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医门战神

医门战神

治肾亏不含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六年前的这个时候,南疆被突破,百姓们面临巨大的危机,伤亡已有两万余人……陈天南作为南疆主帅,杀敌保家,刻不容缓。率军南下,一血之前的耻辱,可好不容易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就在此时,陈天南被人告知自己的亲妹妹被逼从五楼跳下。

主角:陈天南,夜莺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天南,夜莺 的武侠仙侠小说《医门战神》,由网络作家“治肾亏不含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的这个时候,南疆被突破,百姓们面临巨大的危机,伤亡已有两万余人……陈天南作为南疆主帅,杀敌保家,刻不容缓。率军南下,一血之前的耻辱,可好不容易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就在此时,陈天南被人告知自己的亲妹妹被逼从五楼跳下。

《医门战神》精彩片段

“啊——”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

大夏南方,有一艘巨轮常年停留海上,名为船狱。

这所监狱当中,关押着世界上最为穷凶极恶的犯人,其中不乏金融巨鳄、政界大拿、毒枭以及恐怖头目,每一个都赫赫有名。

有战争中进行屠城的军阀,有暗杀过首相的杀手,也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大亨。

船狱驻扎海上,与世隔绝,有着自己的一套体系。

而这一套体系,却被一个出现仅仅半天的年轻人,践踏得支离破碎!

此时此刻,一个身躯伟岸的男子身穿囚服,背负双手,神情淡漠,在甲板上缓缓前行。

在他身后,有个身姿窈窕的女人,毫不留情将一个个吃人脑髓的恐怖头目击退、杀死、扔向海里!

惨叫声连绵不断,这些大佬从开始的怒不可遏,渐渐变得惊恐万状!

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凶狠的人物。

只是,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的目标仅仅是霸占船狱的时候,这两人却是马不停蹄奔向了三层。

“站住!干什么?”

三层,是狱警的住所,在这自成体系的船狱,狱警就是天。

见到二人出现,无数狱警纷纷怒喝着拿出武器,多少年了,竟敢在船狱撒野?

“告诉李修罗,三分钟时间滚出来,否则,我沉了这座船。”

为首年轻男子淡淡一笑,依旧脸色平淡,剑眉星目,眸子如同深渊一般噬人。

谁也看不出,他的眼底,有丝丝戾气浮现。

“放肆!这里是船狱,你找死不成?”

一名狱警勃然大怒,多年来,船狱不知关押过多少大人物,就没人能够在这里嚣张!

无数狱警怒不可遏,举起手枪迅速包围,怒喝不止!

他们想要将眼前的张狂男子抓住,只是男人那凌厉的眼神,以及漠视一切的气概,让人本能颤栗。

就在众多狱警忍无可忍准备开枪时,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都干什么?都干什么?瞎了你们的狗眼不成?这可是南疆主帅,抬着枪对着他,你们想死吗?”

此话一出,众多狱警纷纷色变。

“什么?南疆主帅?”

“南疆百万大军共主?”

一时间,他们立马垂下枪口,纷纷倒吸凉气。

谁也没想到,眼前的年轻男子,身份竟如此恐怖!

年轻男子,正是陈天南,大夏南疆四军五营主帅。

女子,是南帅座下神策营营长,夜莺。

狱长擦去额头冷汗,对着陈天南赔笑道:“南帅,不要在意,手下人不懂事……”

陈天南并不回应,朝着李修罗挑了挑眉:“三分钟,我要看到战机。”

李修罗眼皮直跳,苦笑一声:“南帅,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想要前往东海,对吧?”

“只是,现在是象国和南军十年大战的决战时刻,您这个主帅如果不在,恐怕会生出不少变故。”

“您强行北上,被天子知晓,我们才把您扣下来,您不要误会,天子有令,只要您愿意返回南疆,战机随时都会送您离开。”

船狱毕竟关押着众多权贵人物,周边戒备十分森严。

只是这份森严,在走过尸山血海的南疆主帅面前,如同进入婴儿窝一般可笑。

陈天南没有说话,嘴角微微勾起,慑人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李修罗。

李修罗也算是一个人物,但此刻却牙齿打架,明显感受到脊背发凉!

这,可是踩过无数尸海的南疆主帅!

“我和你聊聊,并不代表你可以和我谈条件、讲道理。”

陈天南一字一句开口,话语平静,却让李修罗没来由感到心悸。

“南帅……可是……”

“别可是了!”一旁的夜莺冷声开口,“国事为重,这点儿道理,难道南帅还没你清楚?需要你叽叽歪歪?”

“此时正是南疆大战的关键时刻,这个节骨眼,南帅妹妹却出事,你难道敢告诉我,这是巧合?”

夜莺眼睛眯起:“李狱长,我们南帅能够和你说话,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别不知好歹。”

“况且,有这时间冷静,都已经足够我们来回,这其中没有鬼,谁信?”

不过两个人而已,陈天南甚至始终背负着双手,还穿着囚服,看起来和普通犯人无异。

只是那凌厉的气势,沸腾的杀意,都让众多狱警感觉心神俱寒!

李修罗干笑起来:“南帅,帝都早就传回信息了,您的妹妹没有出事,只是谣言,她就是身子不适晕倒了,没多大事。”

“本来随便一家医院都能够治好的小毛病,天子直接派出四大神医之一的梁国岩救治,这完完全全突出了对南帅您的重视。”

说着,李修罗双手抱拳:“还请南帅不要让我们难做,尽快返回南疆主持大局。”

“毕竟,国际社会,两百多个国家,几十亿双眼睛,全部盯着这一战!”

他补充一句:“您的妹妹,等南疆战事结束,自然可以团圆。”

说完,李修罗赔着笑脸,只是不知觉间,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

陈天南没有说话,安静看了李修罗几秒,随后淡淡一笑:“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霎时间,一股凉意从李修罗脚底直冲天灵盖!

这,可是踏过无数尸体的南疆主帅!

只是,毕竟天子命令还在,李修罗只能硬着头皮道:“南帅,还请……大局为重!”

“自然以大局为重。”

陈天南微微点头:“所以,我想请狱长行个方便,悄悄送我去东海一趟,就远远看一眼,如果我妹妹没事,我立马返回南疆。”

“这样,你也可以尽快交差。”

他话锋一转:“否则,我就沉了这座船狱,让上面五百多个国际巨头,全部葬身海底。”

轻声很轻,却让李修罗脸色一变。

他完全相信,横扫象国的南疆主帅,完全能够做到!

南疆主帅掌百万大军,天子忌惮太多,不会有太大怪罪,但是他这个狱长……恐怕难逃一死!

李修罗脸色开始有些变化。

陈天南看在眼里,都不等李修罗反应,哈哈一笑:“先行谢过狱长。”

他转身吩咐身后警惕的狱警:“备战机,去东海!”

李修罗微微一愣,随即苦笑起来。

不多时,战机冲入天际,很快消失不见。

“只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说着,李修罗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助手,皱眉问道:“怎么样?东海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吗?”

“南帅的妹妹,到底是怎么晕倒的?”

助手神色犹豫,凑近李修罗耳边低语几句。

李修罗脸色瞬间煞白,瞳孔猛缩:“什……什么?!”

“嘶……”

助手担忧道:“狱长,要不,尽快拦下南帅吧?”

“我们恐怕……担不起!”

“来不及了……”

李修罗紧紧握拳,死死咬牙:“南帅我们得罪不起,天子,同样得罪不起!”

“半小时,应该足够到达东海。”

“半小时后,告诉军区监察长,南帅,已经越狱,并且抵达东海……”

啪嗒嗒——

淅沥沥的雨水,渐渐打在李修罗肥胖的脸上。

李修罗忍不住看着天哀求:“南帅的妹妹,可千万别死啊……”

“这世上,谁能扛住他的怒火?”

 


战机之上,尽管陈天南脸色看起来依旧平静,但是熟悉他的夜莺知道,南帅一颗心已经完全揪起。

六年前,陈天南以逃犯身份进入南疆,二十八次加入敢死队,一步步走到今天,苦苦鏖战六年。

本想派人好好照顾妹妹,却又担心被敌特发觉,硬生生忍住了对妹妹的思念。

他唯一的盼头,就是战事结束,回家和妹妹团聚。

谁知,在这决战的关键时刻,竟然听到了妹妹出事的消息!

陈天南本想径直前往东海,却在中途被天子勒令去船狱反省,然后直接去南疆主持军务。

若只是普通的生病,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只希望……不要真的出事才好。”

陈天南喃喃自语。

不多时,战机停留在东海机场,陈天南带着夜莺,马不停蹄奔向第一医院。

与此同时,东海第一医院。

人满为患。

在走廊不起眼的角落上,摆着一张病床。

一个脸色惨白、骨瘦如柴的女子躺在上面。

她叫陈小北,陈天南的妹妹!

白发老人与一名小家碧玉的丫头,站在一旁。

“爷爷,帝都怎么想的?都伤成了这样,就算是华佗在世,估计都救不回来。”

丫头容颜俏丽,看着病床上的陈小北,心疼莫名。

“尽力就好。”梁国岩微微一叹:“天子急令,让我们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这女孩的命,可见……她的身份不一般。”

说话间,梁国岩手指捻针,手起手落。

陈小北身体猛的抽搐一下,肿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却模模糊糊看不清一切画面,隐约看见两道黑影。

她双眼没有任何神采,双手无力搭在床沿,喃喃自语着:“哥……哥……是你吗?”

“噗——”

兴许是情绪攻心,一口鲜血自她嘴里喷出,鲜血里面带着一抹黑色!

梁国岩大惊,连忙把脉,感受着陈小北油尽灯枯一般的脉象,重重一叹。

旁边的俏丽女孩连忙问道:“师父,他怎么样?”

“五脏破裂,命不久矣,我虽然给她针灸,但也只能多拖延一点时间,恐怕……”

女孩心里一沉,看向陈小北的眼神变得怜悯。

连自己师父都救不了,恐怕这天下,无人能救!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恶人,竟然如此折磨她?

“不行,必须要救好。”

梁国岩想起什么,沉声道:“天子下了死命令,这女孩如果出了事,恐怕将要天下大乱!”

“什么?天下大乱?”

俏丽女孩一惊:“这么严重?”

梁国岩凝重点头,不过没有多说,叮嘱一句:“小柔,我去取一些药,你看着她,千万不要让别人触碰,否则,后果难料!”

小柔连忙点头,随后警惕看着四周。

她视线再次投向陈小北的时候,眼中带着莫名的凝重。

这样的伤势,估计……谁也救不回来了!

她很清楚,师父只是尽力而为。

而几乎同一时刻,陈天南去病房扑了个空,焦急寻找的时候,刚好看到走廊病床上的熟悉身影。

“小……小北!”

看到妹妹惨状,陈天南眼睛一黑,差点儿没站稳!

浑身尽是淤青和血迹,脸色肿胀、惨白,这哪里是普通的晕倒?

就连身后的夜莺,也瞳孔一缩,想不到,南帅的担忧没错,果然是有人谋害陈小北!

“小北……”

再多的猜测,依旧是猜测,看着病床那虚弱的身影,陈天南眼中,立即爬满了血丝!

几滴眼泪,从陈天南眼角滑落。

夜莺浑身一颤,这位横扫象国的男人,竟然落泪了!

陈天南走向病床,看着惨绝人寰的妹妹,心脏仿佛被割裂一般痛苦!

六年。

他等了六年!

“哥,乖乖吃药哦,妈妈说吃了药你就会好起来的。”

“你们这些坏人,不许欺负我哥哥!”

“哥,看我的小裙裙,好不好看?”

“哥……”

“哥,你快跑,警署来抓你了,这些钱我攒了好久,在外面,千万照顾好自己!”

那一天,陈天南二十岁生日刚过,陈小北拿出一叠面值不大的钱装进陈天南兜里,匆匆忙忙为他引开抓捕的警员。

那以后,陈天南镇守南疆,九死一生。

往昔活泼可爱的妹妹,与病床上凄惨的女孩,渐渐重叠。

泪水,不知不觉模糊了陈天南的视线!

似有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捏住陈天南心脏!

眼见有人不断靠近病床,负责看守的小柔立马警惕起来,娇声喝道:“你们干什么?不要靠近她!”

陈天南没有理会,站在病床边上,一只手搭在妹妹手腕,仔细端详着这些年没有见过的陈小北。

一旁的小柔见状,又急又气:“你干什么?赶紧走开!”

说着,她想要上前推开陈天南,这样一个年轻人,随便触碰这样的病人,万一让本就不乐观的病情恶化,恐怕谁也承受不了那可怕的后果!

夜莺眼疾手快,踏前一步,一只手搭在小柔肩膀上,让她不能动弹。

小柔愈发焦急,想要挣脱夜莺,只是下一秒,她脸色突然苍白,浑身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一股凌厉的杀意,瞬间遍布整个走廊,空气都为之静止!

“哈哈哈……”

陈天南眼角有眼泪滑落,嘶声大笑起来!

“我的妹妹,五脏六腑移位,浑身粉碎性骨折,指甲盖全部被脱离,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

陈天南几乎不敢相信,一向善良天真的妹妹,竟然遭此毒手!

“这,只是普通感冒?”

陈天南自嘲起来,眼中有怒火,有恨意,更多的,是悲哀。

为国六年,妹妹奄奄一息,官方竟然还想隐瞒下来?

“你赶紧走开,不然我报警了!”

小柔反应过来,脸色涨得通红:“只有我师父可以救她,你们这样做,如果让病情恶化,你们负责得起吗?”

说着,她用尽全力开始挣扎。

只是无济于事。

陈天南闻言,细细感受一阵,发觉妹妹的确是被人用银针手段吊住了性命。

“你的师父,是梁国岩,对吧?”

小柔微微一怔,随即愤怒起来:“知道还不让开,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告诉你师父,我欠他一个人情。”

陈天南点点头,眼中再次闪过痛色。

“还你欠我师父人情?你以为你是谁?”

小柔气笑了,再次怒喝:“赶紧滚,否则,后果自负!”

这时,一道身影匆匆走来,急声问道:“怎么回事?”

小柔下意识转头,看到来人,立马喊叫起来:“师父,你来的正好,这几个人非要触碰病人,还把我控制住!”

“这样的人,咱们应该把他们移送警署才是!”

“住口!”

梁国岩呵斥一句,随后连忙躬身:“梁国岩,见过南帅。”

小柔满目震惊,捂着嘴巴惊呼。

什么?南帅?

凭借一己之力,斩杀象国九位战神,逼得象国乞降的南帅?

看他模样,难不成,躺在病床上的,就是南帅的妹妹?

小柔呆愣原地,终于意识到,师父所说这女孩死亡会让天下大乱的原因。

南帅一怒,伏尸百万!

噔噔噔——

不等小柔继续多想,走廊再次传来一阵急促脚步。

军区监察长杨海明、东海总督李长治,还有医院院长,齐齐快步走来。

他们一眼就看到陈小北的惨状以及陈天南的哀色,只是命令使然,他们只能选择让陈天南离开。

砰——

杨海明带着李长治直接跪下,沉声道:“南帅,请您返回南疆,主持大局!”

 


医院走廊,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无数人侧目,都是一脸惊诧。

这些衣着光鲜的大人物,竟然对着一个身穿囚服的年轻人下跪?

陈天南没有任何回应,双眸没有任何波动,就这么看着二人。

这两人,一个是军区监察长,一个是东海总督,都算得上位高权重之人,只是现在却都感到头皮发麻。

杨海明急声开口:“南帅,你是南疆主帅,擅离职守已经是重罪,还强行从船狱出来,更是等同造反!”

“天子已经震怒,让你尽快回南疆主持军务,这里的一切,大夏会给你一个妥善答复!”

陈天南依旧没有理会,看着走廊角落里眉头紧蹙的妹妹,心里再次一揪。

“医院,没有病床了吗?”

陈天南话语平静,却让杨海明感到心里发毛。

和陈天南接触不是一天两天,他知道,陈天南越是平静,愤怒就越深!

一旁的李长治眼中怒火迸射,猛的一脚踢在随行的院长身上,喝道:“怎么回事?快说!”

院长一个踉跄,下意识看向另一个白大褂。

白大褂医生脸色惨白,欲言又止。

夜莺冷哼一声,拿出手机,指尖快速滑动,调集医院监控,随后递给陈天南。

屏幕上的一切,显现出来。

屏幕上,一个神色倨傲的年轻人打开病房门,居高临下指点:“这个病房,我要了,把里面的人给我赶出来!”

白大褂医生谄媚不已,立马指责护士:“里面这小丫头都要死了,还占着病房干什么?晦气!”

“还给她输氧?还给她打针?难道不知道医疗资源紧缺吗?她都成这模样了,连个家属都没有,你们给钱吗?”

“直接给我送进停尸间!”

随后,陈小北被推了出去,拔掉针管氧气管。

那年轻人舒舒服服躺了进去。

肉眼可见的,陈小北身躯开始颤抖,病情极速恶化。

或许是命运使然,匆匆赶来救治的梁国岩恰好遇到,在走廊上进行施救。

陈天南见状,眼中寒意尽显,手指甲都不自觉的陷进了肉里!

如果不是及时,妹妹这个时候,已经躺在停尸间!

杨海明李长治闻言,脸色不由大变!

他们正要开口,却听到陈天南不带丝毫感**彩的声音传来:“没想到,我陈天南为国六年,出生入死,到头来,我唯一的妹妹,竟然连个病床都不配拥有。”

陈天南再次一笑,虽然在笑,那狂雨暴雨一般的杀意,却再次笼罩全场!

“南帅,三思啊!”

杨海明心脏一紧,连忙劝道:“梁神医乃是国手,他完全可以治好你妹妹的伤势……”

话音未落,就听到梁国岩幽幽一叹:“监察长,过誉了,陈小姐的病情,我实在无能为力。”

“什么?”

杨海明浑身一软,差点儿倒在地上。

“若不是梁神医及时赶到,我妹妹,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

陈天南锐利的眼神审视全场,沉声道:“夜莺!”

“在!”

杨海明感受到那如潮水一般的杀意,眼中浮现惊恐:“南帅,这里是内陆,不是南疆,千万不要乱来啊!”

南疆主帅赫赫威名,全大夏无人不知!

“呵呵,三思啊……”

院长和白大褂医生,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两股战战,直接跪在地上。

他们眼前的年轻男人,是权柄滔天,南疆百万大军的绝对主宰!

“院长监管不力,医生吃里扒外,看来,这世界还是太舒服了。”

陈天南淡淡吩咐:“既然如此,把他们塞进敢死营第一梯队,只能死,不能活。”

“至于抢了我妹妹病房的人……”

他面无表情看了一眼那间病房:“就让他永远躺在里面。”

轻飘飘几句话,直接决定了三人的生死。

夜莺眼中浮现杀气,恭敬行礼:“是!”

陈天南微微偏头,发觉斜对面的病房空着,脸色再次一沉。

“李长治,东海总督对吧?”

“这件事,我需要一个交代!”

李长治一个激灵,连忙躬身:“南帅放心,第一医院,上到有关部门,下到护工临时工,有一个算一个,绝对不会放过!”

跪在地上的院长和白大褂哆嗦不停,一个劲求饶。

而陈天南看都不看,推着妹妹的病床走向空的房间。

夜莺守在门口,拿出手枪,眼神冷漠:“五米之内,擅闯者死!”

病房里,陈天南颤抖着靠近已经面目全非的妹妹,拿出九根长短不一的银针。

“小北啊,别怕,哥哥回来了,哥是《太极经》的传人,敢跟阎王抢命……”

嘴上这么说,一向冷静睿智的陈天南,握针的手却颤抖的厉害!

翻云覆雨搅动天下苍生的他,救治南军伤员不下一万的他,此刻却小心的如同第一次施针救人。

生怕扎错一分一毫,会让妹妹受疼,生怕力道稍重,妹妹会因此丧命!

头维穴、上关穴、翳风穴、颊车穴、大迎穴、颧髎穴……

每一根针,都被陈天南小心翼翼刺入陈小北的躯体,每施针一分,都让陈天南多一分疲累。

只是,让陈天南绝望的是,陈小北没有任何反应,九根银针尽数刺入,却依旧不曾醒来。

“为什么……”

两行眼泪,再次从陈天南眼角滑落。

六年前,那恣意的青春、飞扬的裙摆、咿咿呀呀的过往……

妹妹的天真善良,温暖了他并不快乐的童年。

陈天南呆坐原地,眼中尽是寒霜,心里强压的愤怒与杀意,再也控制不住!

“所有人,都得死!”

“哥……”

突然,一道轻微的几乎听不到的呢喃响起。

陈天南浑身一颤,看向陈小北,杀意尽数收回,立马惊喜扑了过去:“小北,小北,你醒了?”

他连忙握住妹妹柔弱的双手:“哥在,哥在的,你放心,哥哥再也不离开你了!”

“我正在救你,你很快就能恢复,很快……”

或许是陈天南的回应起了作用,陈小北努力睁开眼睛,她的意识在清醒!

陈小北看到一身军装的陈天南,勉强一笑:“哥……我……我想你了……”

“小北!”

陈天南惊喜万分:“哥也想你,哥在的,哥在的!”

陈小北满意一笑,随即闭上眼睛。

陈天南笑容满面,只是不过几秒,他笑容却不自觉僵住。

下一秒,他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滑落,再滴在地上,啪嗒啪嗒……

他明明已经施针保住妹妹的命,妹妹也已经醒来!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会再次晕过去?

之前妹妹有极强的求生欲,正是这股求生欲吊着一口气。

现在……

求生欲没了!

她……在求死!

陈天南眼中惊喜之色完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入骨髓的痛苦!

为什么?

他无力颓坐地上,看着浑身充斥着浓浓死意的妹妹铁拳捏得发青,指甲都嵌入掌心,鲜血滴滴流下。

很痛,但是这种痛,不及内心万分之一!

“呵呵,船狱……”

陈天南再次自嘲一笑。

如果早半天到达,妹妹会不会不一样?

如果没有被关押船狱,以自己《太极经》的医术造化,会不会让妹妹醒转?

陈天南重重喘息起来,眼眸通红,如野兽奔腾!

他的妹妹,从小开朗活泼,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一心求死?

到底遭遇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一个乐观的人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之前的求生欲,只不过是想要在临死之前,再看一眼最爱的哥哥!

咔嚓咔嚓——

陈天南缓缓起身,抹去脸上的泪水,再次恢复了那掌控众人的姿态。

他转头吩咐一句:“夜莺,让杨海明,进来见我。”

夜莺侧身,杨海明看到病床上的年轻女孩,再看看陈天南刻意压抑的杀意,心里猛的一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