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娇宠嫡女贵不可言

娇宠嫡女贵不可言

朵花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叶倾泠是国公府嫡女,但儿时被拐走,从小在乡间长大。十四岁那年才被接回,却因为心思单纯,在后院深宅之中处处被家中养女算计刁难,举步维艰。甚至,就连她的夫君,也只拿她当复仇工具。有幸重生,叶倾泠在十四岁那年再次回到国公府。这一次,她势必要护母保兄,让前世害过她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主角:叶倾泠,卫胤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倾泠,卫胤 的武侠仙侠小说《娇宠嫡女贵不可言》,由网络作家“朵花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叶倾泠是国公府嫡女,但儿时被拐走,从小在乡间长大。十四岁那年才被接回,却因为心思单纯,在后院深宅之中处处被家中养女算计刁难,举步维艰。甚至,就连她的夫君,也只拿她当复仇工具。有幸重生,叶倾泠在十四岁那年再次回到国公府。这一次,她势必要护母保兄,让前世害过她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娇宠嫡女贵不可言》精彩片段

颠簸的马车上,叶倾泠背身躺在马车壁的软榻上。

耳边是压低的说话声。

“这正主儿回去了,养在府上的那位怕是要被送回去了吧?”

“不能够,老夫人之前放过话,那位是大小姐,这位是二小姐。”

“啧啧……让亲孙女屈居养孙女之下,老太太也够偏心的,这日后啊,怕是有得热闹瞧喽。”

“偏心怎么了,大小姐可是老夫人一手养大的,这么多年的情分岂是被拐了十几年的亲孙女能比的?再者说了,大小姐是上京第一才女,这位正主儿呢,除了和夫人长得像之外,哪一点能及得上大小姐半分?我瞧着,还不如我这个丫鬟呢。”

“都给我闭嘴!主子的事岂是你们这些贱嘴能说的,谁要是再多说一句,回去我便禀了夫人,看夫人怎么收拾你们!”

马车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同于前世听到这番话时的气愤难堪,此时的叶倾泠只觉得好笑。

连一个丫鬟都懂得,朝夕相伴十几年的情分,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个被拐了十几年的亲孙女所能比的!

前世的她,怎么就看不透这一点呢?

……

两岁前的叶倾泠是幸运的,她投了个好胎,上京叶国公府唯一的嫡女!

两岁后的叶倾泠是不幸的,她被拐去山沟沟里成了一个傻子的童养媳!

直到十四岁时,叶国公府不知怎么找到了她,将胆小土气的她接回了上京。

亲人团聚本是天大的好事,可问题在于,一别经年,早已是物是人非。

在她被拐的第二年,她的祖母叶老夫人便从旁系过继了一个女孩,说来也是巧,此女竟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

那旁系女自小养在老夫人身边,才貌皆是不俗,有上京第一才女的美称,人人都喜欢她,老夫人更是将其视若自己的眼珠子。

她们成了姐妹,明明同龄,却因老夫人偏心,在排序上她便居于旁系女之下,而且,她们一个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一个愚钝无知,大字不识一个;如此比较,那旁系女才是真千金,而她,则被衬成上不得台面的土丫头。

渐渐地,原本对她稍稍有点怜惜的老夫人越来越瞧不上她,她傻,不信自己的亲祖母会真的嫌弃自己,直到后来发生一些事的时候,她的亲祖母一度说出: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该接你回来!

就连她的亲爹叶国公,对外也只称旁系女是他的女儿,至于她这个亲女,则被直接略过,好似没有她这个人似的。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明白了,也许他们一开始的确是对她心存怜意的,只是他们更为重视自己的面子,而她的存在,便是他们不足为外人道的耻辱。

可是,明白归明白,心里总归是不舒服不平的。

幸而,在那格格不入的偌大国公府里,还是有两个人是真心疼她的,便是她的生母和兄长,也许是她的亲情缘薄,她娘在她回去后的第二年便去了,她的兄长亦是常年待在军营里。

后来,老夫人给她订了一门亲事,对方各方面都极好,一开始,她努力迎合,对他小意温存,一心做一个贤妻良母,奈何,对方并不配合,那时方知,他喜欢的是旁系女,只不过人家瞧不上他,娶她不过是为了他所谓的报复罢了。

这般的结合,结果可想而知,没过几年,她便心灰意冷的自请去了佛堂,一直到郁郁离世。

那年,她二十八岁!

死后,她的一抹残魂飘于人世间,没有终点,没有归途,只有无尽的孤独。

她看尽了人世间的百态,看到了老夫人寿终就寝,旁系女尊贵的一生,更知道了一些事……

她愤怒,她不甘,可这一切的一切,最终在时光的长流中消磨殆尽。

最终,她也消散了。

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便是在这马车上,叶国公府从山沟沟里接她去上京的路上。

没想到,她的人生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老天待她委实不薄!

这一次,她不再是那个蠢笨天真的乡下丫头,而是在她十四岁稚嫩的皮囊下,装着历经一世,看尽人心的沧桑灵魂!

这世上,再无人能欺她!

……

叶倾泠缓缓睁开眼睛。

车里光线有些暗,只余一缕光自轩窗射进来。

马车上另有两个嬷嬷和两个丫鬟,叶倾泠记得,两个嬷嬷一个姓刘一个姓姜,两个丫鬟分别叫佳雨和佳欣,她们四人便是叶国公府派来接她去上京的,也在后来被指派到了她的身边伺候。

“小姐睡得可好?”见她醒了,刘嬷嬷柔声问道。

四个人中,唯有她是生母国公夫人的人,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不管是开始还是最后,刘嬷嬷待她一片忠心赤诚,之前呵斥另三人闭嘴的便是她。

叶倾泠对她轻点了点头,“嬷嬷,我们现在到哪儿了?”

刘嬷嬷愣了下,感觉小姐说话的语调好像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可具体的她也说不上来。

笑道:“回小姐,我们快到宜州了,今晚在那住上一宿,明早儿再赶路,估摸着有个七八日便能回到上京了。”

叶倾泠微怔。

宜州,上辈子她就是在宜州遇到的伯恩侯府世子陆恒,也是她前世的夫君!

想到陆恒,叶倾泠忍不住的心头发冷,谁能想得到,成亲十余载,他们竟一直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过往种种,至今历历在目,这一辈子,她不想再和他扯上半点的关系!

遂问刘嬷嬷:“从这里到宜州的下一站需要多久?”

“宜州的下一站是岭南,到那地儿……约莫半日吧。”

“好!告诉车夫绕道岭南投宿!”

车里顿时一静。

片刻后,佳雨最先嚷了开来,“为什么?你这一路上倒是睡得舒坦了,我们却很累了,凭什么听你的绕去那么远的岭南落脚?”

叶倾泠一见到她,面上便冷了下来。

佳雨,在她回到国公府后,一直伺候在她的身边,奴大欺主不说,更是一奴侍二主!


当下叶倾泠淡淡地瞥了一眼佳雨。

悠悠道:“就凭我是小姐,而你,只是个丫鬟!”

“你说凭什么?”

车内再度一静,几人无不震惊的看着叶倾泠。

这,这是那个土里土气,说话时都不敢看人的土丫头?

这语气,这仪态,这气势……竟丝毫不输于上京的名门贵女们!

还是刘嬷嬷最先反应了过来,“老奴这就去前头让车夫改道。”

“嬷嬷!”

佳雨不满大叫。

“你闭嘴!”

刘嬷嬷一记眼刀子甩过去,沉声呵斥:“小姐说得对,佳雨,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丫鬟,你的职责便是听命行事!”

字字戳心窝子,佳雨一张脸皮涨得通红,难堪至极,但她不敢反驳,刘嬷嬷是夫人的陪嫁嬷嬷,在国公府极有地位。

可她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把账记到了叶倾泠的头上,恨恨地瞪过去,谁知就在下一瞬,撞进一双堆满了漠然的黑眸里。

心尖儿陡然一颤,寒意蔓延至后背。

不过片刻,她便撑不住狼狈移开,暗自心惊,这土丫头的眼睛仿佛能看透她的内心,黑黝黝的,莫名的让她心生畏惧。

叶倾泠见状,扯了扯唇角,阖眼遮去眼底的讥嘲。

上辈子她与人为善,想着尽量不与人麻烦,有什么委屈皆自行吞咽,可到头来,她的忍气吞声被当做懦弱好欺!

重活一世,她自是不会再犯同样的傻!

……

到达岭南时,已是月上中天。

当下打尖住店,住的自是岭南最好客栈的上等房。

房间装饰奢华,叶倾泠面不改色,坦然自若的走进去,神情间一派平静。

佳雨看着,皱了皱眉。

本以为会看到叶倾泠出糗失态,结果却是大失所望,可是不对啊,白日土丫头初初看到摆设齐整的马车时,那副惊艳失态的模样至此记忆犹新,怎么现在见到这般华丽的房间,却表现的如此镇定了?

毕竟还年轻,佳雨心里在想什么几乎都表现在了脸上,叶倾泠看在眼里,颇觉好笑。

这祸害玩意儿恐怕是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的她并非之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丫头,曾经在富贵窝里走了一遭,什么世面没见识过,什么宝贝没见过?

说起来,前世的时候,她也确实因此而闹出过笑话。

自她记事起就生活里山沟沟里,村子里穷,满目皆是土旮旯砌起来的土坯房,自是没见过这等华丽的房间,当时就看迷了眼,甚至还问住一宿得花多少银子,并让刘嬷嬷给她换间便宜点的房间。

此事在后来成为府中下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她上不得台面小家子气的评价,也是自此开始的。

这一切,都是托了当时在场佳雨的福。

那时候她还蠢到以为佳雨是无心之言,殊不知,从一开始她便被人给惦记上了,只因她的归来,碍着了某些人的前程!

这人啊,蠢过一次就够了!

正想着的时候,同店小二安排好膳食的刘嬷嬷走了过来。

“小姐是想先沐浴,还是先用膳?”

“先沐浴吧。”

刘嬷嬷当下便让店小二送了热水过来。

热气袅袅的澡间里,叶倾泠褪去身上的衣裳,露出身无半两肉惨不忍睹的小身板。

刘嬷嬷见了登时便红了眼眶,“这些年小姐吃了不少的苦吧?”

明明是国公府嫡女,却在幼时被拐去到那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只看这皮包骨的小身板以及那些清浅不一的伤痕,便不难猜出,她这些年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之中。

闻言,叶倾泠心头一暖,回以温和一笑,“都过去了,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说实话,十四岁之前她记得并不太清了,只依稀记得自己过得并不好。

“小姐说的是,待回去后,夫人定会好好给小姐补回来的。”刘嬷嬷说得极其认真。

叶倾泠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的确,回去后她的生母国公夫人会尽一切所能的待她好,补偿她,哪怕在她被所有人嫌弃指责时,她亦是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边,为她撑腰。

后来,更是手把手的亲自教导她,哪怕她愚笨学不会学不好,也不曾舍得苛责过她半句,反而微笑着鼓励她。

只是……

想到生母的结局,叶倾泠的眼底冰寒一片。

生母离世是在她回去后的第二年,当时府中流言四起,人人说她命中带克,克死了生母,一开始她自是不信的,只是听得多了,后来也就这么认为了,为此,她一直内疚自责到死。

死后才知,真相并非如此!

思及此,叶倾泠死死的掐上手心,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历史重现,她要让她的生母活着,长命百岁的活着!

叶倾泠想的投入,并没有发现此时澡间里只余她和佳雨两个人。

直到一瓢刺骨的冷水从她的肩头浇下来……

冷得她立时就打了个哆嗦。

在转身看到手拿水瓢的佳雨时,叶倾泠当时就冷下了脸。

此时虽是阳春三月,可春寒料峭,尤其是在这夜里,寒意阵阵,虽然她身在热气腾腾的浴桶里,但如此的冰火两重天,是个人都会受不了。

若说佳雨不是故意的,打死她也是不信的。

叶倾泠沉眸看她,也不说话,神色晦暗不明,颇有种风雨欲来前的平静。

佳雨被看得心中发慌。

之前她以为这不过就是个扶不起的软柿子,可接连两次下来,突然觉得,她好像错了。

脑中警钟敲响,佳雨连忙敛了心神,硬着头皮道:“小姐恕罪,奴婢一时错神舀错了桶,我保证,不会再走神了。”

舀错桶?走神?

冷水桶和热水桶一看便能分辨,她无非是在为了白日马车上的事报复她罢了。

叶倾泠朝她冷冷一笑,起身从浴桶里出来,拿过旁边的大巾裹在身上,走到佳雨跟前儿,抢过她手里的水瓢。

“小姐?”

佳雨一时还没醒过味来,这土丫头要干什么?

谁知道她正疑惑着的时候,兜头一瓢冷水浇了下来。


谁知道她正疑惑着的时候,兜头一瓢冷水浇了下来。

----------------

哗啦——

冷水瞬间没入衣领,刺骨的寒意浸体,佳雨立时打了个寒颤。

叶倾泠满意于她的反应,勾了勾唇,反手把水瓢扣在她头上,毫无诚意道:“抱歉,我手滑了。”

你走神,我手滑,很公平!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刘嬷嬷她们进来了,看到澡间里的一幕有些傻眼。

“这,这是怎么了?”

“佳雨,你跟嬷嬷说说,这冷水浇身的滋味如何啊?”

刘嬷嬷听到这话一愣,看看叶倾泠,又看看头顶水瓢,身上滴水的佳雨,当下便反应了过来。

她不过是去给小姐取个衣裳的空儿,这个死丫头就给她作妖,早知这样,刚才就不该留她在澡间里。

上去就是一耳刮子,厉声呵斥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跪下给小姐请罪?”

佳雨被打蒙了,呆站在那好一会没反应过来,还是佳欣看不过眼拽了她一把,这才回神。

对上刘嬷嬷如同要吃了她一般的目光,到底是咽下所有的辩解,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颤音道:“奴婢请小姐恕罪。”

叶倾泠垂眸睨她,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怨气,笑了。

“你好像很不服气?”

佳雨一愣,把头低的更低了,“奴婢不敢。”

“你敢也好,不敢也好,怪只怪你有当主子的心气儿没有当主子的命。”轻飘飘的言语中无不充满了讥讽。

佳雨顿觉屈辱,猛地抬头,正正对上正似笑非笑望着她的叶倾泠,立时惊醒,忙又低下头。

岂料,叶倾泠伸手掐住了她的下颌。

淡淡的一字一句警告之言在耳畔响起:“是奴才就要认命,我再怎么不如你这个丫鬟,那也是国公府正经的嫡出小姐,捏死你一个小丫头比捏死一只臭虫还要容易!”

佳雨惊恐的瞪大眼睛,她,她听到了白日在马车上她说的话!

望着那双没有温度深不见底的黑眸,惧意丛生,不同于在马车上短暂的畏惧,此时的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惧。

知她听进去了,叶倾泠嫌恶的将其丢开,稍稍退开一步,黝黑的眸子淡淡的滑过愣在不远处,脸色微白的姜嬷嬷和佳欣。

冷笑一声,“还有你们!”

“我不管你们各自有着怎样的盘算,但都给我听好了,最好都给我放聪明一些,谁胆敢来招惹我,我便把她丢在半道上,任她自生自灭!”

二人闻言俱是一凛,纷纷跪下表忠心,上下嘴皮子一掀,漂亮话好似不要钱似的一句接一句。

叶倾泠不动如山,重活一世,她比谁都要了解她们,四个人里,除了刘嬷嬷以外,其他三人皆不是好东西,佳雨自是不必再说,姜嬷嬷是个自扫门前雪的主儿,而佳欣贪财,贪没了她不少的嫁妆,后半生过得极尽奢华富贵。

虽然预知前事,对她们几个了解颇深,她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应付得来这几个祸害玩意儿,但她不会再委屈自己,这三人说什么也不能再留在身边的。

有了白日和方才的事,佳雨算是可以排除了,剩下的就只有姜嬷嬷和佳欣了。

不急,她有得是时间。

……

佳雨回房的时候,身体已经冻僵了,在佳欣的帮助下,这才将湿衣服换下来。

身上裹了条棉被瑟缩在那,手捧热水,热气熏的她麻木的小脸和缓了些,可即便如此,身上依旧冷得哆嗦,喷嚏连连。

“怕是着凉了,我去找店小二给你煮些姜汤来。”

说着佳欣就要往外走,却被佳雨一把给拉住了。

“别去。”

佳欣不解看她。

佳雨打了个喷嚏,脸上闪过阴暗,咬牙道:“生病了最好,待到那时,待下人不慈,嚣张跋扈的名声你说她还能跑得了?”

佳欣像看疯子似的看着她,“你真是疯了,忘了她方才是怎么说的了?”

佳雨一怔,脸色微变,显然是记起来了。

“不,不会吧……”

“不会?”

佳欣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呢,之前根本就是我们小瞧了她!”

明明之前听到了她们在马车上的对话,却一直隐忍不发,直到方才借机发作出来,仅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这主儿非但不是她们以为好拿捏的软柿子,且还是个厉害,颇有心计的。

“佳雨,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你就算不顾忌小姐,也得顾忌刘嬷嬷,她可是夫人的人,待她回去告你一状,你说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届时,你主子……还能救得了你?”

佳欣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如同一根棒槌将佳雨敲醒,发白的脸色更白了。

正在这时,房门嘭一声被人踹开。

说曹操曹操到。

刘嬷嬷冲进来二话不说照着佳雨的小脸蛋狠狠的打了两大嘴巴子,如此也不解气,在她身上又连着掐了好几下才作罢。

喘了口气,指着佳雨厉声道:“你且给我等着,待回去后有你好果子吃,否则我便不姓刘!”

听到这话,佳雨这才知道害怕,连滚带爬的从床榻上下来,一把抱住刘嬷嬷,哭着求饶,“嬷嬷我错了,是我一时糊涂拎不清楚,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刘嬷嬷不吃她这套,用力把人甩到地上,“白日我便放过你一次了,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

说完看向佳欣,“还有你,脑袋瓜子给我拎清楚些,否则,佳雨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佳欣心头一凛,连声保证道:“嬷嬷放心,佳欣定会好生伺候小姐……”

……

在房里用饭的叶倾泠并不知另一间房里的动静,不过看刘嬷嬷回来时的模样,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吃过饭,刘嬷嬷突然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老奴管教不严,让小姐受了委屈,还请小姐恕罪。”

叶倾泠见状幽幽一叹,上前把人扶起来,“嬷嬷何苦把责任往自个儿身上揽,我虽不知这其中曲折,但我也不是傻子,佳雨于我而言,只是受人操控的提线木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