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鬼医娇妻妖孽王爷太粘人

鬼医娇妻妖孽王爷太粘人

鹤昭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狂魔鬼医,附身到了无才无德的弃妃云锦泽身上!侧妃在她面前挑衅蹦跶,府里的下人苛待嘲笑她,真的当她云锦泽是软柿子?初露锋芒,杀鸡儆猴,从此刷新所有人眼中的懦弱弃妃形象。在这个时代,她会告诉别人,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主角:云锦泽,楚玄玉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锦泽,楚玄玉 的武侠仙侠小说《鬼医娇妻妖孽王爷太粘人》,由网络作家“鹤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狂魔鬼医,附身到了无才无德的弃妃云锦泽身上!侧妃在她面前挑衅蹦跶,府里的下人苛待嘲笑她,真的当她云锦泽是软柿子?初露锋芒,杀鸡儆猴,从此刷新所有人眼中的懦弱弃妃形象。在这个时代,她会告诉别人,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鬼医娇妻妖孽王爷太粘人》精彩片段

盛世紫冥国,是玥洲大陆最鼎盛的帝国之一。

紫冥国寒王府内,冷清的后院里,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叫。

“求求你了,侧妃娘娘,饶过我吧!”只见两个穿着粗布衣的小厮正奋力束缚着一位花容月貌的女子,她穿的朴素却也难掩姿色,更有一种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之感,只不过她娇小的脸上印着明显的巴掌印,此刻她正卑微的跪在地上求饶。

站在她面前的女子,一脸傲气,身着华服,面容姣好,身姿曼妙,她就是慕容柔。

慕容柔冷笑一声,眼神狠厉,“姐姐,知道占着寒王妃这个位置的坏处了吗?像你这种一无是处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压我一筹?!就凭你是云家的嫡女?”

那求饶的女子便是寒王妃云锦泽,她狼狈的不堪入目,丝毫看不出她是堂堂的寒王妃。

“不,我没有!”云锦泽拉着慕容柔的衣角,不停的给她磕头。

一旁的两个小厮对视一笑,忍不住嘲讽。

“寒王妃像条狗一样,真是够丢人的!”

“还是侧妃娘娘威严!”

慕容柔听着心里一阵愉悦,心情大好,“我带来的好东西呢?”

“在这呢,侧妃娘娘。”小厮立马献媚的端着一个白色小瓶子递给慕容柔。

“这可是好东西啊,姐姐。”慕容柔笑的阴冷,她打开小瓶子,嗅了一下,表情仿佛闻着什么上乘香料一样满足,“这是我得来不易的毁容水,能让人的脸顷刻间化为一摊烂肉。”

听着慕容柔带着笑意的话,云锦泽吓得瑟瑟发抖,浑身打颤,额头已经磕的流血了,一双杏眼哭的红肿。

“不要…不要!”云锦泽吓得后退。

两个小厮邪笑着按着她,慕容柔兰花指捏着毁容水靠近云锦泽,笑容无比阴暗。

“不要!”云锦泽就算再愚笨懦弱,也害怕那东西。

她奋力的踢腿,一不小心居然真的踹到了慕容柔!

慕容柔吃痛痛呼一声,顿时大怒,“废物!连一个没用的女人都按不住吗?!”

毁容水也掉在地上碎了一地,融化了地板,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两个小厮看了心里一惊,这侧妃娘娘还真是阴狠,如此毒辣的东西,要用在寒王妃身上!

慕容柔瞧了一眼地上的毁容水,恼怒不已,给了哭喊不停的云锦泽一耳光,“贱人!居然敢踢我?”

云锦泽被打的脸侧到一边,嘴角出血,两个小厮夹着她,让她毫无抵抗力的任由慕容柔泄气。

“把她给我打死!”慕容柔厉声命令那两个小厮。

“打死?”

“如果寒王追究,我们......”

两个小厮面面相窥,似乎都有些忌惮。

“你们不杀了她,我便杀了你们!”

听到慕容柔的威胁,两个小厮一咬牙,不再犹豫,对地上哀嚎的云锦泽拳打脚踢,用力踢打她的腹部,脑袋,云锦泽的哭喊求饶也逐渐变得微弱,直至最后消失。

“停。”慕容柔冷声喊到。

两个小厮停止了殴打,云锦泽一动不动的躺在墙根。

“啧,真是不经打,这就死了,还真是废物。”慕容柔发出一阵渗人的笑声,蹲在云锦泽面前,伸出手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鼻青脸肿的样子,大快人心,这贱人终于死了,她死了自己就可以成为寒王妃,再也不用被人说是连废物都不如的侧妃了!

“把她扔到乱葬岗去,若是寒王问起来,你们就说她自己发了疯跑了。”慕容柔语气冷漠,没有丝毫温度,“处理的干净点!”

“是!”

慕容柔扬长而去,两个小厮转身看向云锦泽的尸体。

“真可惜,怎么说她也是个大美人啊。”那小厮走到云锦泽身边,色眯眯的看着她。

“你想快活快活?行,我帮你看风!”另一个小厮猥琐的笑了笑,离开房间。

屋内的那个,笑的贼眉鼠眼,他的手缓缓伸向云锦泽的胸口,眼见就要碰到的时候,天空突然一阵电闪雷鸣,五彩光从天空中闪过,震耳欲聋!

下一秒,他跟前的云锦泽猛然睁开双眸,戾气十足!迅速抓住了他的手腕,狠狠往后一掰,只听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那小厮一阵惨叫!紧接着对方一脚踢向他的跨间要害,那小厮立马疼的龇牙咧嘴。

小厮惊恐的倒在地上看着缓缓站起来的云锦泽。

“怎么了?!”外面放风的小厮听见动响跑进来,对眼前的一幕,瞪目结舌!

他们看见云锦泽居然活了过来!

一阵闪电的光芒,打在云锦泽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无比阴森恐怖,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妖冶鬼魅,杀意盎然!

门口的小厮看见地上惨叫的兄弟,毫不犹豫选择了转身逃跑。

云锦泽冷笑一声,双指一弹,一枚石子以电光般的速度击中那逃跑的小厮的后脑,他瞬间昏死倒在地上。

随后她蹲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地上哀嚎的小厮,“说吧,你想怎么死?”

“你这贱人居然装死!”那小厮害怕的破口大骂。

云锦泽不怒反笑,手脚并用的压住他,另一手从头上取下一根簪子,狠狠插入他的太阳穴!一气呵成,半点不犹豫。

连呜咽声都发不出,那小厮直接一命呜呼。

云锦泽站在这血泊里,茫然的看着四周,她是21世纪闻名于世的鬼医,刚刚还在被帝都杀手追杀,恍惚就来了这里,看着地上这两具尸体,如果不伪造一下恐怕自己难辞其咎,眼下初入陌世,还需小心谨慎。

突然一阵耳鸣,陌生记忆如数灌入脑海。

原主云锦泽,云家嫡女,云家英才辈出,原主生母在世时是紫冥国神医,可原主却是紫冥国公认的废物,从小受人欺凌折辱,为了父亲在朝廷的地位,被赐婚给寒王楚玄玉,在这里她受尽白眼,寒王冷落,父亲不管,最后被嫉恨她的慕容柔骗到这里,殴打凌辱,含恨而死!

她不由得泛起一阵同情,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青嫩的声音。

“王妃娘娘,你在哪?”

这么快就有人找上自己了,希望不是敌人,眼下她没有精力再继续拼搏了,刚刚已经是强弩之末。


天蒙蒙亮,云锦泽睁开双眸。

“嘶…”

她揉按太阳穴,不记得自己昨晚是怎么被那个稚嫩的小丫鬟不知不觉带回来的。

此刻她觉得浑身疼痛,尤其是被打的最恨的腹部和脸颊,无奈这里是古代,什么医疗设备都没有,无法医治。

待在床上闭目养神,再次睁开却发现自己不在原主房间,这是她的实验室!

“怎么回事?!”她震惊不已。

这时候她发现自己在这里感觉不到身上的疼,再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和身体,也没有任何伤,看来这里是一处异形空间,在自己的意念世界里,和现实不一样。

她走到医疗台,发现这里都是她曾经的东西,包括储物箱子里,也都是自己曾经研制的各种毒剂,玻璃柜里陈列着各种常见的药品,其中消炎药和止痛药吸引了她的目光。

“太好了,这样一来,原主身上的伤就可以治愈了。”否则,以原主那副身体,不治愈的话,恐怕真的会一命呜呼!

她欣喜的拿走了许多药品,正当她发愁如何拿着这些东西回到现实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带着怨气的低语。

“真晦气,这贱人怎么没死?这废物活着就是连累我!”

下一瞬间,云锦泽忽然又回到了现实,这里是原主那冷清陈旧的房屋,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梳妆台,而她一低头发现自己手里居然真的有那些药品!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云锦泽迅速把手里的东西藏到枕头下。

紧接着门被一脚踹开!

“没死就起来干活!”进门的人是一个衣着尚可,满脸皱纹的老妇人,她手里拿着皮鞭,“晦气东西!昨晚死了两个小厮,王爷没有追究,真是便宜你这个小贱人了。”

云锦泽冷漠的凝视她,不置一词,她知道,这个老妇人就是府里的老奴林嬷嬷,平日对原主最是虐待!

那老嬷嬷看见她一动不动,顿时来气,拿着皮鞭就走过去,“贱人,我还使唤不动你了?”

正当她要挥舞手中的皮鞭时,云锦泽瞬间侧身躲开,以残影一般的速度紧握林嬷嬷粗糙的手腕,狠狠往后掰。

“放开我!贱人!”林嬷嬷吃痛的惊叫一声,手里的皮鞭掉在地上。

云锦泽不给她喘息的时间,一脚踹到林嬷嬷腹部!

“哎呦你个贱人,居然敢打我!”林嬷嬷爬起来,一脸狰狞,“反了天了你!”

云锦泽只是唇角微微勾勒,一股寒气从她身上散发,那气场绝对不是原来那废物可以发出来的,尤其是那眼神,眼底满是明显的杀意,和以往卑微懦弱的寒王妃,完全不一样,判若两人!

林嬷嬷的确被震慑到了,但是她还是不信邪,“装什么装,吓唬谁呢!你还真把自己当寒王妃?”

说着就要过去教训云锦泽,谁知云锦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皮鞭。

“你要做什么?”林嬷嬷大惊。

“你猜我要做什么?”云锦泽阴冷一笑,美艳的容颜尽显狠厉,手里把玩着那皮鞭。

紧接着,房间内传来一阵痛呼吼叫,还带着鞭策皮肉的声音,屋外的奴婢们以为林嬷嬷又在虐待寒王妃,司空见惯,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们大吃一惊!

只见寒王妃的房门打开,被打的皮开肉绽的林嬷嬷从她屋里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满脸是血,耳朵已经被打的裂开了,惊恐的表情仿佛看见了鬼一般。

“从今日起,谁要是再敢在我面前放肆,就是这般下场。”云锦泽的声音不重不轻,甚至带着一抹冷意。

那些奴婢们都以为她被侧妃娘娘打傻了,仿佛鬼上身一样,性情大变!

林嬷嬷不停的后退,要不是腿被打的鲜血淋漓,她早就爬起来就跑了,院里那些奴婢也被吓得不轻。

云锦泽淡漠的扫了他们一眼,关上房门回到自己屋内,刚关上们她就大舒一口气。

身上的伤口因为大动作更疼了,现在要赶紧去治愈自己了,于是她回到床上,拿出药物涂抹在身上。

“嘶…”她微微皱眉。

药物覆盖在伤口上,还有些刺痛,她忍着给自己上完,如今寒王府的局面她算是明白了,下人仗势欺人,那个害死原主的慕容柔更是欺人太甚,都不把原主当人看!

这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云锦泽警惕的看向房门。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怯生生的小丫鬟走了进来,她模样清秀,怀里抱着一袋东西。

“王妃娘娘。”软糯的声音让云锦泽的寒意微微降下。

她思索了一下,这个小丫鬟是春桃,对原主不离不弃忠心耿耿,从小跟着原主长大的。

得知这些,云锦泽稍微放柔了表情,“有什么事吗?”

“奴婢知道你又受伤了,这是奴婢去外面买的药,奴婢把身上的东西都当了…王妃娘娘,你试一试吧?”春桃把怀里的药包递给云锦泽。

云锦泽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这包药材,她拿到鼻尖嗅了嗅,这哪里是什么药材,这就是一些枯草,沾染了药材熬煮的药味,那大夫分明是骗春桃的。

看着春桃满是期待的眼神,云锦泽微微一笑,“好。”

“王妃娘娘,奴婢听说你鞭策了林嬷嬷,是真的吗?”

云锦泽挑眉,没有否认。

“王妃娘娘,以后可以千万不要再冲动了,你身上本来就有伤,那林嬷嬷是个厉害的主,莫再伤了你,她让您干什么活,我去做了便是。”

“春桃,以后不用低声下气的,我是寒王妃,怎么能让一个下人欺负了,你也不会。”

“娘娘。”春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云锦泽,只觉得现在的王妃变的很不一样,非常。有魅力。

见春桃说不出话来,云锦泽赶紧打发她出去。“去给我找两位药,生马钱子,生天仙子。”

自己不得不为往后的安全铺垫后路,她想得十分周到,“若是大夫问你,你便说前者止血止痛,消肿散结,后者安神定经,寒王妃受重伤,急需药材。”

春桃疑惑,但是听取命令就是奴婢分内的事情,很快,春桃从大夫那里寻得了这几味药草。

“大夫有为难你吗?”

春桃摇摇头,“大夫说这都是没用的药材,给了就给了。”

云锦泽了然于心,眼神阴鸷。


修养了两天,云锦泽感到自己伤口愈合的很好,看来原主的恢复能力很强。

这两天下人们因为之前林嬷嬷的事情,对她有一些改观,态度上或多或少有了改变,不再像以前一样,不把寒王妃不当回事。

屋内,云锦泽正在把玩手里的簪子,之前春桃拿的药材可以熬制毒药,如果能在这枚簪子是镶染毒,应该是自保的护身符,只是她需要火把毒剂陷进去,更需要火熬制毒药,可是自己的屋内哪来火种。

这时候春桃推开门走了进来,她低着头,两手空空。

云锦泽看了看她,漫不经心的问道,“不是去拿饭吗?”

春桃咬了咬下唇,挂着疲惫的笑容,“奴婢刚刚去小厨房,看见没人,就回来了,庭外有长好的果子,奴婢给王妃娘娘剥一个?”

“果子能果腹吗?”云锦泽语气淡漠,把簪子重新放到锦盒里,“你就是长期营养不良才这么瘦弱。”

余光瞥见春桃一直拉着自己的衣袖,云锦泽察觉有什么不对,“把袖子拉开。”

春桃一愣,然后把手背到背后,“王妃是觉得奴婢袖口脏吗?奴婢回去换一件。”

“翻看。”冰冷的语气让人不由得心生畏惧。

春桃只好照做,翻开衣袖,一双纤瘦的手腕上满是伤痕,云锦泽顿时眼神骤冷。

“厨房的人做的?”云锦泽看见春桃支支吾吾的样子,顿时明白,拉着她就夺门而出。

主仆二人来到小厨房院口,里面的人正在忙碌。

“哟,这不是寒王妃吗?”一个浓妆艳抹的肥胖女人出现在了云锦泽面前,眼底满是不屑,“这是哪阵风把你这晦气东西吹来了?”

云锦泽冷着脸,沉默不语。

春桃低下头,“王妃娘娘,咱们回去吧。”

“王妃娘娘?这废物也配如此称呼?这是什么天大的笑话啊。”院主捂住嘴一阵怪异的笑。

一旁的下人们也是一阵嘲讽。

“看那废物身上那破布,桥洞的乞丐都不穿!”

“何止啊,这废物一身晦气,她娘家都不待见她!”

春桃气的挺起背,正要说什么,就看见自己身边的王妃娘娘冲过去揪住正在讥笑的院主的衣领!她震惊的捂住嘴,瞪大了眼睛。

“你这废物要做什么!”院主怒目圆睁,立马喝令身边的人,“还不过来把她赶…啊!”

话还没说完,云锦泽就给了院主一耳光!

院主被打的一脸懵逼,正想反过来怒骂云锦泽的时候,又是十几个耳光铺天盖地的打向她,打的她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

“现在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吗?”云锦泽的声音阴冷,仿若带着枚枚寒针刺向他人。

院主肿着脸,更显臃肿,她害怕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寒王妃,吓得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打颤,这寒王妃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如此跋扈,居然敢当众掌掴自己,自己可是侧妃娘娘的人,她平日不是看见侧妃娘娘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吗?

下人们也是一阵吃惊,大家一时被震慑到。

“寒王驾到!”

一声呼喊打破了僵局。

春桃立马跪下行礼,“奴婢见过寒王殿下。”

那些下人也迅速跪下,被打的院主立马哭喊起来,“寒王殿下替奴婢做主啊!”

云锦泽回过身,朝身后看去。

那是一位墨衣着身,貌若惊鸿的人,他从远处一步一步的渡来,周身萦绕着缕缕仙气,衣诀飘然,腰间挂着一枚墨色的麒麟玉佩,身姿挺拔,仙气出尘,容貌俊美的神明都不可比,剑眉星眸,双眸是琥珀色,眼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妖魅,鼻梁高挺似有异域的骨架,肤色胜雪宛若谪仙,嘴唇甚薄,整个人带着一股恰到好处的邪魅。

真是自己见过最完美的浓颜系,惊为天人,云锦泽忍不住的感叹,没想到紫冥国的战力天花板会如此俊美,据说他的兵马可以撼动整个紫冥果,不容小觑,还是皇上最看重的皇子。

“寒王殿下!”那跪在地上的院主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配上她臃肿的肥脸,满是横肉,“寒王妃不分青红皂白就掌掴奴婢!您要替奴婢做主啊!”

看着坨肥肉要靠近寒王,一侧的侍卫立马半抽利剑,横在院主面前。

“休要靠近寒王殿下!”

那两个侍卫模样尚可,算得上俊俏少年郎,一左一右的护着寒王。

寒王,楚玄玉?云锦泽心中默念他的名字,眼底闪过一抹不屑。

她抬眼看去,发现楚玄玉也正在凝视着她,对方的眼底没有任何情绪,楚玄玉面无表情,但是却有着摸不着痕迹的冷漠,让云锦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寒王殿下,是院主先不仁不义,不给王妃娘娘吃食!”春桃直起背,哪怕害怕也要保护王妃,所以指着院主诉说到。

两个侍卫依然未曾收起利剑,谁都不敢靠近楚玄玉半分。

“一派胡言,王妃娘娘明明什么都不问的来打奴婢!太不讲道理!”院主说着恨意满满的撇了一眼云锦泽。

“呵。”云锦泽清哼一声,挪步到院主跟前,“不妨当着我的面,再一五一十的说一说之前怎么对待春桃的。”

那气场完全不是之前的云锦泽,两个侍卫也差异的回头朝楚玄玉看去,楚玄玉轻轻抬手,他们便懂事的收起利剑,退回到楚玄玉身后。

“奴婢只是一时太忙,推了春桃罢了。”院主依然不松口。

云锦泽不再说话,冷着一张脸盯着院主,直盯得院主浑身不自在,眼神飘忽躲闪,这一切被楚玄玉尽收眼底。

“够了。”楚玄玉冷淡悦耳的声音刚响起,众人一同把视线投向他,仿佛他是一束光一样。

他看向云锦泽,“你闹够了吗?”

此话一出,院主立刻变得得意洋洋,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我只是要回属于我的东西。”云锦泽不卑不亢的直视楚玄玉。

楚玄玉微微皱眉,面色不悦。

“王妃娘娘这是要和寒王殿下争执吗?”院主趁热打铁,一个劲的煽风点火,“素来听说王妃娘娘是书香门第,如今看来也不过是空有虚名,奴婢今日被罚也算是让大家知道了王妃娘娘是什么人!”

瞬间,碎语袭来,云锦泽察觉到她们的声音,并未大怒,既然大家都想看她失态,她就偏要处变不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