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天才少女穿成炮灰废柴

天才少女穿成炮灰废柴

奇迹果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绮墨穿越成了炮灰废柴,这简直就是对她智商的侮辱,难不成她还要重新体验一次怎样逆袭成天才的人生!扮猪吃虎,江绮墨被赐婚给疯批王爷,世人都说这废柴配疯子真是“绝配”,殊不知江绮墨正蓄势待发,准备做点大事情,逆袭开挂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主角:江绮墨,郁君廷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绮墨,郁君廷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才少女穿成炮灰废柴》,由网络作家“奇迹果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绮墨穿越成了炮灰废柴,这简直就是对她智商的侮辱,难不成她还要重新体验一次怎样逆袭成天才的人生!扮猪吃虎,江绮墨被赐婚给疯批王爷,世人都说这废柴配疯子真是“绝配”,殊不知江绮墨正蓄势待发,准备做点大事情,逆袭开挂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天才少女穿成炮灰废柴》精彩片段

“死了就埋了吧。”

还未清醒,江绮墨便听到一道淡漠的男人嗓音。声音低沉悦耳,只是毫无起伏的声线却让她下意识皱紧了眉。

这也太没人性了吧?她还有感觉怎么就要被埋了?这要是被她手下那群家伙看到,指不定得笑话她多久

不对!

她分明已经在那场意外中被炸得分身碎骨,又怎么可能还能出现这种情况!

突然间,江绮墨脑中白光一闪,冷冽的眸子唰的一下睁开,警惕的扫视了周围一圈。

“救命啊,诈尸了!”

一旁的婆子原本正要盖上白布,猛地一见江绮墨坐起身。当即吓得老脸惨白,屁滚尿流的就朝外跑去。

而江绮墨这个时候也无暇去顾及那个婆子,就在她坐起身的一瞬间,一大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纷至沓来,几欲让她头痛欲裂。

“哈......穿越?”

很快就理清了状况,江绮墨忍不住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向来无所畏惧的她,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头疼起来。

她穿越的这个原主身份不低,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可这资质却是一顶一的垃圾,在天澜国内可谓是没人瞧得起。而且不仅如此,原主的样貌也十分丑陋,甚至还特地被许配给了异姓王爷鬼王。

虽然不知道这个鬼王是何许人也,但从原主为数不多的有关的记忆中,也能隐约猜到他不好惹。

既然不好惹,那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

想到这,江绮墨当即就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尚且还发软的双腿,悄悄推开门就要跑路。

只是这门才刚打开一条缝,一道不带感情的声音就从身前响起。

“你要去哪?”

当然是去逃命了!不然留在这等死?

心中不耐的轻啧一声,江绮墨抬头便看到带着狰狞面具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

冷不丁看到这样的一张面具,饶是江绮墨也不由得下意识惊讶了一瞬。不过这种情绪稍纵即逝,很快她就回过神,眼睛都不眨瞎话张嘴就来。

“小女子被恶棍逼婚,这位公子行行好先让小女子离开吧!若是日后还有机会能够相见,小女子定会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说着,江绮墨就准备往一旁跑去。

看着眼前女子避之不及的模样,本就心情阴郁的郁君廷脸色更是沉得能够滴出水来。

先前他离开的时候,这女人明明已经没了气息。眼下居然又如此生龙活虎。

为了能够离开他,不惜花费这么大的精力诈死?

许是想到了什么,郁君廷眸底如墨色晕开,深沉不见底。周身气势猛然冷冽,鹰眸死死的盯着江绮墨,同时身子往前两步,直接挡住了路。

“你做梦!”

“你!”

没想到他会毫不犹豫的拒绝自己,江绮墨气结,美眸狠狠瞪了他一眼。

爱让不让,她自己能走!

虽然郁君廷站在门口,但旁边留出来的空档还是能够容纳一人通过。

只要她速度够快,一定能够顺利逃跑。

在心中迅速估算了一下距离,江绮墨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

深吸一口气,脚下微微用力就猛地往前冲去。

只是此时的江绮墨所有的印象还停留在前世,却忘了这一世的身体是个连三两米都提不动的废物,再加上又是刚刚才被人陷害过,本就中气不足。

眼下这样一用力,步子才刚刚走了两步,甚至郁君廷伸出去的手还没抓到人,江绮墨脚下就是一软,直挺挺的扑进了郁君廷的怀中。

江绮墨:“......”

忘了自己穿越的是个废物体质,失算了。

而被完全扑到的郁君廷,脸色也是僵硬了一瞬。

 


不过很快,郁君廷就回过神来。

他眸中厌恶一闪而过,大手死死的禁锢住她的手腕,声音冷冽满是质问。

“你到底想搞什么鬼?”

同意嫁给他的人是她,在新婚之夜闹出这样笑话的人也是她。他们是真当他不敢对将军府动手吗!

想到自己如今的样子,郁君廷眸内恍若暴雨来临,紧握的手忍不住更加用力几分。

“放手!”

手腕处传来清晰的疼痛感,让江绮墨死死的皱眉,没好气的咬牙。

她还没生气呢,这个男人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开始发脾气了?真是有病!

“你赶紧把我放开,不然我就要喊非礼了!”

“就凭你?”

郁君廷上下打量了眼江绮墨,目光着重在她脸上停留片刻,语气中满是嘲讽。

“你大可喊了试试。”

“怎么不敢,我......”

江绮墨的话还未说完,便听一道张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们这是在玩哪套?啧,真是没想到,原来王爷喜欢玩这种情趣。”

说着,来人也成功走到江绮墨面前。

但见这人生得风·流倜傥,一身墨色长袍,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只是那双本该多情的桃花眼中,此时却满是嘲讽。

君瀚逸慢条斯理的摇着手中折扇,看着面前的场景,眼中鎏光微闪,忽然就拿扇子抵着唇,故作惊讶的开口。

“倘若不是如此,莫非是新娘子不愿嫁给王爷,所以打算逃婚了?哎呀,这可真是有趣。父皇亲自赐下的婚约,到底是有多不喜欢,新娘子才会甘愿冒着掉脑袋的风险逃婚的?”

话虽如此,君瀚逸脸上的表情却满满都是嘲笑,心中更是爽到了极点。

就算他之前再怎么厉害又如何?现在不还是只能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就算这个废物他再怎么厌恶,到头来不还是只能接受?

只是可惜了,这个废物没能在刚刚的时候直接死了。

想到刚刚探子传来的消息,君瀚逸心中闪过几分疑惑。不过很快,这种感觉又被他给抛到脑后。

反正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又何必在意这些?

更何况像这种废物丑八怪,和郁君廷这种残疾也是天生一对。想必在这京城里,找不到第二个和这丑八怪一样的女人了吧?

君瀚逸心中暗爽,却不知自己早就被禁锢在郁君廷怀中的江绮墨给骂死了。

感受着身前男人越来越低的气压,江绮墨的愤怒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慌乱和心塞。

此时的江绮墨,恨不得再穿一次,去打醒刚刚睁眼说瞎话的自己。

要死,她这不是在老虎的头上拔毛,找死吗?

再加上一旁君瀚逸又打算说些什么,江绮墨急急忙忙就截下了他的话头,努力证明自己。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大皇子并不知道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误会也正常。我这是在和王爷提前培养感情,所以才如此。”

说着,江绮墨伸手就打算揽住郁君廷的腰身。

只是她的胳膊才刚刚伸出,原本只是散发着低气压的郁君廷,此时却突然有了动作。

因为带着面具,旁人并不能观察到郁君廷脸上的神情。但他却在江绮墨要抱住他的时候,一把就松开原本禁锢她的胳膊,同时手腕一个用力。

硬生生把原本该扑到自己怀里的江绮墨,给推到了一旁的空地上!

江绮墨:“?”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

虽然自己下意识的动作避免了和大地亲密接触的机会,江绮墨的内心依旧觉得不敢置信。

她可是好心在给这个男人解围,他到底有没有良心?

 


“废物丑八怪,你这是在发什么疯?”

被这种丑八怪给截了话头,君瀚逸心中颇为不爽。

一个废物怎么敢在他面前这样放肆?不过是个弃子,还真以为自己是将军府的嫡小姐不成?

不过好大喜功的他自然不会直接把这话说出来,而是转而将矛头对准了一旁的郁君廷,脸上满是嘲讽。

“不愧是鬼王,连这种废物都能被你给吓疯。看来日后若是再有敌军来犯,只需要让王爷往三军面前一站,就能把对方给吓的屁滚尿流吧!”

说着,君瀚逸便兀自笑了起来。好半晌才停下,满是厌恶的睨了江绮墨一眼,一脸嘲弄的开口。

“不过这样也挺好,疯子配废物,真真是绝配!”

“哪个疯狗在这乱叫?主人也不知道好好看管看管,要是放出来咬到谁了可就不好了!”

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江绮墨,不敢对郁君廷说些什么,面对君瀚逸是半点都不客气,直接火力全开的怼了回去。

君瀚逸自然也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脸色瞬间骤变。

“大胆!一个废物居然敢冒犯本皇子?”

别说她是将军府的弃子,就算真的是将军府最受宠的江灵羽,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本皇子现在就算把你杀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啧。”

看着君瀚逸恨不得冲过来杀了自己的模样,江绮墨只是轻啧一声。脸上的神情嘲讽,美眸内熠熠生辉。

“是吗?那要是我不是废物,是不是就能冒犯你了?”

“你还不是废物?”

君瀚逸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一时间连气都不生了,脸上的嘲讽和嫌弃几乎要化为实质。

要是她这样的都不是废物,那天澜国岂不是人人都是天才?

看着江绮墨那张不堪入目的脸,君瀚逸此时半分口舌都不想和她耗费。和这种废物对话,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将手中扇子放好,君瀚逸抬手就朝江绮墨攻去。

为了羞辱郁君廷,君瀚逸甚至连魂力都没使出,赤手空拳就直接袭向江绮墨的面门。

尽管君瀚逸人不咋滴,但一身本事却不容小觑。即便不用魂力,他如今的魄力也足以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吓得脸色惨白。

想着接下来郁君廷会为此感到无能为力的痛苦,君瀚逸心底就是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

快了,就差一点!不过是个废物,居然有胆和他这样说话,他一定要......等等,那个废物呢?

几乎就在他的手要碰到江绮墨的瞬间,本该好好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忽然一个转身,以一个十分刁钻的姿势躲过了他的攻击!

怎么会?!

“你不是废物吗?怎么可能会躲过我的攻击!”

君瀚逸不敢置信的大喊,脸上满是惊讶。

成功看到他脸上的神情,江绮墨唇瓣微勾。

这才哪到哪,就接受不了了?

一旁冷眼旁观的郁君廷,此时也终于舍得拿正眼去瞧她。

不是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废物吗?这也是废物?

看着这样的江绮墨,郁君廷眸色微闪,张嘴便冷然道。

“连一个废物都打不过,这就是天澜国的大皇子?依本王所言,还不如早早回去歇着的好,免得丢了皇家的脸面。”

郁君廷不说还好,话音刚落,君瀚逸的脸色瞬间就有些扭曲了起来。

“本皇子刚刚只是看在王爷的面上,所以才没有直接拿下她。不过现在既然王爷都这样说了,那本皇子自然就不会手下留情!”

说着,君瀚逸猛的一抬头,凶狠的目光便直勾勾的盯上了江绮墨,眸底狠意一闪而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