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麒麟战神

麒麟战神

叶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韩绝眼睁睁的看着爱人受气,却无力保护,毅然决然的离家奔赴战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给她一片安稳的天。五年之后,韩绝亲手创建的麒麟营,闻名全世界,也令全世界的强者闻风丧胆,在他精心培养下的十六位部下均被授予“至尊战神”的封号。

主角:韩绝,苏冰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绝,苏冰 的武侠仙侠小说《麒麟战神》,由网络作家“叶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韩绝眼睁睁的看着爱人受气,却无力保护,毅然决然的离家奔赴战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给她一片安稳的天。五年之后,韩绝亲手创建的麒麟营,闻名全世界,也令全世界的强者闻风丧胆,在他精心培养下的十六位部下均被授予“至尊战神”的封号。

《麒麟战神》精彩片段

 

 

寒风吹起,细雨飘扬。

下午3点,鼎州机场!

“老婆,我回来了,我现在有足够实力保护你了!”一身休闲服的韩绝,站在机场大门前,看着一张结婚照,星眸泛起泪花。

照片上女人叫苏冰,正是他老婆。

五年前,因为自己无权无势,面对老婆苏冰被她苏家人种种打压,却无力护她,反而还因为自己的存在,成为她被别人嘲笑的最大把柄!

为此,他悄然离去,进入一大战队。

五年来,这个美丽的女人无数次出现他脑里,他每每面对失败挫折,想要放弃时,她却一次又一次激励他,让他迸发出无限潜能!

最终,韩绝从一介战士,一步步攀上,在短短几年,最终竟亲手打造出一支令全世界强者都闻风丧胆的麒麟营!

十六位部下皆被国家授予至尊战神封号!

过千成员也获得至强兵王封号!

两年下来,麒麟营在各大边境屡建奇功,哪怕是被派到境外无比凶险的战乱之地,也必会很快传来凯歌,为国大大争光,赢回无限荣誉!

如今,麒麟营已经进入系统化,遥遥耸立于世界顶端,成为国家固不可摧的一大杀器!

而刚被授予“无敌统领”勋章,身为麒麟营总负责人的韩绝,心中却从没忘却,强势归去,守护那个女人的心愿!

......

行驶的一部深绿色吉普车内,独自坐在后排座的韩绝,就像一个即将面临高考的学子,心情竟无比紧张起来。

“统领,到了!”开车的部下赵铁刚,突然恭敬禀报,打断他思绪。

吉普车停下。

韩绝透过车窗,看着前不远的别墅楼,心跳不由加速。

门外停着一部法拉利。

他推门下,快步走入。

一楼大厅,一名高贵的妇女,与一名近乎完美的女子,正紧盯前面沙发上。

这名近乎完美的女人,正是他老婆,苏冰!

她瘦了!

脸色也有点憔悴......

好一会,韩绝才注意到,高贵的真皮沙发上,躺着一名大皱眉头,张开嘴巴痛苦呼吸的中年男,他正是苏冰父亲苏健。

苏健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看起来病得不轻。

在他身前,一名十分英俊的男子不断抽出金针,在烧烤后迅速扎下,竟是一气呵成。

火坤九针??

韩绝微感意外。

见这男子停下,韩绝不由摇头,这火坤九针,最关键的是第九针,而这人竟只扎出八针就收手,这分明是施针的火候不够!

不过,这火坤九针,我只传授给十位名医弟子,他是怎么学到手的?

“好了!”邓赢转过身,冲苏冰与李凤瑛笑说:“冰冰,瑛姨,健叔的寒心症,已经被我压下去了!”

“爸,你感觉怎样?”苏冰上前,一下冲父亲紧张问。

苏健从沙发上坐起来,“邓少,还真多谢你,又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

“健叔,说什么话,你还用跟我客气!”说话间,邓赢双眼不断在苏冰身上打转,眼色贪婪,咽咽口水。

苏冰本想多谢他一声,见他如此神态,不禁心中一怒,暗地里冷叫一声。

邓赢私生活极度糜烂,沉迷酒色,借着一手高超医术与强大的家门背景,不知毁了多少女孩子!

对他这种人,苏冰本能厌恶。

“真不愧是华玄神医的高徒!”李凤瑛竖他两大拇指,“真是了不起,太了不起了!邓少,你这几针下去,我老头子直接又活过来了!”

华玄神医?

难怪这人会火坤九针,原来我弟子华玄的徒弟!

还高徒,我呸!

没学精就出来行医,真不怕误人,气死我也!

韩绝在手机上编了条短信,发给赵铁刚:“刚子,打听下华玄那老头在哪,让他赶紧死过来给我岳父治病!”

“统领,我这就去办!”赵铁刚立即回了信。

韩绝收起手机,继续看前面。

前面,邓赢一时也看到了韩绝,但他还以为韩绝是苏家打杂的下人,目光从他身上匆匆收回。

苏健与李凤瑛却以为韩绝是邓赢的小跟班,也没多在意他。

苏冰一时却极不想留他,“邓少,这次治好我爸的病,要多少费用?你说个数,我给你打钱。”

邓赢看她一笑,“冰冰,瞧你说得,你看我像差钱的主吗?”

“邓少,冰冰不是这个意思。”生怕得罪这人,李凤瑛忙上前陪笑说,“邓少,我们都知道你不差钱,不过你给我家老头子看病不收钱,这也说不过去吧!”

“瑛姨,健叔,不瞒你们说,我老早看上你们家冰冰了,我想娶她!”邓赢看眼苏冰,干脆摊牌。

一旁被人无视的韩绝,心中大怒。

这人好大胆子,敢破坏本帅婚姻,这简直找死!!!

邓赢笑看苏冰,暗道:冰冰,你爸的命在我手上捏着,我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邓赢笑说:“冰冰,据我了解,这三年来,你的冰氏公司经营状况很不好呀,听说你们资金链早就断裂,在一年前,你还将公司抵押给王霸企业,贷了五千万。”

“如果我的消息没错,那王霸企业已经开始催收你这笔贷款了吧?”

“要是再还不上,你多年辛辛苦苦经营的冰氏公司,恐怕得划入别人名下了!”

“如果你答应嫁给我,我不但根治好你爸的怪病,更帮你还掉这贷款,同时,我还立即向你冰氏公司注资两亿,让你公司当场盘活过来!”说到后面,邓赢笑容灿烂看她。

李凤瑛忙上前一步,陪笑说:“邓少,不瞒你说,我大女儿已经结婚了,不过我小女儿目前还单身,你要是喜欢的话......”

邓赢打断她话,“瑛姨,关于冰冰的事,我一清二楚,不过我完全不介意她已婚,而至于其她女人,我邓某人看不上!”

李凤瑛心中一阵狂喜,为了还这五千万贷款,她与丈夫早就拉下脸向所有亲戚借了遍,可最终也就借了五百来万,距离五千万,还远远不够!

现在有人上门帮忙,她简直求之不得。

何况,一旦嫁入邓家,她一家子的身份地位,就能一下水涨船高了!

“邓少,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女儿,那我看,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李凤瑛当下自作主张笑道。

“妈,你说什么!”苏冰吓了一跳,忙把她拉开,“我已经结婚了,我不可能再嫁给他!”

苏冰虽然恨死那个没用的老公,可跟这人渣比起来,她更宁愿做那没用男人的老婆!

“冰冰,这是你唯一一次翻身的机会,也是我们家千载难逢的机遇,你千万不能错失了!!”李凤瑛激动的想要再上前答复邓赢。

苏冰忙把她拉开,“妈,你别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要自己做主!”

上一回,为了父母,她逼自己嫁给那个流浪汉。

而这一回,她要亲自主宰自己的命运!

苏冰转过身,冲邓赢说:“邓少,很报歉,我已经结婚了,我的丈夫叫韩绝,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她语气坚决,不让人有任何幻象。

一旁的韩绝,听了这话,心中满是感动!

邓赢开心一笑,“冰冰,你别任性了好不好,难道我堂堂邓家一大少爷,未来整个邓家唯一继承人,会比不上你那个精神病?”

对方侮辱他丈夫,等同于侮辱她!

苏冰愤说:“请你对我老公尊重点!”

邓赢更是灿烂一笑,“冰冰,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不过,我告诉你,你不嫁给我,你爸就会死!”

苏冰俏脸一怔。

父亲的怪病,她几乎找遍了全国名医,但他病情却是越治越重,到现在,他怪病一发作,很多医院都不敢收他,就怕他死在人家医院里!

本地那位出了名的华玄神医,凭借一手出神入化医术,短短一年多时间,就成为鼎州首富。

华玄神医虽百分百能治好父亲的病,但却苦于求医无门!

要是能找到华玄神医看病,打死她也不会请来这人渣!

李凤瑛上前劝说:“女儿,别再提那个精神病好不好,说不定他早死在什么地方了,这个邓少比他好一万倍!”

“妈!”苏冰心好痛,为什么在婚姻中,她总不能自己选择!

李凤瑛哭腔说:“难道你要对你爸见死不救?!”

“三天!”邓赢一脸严肃说:“你爸的病,三天后绝对复发,到时我不出手,他必死无疑!”

苏冰看向父亲,泪水夺眶而出。

苏健看女儿这样,脸色也极其沉重。

“你爸是生是死,就由你决定了!”邓赢眼中生出戏谑之意,玩味似的笑看她。

“我我......”苏冰双眸含泪,娇美的身子一阵发抖起来。

“他不会死!!!”突然,一个声音在现场炸响,一边旁观的韩绝终于忍不住上前。


 

 

所有人看着韩绝,没人想到,他会敢突然这样大叫。

“韩绝!”苏冰还是一眼认出他。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发现五年没见,他竟变得刚毅帅气不少。

仿佛他经历过无数风霜,眼神竟满是沧桑!

她思绪不由回到五年前,当初受人陷害,为了护住父母在苏家的地位,苏冰被迫答应爷爷,与他成婚。

婚后,她视他如仇人,他却爱她入骨。

可恨,他一事无成,亦连累了她身败名裂!她绝无法原谅他......

或许他想明这点,最终在某一天悄然离去!

可他以为,他走了,她就会原谅他吗?

他对她所遭成的伤害,就能被抹去吗!!!

不!

一切都没有改变!

反而,因为他的离去,让她白白背负了被精神病人抛弃,被流浪汉嫌弃的代名词!

她成了所有人,更加放肆嘲笑的对象!

“混蛋,你竟然还有脸回来!”李凤瑛当下也认出他来,上前一手指着他鼻子,“五年了!你个混蛋知道我女儿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个天杀的王八蛋!现在我女儿要改嫁,你竟然就出现!你快给我滚!!!”

苏健突然倒在地上。

“爸......”苏冰吓一大跳,忙上前扶他。

李凤瑛也吓了一跳,上前与女儿,将他扶在沙发上。

“邓医生,不是说三天后复发吗?怎么我爸这么快又发作了!”苏冰一下发现父亲此时白眼乱翻,全身大冒冷气,比前面发作的还要严重。

邓赢皱起眉头,有点心慌,“都怪他,要不是他刺激到健叔,健叔至少还能再挨个三天!”

“你快给我滚!你个扫把星!!!”李凤瑛冲着韩绝大吼。

苏冰却半信半疑,以前父亲就没少受刺激,但从没有发作,怎么这一次......

“救人要紧!”邓赢忙打断她思路,立即上前。

“住手!”眼看邓赢要向苏健扎针,韩绝突然上前阻止:“你这一针下去,非得要了我爸的命不可!”

邓赢红着脸,“你个精神病,竟敢怀疑小爷的医术?知道小爷是什么人吗?小爷是华玄神医高徒!”

一吼完,邓赢又要扎针,韩绝一手却迅速抓住他手,“你个庸医,马上滚开,否则别怪我废了你!”

“你小子找死!!”邓赢恼羞成怒,抽出手,手上的金针,朝着韩绝右眼,直接扎去。

旁边的苏冰与李凤瑛都吓了一跳。

一只手却比这只手更快,韩绝一下又抓住他握针的右手。

“叭!”一个手骨捏碎声,突然扩大无数倍,在每个人耳里暴响。

“啊......”邓赢发出杀猪惨叫,看着自己被捏碎的手,一阵倒吸冷气,眼色满是恐惧!

“我的手废了!废了......”手残了,对他来说,他很引以为傲的医术,就等同于废了!

韩绝看着他,如看着一个死人,“要不是当着我老婆的面前,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敢刺杀国之重器,麒麟营的总负责人,这人足以被判死刑,死一千次!

“啊!我跟你拼了!!!”邓赢简直要疯掉,在这鼎州,还从来没人敢欺负他,没想到,今天他会被一个白痴给废了,而且对方还如此嚣张!

苏冰与李凤瑛忙拉按住邓赢,“邓少,你要冷静呀,他他他,他间歇性精神病又发作了,你这么冲动,他会杀了你的,而且他杀了你也无罪......”

“爸!”苏冰发现,躺在沙发上的父亲,上气不接下气,好像就要死掉。

苏冰一双冷眸当下如刀瞪着韩绝。

五年前,他连累自己身破名裂,自己全家人跟着遭殃!

难道五年后,他还要害死自己父亲?!

就在这时,一群人马簇拥着一名精神抖擞的白发老者,如同潮水涌入。

大厅所有人一下移目看去。

“你们是?”李凤瑛不解。

苏冰突然认出这白发老者,激动叫:“妈,他是华玄神医,老爸有救了!”

华玄神医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不知治好多少病人,也因此让他成为鼎州首富。

如此大人物,她们平时也只能在电视或报纸上看到,没想到,此时他竟亲自来到她们家!

苏冰前面为了给父亲治病,动用了自己一切关系,加上自己亲自出马,但最终连这人的面都没见着,更别说要邀请他!

华玄神医却无视所有人,双眼直直看着韩绝,那眼神,就像看一名崇拜者!

邓赢见师傅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一下冲到他身前,激动哭道:“师傅,我手被人废了,是那小子干的,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他一手指向韩绝,眼色满是毒辣与疯狂,我倒要看看,你小子现在要怎么死!

华玄神医当场勃然大怒,“跪下!!”

除了韩绝外,所有人被他突然的怒吼吓了一跳。

邓赢忍痛,得意看韩绝,“小子,我师傅让你跪......”

“啪!!!”不等邓赢说完,华玄神医一掌抽他脸上,“不肖徒,我叫你给他跪下!”

“师傅,你你......他他......我我......”邓赢看看韩绝,又看看师傅,一脸懵逼。

两名牛高马大的保镖,冷着脸上前,将邓赢直接押跪在地,押着他,朝韩绝方向不断磕头。

地板咚咚作响,马上,邓赢额头磕破,磕出一个大包。

“你个不肖徒,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我徒弟,我也不再是你师傅!”华玄神医很是绝情道。

“呃!”一头是血的邓赢,吓一大跳,“师师傅你......”

“把他给我拖出去!!!”华玄神医狠声叫。

“师傅,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对我......”邓赢很是不甘的嘶叫。

几名彪悍保镖却硬生生将他拖了出去。

“神医,我爸快不行了,求你......”苏冰反应过来,一下情急的跪到华玄神医身前。

华玄神医忙把她扶起,“苏小姐,老朽受不起啊,老朽这就给你爸治疗!”说话间,他又匆匆看了眼一旁的韩绝。

马上,华玄神医倒出一颗火红丹药,喂苏健嘴里。

隔了会,他拿出一包金针,如前面邓赢模样,金针烧烤后,迅速在苏健胸前穴位扎下。

不同的是,华玄神医扎出九针。

在沙发上,全身发冷,奄奄一息的苏健,转眼好转过来。

华玄神医收了金针,向苏冰递去一瓶丹药,“苏小姐,这丹药让你爸一早起来空腹服下,一天一粒,半月后,我再给他做次针炙,到时换种丹药给他服用,到时,他的寒心症自然能根除!”

听了这话,再见父亲又活了过来,苏冰高兴的就要跪下。

华玄神医忙阻止她,“苏小姐,老朽真受不起啊!”

“神医,其实前面你错怪邓少了。”李凤瑛皱着眉头,略有些沉重的说:“他刚刚是好心,要给我老头子针炙救命,结果却被这疯子阻拦,并被他弄断了手......”

邓赢来给她老爷子看病,不断被废了手,还害他被华玄神医逐出师门,李凤瑛一时倒很担心,他会迁怒自己家!

华玄神医看她,“苏夫人,你有所不知,刚才我那不肖徒若是扎下针的话,苏老爷就得走了,就算我及时赶来,也无力回天!”

“呃!”李凤瑛与苏冰都吓一大跳。

“如此说,刚刚他还救了我爸一命?”苏冰看眼韩绝,很是不信,“可前面,邓赢给我爸扎针,明明是把我爸病情压下去了......”

华玄神医叹口气说:“苏小姐,老朽那不肖徒施针火候不够,前面也只是暂时压住你父亲寒症,所以才有后面强猛反扑,而反扑中,若不服药缓解,直接动针,就会导致你父亲体内气乱而死。”

苏冰这才恍然大悟,“这么说,我爸刚刚发作,完全不是被人刺激到?”

“当然不是!时间不早,老朽就先告辞了!”华玄神医看眼韩绝,见他没意见,他转身就走。

那我们刚才岂不是错怪他?苏冰发呆看韩绝,刚才韩绝救了父亲一命,而她们却去责备他!

“神医,等一下!”李凤瑛紧张追上,拦下他,很是不解问:“神医,你怎会......突然上门给我老头子治病?”

这个传说中的神医首富,像她们这种不入流的人物,岂是能攀交上的。

“苏夫人,你该感谢你自己生了这么出色的女儿,老朽之所以登门给苏老爷看病,正是因为你女儿的一名贵人相托!”华玄神医已经点明,至于真相,得靠她们自己去发现了。

华玄神医在众多强悍保镖簇拥下,迅速走出这别墅。

李凤瑛与苏健,一时同样眼色古怪看着苏冰。

“爸妈,这不关我事,我前面几次去找神医,连他家门都进不去......”苏冰直接摇头,想到什么,很是怀疑的看着韩绝,难道这位神医首富,是他请来的?

“爸,妈,姐姐,刚刚那个是不是华玄神医?”一个娇小的倩影从门外匆匆冲进来,很是激动问。

韩绝一眼认出,来人正是苏冰的妹妹苏灵儿。

五年没见,她竟然也长得这么俏美可爱了!

“是!”李凤瑛上前,激动道:“灵儿,这么说,这华玄神医一定是你请来的吧!”

苏灵儿笑说:“今天下午,我跟一位同事说起我爸的事,她说她认识一位公子哥,那公子哥家跟神医家有来往,让我这事包她身上,我还以为她开玩笑呢,没想才到晚上,她竟然就真的让那公子哥,把华玄神医给我请来了!”

“哈哈,太好了,我们家总算出了个能人!”李凤瑛抓着她手,好不欢喜道:“灵儿,那位公子哥一定非富即贵,回头你要好好感谢他,要是能嫁给他,那咱们家的身份地位,就如坐火箭一样,直接高大上起来......”

听到小妹的话,苏冰当下也断定,今晚华玄神医之所以登门治病,完全是多亏了小妹同事的那位公子哥,而韩绝前面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巧合。

“妈,这位兵哥哥是?”苏灵儿一下好奇打量起韩绝。

“还有谁,不就是那个害惨我们家的精神病!”李凤瑛咬牙切齿的叫。

苏灵儿慢慢睁大双眼,“你是说,他是姐姐姐......姐夫?”

“哼!别叫他姐夫,他不配!”李凤瑛很没好气的说。

“老婆,对不起,五年来让你受苦了,不过从现在起,我会好好补偿你......”韩绝此时只在乎老婆苏冰对他的看法,很是深情的说:“五年前,我之所以不告而别,是因为我发现我没能力保护你,而现在,我终于有能力保护你了!”

“补偿我?哈哈,你怎么补偿?”苏冰扬嘴一笑,却是笑落了眼泪,“从遇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从天之骄女,坠入到无底洞!但我没想到,你还嫌害我害得不够惨,竟如此厚颜无耻的威胁我爷爷,逼我嫁给你,然后再彻底毁掉我人生!!”

韩绝认真说:“冰冰,我对天发誓,我当初根本没有威胁你爷爷,而且我是真心喜欢你,我对你做了那种事,我是真心想要对你负责到底......”

“够了!”苏冰吼断他话,一手指向大门,“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王八蛋,想滚可以,但这一次,你必须要跟我女儿,跟我家撇清干系!”李凤瑛冲入房间,将老早准备好的一份离婚协议取了过来,往桌上一拍,“马上给我签字!从今往后,不准你再靠近我女儿,不准你再靠近我家,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到多远去!!”

韩绝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再看苏冰。

苏冰寒着脸,虽一脸绝情,可双眸却有泪在闪,楚楚可怜!

韩绝身子突然一矮,嘭的一声巨响,他两只膝盖重重落在地板上,然后向着岳母与岳父一阵磕头。

“爸,妈,我没对冰冰尽到老公的责任,是我不对!”

“爸,妈,我把冰冰害得那么惨,这是我的错!”

“爸,妈,我没有照顾好俩位,是女婿不孝......”

地板上一阵嘭嘭嘭震响,竟也完全盖过前面邓赢的磕头。

不多一会,韩绝额头肿起一大包。

“你个王八蛋,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让我们回心转意吗!”李凤瑛激动吼道:“你休想!今晚就算你磕死在这,也休想再跟我女儿保持夫妻关系!”

“够了!!!”苏冰双眼却是涌出一片泪水。

韩绝停止磕头,站起身,看着苏冰,“冰冰,既然你想离婚,那我就成全你!”

所有人脸庞一滞。

韩绝走到桌前,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上迅速签了字!


 

 

“小子,还算你识相,但你前面废了邓家大少,又害他被华玄神医逐出师门!”

“你要还算个男人的话,就把这事自己一个人扛下来!”

李凤瑛拿起离婚协议瞄了眼,咬牙说:“你现在赶紧去他家说明,他的事完全不关我女儿,不关我家的事,要找麻烦也只找你自己一个人麻烦!”

“你放心,有我在,这个世上,还没人可以再伤害到冰冰!”韩绝看着苏冰,情真意切,“冰冰,虽然我跟你没缘分做夫妻,但我依然会一直保护你!”

“啪!”苏冰一掌抽他脸上,“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很感动?!”

“对不起!”韩绝很是疼爱说:“冰冰,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但请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向你证明我自己!”

“证明你自己?”苏冰一阵冷笑,点点头,“好!我就再给你时间,反正五年都过来了,我就再给你一年时间,在这一年时间里,我就看你这个王八蛋要怎么证明你自己!”

苏冰从母亲手中夺过离婚协议,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撕毁。

“冰冰你,你疯了!”李凤瑛气傻在地。

“在这一年时间里,如果你保护不了我,那你就给我......就给我去死!!”苏冰歇斯底里的叫,一叫完,扭头就跑了出去。

“疯了疯了!一个精神病,一个疯子,你俩它妈还真是绝配啊!!”李凤瑛气得全身发抖,就要气瘫在地。

“你个王八蛋,这五年来一天没在家,死在外面也就算了,偏偏在冰冰要改嫁的关键时候回来,我看你纯心是要害死我们家!”

“既然你要害死我们家,看我现在就先杀死你!!”

李凤瑛越说越气,冲入厨房里取了把菜刀出来,作势就要劈死他。

“你个精神病,快逃啊!”苏灵儿双手抱住李凤瑛腰身,冲着韩绝激动叫。

韩绝转身就走。

出了别墅,苏冰已不知去向。

“统领,你还好吧?”赵铁刚上前,关心问。

韩绝摇头,“别提了。”

赵铁刚安慰,“统领,你也别担心,凭你的能力,相信很快就能处理好一切。”

韩绝点头。

“对了,华玄说在第一城酒店,恭候你大驾!”赵铁刚恭道。

韩绝叹口气,就让她们先冷静下吧。

他转身上车。

赵铁刚将吉普车迅速开出!

......

别墅内。

“真不知上辈子老娘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这么遭罪!

“真是气死老娘......”李凤瑛坐在沙发上,一手不断拍打胸口。

“要不是他,你姐今晚就同意改嫁了!”

“你想想,她一改嫁邓家,咱们家不是就能一下大出风头!”

“没想那白痴还把人给废了......”

想到邓赢被韩绝废手,又被华玄神医断绝师徒关系,她胸口就闷痛起来。

“妈,你别想太多了,姐刚才也是一时冲动,我这就去劝她,我有法子,保证她会乖乖听你的话,跟那个精神病离婚!”苏灵儿眼珠子转一圈,说道。

“真的?”李凤瑛有点怀疑看她。

“是!”苏灵儿很是肯定。

李凤瑛抓着她手道:“灵儿你点子多,那你赶紧去劝劝你姐,要是能把你姐劝回头了,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这就去!”苏灵儿直接跑开。

别墅外,苏灵儿本田轿车刚开走,一部奔驰车就当场冲驶过来。

四名黑西装男,簇拥着一名光头男进入别墅。

“吴经理,是你?”看到来人,瘫坐在沙发上的李凤瑛与苏健,吓得直接站了起来。

李凤瑛泡了茶,立即端上。

“苏老爷,苏夫人,这茶我就不喝了。”光头男吴良经理,皮笑肉不笑道:“只是王少,让我问下你们,这钱你们准备好了没?”

李凤瑛一脸陪笑,“吴经理,我们正准备着,就快凑齐了,麻烦你回去跟王少好好说说,让他再多给我们点时间......”

“三天!”吴良经理伸出三根手指,冷道:“王少说了,再给你们宽容三天,三天时间没把那五千万贷款,打到我们王霸企业来,就别怪我们把你们家的冰氏公司给收了!”

“吴经理,这三天时间也太......”

“我们走!”吴良经理打断李凤瑛的话,冲身旁四名西装男叫声,转身就走。

苏健与李凤瑛忙追了出去,“吴经理,三天时间我们真凑不到这五千万......”

“别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凑不到,你们就等着被收走公司吧!”吴经理五人上了奔驰,扬长而去。

“这个天杀的精神病,这下真被你害惨啦!”

李凤瑛气得直接瘫坐在地,“若不是你出现,我大女儿今晚就是邓家人了!”

“嫁给邓家,我们哪还用为这笔贷款发愁!!”

“你个挨千刀的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啊......”

......

第一城酒店。

被众多保镖,围得密不透风的一间豪华房厅内。

“师傅,我总算见到您了!”面对韩绝进来,白发苍苍的华玄神医,激动迎上,直接跪了下来。

如果有人瞧见这一幕,一定会吓掉下巴。

可事实正是如此!

两年前,韩绝的麒麟营抓到了一位杀人恶魔。

这恶魔有个名号,叫鬼手疯医,是个嗜医如命的疯子。

为了医术研究,他在活人身上强行开展实验,几十年来,不知害死多少人,其中更包括刚初生的婴儿与怀胎的孕妇,以及残疾人等等。

抓到他时,他已经是将死之人。

在死之前,鬼手疯医最终将毕生所学,全传授给麒麟营负责人韩绝。

韩绝认真好学,加上疯医留下的几大箱笔记,很快就能学以致用。

为了将这种强大的华医发扬光大,在一年半前,韩绝从全国各地,挑选了十位在华医方面有杰出成就的医生,从而进行授医。

而这十位中,这鼎州首富,华玄神医就是其中一位。

华玄神医很是自责说:“师傅,徒儿不肖,竟教出了邓赢那个恶徒,他没伤着您吧?”

“凭他,也能伤到我?”韩绝冷笑一声,“你起来吧,你前面处理的不错,我不怪罚你。”

“谢谢师傅!”华玄神医这才从地上爬起,想到什么,双手捧着一张卡递上,“师傅,这张至尊黑金卡给您,里面有一百亿,是徒儿专门孝敬师傅您的,要不是一年半前您传授我神医,徒儿也不可能有今日成就......”

“钱为师就不收了,不过苏冰是我老婆,徒儿要是方便的话,就替我照顾下。”韩绝说完,转身就走。

华玄神医恭送他道:“师傅,您放心,就算您不说,我也会做!”

“还有一点,我的身份必须保密,若是被人得知麒麟营一日无主,恐怕会引起国际大动荡。”

“师傅,前面你部下赵铁刚已经交代过我了,我一定保密!”

在华玄神医护送下,韩绝出了酒店,上了赵铁刚的吉普车离去。

华玄神医这才拿起手机,迅速拨出一个电话,“老朱,一个小时内,给我注资苏冰的公司一百亿。”

电话中的中年男人奇怪,“老爷子,苏冰,是哪个苏冰?”

“苏强志的孙女!”华玄神医斩钉截铁的说。

一会,一个电话打来,“老爷子,查到了,苏冰目前唯一的公司是冰氏公司,不过这冰氏公司已经濒临破产,而且这整个公司的规模总共不到二十人,你确定要注资一百亿?”

华玄神医语气肯定,“是,不求回报,老朱,你立即执行!”

“是,老爷子,我这就办!”电话那头的人很是恭敬道。

......

另边。

一部宝马车内。

苏冰发怔看着前面挡风玻璃,秀眉紧蹙,双眼湿红,俏脸上还残留着泪痕。

现在该怎么办?

三天我上哪筹到五千万?

难道我辛辛苦苦经营的公司,就要被人收走吗?!

不!

我绝不接受......

苏冰想到了爷爷,虽然从五年前发生那事后,爷爷就很不待见自己一家人。

但现在,也唯有他能帮自己。

爷爷要是不答应借钱,我就跪下来求他,哪怕是跪个三天三夜,我也要跟他借到这五千万!!

打定主意,她将宝马一把开出。

旁边的手机,却响个不停。

苏冰终于接听,“妈,你别担心,三天内,我一定能凑够五千万......”

电话中却传来李凤瑛无比激动的声音,“冰冰,你快回来,华氏集团一大帮人马过来,说要注资你公司一百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