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残疾总裁是宠妻天花板

残疾总裁是宠妻天花板

苏海美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觉醒来,秦安安出现在海岛别墅,以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被喊作四少奶奶。甚至,她在这里的第一天就和众人口中的四少傅时霆发生了关系,还被他一直当作另一个女人。秦安安在这里看到了他心上人的照片,竟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看在傅时霆接连给她千万钞票的份上,秦安安可以考虑先留在这里看看情况!

主角:秦安安,傅时霆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安安,傅时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残疾总裁是宠妻天花板》,由网络作家“苏海美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秦安安出现在海岛别墅,以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被喊作四少奶奶。甚至,她在这里的第一天就和众人口中的四少傅时霆发生了关系,还被他一直当作另一个女人。秦安安在这里看到了他心上人的照片,竟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看在傅时霆接连给她千万钞票的份上,秦安安可以考虑先留在这里看看情况!

《残疾总裁是宠妻天花板》精彩片段

好热,好痒!

巴洛克式圆形大床上,秦安安的身体在床上不停的蹭,白润的皮肤染上诱人的粉。

“嗯!”

她艰难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红色床单,红色被子,红色纱帐。

透过这暧昧的红,她看到一名男子正背对着自己,负手站立,身形硬挺。

男人穿着黑色浴衣,好像要融入幽夜,全身散发着寒冽气息。

“你是谁?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她刚出声,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话。

男人转过身,慢慢冲她走来。

因为逆光,男人脸颊融在阴影中,唯有脸上戴的那副银色假面,闪动着寒光。

男人伸出手,挑开纱帐,像端详货物一样看着女人。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秦安安身体本能的后缩,又问了一遍问题。

床垫一侧塌下,男人在她身旁坐下,带着薄茧的大掌掐着她的下颌。

“秦雪柔,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

秦安安瞪直眼。

秦雪柔?

“我,我不是秦雪柔,我叫秦安安,你大概……认错人了。”

男人轻拍她的脸,屈身,张嘴在她耳朵上狠咬了口,“秦雪柔,我没有瞎,你就是死了化成灰我都认识,怎么了,落在我手中怕了,想出这样蹩脚的借口想唬弄我?”

秦安安被刺激的浑身一遍激灵,疼痛过后,一缕异样的酥麻从耳朵快速蔓延。

不过即使如此,她仍然能感受到男人对她深深的恨意。

“我叫秦安安,今年二十岁,是桥津大学的新生,我真不认识什么秦雪柔,放开我!”

“呵,女人,撒谎成性!”男人冷冰冰的看着她,深长的凤眼中夹杂着浓浓的恨。

秦安安控制不住的呼吸,“我没说谎,我……”

“还在跟我玩招数?!”男人打断她,看着女人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举动,不由冷笑。

秦安安摇头,想躲开男人,身体却不受控制,乃至渴望男人绝对的制霸。

她知道男人认错人了,但她却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男人见她这种表现,轻轻诧异后,满眼都是嘲笑,“秦雪柔,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秦安安的理性已经被彻底压制。

男人微眯两眼,声音冷冽,“秦雪柔,游戏才刚刚开始,你最好别怂!”

……

次日早晨。

秦安安全身酸胀的醒过来,瞪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突然想起什么,一跃而起!

她悲剧地发现,昨天晚上并不是梦,她真的跟那假面男……

她满脸戒备的环看周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耳朵里能听到海浪声,下床,开窗,外边是无边的大海,海风扑面而来。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见魏巍古堡的一角。

这是哪啊?

吱的一声,门给人推开,她本能的回身,满脸警惕的瞪着门边。

一个身穿藏蓝色制服的女仆站在门边,恭恭敬敬说:“四少夫人,四少爷叫我跟你说,老爷跟太太才乘机离开小岛,问你何时能起床?”

秦安安直发懵,四少夫人?她结婚了?


不,指的不是她,该是那位叫秦雪柔的女人。

但为什么自己会出现于此?

她记的,昨天晚上醒过来的时候,仿佛是给人下药了,才会在假面男的诱导下,有了那种反应……

“四少夫人?”

秦安安拉回思绪,赶忙说:“知道了。”

打发走女仆,她端详起这间卧房,典型的巴洛克式风格,浅金壁纸透着浓浓的异域情调。

她在室内扫视一圈,眼神被挂在墙面正中的结婚照吸引。

照片中,面容高贵的男人坐在轮椅上,唇角挂着一丝清笑。

他身旁的女人穿着婚纱,典雅而高贵,同样对镜头浅笑。这女人,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秦安安本能摸自己的脸,心跳不由加速,这世上竟然有人跟她长的一模一样,即使那两个酒窝都在同一位置。

怪不得昨天晚上假面男会指责她撒谎成性……她跟照片中的女人长的实在太像了,一般人还真辨不出真假。

可她自己知道,她们不是同一人。

究竟是怎回事?

她确定爸妈唯有她一个孩子,她也没有双胞胎姐妹。

为什么这女人人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难不成是自己失忆了?

但她分明记的自己的爸妈,记的家在哪,记的自己打小到大经历所有的事,乃至记的在自己醒来之前,正在参加牛津大学的新生晚会。

秦安安的头都要炸了。

如今惟有那位“四少爷”可以解答她所有的疑问,她一定要去见他。

不过,在此之前,她必须先洗个澡。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只觉的无比羞耻。保留了20年的清白之身,就那样莫明其妙地被一个陌生男人占有了。

秦安安扶墙走进洗浴间,里面空间非常之大,足有她两个卧室那样大,装饰金壁辉煌,墙面上挂着弗朗西斯的油画,即使排气扇都是镀金的。

站在水流下,温热的水浇在胴体上,身上红紫交加的痕迹让人触目惊心。

她忍住不去想,快速洗完,穿上衣服走出洗浴间。

才进房间,忽然感觉不对劲,猛然抬起头看去。

房中多了一人,坐轮椅的俊美男人。

四目相对的刹那间,那对深长的凤眼中掠过暗芒,转瞬就归于安静,快的秦安安压根不及看清。

秦安安眨眨眼,目光在轮椅男人,和墙面上的照片扫视几圈,才问:“你是四少爷?”

男人相貌英俊,气质清贵,绝对是世间少有。

就是肌肤苍白,病秧秧的模样,好像随时都能挂掉。

她原本还怀疑四少爷就是昨天晚上的变态假面男,如今看起来,两人气质压根不像。

只那双深长的凤眼,透着一点点的熟悉感。

傅时霆点头,声音有点弱,握拳咳了几声,俊颜上多出一抹病态的潮红,“雪柔,我们才办完婚礼,你就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新婚老公傅时霆。”

秦安安嘴一抽。

“我真的不认识你,因为我不是秦雪柔,我叫秦安安,是牛津大学大一新生,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请你叫我离开吧。”


傅时霆落寞的垂下眼帘,看上去非常可怜,“所以,你还是嫌弃我,对不对?”

“啊……不!”秦安安急的涨红脸,“你误会我了,我真不是秦雪柔!”

傅时霆抬起手指着婚纱照,“雪柔,你瞧瞧,难道你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吗?”

“我……我该怎么向你证明我不是秦雪柔呢?”

秦安安看着他,满脸生无可恋。

突然,她灵机一动,回身,反手拉下雪纺裙的金属拉链,露出好看的琵琶骨,一朵含苞待放的茶花跃然于上。

她点点琵琶骨的位置,道:“看到这朵茶花了吗?从我有记忆起这朵花就跟着我,这朵花能证明我不是秦雪柔。”

“雪柔,别闹了。”傅时霆眼神一闪,微垂眼帘,无比落寞的说:“要是你真的很介意,我……我其实还是能勉强满足你的……”

秦安安:“???”

傅时霆说完,就企图撑着轮椅站起来,可是他一动就激烈咳嗽,俊脸都涨红了。

不过,他还是不放弃,一副不站起来跟女人行周公之礼就不罢休的样子。

秦安安心里默默来了句国骂,然后赶忙拉上裙子的拉链,冲过去把男人摁回轮椅上。

而后去倒了杯水送到他嘴角,“喝点水润润喉,我呀,真不是嫌弃你,就是……我真不是秦雪柔啊!”

傅时霆喝了两口水,才勉强止咳,“雪,雪柔,你身上原本就有一朵茶花,就在琵琶骨上,你还说那是你前世留下的,为的就是在今生跟前世的爱人重逢。”

秦安安猛然睁大眼。

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秦安安有点奔溃,像个漏气的气球一样,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两手捧着下巴。

傅时霆伸出手拍了下她的脑袋,“别乱想了,先去吃早餐,吃完早餐我带你逛逛。”

秦安安沮丧的抬起头,“我真不是秦……”

她话没有讲完,就见傅时霆变了脸,她默默将话吞回。

她解释的再多,这男人也只会认为她在嫌他残疾。

“拉倒,先不管,去吃早餐,我也饿了。”

傅时霆笑了,笑的风华绝代,秦安安直接看直眼,怎会有人笑的这样好看?

傅时霆搓了搓她的脑袋,笑盈盈说:“这才乖,走。”

秦安安给男人的摸头杀迷的晕头转向,见男人再次看过来之前,赶忙收起花痴相,起身推着他往卧房外边走。

一路上,油画,瓷器,看上去都是价值连城,彰示着主人的奢华。

他们乘电梯来一楼,楼下站着两排女仆,见他们出来,齐声祝福:“四少爷四少夫人新婚快乐,祝你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秦安安被这阵势吓的浑身一抖,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帝皇后驾到了。

等她们祝福完,傅时霆摇摇手,女仆们依次退下,客厅中好快只剩他们二人。

秦安安站在巨大的客厅中,看着紧合的大门,心中生出一种强烈的渴望,好像只须打开这扇门,她的噩梦就醒了。她还没有失去贞洁,还是一名大一新生。

思及此,她默默放开轮椅,不顾傅时霆在背后叫她,一路助跑冲向大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