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战神民工都市行

战神民工都市行

炼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没想到心心念念的女友,早已经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在别人眼中,陈宇就是个做苦大力的小小民工,谁又能知道他曾经也是一代战神。当身份恢复之后,前女友悔之晚矣,名门贵女争相恐后的想要嫁给陈宇,他的逆袭人生才刚刚开始。

主角:陈宇,夏初晴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宇,夏初晴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民工都市行》,由网络作家“炼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没想到心心念念的女友,早已经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在别人眼中,陈宇就是个做苦大力的小小民工,谁又能知道他曾经也是一代战神。当身份恢复之后,前女友悔之晚矣,名门贵女争相恐后的想要嫁给陈宇,他的逆袭人生才刚刚开始。

《战神民工都市行》精彩片段

昏暗杂乱的出租房内,烟雾弥漫,满是汗臭味的衣物随意地扔在地板上。

男女放肆的笑声不绝于耳。

“小瑶,我回来了!”出租房的铁皮门被一把推开。

陈宇浑身臭汗地站在门口,上身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色背心,下身一条大裤衩,脚上一双臭球鞋。

最醒目的是,他头上戴着黄色工地安全帽,一看就是刚从工地搬砖回来。

出租屋内顿时一阵慌乱,没有开灯的出租屋即使是在白天,也黑乎乎一片,陈宇只能看到两个人影快速从床上爬了起来,在穿衣服。

赵小瑶穿着一套薄薄的连衣裙走到了门口,门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陈宇能清楚看到她凌乱的头发,还有脖子上的一片红色痕迹。

看到赵小瑶红扑扑的脸蛋,陈宇的心里极其不舒服。

“怎么这么早下班?不是说今天要加班吗?”赵小瑶厚颜无耻地盯着陈宇。

这个叫赵小瑶的女人,是陈宇的女朋友。

赵小瑶没有稳定的工作,平时都靠陈宇养着,住在陈宇的出租房里。

出租屋里的另一个人也穿好衣服,走到了赵小瑶身后。

那男人穿着一身蓝色的西装,个子不高,体型偏肥胖,肤色偏黑。

赫然就是陈宇的老板张健,张健是开建筑公司包工程的,身家有个一千来万。

“你……你为什么做出这种事!”陈宇看向赵小瑶,气得声音都变颤抖了。

赵小瑶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撩了撩头发,拿起桌上的一盒黑魔鬼烟,抽出一根点燃,叼在嘴上。

“我怎么了?我就不能跟朋友在屋里聊会儿天吗?何必那么生气呢,看开点,像你这种身份的人,以后会经常碰到这种事,先习惯一下更好。待会让张总给你涨几百块钱工资就得了,别跟张总过不去,你在张总眼里就是一只蝼蚁,随手就能捏死。”赵小瑶吐出一口烟雾,满不在乎地说道。

陈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老板绿了。

难怪上班的时候,张健对他的态度特别好,不会像对待其他民工那样凶,尤其是聊到他女朋友的时候,更是会笑得合不拢嘴。

原来,张健早就跟他女朋友有一腿,而他还被瞒在鼓里。

张健笑嘻嘻地伸手拍了拍陈宇的肩膀说道:“小伙子!你女朋友不错,身材很棒,就是跟了你有点可惜,你这种阶层的人守不住的……”

陈宇瞪圆了眼睛,眼瞳出现血丝,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

一股火热的血气涌上脑袋,陈宇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爆炸了一样,耳朵嗡嗡直响。

“混蛋!”陈宇大吼一声,一拳打向张健。

张健早有防备,后退两步,躲过了陈宇这一击。

就在陈宇准备再给张健一拳时,突然后背遭人偷袭,被一脚踹倒在地。

有两个穿着花衬衫的壮汉从他身后袭击,又将他摁在地上。

这两个花衬衫是张健养的打手,本来在楼下张健的宝马车旁守着,看到陈宇下班回来了,就跟了过来。

张健蹲下身,伸手拍了拍陈宇的脸颊,挑衅道:“我玩你女人,是给你面子。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人,能养得起小瑶这种红颜祸水吗?”

赵小瑶一点不介意被张健称为红颜祸水。

她拿来一个LV的土豪金钱包,炫耀似的对陈宇说道:“张总出手可比你大方多了,刚见没几次面,就送了我三万多块钱的LV包包。哪像你那么穷酸,带我逛街买衣服都只敢去廉价的夜市,呵!”

陈宇的心已经变得跟地板一样凉。

当女人已经敢当着你的面出轨时,说明她对你彻底没有感情了。

赵小瑶打开钱包,掏出一沓红钞票,扔到了陈宇的脸上。

纷纷扬扬的钞票洒落一地,看上去应该有两三千块钱,有几张钞票还盖到了陈宇的脸上。

“这是张总给你准备的辛苦费,辛苦你这么多天照顾我,你拿着去吃几顿好的吧,看看你那穷酸样!”赵小瑶轻蔑笑道。

张健从西装内兜掏出一根粗大的雪茄,点燃后咬在嘴里,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我们走!”张健潇洒地揽住了赵小瑶纤细的腰肢。

两个花衬衫打手松开了手,但是陈宇躺在地板上,依然没起来。

门外走廊上传来了赵小瑶银铃般的笑声。

“那傻瓜和我在一起半年,居然都没碰过我。你说傻不傻,我说要把第一次留到结婚,他还真信了。我十几岁就在县城的歌舞厅上班,你想要多纯情的样子,我都可以演给你看,但真信的也就他一个,哈哈哈!”

陈宇心如刀扎,他没想到赵小瑶会是如此无耻的女人。

半年前,他看到从农村来金州打工的赵小瑶,手里拖着行李箱,一脸无助地在路边等车,就好心上去帮忙。

一来一往就熟悉了,赵小瑶没钱租房,就干脆跟他住在一起。

两人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但还没有过亲密之举。

……

在地上躺尸了十几分钟后,陈宇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戚容了,表情冷硬似铁。

他从床底下拉出一个落满灰尘的迷彩帆布袋,拉开拉链。

竟然有一堆军用品露了出来!毛呢风衣,战术背心,三棱刺刀,全指战术手套,一把黑星手枪……

其中有一件军绿色的军服,肩章上居然是五颗金星!

只有五星元帅的军服才能挂五颗金星!

在金州没有人知道,他就是曾经在西北叱咤风云的苍狼军少帅,有着狼王之称的战神!

一介战神居然会沦落到在工地搬砖?

只因为他要为自己的家族报仇雪恨!

而仇人就在金州,是金州一手遮天的霸主。

苍狼军虽然强悍,但属于边塞的雇佣军,没有经过特许,是不能进入内地的。

陈宇要回来,只能卸任,以平民百姓的身份回到金州。

就算卸任了,他依然是苍狼军心目中的狼王!

陈宇从行李包中抽出一部土豪金的威图手机,这部手机上只存了一个人的电话号码。

“喂!吴老,好久没跟你打电话了。”陈宇对着手机说道。

“少爷!老身等你这电话等得好苦,我还以为没办法活着听到你说话了……”被称为吴老的人声音很悲怆。

“吴老,别说这么丧气的话,我知道你的身子骨硬朗得很。今天跟你打电话,是想跟你借点人手,壮壮排场……”陈宇说道。

“少爷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全力去办!我吴朝华能有今天,都是因为陈家的帮助,我的钱就是陈家的钱!”吴朝华的语气很坚定,不像是说着玩的。

吴朝华曾经是陈家的管家,在陈家即将被灭门之时,被陈宇的父亲托付了一笔资金。

后来,吴朝华就靠着这笔资金,慢慢做成了江南省十大富豪之一。

吴朝华说他的钱就是陈家的钱,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的创业资金就来自于陈家,是为了陈家日后的复兴做准备!

跟吴朝华吩咐完之后,陈宇兜里的红米手机响了,他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工友杨二狗打来的。

“陈兄,你现在在哪?”杨二狗问道。

“还能在哪,自己住的地方。”陈宇说道。

“你出来吧,有事跟你说。”杨二狗语气凝重地说道。

“行!那就老地方见,工地对面的熊记烧烤摊。”陈宇说道。

挂断电话,陈宇从行李包里拿出一把三棱刺刀插到裤腰带上,气势汹汹地离开了出租屋。


陈宇赶到工地外的那家熊记烧烤摊时,杨二狗已经在那等着了,点了一盘烤串和两瓶啤酒。

他们这帮民工下班后,经常来这家烧烤摊吃吃烧烤喝喝啤酒,老板已经跟他们很熟了。

“小陈,要烤腰子不?吃了补肾!”烧烤摊老板向陈宇推荐道。

陈宇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吃不消那玩意儿。

他坐到杨二狗的对面,杨二狗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被太阳晒得黝黑,浑身上下只有牙齿是白的。

“我听说你那事了。”杨二狗叹了一口气道。

“听说什么事了?”陈宇漫不经心地抓起一根烤肉,撸了一口。

“你女朋友跟张总跑了,有人看到张总跟你女朋友在宝马车里亲嘴。”杨二狗说着,还一边观察陈宇的表情。

“我都已经撞见他们上床了。”陈宇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不过你那女朋友太骚了,出轨是迟早的事,看开点。”杨二狗倒是安慰起陈宇来了。

“她既然选择出轨,我也没必要留恋她,但是羞辱我的仇,还是得报的。”陈宇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一口干了。

杨二狗一听这话,瞬间紧张了起来。

“你可别干傻事,张总以前是混江湖的,手下一群打手,你要是敢惹他,下场会很惨的。以前有个讨工钱的民工闹到他家里去了,被他叫人打了一顿,手脚都打断了......”杨二狗劝道。

陈宇不屑道:“有钱了不起吗?混江湖了不起吗?”

杨二狗认真道:“你要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你就是一搬砖的,甚至连正式工都不算。你去跟张总那种人斗,那几乎就跟找死无异。”

陈宇冷笑道:“谁死还不一定呢,你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哪吗?”

杨二狗想了想说道:“他晚上经常去夜来香酒吧玩,我看到他那辆宝马车也是往酒吧的方向开......”

“谢了!”陈宇又喝了一杯啤酒,站起身来。

杨二狗紧张地看着陈宇,问道:“你真要去找张总吗?你一个人过去会被打死的......”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轰鸣着朝烧烤摊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威霆。

烧烤摊老板看着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心里还有点懵,难道现在赶小贩也要用豪车了。

劳斯莱斯幻影和奔驰威霆都稳稳地停在烧烤摊前面。

劳斯莱斯幻影的副驾驶座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走下车,一直走到陈宇面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下躬。

“陈先生,请上车!”大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宇淡定地点了点头,朝劳斯莱斯幻影走去。

烧烤摊老板和杨二狗都看傻眼了,杨二狗咬在嘴里的一枚烤鱼丸,啪嗒一声掉到了桌上。

前一刻陈宇还是个穷吊丝,这时候就变成先生了,还被人毕恭毕敬地邀请上劳斯莱斯幻影。

这种反差惊得他们下巴都快掉了。

陈宇坐进劳斯莱斯幻影的车后排,车门关上。

两辆豪车朝夜来香酒吧的方向急驶而去。

......

夜来香酒吧内,狂躁的DJ嗨曲震耳欲聋,霓虹灯光闪烁不停。

张健坐在酒吧的VIP席位上,旁边除了赵小瑶,还有几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那几人也是每人手里揽着一个坐台小姐,好不快活。

“张总,张嘴!”赵小瑶娇笑着捻起一颗车厘子,送进张健的嘴里。

张健嚼着车厘子,一脸狞笑地在赵小瑶的胸脯上捏了一把。

“真讨厌。”赵小瑶用手指点了一下张健的脸颊,嘴上说着讨厌,但是身体很诚实,主动把胸贴着张健的胳膊。

就在这帮男男女女放肆大笑之时,酒吧门口突然一阵骚动。

两个守在门口的保安被一脚踹飞进舞池里。

一群黑衣大汉气势汹汹地涌了进来,陈宇站在他们中间,宛如一个君临天下的元帅。

此时的陈宇已经不是工地上那个穿着脏兮兮背心的民工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真皮风衣,双手插兜,一脸冷酷。

一个满脸肥油的酒吧经理连忙跑了过来,讨好地向陈宇说道:“这位老板什么事这么大火气啊,有事好商量嘛......”

陈宇一眼就看到了张健等人所在的位置,他一把将酒吧经理推开。

陈宇领着那帮黑衣人一靠近张健等人所在的VIP座席,那些被邀请来的小老板察觉到不对劲,一个个都不敢抱美女,纷纷站了起来。

张健因为是背对酒吧门口的,所以还没发觉,有些诧异地问道:“怎么了?不喝酒吗?”

陈宇走到张健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下,眼神冰冷地看着张健。

其他黑衣人站到了那些小老板身后,将他们全都按回了沙发上。

张健看清楚了对面的人是陈宇后,原本疑惑的表情变得格外愤怒。

“你个小瘪三,来酒吧找我干嘛?!是不是嫌还没活够!”张健开口就骂道。

赵小瑶皱起眉头,鄙夷地盯着陈宇,说道:“陈宇,你也太死皮赖脸了,还买了一套新衣服,带了几个朋友来唬人。你就算换了身皮,也还是个穷光蛋!你以为你会打架,你就比得过张总吗?只会用蛮力处事,难怪只能在底层生活!”

张健正襟危坐,依然是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

“来人啊!这小瘪三都进酒吧来了,怎么没拦住他?!我发你们那么多工资,吃干饭的吗?!”张健大声喊道。

他是在喊自己带来的那两个花衬衫打手。

那两人都不是普通的混混,是金州市小有名气的狠人,以打架厉害出名,每一个都有以一敌五的战绩。

陈宇笑了笑,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你是在叫他们两个吗?”

话音刚落,两个穿花衬衫的打手就被黑衣人扛了进来,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张健面前。

两个打手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身是血,躺在地板上不省人事。

坐在旁边沙发的几个小老板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推脱说好话。

“我们只是来蹭酒的,这位大哥要是跟张总有什么恩怨,可以私底下解决,没必要带上我们。”

“对啊,我们就是来放松放松一下的......”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那些小老板打算开溜。

但是陈宇并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

他掏出腰间别着的那把三棱刺刀,熟练地耍了一个花手,那把三棱刺刀在他的手里就像玩具一样旋转着,手指并没有太多动作,但旋转极快。

啪的一声!他反手握着三棱刺刀重重地往下插在用橡木打成的茶几上,刀刃将茶几的桌面都刺穿了。

众人大惊!这手法力度要是捅在人身上,直接一刀就能把人捅个透心凉,像扎烤串一样。

陈宇冷冷道:“都给我坐下,我没让你们走,一个都不许走,所有人都得睁大眼睛看着!”


张健暴怒,抓起茶几上的一个红酒瓶就要往陈宇的脑袋上敲。

“TM的!装逼装到老子头上了!你让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眼看张健手里的红酒瓶就要砸到陈宇的脑袋上了,陈宇淡定自诺,反手抓住了张健手腕一拧。

咔嚓一声!张健的手臂骨头被硬生生地拧断了,他手里握着的红酒瓶自然掉了下来。

陈宇反应很快地接住了红酒瓶。

手一抡,红酒瓶砸在了张健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巨响!红酒瓶爆裂!红色的酒水淌了张健一脸。

他满脸红色液体,也分不清哪些是酒水,哪些是打破头流下的鲜血。

“啊啊啊啊!”赵小瑶看到张健被打破脑袋,忍不住失声尖叫。

陈宇手一松,张健就像一坨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

赵小瑶连忙求饶道:“别打我!我……我跟张健发生关系都是被逼的,他盯了我好几天,说要进屋喝喝茶,我就让他进去了,没想到他一进屋就动手动脚。你打他就够了,我也是受害者……”

陈宇不屑地看着赵小瑶,说道:“你别找什么借口了,你不就是喜欢钱吗?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亏我当初收留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农村来的,不谙世事,想帮你一把,没想到你根本就是个情场高手!”

他朝身后一个黑衣大汉伸出了手,那大汉将一个黑色手提箱递到了他手里。

他将黑色手提箱放在茶几上,咔嚓一声打开了锁扣。

一大箱诱人的美钞出现在赵小瑶面前。

赵小瑶眼睛瞪得老大,她还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多美钞。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难道你中彩票了?”赵小瑶一看到钱就变得格外兴奋,眼里满是那些钞票。

陈宇冷笑着问道:“想要这些钱吗?”

赵小瑶连忙点了点头,谄媚道:“老公,你要是早说有这么多钱,我绝对死心塌地跟着你。我们今晚去开房吧,就去隔壁的酒店,你想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

赵小瑶迫不及待想将这些美钞揽入怀中,甚至愿意叫陈宇老公。

陈宇听到这一声老公,只感觉一阵恶心。

他拿起茶几上的一瓶伏特加,打开瓶盖,直接将酒全倒在了那箱美钞上。

赵小瑶惊讶地看着陈宇这个举动。

陈宇点燃打火机,扔进了那箱美钞里。

呼地一下!火焰从手提箱里腾起,大堆的美钞被熊熊火焰包裹着。

“这是我给你分手礼物,好看吗?”陈宇的脸庞被火光照亮,眼神锋利如刀。

赵小瑶瘫坐在地上,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了。

这还是那个穷酸民工吗?内裤破了一个洞都舍不得买新的,一双臭球鞋可以从春天穿到冬天……

这样的人居然会毫不犹豫地将一箱美钞给烧了!

赵小瑶感觉浑身一阵战栗,她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民工,而是一头猛虎。

只要稍有不慎,她就会被一口咬断脖子!

“老……老公,我错了,给我个机会,我会好好爱你,绝对不招惹别的男人……”赵小瑶声音颤抖地求饶道。

她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并不是因为她情动到落泪,纯粹就是害怕陈宇会对她动手。

陈宇一句话没说,起身拂袖而去。

那些黑衣人跟在陈宇的身后,就像忠诚的士兵守卫将军一样。

赵小瑶目送陈宇离开后,第一时间不是去看张健的安危,而是使劲用手扑打着被火焰包裹的那堆美钞。

“我的钱!这是我的钱……”赵小瑶疯狂地喊道。

可惜她的努力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那一箱美钞很快在火焰中化为了一堆灰烬。

……

第二天,陈宇上工地时,工地上议论纷纷,都没怎么干活。

几个年纪偏大的民工围在一起抽烟,说起了张健那家建筑公司的事。

“听说了没有,张总那家公司昨天一夜之间就破产了。”

“说是惹到了某个大人物,被那大人物搞了,张总还被打了一顿,现在都还在医院挂点滴。”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的劳务合同都是跟张总那家公司签的。”

“没事,张总只是分包工程的小老板,上面还有大老板顶着,大老板会跟我们重新签合同。老板之间的事,跟我们打工的关系不大,再怎么着,他也得把我们留下干完活才行……”

陈宇没有参与这些人的讨论,一个人默默地扎着钢筋。

没人知道,把张健那家建筑公司一夜之间搞垮的就是他。

杨二狗凑了过来,小声问道:“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辆豪车来接你?”

陈宇微微一笑道:“我叫的滴滴。”

杨二狗一脸不相信地说道:“胡扯吧!滴滴能叫到劳斯莱斯?还有保镖服务?”

“只要你花钱,就没有提供不了的服务。”陈宇说道。

杨二狗用胳膊拱了拱陈宇,说道:“说真的!你是不是那种隐姓埋名,来工地体验生活的富二代?我老觉得你的气质跟其他民工不一样,没有那种泥腿子的感觉。”

陈宇埋头扎着钢筋,汗水很快就将身上的背心浸湿了。

他伸出胳膊,擦了擦汗说道:“你哪看出我气质不一样的,我还不是一样在工地搬砖扎钢筋。”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路虎车出现在工地门口。

工地的项目经理看到路虎车,动作非常迅速,一脸殷勤地跑过来开车门。

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穿着花色西装,留着大奔头,神色桀骜不驯的年轻男人走下了车。

“夏总,你来工地视察提前通知我一声啊,我好安排人接待。”项目经理讨好地笑道。

这年轻男人就是金州夏家的大少爷夏阳龙,夏家排位第一的继承人。

现在工地做的项目就是夏家投资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所以夏家是这里真正的老板。

“我来这里,是为你们工地上的员工谋福利的。”夏阳龙笑嘻嘻道。

“谋福利?什么福利?”项目经理好奇道。

“我堂妹到了要结婚的年纪了,想找一个老公,我觉得你们工地上应该有合适的人选。”夏阳龙说道。

项目经理瞬间兴奋了起来,毛遂自荐道:“夏少爷的堂妹那也是夏家人了,我现在是单身,你觉得我合适不?”

夏阳龙看了一眼项目经理,笑着摇了摇头。

“我堂妹一家虽然是夏家最差劲的一支,但还是要找年轻力壮的,你恐怕不合适。”

项目经理听夏阳龙这么一说,热情消退了不少。

“那我就带夏少爷在工地逛一逛了,也不知道哪个幸运儿会被夏少爷看中。”项目经理的话中难免冒着酸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