……”

退婚的事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天海城,随后又一条更加重磅的消息传出。

叶老太君病倒了。

叶家先是叶玄枫瘫痪,如今叶老太君也相继倒下,这让不少还在观望叶家的家族蠢蠢欲动。

“大少爷,不好了,北城宋家撕毁了上个月跟咱们签订的土地协议,正在门口堵着要钱呢!”

“西城董家的药材批发合同也终止了,原因是咱们的药材质量不合格。”

“南城银号也要求咱们将贷款一次性结清,不然…不然就要起诉咱们!”

“……”

一上午,前来解除合作催促贷款的家族踏破了叶家门槛,全都堵在叶家正门前。

“该死的!”

“叶玄枫,都怪你个混账逆子,你要是不同意退婚,能有今天这么多事!?”

叶正槐恼羞成怒。

“就是!”

“都成了残废,还给家族添麻烦,人家李雪茗都不愿来见你,你还装什么情深义重呢!”

“不孝子!”

“如果老太君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是叶家的罪人!”叶家族人怒不可遏,纷纷破口大骂。

“好了!”

“他惹的事就让他自己去擦屁股,来人啊,给我把叶玄枫轰出去,”叶正槐冷声说完,两名叶家族人立刻将叶玄枫给推到叶家门前。

此刻。

数十名家族的族长都带领族人站在门口,叶玄枫瘫在轮椅上,脸色难看无比。

“这不是叶玄枫嘛!”

“这么久了,叶家连个活人都不敢出来,好不容易出来个,还是个残废,真特么晦气!”

“听说他是龙首亲封的战神,还有御赐金匾,怎么今天混成这副熊样?”

“你们没听说吗?自从叶玄枫瘫了,连李家都来退婚了,现在的叶家狗看了都要绕着走。”

“你…你们住口!”听到这些奚落与嘲讽,叶玄枫气得额头青筋毕露,怒斥道。

“我…我们为啥要住口啊?难…难道你还要打…打我们不成?哈哈哈!”

有人学着叶玄枫说话,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叶玄枫!”

“你给老子听着,什么狗屁战神,什么破逼金匾,少他妈拿来吓唬人,叶家已经是过去式了。”

“完了!”

“你懂吗!?”

众人丢下这句话,又是一番冷嘲热讽后,方才扬长而去,留下满脸屈辱的叶玄枫。

头顶上。

忠义无双四字金匾余威健在,但诺大的叶家却已是风雨飘摇,叶玄枫狠狠地咬着嘴角。

血。

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他堂堂镇国英雄,龙首亲封西北战神,如今竟沦落到此,叶玄枫不甘心啊!

可他也只能在心底里愤怒,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整整三日。

叶玄枫被晾在叶家门口,府门紧闭,外面彻骨的寒风将他冻得浑身僵硬。

渴了就吃天上的雪。

饿了就忍着。

三天时间里,叶府门外的家族来了一波又一波,叶玄枫成了这些人出气筒,任谁都能踩上一脚。

起初。

叶玄枫还能反驳他们两句,但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他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到后来。

叶玄枫嘴唇开裂,眉毛胡子上都是冰碴,脸已经瘦得不成样子。

就在叶玄枫意识即将陷入昏迷时。

嘎吱。

叶府紧闭的大门终于被人推开了,叶正槐沉着脸,带领一众族人走了出来。

看到叶玄枫半死不活的样子,叶家非但没人心疼,反倒还冷言冷语的说起了风凉话。

叶玄枫听在耳边,不由得咬紧牙关。

“叶玄枫,你的战神令呢?快交出来!”叶正槐走上前,突然冷声质问道。

“你要战神令做什么?”

叶玄枫的艰难的张开嘴,本能的警惕起来,但喉咙里的声音却十分微弱。

“少废话!”

“你的战神令不是可以号令三军吗!你快让西北百万大军的军备储和我叶家签下供需协议,这样叶家就有救了!”

“这件事要快!”

“现在几大家族的报价已经递交上去了,再晚了,就算战神令也没用了!”

叶正槐一脸不耐烦的解释道。

可是。

当叶玄枫听到军备储三个字时,却是冷笑几声,一脸鄙夷的看向叶正槐。

“你做梦!”

“战神令是可以号令百万大军,但这绝不是我徇私枉法的手段,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叶玄枫斩钉截铁的回绝道。

“你!”

“你个混账东西,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你到底还是不是叶家人!”叶正槐火冒三丈,指着叶玄枫的鼻子骂道。

“我是叶家人。”

“但我更是个军人!战神令不容亵渎,西北百万将士的信仰更不容你践踏!”

啪!

叶玄枫话未说完,暴跳如雷的叶正槐已经一巴掌甩了过来,狠狠抽在叶玄枫脸上。

“杂种东西!”

“跟你那死爹一个德行,你不给是吧,老子今天就算是抢,也必须要用战神令!”

说完。

叶正槐扯开叶玄枫的衣服就开始搜。

“啊!”

“你他妈敢咬我,我弄死你!”叶正槐捂着胳膊,冲着叶玄枫的肚子咣咣两脚。

轮椅翻了。

叶玄枫倒在冰冷刺骨的雪地里,狠狠地咬着牙。

可奈何。

身后如狼似虎的叶家人已经围了上来,最后还是从他胸口强行拽走了战神令。

叶正槐啐了口吐沫。

将战神令捏在手心,对着上面的龙纹机关摁了上去。

铿。

只听令牌上响起一道重金属的撞击声,随后,天海城上空拉起了刺耳的警报。

城外荒废了几十年的烽火台也突然冒出滚滚狼烟,弥漫在整个天海上空。

这一刻。

无数叶家人骇然的抬起头。

叶正槐也被战神令搞出来的声势震惊了,但他很快就大笑出声,将战神令丢给叶玄枫后,甩袖离去。

叶玄枫趴在冰冷的雪地里,看着近在咫尺的战神令,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终于再也忍不住。

流泪了……

想起曾经战场上的那些战友、老部下,叶玄枫满心的愧疚,他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如今这副惨状,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利用战神令来徇私枉法。

可是。

他却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

想到这里。

叶玄枫悲愤至极,用仅有的力气将舌尖垫在牙齿下面,狠狠地咬了下去。

噗嗤。

他喷出一口鲜血,飞溅在战神令上,倒头昏死过去。

朦胧间。

叶玄枫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有他和李雪茗花前月下,私定终生,也有他在战场上厮杀的一幕幕……

终于。

当这些画面消失后,他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可是。

就在这空白的尽头,有龙吟声响起。

紧接着,叶玄枫的意识仿佛被带到了亘古,穿越千年,龙国的历史犹如过电影般在他眼前划过。

原来。

龙国自古就有十二战神令,传承已久,乃是龙祖坐下十二护法演变而成,一旦有战神陨落,传承便会被激发,护佑龙国昌盛不衰。

可是龙国繁荣数千年,细数过往,还从未有过战神陨落,所以封印至今都未被解开。

但就在刚刚,战神令染血,传承了数千年的封印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在沉睡中复苏。

无数丹方妙术、古医圣典,甚至是绝世功法,刹那间疯狂涌入到叶玄枫的脑海。

这些传承在他血脉中觉醒,脑海中自成天地,不断发出岿然梵音。

而与此同时。

一抹青色气旋在叶玄枫胸口升腾而起,不断修复着他破碎的丹田,受损的经脉。

十分钟。

半个小时。

三个小时。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叶玄枫咬破的舌尖早已愈合,而他冰冷僵硬的身体,也正在逐渐的恢复知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