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之后命更衰

穿越之后命更衰

歌云唱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柔儿穿越前就够命苦的了,三岁没妈,四岁又死了爸,流落到孤儿院,考上大学也没钱念;穿越之后,命更衰了,原主刚死了爹,娘也即将离世,自己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弟弟需要照顾,房间破落,还没有田,吃饱穿暖都发愁!这就是穿越之后,叶柔儿面临的现状,子啊,你还是快点带我走吧。

主角:叶柔儿,慕容锦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柔儿,慕容锦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之后命更衰》,由网络作家“歌云唱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柔儿穿越前就够命苦的了,三岁没妈,四岁又死了爸,流落到孤儿院,考上大学也没钱念;穿越之后,命更衰了,原主刚死了爹,娘也即将离世,自己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弟弟需要照顾,房间破落,还没有田,吃饱穿暖都发愁!这就是穿越之后,叶柔儿面临的现状,子啊,你还是快点带我走吧。

《穿越之后命更衰》精彩片段

叶柔儿从混沌中慢慢转醒。

周身传来刺骨的寒意,她忍不住缩了缩,然后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每根骨头每块肌肉都在疼,疼的她提不起一丝力气。

这种感觉她似曾相识,那年她去打短工,帮忙秋收,也曾经累到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这次的浑身疲累可不是因为干了重体力活。

她凝眉闭着眼睛,发出一声浅吟,在心里暗想着——叶柔儿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不过爬个山,帮人背了几个包而已,怎么就这么累?

她慢慢睁开眼,却只见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当即心下一惊,怎么这么快已经黑天了吗?

完了,同学们会不会在到处找她?

叶柔儿本来是跟着班里的同学一起,到这座大山里来搞郊游的。正值七月盛夏,本来天气就十分炎热,叶柔儿又帮几个女生背了包,所以走了一会就累了。

她只想靠在路边的阴凉处休息一下,却不知怎的就睡着了。

望着四周的漆黑一片,叶柔儿又有些害怕,万一同学们都没发现她丢了,那她该不会就这样死在这里吧……

她觉得冷的要命,似乎衣服都湿了贴在身上,心想这林子里的雾气怎么会这么重?

七月的天气,就是晚上也不该这么冷啊。

有阴风吹过林间,发出刷刷啦啦的声音,十分恐怖。

叶柔儿缩紧了身体,鼻子有点发酸,爸爸妈妈,难道女儿要去地下陪你们了吗?

——柔儿!柔儿!

远处似乎隐约传来呼唤声,叶柔儿竖起耳朵仔细的分辨了下声音的方向,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她听的清楚,确实是在叫她的名字。

“我在这里!”她觉得自己的喉咙也在痛,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发出的声音却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应该是同学们在找她吧!

她的心里一暖,原来大家没有忘记她,等下一定好好跟大家道歉!

远处有光亮在移动,叶柔儿深深吸了口气,拼命又喊了两声,“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那边的人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光亮迅速的向她的方向移动过来,呼唤她名字的声音,脚步踏在草间悉悉索索的声音,人群确实在向她移动。

她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想着总算不用在这荒山上做孤魂野鬼了。

“柔儿!你怎么样?”

出乎她的意料,最先找到她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并不是她的同学。

或许是同学们找了当地的老乡来帮忙找吧。

叶柔儿在心里暗想,并没有注意到找到她的这个中年男子举着原始的火把,穿着半长的褂子。

“我是叶柔儿,大叔,你们是在找我吗?我跟同学走散了!”她激动的望着向她疾奔而来的大叔,他的身后不远处还有几个人也正跑过来,太好了,得救了!

“柔儿柔儿!”那中年大叔扑过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叶柔儿吓了一跳,她虽然觉得大叔的举动有些突兀,但是他紧紧抱住自己的怀抱好温暖!这里的老乡好纯朴啊,她忽然好感动,鼻子一酸,呜呜的哭了起来。

“柔儿不怕不怕,爹在这里,爹在这里!”大叔紧紧的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爹?

叶柔儿一头雾水,这老乡怎么回事,是自己听错了吗,他说自己是爹?

“老叶,你先把孩子带回去吧!别在这着凉了,叶嫂还在家等着呢!”后面跟过来的老乡七嘴八舌说道。

抱着她的大叔抹了抹眼角,将叶柔儿背在背上,“闺女,咱们快回家吧,你娘还在等着呢!”

叶柔儿彻底懵了。


叶柔儿傻兮兮的看着自己身处的这座茅草房,就算她再迟钝,也觉察出事情的不对劲来了。

茅屋又矮又破,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是墙角的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昏黄的油灯,灯油发出刺鼻的味道。茅屋的炕上躺着一个妇女,盖着一张打了好多补丁的破棉被,她身边柳条编的摇篮里躺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正嗷嗷的哭个不停。

而这一屋子的人,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就跟电视剧似的。

“柔儿,柔儿……”妇人喃喃的叫着她的名字。

他们说,背他下山的男人是他爹,炕上躺的女人是她娘。

“柔儿,你倒是说话啊,你娘叫你呢!”她的‘爹’将她推到炕边,她傻愣愣的看着那妇人,那是她的‘娘’吗?

“这……不是……我……你们”叶柔儿很想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忽然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该不会是被拐卖了!

她努力回忆起白天的情况,自己睡着之前好像好发生了点什么事?

对了!

她脑中灵光一现,想了起来。有个老尼姑,说什么善缘不善缘的,给了自己一串佛珠,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糟糕!老尼姑该不会是人贩子化妆的?

她皱着眉被这可怕的现实吓到了,再看那一屋子的乡亲,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只觉得他们盯着自己的目光变得可怕起来。

她吓得腿软,连滚带爬的上了炕,奔向最墙角,抱成个团,一边警惕的看着一屋子穿戴奇怪的人,一边寻找着什么能防身的利器。

“柔儿!”‘爹’向她伸出手,她吓得又向角落缩了缩,这个男子看着很强壮,她可打不过他。

“老叶,孩子可能被吓坏了,在山上呆了好几天,先看看有没有伤着吧。”一个女人劝了劝‘爹’

男人闷闷的点了点头,又抹了抹眼角,“哎,都是我没用!要是我在家,也不用柔儿去给她娘采药,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困在山里三天,”他蹲下来狠狠的捶着自己的头,“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鬼怪,给吓成这样!我无能!我无能!”他拼命的捶着头,那表情身影竟似真的撕心裂肺。

柔儿看着他,这个男人就是买了自己的人吗?

一个女人向她摆摆手,“柔儿,过来,婶子给你看看有没有受伤?”她的表情很是温柔。

叶柔儿想到了最后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尼姑,警告自己千万不能被表象迷惑了,越是温柔的越可能是恶魔!她又向里缩了缩。

女人叹了口气,“孩子,被吓坏了吧?可苦了你了!这几天你娘急的几次背过气去,你好歹给你娘看看啊。”

柔儿望了望炕上躺着的那个妇人,她正努力的向自己伸着手,那消瘦的手臂青筋暴流,每一个骨节都在用力,油灯太过昏暗,她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过那干涸的嘴唇一张一合,轻轻的叫着:柔儿……

她审视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形,看来这个‘娘’是真心想要自己靠过去,她衡量了一下彼此的力量,觉得这个女人应该对自己没有威胁,于是有些动心,慢慢向那边挪了挪。

女人昏黄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希望的光,一滴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柔儿……”

叶柔儿又抬头看了看屋子里的人,大家都没有动,她有点安心,又蹭了蹭,伸手碰了碰女人的手。

‘爹’也注视着她,“柔儿,你叫声娘!”

叶柔儿本来想轻轻的握下女人的手,没想到被她紧紧的抓住,她尖叫着想要甩掉,可是女人似乎把全身力气都用在抓着她的这只手上,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柔儿,我是娘啊,我是娘啊!”


男人扑过来,将叶柔儿和女人都抱在怀里,“柔儿,柔儿,你就叫声娘吧!都是爹对不起你,是爹对不起你!”

叶柔儿拼命的要挣脱出来,她对男人拳打脚踢,死命的像要挣脱女人抓着她的手,高声尖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她终于挣脱了禁锢,飞快的缩去墙角,吓得大声哭了起来。

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遇到这种事?她还不够惨吗,三岁没了娘,八岁没了爹,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被拐卖到这穷乡僻壤,她还不如在山上死掉算了!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柔儿好害怕……

她紧紧的抱着胳膊,忽然看到腕上带着的那串佛珠,都是这佛珠惹得祸!自己不要它就没事了没事了!叶柔儿让你随便要别人东西,这下有报应了吧!

她撸下佛珠,拼命的将它扔出去。

佛珠并没有飞远,直接掉进了装着婴儿的摇篮里。婴儿被佛珠打到,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们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叶柔儿边哭边跪了下来,向着一屋子人拼命磕头,这一刻,她除了求他们可怜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柔儿,你在说什么!”男人抱着女人,眼含热泪的望着她,“我是你爹啊,她是你娘!我们养你12年,你现在竟然不认得我们了吗?柔儿,柔儿,我可怜的女儿,你到底怎么了……”

叶柔儿对着他磕头“大叔,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额头好疼,可能已经流血,可是她不在乎,只是一直磕一直磕。

“孩子,快别这样!”周围的人想拉住她,她尖叫着向墙角退去,大家只得站在原地心疼的看着她。

僵持了许久,叶柔儿觉得她已经流干了眼泪,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屋子里的人摇头的摇头,叹气的叹气。男人抱着女人,痴痴傻傻的看着她。

她又退到墙角,看来求他们放了自己是不可能了。

她必须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如果他们谁敢靠近自己,自己是宁可玉碎也不要瓦全的!可是她看了看这个茅草房,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东西。

叶柔儿四肢无力,唯有蜷成一团才觉得稍稍安全。

她将头埋在双臂间,可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变这么瘦弱呢?她慢慢的把手举到眼前。

神啊!

这只手黑瘦黑瘦,指甲里都是黑黑的污垢。

可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根本不是她的手!

叶柔儿虽然瘦,但是她一向以手大著称,为了这个,孤儿院的院工还在背后议论过,说什么手小抓宝,手大抓草,所以叶柔儿注定是个苦命人。

可是眼前这只手,指头又短又细,小小的手掌,细细的手腕,这分明是一个小孩子的手,怎么会长在她身上?

她的手呢?她自己的手呢?

她哆哆嗦嗦的摸上自己的脸,尖叫到,“给我镜子,给我镜子!”

屋子里的人被她的举动惊呆,半晌才反应过来,一个女人道:“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你们家穷成这样,哪里有镜子啊!”

“给我镜子,给我镜子!”她发疯了似的嚎叫,觉得自己崩溃了又崩溃。

屋子里的人手忙脚乱了好一阵也没找到任何可以反光的东西,最后想到用水。于是派了个年轻的小伙子去打水来,又过了好一会,小伙子才提了一桶水风风火火的跑回来。

折腾了这会叶柔儿从最初的震惊中冷静了下来。

她死也不会相信穿越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谁能来解释下,为什么这个身体根本不是她的?!

水桶提到她的面前,她慢慢的爬过去,紧闭着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睁眼,打量水中倒映的那张脸。

好陌生的一张脸。

一屋子人都看着她,她看着水中那张脸。

油灯太昏暗,她看不清那脸蛋,可是这并无妨碍。因为再昏暗的灯光也不会让她认错自己的脸。

这张陌生的脸也绝对不会是韩国整容的产物,因为那分明是一个孩子的脸。

叶柔儿紧紧的闭了眼,冷静了一下,再睁开,没错,水里还是那张脸。

原来真的有穿越这种事……

她抬头,看清众人的衣着,他们真的穿着和电视里一样的古代服饰啊!她想笑,叶柔儿你真幸运啊,你穿越了……

可是眼前一黑,她便失去了意识,整个人便向着地面倒了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