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万古仙尊入赘为婿

万古仙尊入赘为婿

飞天神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曾经的叶无双是武道奇才,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却沦为了恶势力斗争的牺牲品。落魄少爷入赘的当天晚上,被人设计陷害,成了对小姨子图谋不轨的登徒子,被打的只剩一口气……恨中夹杂着丝丝绝望,就在此时叶无双脑海中融合了天帝的记忆,彻底觉醒。

主角:叶无双,云卿月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无双,云卿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万古仙尊入赘为婿》,由网络作家“飞天神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叶无双是武道奇才,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却沦为了恶势力斗争的牺牲品。落魄少爷入赘的当天晚上,被人设计陷害,成了对小姨子图谋不轨的登徒子,被打的只剩一口气……恨中夹杂着丝丝绝望,就在此时叶无双脑海中融合了天帝的记忆,彻底觉醒。

《万古仙尊入赘为婿》精彩片段

“此子,老夫不救!”

天元大陆,青云帝国,流月城内,圣丹阁之中。

一位双鬓微白,身着丹师袍服的老者,此时立于大厅之中,冷漠的看着身前三人,语气无情道。

三人其中一名中年韵妇,穿着一件粗布长裙,面容姣好,可却似乎因为常年劳累,看起来很是瘦弱。

女子此时脸色难看,站在大厅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在其身侧,一名小女孩,紧紧攥着女子衣角,双眼惊恐的看着大厅四周投射来的怪异目光。

而二人身后,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此时侧躺在木板上,脸色惨白。

少年一袭白衣,沾染着鲜血,那破损的衣服之间,可以看到,少年身躯已经是千疮百孔,布满可怖的伤痕,鲜血结痂,双手双脚更是扭曲,显得极为渗人。

“墨川大师,您是我们流月城内最厉害的丹师了,我求求您出手救救我儿子吧,求求您了!”

此时,中年女子满脸悲伤,眼眶通红,苦苦哀求道。

墨川此时看向女子身后的少年,再次哼道:“柳月眉,老夫说了,不救就是不救,立刻离开圣丹阁,否则,别怪我墨川不客气了!”

墨川大师话语落下,几位圣丹阁的护卫,隐隐间围了上来,似要赶人。

四周不少前来圣丹阁购买丹药的武者,看到这一幕,皆是好奇不已,议论纷纷。

“那躺在木板上的少年是何人?”

“你不知道?那是叶家少爷叶无双啊......据说昨日才和云家大小姐云卿月成婚,入赘云家,今天怎么就这副凄惨模样了?”

“唉,这叶家啊,当年肯定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此话怎讲?”

“你不知道啊?叶家据说曾经可是咱们青云帝国顶尖家族,不知怎么的,家族内的男子,都活不过四十岁,莫名其妙的暴毙而亡,所以家族越来越没落,一代不如一代了。”

“现在的叶家,到了叶无双父亲一代,就剩下叶无双三叔叶青峰还活着了,但是估摸着也快死了,到了叶无双这一代啊,还真是要无后了。”

面对四周议论纷纷的声音,那床板上的少年,手掌颤颤巍巍,看向哀求的女子,声音虚弱道:“娘,算了,我们......走......”

听到此话,柳月眉转身看向自己儿子,更是心痛不已。

“柳月眉,叶无双,你们怎么还有脸来圣丹阁求药?”

而正在此刻,一道愠怒的清冷声音,突然在圣丹阁内响起。

听到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叶无双神色一怔,抬起头来,看向大门外出现的一行人,眼中隐隐有着怒火燃烧。

一行人等,以居中一位妙龄女子为首,女子乌黑细致的长发,披散双肩,淡紫色的长裙,衬托出其玲珑身姿,显得极为动人,如雪山之巅的冰莲一般,高贵且冷傲。

此时,女子一步跨出,声音抬高几分,冷漠道:“叶无双,你当真是狼子野心,狼心狗肺!”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竖起耳朵倾听,而那墨川大师却是神色平静,显然是知道发生何事。

“你叶家,从当年的青云帝国顶尖家族,跌落至今潦倒贫困的境地,我云家感念昔年你叶家的帮助,不忍看你叶家就此家破人亡。”

“我云卿月请求父亲,招你为我云卿月夫婿,入赘我云家,更是帮你叶家维持生计,可是你呢?”

“你我大婚之夜,你潜入到我妹妹云紫嫣房间中,居然对我妹妹下药,图谋不轨,意图......你......你还是个人吗?”

“就是,你还是个人吗?”云卿月身侧,一位云家子弟顿时跳出,指着叶无双愤愤不平道:“二小姐昨夜人都吓坏了,一夜惊醒数次,现在还卧床不起,大小姐更是因为你,被族长责罚,跪在祠堂内整整一夜。”

“昨夜若非大小姐求情,你岂止是被打断手骨腿骨,七经八脉被废?你早就被族长直接打死了,可是你呢?”

四周众人听到这些话,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何事。

“这个叶无双,居然如此不是东西。”

“简直是不知好歹,混账不如,禽兽不如啊,新婚之夜,去对自己小姨子下手......”

“难怪墨川大师都不为他治疗,这样的人渣,千刀万剐都是活该!”

“这样的人,云家还留其性命,真是下手太轻了!”

听到四周众人的批判之声,叶无双此时目光宛若一道利剑般,直视云卿月。

这个一直帮扶他叶家的女子,这个他一直觉得如同家人一般亲近的女子,此时此刻,终于是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吗!

“云卿月!”

叶无双此时牙关紧咬,漠然看向云卿月。

“流月城内,所有人都知我叶无双,天资不足,修武三年,无法感应灵气,连炼体一重都未能踏入,你妹妹云紫嫣,十五岁年纪,现已经是炼体四重,我一个普通人,能对她下药,意图侵犯她?”

叶无双冷冷道:“你云家打的什么主意,你自己知道!以为我叶家落败,还有什么至宝存在,而在彻底得知我叶家已无任何至宝留下,便立刻翻脸不认人,一脚将我踹开,这还不罢休,更是设下此等毒计,让我叶无双背负污名去死!”

“够狠!”

“够绝!”

“云卿月,我叶无双确实是混账不如,我混账不如,是因为我叶无双居然相信你,相信你云家那可笑虚伪的善良!”

叶无双此话刚落下,云卿月顿时双眼一红,颤颤巍巍伸出玉手,似不可置信般看向叶无双,声音颤抖道:“叶无双,我诚心待你,流月城内,有多少人不知道?你如今做了此等混账事,居然还......还......污蔑我害你......你......”

云卿月似被叶无双的反咬一口气得不轻,眼泪都是流了下来。

四周众人看到这一幕,大多更是相信这位“委屈柔弱”的云家大小姐,咒骂叶无双之声,纷纷道出。

而听着四周谩骂声,叶无双苦涩一笑。

云卿月,如此会演戏,自己这三年来,被其迷惑,当真是可笑啊!

“卿月!”

此刻,柳月眉却是来到云卿月身前,紧紧握住柳月眉双手,哀求道:“倾月,这一定有误会,求求你,救救无双吧。”

云卿云听到此话,面露无奈之色道:“伯母,非我不救,是叶无双他......”

噗通一声,骤然响起。

柳月眉此时突然跪倒在地,砰砰磕头,殷红鲜血,顿时流出,一头长发更是凌乱不堪。

柳月眉却毫不在乎,苦苦哀求道:“卿月,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无双吧,这之间一定是有误会的,一定有什么误会,求求你了,卿月......”

“娘!!!”

叶无双看到这一幕,登时间双目血红,其双手死死抓着门板,抠出血来,却浑然不知。

纵然手骨脚骨被断,即便七经八脉被废,可这一刻的叶无双,颤颤巍巍之间,却是硬生生奇迹般的站起身来。


一步一踉跄,来到柳月眉身前,叶无双手掌牢牢抓住母亲手臂,近乎于嘶吼一般的声音响起。

“娘!!!”

叶无双感觉血液都是燃烧起来,心中怒火喷薄,低喝道:“娘,起来,无双就算是死,我们也绝不求这蛇蝎心肠的女人,也绝不求云家!”

柳月眉泪如雨下,哽咽道:“无双,我苦命的儿......”

此时,那站在柳月眉身侧的小女孩,看向云卿月,愤怒道:“我大哥是被冤枉的,云卿月,你是个坏女人,云家都是坏人!”

“臭丫头,胡说八道!”

云卿月身侧,那之前开口的云家子弟,登时间走出,一巴掌甩在小女孩脸上。

登时,小女孩脸颊通红,肿了起来。

“云鹤!”

叶无双此时,一声低吼,双眼如血染一般,看向那青年,低吼道:“你若再敢动我妹妹,我做鬼也会杀了你,你信吗?”

被叶无双这么一吼,看着叶无双通红的双眼,云鹤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慌了神,脚步退了退。

叶无双此时拉着母亲和妹妹的手,脚步颤抖,朝着圣丹阁外,头也不回的离去。

“云卿月!”

叶无双声音再度响起,仿佛毫无感情一般,漠然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今日之耻,他日必报!”

三道身影,萧瑟而落寞的离开圣丹阁,可背后传来的唯有谩骂和嘲讽之声。

此时,云家等人亦是走出圣丹阁,云鹤看向离去的叶无双三人,眼神阴冷道:“大小姐,这叶无双怀恨在心,要不要直接......”

“不用,现在叶家几人若是死了,大家都会怀疑是我们云家做的,反而不好。”

云卿月嗤笑道:“三年未能入炼体一重境,现今被废,就更是废物一个了,今日之事传递出去,流月城内,谁会救他?又有谁能救他?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云鹤顿时附和道:“老爷和大小姐这一招高明,如此一来,婚约光明正大的作废,大小姐便可毫无后顾之忧的,和秦家秦昊公子订婚了!”

云卿月此时脸上已无半分委屈之色,嫣然一笑道:“原本以为叶家虽然没落,必有什么至宝,尚且存在,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一穷二白,平白浪费我三年时间,叶无双,死不足惜!”

“那是自然......”

云鹤接过话道:“流月城秦家,乃是帝都秦家分支,秦昊公子天赋绝伦,与大小姐当真是郎才女貌,此番秦昊被帝都秦家宗族看中,要招回帝都秦家宗族,云鹤提前恭喜大小姐了!”

“秦昊又算得了什么?”云卿月却是自信道:“他,只不过是我云卿月暂时的跳板罢了!”

看着三人渐行渐远,云卿月再度道:“叶家几人现在居住的宅邸,我记得也是我们云家给的吧?”

“虽说不能直接出手杀了他们,可拿回我们云家的东西,总归是没错吧?”

云鹤立刻明白此话意思,嘿嘿一笑,当即道:“我这就去办......”

与此同时,另一边,柳月眉带着一双儿女,缓缓踱步,朝着叶家方向归去。

“霏霏,疼吗?”

叶无双看着妹妹通红肿胀的脸颊,关切道。

“我不疼!”叶霏霏年纪虽小,可却很懂事,笑了笑道:“大哥比我还疼呢,大哥都不哭,霏霏不会哭!”

叶无双笑道:“对,不哭!死又何妨,没什么值得哭的!”

柳月眉听着一双儿女的谈话,心中百味杂陈,强忍着眼泪。

叶家当年,也曾辉煌,可现在彻底没落,而现今的宅邸位于流月城西一处偏僻位置。

前庭,客厅,后院,入了大门,一眼看去,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柳月眉三人刚进入院内,客厅门口,一名三十余岁,面色苍白,身材消瘦的男子,拄着拐杖,此时走了出来。

“大嫂,如何?”

男子声音微弱,仿佛久病在身一般,可依旧急忙询问道。

柳月眉无声的摇了摇头。

那消瘦孱弱男子,双拳微微握紧,看着大嫂柳月眉额头上的血迹,看到叶无双和叶霏霏也一道回来,他就已经明白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无可奈何!

叶家,到了他这一代。

大哥叶青山四十岁之际,暴毙而亡。

而他叶青峰,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离死,不远了!

叶家的男子,活不过四十岁,这宛若一个魔咒一般,刻印在叶氏每一代族人身上。

“三叔,没事的!”

叶无双此时笑了笑道:“我不是还活着吗?我们一家人还都在一起,这就是最好的了!”

叶青峰闻言,神色悲痛,说不出话来。

一家人都在一起!

是啊!

可是,这等情形下,一家人还能在一起多久呢?

叶霏霏此时很懂事的岔开话题道:“娘,我饿了,做饭吃吧。”

“我也有些饿了呢......”叶无双此时开口道:“鹤伯呢?”

“少爷,我在呢!”

此时,偏房内,一位瞎了一只眼,满头白发的老爷子,缓缓走出。

“鹤伯,帮我打点水到后院,我去洗一洗。”叶无双笑着道。

“是!”

鹤伯是叶家的老仆人了,不知在叶家多少年了,叶家发展到现在,早已经是没落不堪,也早就请不起仆人婢女。

可是鹤伯却是一直不离不弃,和叶青峰、柳月眉、叶无双、叶霏霏宛若一家人一般,守护着这随时可能支离破碎的家。

看到他从小看到大的无双少爷,懂事勤恳而且心善,可是现在却是这般模样,鹤伯转过身,悄悄抹了抹眼泪,急忙去打水。

......

叶府,后院。

叶无双此时站在庭院内,逐渐褪去身上一件件带血的衣衫。

那浑身上下,此时已无一处安好的地方,全身血肉绽开,更是有森森白骨露出。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站了起来!

叶无双拒绝了鹤伯和妹妹的帮忙,独自一人,站在庭院内,拿着抹布,轻轻擦拭着满目疮痍的伤口。

手骨脚骨被断!

七经八脉被废!

他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即便墨川大师出手相救,他大概率也是会死。

云家下手,怎可能还会让他存活于世?

叶无双此时看着庭院后墙位置,那里,一座雕像,高一丈,通体早已经是腐朽不堪,残缺满目。

据鹤伯所说,这座雕像,乃是叶族开创者叶问天的雕像。

而如今,距离叶族昌盛时期已过五百年。

叶族这些年来,一直落败,那些在叶家落败之际踩上一脚的各大势力,将叶家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搬空,这座雕像,反反复复被查看不知多少次,更是不知多少次被人践踏!

叶无双看着早已经分辨不出容颜的雕像,布满了尘埃,杂草,轻轻走上前去,拿着抹布擦拭着......

“爹娘为我取名为叶无双,是期望我能够和先祖一般,一世无双,光大叶族,可是无双终究是有负爹娘的期望......”

修武三年,这三年来,他根本无法做到灵气入体,而且对武诀心法记忆时间短暂,上午所背诵的口诀,下午便会忘记。

这样的记忆力,这样的体质,如何修武?

更如何谈带领叶族,重回辉煌?

“娘,三叔,菲菲,对不起......”

“若有来世......”

叶无双此时,口中鲜血喷在身前雕像之上,脸色煞白,甚至有死人气息环绕,话语也是模糊起来,喃喃道:“若有来世......我叶无双,必要......无双于世!让你们不受任何人欺负!”

噗通一声,少年身躯,跪倒在雕像前,终究是彻底没了气息。

而此时,叶无双喷到雕像上的鲜血,却是转瞬之间,消失在雕像表面。


登时间,雕像内,一道血色光芒,一闪而逝,融入到雕像前已无生命气息的叶无双体内。

“我......这是在哪?”

一片昏暗的天地之间,叶无双此时,睁开双眼,脸色迷茫。

那一身刺骨的疼痛,在此时,消失不见,他浑身轻盈,只觉得酣畅淋漓。

而一刹那间,一道道记忆,瞬间涌入到叶无双脑海之中,几乎是要撑爆叶无双脑袋。

“我是......青云帝国,流月城,叶家叶无双......”

“不,我是......苍黄天界,十大天帝之一的叶无双......”

这一刻,两道记忆产生了融合,使得叶无双一时之间,陷入沉寂,直到许久之后,叶无双眼神恢复清明,整个人气质彻底变化。

他是苍黄天界,十大天帝之一的叶无双,亦是流月城叶家叶无双!

他本是苍黄天界,十大天帝之首,无双天帝叶无双。

丹术、器术、阵术,三术皆通,同时又是一位强大的剑客,被苍黄天无数强者,尊为无双天帝!

无双天帝,天下无双,一生傲视群雄,无人可及,而且与其他九大天帝,更是至交好友。

可是结果,却因为一件苍黄天界内问世的绝世神兵——九重镇神塔,被九大天帝,联起手来设计封禁。

多少年来,他将九大天帝视为至交知己,曾与混沌天帝推心置腹的讨论丹术,指导过元始天帝阵术残缺。

甚至,第十位天帝,问心天帝李问心,更是他叶无双一手教导出来的弟子,剑术强大。

可就是他如此诚心对待的九大天帝,却联手将他封禁于苍黄天界最为凶险的绝地葬神山内。

葬神山,本就是苍黄天之中被称为天帝都要止步的禁地,再加九大天帝联手设下的封禁,任何人,都无法寻到他。

九大天帝,知道他们联手也无法震杀自己,所以才会采用封禁之术,要在那暗无天日的绝地葬神山之中,将他叶无双生生封印致死!

可恶!

可恨!

但是,天无绝人之处。

他叶无双得九重镇神塔,这件神物,融于他体内,与他一道被封禁在葬神山禁地内。

而被封禁的百万年时间内,他打开了九重镇神塔,发现一门神术。

九转不灭诀!

此术,可以将身为天帝的他,元神不断剥离,分化成九道,借此摆脱封禁。

元神,不是魂魄,而是天帝一身之道统,为天帝一切力量的根本!

他在百万年时间内,不断修习,将自己的元神,分成九道,而每一道元神剥离之后,从封禁之地离去,重见天日。

元神是无法脱离肉身长存,所以每一道元神,便是会经历一次蜕变,重塑魂魄,重生为人。

只是即便如此,元神太强,非天帝肉身不可承载,所以每一道元神转世为人之后,依旧是会在最终陷入沉眠,方可保存。

而这百万年时间来,他九道元神一一脱离肉身,分散在苍黄天界各地,各自有所经历,现如今早已经是逐一陷入沉眠之中。

直到九道元神脱离肉身,九转不灭诀彻底圆满,他的魂魄,才在九重镇神塔神妙之下,转世为当今流月城叶家叶无双!

元神,魂魄,得以脱离封禁。

葬神山内,现今封禁的只是他的肉身。

而因为九重镇神塔过于强大,使得今世叶无双魂魄失去记忆,天资受限,灵气无法入体。

直到,在这叶族雕像之中,以血为引,将封禁在雕像内第九道元神唤醒,融入体内,更是解除九重镇神塔的限制,使得他魂魄记忆复苏!

叶族开创者叶问天,正是他叶无双第九道元神所化而成!

前世被设计镇压!

今生被污灭而死!

“九大天帝,我叶无双待你们视若手足,亲如家人,你们却是这么对我!”

“云卿月,断我生机,辱我名誉,今生的仇怨,这才刚开始!”

叶无双一时之间,心中怒火,燃烧不止。

“嗯?”

逐渐平静下来的叶无双,在此时发现,第九道元神,融合入体,不止是使得他魂魄得到解封,恢复记忆。

而且,一身致命伤尽数消失,更是在其体内留下强大的灵气流转不止,此时正在打磨着他的五脏六腑。

武者入道,共有四境。

炼体脉!

凝脉境!

元府境!

天罡境!

这四大境界,炼体境为初始,引灵气入体,打磨武者皮、肉、骨、脏、腑,共分九重,每一重提升,便是会使得武者肉身力量增强,爆发力提高。

而凝脉境共分九重,则是以灵气聚于武者经脉之中,熬炼经脉,使得灵气掌控随心,呼之欲出。

流月城内的几大家族内的顶尖强者,便是处于凝脉境级别。

而元府境武者,则是开辟元府,聚集元府灵气,浑厚不绝,可飞天遁地。

天罡境武者,凝聚天罡灵气,可谓刀枪不入,肉身强大无比,一击可断山河。

叶无双之前,修武三年,灵气无法入体,可是现在,却是清楚的觉察到,四周天地之间的灵气,蜂拥而入自己体内,打磨着自己的皮肉骨脏。

虽身处这一片黑暗世界内,可是叶无双却是清楚的觉察到,自己的力量,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不断暴涨。

炼体境一重。

炼体境二重。

......

炼体境五重!

此时,叶无双将三年未曾踏出的路,在一瞬间走完。

而且,炼体境武者,进入一重境界,拥有一牛之力。

二重镜界,三牛之力。

三重境界,九牛之力。

而五重境界,正常该是三十六牛之力,可是叶无双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蕴含的力量,绝对不止。

双眼睁开,意识回归本体,叶无双看着身前雕像。

“待我重回苍黄天,必让天帝下黄泉。”

“而云家,将会是我叶无双此生征战杀戮的开始!”

叶无双心中的怒火,逐渐压制下来。

眼下当务之急,是照顾好叶家仅存的几位亲人。

“你们干什么?”

而正在此时,前院却是传来柳月眉惊恐的声音。

叶无双眉头一蹙,穿戴衣物,脚步跨出,朝着前院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