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王府最低贱的女人

王府最低贱的女人

糖炒栗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从晗身不由己,被迫替嫁给废太子。萧皓炳心中只有白月光,对她这个替嫁品厌恨憎恶,不肯放过她……委曲求全多时才换来了双方达成协议,助他重掌大权登基称帝,他便给她自由。可当萧皓炳一朝称帝如愿以偿,却再也不肯放过沈从晗。

主角:沈从晗,萧皓炳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从晗,萧皓炳 的武侠仙侠小说《王府最低贱的女人》,由网络作家“糖炒栗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从晗身不由己,被迫替嫁给废太子。萧皓炳心中只有白月光,对她这个替嫁品厌恨憎恶,不肯放过她……委曲求全多时才换来了双方达成协议,助他重掌大权登基称帝,他便给她自由。可当萧皓炳一朝称帝如愿以偿,却再也不肯放过沈从晗。

《王府最低贱的女人》精彩片段

奉天,厉王府。

“你父亲倒是舍得,让你来陪本王去死?”大红的喜房,男人的声音冷的让人发颤。

“你来了,本王倒是多了些许乐趣。”男人根本不屑于掀开新娘的盖头,硬生生撕碎了她身上全部的衣衫。“你的好父亲算计本王的灵儿,就该考虑到你也会有今天!”

被狠狠的摔在床上,女人连抬手去扯开盖头的力气都没有。

她被人下了毒,一身武功被废,嗓子也被毒哑,无法开口说话……

“呜……”身体僵硬的厉害,从晗知道她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这个男人不会轻易放过她。

双手屈辱的握紧,无助让眼眶灼热的生疼。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感受到他浓郁的怒意和报复,他在折磨她,羞辱她。

“啊!”沙哑难听的惨叫声在身下传出,男人眼眸瞬间冰冷,下手也却越发没轻没重。

女人全身皮肤白皙如同剥了壳的鸡蛋,颤栗却发不出任何求饶的话语。

她就是被人打包送上门的玩物,就算是被玩死了,也不会有人追究。

“下贱!”男人冷笑,手上的力道加深了些。“你那好父亲派你来监视本王,好啊……那从今日开始,本王好好陪你玩儿!”

女人痛苦的摇头,想要求饶,可男人根本不会放过她。

疼痛感刺激着神经,折腾到了半夜,男人还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意识有些昏迷,一切好像是一场噩梦。

……

隆帝在位二十六年春,太子失德被废,同年隆帝病重垂危,各方势力暗潮涌动,朝堂局势千变万化。

太子被废贬为厉王,无亲王爵位,只承皇子之身。

这世间多是趋炎附势之人,太子被废门生尽散,连府上的小厮婢女都趾高气扬了些许。

人人都知太子失德被废,可坊间却早已传遍,他是与隆帝新纳后妃慕容灵有染,导致隆帝大怒。

“都小心着些,今日厉王大婚,乃是陛下亲赐,这丞相府的小姐来了,可别怠慢了。”小厮冷声讽刺,话语透着深意。

连下人都看的明白,这丞相府的小姐来了,怕是没好日子过了。

隆帝才是真正的老狐狸,丞相主谋废了太子,他却将丞相的女儿嫁给废太子。

这是隆帝在给丞相警告。

花轿是从侧门被抬入府内的,这对于新婚正妻来说是莫大的羞辱。

婚房中,没有该有的温馨,却如同地狱刑房,血腥气十足。

这样狼狈不堪被厉王折磨到半死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丞相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千金嫡女。

丞相自然不会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一个被废的太子,将来新帝登基,废太子的下场如何路人皆知。

双手颤抖的厉害,嘴角的血迹顺着下巴滴落。从晗苦涩的笑了一下,她只不过是一个舞姬的女儿,为了娘亲的命,不得不替嫁而已。

传言太子手段狠厉,暴戾无情,从晗很清楚自己替嫁过来会是怎样的下场。

毕竟,一手谋划让他被废,设计陷害慕容家,让他心爱的女人慕容灵入宫嫁给自己病入膏肓的父皇……可都是当朝丞相,她那个名义上的好父亲做的。

折腾到自己都累了,男人似乎并不是很满意的起身,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

“王妃这般美妙的身躯,本王一人独享,实在可惜。”

男人的话像是寒冬腊月的冰水,狠狠的泼在从晗身上。

“呜呜……”从晗挣扎着摔在地上求饶,发丝凌乱,全身颤抖成了筛子。

男人微微蹙眉,身体瞬间僵硬。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怒意越发失控。

“你不是沈芸柔,你是谁!”

 


“不……求……”从晗拼了命的摇头,求饶。嗓子撕裂的疼痛,一口鲜血吐出,终于还是撑不住昏了过去。

黑暗笼罩着从晗的身体,整个人都像是从地狱里面爬了一遭,生不如死。

“起来!别装死!”萧皓炳一脚踹在从晗的腹部,眼底尽是浓郁的厌恶。

沈清洲!不仅仅算计他,算计慕容家,如今倒是胆大欺君,找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来恶心自己!

很好,好得很!

“王爷,此女手脚都被废,嗓子是被毒哑的,体内的毒若是不清除会致命。想来在替嫁之前……经历了很多非常人能忍的折磨。”

大夫声音有些发颤,这女子身上的痕迹触目惊心,知道的是新婚洞房之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女子是被多人蹂躏,太过惨烈。

“手脚被废,身中剧毒?”萧皓炳的气压冷凝的吓人,很明显沈清洲是早就知晓隆帝病危,故意找了这个手不能写,口不能言的人来代替他的女儿去死!

“王爷,此时还需忍耐,我们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打草惊蛇。”身边,厉王的谋臣小声开口。“裕亲王的人可都盯着咱们呢,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隆帝病逝,沈清洲必定力挺裕亲王,若是裕亲王坐上皇位,那第一个要除掉的,必定是废太子。

“把人扔到柴房,留口气!”萧皓炳冷声开口,手中的杯盏被他生生捏碎。“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宫里的人还要多加打点。”

起身看着屋外的夜色,萧皓炳冷眸看了眼暗处的暗卫。“她在宫中一切可好?”

“宫中传出消息,陛下病重,灵儿姑娘虽入宫,但陛下已经有心无力。”暗卫深意开口。

萧皓炳的双手握紧到骨骼泛白,就算是为了灵儿,这皇位……他萧皓炳要定了!

……

第二日清晨。

柴房。

从晗是被人用冷水泼醒的,全身像是被凌迟,疼的骨头都在发颤。

脸色惨白没有血色,从晗咬着牙拼命想要坐起来。

她是丞相沈清洲最见不得光的棋子,是西域舞姬所生的女儿。

她和母亲的一生都被沈清洲当污点来掩盖,如今更是为了自己的嫡女,逼迫她来替嫁受辱。

“别装死了,一个冒牌货还想当我们厉王妃,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婢女趾高气扬,扔了手中的水桶,故意欺负从晗。

“看这小模样长得倒是俊俏,若是哪天王爷不要了,赏给我们也是好的。”几个下人话语调戏,对从晗动手动脚。“王爷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个王府最低贱的奴。”

从晗垂眸,身体发颤。

昨夜的洞房花烛对于她来说就是噩梦。

眼泪从眼角滚出,从晗不敢去想。

“去,王爷要见你。”下人一脚踩在从晗无力的手指上,扯着她的头发,带她去见萧皓炳。

从晗无力反抗,全身都在颤抖。

就算是替嫁,她也是隆帝赐婚给厉王的正妃,这些下人敢这么对她,必然是萧皓炳的吩咐。

“嘭!”一声闷响,从晗被扔到了正堂。

害怕的蜷缩起身体,从晗不敢抬头去看那个折磨她的男人。

“你到底是谁?”萧皓炳居高临下,眼中尽是厌恶。

一想到他昨晚碰的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他就恨不得将这女人碎尸万段。

“呜呜……”下巴落在萧皓炳手中,从晗被迫看着眼前俊朗但却狠厉的男人。

废太子,萧皓炳。

其实,这不是从晗第一次见到萧皓炳,早在很多年前的避暑山庄他就和萧皓炳有过交集。

那时候的萧皓炳还是太子,有人刺杀,他中了毒箭昏迷。

是从晗救了他,将他藏在了山庄竹林的深处。

 


从晗呜咽着想要说话,可她说不出,嗓子像是灌了铅水,疼痛的厉害。

对于萧皓炳,从晗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年避暑山庄为自己解围的翩翩少年。只是时光飞逝,她与萧皓炳再无交集。

“呜呜……”哭着摇头,从晗很想告诉萧皓炳,看在当年她救他的份上,给她一条生路,只需要一条生路就好。

她不能死,她娘亲还在沈清洲手中,她还不能死。

可萧皓炳很明显厌恶她到了极致,捏着她下巴的手松开,却又猛然扼住了她的脖子。

呼吸瞬间被扼住,从晗眼前有些发黑。

“你真该庆幸灵儿没有出事,否则,无论你是谁,本王都要你陪葬!”萧皓炳的声音透着浓郁的怒意,只要他稍稍用力,从晗就能死在他手里。

从晗听过传闻,太子萧皓炳不近女色,偏偏独宠慕容家的嫡女慕容灵,那个号称大周第一美人的慕容才女。

早在她替嫁之前,慕容家就被污蔑谋反,慕容灵以秀女的身份入宫,被病危的隆帝以封妃的名义困在深宫,以警示慕容家不要轻举妄动。

这次慕容家谋反风波,被慕容家鼎力支持的太子也受到了牵连,被废为厉王,痛失所爱。

从晗很羡慕慕容灵,能让这么一个冷血如恶鬼的男人惦记,还能让这个男人将一生全部的温柔都给了她。

“王爷,她还不能死。”就在从晗奄奄一息的时候,身边人小声提醒。

用力把从晗扔在地上,萧皓炳厌恶的擦了擦双手。“真脏。”

从晗眼前发黑,心脏颤动的厉害。

她到底……是被谁弄脏的。

“直接弄死,扔到乱葬岗算了,眼不见心不烦。”萧皓炳对从晗起了杀心。

“你这样问她,她也说不出什么,手也写不了字,估计也是个可怜人,你就放她一条生路,至少陛下在世,你要做做样子。”萧皓炳身后,男子一身书生气,儒雅的让人如沐春风。

“怀臣,你就是太过仁慈。”萧皓炳蹙眉,眼眸透着担忧。“灵儿从小未曾受过委屈,我们的计划必须提前了,本王不能让她在宫中受苦。”

“有时候我想不明白,慕容灵到底哪一点吸引你?”木怀臣是萧皓炳唯一信得过,也是从小长大的太子伴读,父亲是中书令。

“你也知那年本王在避暑山庄被暗杀,身中剧毒。是灵儿不顾生命危险为我吸出毒素,救我一命。”萧皓炳眼中尽是心疼。

木怀臣蹙了蹙眉,没有多说。

“呜呜……”听到萧皓炳和木怀臣的对话,原本连挣扎都没有力气的从晗却突然瞪大双眼哭着摇头。“不……呜呜。”

她很想说,那年救了萧皓炳的人不是慕容灵,是她……

她不求萧皓炳对自己仁慈,只求他……给她一条生路。

她能感受到萧皓炳对她浓郁的杀意,可她不能死,真的不能死。

“她好像有话要说。”木怀臣仔细看了从晗一眼,虽然脸上青紫脏污不堪,可不难看出眼前的小哑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可萧皓炳眼中只有他的慕容灵,再美的女人到了他手中也是暴殄天物。

“手被废,嗓子被毒哑,她要怎么说?”萧皓炳显然没什么耐性。“赶紧把人扔出去,看着心烦。”

“等会儿。”见从晗求生欲很强,木怀臣抬手阻止,伸手想要触碰从晗皙白却红肿不堪的手腕。

从晗吓得后退,如同惊弓之鸟。

“手腕只是严重脱臼,还有救。”木怀臣略懂医术,很明显萧皓炳也知道,只是他懒得让人救她而已。

“何必麻烦!”萧皓炳冷眸开口。

“王爷,陛下没死,她始终是你的正妻,就算是做样子,在陛下去世之前,你也要把这个女人放在王妃的位置上。”木怀臣警告萧皓炳,也算是给他提个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