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欠了她的一定会讨回来

欠了她的一定会讨回来

胖阳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成陆家四女,盛京最美的女人陆暖伊,可她还来不及欣赏自己的美貌,便要被迫俯卧在床上养伤。只因陆家乃带带出将军的国之栋梁,对孩子们的教养也和其他世家不同,当然他们家是不分男女的,所有人学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原主之所以被打,是因为在马术这一项落了后,只因她骑乘的马匹被大姐姐喂了巴豆,这才落得最后一名。

主角:陆暖伊,单于泽   更新:2022-09-14 12: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暖伊,单于泽 的武侠仙侠小说《欠了她的一定会讨回来》,由网络作家“胖阳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成陆家四女,盛京最美的女人陆暖伊,可她还来不及欣赏自己的美貌,便要被迫俯卧在床上养伤。只因陆家乃带带出将军的国之栋梁,对孩子们的教养也和其他世家不同,当然他们家是不分男女的,所有人学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原主之所以被打,是因为在马术这一项落了后,只因她骑乘的马匹被大姐姐喂了巴豆,这才落得最后一名。

《欠了她的一定会讨回来》精彩片段

要说盛京最美的女人是谁,你在路上随便找个人他都会指着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陆家。要是有人说,你说的是陆暖姿吗?那么一定会有人鄙视的说,你肯定是很久没进京了。这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现在盛京最美的女子是那陆府四夫人的女儿,陆暖伊。

那么陆暖伊,怎么个美法?据说娥眉似青黛,双目盈秋水,秀鼻赛美玉,朱唇留彩蝶,肌肤美胜花。蜂腰可约束,玉兔色生香,娇臀心神往,玉腿销人魂。

这当然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半桶水做的打油诗。至于那些酸腐儒生,每次念到关关雎鸠,也免不了在心里面把陆家这位美人在心里想上一番。

那么陆暖伊现在在想什么呢?她现在很烦躁。擦擦的,就没有像她这么苦逼的穿越者。要说这陆府的情况,陆暖伊就是一大把辛酸泪。

想当初陆暖伊刚穿过来那会儿就是躺在床在的,背上血红的一大片,她只能趴着睡。她当时还想到底是哪里衰到了。谁知道就是因为功课不达标,就被打了六棍,那还是看在她身板小,出工不出力的结果。要不然五指宽的棍子绝对能打死她。

别家小姐考的是琴棋书画,绣工厨艺。到了陆家就是考武功学的怎么样。谁叫陆家带带出将军。是所谓的国之栋梁。

不过考武功类别可多了,什么比射箭、骑马、刀法、剑法、棍法、内力。

当时被打就是因为骑马的时候最后一名。这是陆暖伊的丫鬟春雪说的,还偷偷告诉她都是大小姐给那匹马喂了巴豆。

陆暖伊有两个哥哥,对她一般一般,两个哥哥陆勇坚、陆勇强都是大夫人的儿子。还有两个姐姐,大姐陆暖姿是二夫人的女儿,二姐陆暖如是三夫人的女儿,还有个三哥陆勇毅,也是三夫人的孩子。春雪是说她和三夫人的两个孩子都处得不错。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陆暖伊感觉一家之主陆雪华肯定是纵容这一切发生的主凶。他看着陆暖伊的眼睛总是带着浓浓的厌弃。每次看见陆暖伊,都让她觉得遍体生寒。那哪是看着女儿的眼光,简直就是看着仇人的眼光。

“春雪,别泡茶了,我不爱喝。”

喝茶降血压,她现在每天起床蹲马步,都觉得气血不顺了,哪里还会想喝茶,万恶的将军府,没人道。

“小姐,您还是喝点茶吧,这可是定好的碧螺春。”

陆暖伊顶嫌弃的看了一眼,撇头。

“不要,你要是实在太闲,你去帮我熬点糖水也好过这个。”

春雪叹息着看了陆暖伊一眼。小姐自从上次被老爷打过之后就经常走神,连最爱喝的茶都不喝了。老爷也是对小姐太过严苛了。

“小姐,人家都说你是盛京最美的人。”

春雪努力想逗陆暖伊开心。

“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还嫌我不够烦。”

什么时候竟然传出这样的留言了。

“小姐你忘了,上回比的是赛马,是要去郊外比试的,那个时候就有很多人看见小姐,都说小姐比大小姐还要美。”

陆暖伊放下在手里看的野史,眼睛直直的盯着春雪。

“小……小姐,怎么了?”

小姐看着人的眼神好可怕,春雪都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陆暖伊的声音听起来淡淡的,像是无风无浪,其实却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宁静。春雪看着这样的小姐忽然就想起,小姐好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叫她去买巴豆。用来干什么小姐没有和她说,但是第二天听说大小姐的爱马死了救不回来了,老爷的雷霆也病了好久才好。

“小姐是盛京第一美人。”

春雪觉得舌头都撸不直了,说起话来像是鹦鹉学舌。

“哪个王八蛋说的,我一定折磨死他,是想死啊还是想死啊,肯定是想死啊。这下有的头疼了。”

春雪一脸雾水不明所以。

“小姐,被人夸赞不是一件好事吗?”

陆暖伊一脸幽怨的看着她。然后叹了口气托着头懒得说话。其实陆暖伊心里有一群草泥马奔过,本来哪个陆暖姿就看她够不顺眼了,现在竟然传出她比她好看,取代了陆暖姿盛京第一美人的头衔。这下可有的瞧了。

陆暖伊猜的还针对,那厢芙蓉苑的内院。陆暖姿砸了一地的杯子还在一边唾骂,眼神凶的要死,吓得她的丫鬟都不敢靠近躲在门口。

“你这个该死的贱人,臭表子,竟然敢压我一头,我才是爹爹的嫡女,为什么爹爹总是只看得见你,你就和你那个表子娘一样,看我不好好的修理你。我才是盛京第一美人,我才是。”

要是较真起来,这陆暖姿长的还是很美的,就和她这个开满芙蓉花的芙蓉苑一样,她长的堪比芙蓉姿。却终究比陆暖伊差了一头,陆暖伊是人比花娇。就陆暖姿这心气,哪里会觉得痛快。

“小姐,别砸了,再砸您也出不了这口恶气。”

还在门外那些女婢就和春晴说:“晴姑娘可要小心,大小姐正在屋里发脾气。”

这春晴是陆暖姿的贴身婢女,她皱眉道:“什么事把小姐气成这样。”

这春晴长的娇媚可人,声音轻轻柔柔的,看着很是亲切,可是要是看着她的眼睛,就会发现里面自是带着一种威仪,竟然比小姐还像小姐。

“晚霞,你说。”

春晴看着其中一个婢女。

“晴姑娘,还不都是因为最近整个盛京都在传三小姐才是盛京第一美人,自然让小姐气闷。”

春晴摆手说:“你们自去忙你们的,小姐那里我去说。”

听春晴这么说,那些婢女就都散了。现在小姐这样可就真真能听进春晴一个人的话了。

再说那厢陆暖姿一看是春晴火气也散了一些,她素来最是疼爱这个丫鬟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

陆暖姿气的眼睛发红,嘴唇也被咬破一个小小的口子。

春晴先是把陆暖姿手里的瓷杯给夺下,然后说:“仔细伤了手。”

那口气是十二万分的诚恳,让陆暖姿听了心里都觉得暖和,气也又消了不少。也难怪她这么喜欢这个丫鬟。

“小姐喝茶。”

春晴素手纤纤,又把倒好的茶水送到陆暖姿的面前。陆暖姿端起来喝了几口,顿时觉得气顺了。看见火候到了,春晴才说:“小姐,再过七个月新皇可是要大选了,若真真让那帮人这样传将下去,到时候那位恐怕真真是个祸害。要是夺了您的风采,可是比现在更让人气闷了。”

陆暖姿轻轻的放下杯子,倒是很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一点也不像刚才那样状若疯妇。

“说的也是,那你这个俏丫鬟倒是给小姐我去了这块心病呀。”

春晴一笑,在陆暖姿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陆暖姿顿时笑出声来。这一笑倒是芙蓉色,倒显得那满园的芙蓉更美了些。

那主仆两个人的谋算,陆暖伊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现在发愁的是下个月的大比,竟然是走钢丝。那些钢丝其实一共有一千层。钢丝吊在南门郊外的千年古树上,只有横的没有竖的。而且每层钢丝的间距不等,有间隔一米的,也有间隔两米的,甚至有间隔十米的。也就是说,其实这次的比试考校的是轻功。

陆暖伊觉得要苦死了,还好陆家的书馆是随便看的。陆暖伊才在里面找到家传的内功心法外功套路看了一遍,可是她还是不太熟悉,这样一比不是药出问题。不行一定要去实地看一下,那些钢丝反正已经弄好了。

想到这里,陆暖伊的眼睛就滴溜溜的转,她看着春雪说:“春雪,明天我们是上元寺进香,你去准备准备。”

武将家的孩子千不好,万不好,还是有一点好,那就是并不阻止自家的姑娘出去。爱从哪个门出就从哪个门出。不过一般也是带上丫鬟的。陆暖伊就觉得没有瞒着春雪一个人出去的必要,到时候春雪一个人在家,有人找她找不到会给春雪找麻烦的。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报备了出去。

“小姐说的是,小姐也是十六了,也该去求个好夫郎了,听说上元寺的菩萨很灵验的。”

陆暖伊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春雪说:“呸,你家小姐才十四,找个什么好夫郎,我看倒是你小小年纪就恨嫁了。”

春雪赶紧摇头说:“没有没有我没有,春雪一辈子要跟着小姐的。”

陆暖伊笑骂:“去,快点收拾好了,我可不要养着你变成老姑娘,瞧着可心的妖要和我说一声,要是你不说被别人抢了去,有你哭的。”

春雪笑眯眯的退出去,心里想着,小姐是真真的好。

主仆两人这厢笑的欢乐,却不知道已经阴云罩顶。春雪准备好一篮子的香,就挽着陆暖伊的手出门了。

陆暖伊穿着一袭石榴裙,走在街上真真惹眼。有不少眼尖的认出是陆暖伊,人群里一阵鼓噪,不少浪荡子想上前搭讪,都在陆暖伊凉飕飕的眼神却步了。


南郊外,古木参天。在古树之间围起的层层铁丝上,正有一个女子灵活的上下串动。春雪在下方看的着急,那在铁丝上串动的女子正是陆暖伊。这是小姐第十次尝试了。要是还像前面那样在半途中不小心摔下来,可不见得再有那么好的运气刚好在落地之前调整好姿势有惊无险的落地了。

自从重新醒过来小姐的武功倒是差了不少。春雪想叫她停下来,又怕惊着她,还好,这次小姐没有出差错,安全的到达最上面一层,也安全的落到地上。

“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

春雪赶紧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块手帕帮陆暖伊擦擦汗。陆暖伊只顾喘气,气息喘匀了才说:“没事。我已经基本掌握了,下回再来试试就好。”

陆暖伊的发鬓有些乱,脸色带着运动过后的红润,春雪帮陆暖伊拢拢头发才说:“小姐,我们现在去上元寺拜拜,也好给小姐去去晦气。最近两个月的大比,小姐都输了,可要求求菩萨让小姐下个月顺顺当当的。”

陆暖伊看着春雪一脸虔诚的样子也不好打击她的积极性,就点头说:“嗯,去吧。可能真的需要拜拜。”

春雪拉着陆暖伊的手走到上元寺的台阶前面。还真是和春雪说的那样,很多香客。而且有庙的地方就有集市。陆暖伊很没有诚意的拉着春雪去逛摊子去了。有面具、糖人、卖芝麻糊的、卖扣子针线的还有卖簪子珠花的。

在陆暖伊再一次拿起珠花在那里看的开心的时候,春雪终于忍不住了,她说:“小姐,别看了,再过不久天都要黑了,我们今天主要是来上香的。”

陆暖伊转头看着春雪一脸受气包子的可怜样终于良心发现了,她说:“那好吧,我们去拜拜。”

陆暖伊一走好多女子心里面都松了一口气。优质的美人对别的女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打击。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自己的女人的怒目中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看陆暖伊几眼。

上元寺正殿,陆暖伊很无语的看着中间那个接受香火的……月老。

“为什么月老会在和尚庙?”

陆暖伊很忧伤的问出这句话,这也太神奇了。

“小姐你忘了,上元寺求姻缘这么灵就是因为把月老请来了。求签要虔诚,才可以求到好郎君的。”

说着春雪把签桶递给陆暖伊一个,陆暖伊真的闭上眼睛很虔诚的掷出了一支签,她这辈子还没拜拜过,她倒想看看给她的会是什么样的签词。春雪已经抽好了,拿去给庙里的大和尚解签,看她笑的那样就知道是说好的。

陆暖伊把签递给一个宝相庄严穿着黄色袈裟的大和尚,只见那个大和尚眉头一皱。

陆暖伊妙目一横,不耐的说:“大师,这签是中签,有什么问题吗?”

大和尚抬眼看了一眼陆暖伊,倒也不气她的态度,只是说了一句:“施主,这签是中签,只是有点需要说与施主听。你看这签词君子之为人也,必须重礼节。凡是明知言行之失去礼节者。皆守正。绝不入不正之途,思想高超。格调要高。如冰清玉洁,必受人欢迎。且他人亦无有可乘之地。无法藉词加以污蔑者也。”

陆暖伊娥眉轻蹙看着大和尚说:“你直接说。”

大和尚说:“在女子身上就是说女子要冰清玉洁才能得到别人保护,才不会受到污蔑。这并不是说求到这只签的人就德行有亏,只是施主最近几日怕是要注意了。可能会惹上麻烦。”

陆暖伊心想,什么保持冰清玉洁,难道还能有人让我不冰清玉洁,我还偏偏就是不信了。不过陆暖伊却也没有和这个大和尚多磨叨,只是在功德箱里投了一块碎银子就带着春雪出来上元寺。春雪一路上还不死心的说:“小姐,上元寺真的很灵的,你最近几天真的要小心。”

陆暖伊应付的答:“知道了,小管家婆。”

眼看着这天光就开始慢慢的黑下去了。主仆两人又走到那些千年古树附近。

“小姐,快些,再晚的话城门就要关上了。”

春雪回头叫了一声陆暖伊,却根本就没有看见。春雪这下子慌了,她又大叫了几声:“小姐,小姐,你在哪儿,小姐,你别吓春雪。”

春雪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找不到,眼看城门要关了,春雪哭得泪眼模糊,又想着城门就要关了,赶紧往城门的方向走,心里面想着,她要快点回去找三少爷还有二小姐,好救小姐。小姐肯定是被拐子撸走了,最近听说好多少女失踪的案子的。想到这里春雪的脚步更快了。

陆暖伊身上有武功,按理说并不是那些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闺阁少女,怎么还会被人算计了。那全部都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把黑衣人这种存在和自己挂钩起来。

她一直以为她虽然是将军府的小姐,可是离着江湖是很远的。却想不到,在路上被三个黑衣人包围了。陆暖伊本来就在钢丝那里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个时候只能勉力抵抗十来招就不知道被谁算计了,然后陆暖伊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那些黑衣人把陆暖伊从一处小门带进去穿过园子竹林,来到此间主人呆的去处。

“黑大,这回带来的是什么品相的,不是和你们说了吗?最近风声紧,官府抓的严,叫你们悠着点吗?”

那说话的却是坐在嵌满了珠玉的华贵宝座上面的中年男子,其人的目光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猥亵。

只见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金少,这还不是有人付钱让我们想办法把这个女子弄到窑子里面,我们这不是念着金少的好,这才把这个女子带过来的吗?”

那中年人从座位上下来,蹲下身子,把地上的女子的脸转过来,嘴里啧啧啧的赞道:“别说,这品相绝对堪比咱们牡丹楼的红牌白牡丹。”

地上躺着的女子却正是陆暖伊。

那黑老大笑着说道:“那金少,这个钱您看……”

金少摸了一把陆暖伊顺滑的脸,这才痴痴的笑道:“板凳,你去支一百两黄金给黑大。”

金少身边一直站着的家丁马上应是,带着三个黑衣人去取钱了。

金少用手托着陆暖伊的下巴看的认真。

“这不对啊,这个女人我看着怎么能这么眼熟呢?”

金少想了好一阵子,忽然大声说:“我说怎么这么眼熟,这个不是那个最近盛传的盛京第一美人陆暖伊。我草,差点被黑大害死了,要是被这个陆雪华那个老不休知道,我这个牡丹楼不死也要脱层皮。”

金少看着地上的陆暖伊,坐在椅子上面手上端着一杯茶,喝了好一阵,放下茶杯,又站起来走了几圈,金少又走到陆暖伊跟前,眼里的猥亵更重了,只听见他邪笑着说:“乖美人,爷可是正经花了一百两黄金买下你的,就这么的放你回去,我不是要亏死,管你什么将军的女儿,你也要帮我把钱赚回来再说。看来是不能把你留在牡丹楼了。”

正好板凳推门进来,金少招招手,板凳走到他跟前。金少说:“那个带着面具的今天来了吗?”

板凳笑的贱兮兮的说:“嘿嘿,来了,那位真的是位怪主,不但要处子,还要带回府里,不但要带回府里,还要送去之前先喝下合欢,这位爷也算是一绝了。”

金少看着地上的陆暖伊也跟着贱笑兮兮的说:“怪才好,他不够怪我怎么赚钱,他不够怪,这个女人还真不好处理了。只要按照他说的做,这么一趟就有一千两黄金的进账,这不,全都赚回来了,绝对赔不了。”

凳子在一边拍马屁说:“那是,金少的手腕就是高,什么时候做过赔钱买卖。”

金少笑着啐了他一口说:“去,别在少爷我这耍花腔,尽说些好听的,你先把她弄好了,然后给那位爷送过去。这回这位的姿色恐怕不止一千两黄金,想到那么多钱少爷我就开心。”

金少哼起小曲子的时候,板凳把陆暖伊带去给那些老妈妈安置,然后去那个带着面具的神秘客人的雅间,笑嘻嘻的说:“月公子,这回可是来了一个姿色堪比白牡丹的姑娘,您上回不是说要是有这么好的处子要提前给您说一声吗?这不,您看我心里想着的全是您,就先跟您说了。”

垫着紫色绸缎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公子,他身穿绣满华丽暗纹月牙长袍,肩宽腰健腿长,头发用翠绿的玉冠盘着,显得更加的尊贵。就只有脸上用银白色的面具遮着,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美好的轮廓。

他姿态闲雅,显得有些随意的靠在椅子上,也不理会板凳那些邀功的话,只说:“带过来,我看看。”

低沉的声音带着魔魅,能缠绕进人的内心深处。

板凳顿时说不出话,只能猛点头。到出去了才有些烦躁的想,怎么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男人。


陆暖伊皱着眉,一阵一阵的焦渴的感觉从心底最深处爬起,肌肤每一寸都变得火热。她有些不耐烦的蹭着身下柔软的月牙白缎子。

银白色的面具下红润的纯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他有趣的看着这个还在睡的女人,心里面想着,难道这是牡丹楼新推出的花招不成。

让那些女子服下合欢只是他习惯了在迷乱中完成这个游戏,迷乱过去就不会再有牵绊。他讨厌清醒的女人,女人一清醒就开始算计,女人最爱算计的就是男人。

陆暖伊更难受了,好不容易有冰凉的东西在身上游走,她好想抓住那抹冰凉,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只知道冰凉撤走以后这个身体更加的敏感。那种从骨子里面升起来的酥麻还有空虚让她受不了的吟叫出声。

面具撤掉露出了男人完整的脸。这世上总有一些人是上天的宠儿,比如这个男人。眼如点漆震人心魂,那是一种极致的黑。他的轮廓却比他凌厉的眼柔和多了,就像是月光洒在脸上。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一种醉人的气质。蛊惑着无知者的靠近,从此纠缠在这个人的身上无法脱身。

陆暖伊带着茧子的掌心贴着他的鼻尖,带着水雾的眼迷蒙的看着他,她的气息呵在他的脸上,声音软绵绵的带着一点沙哑的甜腻的说:“你是假的,要是真的,就是大毒草。”

呵呵呵呵,谁在笑,感觉越来越需要被一些什么填满,陆暖伊的脑子完全是迷糊的。

“从来没有人敢和本王说这样的话,不过很不幸的你说对了。”

他就是祸乱人世的毒草,不是没有人的相貌可以比得上他,可是绝对很少再有人在拥有这样蛊惑人心的相貌之后,身上还混杂着一种暗黑的气息。暗黑的东西很危险,却总是最迷人的。

他低声说:“这只手不乖,要惩罚。”

男人的眼更黑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终于欣赏够了女人脸上的表情。除下身上阻碍的衣物,露出完美的身段。他解开女人身上的芍药肚兜,终于看见身下的秀色。

任何东西美到了极致就是一种无声的蛊惑,男人被蛊惑了,他拥着女人相贴在一起,两人都喟叹的舒了一口气。

那么久的等待酝酿成最甘美的享受,男人忍不住的沉溺在这秀色中,女人忍不住的回应热情的男人。

凌乱的床榻,鲜艳的血花在两人的身下绽开,绝美。

从月亮柔和的照耀到明媚的太阳升起。天明,两人才将将睡去。

若要说陆暖伊到底有没有清醒过,这根本就不可能。牡丹楼用的合欢就不是凡品,服用之后会产生本来的那部分效果之外,还会让人感觉和喝醉了酒一样。醒来之后会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但是却没有办法记得真切。所以,即使陆暖伊偶尔脑袋能够想些什么的时候,她也会当成是在做梦。只是这个梦太刺激了一点。

陆暖伊不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嘴里娇滴滴的吐出一句:“人家好疼,还望公子怜惜。”

尽管陆暖伊在心里自己都快吐出来了,还是装的乖巧无比,柔弱无比。

“这样啊,可是它不安分,你说怎么办呢?”

男人用手握着她娇嫩的手,让她的手触碰到某处不安分的地方。

陆暖伊眨眨眼,差点端不住那张笑脸。还好男人刚好转过头,看不见她的脸。陆暖伊再心底发誓总有一天让那个不安分的东西永远安分。可是面上却还是娇滴滴的说:“那公子先从奴家那里出来,奴家让它安分,公子……”

最后那句公子叫的超级嗲,听的男人酥软到骨子里。真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姿色让人满意,竟然和别的处子不同,难得这么知情识趣。男人还真吃这一套,从女人的身体里面抽身,让女人温润的玉手好好的伺候他。

陆暖伊心里面问候男人祖宗,不停的默念,不就是撸,你最好以后变太监。

这个男人精力旺盛,陆暖伊手都酸了才让他满意。然后男人出去了。陆暖伊在婢女的伺候下洗了个花瓣澡,至于不让婢女伺候什么的会害羞什么的陆暖伊通通没有。骨头都散架了,那些婢女可是资深的按摩师,不按摩一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洗完澡吃了一些精致的包子,就有婢女拿了汤药来给陆暖伊喝,陆暖伊一看就知道是干嘛的,她还巴不得,要不然真的因为没有做好防护蹦出来个小的,她就真的要哭死了。给她端药来的这个叫红药,是那个男人叫她来伺候她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她家傻乎乎的萌软春雪,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是精明。

“红药,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呢?”

陆暖伊一边喝药一边漫不经心的打听消息。

“回姑娘的话,爷已经把你从牡丹楼赎出来了,以后姑娘安心的跟着爷就行了。”

红药对她的态度就是不怠慢不巴结不亲近不疏远。这种人最难缠了,一看就是那个男人的铁杆。

不过,牡丹楼,陆暖伊仰起头喝药,掩盖掉她的表情。不要以为她是女的就不知道,那分明是盛京最有名的几家窑子之一。被药碗掩盖掉的脸变得狰狞,哪个王八蛋吃了够胆竟然敢把她卖到那种地方。她陆暖伊自从来到这里就还从来没有得罪过谁。

陆暖伊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精光,最有可能的就只有陆暖姿了。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心狠手辣到这样的地步,在这个世界上,对女人最严酷的惩罚不是让她去死,而是让她生不如死。那么让一个女人正经人家的女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就是把她放到世界上最污秽的地方。

陆暖伊放下药碗,她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她对红药说:“红药,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红药收起药碗说:“是,那红药先下去了姑娘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的房间。”

陆暖伊开口说:“好,我知道了。”

然后就到帘子后面躺在床上休息了,床上的那一大堆东西一早就换过了,陆暖伊心里很乱,却还是沉沉的睡过去了,毕竟折腾了一晚真的太累了。她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睡,醒了再探。到时候再做计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