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巅峰战神

巅峰战神

趣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事业顺利、家庭幸福秦跃,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可意外还是来了。妻子被抢走,家庭分崩离析,被逼走上绝路的秦跃,选择入伍当兵。五年的时间,在战场上历练,经历了数不尽的拼搏,血雨腥风的较量,秦跃终于铁血归来。重回故土,为爱人,也为了自己的亲人,秦跃发誓要重新振作起来。

主角:秦跃,楚韵儿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跃,楚韵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巅峰战神》,由网络作家“趣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事业顺利、家庭幸福秦跃,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可意外还是来了。妻子被抢走,家庭分崩离析,被逼走上绝路的秦跃,选择入伍当兵。五年的时间,在战场上历练,经历了数不尽的拼搏,血雨腥风的较量,秦跃终于铁血归来。重回故土,为爱人,也为了自己的亲人,秦跃发誓要重新振作起来。

《巅峰战神》精彩片段

大夏,北境。

寒风凛冽,冰霜漫天。

一座金碧辉煌,气势宏伟的漆黑宫殿中。

数百名身披战袍,肩扛三颗金星的雄伟身影,傲然而立。

这里,是大夏最神秘的边境,也是血染天地的战乱之地。

而,这座伫立在岛屿正中央的宫殿,被大夏上下高层称为——封将殿。

所谓封将殿,意如其名。

唯有丰功伟业,立下大鼎之功,并为大夏打下万里疆土的人,方能够进入这座宫殿之中,由百位肩扛三星的将军,为之受封!

此时。

封将殿正中央。

一名肩膀辽阔,体型高大的男子,站立在正中央,睥睨着大殿内那一个个号称“大夏战将”的同僚们,面带笑意。

今日,是他服役五年有余,最后一次受封。

五年来,他战功显赫,为了大夏打下无数疆土,脚下踩着数以万计的敌军尸骨,他早已对所谓的功绩漠不关心。

但这一次,不一样。

因为,这次受封过后,他便会成为大夏唯一一位肩扛五星的将军,统领整个北境,并且坐镇这屹立了五十年有余的封将殿!

“请秦跃将军,上前受封!”

一道振奋人心的冷喝声,响彻全场。

秦跃那如同星海般的眼眸一凝,神色严肃,正准备走向眼前这座册封台时——

一道急促的电话铃声,陡然响起。

秦跃脚步一顿,眉头皱起。

口袋里的手机,自打他参兵以来,就一直带在身边。

期间,从未响过一次。

为何,在今日他隆重册封的日子,突然响起?

秦跃深吸了一口气,眼里多了一抹痛楚。

脑海中,浮现一道五官绝美,眉目如画的女子。

他犹豫了数秒,最终还是接过了电话。

“喂?”

“喂?是……是秦跃吗?”

声音,依然清澈动听。

却,带着些许颤抖。

“是我。”

秦跃平静回应。

“秦跃救救我,我的女儿被绑架了,你救救她。”

“我求求你了,秦跃!”

电话那头,哭声渐大,带着一丝绝望!

些许,传到了封将殿内。

站在秦跃周围的百位战将,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降临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之后,一股血腥到了极致的杀意,陡然冲霄而起!

就连大殿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我马上来!”

“等我!”

没等回应,秦跃挂断了电话。

他转头咆哮——

“许龙,我要回一趟国内,立刻安排战机送我!”

“封将殿内一切事务你来负责,通知境外的兄弟们,替我镇守边疆线!”

“胆敢有任何人乱来,一律斩首示众!”

身后,名为许龙的冷峻男子一顿,神色肃然:“将军,册封之际,贸然离去,为军中大忌,若是被国主知晓……”

“册封延后,待我回殿后再说!”

叠好战袍,秦跃转头看向殿内那一位位战将,淡声道:“我意义已决,无需阻拦!”

“是!”

铿锵之声,一一回应。

“恭送战神!”

“恭送殿主!”

随着战机起飞的那一刻,北境天空轰鸣

无数待命的将士,接连抬头,望着渐行渐远的秦跃,目光唯有恭送。

……

直升机上,秦跃望着下方,那一座座山川。

眼里,是无尽的回忆!

五年前。

秦跃凭借家中人脉,以及自身手段创立了名为腾跃集团的公司,短时间内在江海市中如日中天,人尽皆知。

因此,在腾跃集团发展到鼎热之势时,他有幸结识了一名叫做楚韵儿的女子。

两人,几乎是一见钟情。

相处没多久,便一拍即合,决定领证。

可,领证之时,却遭到了楚韵儿反对,两人被强行拆开,直到最后,还传来了楚韵儿嫁给了一个无论家庭、背景以及来历,都远超他的富二代!

那一日,秦跃心灰意冷。

腾跃集团,也因此遭到了富二代家族的打压,诸多产业尽数被收购,且所有高层皆被挖走,连一缕灰都未曾剩下!

秦跃父母,被逼得跳楼而死!

就连秦跃的妹妹,也因强暴而变成了精神病!

一夜之间,秦跃万般皆失。

为了离开这片土地,为了麻痹自己。

他毅然决然选择了参兵!

饮热血,屠外敌,救大夏于水火之中!

五年后的今天。

他,受封战神。

内心,早已强大如磐石。

可,随着电话响起的那一刻,他心如止水的情绪,仍然多了一抹波动。

这五年来。

楚韵儿可以说是他杀敌立功的动力,驱使着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巅峰。

那年,秦跃在楚韵儿闪婚后,主动与其断掉了所有联系,唯独决定参兵之前,他寄了一封信,留下了一个电话。

五年来,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他,却从未等到那个电话打来。

直至今天这一刻。

电话,终于来了。

半小时后。

直升机,到了江海市军用机场!

下方,足足上万人的队伍,齐齐排列!

其中,不乏有边疆军,有护国军,更有号称战斗最血性的战狼军,无一例外,朝着秦跃,恭敬敬礼!

“恭迎战神回归!”

“恭迎战神回归!”

“恭迎战神回归!”

吼声,响彻天际。

秦跃面无表情,踏步而下,眼中睥睨万物。

“多年未曾回国,如今江海市,谁为负责官?”

“往前一步。”

咔!

一道神色严肃,穿着军靴的挺拔身影,猛地出列,朝着秦跃恭敬道:“启禀战神大人!我赵庆国,为江海负责官!”

“好,你且听我命令,一盏茶时间,我要你封锁整个江海市,任何人不得进出!”

“若有遗漏,人头落地!”

秦跃声如雷震!


江海市,一栋破旧的别墅内。

一个个被人贩子迷晕过后的小孩,被蛇皮袋子装着,绳子绑着身躯,搬运到了偌大的客厅之内!

这客厅之中,有着将近十来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不停地来回,将这些小孩们的身躯,放在病床之上!

锋利的手术刀,在空气中划过,割开血肉的声音,听起来渗人无比!

这,是一个器官贩卖站!

被绑架而来的小孩们,基本都是五六岁的孩子!

他们被蒙上了眼睛,那清澈无比的眼神中,满是害怕和恐惧,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耳边有一道道刺耳的哭闹惨叫声!

其中,一个穿着碎花裙,用玉簪盘着头发,与秦跃有几分相似的小女孩,茫然地坐在人群中。

她,不哭不闹,也丝毫不怕。

一旁,走来一个luo着上半身的地痞。

他望着这个女孩,舔了舔舌头,脸上带着yin笑:“哟呵,龙哥,你看这个小崽子,胆子还挺大啊,长得也还不错,哪里搞来的好货?”

“这是老板钦点的货,你个家伙,别打主意。”叫做龙哥的混混走了上来,嘴里叼着一根烟,谩骂道。

“钦点的货?老板好这口?”

“去你妈的!这是老板一直想娶的那个女人和外面野男人生的za种”

“野种?妈的,老子最讨厌的就是野种!”

luo着上半身的地痞脸色一沉,走上去就抓住这个女孩,狠狠往她肚子上踹了一脚,同时往其身上吐了口唾沫:“野种,你个野种!”

“活着也是浪费空气!”

“去你妈的!”

被打的女孩闷哼了一声,蒙住了眼睛的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但,挨打后,她却很坚强。

没有哭。

没有叫。

只是默默地蜷缩在地上,显得很无助。

“哟呵?还挺能捱?”动手的地痞狞笑了一声,直接走上前,不停用脚踹:“老子让你捱!老子让你捱!”

“一个废物野种,连猪狗都不如!”

“也不知道你这个野种,活下来有什么用!”

“浪费空气,浪费食物!”

“怎么不跟你那猪狗不如的老妈一起去死?”

“你和你妈,可真是天生一对,哈哈哈哈哈!”

“就是你那个废物老爸,害得这只畜生把你这个野种给生下来,却没有这个本事养你,哈哈哈哈哈,真是个孬种!”

剧烈的痛苦,传遍了女孩的全身。

她喘着粗气,听到这个地痞的话,竟是开口反驳道:“不……不准你说我爸……不准你说……我爸……不是孬种……他不是孬种……”

“哟呵?”

“会说话啊?”

“老子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

“怎么,你这条野种,还敢替你那个废物老爸辩解?”

“那你倒是告诉老子,你那个废物老爸如果不是孬种,怎么连你这个废物野种的命,都救不了?”

女孩急的哭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停地反驳道:“我爸爸不是孬种,我爸爸不是孬种,我爸爸没有不要我,我爸爸不是孬种……”

“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个傻野种!”

“去死吧你!”

地痞抬手就往女孩的脸上抽了一巴掌,再次吐了一口痰。

“差不多得了。”一旁的龙哥摆了摆手,脸色恶狠狠道:“赶紧把她身上有用的东西都卸了,先取掉眼角膜,能卖个好价钱!”

话音刚落。

轰轰轰!

别墅外,一道道刺耳无比的战斗机,盘旋而来,冲破音障的声音,让别墅里的所有人,都不禁捂住了耳朵。

随后。

是直升机落地的声音!

下一刻,披着一身狼袍的秦跃,带着冷漠无比的寒意,从门外跨步而进。

在他身后,一个个身穿戎马军装,血气冲天的战狼军,气势直压而来!

“军……战队!?”

龙哥嘴里叼着的烟,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在场所有人,都不敢有丝毫动作。

秦跃走进来,冷漠地看了一眼众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周围,那一个个正在被取走器官的小孩,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刺鼻无比。

在他身后,腰脊挺拔的赵庆国,当即便冷哼一声,高喊道:“谁敢乱动一下,人头落地,绝不饶恕!”

众人,身躯一僵。

秦跃走到那群被绑在角落里的小孩面前蹲了下来,轻声一笑,问道:“这里,谁叫张小玉?”

角落里,所有的孩子们,都茫然无措,没有回应。

唯独,先前那名被地痞打了一顿,碎花裙上满是污脏脚印的小女孩,怯生生道:“我……我叫张小玉……”

秦跃神色一顿,转头看向了这个小女孩,伸手将她的眼罩取了下来。

下一秒。

他瞳孔猛地一缩!

这小女孩,为何跟自己如此之像?

女孩也看见了秦跃这张脸,那张清澈的眼神,竟是蓦然瞪大,小心翼翼地说道:“爸爸,你是我的爸爸吗?爸爸,你来救我了吗?”

爸……爸?

秦跃脑子里轰然一响。

“爸爸!”女孩却是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爸爸,我好想你,好想你,妈妈跟我说你迟早会回来找我的,你真的回来了,爸爸,我好想你,小玉好想你,好想你……”

秦跃心脏不停地跳动,原本心静如水的他,此时此刻,竟然感觉到了自己血脉中,有某种共鸣响起!

“你……认得我?”

秦跃颤抖着声音问出了这句话。

“认得,认得,小玉认得,妈妈猜得没错,嘻嘻,果然小玉见到你之后,你都不认得小玉……”女孩小心翼翼地取下了脖子上的一个怀表,将其打开了去。

“爸爸,你看,上面有你的照片呢!”

秦跃拿过怀表,打开一看。

里面。

的确是自己的照片。

穿着一身干净的西装,坐在办公室里,满脸笑容。

只是,脸上的神情,远没有今日这般坚毅。

“小……小玉,你真的是……是我的女儿?”

秦跃满脸不敢置信,身躯颤抖了起来。

他从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儿存在!

“嘻嘻,爸爸,小玉是你的女儿,真的是你的女儿,爸爸,妈妈每天晚上都要我记住你的名字,你叫秦跃,对不对?”

轰隆!

秦跃大脑一片轰然!

原来……

原来她,给我留了一个子嗣!

“可是爸爸,小玉身上好痛,小玉不能陪爸爸了,不能给爸爸撒娇了,小玉想睡一觉,爸爸,我好怕,小玉好怕,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女孩看着秦跃,慢慢昏睡了过去,倒在了秦跃的怀里。

刚才地痞踢她的那几脚,她本就脆弱的身躯根本就承受不了,能够坚持到这一刻,已经到了极限。

下一刻。

“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跃痛苦万分,怒吼了一声,脸上杀意爆棚,一把将张小玉抱入了怀中,眼眶中有泪水喷涌而出。

“小玉别怕,爸爸在,爸爸不会离开你了,你长了这么大,爸爸却一天都没有陪在你身边,是爸爸不好……”

语落。

秦跃那猩红的眼眸,猛地转过头去,看向那叫做龙哥的地痞:“这些小孩,都是你送来的,是吗?”

“不……不……”

龙哥颤抖着身躯,想要解释。

但下一秒——

秦跃一脚踹出!

噗嗤!

龙哥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腾飞了数十米远,直接将墙壁砸开了一道巨大的凹坑,倒地后不省人事!

而另一名对张小玉动手的地痞,见到这一幕,整个人吓尿了裤子,转头就想逃跑。

但没走两步,一粒子弹就贯穿了他的脑袋!

“杀!”

“一个不留!”

“这些**,今天都要给本帅死在此地!”

秦跃怒吼了一声。

站在门口的战狼军们,便齐齐大吼一声“是!”,不过眨眼间,便冲进了别墅,将房间里所有的人,除了那群小孩之外,全部碎尸万段了去!

十分钟后。

江海市,市中心。

秦跃抱着在怀中沉睡的张小玉,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落在地面,当着无数人震撼的目光,朝着不远处的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走去。

此时,医院里的一间私人病房内。

啪!啪!啪!

一声又一声的殴打,响起。

伴随着女人的尖叫,痛哭。

“啊!你这个女人竟然还留着那个孬种的手机号?说!你刚才跟他打电话说了什么!说!”

“你敢打给他,看我不好好打你这个不知悔改的女人!”

房间里,穿着一身西装的张威,一脸恶狠狠地看着病床上的女人,手掌不停在她的脸上砸落。

而病床上,女子身材高挑,有着倾国之色,却面容憔悴,黯然神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角噙着泪水,看的都无比令人心疼。

她,便是秦跃牵挂了五年之久的楚韵儿。

曾几何时,整个江海市,无数人被这位女子的容貌所折服。

但如今,也才过了几年之久,她就变得这般憔悴,这般不堪,被眼前这个叫做张威的男人殴打辱骂。

而他,便是当年那名富二代!

几年来,他一直威逼着楚韵儿嫁给他,楚韵儿每次都以不同的借口推脱,可是后来他才得知楚韵儿已经偷偷生了一个女儿,还是当年那个废物的野种。

张威怒火中烧,先是将楚韵儿打入医院,又派自己在道上认识的兄弟,将张小玉绑架,打算弄死这个“野种”,并且卖掉她的器官。

以此,来泄愤!

恰好今日,他从手下嘴里得知,楚韵儿在医院中,给当年那个废物偷偷打了电话,他心中刚平息下去的怒火,再次翻腾!

“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没想到你这个女人就只会在老子面前装纯,背地里面偷偷地给别人生小孩,老子今天不打你咽不下这口气!”

张威一边打,一边怒声谩骂。

“张威,你把女儿还给我,还给我……”

病床上的楚韵儿,连连哭声求饶,蜷缩着身躯,不停地发抖。

“放过你?老子没让人宰了你,就是对你最大的恩惠!”张威狞笑一声,脱下身上的皮带,就往她背上抽了下去。

“啊!”

楚韵儿惨叫嘶吼。

病房大门,突然就被推开了去。

“韵儿!”

正是楚韵儿的母亲李秋萍,她见到这一幕,直接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张威的面前,大声哭求道:“张威!你这又是何苦呢?不要打韵儿了,不要打了,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

“好好说?说你个鬼。”张威一脚踹开李秋萍:“要不是老子消息灵通,你们楚家还想隐瞒我多久。”

“去**!”

说完,接着开始殴打。

“别打了,别打了,张威,你别打了,不要再打韵儿了……”李秋萍看着病床上痛苦不堪的楚韵儿,老泪纵横。

“老子今天就要把你打死,看你还敢不敢让老子养个野种!”

张威显然已经失去了控制,咆哮了一声,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楚韵儿从刚开始惨叫,到痛哭,到最后默默地蜷缩着,身体也不再颤抖,像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沙包。

一直到十几分钟后。

张威终于打累了,放下皮带开始休息。

楚韵儿才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双眸无神地走下病床。

“你回来,给老子躺好,老子还没有打够!”

张威见状,冷笑一声,大吼呵斥道。

然而,楚韵儿却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拖着步伐,走到病房的阳台上,将阳台的门打开了去。

一旁,满脸泪花的李秋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大喊道:“韵儿!韵儿!你要干什么!回来!你回来!”

楚韵儿走到阳台旁,转过头来,惨笑了一声:“对不起,妈,女儿不孝,让你们伤心了,下辈子再给你们养老送终。”

“不要!”

李秋萍就想冲上去拦住她。

然而,张威见状,却一脚踢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拦了下来,恶狠狠道:“你跳啊,有种你就跳,你这个白莲花,圣母婊,最好跳下去,否则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把我当成噩梦!”

楚韵儿情绪顿时失控,放声大笑:“你以为,我会一辈子活在你的阴影下面?不!我要以死,让你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

她直接翻出围栏,娇躯向后一倾,整个人急速坠落。

“韵儿!!!”

李秋萍撕心裂肺大喊。

也就在这时。

医院大楼的百米下方。

抱着女儿走来的秦跃,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

“韵儿!!!!”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