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薄少夫人一心复仇

薄少夫人一心复仇

桃小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苏绾叶身世可怜,虽然是豪门大小姐,但在父母去世后寄人篱下,受人白眼。不仅如此,她还被堂妹设计,先是被人侮辱,随后身败名裂。自杀后重生,苏绾叶在被欺负时醒来。这次,她要让那个恶毒堂妹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复仇的路上她不孤独,薄家少爷薄斯年就是上天给她的恩赐!

主角:苏绾叶,薄斯年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绾叶,薄斯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薄少夫人一心复仇》,由网络作家“桃小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苏绾叶身世可怜,虽然是豪门大小姐,但在父母去世后寄人篱下,受人白眼。不仅如此,她还被堂妹设计,先是被人侮辱,随后身败名裂。自杀后重生,苏绾叶在被欺负时醒来。这次,她要让那个恶毒堂妹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复仇的路上她不孤独,薄家少爷薄斯年就是上天给她的恩赐!

《薄少夫人一心复仇》精彩片段

阴暗的地下室里。

苏绾叶蜷缩在窗下,整个人瑟瑟发抖。

连日的高烧让她格外畏寒,这样阴冷潮湿的环境里,窗口的一丝阳光是她唯一的暖源。

许久,苏绾叶不适地动了下腿。

脚腕上的铁链发出了沉闷的摩擦声。

紧接着,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苏绾叶眸子微亮,怀着一丝希冀朝门口看去。

“好久不见。”

来人一身红色露肩长裙,妆容精致,脸上挂着几分笑意,很是明艳。

像是从某个颁奖台上刚下来一样。

苏绾叶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哑声哀求:“欣如,放了我吧,今天是金马奖颁奖的日子吧,要是我不在……”

“媒体会炸锅,是吗?”苏欣如脸上的笑变了味道,弯下腰跟她对视。

四目相对,苏绾叶心下一沉,还想开口,那头又响起了苏欣如的声音。

“放心,媒体会理解你的。发生了那样的事,你怎么还好意思出现在金马奖呢?”

“至于你关心金马影后——我刚从颁奖台上下来,为了来见你,我可是连记者采访都拒绝了呢。”

苏欣如一脸自得,白皙的手指狠狠地地在苏绾叶脸上拍了两下。

苏绾叶却好像察觉不到痛一样,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

那件事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她精心准备去参加爷爷的七十大寿,却在自家门口被人掳走,在一家工厂里,几个男人压着她,她毫无反抗之力……

她本以为会死在那里,却又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他们扔回了家门口。

家里人看她的眼光满是嫌弃。

直到在网上看到广为流传的自己的裸照,苏绾叶才终于明白过来,那天的事被人录了下来。

她的人生几乎就那样终结了。

“是不是在回味那个时候的感觉?”苏欣如看出了她眼底的痛苦,脸上的愉悦更甚。

苏绾叶垂眸,避开了她讽刺的视线。

“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男人怎么样?看直播的时候,你似乎很享受啊!”

这话犹如一道惊雷在苏绾叶耳边炸响。

她猛地抬眸,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声音犹如被撕裂了一般:“你说什么?你安排的?”

一直以来,她都把苏欣如当姐妹来看,甚至于在这间地下室里看到她时,苏绾叶都怀着一丝侥幸心理。

可现在,那些单方面的情谊荡然无存。

就是这个人,毁了她一辈子……

“怎么,你很惊讶?”苏欣如故作为难地蹙眉,“那可怎么办,我还有好多事没告诉你呢。”

“你以为家里为什么对你那么嫌弃?那天的事我可是在寿宴上当场直播,爷爷的寿宴来了多少贵宾你也知道的,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哦,对了,多亏了你的卖力表演,我得奖的这部戏本来是要找你演女一号的,也不得已找到了我。”

说到这儿,苏欣如假惺惺地扯了扯唇:“我能得奖都是你的功劳,你说我要不要放过你呢?”

得知这样的真相,苏绾叶无力地瘫坐在地,身上满是脏污,眸子里却仍有微光闪烁:“我会让你后悔的……”

话音未落,苏欣如突然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猩红的甲片在她脸上留下了两道划痕。

“让我后悔?”苏欣如加大力气,声音里满是不屑,“你凭什么?现在的你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凭什么让我后悔?”

就算苏绾叶今天侥幸出去,没了苏家跟媒体,她算个什么东西?

更何况,苏欣如根本没有放她离开的打算!

“林安哥不会放过你的……”苏绾叶艰难地开口,心里满是笃定。

闻言,苏欣如发出一声冷笑,随手把她抛在了一边。

看到苏绾叶狼狈地趴倒在地,苏欣如语气怜悯:“你还真是天真。”

“你说林安,他在床上确实不会放过我,对你就不一定了,他可是天天跟我抱怨你不解风情,是个榆木疙瘩。”

苏绾叶微怔,旋即用尽了全身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攥住了苏欣如的裙摆:“你什么意思!”

林安哥怎么会跟她上床呢?他们都已经订婚了啊!那段时间也只有他愿意陪着她!

苏欣如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当然是告诉你,你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

苏家,媒体,林安。

现在的苏绾叶一无所有。

苏绾叶眼前一黑,有一瞬几乎失去了意识,手指无意识地紧缩,死死地攥着那片红色的裙摆。

察觉到长裙上的力道,苏欣如嫌弃地退后一步,用了些力气想要挣脱她的手。

死寂的地下室里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撕裂声。

“苏欣如,你这个魔鬼,你会下地狱的……”苏绾叶机械的声音随之响起。

苏绾叶扶着地的手指蜷缩着,脑子里满是那天的噩梦。

不,不可以!

她绝不会再受那样的屈辱!

余光里,那把带着血色的匕首就在手边。

苏绾叶听着身后的脚步声,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把拿过匕首,狠狠地插入了喉间。

鲜血喷涌而出。

临死前,苏绾叶清楚地看到了那些人惊恐的面容。


痛苦和仇恨,让苏绾犹如身处地狱。

再次睁眼,苏绾叶眼中的那抹血气和凶意丝毫不减。

“小宝贝儿,嘿嘿嘿,这皮肤真嫩啊”

男人猥琐的低语,让苏绾叶脑子迟钝了半秒,然后立即反应了过来。

她没死!她还活着!

两个长相丑陋的老男人正趴在她的身上,急切的扒去她的衣服。

她竟然重生了,回到了她十八岁,爷爷生日大寿这天。

就是这两个男人玷污了她,房间里还装着摄像头,被苏欣如歹毒的现场播放在全家人面前观看!

上一世的疼苦历历在目,苏绾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一手抓住了床头的花瓶,往男人的头上砸去。

‘砰’男人光秃的脑袋瞬间被开瓢,血花四溅!

紧接着苏绾叶一跃而起,手里握着花瓶碎片,锋利的抵在了另一个男人的脖子上。

“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苏绾叶脸上浓烈的杀意和冰冷,将两人都彻底吓住了。

她勒着男人的脖子,在开瓢的老男人面前缓缓退出了房间。

隔壁就是苏欣如的房间,监控一定就在她那里!

与此同时,楼下的苏欣如有些坐立不安,她频频的看向手机,发现房间里的苏绾叶不见了!

她心沉了沉,猛的起身,在众人看不到的视线里,悄悄的上了二楼。

然而苏绾叶早已经等候着她的到来,就在苏欣如探头往房间里看时,她一脚把她踹了进去。

“她是你们的了,去吧。”

这句话竟跟上一世的苏欣如一摸一样!

男人被她威胁着,胆战心惊的点了点头,接着苏皖叶就关上了门,闪身进了隔壁的监控室。

果不其然,房间里放着一台电脑,画面里赫然是一头雾水的苏欣如。

门外的薄斯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就在这时,苏绾叶猛的打开了门,将他一把扯了进来。

然后,她锁上了门,抬眼就撞进一双深邃黑漆的眸子里。

完美欣长的身材,薄斯年身着高裁西装,俊美贵气的脸上泛着冷漠,目光沉沉的落到苏绾叶身上。

她愣了片刻,忽然想起男人的身份,薄家披星戴月的继承人,商场上杀伐决断的薄斯年!

上一世,苏欣如靠着这尊大神的庇佑,在娱乐圈步步高升,捧成了炽热的影后。

薄斯年冷眼盯着她片刻,挪开了视线,看向了屏幕上十八禁的画面。

幸好此刻的画面是苏欣如侧身着,薄斯年只看了几眼便笑道,“苏小姐如此雅兴,丢下全家人躲在这看片?”他略带嘲讽地道。

紧接着,苏绾叶就看见薄斯年屈尊降贵的坐下,点燃了根烟饶有兴趣的望着屏幕。

“身材不错,就是这姿势差了点意思。”薄斯年唇角勾起个冷嘲的弧度。

苏绾叶抿着唇,下一秒听到薄斯年继续说了句,“未满十八岁不能看小黄片,苏家是怎么教育你的?”“.”

苏绾叶用同样冷漠的眼神看着薄斯年,然后挤出了声,“免费请你看的,不用谢。”

此刻的她已经冷静了下来,不管薄斯年有没有认出画面上的人是苏欣如,她都打算对他敬而远之。

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替苏欣如出头。

“薄总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苏绾叶就打算下楼。

这个监控是连接一楼大厅的LED,也就是说此时苏欣如被两个男人轮奸的场景,正在被大屏幕滚动播放。

她可不能错过这场好戏。

结果话音刚落,正巧电脑屏幕上的苏欣如就扭过了脸,处于高潮中潮红的脸蛋,落入了薄斯年的眸里。

他的神情瞬息就变了,目光冰寒的看向苏绾叶。

“苏小姐可没说,画面上那位是你的妹妹。”

苏绾叶丝毫不畏的迎面跟他对峙。

“那又如何,她自己放荡跟男人苟合,关我什么事?”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滋味,会令一颗懦弱的灵魂变得强大!

管他薄斯年是什么人,此刻她只想让苏欣如,尝遍她的痛苦和悲愤!

薄斯年嘴角还挂着笑意却却不达眼底,他步步紧逼,声音冷的仿佛冰窖。

“是你设计陷害了苏欣如?她可是我妹妹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苏绾叶愣住了,她苏欣如这么歹毒的心肠,什么时候会去主动救人了?

她沉默片刻,忽的想到了什么,不屑地笑了。

“是吗?那又与我何干?”


“苏欣如为了自己的资源,不惜将我推给这两个老男人,难道我要任他摆布?”

闻言,薄斯年蹙紧眉头:“她可是你妹妹。”

薄斯年目光锐利地看着她,苏绾叶迎面对视,一字一顿地道。

“当年你妹妹海里溺水,想要救她必须要水性过人,但苏欣如可完全不懂游泳。”

薄斯年英挺的眉毛微微蹙起,确实,当年斯灵落水挣扎,根本看不清救她的那个人是谁。

之所以认定是苏欣如,那是因为薄斯灵清醒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她。

薄斯年思忖片刻后,嗓音醇厚地问道,“你能为自己说的话做保证吗?”

苏绾叶见稳住了薄斯年,不由得赶忙重重点头,“当然。”

薄斯年转目望向显示屏上的场景,鹰眸眯起。

这些年苏欣如靠着他得到了不少好处,他虽然看不惯此女的作风,但看在妹妹的份上,也懒得跟她计较。

可若真相像苏绾叶所说的那样,苏欣如这个女人心计得有多深。

思绪至此,薄斯年眸光晦暗,沉声说道,“我要证据。”

证据?这还不简单!

苏绾叶灿烂一笑,“外边就是泳池,等一会儿好戏结束了,我亲自下水证明给你看!”

薄斯年盯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他淡淡地道,“信你一次。”

一拍即合,苏绾叶心中略有振奋,忽然楼下发生了哗然,动静十分大。

好戏上场了,苏皖叶唇角勾起,转身下楼。

她前脚刚走,薄斯年后脚也跟了出来。

苏皖叶浑然不在意她的怒目相对,而是冷然道。

“伯母这番质问是什么意思,我不在这,难道应该在楼上吗?”

一向懦弱无能的苏皖叶,此刻却无比的犀利,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这顿反驳让蒋宜雯哑口无言,鲜红的指甲深深地扎入掌心。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如此伶牙俐齿了?竟敢当众与她叫板。

苏皖叶环视了一圈,收起了刺儿,放软了声音说道。

“干出如此丑事的人是姐姐,我虽是寄人篱下,但也是有尊严的,伯母这话说的 若是楼上的人是我,那日后我岂不是永远抬不起头?”

话锋一转,她接着说道,“伯母这副着急上火的样子,莫不是早早就认定了,在楼上跟男人苟合的人,就该是我?”

能参与苏家寿宴的人,哪个不是人精?苏皖叶话说的委婉,但其中的隐意,大家都参透了几分。

敢情是伯母要设计害侄女啊。

蒋宜雯感受到斥责和有鄙夷的视线,火烧的更厉害了。

“皖叶,你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要害你了?”她大声道。

苏皖叶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伯母,我也没说你要害我啊。”

此言一出,引起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苏皖叶等于结结实实的打了蒋宜雯一巴掌,她面色涨红,胸脯气的起伏不定。

“这就是你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她厉声道。

相比她的强势,苏皖叶就温顺多了,甚至有点可怜兮兮的味道。

“伯母,我尊敬您是长辈,所以您和伯父霸占我父母的死亡体恤金,我也不敢多言,可为什么您还不愿意放过我,非得毁掉我的清白不可”

薄斯年冷眼观看着苏皖叶声情并茂的表演。

这幅惨兮兮的姿态,倒是和他对峙的时候截然不同。

他眼底终于浮现出了丝丝兴致。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蒋宜雯身上,谈论间时不时的讽刺几句。

“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父母双亡了,还丧心病狂的去抢孩子的抚恤金.”

“抢就抢吧,姑娘家最重要的贞洁她也想夺走,简直毫无人性。”

舆论一片倒,蒋宜雯脸色越来越难看,掌心被扎的鲜血淋漓。

“够了!”

老爷子忽然吼了一句,全场立马安静了下来。

苏老爷子今年七十,在商城打滚爬摸几十年,任何雕虫小技在他眼里都一览无余。

他听着两人的对话,早就把真相猜了个七八分。

他目光如刀般锋利,仅仅扫了蒋宜雯一眼,就吓的她不敢抬头。

“欣如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听到老爷子这么说,蒋宜雯急的都快要哭了。

“爸,欣如她是被诬陷的,她.”

她哭诉到一半,就被老爷子穿透一切的眼神给逼的生生哽在喉道。

当着这么多人,老爷子懒得揭穿她那点龌蹉心思。

“苏家从来没出过这么丢人的事,欣如是你的女儿,你说该怎么办?”

老爷子浑厚苍劲的声音,戳的蒋宜雯血色全无。

她语气颤抖,“爸,先先让他们把视频删了吧,这样欣如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苏皖叶冷笑着说,“做人?她做出这些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怎么后果?”

老爷子点了点头,精锐的眼神笼罩着蒋宜雯。

“皖叶说的没错,一人做事一人担,她既然敢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就证明她根本就不怕。”

苏老爷子严厉的模样,和上一世如出一辙,只不过厌恶的对象换成了苏欣如。

看来,不管是谁,只要让苏家蒙羞,老爷子绝不会心慈手软。

苏皖叶恍惚了片刻,蒋宜雯急的都快哭了,哀求着老爷子卖个人情,让来的宾客把视频都删了。

她回过神,挑起眉头说,“伯母,你这就不太地道了,爷爷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要因为这么个品行败坏的东西出卖人情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