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她不当白月光替身了

她不当白月光替身了

音小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做谢铮满意的妻子,沈棠始终在压抑天性。她变得乖巧,努力做一个贤良淑慧的妻子。甚至,因为谢铮的一句不喜欢,她就放弃了自己颇有天赋的舞蹈和画画,把自己的生活局限在家里。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比不过他心中的白月光。既然如此,沈棠果断选择离婚,再也不做替身!

主角:沈棠,谢铮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棠,谢铮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不当白月光替身了》,由网络作家“音小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做谢铮满意的妻子,沈棠始终在压抑天性。她变得乖巧,努力做一个贤良淑慧的妻子。甚至,因为谢铮的一句不喜欢,她就放弃了自己颇有天赋的舞蹈和画画,把自己的生活局限在家里。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比不过他心中的白月光。既然如此,沈棠果断选择离婚,再也不做替身!

《她不当白月光替身了》精彩片段

雪下的很大了。

透过落地窗,沈棠可以清晰地看见停在院内的车上面覆盖了薄薄一层雪,刚抽出嫩芽的树枝已经被微微压弯,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要断裂。

原来将近四月了也会下雪。

她有些恍恍惚惚的想。

“棠棠......棠棠?”沈夫人带着担忧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沈棠回过头,对上她一双关切的眸子,强撑着挤出一个笑。

“我没事。”

桌上早早摆好的饭菜已然有些冷了,沈棠咬唇想了片刻,还是推开椅子起身,握着手机:“我去打个电话。”

她特意找了个不容易被听清的角落,握住手机,沉思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拨下了那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响起的是电话忙音。

好一会,才被接通。

“喂老公,”沈棠深呼吸一口气,语气软下来,带着点刻意而为的娇软,“你快到了吗,路上下雪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在家里......”

“我在公司,”电话那头的谢铮言简意赅,语气冷淡地打断他,仔细听来,好像还带有被她打断工作之后的不耐烦,“不用等我。”

“可是......”沈棠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

没等她说完剩下的话,谢铮就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她握着手机,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一种又酸又涩的情绪漫上来,刺激到她鼻腔发软,沈棠仰起头,用力吸了吸鼻子,等到情绪恢复后,才重新走了回去。

一进大厅,她就说:“不用等谢铮了,他工作忙,我们先吃。”

沈母担忧的目光看向她,欲言又止,最终又什么也没说,桌上的菜很快被重新加热端上来,只是这次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偶尔断断续续杯壁磕在一起发出的清脆细响。

一席饭很快用完,沈棠担心待会雪下得再大就不好开车,婉拒了沈母问她要不要留在家里住一晚的这个要求。

“要不要让司机开车送你回去?”沈母知道强留不下她,只能叹一口气,又问。

沈棠开车技术不错,但主要的是现在下雪,天气不太好,踩刹车的时候小腿总是会隐隐作痛,她也担心会出事故,便点点头,答应下来。

沈母松一口气。

沈棠从小就是一个格外省心的孩子,这也导致了沈母对她少年的时候并没有太过上心,等到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时,想要劝诫沈棠一些事,母女两人的关系却变得不再亲近,因此很多话就不好说。

沈棠虽然看着温顺,不喜欢和人起冲突,好像没什么主意的样子,但其实只要她认准的事,往往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和谢铮......”她犹豫片刻,似乎在思索怎么开口,最终又叹了口气,换了另外的话题,“你真的不准备再跳舞了吗?”

沈棠想到了一些事,总是在深夜痛醒她的小腿,那些记忆想起来并不让人好受,所有她很快地摇摇头,“不跳了。”

她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估算了一下到家的时间,打断了沈母还想继续跟她说话的意愿:“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行驶在路上的时候,沈棠收到了沈母的一条微信。

“棠棠,不管发生什么,沈家永远都是你的家,还有,生日快乐。”

沈母或许真的不太会表达自己的爱意,她很笨拙,唯一会做的就是买漂亮的珠宝或者划一大笔钱到她账户上,这一点和谢铮倒有异曲同工之妙。沈棠收了钱,回了句“好的”,便放下手机,闭目养神起来。

她和谢铮住的地方地理位置很好,闹中取静,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当初沈棠搬进来还开心了很久,想着终于可以和谢铮住在一起了。

谁知道大部分时间,依旧是她独守空房。

谢铮对此的说辞永远一成不变,甚至都懒得再编造一个借口骗她。

半个月前她终于磨的谢铮愿意纡尊降贵答应跟自己在今天回一趟沈家吃饭,她以为谢铮虽然对她冷淡,但只要她坚持不懈,迟早会打动他。

其实也没什么,沈棠安慰自己,谁让谢铮不爱她呢。

她收拾了睡衣去浴室洗澡,当初搬进来时,她特意在里面装了个大浴缸,还带按摩,一趟进去感觉全身的疲惫都被洗去了,沈棠还挺享受在这里面泡着的,反正谢铮今晚也有可能不回来,她还顺便找了张面膜贴在脸上,准备先在里面泡着好好睡一觉。

不得不说顶级浴缸确实按的舒服,没一会沈棠就沉沉睡过去了。

谢铮一走进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沈棠的头发挽着,但还是有一些散开落了下来,她睡着了,头偏过来,脸上的面膜也因为时间过久而失去水分不再服帖,掉落在地上,浴缸里原本堆满了的泡泡也消了一大半,水下曼妙的曲线就隐隐约约露出来,有一种朦胧的美。

谢铮呼吸紧了紧。

他一直都知道沈棠很美。

特别是一双眼睛,微微上挑,天生勾人,带着水光看他的时候,饶是不喜欢沈棠,谢铮还是会被触动。

她就像个妖精一样,勾人心魄。

谢铮扯松了领带,走过去,拇指摁在了她的唇上,微微摩挲,感受上面温热的触感。

沈棠察觉到有人进来,迷迷糊糊睁开眼:“老公?”


谢铮眸光暗了暗,沈棠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她的世界里最在乎的人就是他。谢铮也势在必得,他知道沈棠爱自己爱的无法自拔,否则当初也不会答应那一纸协议一定要跟自己在一起。

他俯xia身,鼻息交错在一起,声音暗哑蛊惑:“喝酒了?”

其实是他身上的酒味。

沈棠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再联想到他说的那句“工作忙”,心不由得揪紧了一样难受。

“喝了一点点。”她没有否认,脸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搂着谢铮的手微微用力。

谢铮倒是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沈棠一直都很害羞,这还是第一次她这么主动。

她被抱着走向卧室的时候,挂在墙面上的钟正好划过了十二点。

沈棠这才想起来,原来距离她和谢铮结婚,已经过去了十一个月了。

快结束了。

沈棠腰酸背痛从床上醒来。

谢铮已经起床了,他生物钟一向很准,第二天都能精神抖擞地去公司。沈棠有时候都怀疑他是不是上了什么机器人发条,怎么做到每天都那么爱岗敬业。

堂堂谢氏总裁每天定时定点都要去公司上班,说出去都会让人笑掉大牙吧。

谢铮正拿了块腕表往手上戴,低头时喉结微微攒动,无端多了几分禁欲感,沈棠的心又无法控制地加快几分,她能那么死心塌地地爱谢铮,很大一部分或许也是因为他的皮相。

高中的元旦晚会上谢铮被人tou拍的一张照片,沈棠藏了它很多年,哪怕画质如此模糊,也依旧遮盖不了谢铮的五官优越,完美皮相的事实。

“醒了?”谢铮听见动静,透过镜子看见沈棠已经坐了起来,不知在想些什么微微出神。

屋内暖气足,沈棠就只穿了一件丝绸睡衣,头发散开在肩头,眼神稍显迷离,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半拢着薄被,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跳跃在她白皙的肩头,像是水墨画中浓墨淡彩的美人。

沈棠乖巧点头,从床上赤着脚下来踩在地上,拿起了一旁的领带,走到谢铮面前,动作娴熟地替他系上领带。

沈棠比他矮了半个头,因此需要垫一垫脚,从谢铮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她卷曲的睫毛微微颤抖,贝齿轻轻yao住下唇留下的痕迹,细白手指绕过领带,不经意间蹭到颈侧皮肤带过的温热感。

沈棠露出一个笑,声音软软绵绵:“好了,老公。”

两人结婚以来,谢铮听她叫过自己最多的两个词,就是“老公”。

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可是听久了,也觉得这声音清脆悦耳,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不喜。

“那我去做饭了。”见他不说话,沈棠拉开了一点距离,转身朝门外走去。

谢铮不喜欢家里有人,而沈棠为了照顾他的口味,从嫁进来之后就开始学着做饭,手指烫了好几个泡也不说,谢铮倒是对这些不知情,只当她从前就会做这些。

等谢铮下了一楼客厅,沈棠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用的是头一天晚上文火慢炖煨出来的南瓜粥,谢铮胃不太好,早晨不能吃太油腻的,沈棠用勺子舀起一口送入口中,余光小心翼翼地观察谢铮,在看见对方咽下粥后舒展开的眉头,才松一口气。

“味道不错。”谢铮夸赞。

“你喜欢就好。”沈棠搅动着碗里的粥,不知怎的,突然就想到了昨晚沈母说的那句话。

“你真的不准备再跳舞了吗?”

她真的不想跳舞吗?

以前的沈棠可以在别人问起这句话时,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不想”,可是昨晚沈母问出的那句话,就像是一颗石子骤然砸向原本毫无波澜的湖面,激起阵阵涟漪。

谢铮不喜欢她抛头露面,在最开始两人结婚时,他就对自己说过:“谢家养得起闲人,既然你我都是因利而合,我也不希望你传出什么风波给谢家丢脸,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希望你都能好好收心做谢太太。”

他这话说的不好听,明显是要把她当花瓶养着,可那时候的沈棠听着,除了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握紧,脸上表情却丝毫未变:“我都听你的。”

谢铮不喜欢她这幅言听计从的样子,沈棠也并不是他心里完美的太太人选,沈棠已经忘记了他当时听这话是什么表情,只知道不知道又哪里触到了他的雷点,竟拂袖而去。

沈棠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竟然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谢铮。

“昨晚......”

谢铮手机突然响了,他对沈棠做了个不容置喙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从沈棠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见来电人是一个叫“宋绮”的名字。


沈棠心紧了紧。

“......九点?”对方似乎和他约定了一个时间,谢铮皱着眉思索,但没有犹豫太久,“那我九点过去接你。”

沈棠刚才升上来的希望与期待就在这句话中轰然消失。

谢铮挂断电话之后,才重新将目光投向他:“你刚才说什么?”

沈棠维持着笑:“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昨晚下雪了。”

谢铮当然知道昨晚下雪了,他觉得沈棠说这话简直莫名其妙。

但距离他和宋绮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没有过多耐心再和沈棠讨论什么,也知道昨晚自己爽约有错,匆匆交代:“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有关沈氏的项目,我会考虑,文件我会在四点前让助理发你,你过目一下。”

太过于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就不容易被珍惜。谢铮前二十六年的人生顺风顺水,唯一出现的意外或许就是一个叫“沈棠”的人,所以他对沈棠不在意,她完全理解。

可即便做了再多假设,沈棠也会难过。

她是被谢铮养着的金丝雀,所有人都知道当初两人结婚,不过一个是需要谢铮的权势来拯救濒临破产沈家,而谢铮需要一个人应付谢家长辈,而谢母刚好中意沈棠。

所以一纸协议,将两个人绑在了一起。

哪怕沈棠知道谢铮真正喜欢的人并不是她。

而距离一年期限......沈棠睫毛微微颤抖,哪怕屋内打了暖气,熬了一个晚上滚烫盛上来的粥也会因为放置太久而变冷凝固,就像沈棠一腔孤勇以为可以感动谢铮的爱,其实不过是作茧自缚,让他徒增厌烦。

谢铮站在医院长廊上,等待的过程并不漫长,他却觉得心情憋闷的厉害,一路上开车过来宋绮叽叽喳喳过分热情,让他难以招架地感到厌烦。

如果是沈棠。

谢铮摇了摇头,有些好笑,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沈棠。

但如果真是沈棠。

她不会看不出自己的情绪,也不会闹腾的惹他烦躁,她更像一泓月光下潺潺流水,温柔无声地润过心头,抚平他所有焦躁的情绪。

谢铮发现最近想到沈棠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多好的兆头,可他也并不想去纠正。

就在谢铮等的即将不耐烦的时候,紧闭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宋小姐的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早年伤的太厉害留下的后遗症,到了天气不好的时候可能会有些疼,日常生活中多多注意就行了。”

因为是私人医院,所以宋绮并不用担心会被粉丝或记者看见,常年挂在鼻梁上的大墨镜消失不见,露出了一双圆圆的杏眼,透出三分狡黠,和沈棠的温婉不同,她性格火热大方,向来对自己想要的势在必得,见谢铮眉目间隐隐有不耐,也知道这次让他等的太久了。

宋绮走过来握住他的手,嗓音甜腻:“阿铮,等的不耐烦了吧。”

“都怪我不好,”她声音委屈,“可是昨晚下雪,我的腿真的太疼了,只能麻烦你大早上送我过来,别的医院我又不敢去,怕又被那些记者拍到乱写,啊对了......”

她像是才想起这茬,露出个微微震惊的表情,继而有些小心翼翼地观察谢铮的脸色:“棠姐不会生气吧,我这么早叫你过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