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曾经沧海难为水

曾经沧海难为水

司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沐尽欢对司慕白一见钟情,从此展开疯狂追求。为了追他,她花样百出,能做的她都做了。终于,她如愿嫁给他,成为了司太太。可沐尽欢知道,司慕白并不爱她。朋友们都说,他心里有别的女人,她争不过死人。可沐尽欢不信,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总有一天她要取代沧海。可她还是被事实打了脸,她真的累了!

主角:沐尽欢,司慕白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尽欢,司慕白 的武侠仙侠小说《曾经沧海难为水》,由网络作家“司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沐尽欢对司慕白一见钟情,从此展开疯狂追求。为了追他,她花样百出,能做的她都做了。终于,她如愿嫁给他,成为了司太太。可沐尽欢知道,司慕白并不爱她。朋友们都说,他心里有别的女人,她争不过死人。可沐尽欢不信,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总有一天她要取代沧海。可她还是被事实打了脸,她真的累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精彩片段

沐尽欢推开卧室的门,发现司慕白已经到家了。

踢掉高跟鞋,扔掉包包,她飞快地跑过去,直接往男人腿上一坐,藕臂自然而然地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老公,想没想我啊?”

话音刚落,沐尽欢只觉腰间一紧,男人的大掌带着一丝温热在她不盈一握的腰窝上或轻或重地揉捏着。

她知道,这是司慕白想要睡她的前兆。

葱白小手滑到男人的肩膀上,轻轻地推了推,游移的视线突然在某处定格。

男人的领口微微敞着,衣领上不知沾了哪个狐狸精的口红印,有些刺眼。

“司总这是刚从哪个温柔乡里回来啊?”

沐尽欢脸上的笑瞬间僵在了嘴角,她愣了半晌,故作不在意地问道。

司慕白狭长的凤眸缓缓撑开一条缝隙,清冷的眸光直直地落在了女人娇俏的小脸上。

明眸似会说话,皓齿咬着朱唇,亚麻灰的大波浪卷从她浑圆的肩头倾泻而下,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

视线徐徐下移。

一条火红的长裙包裹着女人玲珑的躯体,领口深V设计,泄出来的春光分外吸人眼球。

司慕白眸色一黯,性感的喉结随之滚动,搁在女人腰上的手迅速移了位置。

沐尽欢却不动声色地将男人的手推开。

“你身上的味道,我不喜欢。”

结果刚想起身,就又被司慕白一把拽了回去,然后听见他低沉着嗓音回了句。

“应酬,难免。”

沐尽欢继续挣扎:“那衣领上的口红印也在难免之列吗?”

司慕白动作稍作停顿,给出解释:“外面那些个庸脂俗粉,比不上你十分之一,你觉得我能下得去嘴吗?”

沐尽欢唇角浅勾,态度立即转换为欲拒还迎:“可我身体不舒服。”

司慕白剑眉轻挑:“那我……当一回医生?”

沐尽欢娇笑出声,媚态尽显:“讨厌!”

-

缠绵过后,一夜无梦。

天快亮时,沐尽欢又被身侧的男人给弄醒了,沐尽欢没有拒绝,闭着眼随他折腾。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爸爸,该起床了。”

司筱筱软软糯糯的童音突然从手机里传出,听的让人心都融化了。

司慕白性致顿消,他利落地翻身下床,一边接电话一边朝浴室走去,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嗯,爸爸的小闹钟可准时。”

沐尽欢将蒙在脸上的被子拽开,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失神地盯着天花板,耳边则持续传来男人温柔哄孩子的声音。

这种温柔,他从不曾对她有过。

对方只是个孩子啊,沐尽欢告诉自己犯不着吃醋,反正又不是他亲生的。

可是一种名叫嫉妒的种子却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同时这颗种子也像是一把生了锈的刀,将她的肉磨的钝痛。

-

沐尽欢是一个艺人,入行三年了,目前签约在星宇传媒,拍过两部网剧和一部上星影视剧,但剧播出后,她仍然是个小透明。

司慕白曾打击她说:“不是光有张漂亮的脸蛋就能红的,演技不行是硬伤。”

沐尽欢身上有种不服输的执拗,不止是因为司慕白的这句话,更是因为他的心上人曾摘下过数个影视后的桂冠。

经纪人给她谈了一部女三号的剧,角色很吸引人,她便接了,这一走就是一个月。

再回来时,正好赶上司慕白的生日。

她给他打了通电话,没人接,然后又给他发了条消息:“在哪儿呢?有礼物要送你,待会儿记得签收哦。”

一分钟后,消息回了过来,是打的字。

【‘恒嘉’606包房。】

“掉头,去恒嘉。”

沐尽欢立即朝司机吩咐道,然后拿出镜子开始补妆,心里美得哼起了歌。

二十分钟后,当沐尽欢出现在606包房时,房间内正‘歌舞升平’,歌是靡靡之音,舞是袒胸露乳。

而司慕白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品着酒一边欣赏着‘歌舞’,西装外套和领带早已不知被他丢到哪里去了。

沐尽欢的视线直接落在了司慕白……旁边的女人身上,她正依偎在司慕白身旁,笑得花枝乱颤。

长得嘛,杏眸桃腮、唇红齿白的,身材更是凹凸有致,让她一个女人看了都有些移不开眼,就更别说是男人了。

而这个女人她认识,跟她同行,比她咖位要高,长得很像一个人。

司筱筱的生母——沈艾。

也不知道是司慕白的喜好偏这款的,还是他本来就拿她当沈艾的替身。


“你怎么来了?”

司慕白终于注意到了她,脸色微微一变,歌舞瞬间停了。

屋内所有人瞬间齐刷刷地朝她看来,认识她的人表情都有些精彩纷呈。

“嫂子来了啊!”

有人起身给她让座。

沐尽欢却不搭理,目光跟司慕白对视了大概有四五秒,然后招手叫来了服务员。

“你们这里补肾的菜和汤都有哪些?”

服务员一怔,反应过来后下意识地朝司慕白看去。

沐尽欢皱眉:“我问你呢,你看他做什么!”

服务员立即报了两个菜名。

沐尽欢听完点点头,然后直接从钱夹里抽出几张红票子塞到了服务员的手里:“把你们这里所有补肾的菜都上一道。”

服务员拿着小费匆匆退出了包厢。

包厢内瞬间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倒是司慕白身旁的女人一点儿眼力劲儿也没,见了她这正牌夫人竟然嚣张的很,非但不跟司慕白保持距离,还朝她挑衅地抬下巴。

沐尽欢走过去,没有泼妇骂街,也没有出手教训,而是仪态大方地朝对方蔑视一笑,甚至都懒得跟她浪费唇舌。

挑了个顺眼的位置坐下来后,她笑眯眯地扫了眼立在一旁有些拘束的‘舞娘’们,然后伸手又把服务员招了过来。

“挑几个长得帅的,身材好的……少爷上来,最好嘴巴甜一点儿,会哄人高兴的。”

服务员有些为难,又去看司慕白。

沐尽欢冷了脸:“怎么?顾客至上难道不是你们服务的宗旨吗?五分钟内,我若是看不到人,我就投诉你。”

服务员只好绷着一根弦去叫人了。

几分钟后,服务员去而复返,身后跟着几位外形条件还不错的少爷。

沐尽欢一眼就相中了一个,因为对方是所有少爷里最干净也最阳刚的,身上没什么脂粉味。

“你,过来。”

沐尽欢也不去看司慕白的脸色,把人叫到自己旁边坐下后,便开始撩汉了。

问过之后,才知道对方是新来的,而她是他的第一位客人。

“你条件这么好,留在这里可惜了,要不,你跟了我吧,多少钱,你开个价。”

沐尽欢见对方似有些犹豫,便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他。

“不着急,慢慢想,想好了联系……”

我字还没吐出来,沐尽欢就被一股力道给拽离了沙发,一回头,正好对上司慕白那张冷若冰霜的俊脸。

“闹够了没有!”

沐尽欢娇笑一声:“我扫了司总的雅兴了吗?我的错。我这就把人带走,不碍司总的眼。”

“我们换个地方聊……”

沐尽欢回头,朝那少爷抛媚眼,结果手腕上一阵吃痛,紧接着人就被司慕白给强行拽走了。

一出包厢的门,沐尽欢脸上的笑便瞬间隐没了。

她用力甩开男人拖拽她的那只手,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冷声道。

“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认得路!”

整理了一下衣服,沐尽欢刚要离开,突然又回头朝司慕白提醒道。

“下次碰我之前记得给我提供一份身体健康报告,我怕被脏病传染!”

司慕白闻言,表情如同乌云压城一般,阴沉的可怕。

沐尽欢不想以输者的姿态离开,便高昂着下巴朝电梯口走去,每走一步,心里就忐忑一分。

叫住她啊!跟她解释啊!

这是沐尽欢的期盼。

只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

踏入电梯之前,她忍不住回了下头,而走廊里早已没了司慕白的影子。

站在轿厢里,沐尽欢开始凌虐起了自己的红唇,因为觉得委屈,所以眼眶不由自主地就红了。

可委屈也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吞,谁让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呢!

至于外面这些小妖精,她懒得跟她们斗。

司家的门槛高得很,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迈进来的,她当初也是托了母亲跟婆婆是闺蜜的福所以才成了今天的司太太。

要不然像沐家这种暴发户,司家压根是瞧不上眼的。


沐尽欢出了恒嘉,坐进车内却没让司机发车,她还在等。

目光死死地盯着会所门口,却始终等不来她想等的人,最后一生气,直接将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给扔出了车窗外。

接下来的几天,沐尽欢都没有看到司慕白的人,听佣人说他有回来过,但睡的客房。

沐尽欢就更生气了。

她告诉自己这一次坚决不能先低头,就算是司慕白跟她解释跟道歉,她都不能轻易原谅他。

前一刻还信誓旦旦的,结果下一刻,司慕白一通电话就直接让她没了原则。

“这周末,妈生日呢,记得把时间腾出来。”

没有道歉,没有解释!

可沐尽欢就是不争气地先迈腿下了这个台阶。

-

到了周末这天,沐尽欢起了个大早,将自己好好地捯饬了一番,就等着跟司慕白一起出门回司家老宅了。

司慕白今天穿的很休闲,白色Polo衫,白色休闲裤,脚上是某奢侈品牌刚上新的一款休闲鞋。

沐尽欢看了下自己,湖蓝色的高叉旗袍和脚上那双足有十公分高的细跟皮鞋……

“咣!”

门被用力关上。

十分钟不到,沐尽欢又换了一身。

白T加蓝色牛仔裤超短裤,头发也被她扎了起来,看上去更显青春靓丽。

司慕白站在楼下,视线一直停留在女人那双迷人的大长腿上,看着看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你没有长裤吗?”

待女人走近后,司慕白还是问了句。

沐尽欢低头瞅了眼自己的撕漫腿,非常自信地说道:“这么漂亮的腿藏起来多可惜啊,要不是为了迎合你今天的着装。”

穿旗袍多好,可以将她凹凸有致的曲线完全展示出来。

司慕白的视线从女人灵动的小脸上直接下移,停顿了两秒,收回了视线,冷着一张脸朝门口而去。

沐尽欢笑着跟上去:“我穿的漂亮些,你把我带出去也有面儿嘛!”

司慕白头也不回:“我用不着你给我长脸!”

沐尽欢撇撇嘴,自讨没趣地紧随着司慕白上了车。

-

车上,司筱筱霸占着司慕白,说着她在学校里看到的各种趣事儿。

沐尽欢听的索然。

恰好,一通陌生来电解救了她,不管对方是推销员还是骗子,她都决定要和对方好好唠唠嗑。

可对方既不是推销员也不是骗子,而是她前几天在‘恒嘉’钦点的那位少爷。

“沐小姐你好,我是燕丞,前几天我们在‘恒嘉’见过的。”

沐尽欢下意识地觑了眼司慕白,见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这边,于是悄悄松了口气。

毕竟两人的关系才刚缓和,她可不想因为其他原因再被打回地狱。

“啊,我……我记得你。”

燕丞:“你上次的提议还作数吗?我考虑好了,但我需要200万。”

沐尽欢直接傻眼了。

她那天真的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她只是为了气司慕白啊!她包养个小白脸算怎么回事儿?

“抱歉啊,我那天其实是跟你开玩笑的。”

沐尽欢讪笑着,一向巧舌如簧的她突然间变得口拙了,可是也是因为心虚和愧疚的原因。

“那什么……你若是急需用钱的话,我可以先把钱借给你。对了,你的外形条件其实很好的,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往影视圈发展?你若是有那个意向的话,我可以为你引荐?”

燕丞的颜其实是能吊打娱乐圈里的小鲜肉的,一个本应该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人,留在恒嘉就毁了。

燕丞只犹豫了数秒,便同意了。

沐尽欢跟他约了见面时间便笑着挂了电话,心里正盘算着,该向谁开口借钱,毕竟作为月光族的她想要一下子拿出两百万还是有些困难的。

问老爸老妈?NO、NO、NO!

毕业后,她就已经信誓旦旦地宣布以后要自力更生,决不伸手问家里要钱,她已经坚持了这么久,绝不能轻易打自己脸。

问朋友?可她认识的几个人里面,存款能有两位数就不错了。

沐尽欢思来想去,最后终于锁定了一个人。

她缓缓地转过头,嘴角微微上扬,眼底放着亮光,看向司慕白的表情就好像一头饿了许久的狼终于找到食物一般。

“老公。”

声音娇滴滴的,这是有求于人时的态度。

司慕白侧眸看她,眼神有些冷。

沐尽欢向他开口的欲望瞬间减了一半,但钱又不能不借,燕丞日后若是发展的不错,对她也是有好处的。

她这人,别的可能不行,但眼光绝对好。

“能不能先借我两百万啊?我过几天有个代言要拍,代言费到手,我立刻先还你一部分,下个月我还有新戏要拍,等戏拍完,我就能把剩下的一次性还你。”

夫妻间也要做到经济独立,至少沐尽欢是这么认为的。

两百万对司慕白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光他腕上戴的手表就至少八位数呢,有时候跟朋友吃顿饭也不止这个数。

可就算是一分钱,也得人家愿意借才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