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他有神奇手套

他有神奇手套

天牛行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都说这没钱的羡慕有钱的,有钱的羡慕有权的,而有权的又去羡慕谁呢!徐景行在人生最艰苦的时候,绝望充斥着他,终于他决心打开父亲留下的遗产,也同时打开了他人生的另一道门。因为这双神奇的手套,开启了徐景行多姿多彩人生。

主角:徐景行,于涵青   更新:2022-09-14 12: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景行,于涵青 的武侠仙侠小说《他有神奇手套》,由网络作家“天牛行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说这没钱的羡慕有钱的,有钱的羡慕有权的,而有权的又去羡慕谁呢!徐景行在人生最艰苦的时候,绝望充斥着他,终于他决心打开父亲留下的遗产,也同时打开了他人生的另一道门。因为这双神奇的手套,开启了徐景行多姿多彩人生。

《他有神奇手套》精彩片段

岛城市中心医院,主任医师刘长庚办公室门外。

徐景行小心的敲门,听到“进来”后才推门进去,有些紧张的问:“刘主任,您找我?”

“小徐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妹妹这个骨髓配型成功了,”刘长庚笑呵呵的说。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徐景行异常激动,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千真万确,已经联系到供者了,两个月后就能进行手术,”刘长庚点点头,随即却又压低声音,“但是,这个手术费,可能有点高......”

徐景行激动的表情立刻凝固,张张嘴后忐忑的问:“那,那得多少钱?”

“最少五十万,”刘长庚叹息一声,“而且五十万只是手术费用,术后排异治疗费用还没算在其中,如果做最坏的打算,术后理疗费每年还得二十万左右,持续一到三年时间,你也知道,白血病都这样,你妹妹还算幸运,配型成功了,能做移植手术,不知道有多少白血病患者只能靠化疗来维持生命......”

徐景行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煞白。

虽然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骤然听到这个答案,依然无法承受,想到那天文数字一般的费用,他更是感到一阵阵的绝望,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攥住揉捏一样的疼,眼前阵阵发黑,几欲昏厥。

几个呼吸后,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涩声道:“谢谢刘主任,我一定在手术之前凑齐手术费,一定会——”他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浑浑噩噩的转身离开。

一出来,捂着脸庞靠着墙壁慢慢的蹲下去,无声的呜咽起来。

为了给妹妹治病,刚二十二岁的他同时做着三份工作,每天的睡觉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可赚到的钱却只是勉强抵得上现阶段的医疗费,至于那高昂的手术费,他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弄。

这些天,为了赚钱,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最缺钱的时候甚至卖了两次血,如果不是找不到渠道,他连自己的肾都要卖掉了。就是卖命,他都在所不惜。

可是,我的命,不值钱啊——

徐景行在心里绝望的哀嚎道。

“徐景行?你怎么了?”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他从揪心的绝望中唤醒。

听到有人喊自己,徐景行急忙抹掉眼泪,挤出一丝微笑,然后抬头。他看到一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迟疑一下,试探着问:“于涵青?”

“是我,你怎么蹲在这里?”

“没什么,办点事儿,”徐景行不喜欢让人看到自己的软弱,更不喜欢像林祥嫂那样逢人就说自己身上发生的悲剧来博取同情,更何况他面前站着的是他高中时期暗恋过的女神。

只是此时的于涵青跟高中时期那青涩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乌黑的长发束在脑后,皮肤白皙细嫩,面容精致俏美,身材不算高挑但匀称苗条,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不是特别明显的双眼皮让她看起来特别亲切,略带磁性的嗓音更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魔力。

在他眼里,此时的于涵青就像个刚刚下凡的仙女,超凡脱俗到他可望而不可及,甚至有些不敢再直视她的眼睛。

于涵青可不知道徐景行怎么想的,轻声问:“需要帮忙吗?”

徐景行摇摇头。

于涵青刚入职,并不清楚徐景行的状况,但看到徐景行的穿着打扮和精神状态后,猜测他是遇到了难事儿,想了想,咬着嘴唇道:“没什么过不去的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一定帮你。”

“谢谢你,真的,”徐景行勉强笑笑,然后匆忙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改天再聊,”说完低着头快步离开。

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徐景行茫然的走在大街上,心里默默的重复着老同学刚说的那句话,心里又悲又苦,这句话,他在五年前就听了无数遍,妹妹生病这小半年又听了无数遍,却没有人告诉他,这道坎该怎么跨过去。

如果父亲还活着,他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徐景行忍不住想到自己那五年前去世的父亲,如果他父亲还活着,他就不会高中辍学,不会早早的为了他自己和他妹妹的生计而操劳,更不会像现在这样绝望无助......

父亲!

想到父亲,徐景行眼前闪过一道亮光。

他依稀记得,父亲曾经拍着一个铁盒子跟他说过那是他们家最珍贵的宝物,还说等他成年以后就传给他。可是他成年的时候,他跟父亲却已经阴阳两隔,那什么宝物也被他忘到了脑后。

希望父亲说的宝物还在!

想到那个军绿色还带着八一和红五星标致的铁盒子,徐景行忽然激动起来,疯了一样往家里狂奔,一到家,顾不得喘息,冲进父亲的房间里翻箱倒柜的寻找起来,很快就在床下找到了记忆中的那只铁盒子。

就是它!

徐景行小心翼翼的捧着有点生锈的铁盒子,泪流满面,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小心翼翼的撬开并不结实的锁头,可盒子里的事物却让他大失所望,因为盒子里装着两只手掌和一本书。

书是一本九十年代出版的木雕创作初级教学,那两只手掌同样不是他想象中的珍宝,因为它们是石膏捏起来的,而且做工很粗糙,还不如小孩子手工课上捏的残次品好看。

这就是父亲说的珍宝?

徐景行一颗心慢慢的坠入无边的深渊,残酷的现实冷冰冰告诉他:这只是他父亲跟他开的一个玩笑!

从绝望到满怀希望,现实又将他推入无边的绝望之中,过山车一般的起伏,让他像是丢了魂一样浑身无力,一瞬间觉得一切都没有了任何意义,手里的铁盒子咣啷啷的落在地上,两只石膏捏的手掌摔的四分五裂。

但就在这时,徐景行忽然发现,摔碎的石膏竟然被什么东西套着,定睛一看,看到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光泽,急忙捧起来细细查看,最后确定,这是一对手套,一对半透明的手套,由丝绸一类材质编织的手套。

这才是父亲说的珍宝?


徐景行看到一对手套的瞬间,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些价值不菲的古董。

他不懂收藏,对古董的认知就是价值不菲,经常能听到“家里翻出个咸菜坛子卖了几百万”的故事,所以第一时间也认定这一对手套就是传说中的传家宝。

可当他细看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儿,这双手套太精致了,精致到连一个线头都看不到,跟传说中的“无缝天衣”差不多。

这个发现让他再次陷入绝望之中,因为这工艺一看就是现代工艺,古代根本没有这样的技术和工艺,甚至于,古代根本没有分指手套这种东西。

而这一对手套呢,不管是工艺还是造型都很现代化,跟仪仗队戴的那种轻薄的白手套一样。只不过材质比较特殊,是半透明的,细细看能看到淡淡的金黄色。

或许,这比较特殊的材质也能值钱点?

三番两次的失望,让徐景行不敢奢望太多,只想着要是能卖个三五万也不错,虽然没有大用,但也能救救急,最起码不会让妹妹在手术之前断了药。

一边想一边将一对手套清理出来,顺手套在手上试了试手感。

可刚套上去,半透明的手套却忽然冒出阵阵金光,同时急速收缩,慢慢的嵌入他的手掌中,直至隐没不见。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目瞪口呆,随即喜出望外:这是奇遇!奇遇啊!

有了奇遇,还怕赚不到钱吗?

可是经过一阵这折腾,他再次失望了,因为这双神奇的手套并没有什么特殊功能,也没让他变成超人,只是让他手上的力量大了一些。

难道父亲真的只是跟我开了一个玩笑?

徐景行满脸失望的捡起那本垫底用的《木雕创作初级教学》,一页一页的翻过。很普通的一本木雕教材,没有任何异常,在他印象里,他父亲就是用这本书教他学雕刻的,那时候他还小,书里那简陋的插图却对他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再次看到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插图,脑子里全是父亲对他的循循教导。

木雕,手套。

沉浸在回忆中的徐景行忽然若有所悟,感受到手臂上能握碎石头一般的力量,脑子里闪过一道亮光,做木雕!

这手套,虽然只是让他的手臂力量大了许多,可如果用来做木雕,那跟开了外挂一般啊。

木雕创作中,创意、构图、技术都很重要,但手臂力量同样重要,甚至可以说非常重要,在做精细雕刻时,手臂力量尤为重要,力量不足,雕出来的细节难免僵硬或者变形,只有当手臂力量足够强大时,才能达到下刀如笔、随心而动的境界,创作出来的作品才够的上水准。

做木雕,还有什么东西能比一双强大而稳定的双手更珍贵?

最关键的是,做木雕能赚钱啊!

他不正为赚钱而发愁吗?搞木雕创作啊!

搞木雕不是最赚钱的行当,但绝对比他现在赚得多。当然,他不是头脑发热才这么想的,而是觉得真有搞头,因为他有着不错的木雕根底,小时候跟着父亲正儿八经的学过,上初中后才放下的。

他相信,只要他把学到的技艺重新拾起来,水平真不比一般的木雕师傅差,再加上神奇手套的辅助,水平只高不低。高水平的木雕师虽然赚不了大钱,但绝对表现在好得多,如果能开一家工艺品店自产自销,一个月赚个十来万并不是梦想。

虽然不能一下子赚到五十万甚至更多,但总归是看到了希望。

要自救必须自强,要自强就必须自立。

现在,这双神奇的手套给了他一个自强自立以及自救的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

想做就做,徐景行下定决心后没有丝毫迟疑,立刻着手准备相关事宜。

做木雕生意,需要的东西不多,有一套工具和一个工作间就够了,再买一批处理过的木料就能开工。

工作间不愁,他家虽然穷,但农村人再穷也有属于自己的院子,房间比较多,随便腾出一间就可以;工具也不愁,五金商城里多得是,网店里也多得是,随便挑随便选,还都不贵,做木雕,一般的钢制刀具就能胜任。

反倒是材料的问题有点小麻烦,因为他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处理过的木料。

所谓的处理过的木料,就是指那些干湿程度恰当的木料,一般需要自然晾干或者机器烘干,反正就是避免木料成形以后会生出裂纹。如果买湿料回来自行晾干或者烘干,耗时耗力不说,还浪费时间,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怎么办?

徐景行还真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处理过的木料出售,而且他要的量不大,估计一般的木料厂懒得理会他。

要不,去哪个家具厂弄点下脚料?

家具厂自然不缺木料,各种材质的下脚料多得是,还都是处理过的,拿来就能用。附近有好几家家具厂,但他怎么跟人家说?直接上们讨要,估计一开口就被人赶出来了,能开厂子的都不缺钱,哪个当老板的会为了他这三瓜俩枣费心思?

可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别办法。

不管了,先出发,实在不行再另想办法。

徐景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蹬着自家的三轮直奔北区的一家家具厂。

这家叫天星家具厂的厂子不大,但透过大门,一眼就能看到堆的密密麻麻的风干料,看得他眼睛直发光,这可是自然风干的好料子,不是蒸干的,也不是烤干的,而是自然风干的,风干的料子性能比较稳定,开裂、扭曲的概率比较小,而且能保持材质本身的颜色、纹路和气味,用于创作再合适不过了。

看到广告牌上有经理的电话号码,他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拨打过去,“喂,刘经理吗?呃,我不是做家具,我想买点下脚料,呃,要不了那么多,我就挑点......喂......”

他话没说完,那边直接把电话挂了。

也是,这家具厂虽然不大,但下脚料却不少,往外卖都是成吨成吨的卖,哪个经理会跟他为了百八十斤的下脚料磨嘴皮子?那点钱还不够电话费呢。

出师不利,徐景行有些沮丧,准备换一家试试的时候,脚步忽然顿住了。


徐景行本打算再换一家试试,可刚一转身,忽然看到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小老头儿拖着一筐下脚料从厂子院内进入门房。

他想了想,转身到附近的小卖部,咬咬牙买了两包云烟,揣进兜里,返回天星家具厂,见门房里就那个小老头儿一人,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脸,忐忑的敲了敲门房的玻璃。

“你干啥?”小老头儿抬头看了他一眼。

徐景行努力让自己笑得更无害,“大爷,我问您个事儿,”说着连忙抽出一支烟递给老头儿点上,顺手把一整盒搁在桌子上。

“说吧,”老头儿瞟了一眼,脸上多了些笑容。

“我想问一下,这家厂子里的下脚料是怎么处理的?”

“下脚料啊,当废品卖呗,反正不值什么钱,怎么,你想要?”

“嗯,我想挑一些,不过不是白用,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只是量没那么大,”徐景行连忙把自己的需求讲了一遍。

“这样啊,有点难办,你要是不挑拣的话,给个一二百块钱就能随便拉,厂子的主任就能负责,可你要是进去慢慢挑拣,让老板看到了不太好,我也要吃挂落,”老头儿使劲儿抽了一口烟,皱眉道。

徐景行有些失望,不过没放弃,试验探着问:“我是个外人确实不方便,可您是厂子里的人,要是挑一些合用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那是自然,”老头儿说着指了指墙角那一筐下脚料,“这就是我挑的,拿回去烧火。”

有门!

徐景行见状心里暗喜,试探着问:“那您看这样行不?您有空替我挑一些出来,”说着连忙补充道:“放心,我不会亏待您的,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您说个价,”说着又把另外一包烟掏出来塞到老头儿兜里。

“这个,不太好吧?”老头儿明显有些心动。

“那有什么不好,一点下脚料而已,我用的量也不大,只是需要挑拣而已,而且我也不会让您跟厂子吃亏,您说是不?”徐景行趁热打铁道。

“......好,你要什么样的?”老头儿摸摸口袋里的云烟,终于点头了。

徐景行大喜过望,连忙将自己的需求讲了一遍,说着还从老头儿的框里挑了几件比划一阵。

其实他的需求也不算严苛,无非是不能有裂纹,不能太小,不能太薄,不能太细,最好是粗点的条料和厚点的板料。

老头儿听了,拍着胸口保证不会糊弄他,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一斤一块钱,能接受不?”

如果按照批发价来计算,一斤一块,一吨就是两千块钱,是市场价的好几倍了。但他这是零买,而且还得进行挑选,徐景行也就没压价,咬着牙同意这个价格。

老头儿见徐景行答应,笑的合不拢嘴,“你等着,我这就帮你弄一车出来,”说着补充道:“对了,要是被人发现,你就说你是我侄子,是做雕刻的,千万不能说漏嘴啊,先对对姓名,你叫啥?”

“徐景行,林则徐的徐,日京景,步行的行,大爷您呢?贵姓啊?”

“咦,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人呢,我也姓徐,嘿嘿,好啦,把你三轮车推过来,我这给你弄,”老头儿嘿嘿一笑,推着徐景行的三轮车直接装车去了。

不大会儿,老头儿就装了一三轮出来,满登登的全是紧致密实的好料子,老头儿倒是说话算话,不糊弄人。

“一百六斤,嘿嘿,”老头儿笑嘻嘻的说道。

徐景行扫了一眼,觉得差不多,就没计较着过称,太麻烦,而且会让老头儿觉得不信任,因此毫不犹豫的掏出一百六十块钱递给老头儿,然后嘱托道:“大爷,平日里再麻烦您帮我留意着,要是有稍微大点的下脚料千万帮我留着,我有多少要多少,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

“你这小青年顺眼,行,我帮你留意着,”老头儿笑眯眯的抽着烟,摆摆手,示意徐景行可以离开了。

徐景行也不磨蹭,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后蹬着三轮回到家里。

万事俱备,只欠动手。

现在是考验他木雕技艺的时候了,如果他的手艺找不回来,那这一切都是空想。

想到妹妹的手术费就寄托在自己这双手上,徐景行紧张的有点不太敢下刀,好半天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翻出一块柏木板料。这块柏木板料是正方形的,有30厘米见方,只是有点薄而已,厚度只有0.4厘米,不过平平整整的连一丝裂纹都没有,很板正。

这种板料只能做片状装饰品,比如说门窗贴上的花片、屋内挂的装饰品之类。

徐景行好多年后第一次动刀,也没打算做什么太复杂的物件,略一构思,在板料中心画了一个“福”字,“幅”字外围套了一圈万蝠纹。作图是做木雕的基本功之一,要是连作图都不会做,那怎么能创作出精美的木雕作品?

其实不光是木雕,玉雕石雕以及雕塑还有陶瓷、漆器、木器以及其他相关手工艺行当里,作图都是基本功,没有最基本的美术创作能力,谈什么手工艺术创作?

所以徐景行的美术功底也相当扎实,单独拿出来也不比一般的美术生差,在板料上做个简图,那是绰绰有余的。

构思,作图,粗坯、修光、打磨、上色,这是木雕创作的几个基本步骤,不管什么流派什么风格,大致就是如此。粗坯最简单,一般用凿子进行大刀阔斧的砍斫,按照简图凿出一个雏形。

所以做粗坯看似大刀阔斧,但大刀阔斧并不等于粗枝大叶,因为木料是有纹理的,要是胡乱下凿子,很可能一凿子下去,好好的料子就一分为二了。

徐景行刚才没把握好手上的力量,一凿子下去,板料就裂开一道细缝。

好在这道细缝并不长,而且正好位于需要镂空的位置,并不影响整体布局,不然的话,这块板料就可以扔厨房里烧火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