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满心满眼只有你一个

满心满眼只有你一个

時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的温宠儿,胆大妄为,为救弟弟,招惹上了北城霸主柏景澜,并怀上了他的孩子。五年后阴差阳错之下,他们又结为夫妻……时隔多年的重逢,温宠儿不屑一顾,柏景澜化身忠犬爱妻宠妻。

主角:温宠儿,柏景澜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宠儿,柏景澜 的武侠仙侠小说《满心满眼只有你一个》,由网络作家“時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的温宠儿,胆大妄为,为救弟弟,招惹上了北城霸主柏景澜,并怀上了他的孩子。五年后阴差阳错之下,他们又结为夫妻……时隔多年的重逢,温宠儿不屑一顾,柏景澜化身忠犬爱妻宠妻。

《满心满眼只有你一个》精彩片段

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亮,黑色丝巾遮住了眼眸。

压在宠儿身前的体温令她感到紧张,纤细的十指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很干净,很好闻……”

低沉清冽的声线荡漾在她耳边,没有太多暧昧的痕迹。

男人的鼻息处飘散着令他感到心安的幽香,俊眉间的戾气散去不少。

宠儿看不到男人的模样,只知道他是北城里不可招惹的人物。

这一夜她如果能怀上他的孩子,已下达病危通知的妹妹就有救了。

“你……可不可以轻一点?”

内心的不安令宠儿声音发颤,眼睫湿润,浸湿了丝巾。

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父亲送给她的成人礼却是如此卑微。

她好痛苦,但无从选择,躺在医院的妹妹已经等不及了。

“放轻松,我会好好疼爱你……”

微凉的手指托起宠儿的后脑,炙热的吻戏袭上她青涩的唇瓣,她下意识地抬起双手想要反抗,可想到加护病房中的妹妹,那双白皙好看的手又无声地垂落到大床上面……

八个月后,深夜。

月色笼罩着疾驰在绕城公路上的黑色轿车,躺在车后座上的宠儿发出一声痛呼:“痛,帮……帮我……”

像是泡在水里的人,身下的鲜血越流越多,苍白的脸颊早已没了血色。

八个月前她怀上了三胞胎,可她的父亲并没有履行承诺。

他们没去医院缴纳手术费,他们就没想让妹妹活下来。

妹妹下葬那天,她才知道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跟她的未婚夫早就苟且在一起。

今天那对狗男女逼她退婚,将她推下楼梯,引发了早产。

第一个孩子顺利出生,第二个孩子臀位难产引发大出血,可他们却不顾她的生命危险。

她好恨,好想活剐了那一家人!

“开快一点,别让她死在车上,太晦气了!”

坐在副驾驶的温静怡回眸瞟了眼痛苦不堪的宠儿,眼底尽是阴毒。

宠儿的婚约是双方爷爷定下来的,宠儿不同意退婚,她就无法嫁入北城第一豪门。

她温宠儿必须死!

“啊,放手,快放手!”

怨愤灼烧心头,宠儿也不知从哪里积攒了力气,一把扯住了温静怡的马尾。

女孩扑腾着双手,想要推开宠儿却碰不到对方的身体。

宠儿紧抓着对方的马尾,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停车,放我下去……”

他们要把她丢去荒山野岭,她不能去,那样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疯子!”

温静怡痛到眼眶发红,瞟了眼四周荒芜的场景咬了咬牙:“停车,把她丢下去。”

“是!”

司机不敢反驳,急速将车停到了路边。

宠儿这才放开温静怡的马尾,颤抖着双手推开了车门。

她必须活着,她要找回孩子,狠狠地报复那一家人,替母亲和妹妹讨回公道!

“倒车,撞死她!”

眼见宠儿下车,温静怡面目狰狞地瞪向了司机。

她容不得对方的存在,她温宠儿必须死!

“是!”

司机紧张到手脚发软却依旧听命办事,手动换挡,猛踩油门冲向宠儿。

虚软的双腿哪比得上倒车的速度,剧烈的疼痛自宠儿背后袭来,整具身体腾空而起,又重重落地。

坐在车内的温静怡得逞的笑了:“呵,明年的今天就是你温宠儿的忌日了。”

说完,她瞪向司机催促:“还不走,等警察吗!”

……

一个月后。

会议室厅内的气氛严肃凝重,端坐会议桌顶端的柏景澜聆听着管理层汇报工作。

会议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男人狭长的凤眸扫了眼手机屏幕,抓起手机接听了电话。

听筒里,温正坤的声音毕恭毕敬:“澜爷,孩子生了,我给您送过来了,我在柏氏大堂。”

男人听闻此言,起身离开,一众管理层莫名其妙却没人敢质疑什么。

柏氏一楼大堂。

柏景澜步出私人电梯,温正坤立刻迎上前将手中的婴儿栏送到男人身前:“澜爷,孩子很健康。”

小小的、粉粉的男婴熟睡在婴儿篮中,柏景澜望上一眼,心尖柔软一片。

那晚的女孩很美好,如今看到他的孩子,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女孩。

他似乎,想对对方负责。

“她还好吗?”

接过温正坤手上的婴儿栏,男人眼中的薄凉消失殆尽,闪现出前所未有的柔光。

温正坤心里紧张,攥起了拳头:“澜爷,小女命薄,难产去世了。”

柏景澜的眼中瞬间冰冷,心脏好似被什么东西深深地撞击了一下。

他想负责,她却不在了吗?


五年后,北城。

玛莎驶入山清水秀的园区,停在一处设计感极强的玻璃屋门前。

阳光透过车窗扫在宠儿的侧脸,七分纯三分欲的气质,撩人于无形,诱人于无声。

五年了,她终于回到这座令她痛恨又思念的城市了。

这次回来,她要将那一家人打入地狱。

“我说大宝贝,你终于回来了,可等死我了!”

守候多时的贺子忻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后座车门。

玩世不恭的男人一脸笑意,看起来还是那么不着调,却已然是游戏公司的大老板了。

宠儿瞟了眼男人的俊颜,迈下车,亮出一副干练知性的模样,理了理身上的风衣。

“拜托你的事情办的怎样?”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贺子忻伸手搭上她的肩膀,依旧嬉皮笑脸。

宠儿瞟了眼车内还在作画的女儿,没敢打扰,略显严肃地对上了男人的视线:“坏消息。”

说起正事,男人也收起了笑容:“坏消息是温正坤的事业做的越来越大,不好对付,好消息是柏家的那位爷出了车祸,还被人夺走了财团的控制权,你想要回孩子简单很多。”

“柏景澜出了车祸?”

脑海中闪出当年那晚,宠儿的心尖揪紧了一下下。

那晚虽说是卖身,可是她不痛恨那个男人。

她还记得他的温柔和他的体贴。

他没有对她说过很多话,可是他体温和他的怀抱治愈了她那晚的心寒。

她没有忘记过那个男人,想忘也忘不掉,毕竟初吻和初夜都给了他,还给他生了孩子。

“消息准确无误,那位爷现在昏迷不醒,他家老爹正到处给他找媳妇冲喜呢,可惜八字对不上到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人。”

贺子忻丢下这话,走去豪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将七七小公主抱了出来。

粉雕玉琢的绘画小天才有些不高兴地嘟起小嘴:“人家还在画画,臭忻忻好讨厌。”

“乖宝,你忻叔这不是急着签你嘛,这次你回来可是跑不掉了。”

小姑娘不仅拥有绘画天赋,游戏也打得极好,直播间粉丝几百万,贺子忻早就惦记上了。

男人抚摸着小姑娘粉嫩嫩的小脸蛋,满脸讨好的笑意。

“他们要什么八字,我的合适吗?”

不等七七做出回应,宠儿率先发出了声音。

一大一小瞬间转头,难以置信地望向她。

但见,宠儿的眼底闪烁着几分坚定:“打听一下柏家的要求,如果可以,我嫁!”

柏景澜出事,她愿意出手相助。

今时不同往日,她不在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小女孩,她是这间国际知名香氛公司的创始人,然而这也只是她事业体的一个分支。

她帮他,是为心安理得的带走孩子。

而且,柏家的那位爷是那对渣男贱女的小叔叔,她一点不介意当他们的小婶婶!

“我说大宝贝,你来真的?”

贺子忻抱着七七跑到宠儿面前,犹如晴天霹雳般地盯着对方。

要知道,从他认识宠儿那天起,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就是个将男人拒人于千里的主。

“真的,他就是七七的爹地。”

不想隐瞒好闺蜜,宠儿说了实话。

一瞬间,面前的两人通通怔住。

贺子忻知晓宠儿当年的遭遇,却不知那晚的男人是谁。

七七根本不知道她爹地是谁,这会儿颇为震惊。

可宠儿并没有多做解释。

面前,贺子忻回过神来,掏出手机打给助理。

他虽然不希望宠儿的八字合得上柏家的要求,可那位爷是七七的亲爹,这事他就不能再犹豫了。

……

三天后,傍晚。

夕阳将山顶别墅区笼罩出一片金光,宠儿迎着暖阳走进柏景澜的别墅。

好不容易找到八字相合之人,柏景澜的父亲兴奋到连她的背景都没有调查,直接答应了这门婚事。

只是,柏家的那位爷昏迷不醒,他们还没领证,这门婚事算不上明媒正娶。

不过,这刚好满足了宠儿的心情。

与她来说,领不领证无所谓,找回儿子,唤醒昏迷中男人才是重点。

做到这里,她也就仁至义尽了。


“景澜喜静,这里的佣人不多,有什么需要你直接找管家。”

年近花甲的柏枫晏将宠儿带到柏景澜的房间门口,有些激动地搓了搓双手。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八字相合之人,他的内心真的平静不下来。

道长说只要能找到合适的人,他的宝贝儿子就能醒来,他只想那天快点到来。

对于宠儿,他是满意的,暂且不说对方是什么背景,单看颜值和气质是绝对配得上他儿子的。

这会儿他也顾不上其他了,男人伸手推开了柏景澜的房门。

室内窗帘紧闭,只留了一盏昏黄的夜灯。

静置在床头柜上的加湿器冒着屡屡白雾,一股股幽香窜进了宠儿的鼻息。

“我进去了。”

礼貌性打了声招呼,宠儿步入室内,柏枫晏立刻关上了房门。

她听到关门声,下意识地往门口望了一眼。

回眸的一瞬,视线刚好落在男人的俊颜。

柏景澜安安静静地睡着。

男人俊逸深刻的五官性感夺目,尊贵傲然的气场太强,即便睡着也释放着寂静中的力量。

眼前的面容和那晚的回忆重叠在一起,宠儿的心脏又紧缩了一下。

曾经叱咤商界的澜爷,如今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多少有些可怜。

“呼,不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才五年而已!”

忍不住感叹,宠儿缓缓地走到大床边,坐在了床前的皮椅上。

当年生产那晚伤的太重,这些年她一直在调理身体,接触了中医,也学习了医术。

虽说不是很精通,但小病小灾,她把个脉也号的出来。

男人的手臂埋在被子里,她将他的手拉出来,轻轻地探上了他手腕的脉络。

“气血不通,他是伤了哪里?”

探出对方的病情,宠儿将手送进被子,探上了男人的胸口。

隔着一层真丝睡衣,她感受到了富有弹性的胸肌,不是那种令人恶心的大块肌肉,紧致结实的恰到好处。

没有伤疤说明没有伤口,那就是说明他的双腿出了问题!

“啊!”

手腕突然被男人抓住,骨骼被捏的生疼,宠儿痛呼出声。

抬眸,柏景澜竟然张开了眼睛。

男人的双眸炯炯有神,散发着冷冽的光线,这哪里像是昏迷不醒的人?

他是装得?

“你……”

“老实一点,搞清楚你是什么身份!”

不等宠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柏景澜甩开她的手腕,霍然坐起。

果然,他在假装昏迷。

男人清冷无情的口吻与那晚的温润截然不同。

他似乎还是那个杀伐果敢、冷血无情的澜爷。

挺好,他不假装昏迷,她就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了。

“澜爷,您既然喜欢演戏,我就陪您演到底好了,我现在是您的妻子,要照顾您的饮食起居,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吧。”

宠儿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引来了男人宛如深井的眼神。

这女人看起来小小的一个,胆子倒是不小!

“啊!”

手腕再次被男人钳住,宠儿痛呼出声,下一秒,柏景澜掀开被子,将她的手按到了他的大腿上。

“你就那么喜欢嫁给一个瘸子?”

男人望着他的眼神,冷冽到好似一把利剑,钳住她手腕的大掌不断收紧,好像要勒断她的手腕。

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却瘫痪在床,那感觉就是飞鹰被折断了羽翼,打击有多么巨大可想而知。

宠儿能理解男人的心思,也念着那晚的旧情。

時过近千,她早已不是那个青涩的女孩。

搭在男人腿上的小手轻轻地抚摸,宠儿扬起自信笑容:“不是没得救,澜爷腿上的肌肉依然很性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