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傻婿的逆袭人生

傻婿的逆袭人生

红烧排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亲兄弟迫害,叶晨失去了父母,从此无依无靠的他,为了活命只好装疯卖傻下去。成了傻子还要被家族当做工具,送到了林家,做了备受羞辱的上门女婿。在林家这些年,他除了装疯卖傻,便是暗中培养自己的实力,如今他已经将太初始源诀修炼完,是时候翻身崛起了。

主角:叶晨,林雨涵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晨,林雨涵 的武侠仙侠小说《傻婿的逆袭人生》,由网络作家“红烧排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亲兄弟迫害,叶晨失去了父母,从此无依无靠的他,为了活命只好装疯卖傻下去。成了傻子还要被家族当做工具,送到了林家,做了备受羞辱的上门女婿。在林家这些年,他除了装疯卖傻,便是暗中培养自己的实力,如今他已经将太初始源诀修炼完,是时候翻身崛起了。

《傻婿的逆袭人生》精彩片段

林家祠堂,大雨滂沱。

雨水打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嘎吱。

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祠堂门口。

接着,缓缓走下来一名身穿朴素衣服的绝色女子。

女子脸型极其的完美,皮肤白皙胜雪,五官如画,樱桃般鲜嫩欲滴的嘴唇,一双眼眸如同宝石一般璀璨夺目,一举手一投足之间,自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气质。

只是此刻的她,却满眼悲伤。

“雨涵,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车子后面,走下一名男子,男子星眉剑目,英俊帅气。

但。

说话时,却将手指放在嘴里含着,令得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滑稽。

显然,男子是个傻子。

“我们......”林雨涵迟疑了一下,眼眶一酸,神色落寞,“叶晨,你要记住我说的话。也许,过了今天之后,你就不再是我的丈夫了。”

“到时候,你一定要拿好我给你的钱,好好照顾自己。”

“唉,说了这些你也不懂,没有我,你肯定也照顾不好自己。”

“我还是......尽量保护好你吧。”

“好了,我们进去吧。”

说着,林雨涵带着叶晨,走进了祠堂。

今天,是林家老爷子的一周年祭日。

继任家主之位的林海文,将林家的一众高层,全都叫到了这里。

林雨涵隐约听到过一些传闻。

林海文想要逼她跟叶晨离婚,然后,改嫁周家大少爷。

祠堂两旁,站满了林家人。

他们望着林雨涵夫妇,窃窃私语。

“林雨涵终于来了,这三年来,她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漂亮端庄!”

“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大小姐,却下嫁给了一只癞蛤蟆!那个叶晨明明是个傻子,真不明白,当年老爷子为什么要把雨涵嫁给他。”

“你不懂,那个叶晨虽然是傻子,但可是叶家的人。林雨涵嫁给他,也算是高攀了。”

“哼,高攀个屁!这个臭小子在叶家也只不过是个弃子罢了!我记得,三天前,叶家还特地派人过来传话,说已经将这小子,从叶家除名了。”

“难怪家主迫不及待地想要让雨涵跟这小子离婚,原来是因为他已经没用了!”

“这样也好,利用雨涵去结交周家,也符合咱们家族的利益。”

......

听到这些人的窃窃私语,林雨涵心中一痛。

自己是林家大小姐,可就因为父母早亡,导致她从小备受欺凌。

林家人根本不把她当成家人,只是把她当成了攀附权贵的工具。

当初林海文逼他嫁给叶晨这样一个傻子时,她甚至想过自杀。

好在,老爷子一直照拂她,没让林海文做得太过火。

此外,叶晨虽然看起来很傻,却对她极为尊重,言听计从。

结婚三年来,从未强迫过她。

这,倒是让她越来在乎这个唯一尊重她的男人。

所以,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叶晨留在林家,留在自己身边!

“雨涵,你们终于来了!”

祠堂的首座,林海文目光瞥向林雨涵,眼中没有丝毫亲情,有的,只是冷漠。

“去给你爷爷上柱香吧。上完香之后,我有事交代给你!”

“我知道了。”林雨涵不冷不热地点点头,然后带着叶晨上香。

上香完毕,叶晨就自顾自地走到一旁的座位上,直接蜷缩起来。

而且,他时不时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傻笑。

“真是个傻子,还在笑呢!”

一旁的亲戚们,忍不住露出讥讽的表情。

“恐怕,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吧!”

“今天他就会被赶出林家,以后,怕是要沦落街头,成为一个乞丐了!”

“想当乞丐也是需要有些本事的!我看啊,这小子肯定用不了三天,就得活活饿死!”

“那倒未必。我听说,这小子每天早上都要从家里跑出去,说是去公园逛逛,但每次回来,身上都是脏兮兮的。我看啊,他准定早就知道自己会被赶出去,所以提前适应了乞丐生活!”

“看来,这傻子也没那么傻啊,哈哈哈!”

......

叶晨听着这些话,毫无反应。

准确地说,有所反应,但都是一些傻子才会有的抓耳朵挠头的动作。

众人看着他,皆是嫌弃地摇了摇头。

只不过,谁都没有察觉到,叶晨的眼神中,却流露出了一丝不易捕捉的凶光。

......

此刻,林海文居高临下地看着林雨涵,笑眯眯道:“雨涵,三年前,为了林家的发展,家族逼你嫁给了一个傻子!”

“我知道,这对于你而言,是一种伤害,也是一种束缚!”

“老爷子也无数次跟我提起过,要早日还你自由。”

“今天,我要当着老爷子灵位的面,解除你们的婚姻!”

“只要签下离婚协议书,那么,你就彻底自由了!”

说着,林海文扔下了一张纸。

林雨涵见状,却是冷笑出声,道:“自由了?呵呵,真是好漂亮的鬼话!”

“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我在林家什么时候享受过自由?”

“我跟叶晨离婚,就会自由吗?恐怕,你们马上就会再度逼我嫁给周家大少爷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周志明就是个花心萝卜!与其被迫嫁给他,我宁愿和叶晨过一辈子!”

“这离婚协议书,我不会签的!”

听到这话,林海文的笑容,逐渐凝固。

“雨涵,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

“让你嫁给周志明,是为了你好。嫁到周家,不比守着一个傻子强多了?”

林雨涵咬着牙:“叶晨虽然傻,但他一向照顾我,尊重我,可比周志明这种风流公子强百倍。”

“总之,我是不会和他离婚的!”

“林雨涵!”这时候,林海文的儿子林玉树走了进来,怒气冲冲地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资格拒绝吗?这是家族的决定,你必须答应!”

“今晚,叶晨这个傻子,必须被赶出去!”

接着,他看向一旁的保镖,厉声道:“你们几个,先把那个臭小子给我拉到祠堂外面!然后狠狠收拾一顿!让一个傻子待在我林家祠堂,真是丢脸!”

“是!”

好几名保镖应和一声,就冲向叶晨,把满脸傻笑的叶晨,提了起来!

“住手!”

这时候,林雨涵大吼了一声,镇住了这些保镖。

“你们就不能尊重我这一次吗!”

泪水,在林雨涵的眼眶里打转!

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看得人无比心疼!

不过,林海文却毫无怜悯之心。

眼中,说不出的冷漠。

“林家的每个人,都有义务,为了家族而牺牲自己。”

“你林雨涵,自然不是例外!”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签下离婚协议书!然后,我会给叶晨一笔钱,让他安稳地离开林家。”

“要么,我派人直接把他打死,扔出去喂狗!”

“总之,你必须恢复单身,然后嫁给周少!”

“那我宁愿去死!”林雨涵大吼着,撞向一旁的桌子。

不过,林玉树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接着,厉声吼道:“林雨涵,你活着,要嫁给周大少,成为周家的人。死了,依然会被送进周家,成为周家的鬼!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听着这话,林雨涵崩溃了。

她一个弱女子,不知道该怎么对抗如此强势的林海文父子。

不远处,叶晨望着这一幕,眼中怒意渐渐浓郁。

他根本不是傻子!

恰恰相反,他从小天资聪颖。

父亲更是找来无数能人异士,教他琴棋书画,教他医学鉴宝。

甚至,他还曾被高人指点,踏入修炼一途。

只可惜,他的父亲因为竞争下一任家主,被亲兄弟陷害,被安上了强暴犯的罪名。

母亲因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绝望之下,投江自尽。

失去依靠的叶晨,为了能活下去,为了能给父母报仇,他只能装疯卖傻,钻裤裆,住猪笼,这才消除了同辈兄弟对他的戒备,让他能够免除被陷害致死的命运。

勉强找到机会,成为林家的上门女婿,叶晨的日子,才算稍微好过。

但为了不被同辈兄弟怀疑,他依旧装傻充愣!

在傻子名号的掩盖下,他竭尽一切时间和机会,积蓄自己的力量。

通过自己的医术和鉴宝术,他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脉。

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在修炼太初始源诀。

只要修炼成功,整个中海,将无人再能对他造成威胁。

到那时候,他也不再需要隐忍!

“太初始源诀,我还要什么时候才能将你修炼成功!”

眼睁睁地看着三年来对自己无比关切的林雨涵,被如此欺负......

他彻底怒了!

咔嚓!

叶晨仿佛听到了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一般。

随后,他便发现,阻拦自己修炼太初始源诀的桎梏,彻底消失。

一股强横的力量,眨眼间,充满了叶晨的全身。

他,终于练成了太初始源诀!

从此以后,他不必再进行任何隐忍!


“雨涵,我终于可以保护你了!”

叶晨暗暗道。

下一刻,他猛地站起身。

冲到林雨涵身旁!

捡起离婚协议书,用力将其碎成了碎片!

“我和雨涵,绝对不会离婚!”

轰!

叶晨的话,仿佛一颗炸雷!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叶晨!”林雨涵更是惊呼一声。

叶晨的举动,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在他们眼中,叶晨是一个傻子!

一个连自己的姓氏都记不清的傻子!

可是,这样的傻子,居然敢挑衅家族威严,简直是找死啊!

此刻,林海文的目光落在叶晨的身上,充满狰狞之色。

他盯着叶晨,一字一句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忤逆我?”

“我是雨涵的丈夫,我有义务保护她!”

叶晨毫不退缩,盯着林海文。

他此刻的状态,让人忍不住忘记了,他是个傻子!

这时候,林玉树跑出来,满脸怒意地道:“爸,你跟一个傻子置什么气!我马上把他教训一顿!”

话音落下,林玉树已经攥紧了拳头。

自从叶晨入赘林家以来,他没少欺负后者,如今早已经轻车熟路了!

“不要!叶晨,你快跑!”

林雨涵望着这一幕,满脸焦急。

她害怕!

害怕叶晨受到伤害!

这三年来,她和叶晨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他也早已经将叶晨当成了家人!

叶晨见状,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雨涵,既然我说过要保护你,那自然是有这个能力!”

“林玉树就是个废物,我根本不放在心上!”

“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我怎么教训你!”林玉树怒吼一声,沙包大的拳头,狠狠砸向叶晨。

“林玉树,我说了,在我眼里,你就是废物!”

说罢,叶晨一拳轰出!

拳头闪电般轰在最近的林玉树的身上,令其吐血倒飞出去。

噗通!

重重地砸在了门框上!

这一拳之威,令在场所有人都惊骇地睁大双眼!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叶晨这个傻子,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还要继续吗?”

望着刚刚爬起身的林玉树,叶晨伸出手,弯了弯手指,做出了挑衅的动作。

“你这个傻子,还敢还手!”

林玉树看着这一幕,彻底怒了!

“他妈的,老子今天直接废了你!”

说着,他竟是掏出了一把冷冰冰的匕首!

叶晨见状,眼中也流露出一抹杀意。

下一刻,右手快速探出,直接掐住了林玉树的脖子!

咔嚓!

随着叶晨的手掌发力,林玉树的整张脸都涨红起来,喉咙里发出阵阵嗬嗬的响声。

“你......你想干什么!”林玉树的眼睛瞪大,一脸惊恐之色。

在场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刚才还是一副傻子模样的叶晨,居然瞬间暴起发难,还制住了林玉树!

“臭小子,你给我住手!”

此刻,林海文也怒吼起来,生怕叶晨真的伤到自己的儿子!

“玉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是吗?”叶晨全无畏惧,反而讥讽地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要如何让我后悔!”

言罢,手掌再度用力!

咔嚓!

清脆的声音响起,林玉树脖子当即传来了一阵剧痛。

“啊!疼死我了!啊啊啊!”

杀猪般的声音响彻,仿佛,林玉树下一瞬就要死亡一般。

“臭小子,给我住手!”林海文见状,肝胆欲裂!

“叶晨!”

这时候,林雨涵也惊呼出声。

她泪眼望着叶晨,摇了摇头,示意叶晨不要做傻事。

见状,叶晨叹了一口气。

“看在雨涵的面子上,饶你一条狗命!”

说完,叶晨直接将林玉树扔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林玉树躺在地上,歇斯底里地狂吼道,脸庞狰狞。

他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少爷,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叶晨狠狠地羞辱一番!

他感觉自己的脸面,都已经丢尽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将这个傻子拿下!”

林玉树对身边几名保镖喊道。

几名保镖面面相觑,却谁都不敢上前。

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

“哟,这里好热闹啊!”

突然,一声略显轻浮的声音响起。

随后,众人便看到,一名二十多岁,身穿华丽衣服的年轻男子,在两名保镖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正是周家大少,周志明!

“周少,您怎么来了?”

看到周志明,林玉树连忙爬起身,迎了上去,满脸讨好的神色。

“我过来看看我未来的媳妇。”周志明脸色轻佻,瞥向林雨涵,道,“啧啧啧,不愧是享誉中海的美人,真是人间绝色!林雨涵,我真应该早点遇到你的。”

说着,他直接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林雨涵的脸庞。

“周少,请自重。”林雨涵后退两步,满眼嫌弃。

“我摸我未来的媳妇,还需要自重?哈哈,真是笑话!”

周志明大笑两声,继续伸手!

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周志明的手腕。

接着,冰冷的声音响起。

“雨涵是我的妻子,想要碰她,你可没这个资格!”

周志明转头一看,捏住自己手腕的人,正是叶晨。

接着,忍不住咒骂出声!

“混账东西!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

说着,他还用力地想要将手臂抽走。

不过,叶晨的手掌,就如同铁钳一般,纹丝未动!

不论周志明如何用力挣脱,都无济于事!

见状,周志明立刻将责备的目光看向林玉树,道,“林少,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搞得?”

林玉树心有余悸地瞥了叶晨一眼,接着,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满脸谄媚地走到周志明身前。

“周少放心,我马上搞定!”

接着,他扭头看向叶晨,一脸狐假虎威的模样。

“臭傻子,赶紧把你的狗爪子拿开!别得罪周少!”

“不然的话,小心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另外,我奉劝你一句,立刻跟雨涵离婚!”

“周少?”叶晨撇了撇嘴,眼中满是鄙夷。

接着,不屑地开口。

“他算个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口,全场哑然!

那可是周家大少啊!叶晨竟然敢如此无礼!

“臭小子,你是不是疯了!”林玉树气急败坏,大吼起来,“我命令你,立刻给周少道歉!不然,咱们全家都要被你连累!”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愿意给别人当狗吗?”叶晨嘴下毫不留情。

接着,他看向周志明,冷冷地道:“就是你,想要打我老婆的主意吧。”

“真是个让人厌烦的家伙!”

“为了让你涨涨教训,不再打扰我老婆。我就对你略施小惩吧!”

话音落下,叶晨的手掌猛地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

周志明的手腕,应声而断!

动作,干净,利索!

声音,响亮,清脆!

无比霸气!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叶晨,他竟然敢扭断周大少的手!

“啊!疼死我了!”

直到周志明的尖叫,才将众人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林玉树率先反应,他跳起来,尖叫道:“叶晨,你他妈的疯了吗!你是不是活够了!”

“是又如何?”叶晨一声冷笑,丝毫不在意林玉树的威胁。

接着,死神般的目光,再度落在周志明身上!

“记住,别再打我老婆注意!否则,我就不只是废掉你一只手这么简单了!”

言罢,一脚踹在周志明身上!

砰!!!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周志明犹如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狠狠摔在远处墙角。

林玉树吓坏了!

他狠狠刮了叶晨一眼后,便屁滚尿流地走到周志明身旁。

“周少,您没事吧?”

听到这话,周志明更愤怒了!

“他妈的!老子手都断了,你还问我有事没事?”

说着,另一只手掌狠狠抽在林玉树的脸上。

接着,扭头看向自己的保镖!

近乎疯狂地命令道。

“你们这两个活废物,就干看着吗?给我上,给我打断这个砸碎的手脚,让他变成残废!”

“是!”

两名保镖点了点头,快速冲向了叶晨。

“滚开!”

叶晨怒喝一声,接着,快速两脚,重重踢在这两名保镖的胸口。

那两名保镖只感觉胸口传来剧烈疼痛,身体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击在了祠堂外面的围墙上,摔在地上。

而后,便再也爬不起来!

“周大少,你的保镖似乎不怎么样啊!”叶晨瞥着周志明,一脸玩味。

“而且,只断你一只手,似乎你还没张教训啊。”

“本少......啊!臭小子,你干什么!”

周志明脸色一慌,连忙想要逃走,但话还没说完,叶晨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他面前。

接着,揪住他的衣领,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现在,只要他微微用力,就能扭断周志明的脖子!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林玉树,直接被吓破了胆子。

他连忙大喊起来:“叶晨,你这个傻子疯了吗!那可是周少!”

“识相的话,马上放开他!否则,你就算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叶晨转过头,咧开嘴,露出一丝有些瘆人的笑容。

“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个傻子!傻子怎么可能识相呢?”

言罢,手掌微微用力!

顿时,周志明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放......放开我!臭小子,你放开我!”

周志明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

一旁的林玉树大声喊道:“臭小子,你要是再不停手,不仅会还是你自己,连雨涵也会受牵连的!”

叶晨转过头,微微一笑,露出了森巴的牙齿!

“记住,我能保护住雨涵!”

“而所谓的周家,在我眼里,连屁都算不上!”

言罢,用力一抛,就将周志明从祠堂扔了出去。

扑通!

周志明摔倒在洼地中,满身泥泞!

倾盆大雨泼洒在他的身上,将他淋成了一只落汤鸡,显得无比狼狈!

这一刻,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啊啊啊啊!!!”

“臭小子,你竟然敢如此对待我!我要杀了你!”

“不只是你,你全家一个都跑不掉!”

“还有,你的妻子林雨涵,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我告诉你,我不仅要把她从你身边抢走,更要让她成为我的奴隶,时时刻刻都要服务我!甚至,我的保镖,也要被她侍寝!”

“找死!”

周志明彻底激怒了叶晨的杀意!

只见他暴掠而出,拳头上,覆盖着强横的劲气!

周志明见状,吓得脸色惨白,一颗心脏差点跳出嗓子眼。

若是自己被打中,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叶晨,你别乱来!”

林雨涵吓坏了,再度劝阻起来。

嘭!

拳头在周志明身前五公分,停了下来。

一股劲风席卷,将周志明的头发震得疯狂飞舞。

叶晨眼神冰寒,杀意森然。

“看在雨涵的面子上,我也饶你一条狗命!”

“但你记住,再敢打她的主意,我必杀了你!”

言罢,转身离开。

转身时,一块被他收在腰间的玉佩,掉落了出来。

好在,玉佩的一端有吊绳,所以并未掉在地上,而是挂在了身上。

此刻,周志明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

他慌慌张张地后退,一口气跑出了几十米远。

直到确定自己已经站在安全的距离后,他才狠狠啐了一口!

“好啊!你们林家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周志明,还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

“你们等着,我们周家,绝不会放过你们林家!”

“我要......”

就在周志明打算继续威胁时,他的目光,突然注意到刚刚掉下来的玉佩!

刹那间,一股凉气,从他的脚掌直窜眉心!

透心凉!

他记得,自己曾和父亲去找某个大人物。

那人是宸隐商会的会长,手下有无数富豪为他卖命。

只不过,那位会长大人,自始至终都蒙着面具,甚至发出的声音也是假声。

周志明根本没资格得知会长的真实身份,但他依稀记得,会长身上一直挂着一块玉佩,跟叶晨刚刚掉出来的玉佩,一模一样。

而且,身材也和叶晨完全吻合。

巧合吗?

还是说,眼前的叶晨,就是那位会长大人?

一想到两者可能是同一人,周志明就吓得浑身颤抖。

“你......你倒是是谁?”他指着叶晨,忍不住哆哆嗦嗦道,“难不成,你是宸隐......”

“住口!”

周志明话还没说完,叶晨突然爆喝一声!

看向周志明的目光,充斥着死亡般的威胁。

“我就是我,不必瞎猜!”

“现在,我命令你,马上滚蛋。否则,我会灭了整个周家!”

“叶晨,你这个小杂种真的活够了吗?”这时候,王玉树连忙跑过来,怒吼道,“你平时在林家撒野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敢反复得罪周家?”

接着,他快步跑到周志明身旁,说道:“周少,您没事吧!请您消消气,我马上教训这个小杂种!”

“滚开!”不过,周志明却慌忙地推开了王玉树。

刚刚叶晨的反应,已经让他确信,叶晨就是宸隐商会的会长!

而且,叶晨明显不想暴露身份!

所以,自己当下最好的选择,就是麻溜地离开这里!

于是,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一口气跑了一公里,周志明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随后,胆战心惊地望着林家的方向,直接跪了下来。

自顾自地磕起了响头。

“会长大人,我不是故意得罪您的,求您一定要原谅我!老天爷,你也要帮我向会长大人传达我的歉意啊!”

直到头破血流,觉得自己的惩罚已经足够让叶晨满意了,他才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

转身回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