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神医仙尊

神医仙尊

最爱青芒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谁能想到曾经被誉为“神针现世”的扁鹊神医,他的后人居然沦落为兽医。毕业于农科大的秦凡,为了糊口做了兽医的工作,还是专门给母猪实施接生、产后护理。颇为不体面的工作,让秦凡备受众人嘲笑……一次车祸中,他竟神奇的获得了先祖扁鹊的传承,还得到了扁鹊神针。

主角:秦凡,周雨兰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凡,周雨兰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医仙尊》,由网络作家“最爱青芒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谁能想到曾经被誉为“神针现世”的扁鹊神医,他的后人居然沦落为兽医。毕业于农科大的秦凡,为了糊口做了兽医的工作,还是专门给母猪实施接生、产后护理。颇为不体面的工作,让秦凡备受众人嘲笑……一次车祸中,他竟神奇的获得了先祖扁鹊的传承,还得到了扁鹊神针。

《神医仙尊》精彩片段

临海市郊区的一处农家。

一头肥大的母猪正在产仔,每间隔七八分钟,就产出一头猪仔。

秦凡一直守着,母猪每产出一头猪仔,他就熟练地左手握住猪仔的躯体,右手立即将猪仔的口中、鼻子的粘液掏除,又用清洁的软布擦拭干净。

他的手机一直在振动,可他没有听见。

“秦凡,你的手机一直在振动。”旁边的张大叔提醒他。

“哦,你帮我拿下。”

张大叔将手机递给秦凡,他一看,连忙擦擦手,按下了接听。

电话那边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秦凡,你在哪里?”

“哦,雨兰,我在外边,有事吗?”

“你又去~”对方似乎听见了秦凡这边的猪仔叫声,顿了顿,“家族有个聚会,先喝下午茶,晚上吃饭,我把地址发给你了。”

“啊~好吧。”当秦凡回答时,才发现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他老婆周雨兰,本就对他的职业颇有微词。

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农科大毕业生,干起了兽医,开了个小店,还乐滋滋的专业给母猪接生。

秦凡不用想就知道,周雨兰肯定又不高兴了,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来。

这种家族聚会,他一般都不愿意去参加,就是周雨兰也很少喊他去。

母猪生仔的时间很长,持续了大概两个小时才结束。

秦凡熟练地用消毒药水清洗了母猪的奶头,又用手挤出初奶,才将一个个猪仔放在母猪身侧。

他擦了擦手中的血污,打了肥皂清洗双手。

“可以了,顺利生产,猪崽都不错,这一胎十个,满数吉利。”

“谢谢你啦,秦凡。”张大叔给秦凡的衬衣口袋塞了三百元钱。

“呵呵,不用客气,张叔。”

他开始整理一个小药箱,那是一些必备的药物,酒精、剪刀、纱布等。

不过,里边还有一本泛黄的线装书,透露着悠久的古老气息,上边全是普通人看不懂的小篆,赫然是古代医学圣典《内经》。

他爱不释手的抚摸了一下,这本古书是祖辈相传。

“张大叔,我走啦,有事给我电话。”

他说了一声,背上小药箱,哼着小调,发动了自己那辆二手的国产长安面包。

一脚油门,加快速度,他必须赶回家中,不然丈母娘的话都够他受的。

当开出十几公里后,行驶到一个拐弯处,突然窜出一只大黄狗。

他连忙又是避让又是刹车,可面包车依旧速度不减的朝旁边一颗大树撞去。

伴随“轰”的一声巨响,车头立即凹陷。

虽然系了安全带,强烈的碰撞和惯性,依旧让他的头碰到了碎裂的前挡玻璃。

瞬间,晕了过去,头破血流。

那个小药箱也散落在驾驶室中,露出了那本线装的,全是小篆的古代医书《内经》。

鲜血顺着他的手指,一滴滴地落在医书上。

忽然,医书上的哪些小篆开始扭曲,化作了道道金光钻入他的体内。

外边早有好心人报警,120救护车与110警车都前后赶来。

由于秦凡昏迷不醒,也没有人敢去动他。

此时的秦凡,正处于一种意识模糊中,他在这种意识中,见到了自己的老祖,一代医圣扁鹊。

“悬壶济世,积累功德,善用神针……”有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内经》正是扁鹊老祖的代表作,可谁会想到,医圣的后代沦落为一名兽医,还干起了为母猪接生的私活。

众人将车门拉开,把秦凡抬上担架,120救护车拉着警笛,紧急的将他送往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在市区的一个高档私人会所里。

除了那些平时都常来的宾客,周家,今天也在这里进行家族聚会。

据说,就餐的位置稀缺,包间都是提前半个月就预订一空。

周雨兰的表姐夫叶鸿,提前了一周,才预订到三桌在大厅。

今天的周雨兰有些闷闷不乐,她就想不通,为什么秦凡就不能好好地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雨兰,怎么就你自己来了,秦凡呢?”一个衣着华丽,装扮精致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是周雨兰的表姐周从霜。

“哦~秦凡他有事,晚一点过来。”周雨兰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

周从霜一愣,眸子中闪过一丝嘲笑,秦凡能干什么,家族谁不知道。

“他能有什么事?可能又去那家给母猪接生去了吧!”周雨兰的母亲王雅珍没好气的数落,“也只有你,稀里糊涂地就去领了结婚证。”

“这么多的好男人不找,鬼迷心窍的,唉,我倒了什么霉,女儿嫁给个没出息的。”

“姨妈,秦凡也是自食其力,职业不分贵贱,只要能挣钱就是。”

周从霜笑了笑,虚情假意的安慰了一句。

“哼,自食其力,从霜呀,还是你有眼光,你看你们家叶鸿,又是开公司又是准备上市,住上了大别墅,开的车都是一百来万的。”

王雅珍羡慕的啧啧称赞,“那像秦凡,你说挣不到钱倒也罢了,成天就和畜生打交道,还给母猪接生,说起都脸红。”

一旁的周雨兰脸色非常难看,又不便发作。

就在这时,“叮铃铃,呜~呜”

一阵铃声响起,周雨兰一看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一下,还是按了接听。

“喂,您好,请问是秦凡的家属吗?”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嗯,是的,你~”

“您好,我是交警大队一队,秦凡出了交通事故,正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您们家属赶紧过去下。”

周雨兰本无精打采,忽然听到这个消息,脑袋“嗡嗡”直响。

“怎么就出事了呢,上午才通了电话。”

“妈、表姐,秦凡出事了,我先走啦!”周雨兰惊慌失措的丢下一句话,就小跑着冲出去。

留下一脸不知茫然的王雅珍和周从霜。

“切!他有事才怪,孙猴子出事他都不会,把你骗得团团转!”

周雨兰开着一辆白色的马自达,加速的朝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虽然再不满秦凡,可秦凡始终还是她的老公。

他们两人是高中同学,大学时又一个城市,毕业的那一天,两人背着王雅珍就去领了结婚证。

一出民政局,周雨兰就有些后悔,从此,秦凡就过上了搭地铺的生活。

这三年来,与秦凡一起的不少同学都找到新的就业岗位,而他却干起了兽医。

秦凡曾告诉她,他是扁鹊的后人,周雨兰从来都是不信,只认为是秦凡逗她开心的话。

周雨兰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婚姻该何去何从。

她停好车,跑步进了医院,咨询了一下医导。

又连忙往三楼的手术室跑去,上气不接下气,刚刚跑到手术室门口。

就见门推开了。

秦凡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还一边给医生说:“医生,我真的没事,你看我好好的。”

“小伙子,你最好是做个全面检查。”

“真不用了,谢谢,我很清楚自己的情况。”秦凡连连摆手。

他回头看见了气喘吁吁的周雨兰。

“雨兰,你怎么来啦?”

“秦凡,你出什么事了?”

“嘿嘿,一不小心,撞在大树上。”秦凡尴尬的摸了摸头。

“你~”周雨兰气结,害得她魂不守舍的跑来医院,结果他竟然没事。

周雨兰气得转身就走。

“雨兰,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撞在大树了。”

秦凡连忙追了出去。

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两个医生,面面相觑。

明明看起来很重的伤势,都准备做紧急抢救,可秦凡忽然苏醒过来。

他,竟然没事了!

 


秦凡追上周雨兰。

连忙给周雨兰解释了一遍。

周雨兰见他的衬衣还有血迹,内心还是很担心:“要不你听医生的,检查一下吧。”

“不用啦,我真的没事,雨兰,你忘记了,我是扁鹊的后人。”

“吹吧,哪有扁鹊的后人去干兽医。”

周雨兰一翻白眼,嗤之以鼻,一百二十个的不相信。

两人去了一趟交警大队,做了笔录,领回了小药箱等物品。

又赶回家中。

这是临海市的一个老小区,叫鹏业花园,小区建成时间都快三十年了,只能用拥挤、绿化差、陈旧来形容。

秦凡的衬衣上都还有血迹,所以要回家简单的洗浴,换身干净衣服。

“秦凡,你快一点,他们在催了。”周雨兰在客厅不断催促。

“好……马上就可以了。”秦凡在卧室中,翻看那本失去字迹的古代医书。

他没有惊讶,反而感觉懂了许多,因为那些字迹都被他尽数吸收。

他从书籍的装订处,缓慢的抽出一根针来。

“扁鹊神针!”他低喃了一句。

神针的主体直径大约有三毫米,总长约为十三厘米,神针的尾部,还有一个很小的扁鹊图像。

他将这根针一同放进针灸包里,再收纳在一起,放进随身的单肩包。

他这种习惯已经好几年了,他一直在钻研古书上的扁鹊神针法,一针定阴阳。

所谓的一针定阴阳,并不是指用针数量,而是指患者的生死全在他的一针之下,一念之间。

“走吧,雨兰!”秦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两人上了车,又匆忙向聚餐的地点赶去。

“一会他们说什么,你都不要说话,听见没?”周雨兰一路都在叮嘱秦凡。

“好吧~”秦凡很无奈。

其实,他也不想来,只是得顾全周雨兰的面子。

整个家族坐了满满的三桌。

小辈一桌,同辈一桌,长辈的一桌。

等夫妻两人赶到时,整个家族都没有等他俩,早就吃上了。

“雨兰,快来快来!”

周从霜连忙招呼着表妹,众人都没有与秦凡打招呼,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当两人坐下后,表姐夫叶鸿站了起来。

“秦凡,你来迟了,可要罚酒三杯!”

“对对!让我们都等了好一阵。”二表兄周勉跟着附和。

其他的表兄表妹都频频点头。

每次只要秦凡在,那必然就是他们取笑调侃的对象,秦凡就是他们的开心果。

秦凡没有吭声,他哪有不知道这些亲戚的意思。

“好!认罚!”

周雨兰的秀眉轻皱,以前的秦凡每次都是推辞,并不饮酒,可不知怎么的,今天突然豪爽起来。

似乎刚才叮嘱他少说话,秦凡全然忘记了。

“对!这才是我们认识的表妹夫!”

表姐夫叶鸿大声说道。

“秦凡,听说你出了点事?”

“嗯,没事了,小事故。”秦凡一笔带过。

“秦凡,什么小事故,你不会又惹什么事了吧。”另一桌的王雅珍连忙问。

他是唯恐秦凡惹出大纰漏,倒贴一笔钱进去。

可丈母娘问话,秦凡就不得不回答。

“妈,没有的事,开车不小心撞在大树上。”

“开个车你都能撞树,还好,你不是撞的宝马、奔驰。”王雅珍摇摇头,一副庆幸的模样。

众人都不禁轻笑起来。

周雨兰脸上一片火辣,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凡,她真后悔叫上秦凡。

又不满地看了母亲一眼,无奈地叹气。

几杯酒后,众人又开始调侃。

“秦凡,今天你撞了大树,是出去接生了吧?”二表兄周勉问。

“嗯!”

“行啊,秦凡,母猪产期护理,这是一个最冷门的学科,来!表兄敬你。”

“表妹夫,我家的松狮怀孕了,生产时,你也帮我们接生一下吧。”

“……”

“秦凡,我家的橘猫好像发情期到了,怎么办?”

这一桌都是七嘴八舌的针对秦凡,周雨兰暗中踩了几脚秦凡,让他少说话。

“停!各位表兄、表姐,你们家的宠物问题,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满桌子的同辈都看着秦凡。

“绝育手术,做不做?”他笑嘻嘻地问。

“切~”众人无语。

这时,从一个大包间里走出一个老者,他身边跟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气质都上佳的年轻漂亮女人。

那老者脸色微红,留着一缕短胡须。

“嗨,这不是临海市的首富萧长月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鸿似乎对老者比较熟悉,他对二表兄周勉低声说。

“他身边跟着的是他女儿萧雪,临海市长月集团的公主,现任总经理。”

秦凡闻声也看了过去,却不禁眉头一皱。

因为,在他的感官视线里,老者一边走,一边不断的活动手指,偶尔还出现嘴角歪斜。

他本人并没有察觉,旁人不注意观察同样看不出。

可秦凡不一样,他已经得到先祖扁鹊的传承,忽然之间感官敏锐起来。

扁鹊曾练出一双天眼,配合精湛的医术,用扁鹊神针治病,这在《史记·扁鹊列传》都曾有记载。

而练就天眼,必须通过救治病人来获得功德之力。

目前的秦凡,只是最初级的感知,即便是最初级,那也是非比寻常的望。

果真,两人还没走出大门,老者就一个踉跄,软软地倒了下去,昏迷不醒。

“爸、爸!你怎么啦,你醒一醒。”

萧雪花容失色,她抱着萧长月,着急地快哭了出来。

整个大厅都被突来的变故震惊,不少人都认出了老者。

秦凡站起来,快步的走了过去。

周家的同辈刚回过神来时,见秦凡过去了,都起身追了上去。

“萧总,你父亲这是中风,你不能抱住病人又摇又喊,那样会加剧他的病情,让萧老的头部与水平面保持不超过15度角,将他的头偏向一侧,防止呕吐物误入气管产生窒息。”

秦凡的声音让萧雪看到了一线希望。

“先生,你是医生?可以救救我父亲吗?”

“我~”

还不待秦凡说话,有声音就打断了他。

“秦凡,你别多事,这是萧老!”叶鸿低声说了一句,“萧总,不好意思,这是我表妹夫,他不是医生,只是一名兽医。”

“切!兽医!兽医能给人治病?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人群中有人嗤笑。

“萧总,你赶紧打120急救中心,还来得及。”

这时,昏迷不醒的萧老爷子,竟然发出了细小的鼾声。

秦凡一看,那是呼吸道有些堵塞的征兆,他又准备说话,可再次被人打断。

“秦凡!你不要逞能,你还嫌不够乱,没本事就站一边去。”丈母娘王雅珍气得翻了个白眼。

“秦凡!”周雨兰拉了拉秦凡的衣服,也是祈求的目光。

秦凡看了看地上的老者。

“相信我!”他低声在周雨兰耳边留下一句话。

他一步走了上去,直视刚刚拨打了急救电话的萧雪。

“萧老的病情已经加重,我要进行紧急救治,不然他会很危险。”

“别相信他,萧老的病还是要等专业的医生来。”周勉上前再次阻止:“秦凡,你别出风头,萧老不是普通人,你别给我们周家惹祸。”

“是呀,萧总,耐心等120的救护车,可别误了萧老。”

秦凡没有理会旁边的杂音,依旧看着萧雪。

“萧总,你父亲现在发出了轻微鼾声,说明他现在呼吸不畅,呼吸道被下坠的舌根堵住。”

“难道你想萧老窒息?!”

萧雪也是商场拼打的女强人,决策果断,但是从没有今天这么为难过。

她见秦凡说得有理有据,一双眼睛透露着真诚。

“好!请先生援手!”

 


“萧总,他没有行医资格,只是一个兽医,你可别糊涂呀!”

旁边有人再次出声提醒。

秦凡对着萧雪点点头,他蹲了下去,抬起萧老的下颌,同时用纸巾擦去溢出的一些呕吐物。

他取出针灸包,让萧雪将萧老扶住。

众人见已成事实,秦凡要进行急救,都安静下来。

周家众人都捏了一把汗,周雨兰更是一双手拽得紧紧的,王雅珍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中直念阿弥陀佛。

秦凡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施展扁鹊神针。

他取出那根扁鹊神针,微闭双目,脑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针灸的穴位。

他猛地睁开眼睛,那根长13厘米的神针隐约泛起一点光芒,对着百会穴扎去。

不少人都倒吸凉气,百会穴是人体最关键的穴位。

即便是在场的很多人并不懂针灸,可眼见这么长的针扎进头顶,也是心中发寒。

萧雪同样是心头一颤,她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对不对。

秦凡的动作非常快,又用了两根毫针,扎在太冲和丰隆穴,不断地捻针,来回数次。

他第一次施针,竟然感觉特别耗费精力,短短不过几分钟,就感觉心神疲惫。

“可以了!”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收了毫针。

在收针的刹那,他意外地发现,体内丹田处多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光点,那就是功德之力。

他收针后,萧老虽然不再有呕吐物溢出,脸色开始转好,但是却没有苏醒过来。

“切!还以为真遇到了神医,萧老还不是没有醒来。”

“我看就是装模作样,可怜的萧老白白的挨了几针。”

人群中开始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萧雪皱眉问。

“不要担心,萧老中风已经得到救治,基本没问题,他这是饮酒后的缘故,睡醒了就会没事。”

秦凡淡淡的说了一句。

“哈哈哈,太搞笑了,没医治好就不要狡辩,又扯到喝酒上。”

有人奚落的大笑。

“秦凡,你看你,喊你不要逞能,你不听!”

“你有什么出息,就爱出风头,萧总,不好意思,还是让医生来亲自诊断。”叶鸿连忙给萧雪赔笑。

就在这时,120急救中心的车到了,有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急匆匆地进来。

听了众人的叙述,那年轻的医生连忙检查了一番萧老。

“乱弹琴,都没有经过检查就胡乱针灸,出了问题你负责?!”

“这是人,懂不懂,你一个兽医,就敢随意用针!”年轻医生有些情绪激动的呵斥。

一时间,似乎秦凡成了所有人的指责对象。

周家的人个个都黑着脸,这可太丢人了,如果萧老出了问题,周家将面临更大的麻烦。

连萧雪的脸色都开始冰冷下来。

周雨兰红着眼睛,焦急得快掉下眼泪。

面对所有人的指责,秦凡一言不发,忽然,他再次大步上前。

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又是两根毫针扎了下去。

接着,毫针一收。

“你狗屁不懂!”他对着年轻医生骂了一句。

医生正要愤怒地反驳,一个声音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雪儿,我这是在哪里,怎么睡着了。”

萧老醒了!“爸,你醒啦!”萧雪激动得哭了出来。

秦凡一拉周雨兰,众目睽睽的大踏步走出餐厅,丢下一大群目瞪口呆的人。

车子一路滑行。

周雨兰侧脸看了看秦凡,她第一次发现秦凡生气的模样还有几分好看。

“雨兰,你专心开车,看我干吗?”

“秦凡,你怎么会针灸,扎几根针就把人抢救过来了。”

“我……给你说过的,我是扁鹊的后人。”

“切~你又逗我开心。”周雨兰自然不相信,“好啦,别生气了,只要把人救了,醒过来就没事啦。”

“秦凡……你以后不要这么冒失,像今天这种事,最好是交给专业的医生。”

“雨兰~”

“我很担心。”

秦凡笑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周雨兰说她担心。

他心中竟然美滋滋的,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周雨兰是他的同学,人又漂亮,结婚三年来,似乎今天看到了冰山融化。

前脚回到家中,丈母娘后脚就到了。

狐疑的目光看了看秦凡,“瞎猫碰上死耗子,你不是神医,只是兽医!”

“别在外边出这样的风头,我们家经不起你折腾!”

“妈!你少说几句,秦凡这是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周雨兰连忙帮秦凡开脱。

“只有你,鬼迷心窍的相信他。”王雅珍没好气地进了屋。

秦凡也挺无奈,丈母娘一直对自己不满意,他也知道主要是没挣到钱,没有大别墅,没有豪车。

可这些并不是想一想就有了。

当初就是怕丈母娘不同意,才怂恿周雨兰和自己来了个先斩后奏。

小两口进了屋。

周雨兰上床睡觉,秦凡从衣柜里抱出一床被子,熟练的搭起地铺睡下。

不一会,就响起了秦凡均匀的呼吸声。

周雨兰却没有睡意,床下的男人,三年没有要求她,还保持着学生时代的那种好,说不感动那是假话。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一直迷茫在婚姻中。

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话说苏醒过来的萧长月,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了第一人民医院检查。

又是拍片,又是CT。

“萧老,你暂时在医院观察一天,从各种检查看,的确没有任何问题。”

一位年老的主治医生走进病房,对萧长月建议。

“好!就听杨医生的,那就住一天吧!”

“说实话,我听了你们的叙述,也感觉太不可思议,针灸是有缓解中风、偏瘫的效果,但很多时候都只作辅助恢复使用。”

“给您施针的小伙子,绝对不简单,三针让你脱离危险,两针让你酒醒。”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呀!萧老,您好好休息。”

看着杨医生走出了病房,萧长月说道:“明天你去找到那个年轻人,赔礼道歉!”

“我这条老命都是捡回来的,你请他来见我,不要耍大小姐脾气。”

“好!爸,您别担心,是我不对,不该质疑别人,谁叫他是兽医,不敢相信嘛。”

萧雪眼前浮现出秦凡的模样,噘嘴狡辩。

“兽医?!”萧长月愣住了。

随即,又笑出声来,“必然是奇人,必然是奇人!”

“好啦,时间不早了,雪儿,你赶紧回去,我没事了。”

萧长月将女儿赶回了家。

他躺下后,还在回想发生的事情,虽然他当时发病,但神智还是有几分清晰。

没好气地自言自语。

“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兽医,把我当宠物来扎针。”

第二天。

“秦凡,起来啦!”

周雨兰像以前一样,早上一起来就喊秦凡,她拉开了窗帘,让光线透进来。

却发现秦凡早就起床,收拾好地铺。

“这么早?”她揉了揉眼睛走出房间。

秦凡早就做好了早餐,看样子已经吃过,出门了。

“难道又去守店~”

她也不愿意多想,秦凡自己开了个兽医店,可从没有这么早过。

“兽医就兽医吧。”她不禁有些自嘲的认命。

连忙吃了早餐,赶去上班。

周雨兰所在的公司,名叫鼎力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她在那里做销售经理。

她这几天为几个合同,焦头烂额,这个月再拿不下一个合同,完成任务就岌岌可危。

一上午都在不断用电话沟通。

正一个头两个大时,写字楼下传来阵阵美妙的音乐。

“雨兰,雨兰!你还不快看,全是送给你的!”

忽然,有女同事敲门进来。

她不明所以,站在窗前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