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今生换她追

今生换她追

染染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她,身为武王府的东凰郡主,却恋爱脑上身,不听家人劝阻,执意追随渣男脚步,最终惨遭背叛,亲眼见证了兄长和最爱她男人的死亡。一朝重生,姜姝重回到十五岁,这一世她再不会傻傻的相信渣男的话,步步为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世她要以一己之力护武王府上上下下一世周全。

主角:姜姝,容锦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姝,容锦 的武侠仙侠小说《今生换她追》,由网络作家“染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她,身为武王府的东凰郡主,却恋爱脑上身,不听家人劝阻,执意追随渣男脚步,最终惨遭背叛,亲眼见证了兄长和最爱她男人的死亡。一朝重生,姜姝重回到十五岁,这一世她再不会傻傻的相信渣男的话,步步为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世她要以一己之力护武王府上上下下一世周全。

《今生换她追》精彩片段

厮杀声不断,身边的将士一个个倒下,尸骸遍布堆积如山,遍地染成血河。

将士的鲜血溅在她脸上,她手持着长枪面向后方,抬眸看向站城楼之上的青年。

前有敌军后有自己人算计,腹背受敌。

只见他一挥手,迎接她的却是漫天箭雨

当她以为会万箭穿心而死之时,睁开眼却是有人将她抱住,替她挡下那漫天的箭支。

竟是她一生的死敌容辞。

姜姝从噩梦中惊醒,脸色惨白,汗流浃背。

梦见自己死了。

忘不了梦中伴随在耳的厮杀声,也忘不了那日所到之处积尸成山,血流成河的景象。

“郡主又做噩梦了?”姜姝身边的丫头竹雨手拿着手帕,为她擦去额头的汗水。

姜姝没说话,她眼中带着惊恐的骇然之色。

见姜姝一直不吭声,还以为她是被噩梦吓坏,竹雨再唤她一声,“郡主不要怕,都是噩梦而已!”

姜姝紧咬唇瓣,几乎要咬破皮,衣袖下面的素手微微一颤。

“容锦他如何了?”姜姝突如奇来抓着竹雨的手问她,把竹雨吓得半死。

竹雨瞪大双圆眼,郡主向来讨厌容相,怎么忽然问起远在东都的容相大人?

“郡主,容相人在东都,奴婢也不知他如何啊。”

姜姝闻言撑手坐起,掀开被子赤足下了榻。

容锦他没死!

他人还在东凰都城东都!

竹雨见她忽然下榻还赤足,赶紧拿起白狐大氅披在她的身上,跪在地上亲自为她穿好鞋袜。

“郡主,您本来坠马身受重伤这事让王爷大怒,可不能再受寒!”竹雨边替她穿鞋袜边开口。

坠马受重伤?父王?!

父王不是在两年前病逝吗?!

再说她是马背上的女子,骑射是她最擅长,除了她十五岁那年第一次偷偷练骑马,不慎坠马受重

姜姝似乎想到什么,瞳孔紧缩。

这时竹雨帮她穿好鞋袜起身,姜姝侧身用手抓着她肩膀问,“告诉我是不是永康十五?”

竹雨傻住了,郡主这情况莫非是坠马后的后遗症,脑子被摔坏掉。

明明是永康十二年。

“郡主,是永康十二年。”竹雨开口纠正她的错误。

姜姝闻言,松开竹雨的肩膀,快步走到桌边坐下,亲自倒一杯凉茶,一饮而尽。

她身后的竹雨跟上去,立在一旁,很担心望着自家郡主。

心想着她得赶紧将这事告诉王爷,郡主不仅身受重伤,连脑子也被摔坏。

姜姝衣袖下的手攥紧。

她重生了。

回到十五岁那年。

姜姝面含泪水,边擦着脸上的泪水边开口大笑。

她出身高贵,贵不可言,是东凰册封的南梁郡主,父王是东凰并肩一字王武王,母妃是东凰的长公主。

十五岁跟天家景王墨连初订下婚约,两人男才女郎天作之合,本来在她十六那年完婚,可惜在那年姜姝的亲生父亲南梁武王姜绪风病逝。

为父守孝三年,同时姜姝身为武王姜绪风继承人之一接手南梁的大军,抵抗外敌。

直到姜姝十八那年指旨任职东凰的兵马大元帅,奉皇命击退侵扰东凰边境的西苍大军,结果前有敌军后有自己人暗算。

做梦也忘不了景王墨连初在城楼之上,命人关闭城门,将她跟南梁的三千精锐挡在城外,被西苍人尽数斩杀,朝着她射来的无数箭支。

而向来跟她不对付的死敌容锦却挡在她面前,万箭穿心而死。

连她双腿残疾的王兄也死在墨连初手中,当着她面前将她唯一亲人推下城楼。

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她会让墨连初百倍偿还!

立在一旁的竹雨担心望着自家郡主。

郡主又哭又笑,真怕人会出事。

竹兰走进内帏,见到已经醒过来的姜姝,一脸喜悦缓步走近她,“郡主,您终于醒了。”

竹兰竹雨都是姜姝身边的一等丫头。

姜姝“嗯”了一声。

她知道竹兰接下来要说什么,墨连初会抵达南梁接她去东都休养一段时间。

也正是如此给墨连初上位的机会,在墨连初的母妃荣贵妃诱导下应下这门婚事,得到南梁的助力。

宫中的皇帝舅舅立马给远在南梁的父亲写信,为她跟宁云初订下婚约。

即使不愿她跟宁云初订下婚事也于事无补。

有她的首肯,还有永康帝有意想跟武王府结亲,不同意也不行。

竹兰忽然笑了笑,“郡主,奴婢打听到景王殿下要启程来边关,听说是奉旨接郡主去东都。”

郡主从小跟着王爷来到边关,是在军营长大的。

立于一旁的竹雨闻言双眼发光。

谁不知道郡主是东凰册封的东凰郡主,封号是东凰国名。其父是东凰并肩一字异姓王,其母是东凰的嫡长公主,舅舅是东凰帝王, 连皇后也是长公主的闺中密友,同时也是郡主的舅母。

众所周知,天家已经册封王位的王爷,都是郡主未来的夫婿人选。

谁能入郡主的高眼,还得跟各位王爷的本事,谁能夺得郡主的芳心。

“他来不来跟我无关。”说着,姜姝侧目瞥一眼竹兰,“对了,父王人在哪儿?我想去见他。”

竹兰倒是没料到郡主似乎对景王的到来不感兴趣,反而要去见王爷。

郡主偷练骑马这事惹得王爷大怒,要是以往的话,郡主躲王爷还来不及呢。

怎么突然主动想要见王爷。

“回郡主,王爷人还在大营!”竹兰如实回答姜姝的问题。

姜姝再给自己倒杯凉茶,抿了一口凉茶。

“等父王回府立马来向我禀报。”说着,姜姝挥手遣退两人。

竹兰竹雨颔首,毕恭毕敬福了福身退下去。

两人刚走不久,外边传来竹兰竹雨的声音,“奴婢见过世子!”

坐在桌边的姜姝自然也听见,她立马起身。

见到坐在轮骑的男子,姜姝一步步走近他,一步比一步走得无比艰难。

她的王兄少年成名,以十八之龄横扫千军万马,参加大战三十次,小战八十八次,无一败绩,奈何天妒英才,中敌方的毒箭,双腿残废,终生坐在轮椅,成为一个废人。

 


姜琰看见她一步一步走来,俊秀无双的脸扬起笑容。

竹兰跟竹雨立于一旁候着,看着眼前兄妹的一幕,眼睛进了沙子,双眼红了一圈。

老天爷真不公平,夺走世子的双腿,恐怕世子的世子之位恐怕是不保了。

毕竟王爷是统领东凰大军,世子之位即使是王爷想要力保,也难以服众。

姜姝走上前,蹲在在姜琰的面前,抬眼看着自家王兄,“王兄,你怎么过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姜姝想到前世的王兄被人推下城楼的惨状,她控制不住情绪。

见姜姝面含泪水,姜琰心疼伸出食指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姝儿坠马受伤,身为王兄岂能不过来!”

姜姝听着,她忽然站起身,在他面前转了两圈,对着坐轮椅的姜琰笑了笑。

转了两圈后停下动作,姜姝看着自家王兄,“王兄,我已经没事了。”

见她活蹦乱跳,知道她差不多都恢复,他笑笑,“没事的话王兄也放心了,只不过你得答应王兄,不准再偷偷骑马。”

立于一旁的竹雨搬张椅子过来,姜姝坐下跟坐在轮椅的姜琰面对面。

“我答应王兄不会偷偷骑马。”姜姝对着姜琰笑道。

这话落下,姜琰包括立于旁边的竹兰竹雨三人一跳,无比震惊看着姜姝,不敢相信她会轻易答应!

之前父王下死命令不准她碰马,死活都不同意,非要碰马。

“当真?”姜琰一脸不信。

姜姝垂眸,掩下眸中的万般情绪,她是不会偷练骑马,不过想要光明正大骑马而已。

前世的她坠马受伤,为了让王兄放心,不再偷练骑马,结果父王病逝想要传位给姜泽,眼看着南梁要落入姜泽手中,姜姝付出百倍的努力,帮王兄拿下南梁的王位,自己成为王兄的左膀右臂。

王兄双腿残废,她便成为王兄的双腿为他横扫千军万马,睹住众人的嘴。

只不过到最后她没料到宁云初竟敢不顾及东凰的利益,也要除掉她。

而她口中提到的姜泽正是姜姝的同父异母的二王兄,是武王姜绪风跟他的继王妃宁雨湘之子。

姜姝抬眼开口,“难道王兄信不过我吗?”

姜琰笑笑,“王兄自然是信你的。”

说着,姜琰听到有人的肚子叫出声,“姝儿这是饿了?”

姜姝点了点头,“好像是有点饿了。”

姜琰侧目瞥了眼竹雨,让她去趟坎房让人为姜姝准备膳食。

竹雨点头应下,福身行礼退下去。

等厨房的菜都做好,婢女们端上琳琅满目的菜品,竹兰为她布菜,竹雨则垂首立在旁边。

姜姝向来胃口小,不过她满肚都是空的,迫不及待夹起菜肴享用。

坐在她对面的姜琰看着她吃笑了笑。

想到他接下来要提的事,也不知这个时候提起合不合适。

“姝儿你可知景王要启程边关。”

坐在他对面的姜姝闻言放下碗筷,抬眼看着坐在轮椅的姜琰。

知道王兄接下说的事是跟容锦有关。

跟宁云初启程边关还有容锦相伴。

前世她对容锦有偏见,压根不想听到关于容锦任何的事。

王兄提起容锦,她立马用手闭耳不听关于容锦任何事。

想到前世那人用自己的命挡下无数的箭支,姜姝心里还在隐隐作疼,他死在她的怀里。

“竹兰跟我提过。”姜姝眉眼清冷,“景王奉旨接我去东都。”

“我听说容锦也会跟着景王来边关!”姜琰刚开始犹豫一会儿,最后还是跟她说实话。

姜姝对于他跟容锦交好一事很不满,生怕容锦会带坏她的王兄。

其实他是想说姜姝对容锦偏见太深,并不了解容锦的为人。

误导他唯一的亲妹正是远在东都的姨母兼顾父王的王妃宁雨湘。

想到母妃还怀着他时,宁雨湘设计父王成为父王的女人,导致母妃早产在鬼门关走一趟。

直到怀上姜姝后身子骨越来越差,生下姜姝不足一年后逝世。

那女人从一个侧妃坐上正妃的位置。

“原来容相也来了,传闻中的天下第一嫡仙公子。”姜姝眼中含笑,一脸的期待。

姜琰很奇怪看她一眼,没有想像中的厌恶,反而是满脸期待容锦的到来。

“你不是很讨厌他吗?”虽然不解,姜琰还是开口问她一句。

竹兰跟竹雨也在盯着姜姝看。

“以前是,不过我想一下,能跟王兄结交的人物,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人吧。”

说着,她笑着拿起碗筷。

姜琰闻言抿唇笑了笑,看来姜姝经过坠马一事脑子都清醒不少。

他也拿起碗筷,今天他很高兴,比平常吃得都要多。

从东都赶到边关快马加鞭也要半月的路程。

宁云初等人已经赶十天的路程,他们想要半个之前赶到边关恐怕做不到,毕竟中途还要休息。

马车里,宁云初拉起帘子目光沉沉。

他已经甩开容锦三天,想来应该追不上自己。

一想起容锦,宁云初俊美的脸忽然沉下来,他来边关接人,父皇便派出容锦跟他一同启程。

想到父皇向来宠信容辞,跟双腿残废的武王府世子交好,宁云初对容锦很不满。

放下帘子,宁云初想要休息一会,马车忽然停下,坐在软榻上的宁云初脸色微变。

什么情况?

他还没让他们停下!

“殿下,前面有人挡着去路。”车外传来侍卫禀报的声音。

宁云初拉起帘子下了马车走上前。

前面的漫天尘土让人看不清来人。

一路护送宁云初的禁卫军护在宁云初前面。

直到沙尘散去,众人看到坐在白马之上的男子身形掀长清瘦,白衣黑发,容颜清隽出众, 唇红齿白,那双清寂的潋眸透着冷漠,气质清绝,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见到男子的真容,禁卫军等众人连忙下跪行礼,“卑职拜见容相!”

谁人不知白衣绝色男子正是东凰右相,出身兰陵世家大族。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使是当朝左相,在他面前也只能低眉顺眼。

景王宁云初是天王贵胄,无需行大礼。

见所有人都下跪,宁云初拱手执礼,“容相。”

那双阅尽人世间的潋眸清寂,容锦淡淡的开口,“免礼。”

 


众人这才敢站起来。

“景王是不想跟本相同行?为了甩开本相宁愿不走官道。”坐在白马之上的男子声音清冷。

跟着宁云初的众人个个低头,压低存在感,生怕被容相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宁云初再次拱手,“容相误会了,本王跟容相在半路走散,找不到容相才先行一步。”

容锦听了,忍不住笑了笑,潋眸却多一丝凉薄。

“但愿景王口中是实话,不然本相不得不怀疑景王的动机。”

宁云初背脊刮过阵阵的阴风,如此直白,令宁云初心中大惊。

永康帝有四个儿子,却迟迟未立太子,倒是先封王。

没有永康帝的允许,永康帝已经封王的儿子不能踏出东都半步,无令踏出东都一步都视为谋反。

宁云初这次是奉旨离开东都启程边关,永康帝派出他最得宠的大臣当朝右相容锦陪同。

明面是陪着宁云初,暗地里却是永康帝派出容锦盯着宁云初的一举一动。

宁云初的手已经青筋毕露,俊美的脸却不见半分异常。

“容相,本王句句属实!”

容锦清冷的目光落在宁云初身上,犹寒芒在背。

“既然是真的,那下次别走丢。”容锦敛起落在宁云初身上的目光,调头策马。

陪同容锦过来的数百人,都是容氏派出的高手保护容锦安全。

容锦是兰陵容氏的天之骄子,他的安全是容氏的头等大事。

百名穿着黑衣劲装的年轻男子调头跟上去。

宁云初目光阴鸷,冷冷盯着前面的一行人马,他堂堂王爷之尊在容锦面前如同蝼蚁。

他气得拂袖转身,往马车走过去。

众人心累不已,景王也真是会替大家伙找麻烦,明知跟容相相伴前往边关,不容有错,非要自作聪明甩开容相分开而行。

容相明面是跟着去边关,实则是永康帝的耳目,盯着景王的一举一动。

一行人跟上前面的人马,继续赶路,启程边关。

次日,姜姝倚靠在软榻上,手握着团扇,领着丫头走进帐内的竹雨,拿起丫头端着托盘里的汤药,转身亲自端给坐在软榻的女子。

这药是她亲自为郡主熬的,连眼都不敢眨一下。

姜姝放下团扇接过汤药,拿着小勺搅着碗中的汤药。

想到她接下来的几天还要喝着苦药,姜姝一脸嫌弃。

“郡主,还是趁热喝吧,毕竟良药苦口。”站在她面前的竹雨见她一脸嫌弃,赶紧开口劝。

郡主向来不喜喝药,让郡主喝药简直要她的命。

正当姜姝听竹雨的话,要喝药时,竹兰疾步走进帐里,快步走近她,附耳低声说了一句。

姜姝将汤药交到竹雨手中,她拿起团扇起身快步往前走。

竹兰赶紧跟上去,后边的竹雨低眼看了她手中的汤药,郡主似乎一口都没喝。

姜姝来到主营,见到自家父王坐在主位喝茶,她领着竹兰上前行礼,“父王万福金安!”

姜绪风放下茶盏,看着站在他眼前的女儿,眼眶泛红。

他不准女儿骑马是怕她会受伤,谁想到她偏不听劝,偷偷骑马,结果坠马受伤。

昨天他得知女儿醒来,想要第一时间去看她,偏偏昨日一大堆的事找上门来,他也走不开。

也是今日有闲专程跑一趟。

想喝完杯茶去看她,没想到他人还没去,女儿反倒找上门。

他起身过去扶扶她一把,训斥中带着关心,“你受伤还行什么礼!”

说着,姜绪风过去扶着姜姝坐下。

“父王,我已经没事了。”姜姝拉着姜绪风在她旁边坐下。

姜绪风刚坐下,一听她这话,眉头打结,什么叫做已经没事,要是落下病根,让他如何向她已亡的母妃交待。

卿儿在死前再三让他照顾好他们兄妹。

姜琰已经被废一双腿,本来已是无脸面对九泉的爱妻,要是连姜姝也出事,他死也不敢见卿儿。

姜绪风冷哼一声,“以后不准偷偷骑马,大不了父王亲手教你。”

为了安全起见,姜绪风怕姜姝再次偷偷骑马,再次受伤,最终还是先退让一步,允许她骑马。

姜姝闻言展开笑颜。

前世她怕被父王责骂,也为了不让王兄担心,先一步开口再也不碰马。

没想到父王怕她再次偷偷骑马受伤,退让一步。

想到她保证向父王不再骑马,直到父王病逝,她终究还是没有守诺,失信于父王。

姜姝忽然起身,站在他面前蹲下身,抬眼望着自家父王。

“谢谢父王。”说着,姜姝不由自主红了眼眶。

前世,父王不过四十,却在她十六那年病逝。

老天对他们一家真是不公平,母妃生下她不久后身子骨越来越差逝世了,连父王也在她十六那年病逝,就连王兄,老天也要夺走他的骄傲,夺走他的双腿,终其一生坐在轮椅,最后还死在宁云初手中。

姜绪风低眉看她,见女儿红了眼眶,心想着向来性子冷的女儿跟平常很不同。

同意她骑马而已,也用不着红着双眼。

姜绪风心里是这么想,嘴角却一直在上扬。

“谁让你是父王的女儿。”姜绪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姜姝听着,心里酸楚,心如刀割般难受。

无论是父王还是王兄,还是那位一直被她视为死敌的容锦。

跟她出生入死的将士,她绝不会让他们重蹈覆辙。

她敛起眸中翻涌的情绪 ,淡淡开口,“其实我来找父王,是有一件事必须要让父王知道。”

说着,姜姝侧眼瞥了眼立于一旁的竹兰。

竹兰伺候姜姝多年,明白她的意思福身退下去 。

主营的将士也是有眼力劲,毕竟连郡主身边的一等 丫头都要退下,他们更不用说了 。

拱手退下退下主营。

等主营里的人都退下 ,姜姝抿了抿唇,“父王,可知荣贵妃一直想要摄合我跟景王的婚事?”

姜绪风脸色沉下去。

天家那几个一直对女儿虎视眈眈,不是为了喜欢,是为了拉拢他,想得到他的助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