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们没有爱情了

我们没有爱情了

陈三公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陆正航是痞帅腹黑的整容男医生,现任某大型整容机构副院长一职。沈真真是内心强大外表温柔的销售精英,两人因为前任相逢,她为了报复渣男前任,主动去搭讪前任同事陆正航……从此沈真真越陷越深,直到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她才彻底清醒,这场没有爱情的各取所需是时候结束了。

主角:沈真真,陆正航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真真,陆正航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们没有爱情了》,由网络作家“陈三公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正航是痞帅腹黑的整容男医生,现任某大型整容机构副院长一职。沈真真是内心强大外表温柔的销售精英,两人因为前任相逢,她为了报复渣男前任,主动去搭讪前任同事陆正航……从此沈真真越陷越深,直到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她才彻底清醒,这场没有爱情的各取所需是时候结束了。

《我们没有爱情了》精彩片段

晚上十点半,医院上下楼的灯都熄的差不多了,只有一楼的客服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沈真真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时而皱眉,时而叹息,像是遇到了很难缠的顾客。

“沈姑娘,都快十点半了,你怎么还没下班啊?”查房的大叔走进来,关心着问道。

“我马上就走。”

“外边有点冷,这么晚了,记得让你男朋友开车来接你。”

沈真真朝对方看了一眼,嘴角一抹讥诮,其实他们几天前就分手了。

她被绿了。

删删减减,沈真真再给顾客发了条微信,顾客只回了两个字:去死!

心情陡然跌入了谷底。

这一天,她都浑浑噩噩,思绪万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张子明会背着自己偷腥,重要的那个女人还是自己曾经的特助刘雪。

想到昨天她梨花带雨,实则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让她恼怒到了极点。

狗男女......她油然而生一种报复的念头。

走出医院,正值初秋,她衣着单薄,略感到一丝凉意。路上这会空无一人,就好比她的心,空落落的。

正转身离开时,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也从医院走了出来。

陆正航?

他今年28,年轻有为,是医院整形外科的副院长。

而且技术精湛,外加一副好皮囊,一直是整形界津津乐道的风云人物。

他是真的很帅,无论走到哪里都属于鹤立鸡群的存在,耀眼又出众。

想到他跟张子明是一个科室——

她将扎起来的头发放下来,涂了几下口红,蓦地走向了他。

“陆副院长,方便搭个车吗?”她笑问。

陆正航扫了她一眼,淡淡的回道:“可以,上车吧。”

待沈真真坐上副驾驶后,他转头问道:“你住在什么地方?”

“你朝前面开,到了,我叫你。”

车子很快嗡嗡响了起来,然后飞快的朝远处驶去

在霓虹的微弱灯光下,沈真真发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十分修长,骨节凸起,煞是好看。

他皮肤白皙,五官立体,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帅气又很有内涵。

也难怪医院很多女孩子喜欢。

看到前面一家酒店后,她突然喊道:“麻烦停车,我到了。”

这时陆正航猛踩刹车,沈真真惯性向前,要不是系上安全带,她怕是直接撞到了挡风玻璃上。

虽然惊悚,但有点刺激。

突然,沈真真将身子转了过来,看着陆正航,指了指旁边的酒店说:“陆副院长,约吗?”

陆正航没看到,眼镜一直盯着前方,意味不明,许久才开口问:“你不怕张子明知道?”

“没事啊,他也绿了我。”顿了顿,她又问道:“你怕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沈真真身子一斜,朝他凑了凑,手指透过西服在他胸前划了划,妩媚的朝他脸上吹了吹气,挑逗他。

陆正航顺着她的手臂,视线慢慢定格在了她的脸上,迷人又魅惑,目光陡然冷了几分。

却没有推开她。

沈真真继续靠近,身子几乎快斜到了他怀里,头顶在他下巴处蹭了又蹭,媚笑问:“怎么?该不会不行吧?”

敢嘲笑他?

他脸顿时黑了,随即冷冷的说道:“是你自找的,别后悔。”

说着他打开车门,快速把她从副驾驶里拉了出来,直奔酒店

宽大的房间内,顾正航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吻住了她。他的吻迅速又凶猛,沈真真有些吃痛的嘤咛着。

手肆无忌惮的游走,外衣一件一件的褪去,她回应似的扣着他脖子,房间里处处是升腾的狂热。

她用这样的方式宣泄自己心中的压抑跟疼,明天应该就可以放下了吧?

翌日,她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很累,闭着眼睛不想动,浑身酸疼的很厉害,骨头像是要散架似的,可她必须要起床上班。

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沈真真不能忍,这怎么去啊?必须回去换一套衣服才能上班。

期间张子明有给她打过电话,她没接,直接按掉了。

八点五十,她来到了医院,可还没坐下,就来了祸事。

“你们沈顾问了,让她马上给我滚出来,我花了这么多钱做手术,现在却做成这个鬼样子......”

当一楼前台告诉她,有纠纷顾客找她,她还没到一楼大厅,就听到了大厅里的吵闹声。

她叫徐莺,是刚出道的三线小明星,为了上镜要求,三个月前来医院面诊鼻子,当时对医生的方案比较心动,马上交了钱,第三天就安排了手术。

一个星期前,她不断的给她发信息,说自己鼻子做的不满意,当时因为鼻子正处于恢复期,所以她安抚她,等恢复恢复再看。期间,她也告诉她,如果还是担心,建议来医院复查。

天的时候,顾客又发信息给她,拍了鼻子照片,确定自己鼻子的确做坏了,当时她要她来医院沟通,顾客说目前在国外旅游,没时间。

没曾想,今天突然来医院闹了起来。怎么说了,她鼻子的确做的有问题,弧度不够,鼻头很大,很难看。

重要的是,那个医生前两天就离职走了。

带有一丝歉疚,她先去饮水机给她接了一杯温水,然后态度端正说道:“徐女士,先喝口水,润润嗓子。你是名人,这里不是解决事情的地方,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行吗?”

没想到徐莺立刻火了起来,直接将水杯摔在了地上,攥着她的衣领喊道:“做之前你们是怎么跟我保证的,那个医生了,你马上让他来见我!”

她声嘶力竭的冲她吼着。

但沈真真没有一丝慌乱,一脸平静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说:“要是这样闹可以解决问题,我倒没什么。你现在刚出道没多久,属于事业上升去,要是这件事闹大了,宣扬出去,你的事业怕是毁了。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不是更好?”

这时,徐莺目光一滞,虽然很恼火,可理智占了上风,抓住她的手,慢慢松开了。

这时,一道熟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后背响起:“发生了什么事?”

 


陆正航?

当沈真真转头看到她时,她两腿一虚,身体摇晃,险些站立不稳。

不是说好了,天亮后一拍两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昨天那疯狂的画面,此刻突然涌入她的大脑,她小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陆正航一步步朝她走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她一身浅蓝色小西装,扣子是敞开的,里面是一件白色高领衬衣,高高扎起的丸子头,不仅清丽之气明显,这会还显得她鹅蛋小脸特别白。

沈真真个子虽然不算太高,但身材比例很好,腿长,腰细,尤其是傲人的双峰,会让人浮想联翩,欲罢不能。

她本想开口,旁边的同事就把顾客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这时,陆正航迈步走过她,在徐莺面前停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是目光愣愣的看着他。

许久,才问道:“你是?”

“整形外科副院长——陆正航。”说着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她。

徐莺知道他才是可以解决事情的人,抱怨了几句后,几个人来到了二楼陆正航独立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她翘着二郎腿,很嚣张的问:“说吧,你们打算怎么解决?鼻子坏了,我试镜肯定过不了,这笔损失怎么算,你们必须得赔偿我。”

陆正航没说话,先是看了下她鼻子,又拿工具检查了下,说:“你的鼻子问题不算太大,组织损伤也小,应该很好修复。相信我,我肯定可以让你的鼻子更好看。”

“你说修复好就一定能?就你们这破医院,我还敢信吗?”

这时,陆正航突然站了起来,指了指后面,把自己的医生资质,学习经历,一一给她介绍了下。又把这几年获得的奖项,以及参加峰会论坛,专访活动等,给她讲了一遍。

透露给她的信息是:留美硕士,专业牛逼过硬,是医美外科界的未来之星。

其实刚刚,徐莺用自己手机百度了下陆正航,从上面的介绍来看,他真的很厉害,不像那种随意包装出来的无良医生。

全程,沈真真一直站在旁边,用心的听着。

渐渐,她松了口,说:“陆副院长,我相信你的技术不差,但我因为鼻子问题不能工作,断了经济来源,你们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这个问题就像抛出来的一颗定时炸弹,沈真真站在一旁,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房间顿时安静的有些诡异。

“你既然是娱乐圈的,陆安导演应该知道吧?”

“什么意思?”徐莺疑惑的问。

“我跟陆安导演还算有点交情,听说年底他要筹拍一部古装大剧,艺人最欠缺的就是机会,如果目前有两条路,一个赔偿,一个上陆导戏的机会,你愿意选择哪个?”他淡淡的问。

徐莺顿时眼睛一亮,不敢相信的问:“你真认识他?”

陆正航当着她的面给陆安打电话,他的声音比较特别,一听就可以辨认。能够参演陆导的戏,是每个艺人很梦寐的事,而且他拍的每一部都很火,同时带火了很多新人。

她一直苦恼没机会结识,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在他挂了电话,她蓦得抓住他的手道:“陆副院长,我没想到你圈子这么大,要是真的可以帮我引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作为艺人,没有谁不想火的。

后来不再提赔偿,陆正航给她敲定修复方案,她说回去安排一下时间,然后乐呵呵的走了。

纠纷就这么戏剧化解决了,沈真真觉得好像在做梦似的。

她再次跟陆正航说了句感谢,刚想走,没想到男人从后面叫住了她。

“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一句谢谢就完了?”

沈真真悠得转身,愣愣看着他。

陆正航起身,离开座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闲步朝她逼近。

沈真真后退,快被他逼到墙角,她小声的问道:“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医院。”

可他丝毫没有要停下步伐,她只好说:“要不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吧。”

“好啊,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

“哦。”

后来她逃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下午,她的正忙着工作,同事蒋月偏着头问道:“真真,那个顾客怎么样了,解决了吗?”

“解决了。

“听说是陆副院长亲自出马,你跟他是不是之前认识?”

沈真真一惊,立刻反驳道:“怎么可能,咋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刚刚大家都在议论,明明事不关己,他却主动过来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觉得很奇怪。”

沈真真笑了笑,拍了拍她脑袋说:“他现在毕竟是外科副院长,帮医院解决纠纷顾客,既赢得了好口碑,又锻炼了自己的技能,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呢。”顿了顿,她又说道:“好了好了,安心上班,别胡思乱想了。”

这时,她的私人手机来了一条微信提示,有人在加她好友。她打开来一看,后面备注了陆正航三个字。

想到今天晚上说好要请他吃饭的,她快速通过了他。

不过,通过今天的事情,她忽然意识到,陆正航远没自己想的那样简单。招惹了他,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跟他,就像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她只是普通人,只想过着属于自己的平凡生活。

有些人的圈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禁忌,这几年,她也见证了那些拼命想融入不属于自己圈子的女人,最后落得怎样的凄惨下场。

所以,沈真真觉得今晚的吃饭,更是一个了断。

快下班时,陆正航发信息给她,说他车子停靠在了全家路边,让她下班就去那边找她。

想到那边,尤其是公司的人路过最多,她赶忙给他发了条微信:“你开再远一点吧,不然容易被公司人看到。”

“你怕了?”

“对,我只是普通人,当然怕。”

下了班,她走出医院,回头四处张望了很久,才急匆匆跑过去坐上了他的车子。

本以为自己很小心,没人看到,可还是被走出来的张子明看个正着

 


两个人订好了去东街川菜馆吃饭,由于离的很近,只需要20分钟左右的车程。

不得不说,他褪去白大褂,一米八的身材,西装革履的,煞是好看。

一路上,沈真真都在酝酿怎么跟他断绝关系,又不会得罪他。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川菜馆在三楼,停好车,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了电梯。刚好这会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手臂一箍,她顺势进入了他怀中。

本想反抗的,可他搂的很紧。

像他这样年轻有为,长相帅气,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吧?

至于他们,不过是一场露水情缘罢了。

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坐下,服务生拿来了热水,还有菜单。

看着菜单,顾正航自顾自点了起来,说自己知道哪些菜好吃,那架势好像经常来一样。

沈真真想着事情,没心思点菜,反正今天是请他吃饭,随便他点吧。

末了,他问她能不能吃辣,她点头,说都可以。

可能是今天人不多,上菜的速度比较快,没一会功夫,点的七八道菜,一一端了上来。

陆正航倒是很绅士,不断的给沈真真夹菜,说这几道菜,是这里最好吃的。

可能是有点饿了,说了一声声谢谢后,她不客气的吃了起来。的确如他所说,菜真的很好吃很好吃。她只顾着扒饭,谁曾想一个红辣椒被她误塞进了嘴里。

辣,真的很辣,她的嘴里快喷火了。紧接着,她站了起来,说“水”,一边还不断用手掌的往嘴里扇风。

这时,陆正航也站了起来,拿出纸杯,给她倒了一杯水,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她嘴巴说:“快喝吧,多喝几口就不辣了。”

此刻沈真真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咕噜咕噜几口咽下了肚子,可喝完,她才反应过来,慌张的从他手里拿过杯子,尴尬的说道了一声:“谢谢。”

那张脸绯红绯红的,刚刚那动作,真不是一般的暧昧。

后来,她不再看手机,专心的吃饭,只是目光有意无意的撇了撇对面的男人,他一脸淡定,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正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

八点半,吃的差不多了,沈真真跑去前台结账。付完钱,他们准备回去了,上电梯后,她忽然想到了计策。

将衣领微微敞开,她放荡的朝他胸口蹭了蹭,故作轻佻的抬手去捏他的下巴笑道:“帅是挺帅的,可就是不太对我的胃口。”

“是吗?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陆正航垂眸,脸色阴沉的看着她。

“我啊,喜欢英俊帅气,多金,又会哄女孩子那种。我最讨厌的就是医生,陆副院长,你也知道,那天我是纯属报复张子明,才跟你.......”

话还没说话,就被陆正航打断,讥诮道:“这么快就要翻脸不认人,怎么,利用完了,拍拍屁股想走人?”

“买卖,好像不是这么做的吧?”

“话不能这么说吧,你也没吃亏啊,咋们各取所需,不是吗?”说着她又朝他吹了吹气,让自己显得更大放荡点。

陆正航眼睛眯了眯,钳住她的下颚,逼迫她与自己对视,“是你先招惹我的,你以为我是这么好招惹的?”

“怎么,难道你还要我对你负责不成?”她说完,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挣脱开他的禁锢。

“拜拜了,陆副院长,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的真爱......”

打车回到家,正当她穿过楼道,准备上楼时,玄关处蓦得出来一个人影,她抬头一看,没想到是张子明。

“你怎么在这,要做什么?”她态度冷冷的说道。

“这么爽快的跟我提出分手,早上打电话也不接,原来是攀上高枝了?”他勾唇,一抹讥诮道。

“你胡说什么?”沈真真怒问道。

张子明阴阳怪气道:“我今天都看到了,你上了陆正航的车,怎么,还要在这装蒜狡辩?”

“我上谁的车,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好吗?”她讥讽道。

“真真,我来,也是为了你好.......”

张子明话还没说完,就被沈真真打断道:“不需要,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陆正航你了解过吗,水可深着呢,你以为他会真心对你,人家不过就是玩玩罢了。”张子明冷哼道。

“不用你来说,人家就算再不济,也比你这个渣男强!”说着,她用力将她推开,直接上了楼。

走出小区,霓虹灯下,张子明点了一支烟,有些颓废的斜靠在灯杆上,一口一口的吸着。他搞不懂,他们两个怎么会搞在一起的,按理说不应该啊?

可一想到张雪,他自嘲了笑了笑,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一个月前,部门聚餐,刘雪刚好也在其中。外科一直是医院利润最大的科室,医院的很多大领导,当晚全到场了。他为了讨好大领导,不停的给他们敬酒,最后喝的伶仃大醉,路快走不稳了。

在场的所有男同志,其实喝的都比较多,自顾不暇。只有几个女同志是比较清醒的,可那几个女同志男朋友也在场,只有刘雪一个人单身。时间快到了十一点,聚餐结束,大家陆续散场。

很晚了,领导担心张子明出事,只好招呼了下服务生,给他开个房间。这时,刘雪主动提出,说自己刚好没事,可以送他回房间。

领导没想太多,点了点头。去房间的路上,她问他渴不渴,他说渴,然后她打开瓶子,亲自喂他喝。

后来房间里,他很热,整个人欲火焚身,在后面,他直接将张雪扑倒在床上

第二天醒来,当看到张雪谁在自己身边时,张子明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可能动静很大,她也睁开了双眼。四目相对,她故作单纯“啊”一声尖叫起来。

他害怕,立刻捂着她的嘴巴,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好一会才开口说:“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我.......”

没想到刘雪眼泪哗哗往下落,梨花带雨的娇弱道:“张总,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你。”

见她这么一说,张子明更加愧疚不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