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禁欲总裁格外宠妻

禁欲总裁格外宠妻

兔子小姑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意外中招,云沐音被算计失去了清白,成了别人眼中的笑柄。六年过去了,云沐音带着天才龙凤胎霸道归来,开启虐渣模式,疯狂惩治狗男女,一身隐藏马甲,随便一个身份便可以让狗男女永远抬不起头。

主角:云沐音,贺寒霄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沐音,贺寒霄 的武侠仙侠小说《禁欲总裁格外宠妻》,由网络作家“兔子小姑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中招,云沐音被算计失去了清白,成了别人眼中的笑柄。六年过去了,云沐音带着天才龙凤胎霸道归来,开启虐渣模式,疯狂惩治狗男女,一身隐藏马甲,随便一个身份便可以让狗男女永远抬不起头。

《禁欲总裁格外宠妻》精彩片段

昏暗的房间内,弥漫着暧昧的气氛。

云沐音意识恍惚,她被一双大手钳住双手。

男人拼命想看清女人的脸,可中的药太强烈,视线模糊,他只记得女人胸前宛如彼岸花似的胎记。

不知道过了多久。

云沐音手里死死的抓着拽下来的纽扣,体力不支晕死过去。

......

“云沐音你个贱人!我云家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

海城大酒店,床上的少女满脸惶恐,旁边还有一片落红。

云父云山海满脸愤怒,身后还跟着云家能说上话的人。

云沐音抓紧被子,她脑子现在还是懵的,“爸爸,我没有......”

她想把纽扣给云山海,却被凶的缩回去。

“丢人现眼的玩意,赶紧给我滚回家去!”

云沐音小时候被歹人偷换到乡下,三个月前才被外婆找回来。

她因性子自卑,只有继妹和她亲近。

昨晚继妹对她嘘寒问暖,并带她出去见见世面,一杯一杯给她灌酒。她也不好拒绝,后来喝的头蒙蒙的,之后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

虽然是豪门大小姐了,可她的打扮还是土里土气,不管做什么都透露着小家子气。

也因此云父云母觉得她上不了台面,时常斥骂,家中佣人也瞧不起她。

甚至就连外婆给她定下的未婚夫也冷嘲热讽,一心想要退婚。

她本想卑微活一世,可却发生了这种丑事。

云家高层纷纷对她厌恶,并怒斥云山海让他快速处理此事,不能泄露出去给云家蒙羞。

可谁知第二天,丑闻在海城传的沸沸扬扬,照片满天飞。

“海城云家大小姐从乡下归来,饥渴难耐与人滚床单。”

“乡下小姐见钱眼开,沦为有钱人的玩物。”

很快,她沦为海城的笑柄。

甚至有公司因此取消与云家合作。

云父云母丢不起这个人,当场给村长打电话,连夜把云沐音送走,并对外声称是女儿想不开离家出走。

临走的那天云沐音哭的撕心裂肺,“爸妈,你们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她在云家拼命讨好,可却从没得到父母的一个好脸色。

“你要是真把我们当爸妈,你就从哪来回哪去吧!”云父道。

云沐音被塞进面包车,伤心欲绝。

不远处,哭成泪人的云叶枝露出冷笑。

云家大小姐的身份只能是我的,你只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哪配和我争。

乖乖滚回去当一辈子的乡巴佬吧!

后来,面包车在发生意外滚下悬崖,云沐音杳无音信。

......

六年后,海城机场。

云沐音踩着高跟鞋款款而来,她一身黑裙衬得身材高挑而妩媚,好看的狐狸眼冷清而神秘。

若非有身边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保驾护航,要联系方式的人指定不少。

“妈咪,房子已经看好了。”泽泽看着手机,稚嫩的小脸写满了认真。

女人勾唇,揉揉他的脑袋。

“妈咪,我们这次回来,什么时候回去呀!”小女孩锦锦满眼放光。

“妈咪的外婆生病了,所以要在国内待一段时间了。”云沐音又捏捏小女孩的脸。

“好耶!”两个孩子高兴的不得了,他们早就想回国了。

云沐音也忍不住笑了。

七年前那场车祸,是人为。若非外公提前安排人暗中保护,哪有她现在的成就!

外公外婆为了她煞费苦心,是整个云家唯一对她好的亲人!

后来外公为了让她活着,将她送出国外并安顿了她的生活。

可前不久,外公身边的管家李叔打电话说外婆旧疾发作,怕是不行了。

她天赋极高,不过几年时间精通中西医,而且外婆,只有她一个人能医!

她绝不会让外婆出事。

可一想到要回到云家,面对那样一群人,云沐音眸中冷了一片。

云沐音在国外这些年,不再是从前那般,明白了当初云叶枝对她的“好”,这次回去,要让她加倍奉还。

她去一旁给租车公司打电话。

泽泽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男人,他身着一身黑西装,正打电话。

他凝视了好一会,小脑袋瓜猛的开窍。

男人剑眉星目,不苟言笑,严肃的脸上有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

关键自己长得竟和他眉眼处有些相似!

这帅气的男人,十有八九是他的爹爹。

泽泽趁着云沐音不注意,迈着小短腿跑到男人跟前。

男人睫毛低垂,冷冽的眸子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他生的极好看,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眸,泽泽一看就知道,他百分之八十是他亲爹!

他委屈巴巴,戏精附身,“叔叔,我肚子疼,你能送我去医院吗?”

男人低头就看见一个小团子拽着衣角,“你家人呢?”

“我......我找不到妈妈了。”他低着头。

男人正好没什么事,他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找孩子的女人。

他皱眉,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能当家长么。

泽泽被男人带进医务室,还牵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

他瞧这孩子可怜,就陪他待一会,孩子家长要是有心,应该很快找到。

“叔叔,我可以用你的手机给妈咪打电话吗?”泽泽眨眨眼睛。

男人给他手机,泽泽拨通一个号码又迅速挂掉,然后换成妈咪的。

云沐音很快找来了。

“泽泽,你没事吧!”她都快担心死了!

“妈咪,我刚才有些不舒服,多亏了这位叔叔送我来医务室。”泽泽道。

男人戴着黑口罩,只能看清他的黑眸,云沐音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可就是不清楚在哪见过。

“谢谢。”她说。

“下次看好孩子。”男人淡淡道,转身离开。

他出去后,又迅速拨通号码,“再加十万美金,在母亲生辰前,务必找到eraphine!”

安顿好了孩子,云沐音敲敲耳麦。

“亲爱的,你回国了?”声音那头,男人甜蜜蜜问。

“刚到。路奇,我一会就动身,记得给我发定位。”云沐音笑了笑,她脱下黑裙,换上黑风衣,里头挂满了冷兵器。

“好嘞。”路奇道。

他是自己在外国最要好的朋友,亦是全球黑客。

而她此次回国,不仅为了治好外婆,还为了报仇。

她这么多年凭借一颗纽扣寻了好久才有线索!

当年那人要她清白,今日她要他的命!


夜幕,海城大酒店。

女人戴着墨镜,根据路奇指定的线路灵活穿梭,她摸清李总的下落,打晕女仆换上她的衣服,端着酒进入包间。

包间内乌烟瘴气,借着昏暗的灯光,云沐音看清李总的脸,心里一阵厌恶和恶心。

就是他被云叶枝收买,要了她的清白!

她压抑着即将溢出来的怒火,把盘子底下的匕首缩回袖子。

即使再激动,她也有做特工的理智。

要想个办法,把他引出去再动手。

“李总,喝一杯吧。”清冷而不失妖媚的声音如一股清流,云沐音咬着唇,脸颊流露绯红。

李总见惯了女人,可能称得上妖媚的冷清美人还是第一次,眼睛直了。

“咳咳。”黑暗中,不知是谁咳了一声,李总脸色一变。

“额,你先去我房间吧,我谈正事呢。”李总故作矜持。

云沐音点点头,这儿的确不是行凶的好地方。

“站住。”

她刚要出去,背后冷冽的声音响起。

“酒。”男人道。

云沐音将酒放到桌子前,歉意的很。

“这是特制的酒,最佳饮用时间为三分钟。没人交代你?”男人冷冷道。

“对,对不起,我是新来的,我这就去给你换一杯。”云沐音急忙道。

可她的手刚碰到酒杯,就被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打断。

男人快速抽回手,皱皱眉。

这酒很贵,必须由专门培训的人员送来,他们会犯低级的错误?

他眯起危险的眼睛,冷冷盯着女人。

见人没说话,云沐音趁机溜走,还不忘给李总抛了个媚眼。

李总当场就坐不住了,找个尿急理由跟她出去。

“宋鹤,跟着他。”男人低沉道,从进门开始,他就觉得此女奇怪的很,这酒杯都是特制的,必须用手拿着,可她竟然戴手套。

宋鹤点头。

包厢内,李总兽性大发,冲过去抱她。

云沐音笑着,几乎是千钧一发之际,她一个灵活位移躲避,反手将匕首刺入李总脖颈。

男人鲜血喷发,一命呜呼。

她准备收手跳窗离开,窗户竟然被封住了,外面的保镖也开始猛烈敲门。

云沐音这才注意到,李总手腕上的电动手表正闪烁红灯。

遭了。

虽然她可以解决他们,但会暴露行踪。

眼看房门破开,她咬咬牙。

保镖冲进来那一刻,云沐音躲在门后,待保镖去关心李总,她趁机跑走,却撞到一个端着热水的服务生。

热水烫的她脸色一白,闷哼一声,赶紧跑路。

“站住!”保镖道,“封锁整个酒店,找被烫伤的女人!”

云沐音负伤,酒店里保镖围的水泄不通。

情急之下,她随便躲进一个包间,掐住男人的脖子,威胁,“帮我掩盖过去,不然弄死你。”

男人没出声,他全身警惕,手臂暗中发力。

忽然,门口传来拍门声。

云沐音一愣,下意识将男人推沙发上,黑暗中她绊了一跤,整个人扑在男人强壮有力的胸膛上。

男人看准时机擒拿,可闻到一股遥远而熟悉的香味。

他心一顿。

这香味......难道是她?!

他在别国执行任务受伤时,是一个女人救了她,当时他想感恩,可女子第二日就销声匿迹了。

他这么多年,只记得这个香。

房间灯亮起,门口站了一群武装的男人,为首的问,“贺总,请问你有看见一个烫伤的女人吗?”

贺寒霄抬眸,冷冽道,“怀疑我头上了?”

“不是,主要是......”保镖望着他怀里的黑裙女人。

“怎么?我的人,你也要查?”贺寒霄大手搂着女人的腰肢,浑身透露着王者的霸气与冰冷。

这可是跺跺脚海城都得抖三抖的男人,保镖哪里敢得罪!

他们赶紧关上门,继续往其他地方查。

云沐音整个人趴在男人怀中,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檀香味,让人心安。

人走后,她脸颊泛红,“谢......”

她盯着男人冷漠而好看的容颜,看直了。

贺寒霄!

她认得这个男人,当初她在云家受同龄人算计,裙子被恶意涂上红墨水,是他用衣服帮她遮住的。

后来因为身份悬殊,她再也没见过这个男人。

还有,昨天救她孩子的,也是他。

男人一身黑西装,不苟言笑,同样打量趴在他怀里的女人。

“谢谢。”云沐音收回震撼。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她变化了这么多,他大概不记得自己了吧。

她也不愿让他想起曾经懦弱的自己。

“没事。”贺寒霄低沉道。

云沐音这才发现自己还趴在男人身上,姿势暧昧。

她脸蛋一红,赶紧站起来,气氛有些尴尬。

男人静静地望着她,打破寂静,“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没有吧。”云沐音不愿让他想起曾经的自己。

贺寒霄黑眸低沉下来,他忽然朝女人伸手。

云沐音吓了一跳,赶紧捂住黑色面罩,浑身警惕。

“......不疼么?”男人指指她烫伤的肩膀。

云沐音面色尴尬,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被烫红了。

她摇摇头,她径直走向窗户,目光柔和,“谢谢,我会报答你的。”

说完,她直接翻窗逃走。

宋鹤刚好进来,差点惊掉下巴,“贺总,你没事吧。”

“没事,查查这女人到底是谁。”

“是。”

这女人,有意思。

此时,他手机忽然响了,微信传来一条好友申请。

申请理由正是eraphine!

......

回到家里,锦锦和泽泽将她围的团团转,泽泽是哥哥,稚嫩的小脸写满了严肃,“又出去执行任务了?”

云沐音关上门,悻悻一笑,“是妈咪处理一些私事。”

“妈咪,你受伤了?!”泽泽眸子一缩,紧张的很,“疼不疼?”

“妈咪,我这就去给你叫医生!”锦锦都快急哭了。

云沐音忍俊不禁,揉揉两颗脑袋,“傻孩子,你们忘记了吗,妈咪就是医生呀。”

即使她受了再重的伤,看见两个孩子都会治愈,他们也是她这些年坚持的动力。

“妈咪,你快去洗澡,我去给你准备药。”锦锦擦擦泪水,迈着小短腿去拿药箱了。

泽泽拿着她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他想到什么,趁云沐音不注意用棉签沾取了一些血液。

他一直不相信亲爹是一个猥琐的男人,有必要做个DNA。

毕竟,他这么帅气的男孩,爹也不会差。


云沐音洗完澡,发丝滴着水珠,她拿起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喂,音音啊,你干什么去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电话那头,外公有些生气,可云沐音心里一软。

这个世界上,关心她的只有外公外婆。

“刚才就去办了点事,没带手机。”

“哼,你这个孩子啊,没事就行。明天你......”

“外公,明日是你六十大寿,说什么我都会去。”云沐音眸光暗淡下来。

“行,你放心,明天他们要是为难你,我不会放过他们的!”外公维护道。

两人又说了会话,云沐音挂断电话,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她已经迫不及待看见云家那群人看见她还活着是什么表情了。

她挂断手机,微信来了一条消息。

【你好,寻阁下很久了。能否根据兰花设置一款胸针?价钱不是问题。】

“这人是怎么加上我的?”云沐音皱皱眉头,刚欲删除。

“妈咪!”泽泽跑过来,“对不起妈咪,是我想加今天的叔叔,我想亲自给他道谢的。”

云沐音一愣,“这微信是贺寒霄的?”

她抿着唇,快速打字。

【好。】

......

清晨,云沐音一身黑裙,神秘而充满攻击性,她手提着一个小巧的黑箱子前往云家。

两小只见她走远,对视一眼达成共识,他们要去做亲子鉴定。

云家之所以在海城有一席之地,全都是因为云沐音的母亲。

她是云沐音外公唯一的女儿,却喜欢上了云山海,疼爱女儿的外公便一手扶持云山海,可随着公司越做越强,云山海这个上门女婿开始萌发野心。

云沐音母亲意外去世后,他连夜娶了小三上位的李秀琴。

而外公年纪大了,在云家逐渐说不上话,云山海一家独大。

此时云家热闹的很,都是给老爷祝寿的。

“叶枝,今日老爷子大寿,你可要好好表现。”李秀琴忍不住嘱咐。

云叶枝咬咬唇,“妈,你放心吧,我迟早让他认我这个唯一的外甥女。”

这老爷子她讨好了十几年,可他却总是不待见她,她今日必须拿下他。

她走到老爷子跟前,柔柔道,“外公,我扶你去那边吧。”

外公一脸嫌弃,“谁是你外公,你给我滚远点,我等我亲外甥女呢。”

云叶枝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可是......姐姐她已经出意外了。”

“谁说的!我外甥女一会就来了。”老爷子皱皱眉。

云叶枝还想说什么,就被一道清澈的女音打断。

“外公,我来迟了。”

云沐音一身黑裙,干净白皙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一举一动优雅大方,让人移不开目光。

云叶枝脸色煞白,有些晕厥,差点没站住。

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好端端的站在这儿?!

李秀琴也愣住了,她比云叶枝早早反应过来,立马挤出两滴泪,“孩子啊,这么多年你去哪儿,怎么不回家啊。”

云沐音嫌弃地躲避她的触碰,挑挑眉,“我若是回来,还不知道有没有命活到现在呢。”

李秀琴嘴角抽了抽,云山海眉头挤成一团,“孽女,你怎么跟你妈说话的?!快道歉!”

“我妈多年前就走了,请问云先生,我哪来的妈?”云沐音一脸无辜。

“你!”云山海气急败坏。

“够了!”外公呵斥,“山海啊,我外甥女刚回来,你就是这个态度吗?”

“我......”云山海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年,依旧没教养。”

云叶枝咬牙切齿,心里嫉妒的要死,这贱人像变了一个人,竟然比她都漂亮!

她还是当年那个卑微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蠢货吗!

“姐姐,这么多年了,你活着怎么不回来?爸妈和我都担心死你了。”

云叶枝忍不住擦泪,不知道的还以为关系多好似的。

云沐音冷笑,若不是她早就看透了,真被她这幅样子骗到了呢。

“可我失踪这么多年,你们也没找过我呀。”云沐音挑挑眉。

李秀琴反应过来,轻轻一笑,“孩子,你回来就好,这么多年我们从未放弃寻你啊,今日你外公大寿,你给你外公准备了什么呀。”

这小贱人,活着还不是一样寒酸,她要让所有人看看,云沐音照样是拿不出手,丢人现眼的玩意。

就是长得好看的花瓶!

云沐音打开黑箱子,众人忍不住往里看去。

可发现里面躺着一个泥巴团子,所有人都笑了。

“虽然姐姐才刚回来,但毕竟是外公的寿宴呀,这东西......还是不要拿出来的好。”云叶枝为难的很,声音不大不小,让周围人都听见。

人们纷纷嘲讽云沐音,就这寒酸样,他们要是她,死外面都不回来丢人现眼。

“咱们仓库还有很多好看的,你要不去给外公挑选挑选?”李秀琴阴阳怪气,“快把这个泥巴扔了吧,都长这么大了还想着玩泥巴吗?”

众人捧腹大笑,这么多年还不是一样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土妞。

“小姑娘,你手里的这个是不是星海石?”一戴单片眼镜的老者激动的过来。

“赵老,这泥巴怎么肯定是世界仅有两颗的星海石呢。”李秀琴陪笑道。

“哼!乡野村妇你懂什么!”赵老从未如此激动,他眼神死盯盒子,“小姑娘,这是不是......”

云沐音本来想低调行事,如今看来不行了。

“没错,这就是星海石。”她一席话语。轰动整个宴会。

“你知道什么是星海石吗?赵老可不是你能糊弄的,来人,把她请下去!”李秀琴冰冷道。

然后十分献殷勤道,“赵老啊,你想要什么古董,我云家仓库里都有。”

这可是要和云山海合作的重要客户,岂能让这个贱人捣乱。

云沐音笑而不语,拿起石头,用清水洗了洗,再用电锯锯开。

她高高举起石头,人们大惊失色。

李秀琴和云叶枝脸色瞬间震惊。

这石头,怎么是蓝色的?

赵老十分激动,“这,这就是我找了十年的星海石啊!”

“是不是搞错了......”李秀琴额头冒汗,她打死也不相信云沐音这个贱人能拿出这么名贵的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