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

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

糖七岁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逼着嫁给一个年过三十还有一对拖油瓶儿女,某方面不行的病秧子豪门少爷……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种折磨,可秦音不一样啊,往好了想,这男人可是个首富,等他蹬腿上了西天,她这个乡下来的土妞不就成了继承遗产的人,那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

主角:秦音,薄西川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音,薄西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由网络作家“糖七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逼着嫁给一个年过三十还有一对拖油瓶儿女,某方面不行的病秧子豪门少爷……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种折磨,可秦音不一样啊,往好了想,这男人可是个首富,等他蹬腿上了西天,她这个乡下来的土妞不就成了继承遗产的人,那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

《她岂不是拥有了一个豪门》精彩片段

盛夏的傍晚,空气里终于透出一丝凉风。

秦音咬着碎碎冰,慢悠悠的骑着小毛驴给她在卫生院上班的师兄送西瓜。

突然,前方传来巨大撞击声。

出车祸了?秦音眉心微拧,拍了下小毛驴的屁股,“小白龙,加速!”

“嗯昂!”通体雪白的驴儿调转驴头看了眼自己的屁股,发出一声不满的叫嚷,仿佛觉得被冒犯,四只蹄子踩的水泥地哒哒响,坚决不肯往前了。

呦,小家伙还闹脾气了?

秦音将快吃完的碎碎冰塞进它嘴里,摸摸它的脑袋,“乖啦,晚点再让师兄奖励你一个大西瓜!”

仿佛听懂了,小家伙“嗯昂”了声,在马路上跑动起来,脑袋上一小撮葡萄紫的毛迎风立起,格外耀眼。

“吁~”

小白龙猛然刹蹄。

只见路中间一台私家车侧翻着,车轮还在空转,发出声响。

秦音跳下驴背。

“嗯昂!”小白龙叫唤了一声,不等秦音发话,自顾朝卫生院的方向跑去。

想它应该是去找师兄了,秦音没多管。

小跑到车旁,看到后座上一个神志不清的男人正在试图打开车门,但他好像怎么都使不上力。

没多想,秦音搬起石头砸开窗,将车门打开。

“先生,你还好吗?”

弯腰将男人从车里拉出,秦音尝试跟男人交流,不想,下车的一瞬男人双腿一软,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秦音“啊”了一声,踉跄着被压倒在地上。

用力撑着男人的胸膛,拉开一点空间,只见男人耷拉着脑袋,双眼半张不张,近乎失血的薄唇张了张,却没发出一点声响。

秦音皱眉喊道:“先生,醒醒!”

听到有人叫自己,处于昏迷边缘的薄西川努力抬起眼皮,发现自己的脑袋几乎埋在一个女人的颈窝里。

女人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幽香,给他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让他很想闭上眼。

这时,薄西川身子却猛的受力,一个翻转,脊背磕上坚硬的地面,疼痛让他猛然有丝清醒。

他身上跟着一重,只觉得多了个软软的东西。

他本能的“嗯?”了声,双手却不由自主去扶,不想,耳边却传来一个年轻的女声,“重不重?哼!”

随着不满的娇嗔,身上的重力仿佛增加了。

“睚眦必报?”薄西川唇角动了动,虚弱中有些好笑的抬眸,撑开眼皮想看看这个有趣的救命恩人长什么样?

不想,朦胧中却对上一张蜡黄的脸,仿佛长期营养不良,左侧脸颊上还有一片红色的胎记,但一双大眼睛却甚是灵动……

“你……”男人眸子眯起,脑子想转动,头却突然痛起来,只能闭上了眼。

“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着身下的男人一副痛苦到便秘的模样,秦音怼着他便要起身来。

“不是……”男人闭着眼,大掌准确无误的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

猝不及防的,秦音又整个被拽进男人怀里,额头正好印在男人唇上,依稀听到男人闷哼了声,仿佛嫌弃。

该死的,秦音抹了把额头,尴尬又懊恼,白了地上的男人一眼,喝道:“丑到了是吗?要不要我把你塞回车里,等路过的美人来救?”

不过她嘴上虽这么凶着,手却不由自主的握住男人的手腕给他把脉,确保他没有生命危险。

男人没有抗拒,眼皮下一阵抖动,突的,仿佛用尽全力睁大眼,目光灼灼问道:“你是不是丑……小神医?”

传闻涂山镇地界,有个貌丑无盐的小神医,医术精湛,专治疑难杂症,但脾气古怪,一号难求。

他这次来涂山镇就是找这位小神医给病危的爷爷看病的,却不想遭人算计,出了车祸。

秦音惊了惊,脑子飞转,摇头,“做啥美梦呢?小神医那种传说中的人物能让你在大马路上遇见吗?”

薄西川眸子里的光暗下去,眼皮再次合上,意识消散前,他想起助理薄恒还在车里,抬手凭直觉指了一个方向,用不容抗拒的语气说道:“救他,给你五千万!”

跟着,他再也撑不住,手指落下,眼前彻底一黑。

豁,好强的气场,秦音顺着男人手指过的方向看去,整个人懵了懵,那里,分明是块断崖,这人怕不是瞎了?

断崖有个鬼人啊!

“先生?”秦音拍拍他的脸,发现男人已陷入昏迷。

秦音无奈起身,凭蛮力继续砸开驾驶座的窗,原来是要救他的司机。

虽然方向感不行,但是人还算善良。

艰难的将浑身染血的司机拖出来。

眼神不好的男人本身运气不错,只是吸入了一些莫名气体,又受到巨大冲击才导致昏迷,但他的司机就没那么好运了。

多处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腹腔有出血,急需手术,送去县城的医院,怕是来不及。

秦音正要打电话给她师兄,她师兄开着卫生院破破的救护车踩着点赶到了。

来到卫生院,秦音一下车就看到小白龙正在瓜棚下吃西瓜,满满一盆,吃的可欢,看到秦音,还跟她“嗯昂”了声。

人交到她师兄华天手里,秦音放心开溜,趁着她师兄跟护士把人抬下车的空档,秦音溜到小白龙身边,顺顺它头顶的毛,“快吃吧,吃完我们回家。”

只她这话才说完,后领子一紧,整个被她师兄拎起。

“秦小音,救人救到底你没听说过吗?在这个地方,除了你,这手术还有谁能做,谁敢做?”

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拎进卫生院简陋的手术室。

“你呗,你也可以,就知道剥削我,不给我发薪水就算了,也不怕自己的手术刀钝了!”秦音抱怨着,只能被迫营业。

等她从手术台上下来,县城医院的救护车也正好到了。

她师兄跟着去了县城,秦音则留下来替她师兄值班。

看着破破的卫生院,秦音突然想起男人昏迷前说过的话!

拿起笔写了一张字条,“司机救治费五千万!”

顿了顿,想到小白龙吃掉的大西瓜又加上一句,“爱宠跑腿费一个大西瓜20块!”

写好之后她带上印泥来到病房,趁着男人还没醒,抓起男人的手指按下手印。

凌晨四点,她师兄终于回到卫生院。

“收债的任务交给你了,不准暴露我!”秦音将欠条交给华天,打着哈欠准备回家。

骑着小白龙才出大门,身后便好像有什么人追了出来,深怕又被师兄拽回去当苦力,秦音哪里敢停,拍拍小白龙,一人一驴飞快消失在晨雾里。


薄西川站在卫生院大门口,看着眼前白茫茫的薄雾,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

现在哪还有人骑驴出行的?可一切明明又那么真切。

他按了按眉心,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排一个检查,看看身体里是不是残留了什么致幻成分。

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薄西川本能的睨向来人。

华天只觉浑身一凉,整个人好像被寒芒笼住了,强大气场让他呼吸都滞了一滞。

但华天还是淡定的收回手,面不改色笑道:“兄弟,住院费结一下!”

薄西川愣了愣,旋即手里多了一叠账单。

微光里,他看到对方一张阳光的笑脸,和煦温顺,眉宇间却透着一股不凡之气,明明最普通的白大褂,硬是被他穿出高级感。

此人绝非池中物,薄西川微垂眼睫,“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华天在他眼中看到一些试探的意味,笑脸不改,点头道:“你放心,我们是良心单位,明码标价,绝不坑人!如果你不方便,我们还提供上门收费的服务,但只收现金不要支票。”

回到家,秦音洗了个热水澡,拿出特殊药剂在脸上抹了抹,红色印记消散,蜡黄褪去,镜子里印出一张完全不同于白天的脸。

仿佛天使吻过的鹅蛋脸,五官精致,肤若凝脂,没有一丝瑕疵。

秦音摸了摸小脸,还是有一丢丢不满,喃喃道:“果然化妆还是伤皮肤。”

不过,再过几天,等她回南城“要债”的时候,就可以不用日常伪装了。

想起今天又赚了五千万,够将卫生院拆了重建还能再买很多新的器材了。

秦音美滋滋的上了床,想睡上一整天来犒劳自己,但才睡下不久,她就被尖锐的争论吵醒了。

“这是她爷爷定下的亲事,璎珞是长女,她来履行,天经地义!”

“放你的狗屁,六年前怎么说的?不醒算便宜她,醒了就送她进监狱给你儿子偿命!啧啧,现在秦家不行了,要靠卖女儿支棱的时候又想起音音了?楼玉秀,秦明贤,我告诉你们,要音音嫁去薄家给人冲喜,门都没有!”

“柳云溪,我敬你是长辈,别倚老卖老,否则……”

这熟悉的刻薄女声,秦音猛地睁开眼,翻身冲到窗口,只见院子里,身穿旗袍,挽着精致发型的富太太正指着她姨姥姥的鼻子大声骂。

她身旁站着一个男人,西装笔挺,人模人样的,沉着脸,虽然没有帮腔,却也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墙角下还有一个身穿名媛风连衣裙,脚踩高跟鞋的年轻女孩拿着狗尾巴草自顾逗小白龙,大抵是好奇小白龙头顶的紫色长毛,跃跃欲试的想去摸一摸,但小白龙高冷的吃着草,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秦音合上眼,手心握紧,院子里的富太太是她的继母楼玉秀,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秦明贤,年轻女孩是她的继妹秦珍宝现在叫秦珞了。

还真是一家三口,来的整整齐齐啊!

“否则怎样?这是涂山村,你敢动我试试?腿都给你打断!”耳边再响起她姨姥姥天不怕地不怕的声音。

秦音睁开眼,见她继母顿了顿,显然被她姨姥姥的气场压制。

但紧跟着,就见她继母把她父亲推了出来,嚷道:“璎珞是明贤亲生的,我是她母亲,我们接自己的孩子回家有什么不对?”

她父亲显然没料到自己会被推出来,呆了呆,就见她继母暗暗掐了她父亲一把。

她父亲这才点了点头,“云姨,我们是璎珞的父母,总是为她想的,难道你想璎珞一辈子待在这穷乡僻壤跟你一样做个无知的村姑吗?”

“就是,姐姐虽然初中都没毕业,但好歹也是我们秦家的女儿,你留她在这里放驴合适吗?”

这时,秦珞也回头帮腔,虽然她觉得她姐姐就只配放驴,但她可不想嫁给薄家那个老男人。所以只好暂时委屈自己一下。

“呵……”看着冠冕堂皇为自己好的家人们,秦音怒火中烧,抓起一个热水瓶朝她父亲跟继母扔去。

“砰”一声巨响,热水瓶在两人中间炸开,旋即院子里划过尖叫。

水瓶是空的,碎片也裹在外壳里,倒是没实质性的伤到人。

但愣是这样,也吓的她父亲跟她继母跳开好几步,尤其是她继母,尖叫后拍着胸口缓了好一会儿还没回神。

她姨姥姥也同样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朝阁楼上看来。

柳云溪一抬头,便看到她的宝贝甥孙女秦音站在窗口往下看。

杏眸微眯着,好看的眉毛快拧到一起,苍白的小脸上隐着怒气,手里还拿着个同款热水瓶,仿佛随时都会再砸下来。

她知道昨天省道上出了场车祸,秦音刚好路过,将伤员送去她师兄的卫生院,又替她师兄值班,天蒙蒙亮才回来躺下。

这一看就是睡不够,起床气上来了,柳云溪心疼坏了,抬头堆着笑,温柔道:“吵到音音了吧?姨姥姥马上把这些不知所谓的狗东西赶走!”

说着,操起角落的扫帚就朝秦明贤跟楼玉秀身上抽,“滚!”

“老太婆,你别太过分!”楼玉秀绕着秦明贤转圈躲着,但柳云溪的扫帚仿佛装了追踪器,每一下都能打到她身上。

秦明贤也左右闪躲着,不时又朝阁楼上张望,看到秦音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气的吼出声,“秦璎珞,我们是你父母!”

“就是,秦璎珞你怎么能这么冷血?你这种人就该在这破山坳里待一辈子!”一旁的秦珞看到父母被单方面碾着打,本想上去帮忙,但一看柳云溪的狠样,完全不敢动作,只得朝秦音大吼大叫。

只是,她这话才说完,就听什么东西“嗯昂”了一声,屁股结结实实挨了一脚,以青蛙趴的姿势摔在地上。

膝盖火辣辣的疼,更要命的是,面前就是一坨驴臭臭,她压根没看见,整张脸顺势都埋了进去。

“啊……”秦珞傻了,反应过来之后顾不上其他部位的疼痛,手脚并用坐起来,哭喊道:“救命啊,爸爸妈妈,快来救我。”

可这一张嘴,驴臭臭便差点掉进嘴里……

“秦璎珞,你就是这么教你养的畜生的吗?”看着小女儿满脸驴臭臭,楼玉秀怒气冲冲的指向秦音。

秦音没理她,给小白龙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小家伙立马傲娇的昂起脑袋“嗯昂”了一声。

这可把楼玉秀气炸了,“秦璎珞,你聋了吗?没听见我在跟你说话?”

“我现在叫秦音!”烦躁的抬起眼睫,秦音浑身沁着冷。

“还有,它的名字叫小白龙,让我再听到你叫它一声畜生试试。”

 


楼玉秀看着秦音的眼神浑身一抖,但是依然嘴硬,“切,明明是头驴,非要叫马的名字,还以为乌鸦真能变凤凰呢。”

秦音冷笑。

秦璎珞,是最疼她的爷爷给她取得名字。

只是14岁那年,他的父母为了让她继妹顶替她的大学名额,给她改了名。

之后她被冤枉给继母下毒,致其流产,被继妹从阳台上推下摔断了腿。

是她姨姥姥及时赶到,治好了她,怕秦家人再来纠缠,对外宣称她一直昏迷。

她以前年纪小,受人欺负。

现在她不一样了!

没人能再欺负她和她在意的人。

她原本决定回南城讨回一切,才打算将她醒来的消息透漏回去。

没想到的是,她这六年来从不管她死活的家人,居然先上门来要她替嫁牟取好处,真是好不要脸。

“你!”楼玉秀被噎了噎,张嘴要再骂。

却听秦明贤道:“先看珞珞。”

楼玉秀这才哼了声,转身走向小女儿。

涂山县人民医院。

病房里,薄恒已脱离生命危险,只是暂时还没醒来。

薄西川站在病床前,眉心紧拧着,家族内部,暗自算计他谋好处的人不少,但敢要他命的还没有,难道是曾经针对他的那股势力回来了?

垂眸看了眼病床上的薄恒,薄西川掌心攥紧,这一次他绝不会轻易让他们离开了!

“少爷!”门外传来一个年迈的男声。

“进!”薄西川转身到沙发上坐下。

来人是从小照顾他的贴身管家泉叔,这次因为婚礼的事没有随行,昨天,得知他出事之后,便连夜赶了过来。

泉叔进门后直接走到薄西川跟前,恭敬汇报道:“关于那个卫生院,很多人都说邪门的很,许多被大医院退回去的病人最后都被那个小卫生院治好了!但伤风感冒那种,直接叫人回家喝热水!”

“是吗?”脾气古怪!薄西川脑海里闪过这四个字,他第一眼就觉得那个负责人不简单呢,他跟小神医会不会有某种联系或者就是小神医呢?

“是的!”泉叔点点头,双手搅在一起欲言又止。

薄西川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吩咐道:“还有什么,你尽管说!”

“讹您的人用的账户在有多重加护,咱们没追踪到有用信息!那人还留给您一句话。”

“什么?”

“人肉违法,出尔反尔是小人。”

本想借账号查探什么人胆大包天敢讹他,没想对方早有准备还被反讽刺,薄西川的眉心拧了起来。

泉叔看他脸色不对,赶忙又继续汇报道:“不过关于小神医,有新进展,几年前,涂山村一个老婆子带回来一个傻孙女,小神医的传闻便是那时从涂山村传出来的。”

把驴当马的可不就是傻姑娘吗?也不知道这个傻姑娘是真傻还假傻,但只要跟小神医相关的线索,少爷一丝一毫都不会漏过的。

果然,他这话才说完,薄西川便点了点头,脸上的不悦消散,起身来吩咐道:“卫生院那边让人联系一下,看看那个负责人愿不愿意去南城加入爷爷的医疗团队,现在,我们去涂山村!”

小院里,楼玉秀手捂着鼻,上前要帮秦珞擦脸,又嫌弃的收回手。

最后还是秦明贤拿了墙角的盆子接了水给秦珞洗脸。

看着父亲跟继母双双为继妹忙碌,秦音心里不觉抽了抽,这就是她曾经也想得到的宠爱呀!

不过,她有姨姥姥,还有小白龙,这些都不需要,也不稀罕了。

软下声线,朝她姨姥姥的方向喊道:“姨姥姥,我想吃小馄饨。”

“好咧!”柳云溪随手扔了扫帚,看都没看秦明贤等人一眼便往厨房跑去。

楼玉秀听着楼上那一声软糯,抬头正好看到秦音麻溜离开的背影,顿顿的朝阁楼上看了看,突然觉得这个继女醒来后满身戾气,不似从前那般好拿捏了!

但今天,她一定要让她亲口答应这门婚事才行!

秦音洗漱完,秦明贤跟秦珞已经先回了。

她来到厨房,柳云溪正在下馄饨,见她走进来,忙指指门口的小板凳,“坐一会儿,马上就好!”

秦音摇摇头,从身后抱住她的肩膀,像只无尾熊一样挂在她姨姥姥身上,黏糊道:“姨姥姥包的小馄饨最好吃了,要吃三碗!”

“好,吃三碗!”柳云溪应和着,笑的眼睛眯成一道缝。

“姨姥姥也吃三碗!”秦音小脑袋在她脖子上蹭了蹭。

“姨姥姥不吃,都给音音!”柳云溪痒的笑出声,却也任由秦音胡闹。

这时,楼玉秀探头探脑的走过来。

“滚!”柳云溪立马敛眸,凶悍的瞪了楼玉秀一眼,整个人就像护崽的母老虎,吓得楼玉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柳云溪也懒得理他,回头摸摸秦音的脑袋,“音音啊,嫁人呢,就等于重生,咱们音音以后一定要嫁个能把音音宠上天的男人。”

“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婚事,谁应的让谁自己嫁去。”

秦家对秦音所作所为让她连带着对秦老爷子也不待见了,说着话,还意有所指的看向楼玉秀。

“姨姥姥说的对!”秦音眯着眼应声,完全无视了她继母的存在。

楼玉秀吃了瘪,站在墙角下,看秦音端着热气腾腾的馄饨嘶呼嘶呼吃着,时不时还喂她姨姥姥一个,这时,柳云溪便温柔的摇摇头,让她自己吃。

但她几次想上前,那老太婆便拿着鸡毛掸子,夜叉似的凶狠眼神把他劝退。

“想我嫁去薄家?”一碗小馄饨下肚,秦音脸上也恢复一些红润,可对楼玉秀照旧没什么好脸色。

楼玉秀僵了僵,竟被震慑,但一想,就是一小丫头片子,左右还得叫他一声妈,有什么可怕。

她清了清嗓,端着脸面,“这可是你爷爷给你定下的亲事,怎么,你现在是连你爷爷的意思也要忤逆了吗?”

不要脸,秦音在心里哼了声,她是她爷爷带大的,要真是她爷爷的意思,她自然不会拒绝。

可楼玉秀打的什么小九九,她门清的。

没了再聊下去的欲望,秦音端着碗进屋,楼玉秀攥住她缓和声线,“音音啊,这薄家可是南城第一家族,多少人排着队想嫁呢!”

“要不是你爷爷跟薄老爷子有交情,这好事怎么能轮到咱们家!你可不能负了你爷爷的福荫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