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团宠真千金马甲掉不停

团宠真千金马甲掉不停

是豆芽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才是许家的真千金,却因为假千金的鸠占鹊巢在外漂泊了十几年。被认回去后,因为渴望亲生父母的温暖,许安安这才想留在许家,奈何不被人待见,卑躬屈膝委曲求全。许安安知道他们嫌弃自己是孤儿院出来的没教养小孩,所以她更不会轻易的露出自己在孤儿院期间养的马甲。

主角:许安安,傅承影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安安,傅承影 的武侠仙侠小说《团宠真千金马甲掉不停》,由网络作家“是豆芽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才是许家的真千金,却因为假千金的鸠占鹊巢在外漂泊了十几年。被认回去后,因为渴望亲生父母的温暖,许安安这才想留在许家,奈何不被人待见,卑躬屈膝委曲求全。许安安知道他们嫌弃自己是孤儿院出来的没教养小孩,所以她更不会轻易的露出自己在孤儿院期间养的马甲。

《团宠真千金马甲掉不停》精彩片段

“安安,你还是搬出去住吧。”

坐在许安安面前的中年男人眉眼疏朗。

举手投足都展现着上位者的姿态。

但脸上的温和笑容中却透着几分疏离感。

“莉莉马上就要出院了,我担心她看见你以后会不开心。”

许安安盯着许恒书那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眉眼。

只觉得浑身冰凉,心情也低落到了极点。

不甘的情绪在心底蔓延,如同野草般疯长。

她才是许恒书的亲生女儿!

从小在外颠沛流离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才找到亲生父亲。

为了贪恋这点如同萤火般的亲情。

卑躬屈膝的进入许家,低贱如狗的讨好所有人!

甚至还主动给同父异母的许莉莉捐献了骨髓!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爸,我可以……不搬出去吗?”

许安安放在膝上的双手握成了拳头。

艰难的从喉咙里哽出这句话。

她的眼里还透着希冀的光芒。

许恒书眉头一皱,目光落在了许安安的身上。

眼前的女孩长相柔美皮肤白皙,眸子里还凝着摇摇欲坠的祈求。

这个女孩没什么不好。

眼底的倔强和当初愤而出走的前妻苏清雅一模一样。

她留在许家的这半年时间里,也帮着佣人做了不少的家务,就连许家最挑剔的李管家,都夸她是做家政的一把好手。

但这个女孩,只是他用来给许莉莉续命的工具而已。

又不是他捧在掌心里宠爱了十八年的许莉莉。

利用完了,自然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价值了。

“安安,我知道你给莉莉移植骨髓已经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莉莉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她现在还接受不了有你这个妹妹的事实。”

许恒书把钥匙和银行卡扔在了桌上。

就像是随手给路边流浪狗施舍的肉骨头,冷漠而疏离。

“你只是暂时搬出去住而已,我和你的哥哥们都会劝她接受你的,我已经在洛城的市中心帮你买好了房子,生活费和营养费也会按时打在你的卡上,你是我许家的血脉又在外面流落多年,我不会亏待你。”

许安安表情麻木的望着桌上的钥匙和银行卡。

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了窝,不停的摇尾乞怜也会被赶走。

她眼圈泛红,艰难的开口问道:

“爸,为什么要在今天赶我走?”

明天就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了!

她还和孤儿院里的哥哥们炫耀过。

明天将会是她这十八年来,过得最幸福的生日!

因为,她找到家了。

“明天就是莉莉的生日了,她才做完手术我不希望她难过。安安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也知道我并不是要赶你走,而是想让你暂时在外面住一段时间罢了,你需要时间融入许家,莉莉也需要时间来接受你。”

许安安紧紧的咬着嘴唇。

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

懂事的孩子,就活该要承受这些痛苦吗?

眼泪顺着脸颊滑进嘴里,滋味苦极了。

“老头子,刚才三哥打来电话说,妹妹的病情不稳定,需要我们赶紧去医院,你速度点把这个小丫头打发走别惹妹妹生气,我去开车!”

许栎风风火火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转动着手里的车钥匙,张扬的红发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在出门之前,还回头嘲讽似的扫了眼许安安。

“老头子,如果这小丫头想赖着不走,你就多给点钱呗!一套房子打发不了就多给个几百万呗,难道她还想鸠占鹊巢赖在咱们家不成?”

许栎抓了抓头发,笑容桀骜。

仿佛在看什么不值钱的垃圾。

“苏清雅那个女人当初为了和你离婚,抛弃了我们兄弟五个不声不响就走了,半年前才冒出这么个小丫头来说是我们的妹妹,还拿着亲子鉴定上赶着来咱们白家认亲,不就贪图我们许家的家产嘛!”

“住嘴!许栎!”

许恒书呵斥了许栎一声,转头朝着许安安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只是笑容虚伪,笑意不达眼底。

“安安你别听许栎这臭小子胡说,你的哥哥们还是很喜欢你的,房子那边的事情我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了,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你今天就能入住,安安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许恒书抓起打在沙发上的高定西装。

急匆匆的朝着门口走去。

“我会多给你三百万作为补偿,安安你务必要在莉莉回家之前搬走。”

许安安望着许恒书的背影,眼泪模糊了视线。

她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仰头靠在沙发上。

再次睁开眼,眸子里闪烁着与之前不符的清冷和坚毅。

她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

半年前,院长妈妈苏清雅车祸身亡。

她才从苏清雅的日记里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她是苏清雅和许恒书的女儿!

她不是个没有爸爸的野种!

她除了爸爸之外,还有五个亲生哥哥!

渴望亲情的她,迫不及待的拿着亲子鉴定上门认亲。

她本来以为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没想到却遭受到了这种对待!

为了贪恋这点原本就不存在的亲情。

她在许家卑躬屈膝的待了半年。

为了讨好许莉莉,还捐献出去了自己的骨髓!

现在,终究是美梦破碎了。

“呵!三百万!一套房!”

许安安自嘲的笑了笑。

把钥匙和银行卡都扔到了垃圾桶。

梦醒了,也是时候应该离开了。

她抿了抿嘴唇,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牢记于心的号码。

“影哥,我被许家赶出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笑,声线沙哑富有磁性。

“恭喜啊傻安安,你总算不用受罪了!”

许安安吸了吸鼻子,心里还有些酸楚。

她定了定神,冷静的说道:

“我在许家别墅,来接我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跑车的轰鸣声。

很显然,傅承影已经把油门踩到了最大。

就连说话的语气中,都洋溢着他的兴奋。

“稍等,三分钟后赶到许家别墅,我们几个都在等女王回归呢!”

 


三分钟后,一辆炫酷的跑车停靠在许家别墅的大门口。

许安安眼神复杂的回头看了眼许家别墅。

随后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安安女王,欢迎回归!”

傅承影递给许安安一台电脑。

英俊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你看我多贴心,还把小智给你带来了。”

小智是这台电脑的名字。

许安安亲手组装的高端电脑。

曾经用它做过不少震惊全球的大事。

“真不知道许家这些混蛋是怎么想的,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草包当狗头金,放着个十项全能的亲生闺女不要,反而全部都去疼爱你那后妈生的女儿,他们一家子的脑袋都被驴踢了吧?”

傅承影打抱不平似的吐槽道:

“安安,我看你还是太善良了,你就应该放把火烧了许家别墅!”

坐在后排的许安安十指如飞的敲击着键盘。

她在删除自己的档案信息。

既然许家都不愿意承认她的身份。

那许安安这个名字,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性了!

“琛哥,我的字典里没有善良这两个字!”

许安安吸了吸鼻子,回头看了眼逐渐消失的许家别墅。

毫不留恋的将属于许安安的身份证扔出了窗外。

“任性了半年,也是时候该回去继承妈妈留给我的那些家产了,从今以后没有卑贱如草的许安安,只有心狠手辣的暗夜女王许安安!”

在许安安潇洒离开后不久。

大哥许榕结束了为期半月的出差。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许家别墅。

“李伯,安安那丫头呢?”

李管家连忙迎了上来,接过了他手里的外套,面带惋惜的说道:

“大少爷你回来晚了,安安小姐已经离开许家别墅了。”

“离开了?”

许榕停下脚步,目光如炬的质问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赶走安安的这件事情等我回来再商量吗?”

李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如实回答。

“大少爷,莉莉小姐马上就要出院了,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为了安安小姐闹起来,那咱们许家都要鸡飞狗跳,老爷担心莉莉小姐生气,就提前跟安安小姐摊牌了。”

“哼!”

许榕冷笑了一声,扯松了领带。

“这还真像老头子的做派,就和当初背着我妈把苏清韵带回家一样!”

苏清韵是白恒书的现任妻子。

也是许莉莉的亲生母亲。

“老头子给了她多少钱?”

“三百万和一套房。”

“安安会拿着钱走人?跟着我妈长大的丫头,就只有这点眼界?”

许榕眯了眯眼睛,坐在了沙发上。

许安安就是他找回来的!

所以他对待这个妹妹的态度和其他几个兄弟不同。

他真心希望许安安能融入到这个家庭。

“安安小姐没要。”

李管家指了指垃圾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安安小姐,多好的姑娘啊!

怎么就是融入不进许家呢?

“对了大少爷,这是安安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

李管家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了白榕。

里面躺着一只漂亮的银色手表。

表盘里的背景图案是一颗栩栩如生的榕树。

每片树叶都是闪耀的碎钻,熠熠生辉。

旁边还有一张小卡片,用清秀的字体写着:

【榕哥,生日快乐,再见了!】

这只手表的名字叫做生命之树。

他曾在花城的拍卖会上见过。

是出自珠宝大师Avril之手。

曾拍出过六千八百万的天价。

全球仅有三只!

这种绝版的名表,安安到底是怎么买到的?

他在把许安安带回家之前,就已经调查过她了。

这个丫头的背景很干净。

当他找到她的时候,她还在学校食堂里勤工俭学。

她怎么有钱买这么贵的手表?

李管家看着许榕的表情不停的变换,试探性的询问道:

“大少爷,是安安小姐送的礼物有什么问题吗?”

许榕摩挲着表带上的Avril字样。

漆黑的眼眸愈发的深邃。

“李管家,再去查查安安的背景,我要她的详细资料!”

 


“好!”

李管家愣了一下后轻声应道,心里飞快地闪过一丝隐隐的期待,与安安小姐相处了这么久,他觉得安安小姐并不像表面那么懦弱,或许真是他们遗漏了什么!

可正当他要转身离开时,许榕却突然开口道,“算了,李管家,我亲自去查吧!”

如果安安真的如自己所想,身披多重马甲的话,岂会让李管家轻易查到?他还是亲自出马算了。

想到这,许榕立马拿出手机给自己那个远在大洋彼岸的世界顶级黑客兼多年好友打了一通电话。

另一端,傅承影开着炫酷的跑车带着许安安直奔他们几人的秘密基地。

恰逢红绿灯,傅承影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方向盘,余光偷偷瞥了一眼许安安,见她神色无异,顿时松了一口气。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眼神,一直低着头漫不经心的许安安突然转过身来,“放心吧!我真没事!”

说完,她顿了几秒,嘴角微掀,一双美眸里泛着些许暗光,“我只是在想妈妈走得很蹊跷,这事十有八九与苏清韵脱不了干系。”

二人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许安安此话一出,傅承影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轻轻一笑,低沉的嗓音里带着几丝寒意。

“如果真是这样,我第一个不会放过她!说吧,安安,需要我做些什么?”

闻言,许安安眼神沉了几分,将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谈话间,跑车已经停在了一座庄园面前,二人相继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傅承影转过身,一脸赞同地看着她,语气里的宠溺与自豪并存,“这计划真不错!真不愧是我家安安女王,和我一样优秀!”

许安安撇了撇嘴,佯装嫌弃地看着他,“谁是你家的?还有,你少自恋。”

“这不是自恋,这叫自信。还有,安安,我刚刚可是为了接你而舍弃了我那后宫佳丽三千,你现在还这么说我。”

傅承影一边说还一边对着后视镜整理自己的发型,那样子要多妖孽有多妖孽,弄得许安安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忽然,一道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啧啧啧……傅小爷,这几日不见,你怎么愈发油腻了?”

傅承影一转身就看到墨修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布满了调侃的笑容,毫不客气地翻了一记白眼,“你个小屁孩!信不信我把你送去幼儿园?”

“你说谁是小屁孩呢?你个花蝴蝶!还说把我送到幼儿园,我看是我先把你送去医院吧!”

墨修俊脸一红,给了傅承羽一记拳头,傅承羽也没忍,也抡起拳头砸向他。

二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在旁人看来两人就像是有仇一样,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控制了手中的力度,既不会伤害到对方但也不会让对方好受。

墨修身高一米八五,光从这方面来说,他与小屁孩一词就不沾边,傅承影这么说他是因为他那张正太脸,如果只看他那张脸,真的很容易把他与小孩子联系在一起。

所以这一直让墨修很苦恼,想他堂堂古玩奇才,手上珍宝无数,怎么能被人称为小屁孩呢?可偏偏这傅承影就爱拿这个打趣他,久而久之,二人一见面就是互掐。

你叫我小屁孩,那我就称你为花蝴蝶。

许安安看着互相打闹的两个哥哥,突然鼻头一酸,在许家,她就没有感受到过一丝一毫的温情,现在看到这久违的温暖,她觉得弥足珍贵。

思忖间,一辆全球限量版的兰博基尼停在了身后,紧接着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落在地上,许安安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另一张帅得惊为天人的俊脸。

许安安顿时眼神一亮,惊喜地问道,“五哥?你不是在Y国参加国际金融大会吗?怎么回来了?”

叶晋文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得一脸宠溺,“当然是回来给我的安安女王出气。”

闻言,许安安心里的暖意又重了几分。

傅承影、墨修和叶晋文等人都是苏清雅一手带大,他们从小就把许安安当作自己的亲生妹妹,捧在手心里宠着,放在心尖上疼着,从来没有让她受过一丝一毫的委屈,可比她那些亲哥哥们好多了。

许家一家子的面孔从许安安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的眼神暗了几分,自嘲一笑,呵!所谓亲情也不过如此。

叶晋文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深邃的眸子里盛满了疼惜,他暗暗许下承诺,从今以后他一定不会再让安安在受到任何委屈。

他抿了抿唇,转身见傅承影二人还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眉头一挑,上前将二人拽开,“你们俩这是要闹到什么时候?安安都饿了。”

叶晋文话一说完,傅承影和墨修就齐刷刷转身看着许安安,指着对方异口同声地说道,“安安,对不起啊,都是他的错!”

“噗嗤……”

看着他们的反应,许安安不禁笑了出来,大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傅承影和墨修还是喜欢互怼,叶晋文还是那个调解员,而自己就是那所谓的关系润滑剂。

见许安安露出的笑容愈来愈多,三个男人相视一笑,只要能让自家女王大人开心他们做什么都无所谓。

六月盛夏,阳光火辣辣的,四人也不再外面多停留,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庄园。

刚进入客厅就听到一阵悦耳的钢琴声。

君承羽身着一身白色的阿玛尼高定西装,端坐在一架昂贵的钢琴前,修长的手指飞快地跳跃着,犹如从童话里走出的王子一般。

听着自己喜欢的曲子,许安安一脸惬意地闭上了眼睛,见状,君承羽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安安开心就好,也不枉费他推了好几个通告赶过来。

几分钟后,君承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苏禹也端着他最新研发出来的提拉米苏蛋糕走到许安安身边,语气宠溺,“亲爱的安安小公主,尝一尝,这可是我花了几个月才研究出来的,保证你吃了流连忘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