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租约老公有三高

租约老公有三高

陆晓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登记那天,景思乔才发现未婚夫和闺蜜的奸情,她真是眼瞎心残!伤心之余她更多的是想报复这对狗男女,遂来到酒吧租了个老公,没想到自己竟捡着了,毕竟这颜值高身家高智商高的好男人,现如今可不多了。景思乔没想到这样的极品也能让她给碰到。真是租约伤说的好好的,白纸黑字也都写的明明白白,怎么陆尔琪就像是眼瞎似的频频违约。

主角:景思乔,陆尔琪   更新:2022-09-14 12: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思乔,陆尔琪 的武侠仙侠小说《租约老公有三高》,由网络作家“陆晓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登记那天,景思乔才发现未婚夫和闺蜜的奸情,她真是眼瞎心残!伤心之余她更多的是想报复这对狗男女,遂来到酒吧租了个老公,没想到自己竟捡着了,毕竟这颜值高身家高智商高的好男人,现如今可不多了。景思乔没想到这样的极品也能让她给碰到。真是租约伤说的好好的,白纸黑字也都写的明明白白,怎么陆尔琪就像是眼瞎似的频频违约。

《租约老公有三高》精彩片段

昏暗的房间,狭小的床。

景晓萌梦见天上掉下一座五行山把自己压住了,那山好重、好沉,压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就在快要窒息的瞬间,骤然惊醒。

睁开眼,剧烈的痉挛碾过了她的身体。

她的身旁竟然躺着一名男子。

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在她的房间里?

“死色魔,滚开,滚开——”愤怒的咆哮声从她喉头爆发出来,震荡四壁,她使出一股蛮力,奋力的把男子推开了。

男子被扰醒,脸色露出极为烦躁的神情,“你有早上鬼叫的习惯吗?”

景晓萌拉起被子,把自己齐脖子裹住了,过度的受惊让她全身都在颤动。

男子迷人的薄唇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仿佛是在嘲笑她多此一举,都看光摸光,吃干抹净了,还需要遮遮掩掩吗?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我的房间里?”她瑟瑟抖抖的问道,第一反应,他是从隔壁康宁精神病院翻墙跑出来的蛇精病。

男子穿上衣服,冷冷的、漫不经心的回了几个字,“你请我来的。”

景晓萌在心里确定了适才的想法,果然是蛇精病。看他长得高大英俊、完美至极、惊为天人,竟然有精神障碍,太可惜了!

“你……你赶紧走吧,昨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

她的脑子变得异常冷静,对于蛇精病,要安抚,不能惹恼他。

失贞是小,丢命是大。

按照他的体型,万一生气,犯了病,想把她先奸后杀,或是先杀后奸,都是易如反掌的事,她毫无反抗之力,不能拿鸡蛋碰石头。

要机智,要淡定!

男子墨瞳微缩,眼底闪过一点寒光,“你要追究什么?”

“你……你对我这样做是……错误的。”她想说“犯罪”,但舌尖微微一转,就变成了“错误”。

要婉转,不能惹怒他。

蛇精病就算犯了罪,也不会被判刑,所以遇到这种人,只能机智应对,巧妙缓解危机。

男子一个箭步上前,大手猛地一抓,扯掉她身上的被子,扔到了地上。

“不要!”她惊叫,抓起枕头把自己的身体遮住了。

男子邪肆一笑,“昨晚我不过是例行检查而已,确保你身体干净,取向正常!”

“那你检查好了,是不是可以走了?”她鼻子一酸,两道屈辱的泪水潸然落下。第一次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个蛇精病夺走了,她的人生还能再悲催点吗?

男子一把抓起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着他,一双桃花眼如寒冰一般的凌冽,目光幽幽从她脸上划过,充满审视的意味,“昨晚喝太多,失忆了?”

景晓萌揉了揉额头,身体疼,头更疼,“昨晚发生了什么?”她断片了,头脑一片空白。

男子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扔到她面前。

她扫了一眼,页首有四个大字:租赁合同。

景晓萌自愿租给陆皓阳当老婆,租期一年!

 

 


景晓萌震惊、疑惑、不解……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嘴巴张成大大的O型十秒都没有闭上。

“现在恢复记忆了?”陆皓阳食指微勾,轻轻顶了下她的下巴尖,把她的小嘴合拢了。

她摇摇头,再摇摇,还是不记得,喝高了!

“提示你一下,本色酒吧……”陆皓阳低沉的声音将她的思绪带回到了昨天……

昨天是五月二十日,520,最适合结婚和告白的日子。

她和男友赵松柏决定结束四年的爱情长跑,秘密步入婚姻的围城。

一大早,她就去了民政局,想要成为今天第一个结婚的人,可是从日出等到日落,都没有见到赵松柏的身影。

给他打电话,关机。

她跳上出租车,到公寓找他。

打开门,一阵欢愉的浪叫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接着,是男子粗重的喘气声。

“喜欢吗,舒服吗?”

“好喜欢,好舒服,不要停,不要停嘛!”

……

杜晓萌脑子里仿佛有一记闷雷炸开,嗡嗡作响。她攥紧拳头冲了进去,一脚踢开房门。

大床上,两人正用着高难度的姿势进行着“激战”,一个是她的男朋友,一个是她的好闺蜜。

“筱萌,既然你看到,我们就不需要隐瞒了,我和松柏早就相爱了,他爸妈也很支持我们在一起,他们希望松柏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而不是个从平民窟飞出的烂麻雀。”王蕊蕊冷嘲热讽的说,她是白富美,和赵松柏这样的高富帅是绝配,景晓萌这种贫民阶层出来的丑八怪,就不要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晓萌,我们确实不合适,与其结了婚,大家后悔,闹得不欢而散,还不如早点分开。”赵松柏用着平平淡淡的语气,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没有半点愧疚之心。

景晓萌的脸色一片煞白,气得简直快晕倒了。

王蕊蕊一副胜利的表情,她从来都没把景晓萌当成闺蜜,从她第一天和赵松柏交往,她就想着要把他抢过来了。

“晓萌,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总想着高攀。餐厅的厨师啊,后者是打工的小白领,还是挺适合你的。不过就算要让他们看上你,你也得好好把自己整一整,本来长得就不好,还成天素面朝天,穿得又矬又俗,很影响视觉的。”

景晓萌攥紧了拳头,她生平最恨风流花心、始乱终弃的渣男,更恨不要脸的贱小三。

她不要他们得意!

“王蕊蕊,别以为你们隐藏的好,我早就发现你们的奸情了。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抓奸,甩掉这个渣男,我交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朋友,比渣男好上一万倍,明天我们就会到民政局登记。你们俩渣男配贱女,刚好天生一对!”

王蕊蕊嗤笑一声,毫不掩饰对她的嘲弄,她才不相信她能找到比赵松柏更好的男人。

这种穷酸的丑八怪,除了穷矮矬的屌丝男,怎么可能有人看得上?

“晓萌,你是不是气疯了,说胡话?你就算是在网上登征婚启事,也不可能找到比松柏更好的男朋友。”

“王蕊蕊,要不要我们打个赌?”景晓萌低哼一声,无论如何,她都要挽回自己的尊严。

“好啊,赌就赌,要是明天你不能带上比松柏强的男朋友,到民政局登记结婚,你就自己脱光了,到民政局门口果奔!”王蕊蕊恶毒无比的说。

“好,要是我明天结婚了,你跟赵松柏就挂上渣男贱女的牌子到民政局门口当门神,站到天黑!”景晓萌毫不示弱的回打一枪,还用手机把两人的赌约录了下来,防止小婊砸耍赖。

“明天见!”王蕊蕊低哼一声,她是不会输得,因为烂麻雀绝对绝对找不到比赵松柏更帅更好的男朋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景晓萌转身走了出去,用着最后的力气猛力一甩门,然后就像融化的雪人瘫软在了过道上。

她心力交瘁,但没有时间悲伤,她要找一个老公,立刻马上!

 

 


晚上,天一黑,她就去到了本市最有名的本色酒吧。

原本想喝几杯酒壮胆,但忘了自己根本就不胜酒力,三杯酒下肚,就晕晕乎乎的了。

不过,胆子倒真是大到快要撑破了。

她跳上了DJ台,拿起话筒,“在场所有的单身帅哥们,听好了,我要租一个有颜有貌有身高的老公,明天结婚,一个月后离婚,租金十万。我就坐在大柱子后面的位置,如果有人愿意的话,就过来面试签合同。”

“是不是真的给钱啊?”

“不会是骗子吧?”

……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

景晓萌掏出了银行卡,“童叟无欺,这一个月我包吃包住,结婚之后付一半租金,离婚之后再付剩下的租金。”

不远处的角落里,陆皓阳一双眼睛透过黑暗饶有兴趣的凝视着她。

他俊美无匹的面庞深沉而冷冽,完美的桃花眼在微光中闪出一道促狭之色。

很有趣的创意,为什么他没有想到?

一名男子正要过去面试,被他像老鹰拧小鸡般抓起,毫不费力的扔到一旁,“滚!”他厉喝一声,男子吓得仓皇躲到了角落里。

景晓萌抬起头,对上一双摄人心魂的迷人冰眸,小心脏“咚”的一声差点从胸腔里跳出来。

这是人见到绝品美色的正常反应。

“我肯定是最合适的,你不可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了。”陆皓阳不紧不慢的说。

这是句大实话啊,景晓萌狂点头,面前的男子简直是惊为天人,赵松柏跟他一比就是蒹葭倚玉树,提鞋都不配。

“好,就你了。”她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他,“祝我们合作成功。”

陆皓阳面无表情,和她轻轻碰杯后,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租老公?”

“今天我本来是要结婚的,可是我未婚夫那个王八蛋,跟我的闺蜜搞上了,所以我要租一个比渣男更好的男人,挽回我的尊严。”景晓萌恼怒的说着,连喝了两杯酒泄愤。

这下子,她就彻底醉了。

陆皓阳原本担心她连住址都找不到,没想到她还能正确指引回家的路。

因为酒精的作用,景晓萌的情绪沮丧到了极点,她坐在地上使劲的哭,“我妈说女人要学会扮丑,只有不在乎你外表的男人才是真正爱你的。我以为赵松柏是这样的人,没想到他只是个披着人皮的渣渣。”

陆皓阳盯着她脸上被泪水模糊的大黑框眼镜,嘲弄的勾了下嘴角,“近视眼看错人很正常。”

“我不是近视眼。”景晓萌扔掉了眼镜,一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浸在泪水中,看起来可怜兮兮又楚楚动人。

陆皓阳的目光凝了一瞬,旋即恢复淡漠和冷冽,“那就是眼神有问题了。”

“你说得不对,我不是眼神不好,是脑子不好,所以才会被赵松柏和王蕊蕊两个渣男贱女给蒙骗了。”景晓萌气恼的攥紧拳头,往脑袋上狠狠的砸了两下,像是在惩罚自己。

陆皓阳嗤鼻一笑,带了种看戏的姿态,对于她的爱恨情仇,他没有兴趣,只对租约感兴趣。

“哭够了,就过来看合约。”

景晓萌像是被这话刺激到,倏地从地上跳起来,“我们是不是该做个简单的体检,确保双方身心干净?”她醉醺醺的说。

“你想怎么检查?”陆皓阳挑眉。

“脱!”景晓萌毫不犹豫的甩出一个字,就开始宽衣解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