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当恶毒女配陷入恋爱

当恶毒女配陷入恋爱

青行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宁芙是宗门中唯一的大师姐,天资卓越,少时天才。可她所有的荣耀都被师妹抢走,害她被关在思过崖,已是奄奄一息。这时,她偶然发现了魔族之人寒焚。寒焚曾是六界神王,风光无限,后被身边人出卖,才会被困法阵。经过短暂交流,两人发现仇人竟是同一人。于是,两人联手出去报仇!

主角:宁芙,寒焚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芙,寒焚 的武侠仙侠小说《当恶毒女配陷入恋爱》,由网络作家“青行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芙是宗门中唯一的大师姐,天资卓越,少时天才。可她所有的荣耀都被师妹抢走,害她被关在思过崖,已是奄奄一息。这时,她偶然发现了魔族之人寒焚。寒焚曾是六界神王,风光无限,后被身边人出卖,才会被困法阵。经过短暂交流,两人发现仇人竟是同一人。于是,两人联手出去报仇!

《当恶毒女配陷入恋爱》精彩片段

山中方数日,世间已千年。

宁芙早已记不清被关在思过崖里多久了,极寒极热甚至心魔侵蚀的阵法日复一日的凌虐着她的肉身和灵魂。神形俱灭只是时间问题。

昔日爱恨早已化作灰飞,比起爱情和背叛,似乎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思过崖内含各种上古法阵,传闻说是为了囚禁上古时期犯错的大能,但具体真相不可考,因为从未有人活着从思过崖里走出来,这思过崖与其说是思过不如说是放逐和另一种意义上的处死。

堂堂缥缈宗大师姐居然沦落为阶下囚,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属实可笑至极,而之所以变成这般,无非是因为一个情字。

爱上了一个错误的人也许伤的只是心,但若是和天道的宠儿爱上同一个人,那伤的可能就是命了。

至今宁芙也想不通,想不通从小就说要和自己结为道侣的大师兄怎么会突然变了心?满心呵护拜入宗门不足三年的小师妹?

想不通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把自己视若亲女的师父会因为自己和小师妹发生矛盾狠狠的责骂甚至打伤自己。

就连那些一直崇拜她,接受过她恩惠的弟子们也会用不赞同的态度面对她,不过是因为小师妹和她说完话后流了几滴泪水。

似乎只要她露出那种似哭非哭的痛苦神色,她就可以得到一切,让她宁芙受到万人指责。

一次次的不公对待,一次次的指责和冤枉。

修炼寒冰功法的宁芙最终走火入魔,修为一落千丈,最终被当做背叛宗门的魔修关在思过崖里等待神形俱灭。

她就像是小师妹人生中的一块垫脚石,用自己的血肉烘托着小师妹的美好,用自己的骨小师妹的人生增添辉煌,她的人生完全被小师妹飘絮仙子掠夺,而她没有心甘情愿奉上一切就已然罪该万死。

恍惚中,宁芙听到虚空中有人略带嘲弄的问她:“恨吗?”

宁芙微怔,最后却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恨过,却不恨了。”

“为何现在不恨了。”嘲弄的声音很是好奇,他本就是被宁芙的怨恨唤醒,可她偏偏又说自己不恨了。

“我如今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终究还是因为我放不下,若我一开始便放下了不去为那爱恨情仇执着而忽略了修炼,也不会魔气缠身落得这般境地,到底还是我心境太差……”宁芙能成为缥缈宗的大师姐靠的可不是入门时间早,而是实打实的悟性和资质。

就算她曾为情所困失去方向,却不代表她会一直执迷,看透看破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那声音主人满是兴趣:“你很不错,本座开始对你有兴趣了。”

对于出现在思过崖这般危险之处还满是从容的声音,宁芙不会把对方当做机缘奇遇,只觉得对方危险程度不亚于这百变多端的诡秘阵法,便不再作声。

寒焚在虚空中,凝视着满身狼狈仍旧美艳清冷的宁芙满是兴味。

上古后期被关入此处的修真者数不胜数,宁芙是唯一一个唤醒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在阵法中没有失去自我,反而战胜心魔的人。寒焚可以肯定,假如宁芙能活着离开这里,未来一定大有作为,而他恰恰是能帮助宁芙离开这里的存在。

关于思过崖形成的传闻虽然不甚明确,但有效信息却是真实的。

上古时期的神魔大战后,身为神界至尊的寒焚被亲密之人背叛,囚于此处的灭天阵法中。

所谓灭天,便是能覆灭一切的阵法,从灵魂到肉身皆会被阵法耗作虚无,其力量气运则会被建造阵法之人吞噬。

寒焚本该成为构建阵法的死敌的养料,可能成为神界霸主之人又怎么会坐以待毙。

他竟是选择玉石俱焚,把灵魂融入阵眼,吸收天地怨气从而达到永生不灭,让当初害他的人被狠狠反噬陷入沉睡,如今是否陨落都是未知之谜。

可如此做法,寒焚可能会被怨气影响失去神智变成驱使怨气的杀神傀儡。

所以在反抗后的寒焚也选择沉睡等待机会,宁芙的出现唤醒了他,也足以完成他夺回一切的计划。

这样想着,寒焚对打坐中的宁芙说:“你很有趣,和本座做个交易如何?只要你能做到,本座就送你离开思过崖放你自由……”

闭眼的宁芙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妖邪的脸,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脸,就连那温文儒雅让她脸红心跳的大师兄,都未曾让她有过如此惊艳的感觉。

此时的男人贴的那么近,明明气流横生,但宁芙却总觉得距离近的可以嗅到对方的呼吸,没由来的有些紧张。

红发魔纹,魔气缠身,对方竟是魔族。

宁芙虽然因为功法入魔,但身为名门正派的大师姐,对魔族仍是满是忌惮:“我没有什么可以和前辈做交易的。”

寒焚轻抚宁芙的脸颊:“不,你可以,也只有你。”

他意味深长,她双颊绯红,这一刻他们的协议达成了。

……

“雷劫!是谁在渡劫?”

“这可是九天雷劫?竟是哪位长老要破碎虚空不成?”

“看位置!似乎是思过崖……”

“思过崖?现在在思过崖的可只有宁芙大师姐……”

“可大师姐明明只是分神期,怎么会突然渡劫!难道思过崖里有什么玉简机遇?还是说当初进入思过崖的人根本没有死亡而是破虚空登天梯成神了?”

缥缈宗的弟子们或是震惊或是雀跃或是好奇,唯独小师妹飘絮满目担忧。看似害怕宁芙出现什么意外,实则担心宁芙实力大增从思过崖里跑出来再次给她制造麻烦。

但此时已经没有人能回答这些问题,只因宁芙的思绪早已在答应寒焚的交易成功离开了这个位面。

只要能逃离现状,宁芙愿意和魔做这次交易。

进入一些位面里本该是天之娇女的失败者的肉身,帮她们完成心愿改变命运,从而获得气运甚至掠夺其他人的气运……

……

“唐宁芙!你又在欺负悠悠!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出现让悠悠已经很尴尬了!你发发善心,不要在做伤害悠悠的事!”

处于眩晕中的宁芙被责备的同时狠狠的推了一把,身体灵魂的不契合,让她没能有机会反抗不说,反而踉踉跄跄的摔倒在地上。

同时声音柔柔很像她小师妹的女声劝道:“哥,假如不是我宁芙也不会从小离开这个家还吃了那么多的苦!是我欠她的,她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

“悠悠你就是太善良了了!当年你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又能做什么呢!这一切根本不是你的错,你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你不用替她说话,爸妈说你是我的妹妹,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妹妹!”

“哥……我……”

在那对兄妹你自责来我安慰时,宁芙被这个身体的记忆搞得头痛欲裂。她不想看什么兄妹情深的画面,便捂住自己的头缓缓的站起身,想要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

男生却对宁芙一言不发的态度十分不满:“唐宁芙你这是什么态度!你……”

女生再次拉住了男生的衣摆:“哥,你就别怪宁芙了,宁芙只是一时冲动,都是我的错……”

看似劝说男生,但言语之间却处处拱火。

一副为了宁芙着想的样子,但是言语之间却都在说宁芙的错。

明明还没把现在的事情搞清楚,但恍惚中,唐悠悠的声音居然和小师妹飘絮的声音重叠了。

“大师兄你别怪大师姐,都是我的错……”

“是我学艺不精,不是大师姐有意伤到我的……”

“师父,师姐平时对我很照顾,刚刚也只是气昏了头,你不要责备她!”

宁芙以为自己在思过崖里这么久早就看破了,但却没想到只是相似的言语就已经让她怒火中烧:“你说的没错,都是你的错。”

每次争吵时,唐宁芙都是歇斯底里的模样。这还是唐子君和唐悠悠第一次看到唐宁芙这般冷漠又平静的模样。

气氛瞬间冷凝下来,宁芙也有些后悔,没搞清楚情况就吵架的确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搞不好会暴露身份,毕竟夺舍之事在她的世界可以说是很常见了。

暂时还没有拥有这个世界的常识和记忆的宁芙自然不会继续争吵,而是凭着肉身的本能回到房间。

她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绪,开始适应一下自己全新的人生。

宁芙倒在床上便闭上了眼睛,不只是因为这个身体摔了一下有些疼,更是因为大脑在接受信息的时候也痛得不行。

半昏半睡之间,她也总算了解了这个身体的故事——一个复杂又糟糕的故事。

这个身体的名字叫唐宁芙,高中在读。

刚刚对她破口大骂的男子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唐子君,而那个被叫做悠悠的女孩反而是在医院和她抱错的孩子,现在的身份算是唐家的养女,而她叫唐宁芙是那个责备自己的男生的亲妹妹。


唐宁芙和唐悠悠是在同一家医院出生的——唐悠悠本来应该是姓林的。

因为同年同月同日生被抱错,互换了家庭,而发现真相的时间也不过两个月。

之所以抱错也不是粗心的护士,也不是阴差阳错,而是唐悠悠的生母林母刻意为之。

比起住着豪宅的唐家的富裕,林家恰恰是这个时代的底层,换句话说就是穷人。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林母的丈夫还染上了毒瘾,被抓到了戒毒所,这偌大的家庭只有林母和她刻薄的婆婆。

这个家庭靠林母一个人拉扯,她深知自己无法给自己女儿一个美好的为未来,因为护士一句无心的‘宁芙和悠悠,这两个孩子同年同月同日生,不知道还以为是姐妹呢……’

林母鬼使神差的交换了两个孩子。

宁芙和悠悠的命运从平行线开始交错,两个人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唐宁芙过上了穷困潦倒的生活,若非成绩优异甚至连高中都没有机会读。

重男轻女的奶奶,动不动就歇斯底里家暴的母亲,唐宁芙就像一根野草,艰难的挣扎着。

反倒是本该拥有这种命运的唐悠悠过上了学钢琴芭蕾的公主生活。

若非一场意外,至今都不会发现抱错孩子的事。

唐父唐母经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唐宁芙时,林家的母亲和奶奶早就去世了。

那个戒毒所里放出来的养父早就不知所踪,这样的生活环境让早就和唐悠悠相处出感情的唐家根本无法把唐悠悠给换回去经受苦难,更别说这个孩子本来就柔柔弱弱的身体不大好。

于是唐家就决定同时抚养两个孩子,倒真是应了当初护士那句话——宁芙和悠悠成了姐妹。

一个泼辣叛逆的唐宁芙,一个乖巧温柔的唐悠悠。

真相大白后,唐悠悠总是哭着对唐宁芙说对不起,不该夺走她的人生。

并且替她的死去的生母表达歉意,然后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唐家的资源继续做他的大小姐。

所有人都在乎心思敏感动不动就哭的唐悠悠,没有人去管杂草一样长大的唐宁芙会不会难过,甚至唐子君觉得唐宁芙不谅解唐悠悠是一件很刻薄的事情。

父母之间尚且做的没有那么明显,还在尽量的一碗水端平。可本来就知道唐宁芙和唐悠悠在学校里有过摩擦的唐子君根本无法接受那个太妹一样的女孩是自己的亲生妹妹,更是一次次在唐悠悠落寞流泪的时候责骂唐宁芙——就像刚刚那一次。

整理好记忆的宁芙叹息一声,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对唐宁芙悲惨的人生做出总结。

换作她本人是唐宁芙,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样的局面,一个从小就没有获得过爱的刺猬,又如何来争取爱呢?

也不外乎会让自己血缘上的哥哥唐子君那么厌恶自己,自己的亲生父母更加在乎脆弱的唐悠悠。

她暂时无法这个肉身唐宁芙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但她这个身体的心愿也很简单——清清白白的活着。

多么简单的愿望,但却总觉得是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和波澜才会产生的心愿。

正如同她被关在思过崖的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那里远离是非清清白白的修炼,干干净净的活着。

这一刻的感同身受,让宁芙决定自己要为唐宁芙多做一些。

她不需要多余的回报,只是因为她们的一丝丝相似和怜悯,宁芙决定不只是让唐宁芙可以干干净净的活着,还要让那些伤害她的人,背叛她的人后悔,付出代价。

宁芙早已辟谷,对凡间的食物早就没有了需求。

但奈何现在使用的身体是凡胎,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睡得正熟的宁芙就被食物的香气唤醒了。

她下楼时,唐母已经坐在餐桌上,满面笑意的对宁芙招了招手:“宁芙快过来,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蟹黄包和皮蛋瘦肉粥。”

血浓于水,在这个家里至少唐母对唐悠悠是充满爱和善意的,不然也不会短短两三个月就知道这个从小离开身边的女儿喜欢吃什么。

可唐宁芙却宁可献祭了灵魂都不肯自己重新来过。

那浓浓的绝望和悲哀……也许后面发生了什么连生身父母都不再爱她了。

思绪万千,却面上不显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了一口粥:“好喝。”

唐母显然因为这个不爱说话女儿的肯定的回应而开心起来:“好喝就多喝点,等会我和你们一起去学校。”

“一起去学校?”搜刮了一下唐宁芙的记录,宁芙仍旧不记得今天有什么特殊安排。

而唐母一副早就料到女儿不知道的样子:“今天是家长会,作为你和悠悠的家长,家长会我怎么可以不去呢?”

“家长会啊……”刹那间,宁芙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和家长会有关的画面。

那时候的唐宁芙还在读初中,期中考试考了年级第一名,她本来兴冲冲的想要叫林母去参加,但林母却以没空别耽误她赚钱而拒绝了。

唐宁芙这个孩子会变的尖锐敏感,和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有着无法摆脱的缘由。

假如现在坐在这里的是唐宁芙本人,一定会情绪失控甚至说出不太好听的话。

但她不是,所以宁芙只是表现出失落低声道:“每次家长会,我的位置都是空的……”

明明考了第一名,明明是会被班主任点名表扬的小孩,但却并没有人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唐宁芙的记忆里,别的小朋友获得前五名家长都会开心的不得了,唯独她不管考得多好家里人都不在乎。

更是有一次她故意没考好想看看家人会不会因此责备她,母亲没有反应,奶奶反而颇为兴奋认为考的这么差就是没有读书的天赋不如不读了赶紧嫁人,赔钱货就该乖乖嫁人而不是读书。

奶奶的态度吓得唐宁芙不敢再不好好学习,成绩也一直都是班级前三名,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的同时也凭本事免学费考上了重点高中。

可就算是这样优秀仍旧得不到家里人的鼓励和认可,也因为过于尖锐不讨喜的性格在学校里也不受欢迎。

唐母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林家的人,没去过吗?”

“那边的父亲一直都在戒毒所里,那边的妈妈要忙着赚钱,而那边的奶奶根本不喜欢女孩,她恨不得我赶紧辍学嫁人,又怎么会为了我参加家长会呢?”

宁芙并没有如同之前那样提及过去就发疯,而是很平静的陈述,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

可这次流泪的却变成了唐母,她猛的把失而复得的女儿抱入怀中:“以后妈妈都会去参加你的家长会,去坐你的位置,你不再是没有人要的小孩。”

啪嗒——是什么掉落的声音。

宁芙和唐母一起看去——此时的唐悠悠双眸含泪的站在楼梯上,她手中的水杯掉落在地,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下楼的,但这一刻她显然是被母慈女孝的温馨场面刺激到了。

唐悠悠向来是聪明的,她一直很擅长利用自己的弱点获得同情。

而也正是因为这份聪慧,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这样会引发唐母的不满,她连忙收敛了委屈,满是愧疚的走过来:“没想到那边的家对宁芙那么差,我还以为她们至少会因为亏欠对宁芙好一点……对不起宁芙,都是我的错……”

假如是真正的唐宁芙,一定会按照唐悠悠的期待狠狠甩开她,给她继续装可怜凸显唐宁芙不能容人的形象。

但是宁芙不会,她知道这样会把优势再次转化为劣势,让她这个真正的受害者变成欺负人的恶人。

可让她和唐悠悠伪装姐妹情深也是不可能的,要是她有这个本事,也不会在自己的世界和小师妹争斗时落得这般下场,但只是沉默还是做得到的。

有人不配合,但有人却很配合。

这不,已经听了很久的哥哥唐子君满是心疼的护住了唐悠悠:“那时候你也是个婴儿,你也没办法控制别人的想法,你没必要去承担亲生母亲的错误!请你不要再继续内疚自责了!”

唐母一手搂住一个女儿,满是包容和慈爱:“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一家人从此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而身为一家之主的唐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此时也满是感动的做出了总结:“今天我和你妈妈一起去参加家长会,我们一个坐在宁芙的位置,一个坐在悠悠的位置,你们两个都是我们的宝贝。”

宁芙夺舍的第一战:打平。

对于这个结果,宁芙只能感慨唐悠悠真的很有本事,她在这个家庭的地位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改变的。不然也不会只是几句话就从尴尬的边缘逃离,反而再次得到家人的心疼。

而宁芙也的确很期待校园生活,从昨天搜刮的记忆里,她突然发现唐宁芙喜欢的人居然和寒焚长得一模一样。


关于唐宁芙喜欢的人和寒焚长得很像这件事,宁芙不会觉得是所谓的巧合。

她发现这个盲点后仔细回忆了一下,可不只是长得像那么简单,那人简直就是淡妆版本的寒焚。

一个小世界的人和源世界的深不可测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说没有一点关系,宁芙是不信的。

但偏偏寒焚说他是没办法自己来到小世界的,那这个心上人的存在就更让宁芙怀疑了,她隐隐觉得,所谓的帮人完成心愿换取气运甚至掠夺气运的计划,没有表面说的那么简单。

她似乎在对自由的渴望和寒焚的蛊惑下,上了贼船。

……

学校,家长会。

唐母因为惯性坐在了唐悠悠的位置,而唐父则是坐在了唐宁芙的位置。

桌子上都是有写学生的名字,也不至于让没来过学校的家长连孩子坐在哪里都不知道。

唐家姐妹则是站在教室外面,隐约能听到老师此时正在表扬月考第三名的唐宁芙,唐父的笑容很骄傲,毕竟这也是他第一次为孩子来开家长会,也是第一次直观体验到女儿优秀的骄傲。

唐父唐母的喜悦让唐悠悠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她突然感觉到了血浓于水的意义,那是可以超越长久相处的天然情感。

放下书包不放心而追过来的唐子君看到的场景,就是唐宁芙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而唐悠悠则是盯着她的后背满是悲伤和落寞。

唐子君怒火中烧,他就知道唐宁芙又在没有人的时候欺负唐悠悠了!

他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唐宁芙,我警告你,不管你心里有什么肮脏的想法,你要是敢做出伤害悠悠的事,不然我就让你在这个家待不下去。”

唐悠悠惊慌的抱住唐子君的手,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却因为紧张反而说不出话来。

“说的就像我现在待得很好一样!”宁芙嗤笑一声:“唐悠悠才是你的亲妹妹,我唐宁芙只是个可以随意辱骂的路人甲对吗?”

唐子君哽住,他一开始也是想过对这个从小就离开身边的亲妹妹好的,可这两个月的相处,呵斥唐宁芙和保护唐悠悠,似乎已经成为了融在血骨里的习惯了:“不要说的好像你很委屈一样,你怎么欺负悠悠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这时的唐悠悠终于拥有了说话的能力,近乎苍白的为唐宁芙辩驳:“子君哥!宁芙没有欺负过我……”

而这样的反应恰恰说明唐悠悠受了委屈还是帮唐宁芙开脱,显得越发可怜柔弱。

唐子君反而更加愤怒了:“你就不要帮她说话,她可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

看着眼前这出闹剧,宁芙觉得自己的计划应该改变一些。

她原本想着帮唐宁芙清白的活着还让她得到家人的爱和认可。

这个家人原本是包括唐子君的,现在的话……

宁芙不愿意和一个日后都不想接触的人有什么交集,更不想在学校里吵架,这个肉身的负面新闻已经很多了,她可不想再增加一条。

所以她不再理会唐子君转身就走,可却因为转角处恰好有人下楼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抱歉!”见对方没想追究,低着头的宁芙揉着自己的额头赶紧走开了,她可不想多一分钟留在这个是非之地,自然也没能看到那张被她惦记了一晚上的熟悉的脸——被唐宁芙暗恋的人的脸,和寒焚一模一样的脸。

而被撞到的莫熙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擦肩而过的宁芙的后背,总觉得有点不一样了。

莫熙的跟班见宁芙走远后立马笑嘻嘻的调侃道:“大少爷,你的小粉丝今天没理你哎!”

这个被宁芙撞到的人,就是她记忆里唐宁芙暗恋的人。

与其说是暗恋,看周围的人态度,显然全学校都知道唐宁芙喜欢莫熙,只有她自己以为自己卑微的暗恋呢。

在外人的眼里,莫熙总是拒绝的,但唐宁芙也没有放弃,反而越挫越勇。

像现在这种直接无视莫熙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就连觉得唐宁芙叽叽喳喳有些烦的莫熙,这一次都觉得有些意外。

另一个跟班对着唐子君和唐悠悠的方向努了努嘴:“没看到人家刚刚和高年级那个学霸唐子君一起说话吗?小姑娘都是容易移情别恋的。”

“咱们莫老大高岭之花不好惹也捂不热,可不就得换个!”

“但这唐宁芙眼光还真不错,一个两个的目标可都是风云人物。”

“要不怎么能一边混社会,一边当学霸呢!没点本事还朕不能两面兼顾!”

“可不,还有空给咱们莫老大叠千纸鹤呢!”

莫熙的两个跟班却你一句我一句的编排起了唐宁芙,可见唐宁芙往日的行为和莫熙对待她的态度,属实让其他的人颇为鄙夷。

唐宁芙也没有做什么过于出格的事情,只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喜欢一个男孩却总是被冷漠对待,总是会让人联想到廉价、便宜之类不好的形容词。

其实刚刚唐宁芙和唐子君说的话,莫熙多少是听到一点的,虽然没有搞清楚,但也知道唐宁芙是被凶了绝对不是所谓的搞暧昧。

在联想到刚刚唐宁芙如同逃离的动作,他烦躁的呵斥道:“都给我闭嘴。”

两个跟班对视一眼,眼中都颇为惊奇。

似乎没想到莫熙居然会明显的维护唐宁芙,他们还一直以为莫熙没把唐宁芙当回事儿呢。

而逃离了那让人窒息的唐宁芙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逃一样的跑到了操场上。

她果然还是不擅长处理这些矛盾关系,做自己的时候不容易,现在也不容易,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优点能触动寒焚得到这一场机遇。

也许唐宁芙和宁芙都是这种该死的事故体制,她还没从窒息的感觉缓过来呢,就有几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七八个穿着校服的漂亮女孩。

来者不善啊。

“唐宁芙,我警告你离莫熙哥哥远一点,不然我给你好看!”

“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就知道勾搭莫熙哥哥!”

“没看到莫熙哥哥都不理你吗!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只是辱骂显然还不能让这一群小太妹消气,见唐宁芙不说话还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居然要用动手打她。

其他小跟班连忙去扶摔倒在地的女孩,而带头女孩却狠狠甩开搀扶自己的人:“扶我干什么!给我狠狠打这个该死的狐狸精!”

来不及辩解,剩下的七个女孩直接对宁芙冲了过来……

宁芙看的皱眉,这种攻击方式对她来说属实有些搞笑。

转瞬之间,那七个女孩也摔倒在地上和领头那个一样的惨。

八个女孩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宁芙就站在他们中间颇有一种高手的骄傲。

但显然这几个女孩就算输了决斗,但骨气还是在的:“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莫熙哥哥的!”

假如是唐宁芙本人,她一定会狠狠的拒绝这个警告,甚至被打死也不会拒绝。

毕竟那个男孩是她枯竭干涸的生命里,仅存的光芒,也是唯一不肯放弃的愿望。

那时的唐宁芙还在读初中,她为了试探家里人态度唯一没考好的那次,被奶奶偷偷卖给一个老光棍,唐宁芙拼了命的打伤对方逃出来。

纵然身体没有受到侵害,但衣服还是被扯破了,就很不巧的被路上的混混给盯上。

当时的她绝望的被拖到小巷子里,正要遭遇更悲惨的事情之时,莫熙出现救了唐宁芙,还把自己的校服外套丢给了唐宁芙,让唐宁芙不至于继续被当作一些人的目标。

纵然高中后再次相见,她专门去道谢的时候莫熙却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

这没有让唐宁芙气馁,反而让唐宁芙觉得莫熙是个不挟恩图报的人,越发的喜欢了。

莫熙这样长得帅,家世好,会打架的男孩在学校自然是很受欢迎的。

而唐宁芙过于露骨的行为,自然引发了其他爱慕者的不满,家里没什么背景,领过助学基金的唐宁芙显然是个很好的霸凌对象。

这唐宁芙不知不觉成为了一些女孩的敌人,而宁芙也在这一日接手了这些恶意。

那些女孩互相搀扶着,放着狠话离开之际,宁芙很尴尬的看到寒焚那张‘素颜’的脸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看自己的目光有好奇有疑惑,却唯独没有那种把她掌控在手的玩味,只是一眼宁芙就知道对方只是一个和寒焚很像的人,绝对不是寒焚本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