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假纨绔溺宠真千金

假纨绔溺宠真千金

分花拂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沫在姜家就是个小透明,明明是亲生的却不受待见;宴川是圈内众所周知的纨绔少爷,万人唾弃。某天,姜沫被迫嫁给了纨绔少爷宴川,婚后的二人竟然相处的异常和谐,甜蜜日常像狗粮一样频频撒出,原来真千金是个隐藏大佬,在诸多领域有所成就,宴川是个假纨绔,在商战上是个常胜将军,强强联合又怎会擦不出爱情的火花。

主角:姜沫,宴川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沫,宴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假纨绔溺宠真千金》,由网络作家“分花拂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沫在姜家就是个小透明,明明是亲生的却不受待见;宴川是圈内众所周知的纨绔少爷,万人唾弃。某天,姜沫被迫嫁给了纨绔少爷宴川,婚后的二人竟然相处的异常和谐,甜蜜日常像狗粮一样频频撒出,原来真千金是个隐藏大佬,在诸多领域有所成就,宴川是个假纨绔,在商战上是个常胜将军,强强联合又怎会擦不出爱情的火花。

《假纨绔溺宠真千金》精彩片段

金城的中午有点闷热,知了在树上声声叫着夏天,惹人心烦的很。

姜沫穿着一件灰扑扑的晚礼服往楼下走,脸上神情也有些恹恹的。

“妹妹,妈妈新买给我的宝马车坐不下了,你等会坐司机的买菜车过去吧。”

这是她姐姐刚才说的话,然后她的亲生父母就跟着姐姐一起开开心心的坐着宝马车走了。

明明,他们要去的,是她的订婚宴。

三天前,还在村里摘玉米的她被亲生父母找到,接回城里。

可回来之后她才知道,他们接她回白家,不过是想让她替姐姐嫁人罢了。

因为姐姐的结婚对象是金城出了名的风流纨绔,败家爷们!

坐车到了酒店,姜沫往里走,就听见一楼大厅里的热闹气氛。

“哟,白太太,这就是媛媛吧?长的可真漂亮啊!就跟你年轻的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是啊是啊,白小姐真是秀外慧中,这将来不知道要让多少贵少们倾倒呢!”

“哪里哪里,你们就夸她吧!媛媛,还不快点谢谢你王姨、李姨?”

“谢谢王姨李姨夸奖,媛媛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啦!”

周围又是一片奉承的声音。

姜沫看见如同白天鹅一般的姐姐白媛媛,身穿白色的小礼服,带着价值百万的钻石发冠,一身的光彩夺目,仿佛她才是今天宴会的主角。

反观自己,灰扑扑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丑小鸭呢。

也是,金城纨绔配丑小鸭,绝配。

姜沫没想着挤进去,转身就找了个角落坐下来,随便拿点小蛋糕小饼干吃。

吃了没一会儿,就有人在门口喊道:“宴二少来了!”

原本热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用鄙视的目光看向大门口。

姜沫也忍不住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就见一个身材高大,脸蛋极美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支玫瑰花,一身银灰色西装穿的那叫一个随意,吊儿郎当的进来了。

这就是她未来的老公?

长得不赖嘛。

姜沫眨了眨眼睛,却听见了周围人的议论。

“幸亏嫁过去的不是媛媛小姐,不然真的是可惜了!”

“就是呢,晏家就等着他结婚以后分家呢,听说他什么都捞不着,连公司股份都没有!”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知道要跟宴川结婚以后,她也在网上搜了点消息。

知道晏家有两位公子。

大公子晏明山,是晏家的继承人,稳重成熟,经营有道。

二公子宴川,晏家的私生子,吊儿郎当不学无术,成天就知道瞎混,不是闯祸就是惹事,总之没有一个正行。

可无论怎么样,宴川一没杀人放火,二没罪大恶极,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大恶意。

就因为他继承不了家产吗。

“你就是我的未婚妻?”

宴川走过人群,准确无误的找到角落里的姜沫,轻轻笑了起来:“就是不知道我的未婚妻,是不是也不待见我呢?”

眼底有着淡淡的嘲讽和冷淡。

姜沫突然有点心疼。

他们都是不被待见的人。

他们都是被嫌弃的人。

她有什么资格嫌弃对方呢?她还比他更穷呢!

“不会。”

姜沫轻轻开口,朝他伸出一只手,“既然你是我的未婚夫,那么,我们就是命运共同体。宴川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她的手,不像是那些千金闺秀保养的葱嫩,反而因为生活的操劳,略显粗糙。

可看在宴川的眼里,却比什么都顺眼。

“说的好。”

宴川垂眸,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我的一切,都将属于你。”

如果,这个女人是真心的。


姜沫被宴川带了出去。

两个人拿着户口本就去了民政局。

到了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宴川停下来,“真的不后悔?你跟了我,未必能当个富太太。”

“他们晏家,什么都不会给我的。”

只要知道他结婚了,那些人肯定会立刻提出分家,还会要走爷爷留给他的那些股份。

他之所以答应结婚,是因为想彻底脱离那个虚伪的家。

那么她呢?

嫁给他这样一个名声的人,只会瞬间沦为全城的笑柄。

宴川认真的看着姜沫,等她的回答。

看他认真的模样,姜沫却忍不住笑了。

富太太?她才不稀罕呢!

她以前在地里插秧种菜掰玉米的时候,不知道多快活呢。

“你笑什么。”宴川皱了皱眉,有些不解。

“没什么。走吧,领证!”

姜沫拍拍宴川的胳膊,抬脚往里走。

她本来是想拍他脑袋的,但因为他太高了,拍不着,只能退而求次的拍拍胳膊了。

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宴川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一点也不怕跟着他吃苦?

很快,红彤彤的证书打出来,交到了两个人的手上。

姜沫看宴川老是皱着眉头,想了想,觉得他可能是看不上自己村姑的身份,便说道:“你放心,这段婚姻,不是你想要的,也不是我想要的。可我们偏偏拒绝不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轻易向命运低头。”

“嗯?”宴川微微挑眉,漆黑的眸子盯向姜沫。

“所以我们定个契约吧。”

姜沫勇敢的抬头,迎上宴川的视线:“你帮我离开白家的牢笼,我与你一起承担风雨。等我站稳脚跟,我们就离婚。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我什么样子来,就什么样子走。”

“哦?”宴川的眼眸越发深邃了,似笑非笑,仿佛变了一个人,令人捉摸不透。

“其实我跟白家,还有我养父养母定了协议,我替白媛媛嫁人,从此跟他们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他们会给我一份关系断绝书,还会给我一个单独户口,让我可以养我弟弟。”

“弟弟?”宴川愣了愣。

“嗯。”姜沫点点头,看他迷茫的样子,又多解释了一句,“小时候我在路上捡到的,一直养到现在。他身体不太好,如果我不嫁给你的话,养父养母就要把他送走,那他会死的。”

姜沫静静的说道:“所以,我必须嫁给你。作为交换,你可以要求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

说到最后的时候,姜沫更是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大不了就是家里多养一张嘴嘛,她努力打工对自己抠一点也是可以的!

而且……

姜沫打量了一眼宴川,看他的样子,也没传闻中那么可怕嘛。

说不定以后也能出去挣钱呢。

跟姜沫约定了晚点去她家看看之后,宴川就开车走了。

作为顶级豪门富二代,一辆迈巴赫还是有的。

一上车,他脸上的吊儿郎当就消失了,变成了冷峻。

从后视镜里看着挤上公交的姜沫,宴川微微敛眉。

她既选择了他,那在他们契约婚姻的这段时间里,他会对她好!

这时,助理收到一条信息,看了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老板,老夫人那边说,请您回家一趟,好像是要商量分家的事情。”

宴川锐利的眸光飞了过去,一身强大的气势压得助理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要他说,晏家的人真是瞎,连宴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还敢觊觎他手里的股份!

早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宴川却是冷冷勾唇:“好,那就回去。”

 


姜沫没有马上回和弟弟租住的公寓,而是去了一趟白家。

她的一些东西还在这边。

但既然已经领证,她不打算继续住在这里了。

可没想到的是,她到大门口的时候,就在门边看见了自己那只破破烂烂的行李箱,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是她被接进白家时带去的那一只。

一瞬间,姜沫明白了,他们是在过河拆桥,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就不再管她的死活了。

姜沫心里一梗,打开箱子看看,却没有发现断绝关系的协议,便拍门喊,“喂,开门!你们东西还没给我!”

她拍了好久,拍到手都红了都没有人出来看看。

眼看着天色黑了下来,弟弟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姜沫只好提着行李箱先走了。

她弟弟还只有十岁,身体又不好,需要人照顾。

刚刚走出白家别墅,电话突然响起:“姜小姐吗?麻烦你收拾一下东西,带着你的弟弟离开我的房子。”

姜沫不解的问道:“我交过房租的!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我不租给你们这种垃圾!”房东带着鄙夷说道:“如果早知道你就是要嫁给宴川那个垃圾,我才不会把房子租给你呢!幸亏媛媛小姐提示了我,否则我还要被你蒙在鼓里呢!呸!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到时候我就换锁!”

电话被挂断了。

姜沫顾不得愤怒,大步跑着回到了租住的房子。

刚到门口,就听见弟弟在跟一群人吵架:“不是,我姐姐才不是垃圾!”

“你姐姐是要嫁给宴川的,那她早晚也会变成一个垃圾。”驱赶姜晟的人,一脸嚣张得意的说道:“你也会是一个小垃圾!滚吧你!”

姜晟小小的身影,踉踉跄跄的被推了出来。

紧接着,就是一个被乱七八糟塞满了东西的行李袋,被丢了出来,正好滚在了姜沫的脚底下。

“姐姐!”姜晟看到姜沫,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他们好坏!”

姜沫蹲下身体,安抚着姜晟,眼神冰冷的看着对方:“我跟你签过合同的!你要是违反合同,就要退还我三倍的费用!”

一把钞票洋洋洒洒的从姜沫的头顶上扔了过来。

落了姜沫姜晟一头一身。

赤裸裸的羞辱!

“果然是乡下来的乡巴佬,拿着这些钱,滚吧!”房东鄙夷的看着她们:“媛媛小姐说的对,你这种人,只配跟宴川那种垃圾在一起!”

姜沫懊丧的闭上了眼睛。

她怎么就那么倒霉?

租的房子,房东居然都是白媛媛的脑残粉!

本来,她选择这里的房子,本就是时间仓促,来不及挑选房子,临时高价租赁的一套公寓,也因为这里距离白家近,方便她就近照顾。

好嘛。

她们姐弟俩一个被白家赶了出来,一个被房东赶了出来。

“我们走。”姜沫捡起了地上的每一张钞票,都认真的塞进了钱包之中。

尊严是什么?

尊严能当饭吃吗?

在饿肚子的时候,尊严一文不值。

姜沫拎着自己少的可怜的行李,一只手牵着姜晟,慢慢的离开了。

公交站牌还在很远的地方,姜沫一声不吭的带着姜晟走着,没有回头求饶,也没有哭诉命运的不公。

……

晏家书房。

宴夫人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喝茶,身边站着七八个男的,都是晏家的男人,围成一圈,将宴川围在了中央。

“宴川,你这是什么意思?”宴川的二叔,晏家二爷皱着眉头问道:“你手里的股份,本来就不该属于你的。你爷爷糊涂,临死前给了你,也只是让你暂时保管而已。你还真以为这部分股票,成你自己的了?”

“宴川,你母亲把你当亲儿子,你就这么对待她?她都已经用两套西山的别墅补偿你了!”

“宴川,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是不是该搬出晏家了!”

“宴川,你手里的股份……”

宴川就那么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吊儿郎当的没个正行。

晏家男人的那些话,他就当是放屁了。

两套别墅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万,而爷爷留给他的股份,价值十个亿!

“宴川,你倒是给句话!”宴川的堂哥不耐烦了,说道:“你什么时候把股份还回来?”

宴川慢吞吞的坐直身体,说道:“你们想要我的股份,也不是不可以。”

在座的几个人,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来。

“不过,我有个条件。”宴川说道:“我要分家。我是说,严格意义上的分家,不管你们晏家贫穷还是富贵,以后都跟我没关系。当然,将来我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跟你们也没关系!”

晏家的几个男人听完,同时松口气!

他们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

“行行行,就按你说的办。”宴家二爷迫不及待的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什么时候把股份还回来?”

“什么时候分家,什么时候还股份。”

“成交!”

宴川走出书房的时候,身后那些人还在得意的笑着。

听着他们的笑声,宴川的眉目冷了冷。

这时,助理走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老板,少奶奶被赶出来了,现在没地方住。”

宴川眉心一拧,摆摆手,“给她安排个住处,一定要确保安全。”

好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流落街头算怎么回事。

“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