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世间真龙

世间真龙

东一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前,他还是一名特种教官,重生之后,他竟成了一名特种……废物!穿越到三国,成了袁绍的废物儿子袁尚!且看他如何展现方方面面的才华,让一众英雄人物无限膜拜,佩服的五体投地。

主角:袁尚,袁绍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袁尚,袁绍 的武侠仙侠小说《世间真龙》,由网络作家“东一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前,他还是一名特种教官,重生之后,他竟成了一名特种……废物!穿越到三国,成了袁绍的废物儿子袁尚!且看他如何展现方方面面的才华,让一众英雄人物无限膜拜,佩服的五体投地。

《世间真龙》精彩片段

初冬十月,已经有些寒意。

袁尚神情肃然,大踏步往袁绍的中军大帐去。

他本是华夏国东部战区的特种突击队教官,率队参加军区的演习,取得胜利后回营休息。一觉醒来,竟是穿越到汉末,成了袁绍的三儿子袁尚。

本主袁尚是庶子出身,但他相貌和袁绍年轻时相似,加上母亲刘夫人受宠,所以很受袁绍宠爱。出身也就罢了,关键袁尚是个纨绔废物。

调戏女子,是家常便饭,甚至抢女人都是常有的事儿。自小更是好吃懒做,不读书不习武,秉性还跋扈嚣张,曾数次喝骂田丰、沮授等文官。以至于袁绍麾下的文官,几乎都厌恶袁尚。

三年前,袁绍围剿冀州黑山贼张燕。袁尚主动请缨,率军两万作为先锋军。袁尚不懂兵法谋略,偏偏自以为是,动辄鞭笞打骂将士,还孤军深入,以至于葬送两万大军。

这袁尚的处境,就是猪嫌狗不爱,谁都不愿搭理袁尚。在世家圈子中,袁尚也是出了名的纨绔,被屡屡当作反面教材。

这些问题,都不是当务之急,因为袁尚直接穿越到了官渡战场上。

如今是建安五年十月,按照历史进程,官渡之战在这个月结束,袁绍兵败后仓皇逃回邺城,不久后就病死,袁家很快也被曹操覆灭。

恰是如此,袁尚才急匆匆往袁绍的中军大帐去,请袁绍立刻做出安排。

袁尚来到袁绍的中军大帐外,要直接往里面走,却被一名士兵拦住。士兵面无表情,冷冷说道:“大公子和大将军正在商谈军务,三公子,请回吧。”

“滚开,否则死。”

袁尚眼神冰冷,直接下令。

他认识这个士兵,此人名叫钟山,是袁绍嫡长子袁谭的亲卫。

钟山寸步不让,拔高声音道:“大公子正在议事,谁都不得打扰。我虽说不敢对三公子出手,但你要进去,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进入。”

袁尚没有废话,拔剑刺出。

钟山刀不曾出鞘,提起刀鞘就要格挡。他知道袁尚不读书不练武,是个无能的草包。这样的人,他就算蒙着眼睛,也能挡住袁尚。

只是钟山自信满满的格挡,却是刀鞘落空。

不好!

钟山神情骤变,他察觉到不妙,立刻收刀回防。只是袁尚刺出的一剑,凌空突然变招横削,闪电划过钟山脖子。

噗!

一抹血痕崩裂,鲜血喷溅。

钟山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袁尚根本不习武,怎么能一招就杀了他,难道袁尚一直都是假装的。钟山脑中有无尽疑惑,还没想清楚,意识就彻底消散,身体扑通跌倒在地上。

袁尚提着剑,大步进入营帐。

大帐内。

袁绍、袁谭正在谈论军务。

袁谭听到了营帐外的对话,看到袁尚提着带血的剑进入,质问道:“袁尚,你提着剑闯入父亲营帐,意欲何为?尤其你仗着身份偷袭杀了钟山,简直无法无天。”

袁绍神色如常,并未苛责,问道:“显甫,你有什么事?”

显甫,是袁尚表字。

袁谭一听袁绍不问罪,心下愤恨,再度道:“父亲,三弟行径如此恶劣。如果不处置,一旦消息传出,恐怕影响父亲威名。”

袁尚道:“大哥,消息怎么传出?是父亲要传出消息,还是你要传消息?”

袁谭一时语塞。

二选一的答案,他都不能说。

袁尚继续道:“我要禀报的事情,关系袁家的生死存亡。你的亲卫钟山,不仅阻拦,还出言不逊。杀了他,算是便宜他。”

袁谭心下不甘心,再度反击道:“父亲,你看看三弟,太放肆了。他这样做,实在......”

袁绍抬手制止,袁谭不再说话,但心头更是愤恨。

这是偏心。

袁绍太偏袒袁尚。

袁绍道:“显思,且听显甫说一说,是什么事?”

显思,是袁谭表字。

袁谭只能老老实实的应下,他看向袁尚时,眼神森冷阴狠。

袁尚连忙道:“父亲,许攸昨晚上离开营地,再没有回来,他是投奔曹操去了。许攸知道粮食屯在乌巢,必然告诉曹操。一旦曹操亲自攻打乌巢,粮草被焚,十余万大军顷刻间就要倾覆。请父亲,速速派人驰援乌巢。”

袁尚知道官渡之战的关键,是许攸背叛袁绍投奔曹操,以至于曹操火烧乌巢,改变了局面。所以袁尚第一时间去了许攸的营帐,可惜袁尚过去后,得到的消息是许攸昨天晚上,就离开了军营,必然是投奔曹操去了。

袁谭冷笑道:“三弟真会说笑话,许攸是父亲的心腹,怎么可能投奔曹操?绝不可能!”

袁尚解释道:“许攸的家人在邺城犯法,被审配下狱。加之许攸向父亲谏言,请父亲发兵奇袭许都,父亲拒绝后,许攸怀恨在心。他离开营地,必然去投奔曹操。”

袁谭自信道:“三弟,你忘记了一件事。许攸一贯瞧不起阉宦出身的曹操,以他高傲的秉性,不可能投奔曹操。更何况,父亲和许攸几十年的交情,许攸怎么可能背起父亲?他离开军营,也是回邺城去。”

袁尚斜眼一扫袁谭,道:“你信誓旦旦说许攸不会背叛,你敢替许攸担保,他不会背叛父亲吗?”

“敢!”

袁谭想都不想就回答。

只要能压制袁尚,袁谭可不管其他,而且袁谭认为,许攸不可能背叛袁绍。

袁尚道:“嘴上说得容易,你说一个敢字,轻松无比。如果乌巢如果被焚,你担得起这责任吗?没了乌巢,一切都没了。”

袁谭仍是自信,道:“三弟,我们屯在乌巢的粮食,一方面有淳于琼将军镇守。另一方面,沿途也有人巡逻,不可能被曹操蒙混过关。你这样处心积虑的,在父亲面前找存在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多看看书。”

袁绍一直不曾表态,他对袁尚极为喜爱,恰是如此,才不至于动怒,只是提醒道:“显甫,莫要因为为父宠你,你就肆无忌惮。许攸的事情,为父是相信他的,也认为你大哥的分析是正确的,许攸应该是回邺城去了。”

袁谭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袁尚作死活该!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存。

袁尚自以为是,恰是这样,倒是有利于他袁谭,所以袁谭再度道:“三弟,麻烦你先安排人回邺城,如果赶路的速度快,或许能碰到许攸。”

“报!”

就在此时,营帐门口传来火急火燎的呐喊声。

一名哨探急匆匆的进入,单膝跪地道:“大将军,有曹营的密报传回。”

袁绍接过来浏览,脸色瞬间大变,甚至拿着书信的手,都开始轻微颤抖。

袁谭问道:“父亲,是什么消息?”

袁绍声音低沉,说道:“许攸出现在曹营,他背叛了。”

轰!!

袁谭的脑子,顿时懵了,眼前一片空白,甚至有刹那失神。好半响后,袁谭才恢复过来,他看向袁尚有震惊,以及不可思议。

真被袁尚猜中了。

怎么会?

许攸怎么可能背叛?


袁谭面色尴尬,却不服输,连忙道:“父亲,乌巢方面有淳于琼将军镇守,即便曹操知道乌巢的情报,也未必敢攻打。”

袁尚嘲讽道:“袁谭,自欺欺人,好玩儿吗?如果你是曹操,你缺少粮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会放弃攻打乌巢吗?”

袁谭哼声道:“曹操是缺少粮食,可他更清楚,他的军队一离开军营攻打乌巢,我们就会突袭他的大营,他必然顾头难顾尾。所以我断定,曹操不会发兵。”

袁尚说道:“你自己是猪脑子,别把人也当作猪脑子。为了反驳我,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你问一问父亲,曹操如果知道乌巢的位置,他是否会突袭乌巢?”

袁绍已经恢复镇定,神色锐利,道:“曹操,肯定会突袭乌巢,因为这是他破局的唯一机会。唯有打破乌巢,曹操才有机会扭转局面。”

袁谭看向袁尚,心中惊讶。

怎么可能?

他和袁尚斗了十多年,对袁尚知根知底,这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人。今天袁尚说话,却条理清楚,和往日莽撞无脑完全不一样。

袁谭反应也极快,他不能认怂打自己的脸,所以辩解道:“父亲,即便曹操突袭乌巢,有淳于琼将军镇守,曹操不可能得逞。”

袁尚道:“袁谭,先说曹操不会突袭乌巢。现在,又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淳于琼身上。你可知道,一旦乌巢落陷是什么后果。我敢断定,曹操攻打乌巢,淳于琼挡不住。曹操和父亲一样,都是极为厉害的人。他亲自带兵去,不打破乌巢,绝不罢休。”

即便袁绍蠢,刚愎自用,袁尚暂时也得哄着,因为这便宜父亲有很大的价值。

甚至,是袁尚的护身符。

所以该哄着,还得说一点漂亮话。

果然袁尚一夸赞,袁绍捋着颌下胡须,一脸赞许神情。

袁谭道:“你太高看曹操了。

袁尚道:“是你太小觑曹操,曹操的确是阉宦出身,可曹操能被评价为乱世枭雄,并不简单。连父亲都不小觑曹操,你袁谭有什么底气,如此轻视曹操。”

袁谭顿时语塞。

一时间,他有些不适应袁尚如此强硬反击的节奏。

昔日的袁尚,就是愣头青,一根筋,莽撞冲动,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打人,也受不得激将。今天的袁尚,大不一样,不仅言辞犀利,还条理清晰。

袁绍看着袁尚挥洒自如,也很有些惊讶。他本就宠袁尚,看到袁尚的变化,尤其袁尚变得理智,且逻辑清晰,袁绍很惊喜。

“报!”

又有哨探急匆匆的进入。

哨探很是惊慌,禀报道:“大将军,乌巢传回消息,曹操突袭乌巢,并且纵火焚烧,淳于琼将军抵挡困难,派人求援。”

袁谭一听面色再度大变。

淳于琼也是军中的大将,极为厉害,怎么会挡不住曹操的进攻。

袁尚看到袁谭吃瘪的样子,痛打落水狗,质问道:“袁谭,许攸背叛父亲,淳于琼又挡不住曹操的进攻。你不是担保这些,不会发生吗?如今,你怎么担保。”

袁谭呐呐不言,脸上火辣辣的。

袁尚一贯莽撞冲动,极容易对付,可今天的袁尚,话语步步紧逼,让袁谭应对不急,乱了阵脚,被袁尚压得说不出话。

袁尚收拾了袁谭后,才不再搭理对方,迅速看向袁绍,说道:“父亲,乌巢陷入危机,必须立刻做出应对,否则不堪设想。”

袁绍颔首道:“我儿所言甚是,来人,召郭图、张颌、高览议事。”

士兵得令,立刻去通知。

不多时,郭图、张颌、高览三人进入,齐齐向袁绍行礼。

郭图看了袁谭一眼,主动问道:“主公召见,不知所为何事?”

袁绍道:“刚得到消息,乌巢被曹操偷袭,淳于琼疲于抵挡,派人来求助。”

张颌是军中宿将,他不假思索道:“主公,粮草是关键,不容有失。只要乌巢稳住,曹操缺少粮食,必败无疑。末将建议,即刻发兵驰援。”

郭图立刻道:“主公,卑职反对。”

袁绍道:“公则有什么看法?”

公则,郭图的字。

郭图解释道:“主公,粮草的确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曹操人在乌巢,且带着军队去乌巢,意味着他的大营空虚,这是打破曹营的绝佳时机。”

“臣建议,派遣张颌、高览两位将军率军出击,强攻曹营。只要曹营落陷,即便曹操打破乌巢,也回援不及,我们自然取得胜利。”

“即便曹操不回援,他人心涣散,战斗力削弱,淳于琼必定能守住,乌巢的危机自然消解。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必须攻打曹操大营。”

郭图扫了张颌一眼,眼神锐利,继续道:“张颌的建议,实则避重就轻,本末倒置。”

张颌反驳道:“曹营坚固,哪有这么容易夺取?”

郭图道:“我冀州大军,所向披靡,焉能打不破区区曹营。曹操如果在营地内,也就罢了。如今曹操不在,士气低落,必定打破营地。”

袁绍听着争执的话,暂时没做决定,转而看向袁尚,问道:“显甫,你怎么看?”

袁尚心中却知道,曹操攻打乌巢必定取胜,现在派遣军队去驰援已经晚了。他先前准备建议袁绍发兵驰援,是想着曹操或许还在路上,还可以补救。

至于张颌和高览攻打曹营,一样是失败。历史上张颌、高览攻打曹营失败,最终更被郭图算计,以至于不得不投降曹操,导致袁军全线溃败。

袁尚很快有了想法,道:“父亲,我既不赞同张将军的建议,也不赞同郭公则的建议。大军驰援乌巢,来不及的。至于攻打曹营,曹营坚固,久攻不破人心涣散,必然失败。恳请父亲,立刻撤军。我们现在撤退,等回到后方,重新调集粮草,再攻打曹操也不迟。”

张颌看了袁尚一眼,有些惊讶。

他是用兵的高手,出发点就在于守住粮草。只要乌巢稳住,袁绍不动如山,是稳赢的局面。只是张颌却疏漏了,万一乌巢丢失,袁绍大军稳不住。

撤军其实是最稳妥的,比他的建议都更稳重。

在张颌看来,袁尚是愣头青有勇无谋。只是今天袁尚的表现,却不大一样,言谈举止自信从容,分析很有道理。

郭图反驳道:“主公,三公子建议大谬,大军在此,焉能不战而逃。一旦撤退,天下人如何看主公?届时必定人心尽失。此战必须猛攻曹营,一战定乾坤。”

袁谭附和道:“父亲,儿子附议。”

郭图是袁谭的心腹,郭图的建议,袁谭自是立刻附和。

袁尚心中不赞同,要再说话,袁绍却摆手下压,制止袁尚说话,道:“你们的建议,我已经明白,我已有定计。乌巢不能丢,曹营也要攻打。故,命蒋奇率一万轻骑,火速驰援乌巢。张颌、高览,率军攻打曹操大营。众人各司其职,都下去吧。”

“末将遵命!”

张颌、高览应下,转身离开。只是张颌的神情,略显失落,因为在他看来,强攻是最错误的决定,会葬送大军。

郭图、袁谭则是有些得意的离开。

营帐中,只留下袁绍,以及不曾离开的袁尚。

此刻的袁尚,心中快速思考着应对计策。袁绍执意要强攻,他没办法改变。但袁尚却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性格,袁谭、郭图认为袁绍采纳了进攻的建议,就占了优势,那就大错特错。

张颌、高览的进攻,注定要失败,袁尚正好借助这次郭图的建议,拿下郭图。

袁尚有了计策,问道:“父亲,您对郭图怎么看?”

他这一次,不仅要挽回官渡之战的局面,还要拉拢张颌和高览,顺便再弄死郭图这个绊脚石,来个一箭三雕。

郭图站在袁谭一方,随时会掣肘袁尚。不杀了郭图,那么郭图始终会和他做对。


袁绍道:“郭图这个人,有自己的心思,但人无完人,他还是忠于为父的。”

袁尚道:“郭图的确忠于父亲,但他更忠于自己的利益。一开始,军队由沮授执掌,后来父亲把沮授的军权一分为三,沮授、郭图、淳于琼各领一军。”

“父亲把军权一分为三,是高明之举。郭图出身颍川,和荀谌、辛评等来自一地,是颍川派系的人。”

“沮授、田丰、张颌、高览等,是冀州本地人,是冀州派系。他们的实力,在冀州根深蒂固的。在沮授被囚禁后,张颌、高览成了这一系的领军人物。”

“至于淳于琼,是父亲麾下的嫡系。有淳于琼率领一军,加上郭图、沮授各掌一军,军队不再是一家独大。”

“三分军权固然精妙,可郭图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利益的人。他为了打击冀州系,夺取冀州系的军权,必然不顾一切的构陷张颌、高览。”

袁尚侃侃而谈。

他对官渡之战,有过详细的剖析。这一战袁绍的实力,远超曹操。袁绍这一边之所以落败,除了袁绍自己刚愎自用,拿不定主意外,还有各派系之间的相互内耗。

如果能把所有的力量拧成一股绳,随便选择一个方向进攻,或是采纳许攸的奇袭许都,或是采纳沮授曾提及的打持久战拖死曹操,再或者采纳郭图的强攻决战策略,都是可行的。

对袁绍这样的强者来说,没有所谓的对错。

强横的实力下,只要选定一个方向,坚定不移的贯彻下去,就足以击败曹操。因为曹操实力弱,不仅缺少士兵,也缺少粮食,支撑不了多长的时间。

可惜袁绍缺少决断的魄力,任由各派系争斗,相互内耗,甚至这些人为了对付对方而相互构陷,不断内斗导致了最终的失败。

这是袁绍没有足够的能力。

搁在曹操身上,早把麾下的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怎么可能放任三个派系相互争斗。

袁绍思忖一番,皱眉道:“显甫,为君者,要有容人的雅量,要用人不疑。否则,如何让下面的人信服?你如此揣度郭图,已经存了怀疑,往后还怎么用人?”

“你是庶子出身,为父也是庶子出身,但你不能因为出身,就器量狭隘。为什么为父,把你带在身边,就是因为要历练你,让你长见识。”

“你对许攸的判断,很好。可不能因此而骄傲,就开始目中无人。你一贯看不起读书人,所以这一次又要中伤郭图,对吧?”

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自信道:“为父笃定,郭图不可能构陷张颌和高览。毕竟郭图追随为父多年,我是了解他的,这一点我有信心。”

袁尚对袁绍的迷之自信,已经习惯,他对袁绍不抱希望。

他得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

袁尚道:“父亲,如果郭图构陷高览、张颌,又怎么说呢?”

袁绍哈哈大笑,捋须道:“我不相信郭图会这样做,如果郭图构陷张颌、高览,那是大罪,任你处置。你说一说,郭图准备如何构陷张颌、高览二将?毕竟张颌和高览,是军中宿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袁尚心下大喜。

袁绍这自以为是的性格,还是有一点好处的,一下就上钩。

袁尚说道:“父亲,张颌、高览率军前往攻打曹营。因为许攸背叛,曹操亲自袭击乌巢,我认为,乌巢极可能守不住。”

“乌巢丢失的前提下,消息传回前线,军心大乱,张颌、高览攻打曹营必然失利。两人无法攻克,而曹操又自乌巢返回,张颌、高览两人必然撤回。”

“郭图得到消息,肯定来推卸责任,说这次攻打曹营失败,不在于安排两人去攻打曹营的计划错误,而在于两人没有尽力,理应问罪,甚至要杀鸡儆猴,诛杀两人稳定人心。”

“不可能!”

袁绍断然回答。

他很是自信,笃定道:“危难之际,问罪有什么用,当务之急是稳定军心。再者这情况,实际上不可能发生。为父认为,郭图的建议很好,而且张颌、高览是大将,也会完成任务,会趁着曹营空虚,打破曹营的。”

袁尚道:“父亲,郭图如果真的这么做,就是罔顾大局,就是想夺取冀州系的权利。杀郭图,安抚张颌、高览军心,可以吧?”

袁绍双眸明亮,和自己儿子起了胜负心,道:“好,为父就和你赌一把。你赢了,你杀郭图安抚军心。”

袁尚道:“父亲,我们如今,等待消息就是。但愿,能打破曹营,因为对我袁家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袁绍点了点头。

他岔开话题,和袁尚说着军队的事情,也就是袁尚得袁绍宠爱,才能一直在袁绍营帐中,袁绍也才有如此耐心,一点点的提点袁尚。

......

袁谭、郭图返回营帐中,宾主落座。

袁谭看向郭图,埋怨道:“公则先生,你先前的安排,实际上有一点疏漏。”

郭图道:“请大公子示下。”

袁谭道:“这次攻打曹营,虽说有些困难,却也是绝佳的机会。父亲让张颌、高览前往,您为什么不争取一下,调你麾下的一军前往攻打呢?一旦打破曹营,我们这一系的人,就立下了赫赫功勋,能掌握大权。”

郭图道:“大公子缪矣。”

袁谭道:“怎么说?”

郭图沉声道:“攻打曹营,的确是大功一件,但未必能成。这一建议,是卑职提出来的,即便张颌、高览打破了曹营,但他们只是执行的人,计划是我设定的,届时,是我得到最多的功劳,他们不过沾点好处而已。”

“然而,一旦攻打曹营失利,他们就得承担所有的责任。届时卑职便谏言主公,说这次失败,不是兵力不足,是张颌、高览不尽力。”

“我会建议主公,斩杀两人,以儆效尤。两人被拿下,他们这一系力量,就彻底衰败。这是一箭双雕的谋划,何乐而不为呢?如让我们的人前往,却要承担风险,不划算。”

“妙啊!”

袁谭一听,激动了起来。

他心悦诚服道:“公则先生真是厉害,我有公则先生辅佐,必然会击败袁尚。”

郭图道:“大公子一定会赢的。”

两人议定事情,心中便轻松下来,吩咐人上茶,喝着茶聊着天。时间一点点流逝,约莫过了一个半时辰,就有隶属于袁谭的士兵急匆匆的进入。

士兵禀报道:“大公子,乌巢传回消息,蒋奇率领一万轻骑驰援乌巢,被曹军斩杀,大军溃败,乌巢落陷。另外高览、张颌无法攻破曹营,加之乌巢消息传到曹营,张颌、高览下令撤军,正在返回的路上。”

袁谭摆手让士兵退下,他蹭的站起身,激动道:“先生,我们的机会来了。”

“走,去见父亲。”

如今的袁谭,不仅没有因为乌巢的落败而沮丧,反倒因为有陷害张颌、高览的机会而欢欣鼓舞,他丝毫不顾及大局。

郭图也是欢喜的站起身,和袁谭一起,又往中军大帐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