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废材阴阳师

废材阴阳师

ATM隔壁老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勃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住在乡村。冬天夜里,爷爷打了一只兔子,十分激动地跑了回来。可当他展示给陈勃和老伴看时,哪里是兔子,明明是一个枯槁的人头。一家人吓得要死,幸好有黄大仙保佑。可在爷爷临死前告诉陈勃,黄大仙只保佑到爷爷这一代。陈勃的命数,还得他自己闯。很快,他发现自己身边真的有鬼!

主角:陈勃   更新:2022-09-14 1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勃 的武侠仙侠小说《废材阴阳师》,由网络作家“ATM隔壁老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勃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住在乡村。冬天夜里,爷爷打了一只兔子,十分激动地跑了回来。可当他展示给陈勃和老伴看时,哪里是兔子,明明是一个枯槁的人头。一家人吓得要死,幸好有黄大仙保佑。可在爷爷临死前告诉陈勃,黄大仙只保佑到爷爷这一代。陈勃的命数,还得他自己闯。很快,他发现自己身边真的有鬼!

《废材阴阳师》精彩片段

这是我爷爷跟我说的,具我爷爷说是我爷爷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太爷爷身上发生的事,我太爷爷姓陈,叫陈元良。

话说那一年是个大冬天,赶上大雪封山,穷啊,没有吃的!好巧不巧,当时我太奶奶刚生下我爷爷,家里没粮食啊,太奶奶没有奶水,我爷爷根本就吃不饱啊!整天嗷嗷叫唤,饿的直哭,

我太爷爷看着心里也是非常的揪心,一边叹气一边叨叨。

“哎!这穷荒的日子可啥时候是个头啊?再这样下去,别说孩子了,大人都活不下去了,儿啊!我上山去找找有什么吃的,别着急。”

于是拿着土质猎枪上了山,这个大冬天的,满山都是雪,踩一脚下去,那雪的厚度直接末到膝盖骨,平地都难行走,更何况上山了,明知道,这样的环境怎么会有动物出来呢!但是没办法,有没有也得出来碰碰运气,我太爷爷心想今天不管遇到什么,都要拿回来给我太奶奶炖汤下奶,运气好的话,没准也能捡到被冻死的野鸡野兔什么的。

我太爷爷就是个种地的,哪会打什么猎呀!就在这大山上瞎转悠,不冷是假的,怀里揣着我太奶奶给拿的两块红薯,一直转悠到下午,连只动物毛都没看见,红薯我太爷爷也没舍得吃,就在我太爷爷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我太爷爷一下就来精神了,顺着声音方向快速的走了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只黄皮子,被猎人设的捕猎夹给夹住了腿,肚子下面还有好几只小黄皮子在那吃奶。

我太爷爷本想把他们都抓回去,给我太奶奶下奶,刚要动手去抓,可心一软看着这眼前的这些可怜小家伙们!

:“哎!算了,我的孩子是孩子,你的孩子不也是孩子么,再说了,都说你黄皮子有灵性,我今儿把你救了,希望你保佑我找到食物吧!”

说完,便伸手解救了那只黄鼠狼,那黄皮子也没挣扎,仿佛是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包扎了伤口,还掏出自己没有舍得吃的红薯,喂给了小家伙,可令我太爷爷惊奇的是,那只黄鼠狼竟然对着我太爷爷点了点头,那眼神就像是人类的眼神一样,随后带着一群小黄鼠狼走了!

到了快天黑的时候一无收货的太爷爷只好回了家,心想这可好,不但没打到猎物,还把仅剩的晚饭搭了出去!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漫山遍野白茫茫的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就在我太爷爷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可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一步三回头的往回走,当时也没多想,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在加上这白茫茫的一片,路在难走点,这神经一直在紧绷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摔倒,可走着走着,看见前面不远处雪地上好像有个灰不拉几的不大的东西,

我太爷爷眯着眼瞧去,那玩意时不时的还哆嗦几下,我太爷爷立刻就打起了精神,端着那把猎枪慢慢的走过去,生怕惊了那玩意,走近了仔细那么一看,这把我太爷爷给乐的,是兔子,一直大灰兔子,

当时的距离大概有七八米,我太爷爷二话没说,举起猎枪对着那大灰兔子就是一枪,嘭的一声,像是没打着,说是没打着吧,也不是完全没打着,就是那只大灰兔子还在那哆哆嗦嗦的,我太爷爷心想,这下可坏了,这一枪没中,惊了那畜生,在想抓,那可就难了,

当时那时候的猎枪,没有那么方便快捷,那时候的老式猎枪不是装弹夹的,都是自制的土枪,

一把猎枪,还要备着一根小木棍,往枪管子里先噻点石灰在加火药然后再往里面加铁砂,用小木棍懟实诚,再扣动扳机,杀伤力不小,但准度就差远了,如果度量掌握不好的话,还很容易炸膛,比如,铁砂多了,火药喷不出去,就容易炸膛,火药多了,铁砂少了,威力就会大大减少,所以比例很重要,

正当我太爷爷以为那只兔子要跑的时候,那只大灰兔子只是停顿了一下,随后又开始哆哆嗦嗦的,

我太爷爷这么一看,

“嘿,小东西,怕不是被冻僵了吧!”

也不管那把费事的破枪了,往背后一夸,忙不叨的就去抓那只大兔子,此时我太爷爷心里都笑开了花了,也不管冻不冻手了,摘下大棉手套扑了上去,一下就按住了那只大灰兔子。

拽着两只兔耳朵就给拎了起来,心里这个乐呀!可是高兴了没一会就觉得不对劲了,要说哪里不对劲,且看这只大灰兔子的眼睛全都是白色的,雪白雪白的,就像这满山的雪一样的白!

真是奇了怪了,莫非这只兔子是个瞎子,可细细这么一琢磨,也对,这要是只正常的兔子也不会大雪豪天跑到这里来,我太爷爷也没有多想,于是又开心的拎着这只兔子往回走,当时我太爷爷光顾着高兴了,一个劲儿的往家赶,全然没注意手中的兔子已经不在是那只大兔子了,

按常理来说,走了这么半天了也该下山了,可是怪事就这么发生了,大冬天,天黑的又早,此时的天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可我的太爷爷全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知道走了多久,满身都是汗,天已经全黑了下来,寂静的山中只有我太爷爷一步一步走在雪中的脚步声,就在我太爷爷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快走不动了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吱吱的叫声!

这一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空明,我太爷爷一个机灵,就像被人泼了一盆的冷水,瞬间清醒,

“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天就黑了呢?”顿了好一会,我太爷爷一个机灵,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莫不是遇到了鬼拦路了?当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后,就在也收不住了,脑子里不断的出现各种的鬼灵精怪吓唬自己,此时天黑路滑,在也顾不上身体累不累了,撒开脚丫子往山下跑去!


太爷爷跑回到家门的时候,已经是大汗淋漓了,看到自家的大门,恐惧的心情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远远的就听到我爷爷在屋里嗷嗷的叫唤,

我太爷爷面带忧愁的说道:“儿啊,哭吧,等爹把这兔子给你娘炖上,你就能吃饱了。”

随后小跑着进了屋子,刚进屋子里就高兴的对着我太奶奶喊道!

“老婆子,你看,我抓了只啥!”

由于我太爷爷哪个村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点的还是油灯,

我太奶奶一看我太爷爷回来了,一边担心的说怎么回来这么晚,真是担心死人了,一边朝太爷爷手中望去,这么一看可不要紧!顿时给我太奶奶吓的尖叫出声!

这一生尖叫,给我太爷爷吓了一跳,刚要开口问怎么了,顺着我太奶奶的目光看向了手里的那只兔子,吓的我太爷爷一个激灵把那玩意扔到了地上。

借着暗暗的油灯看去,这哪还是什么兔子啊,而是一个黑不溜求干枯的人头啊!本以为是一直抓着兔子的耳朵,现在一看,手上还有如稻草一样干燥的头发。

这一目发生的太诡异了,吓的太爷爷和太奶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爷爷此时也在嗷嗷的哭着,太爷爷心一狠,也顾不上害怕了,伸手在次拎起那颗人头的头发,快步的走出大门口抡圆了胳膊就想给甩出去,可是这么用力的一甩,那颗人头直接砸在地面上,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头发直接和那干枯的头皮分离,手里只剩下令人头皮发麻恶心的头发。

上去一脚直接讲头颅提出大门外,扔掉手中那恶心的一团头发,刚要往回走,眼角的余光借着月光突然发现木头栅栏边上有东西在动,就看这么一眼,我太爷爷的神经瞬间又绷了起来,因为那东西确实在动,在借着月光奓着胆子走进了几步,竟然是只大山鸡,一双大翅膀时不时的呼扇几下,我的太爷爷没敢动,先是那只大灰兔子,好端端的变成了一颗人脑瓜袋,现在又出现了一只大山鸡,不能碰,这要是碰了不一定又会变成个啥玩意个吓人的东西。

可是,这么大的山鸡摆在眼巴前,再加上屋里的爷爷嗷嗷的哭,我这太爷爷实在是忍不住想再去看看,万一那山鸡真的是一只山鸡呢,没办法呀,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比饿更要命的了,于是我太爷爷从旁边拿起了一根棍子小心翼翼的捅了捅那只山鸡,山鸡的嘴里发出咯咯的叫声,我太爷爷一发狠,一棒子打在山鸡的脖颈处,瞬间那只山鸡就没了动静,

不过这次我太爷爷长了个心眼,没敢直接上手拿,而是用那根棍子直接把那只山鸡给挑了起来,走进了外屋地,屋内我的爷爷可能是哭累了,也不叫换了,我太爷爷挑着那只山鸡轻声的叫我太奶奶出来看看这到底是不是一只山鸡。

我太奶奶惊魂未定的掀开门帘子的一角,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去,嗯,这回确定那是一只能吃的东西,我太爷爷又仔细的看了半天,确定没有变成其他的什么玩意,这才放下了心来!

于是二话不说直接拔毛开炖,在炖这只山鸡的过程中时不时的还揭开锅盖看看锅里面的到底还是不是那只山鸡,刚才所发生的事还是心有余悸。

“他爹呀!刚才到底是咋回事啊?你怎么拎个那玩意回来了?”

于是我太爷爷把这一天发生的事说给了我太奶奶,包括还救了一窝的小黄皮子,但没把鬼拦路的事说出来,那是怕我太奶奶害怕!

“他爹!你是不是累糊涂了,把那个死人头看成兔子了吧?”

“可能是吧!可能是我看错了!没事了,不用害怕,就是个死人头,这大雪嚎天儿的,应该是哪个畜生把谁的坟圈子扒了,进屋吧!一会好了,我给你端进去。”

忙乎到八九点中这顿饭算是吃完了,我太爷爷一口没舍得吃,把剩下的放在盆里,上面就木板压住,在压上一块大石头,生怕被猫耗子什么的掏了去,随便对付一个黑摸摸就睡觉了,

我太奶奶喝鸡汤也有了些奶水,我这爷爷也安分了不少,我太爷爷睡的就不那么安稳了,正当壮年,饿着肚子咋能睡的着呢,翻来覆去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好不容易睡着了,这一睡差点就没醒过来。

因为我的太爷爷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看见炕头站着一个没有脑袋的人,虽说脖子上没有头,但却能开口说话,就听这人说道:“你把我的头扔哪去了?你把我的头还给我,如果你不把头还给我的话,那就用你的头赔我!”

说完用干枯的爪子掐住了我太爷爷的脖子,就在我太爷爷被掐到快要窒息的时候,又听到一声吱吱的叫声,随后感觉脖子一松,那种窒息感不见了,随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恩公,恩公,先生有恩于我黄家,黄家世代定保恩人三代安保太平!我黄友信在次谢过恩公搭救我家子女,恩公不必担心,害你的那只小鬼以后不会在出现了。

说完,我太爷爷睁开眼,竟看到炕头地上立着站着好几只黄皮子,站着最前面的那只还对着我太爷爷鞠了一躬,随后带着后面的黄皮子就走了,我太爷爷清楚的瞧见,其中的一只正是白天自己救的那种,因为他的后腿上还包着那块破布条,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爷爷也不嗷嗷的叫唤了,因为时不时的,门口的木头栅栏门边就会出现山鸡,鱼啊,甚至还有过傻狍子,吃不了,还可以换一些钱。我太爷爷也为这位黄友信大仙立了排位,一直供奉着!

具体太爷爷那天遇到的鬼拦路,还有那只无头鬼为什么要掐死太爷爷,据说那个死鬼以前是个土匪头子,拦路抢钱的时候碰到了一位军统的儿子,不光抢了钱,还把那位军统的儿子身边的女人给糟蹋了,结果隔日就被人用绳子给掉了起来,不让其断气,每天还有人为其吃饭。


用比较细的绳子勒住脖子,还不能太紧,必须能保证呼吸的情况下,每天都会收紧一些,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脖子上的细绳一天天收紧,慢慢的,细到只剩颈椎骨的时候,一刀被结果了。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的,也不知道太爷爷遇到是不是那个山匪。

就这个故事我听爷爷讲的不止十次了,第一遍的时候我才十岁,那给我吓的直哭,后来我听着就没啥感觉了,我总对他老人家说,“爷,您能不能换个故事啊!这故事我都能背下来了,听着真没意思!”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爷爷安详的走了,临终前对我说:“大孙子,记住啊,到了你这辈啊,仙家可就不管了,你得万事小心呐!”说完就咽气了,我哭的死去活来,但把我爷爷说的话,全然没当回事!

我也算是个知识分子,我们家一直到我爹这代都没出现个大学生,所以把寄托都放在了我的身上,为了能让我有个好的人生,首先得起了霸气而又响亮的名字,我爷爷当时给我起的名字那绝对是响亮又霸气,叫王霸,可叫了几天感觉不太对,因为在大名后面的字都要就有小名,每次爷爷叫我名字的时候,“霸霸!小霸呀!”叫霸霸~叫小霸?因为这事,我爹都急眼了,用踏了板子直扇自己嘴巴子!

幸亏没叫这名啊,要不然我估计自己都活不到这么大,肯定是要被人揍死。

所以在我爷爷苦思冥想了一个月后,给我起了一个他自认为潮流而富有朝气且带文化气息的名字。

陈勃。

而我也不负众望的凭这个名字成为了全校的笑话,尤其是那群臭老娘们们,看我的眼神都冒着三煨真火的光芒,更有一些小娘们走过我身边时直接就对我一个大白眼,随后甩出一句臭不要脸!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你们这群小婊渣!你们就是吃不到葡萄就想上去踩一脚,看你们对我这副态度,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然后睡了我,老子才特么不上你们的当,哼!

更不知道哪个有文采的三好学生不但给我起了个外号,还附加一首诗,

他强任他强。

青山佛云冈。

他哼由他横。

明月日大江。

江水太冰凉。

陈勃R沙滩。

我都R他们全家了,慢慢的陈博这个名字就不怎么被人叫起,更多的都叫我浪子!

后来我极力要求在户口上改名,我不想再晨勃了,不对,我的意思是不想再叫陈勃这个名字了。

在我极力的要求下,也为了尊崇我爷爷的遗愿,还专门去我家附近的寺庙找个和尚给我算上一挂,要说这个和尚我太认识了,在晚上不知道多少次被我撞见这个秃驴搂着一位体态风韵的少妇进入小旅店。

当时是跟着我爸去的!那位秃驴和尚是这样说的,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净身,两位施主待贫僧算上一算,嗯!根据这位施主的生辰八字,命里缺木,水,补上所缺,一帆风顺,不过我看这位施主命运不顺,即使补字也难免祸事,贫僧这有一道黄符,可保施主平安,多做善事,佛祖保佑,高香二百,普通香一百,黄符八十八,心诚则灵,阿弥陀佛,施主,这里扫码!”

说完从怀里掏出他自己的收款码,

这个老秃驴我真想给他一脖溜子,这也太能瞎掰了。

我恶狠狠的看了眼前这位秃驴,明明就是个骗子,还偏偏有那么多傻子信,其中就包括我爹,幸亏我爹不会用智能手机,于是那位净身和尚把目光看向了我,

看我的眼神不善,这和尚也不心虚,眯着眼睛说道:“这位施主,出家人不打诳语,”

我更是没好气的问!

“这位净身法师啊!还记得溜溜旅店吗?”我打断这和尚继续说下去,说出了这么一句让他记忆犹新的事。

“额…那是别的施主请贫僧去店里开光的,施主请不要误会呀!”

“开光还需要搂搂抱抱的?”

这秃驴看着我,随后换了副卸下面具的表情说,“小兄弟,你是本地人呐!你早说不就得了么,何必让我浪费这么多口舌昵!快走快走,别耽误我做生意,倒什么乱呐真是。”

我也懒得跟着假和尚计较,因为我知道,像他们这样的都是有同伙滴!反正不管谁来,这法号净身的太监和尚都是这么一套,得了,这名字也没换成,哎!算了,就这么着吧!都习惯了,我都大二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我的班主任是个极其典型有着更年期的老娘们,对我们没事就是无尽的嘲讽,说什么我教过这么多的学生,就没有比你们还差劲的,屁眼子大心都丢了,我之前带过的学生分数都在685以上,不是清华就是北大,在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哪里像个学生,以后面向社会,你们该如何生存,简直就是废物,给社会添麻烦的累赘!

而且冷却时间非常短,属于无限火力那种!这老娘们肯定是夫妻生活不和谐,那股子邪火无情的像我们燃烧着!

我们当时的想法应该都是一致的,因为我所在的这座学校,可以说是无门槛式了,你也不说多少分去985啊,清华北大呀,这样的名角咱就甭琢磨,当初我也是差一点就成功了,录取分数都是在685分,我考了68点5就差那么一点,

我们这所学校大多数人的想法就是混个文凭,学不学的对于我们来说不重要了,就拿我来说,有了文凭,找个小白领的工作,喝着鸟粪咖啡,每个月拿着饿不死的工资,也挺好,没有远大的理想追求,甘愿平庸的活着混吃等死!这日子也算悠闲的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