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弃妃打造超级大农庄

穿越弃妃打造超级大农庄

风鎏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醒来之后,她快速接受穿越的事实,带着幼小的奶娃娃,在这个盛世年代,打造一个超级大农庄。楚一清发誓要做最富有的人,做最潇洒的地主……穿越成护国公的女儿,被陷害未婚生子,又被设计嫁给病秧子王爷,护国公老爹嫌她丢人将她赶出门,楚一清偏偏要活得比任何人都好,让那些算计陷害她的人羡慕嫉妒恨。

主角:楚一清,厉煌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一清,厉煌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弃妃打造超级大农庄》,由网络作家“风鎏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醒来之后,她快速接受穿越的事实,带着幼小的奶娃娃,在这个盛世年代,打造一个超级大农庄。楚一清发誓要做最富有的人,做最潇洒的地主……穿越成护国公的女儿,被陷害未婚生子,又被设计嫁给病秧子王爷,护国公老爹嫌她丢人将她赶出门,楚一清偏偏要活得比任何人都好,让那些算计陷害她的人羡慕嫉妒恨。

《穿越弃妃打造超级大农庄》精彩片段

疼,火辣辣的疼,耳边不断的有人在喊,“用力啊用力啊!”

楚一清刚睁开眼,就看到身前一个衣着富贵的半老女人,正涨红了脸死死的勒着她的脖子。

“谋财害命啊?给老娘滚开!”底气十足的一声吼,骇的那半老女人浑身一颤抖,咕噜噜滚下两个金簪子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被她一抬脚踹在心口上,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你你......竟然连自己的娘亲也打了,疯了疯了!”

一旁描眉画眼的女人虽然惊叫着,眉眼之间确是欢喜,得意洋洋的望着躺在地上的老女人。

楚一清眸光一冷,识得这声音正是方才大喊用力之人,正待站起来理论一下,肚子猛地做痛,令她倒抽了一口血气,这才看清方自己罗裙也被撕开,光着两腿露在外面,她只不过睡了一觉,醒来就在生孩子?

而且还差点被自己老娘掐死,一尸两命?

再看四周古色古香的布置,是穿越没错了。

不过这肚子实在是疼的厉害,来不及细想,只想着快点将这孩子生出来。

“喂,有接生婆没?”不理会众人怪异的目光,楚一清径直喊道,“孩子要出生了,帮帮我!”

楚一清虽然在现代没啥本事,但是怎么也是农村出身,学得就是农业经济,扛个锄头,抡个斧头没啥问题,

在田间地头劳作惯了,习惯了用大嗓门教那些农民种地,只是这副身体向来孱弱,个性又懦弱,这一生都没有喊得如此响亮过,于是惊得杂乱的众人呆了呆,就有一个婆子缓缓的站了出来。

“过来帮我接生!”

楚一清命令道,又抬首看了一眼杵在一旁的两个丫鬟,“将闲杂人等赶出去,我需要清静!”

那两个丫鬟一愣,直觉的看向先前大喊的那个女人。

此女人叫姚氏,是护国公的侧夫人,刚才晕过去,被抬出去的才是大夫人,也就是楚一清的亲娘。

姚氏冷冷的哼了一声,这楚一清向来是护国公的宝贝疙瘩,就算是做了伤风败俗之事,被五大家族之首的上官家族退婚,也只是将她关了起来,并没有处死沉了水塘,所以也就不敢太过明目张胆,这也是她自己不敢明里动手,却用言语激的正夫人动手的原因。

“看我干什么?夫人还在外面晕着呢!”她说着,径直出门,一帮人也呼啦啦跟着向外走。

那接生婆慌慌的大力掰开楚一清的手,小跑着跟了出去。

房间里倒是清静了,只是没有帮手,楚一清饶是心思细腻大胆,也有些无所适从,毕竟在现代她还是处女呢,吻都没有送出去一枚,连男人的味道是香的还是臭的都不知道,就穿越到这儿生孩子了,只能凭借以前了解到的,随着宫缩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用力。

“哇哇!”突地,一声孩儿清亮的啼哭声从身下传来,楚一清顿时一喜,虽然没有经过怀胎十月,但是此番受的这顿苦却也是刻骨铭心,于是心中涌起对小家伙的怜悯来,强坐起身子用一旁准备好的剪子在烛光上消了消毒,剪了脐带,除去婴孩身上的血垢,找了锦被包好了。

幸亏生孩子所用东西都备好了,不然她还真的会手忙脚乱,只是不知道这明明都打算给这副身体接生了,为啥这身体的老娘会突然冲上来掐住脖子,自己的闺女不管是犯了什么错,在这种时刻动手都太狠了些!

孩子的啼哭声惊动了一直守在外面的人,那先前昏迷的老妇人也悠悠醒转,听得那孩子哭,竟然落下两滴眼泪来。

“好了,野种出世了,我们楚家这次要倒大霉了!老爷跟桓儿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姚氏突地坐在地上,仿佛疯了一般,嚎啕大哭。

刚刚醒转的老妇人听姚氏这么一说,怒火攻心,竟然一下子再次昏了过去。

大夫从护国公夫人的房间一出来,姚氏就带着两个女儿巴巴的迎了上去。

“大夫,这边走!”姚氏将大夫带到了无人的偏殿,压低了嗓音,“夫人她的病情如何?”

年过花甲的大夫摇摇头,习惯的捋了捋胡须,“气急攻心,气血凝滞,这后半辈子恐怕是只能躺在床上了!”

姚氏一听,立即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她进楚家大门二十年,日日受那郑玉的欺压,无时无刻不盼着她早死,如今老天开眼,终于让她躺倒了床上,也算是得偿了心愿!

“谢谢大夫,那就请大夫好好的为夫人医治吧!”姚氏赶紧将大夫送走,然后一屁股就坐在偏殿那主位旁的一张红木椅上,平日里这都是郑玉坐的位置,她说的好听是二夫人,其实就是一个小妾,连台面都上不得,如今这位置郑玉是再也别想做了!

“娘亲,你真的好计谋,只是那老东西手劲差了些,如果可以一尸两命的话......”楚鸳上前,一副不解恨的表情。

楚凤冷冷的声音响起来,上前盯着姚氏道,“娘,你起来,这老夫人还没死呢,让人看到会误会的!”

楚凤的年纪最小,只有十四岁,但是确是最冷沉心黑的一个,头脑都比姚氏与楚鸳聪明的多,平日里两人也大多听她的!

“对对对!”姚氏赶紧下来,却还是恋恋不舍的摸了一把,“接下来怎么办?”

楚凤笑的不动声色,“趁着爹爹没回来,这段时间娘就好好的照顾一下大娘,最好哄得她将家里的钥匙交出来!”

“小妹,那狐狸精怎么办?如今她孩子都生下来了,万一被她翻身了怎么办?”楚鸳挂心的则是楚一清。她比楚一清大一岁,按理算,她应该是这护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就是因为娘亲是小妾,这才连清字辈都挨不上,只能名鸢,这种贱命,就算是婚配,也只能是给人做小,不同楚一清,一配就配了上官家族的大公子,如果不是十个月前的那件事,如今楚一清或许早已经是风风光光的上官夫人了!

“还是那句话,我们不易出面,她向来身子虚,如今又刚刚生了孩子,嘱咐那几个婆子散漫些就是了,还不怕她跟那短命鬼不见阎王吗?”楚凤冷冷的开口,那面上的笑却极是纯真,平日里,以前的楚一清就被她骗的团团转,什么好吃的好穿的,稀罕玩意都有她一份儿。

姚氏立即点点头,欣慰的上前摸了摸楚凤那黑黑粗粗的辫子,“还是凤儿乖,你二哥如果有你一半的智慧,这楚家早就是我们的了!”

平静下来的楚一清记忆也慢慢的清晰起来,原主叫做楚一清,跟现代的她同名,模样却是相差很大,现在的楚一清皮肤白皙,丹凤眼,翘鼻子,小嘴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只是那眼神有些躲闪,似乎有些懦弱怕人,完全不似原来她那五大三粗,没心没肺的模样。

既来之则安之,楚一清也就不去寻这穿越的来龙去脉了,反正她在现代也是孤儿一枚,表面上规规矩矩的上学,工作,暗地里却是天使组织的一员,她也腻烦了那双面玲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好惦念的,相反这楚家大小姐却是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吃过苦,身子又虚,根本就没有奶水,婴孩饿得哇哇的哭。


“有人吗?”喊了半天也没有人,窗户上的雪厚厚的压着,显得房间里更是黑暗,又阴又潮。

楚一清取了棉被,裹在身上,将自己跟婴儿包裹的严严实实,径直走出了房间。

刚出门,寒风就像刀子一般吹在脸上,地上的雪也是半尺高,一脚踩下去,刺骨的冰冷从脚传到头,楚一清忍不住瑟缩了身子。

楚一清咬了咬牙,跌跌撞撞的走出院落,就见两个婆子躲在屋檐下打盹,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倒是舒服的很。

两人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看清了站在她们面前的人,这才懒洋洋的站起身来。

楚一清是护国公嫡出的小姐,没有出事之前,这楚府上下那个不巴结,不讨好?再加上与家世煊赫的上官云逸的婚事,向来是没有吃过半分苦头的。

十个月前被查出有孕关了禁闭之后,因为有大夫人罩着,日子也没有困难到什么地步去,性子一直也是懦弱,老实,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的,之所以如今到了这步田地,再加上有姚氏暗中的意会,所以这两个婆子也不怕,只是装作恭敬的行了礼,明知故问道:“小姐您怎么出来了?您刚生完孩子,身子要紧,还是赶紧回去吧!”

“人都哪去了?翠香呢?”楚一清冷冷的开口,身子依靠在栏杆上稍作休息,美丽的小脸上闪过一抹严厉。

那两个婆子一愣,第一次见楚一清这样。

“翠香她回家探亲了,她......”一个婆子忍不住开口,“香溢院现在就我们两个当值!”

果然!将原主最信任的丫头支走,却送来两个玩奸耍滑的婆子!

两人见楚一清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她们,于是再次心虚一笑说道,“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就说吧,奴婢们伺候着!”反正先答应着,这眼看着天黑了,长夜漫漫,什么时候送来,谁说的准?

楚一清跺了跺冻麻的脚,沉声道,“你们两个的房间在哪里?”

那两个婆子还没有回答,就见楚一清径直向着一旁的下人院落走去。

“小姐啊,使不得啊,您是千金贵体,怎么能来这么简陋的地方?您......”婆子们说着,却拦不住楚一清,只能任由她进入了其中一间亮着烛光的房间。

“你们可以去我的房间睡,我的吃食你们也可以吃!”

两个婆子只能出门外,在外面站着,心里想道,去给小姐要吃的,二夫人是铁定不给的,看来今晚是要挨饿了!

果然没错,这下人的房间都比她这个千金小姐的房间暖和!而且正好到了傍晚的吃饭时间,很快就有人送来了晚餐,饭食虽然是照着下人做的,但是总比没得吃要强的多。

孩子一晚上饿得醒了几次,每次都是楚一清强自支撑起身子,用那勺子的末端点了粥水喂他,他倒是吃的香甜,也不淘气,很快就睡了。

一晚上折腾下来,楚一清只觉着浑身都散了架,心中感叹着父母的不容易,微微收拾了一下,就抱着孩子上了前院。

记忆中那护国公夫人对楚一清还是不错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娘,虽然昨天的事情有些诡异,但是现在她只能求的也只有郑玉。

刚到前院,就见姚氏带着她一双女儿正悠闲的披着狐皮赏雪呢,一灰一红一白,惹眼的很。

楚一清看着楚凤身上的红狐裘皮,那是护国公楚占天在她十五岁生日那年,送给她的礼物,据说是雪山上的千年红狐的毛皮,是皇上赏赐的,平日里,以前的楚一清舍不得穿,后来出事之后,就被楚凤占了去。

见楚一清来了,姚氏就笑着迎了上去,“哎呀一清啊,怎么不歇息着呢,你还在月子里呢,可不能乱走,要坐下病的!”

楚一清不理她,想要越过她,却被她拦住。

“你这是去找姐姐吗?一清啊,姐姐被你气的半身不遂,如果再见你,恐怕连命也保不住了!你还是回去吧!”姚氏淡淡的开口,眸色却是坚决,胖胖的身子将路堵着,摆明了不让楚一清过去。

楚一清抱紧了手中的孩子。她不是傻子,再加上楚一清这一世的记忆,很快就瞧明白了楚府这些人的目的,这寒冬腊月的,她可以忍,但是孩子却经受不起,很好,自从脱离组织之后她就没有杀过人了,武功也许久没用了,今天,她不介意破一次例!

两个人正僵持不下的时候,楚府管家楚大川欢天喜地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道,“大小姐,二夫人,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

楚一清一喜,她知道楚占天还是疼之前楚一清的,至少她跟孩子是有救了。


护国公楚占天,不但是当今厉国的第一将军护国公,更是武林盟的盟主,年纪四十,正值壮年,一双虎目迥然有神,那一身浑然天成的王者之风,犹如帝王降临,此时,他端坐在郑玉榻前,听着姚氏在一边不断的加油添醋,那眉头是越皱越紧。

郑玉此时躺在床上,望着楚占天,她自然知道他心中想什么,一双苍白的手紧紧的抓着床榻。

“将那个小孽畜带进来!”终于,楚占天冷冷的开口,面色冷峻。

姚氏心中喜不自胜,但是却不表现出来,立即让管家去带人。

楚一清抱着孩子站在了楚占天的面前,仔细的端详了面前威严的男人,眸光毫不避讳与慌乱,清澈无痕,微微的屈身行礼,“爹爹安好!”

楚一清一出现,楚占天的目光就冷冷的盯在她手里抱得孩子上,本就冷峻的面色,竟然隐隐发怒,“谁让你生下这孩儿的?”

楚一清一愣,却见一旁的姚氏更是得意,弯了身子低声道,“老爷,那孩子是个妖孽,喝了多少打胎药都打不下来,后来月份大了,就只能......”

“将这个孩子丢掉,快去!”楚占天大声喝道,大怒。

楚一清这才知道,原来楚占天是想要这个孩儿死的,瞬间,心冰凉起来,唯一的希望的落空,现在只能靠她自己才能保住这个孩子!她挺了挺身子,昂起头来向着楚占天冷冷开口,“你敢!”

她这一开口,房间里顿时转为沉寂。一直站在楚占天身后的楚桓急急的开口,“清儿,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你不要命了吗?”

楚一清抬头望向楚桓。在古代楚一清的记忆中,楚桓是非常疼爱她这个妹妹的,性子与他娘还有两个妹妹完全不一样,只是此刻,这怀中的孩子毕竟是她亲生的,她绝对不会允许他小小年纪就惨死在这些人的手中。

楚一清懒懒的看了楚桓一眼,径直坐下来,桌上有好多糕点,还有热水,小家伙又饿了,不断的舔着手指头,一清将糕点掰碎了,泡在温水中,拿出随身带的小勺子,一点点的喂着,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哥哥,你能保住我跟孩子的命吗?”

楚桓一怔,无话可说了。在整个护国公府中,从来没有人敢违抗过楚占天的命令!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管了!”一清呵呵一笑,虽然不做大姐很多年,但是那身上浑然天成的气势与霸气却是隐藏都藏不住的,更何况此时,一清不想隐藏。

楚一清大胆的行为惹得姚氏差点跳起脚来,“楚一清,你好大的胆子,你做了错事还不知道悔改?你......”

“我没有错,错的是你们!”一清冷冷的抬头,“我只是权谋之下的牺牲品而已!”

她一字一句的开口,面对众人的面容是那么肃杀,然后她抱住孩子的双手是那么柔软,两种极端的情绪在她身上融合,仿佛有强烈刺眼的光芒从她体内焕出,令得姚氏呆住,楚桓呆住。

楚占天胸口仿佛有血气翻涌,他背脊如冰雕一般,而僵硬冰冷的面容在努力维持着他最后的自尊,内心之中却是震惊不已。

楚一清的脾气如何,他会不知道?然而眼前坐在他面前的楚一清,却完全没有了曾经的懦弱与胆小,相反,她盯着他眼睛的那份霸气,眸光中的精锐,让他迅速的想到尘封已久的过往。

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改变了?从她进房的那一瞬间,他就注意到她身上的不一样,难道梦魇要重新开始吗?

“爹爹,清儿她是......”楚桓本想出护儿心切,但是一想到楚占天最恨的就是这个孩子,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楚占天!”一清大声的喊了楚占天的名字,令在场的人更是唏嘘一阵。

“这个孩子我要定了,如果你不服,你可以跟我单挑,按照江湖规矩来,我赢了,你就不能丢掉我的孩子,还要为我安排好住处,饮食,将我们母子两个伺候的好好的,你敢答应吗?”一清略显苍白不足的脸上,一双眸子霍霍发亮,紧紧的盯着楚占天,她这叛经离道的凌然询问,再次惊得四周传来了响声。

楚桓已经急得不行了,姚氏则满是震惊与欣喜,尤其是在看到楚占天额间那因为暴怒而鼓起的青筋之时,更是高兴。

“清儿,你疯了吗?疯了吗?你竟然敢跟你爹这么说话,你......”郑玉那厢在床上大叫,一时气急攻心,又晕了过去。

一清面上全是讽刺,“是你疯了,我再怎么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为了虚名竟然想要我一尸两命,从此以后,我没有你这样的娘亲!”

楚占天突然站起来,挥起手臂就要扇在楚一清的脸上,如果在没有了解楚占天的想法之前,一清还将他看做救世主,可是此刻,她没有什么好屈服的了,于是猛地用力,那凳子迅速的旋转了,她险险的避开楚占天的巴掌,但是那耳际还是因为那掌风,火辣辣的疼。

可想而知如果这个巴掌挥在脸上,不去半条命也要聋!

“楚占天,你是答应我的挑战了?我虽然刚生完孩子身子虚,但是为了保全我们母子,我也只能拼一拼了!”她就是要说话激他,楚占天怎么也是护国公,绝对不会跟她一个生产完孩子的妇人动手,她就是笃定了这一点。

“好,你要跟你爹打,好,你这个不孝女!”楚占天冷冷的开口,“老夫就成全你,权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两个月之后,老夫就要好好的教训你,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好,一言为定,只是这两个月你可要好好的照顾我,不然让人家笑话你!”楚一清暗地里长舒了一口气,两个月的时间,至少她有两个月的时间好好的调理身子与照顾孩子!

“滚!”楚占天大声吼道。

楚一清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着楚占天行礼,不卑不亢的转身而去。

孩子的哭声嘹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