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神龙出渊叶锋

神龙出渊叶锋

锋火连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前妻欺骗在先,女儿突发重病在后,走投无路的叶锋意外获得了神龙传承!从此神龙出渊,搅得这都市风云迭起。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倒下,只因他身后还有许多,要保护的亲人和爱人,他们全都是比叶锋的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主角:叶锋,黎嫣   更新:2022-09-14 1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锋,黎嫣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龙出渊叶锋》,由网络作家“锋火连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前妻欺骗在先,女儿突发重病在后,走投无路的叶锋意外获得了神龙传承!从此神龙出渊,搅得这都市风云迭起。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倒下,只因他身后还有许多,要保护的亲人和爱人,他们全都是比叶锋的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神龙出渊叶锋》精彩片段

“爸爸,诺诺好疼!诺诺要死了……”

“诺诺不治了好吗?”

“诺诺不要再这么疼了,不要爸爸再为诺诺花钱了。”

“带诺诺回家好不好?诺诺想回家……好想回家……”

icu病房内,一个小小的身子躺在那里,原本精致可爱的小脸苍白如纸,但口鼻却不断向外溢血,浑身上下遍布出血点!!

一只小手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叶锋的手,大眼睛里满是痛苦还有对爸爸的眷恋不舍!

叶锋红着眼,感觉自己的心像针扎一样疼,那种疼比左肾处的刀伤更甚一万倍。

“诺诺乖,爸爸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等你病好了,爸爸带诺诺回家,给诺诺做可乐鸡翅好不好?”

叶锋抓着那只小手,哽咽着说道。

“爸爸骗人,诺诺知道治不好的。把钱省下来,等诺诺死了爸爸还要生活呢。”

“爸爸,不要再给诺诺花钱了……”

说着,只见小家伙艰难地抬了抬小脑袋,从脖子上摘下来一块龙形玉佩。

“这块玉佩诺诺戴着没用了呢,爸爸戴,让它保佑爸爸!”

这块玉佩是叶锋父亲留下的遗物,据说是叶家老祖宗代代相传之物,能够祛病避凶。

在诺诺生病之后,叶锋就把玉佩给小家伙戴上了,希望能够保佑她。

但现在看来,什么祛病避凶,只是一个念想罢了!

听见这些话,叶锋只感觉心如刀割,手里紧紧地捏着还带有诺诺体温的玉佩,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淌。

诺诺才5岁啊,却这么懂事。

但小家伙越懂事,叶锋却越撕心裂肺!

胸口好像堵着一口气吐不出来,让他快要疯掉!

女儿跟着自己这个没用的爸爸,都没有享受到这个世界的欢乐,难道就要离开了么?

不!不!

自己豁上这条命、这张脸,也要让女儿继续活下去。

“叶先生,你上次交的费用已经用完了,还治不治了?你女儿这情况,用上特效药的话或许还能再坚持几天。说不定这几天,就找到匹配的骨髓了。”

诺诺的主治医生面无表情地冲叶锋问道。

“治!当然治!赵医生,求你继续给我女儿用特效药!求你了!诺诺不能死,不能死啊!”

叶锋抓着医生的胳膊,急声哀求道。

“交了钱再说吧。”

医生淡漠道。

“好,我这就去凑钱!”

“赵医生,求你先给我女儿用药!”

“拜托!拜托了!”

叶锋说着,疯了一样冲出了病房。

身后,响起赵医生和几名护士的低声议论和唏嘘。

“先用药,怎么可能?哎……”

“那家伙为了给女儿治病,听说刚卖了一颗肾?”

“对啊,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过没钱什么都白扯……”

这个时候,叶锋疯了一样冲出了医院,却在医院门口站定了。

钱!钱!钱!

现在,钱就是诺诺的命。

但,上哪去凑?

刚才只一股脑想着赶紧去凑钱,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能借的都已经借遍了。

走投无路之下,叶锋拨出了一个号码!

事到如今,只能试着求她了。

哪怕,这很屈辱,很没骨气。

但跟诺诺的命比起来,自己的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哪位?”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悦耳的女声,自带一股子媚气。

“是我,叶锋。”

“是你?你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们早就离婚了!”

刚才嗲嗲的女声,听见是叶锋之后,马上变得非常冷漠。

对方赫然是叶锋的前妻,也是诺诺的亲生母亲,周晴!

当初的叶锋可不像现在这么穷,二十出头的他也算是小有成就,开了一家自己的小厂子,年收入数百万。

周晴跟叶锋是大学同学,还是当初系里的系花,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她仗着自己颇有几分姿色,主动接近撩拨叶锋,最后走到了一起领了证。

婚后开始还好,周晴还给叶锋生了女儿。

然而就从诺诺得了髓细胞白血病开始,一切都变了。

为了给女儿治病,叶锋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甚至把厂子都抵押卖了出去。

叶锋从一个中产阶级,变成了穷光蛋之后,周晴便露出了她势利冷血的真面目,甚至一再阻挠花钱给女儿治病。

并且,开始在外面不老实起来,还没离婚便勾搭上了一个富二代,给自己谋后路。

终于,一个月前提出了离婚,无情地踹开了叶锋父女。

作为亲生母亲,这一个月甚至都没来看过孩子,仿佛摆脱瘟神一样!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叶锋绝对不会主动联系对方。

“周晴,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钱?”

叶锋艰难地张嘴问道。

“哈……找我借钱?姓叶的,你可真行啊,怎么混得?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嫁给了你,多亏老娘醒悟的早。”

“赶紧给我滚,你哪来的脸?”

周晴闻言嗤笑一声,极尽嘲讽道。

“诺诺快要不行了!”

“如果交不上医药费,诺诺就要死了啊!”

“周晴,看在女儿的份儿上借我二十万行吗?不,十万也行!”

“我一定会还给你,一定!”

叶锋语气急促地说道,生怕周晴直接挂电话。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不好意思,我现在跟刘哥生活的很好,请别来打扰我!白血病根本治不好,就是个无底洞。你也算了吧……”

嘟……嘟……嘟……

冰冷的忙音,让叶锋的心如坠冰窟!

周晴,你好狠的心啊!

诺诺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忍心不管不顾?

怎么忍心啊!!

他恨!

恨老天的不公!

恨周晴的绝情!

更恨自己的无能!

想到女儿躺在那里痛苦无助的样子,想到小家伙抓着自己的手,一声声喊着爸爸的一幕,叶锋的眼神从绝望慢慢变得坚定而疯狂!

不!

诺诺,爸爸一定不会让你死!

爸爸一定会弄到钱,哪怕豁出我这条命!

二十分钟之后……

一条省道路边,只见高速驶来一辆宾利慕尚,叶锋用尽力气猛然冲了出去。

对不起了!

谁让你开宾利呢?

让你撞死我,应该能赔不少钱吧?

诺诺,就拿爸爸的命续你的命吧。

就算宝贝你最后还是要离开这个世界,大不了爸爸陪你一起上路。

爸爸没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宝宝,爸爸先走一步!

哐!

伴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响,叶锋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在叶锋的身子底下蔓延开来。

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块龙形玉佩。

仿佛这块女儿戴了几年的东西,是他最珍贵的宝物。

只是,当血迹染到他手里的龙形玉佩时,却诡异地被吸收了。

嘎!

这个时候,宾利慕尚停了下来,从车上急匆匆地跑下两个人。

一男一女。

男的像是保镖或者司机,那位冷艳美女看起来才像是主子。

对方风华正茂,五官精致绝美,身材也是窈窕修长,比那些所谓的女明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身ol职业装,让她的气质冷艳干练。

“碰瓷?”

司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叶锋,阴沉着脸道。

“拿命碰瓷?”

冷艳美女皱了皱眉,语气清冷地吩咐道:“不管怎么样,赶紧叫救护车吧。”

而此时,昏迷当中的叶锋,只感觉自己脑海当中,隐约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废物!吾怎么会有这么废物的后人?”

“没了一颗人肾,吾给你一颗龙肾!”


“什么?人没事,已经醒了?”

市中心医院内,黎嫣的司机一脸不敢置信地惊呼道。

“伤者没有大碍。现在来看,可能也就是点外伤。”

白大褂点头道。

“怎么可能?他被撞到之后,明明看起来很严重,还出了很多血。”

司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你也说了,是看起来而已。”

黎嫣美目当中闪过一抹狐疑,确定医生没有开玩笑之后,便淡淡地说道:“那我去看看他。”

病房门被推开,黎嫣见到了此时坐在病床上,一脸茫然的男人。

叶锋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没死。

而且身体状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脑海当中,更是多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信息!

龙魂仙决?龙皇经?龙目窥天术?……

这都是……?

而且原本一直隐隐作痛的左肾处,此时却涌出一缕缕热流,蔓延到自己的四肢百骸,好不舒服。

正在他要细研究的时候,黎嫣进来了。

叶锋抬起头来,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艳。

好漂亮!

跟面前这位美女比起来,曾经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周晴,顿时黯然失色。

“你是……”

叶锋张了张嘴,不确定地问道。

黎嫣没有回答,而是盯着叶锋问道:“碰瓷的?”

叶锋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什么意思。

自己朝着人家车子直冲冲地撞过去,可不就像碰瓷么?

“不是……”

叶锋苦笑着摇了摇头。

“哦,那就是真不想活了?”

黎嫣淡淡地问道。

“嗯……”

叶锋点头。

“但你没死成,怎么办?打算继续寻死么?”

黎嫣美目一闪,不知道处于什么目的问道。

这么一问,叶锋坐在那里一阵沉默。

黎嫣冷冷地打量着叶锋,却是开口说出了一句,让叶锋差点跳起来的话。

“我们结婚吧,怎么样?”

话音落下,叶锋嘎地一声叫了出来,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

黎嫣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

叶锋一脸懵逼,甚至怀疑刚才被车撞的,其实是面前这位美女。

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的神志很正常!”

黎嫣感觉到叶锋的眼神,好看地皱了皱眉。

叶锋咳嗽了一声:“可是,为什么啊?这么看得起我?”

只见黎嫣非常认真地摇了摇头:“不!恰恰相反,我选择你,是因为我看不起你!简单点说,我需要一个不怕死的,做我的未婚夫。

而你既然已经寻死了,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反正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已经是烂命一条,不如给我利用一下喽。

当然,我不会白利用你,会给你相应的报酬!”

话音落下,叶锋的眼睛亮了起来,对方一看就是有钱人。

“好!只要你能给我二十万,不,八十万,救我的女儿,怎么都行!”

icu病房每天的花费都是天文数字,而且万一真的找到匹配的骨髓,更不知道得多少钱。

反正这女人看起来不差钱,叶锋决定“狮子大开口”多要点,毕竟对方也可能讨价还价。

听见这话,黎嫣好看地挑了挑眉:“事先说明,你这个未婚夫其实是假的,我不会跟你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

“无所谓,只要给我八十万救我女儿,怎么都行!”叶锋重复道。

“你需要入赘,可能会受不少委屈,在我家也没人会瞧得起你。说白了,你只是个工具人!”

黎嫣想把所有的丑话,都说在前头。

“八十万,救我女儿!怎么都行!”

“好吧……”

黎嫣不说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只要能出钱救他女儿,眼前这个男人怎么都行。

他可以不要命,更可以不要脸。

……

icu病房内,诺诺的主治医生赵永康翻了翻小女孩儿的眼皮,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仪器。

“没救了,准备处理一下!”

“知道了赵医生!”

护士答应道,拿出了一条白布准备盖尸体。

只见此时的诺诺,已经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脆弱的小生命,仿佛已经走到了终点。

赵永康看了一眼小丫头,神色间全是冷漠,没有任何怜惜和愧疚。

“医药费都交不上,不然继续用进口的特效药,还能吊几天。穷鬼,只能等死了!”

赵永康撇了撇嘴嘀咕道。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急匆匆地从外面冲进来。

叶锋看到护士手里的白布单,声调都变了:“住手,你们要干什么?”

“病人已经死了……”护士吓了一跳道。

“不!怎么可能?”

“诺诺!诺诺!”

听见这话,叶锋如遭雷击,低吼着跑到病床边。

见到闭着眼睛,已经没了气息的女儿,他的眼睛瞬间通红如血,不甘地抓着诺诺的小手轻轻摇晃。

“诺诺,你醒醒啊!”

“睁开眼睛再看看爸爸啊!”

“诺诺!诺诺,我的女儿!”

赵永康这时候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在病房里大呼小叫干什么?人都死了,赶紧让护士拉走!”

“不,诺诺不会死!”

“诺诺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你们给她用特效药了么?”

“用特效药吊着,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了?”

叶锋红着眼质问道。

赵永康“哈”了一声,一脸嘲弄道:“你早就欠费了,还想用特效药?你以为医院是搞慈善的?”

“混蛋!你这黑心的医生!”

“为什么不给我女儿用药?为什么?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先给我女儿用药,我这就去凑钱吗?”

“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女儿死,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啊?”

叶锋留着血泪质问道。

“还你说?你说好使么?你以为你是谁?你女儿已经死了,赶紧让护士把尸体运走!icu病房是按时间收费的,你要是有钱就继续在这大呼小叫!”

赵永康冷笑道,然后不耐烦的催促。

“不,我女儿没有死!没有死!”

叶锋抓着诺诺的小手,不甘地嘶吼着。

下一秒,他心中一动,从手上传出一股热流,顺着诺诺的小手涌入她的体内。

“人已经死了,抓着不放有什么用?要么你就自己带回家好好抱着,别在这闹洋相!”

赵永康叫道。

“不,我女儿没死!她肯定能活过来!”

叶锋不断将体内的热流,输入到诺诺的体内。

左肾处的灼热,以及脑海当中多出来的信息,让叶锋知道自己身上出现了一些变化。

对于左肾处涌出来的这些热流,他还不太了解,也运用得不太自如。

但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也不会放弃,不要命地朝着诺诺体内输入,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活过来?你疯了吧?生命体征全都没了,你还想让她活过来?”

“你女儿要是还能活过来,我以后倒着走路!”

赵永康不屑道,旁边的护士也嗤笑了一声。

然而,就在此时,还没从诺诺身上拔下来的检测仪器,却是发出了“滴!”的一声。

紧接着,只见心脏检测仪的屏幕上,原本的直线赫然出现了波动,而后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规律!


“嘎!”

赵永康张大了嘴巴,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旁边的护士也傻眼了,一脸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怎么突然又活过来了?

诈尸?

“爸爸……是你吗?”

“爸爸,你不要走!”

这个时候,诺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之前叶锋为了凑钱离开,显然让小家伙充满了不安。

她只想在最后一程,还有爸爸陪在身边。

“诺诺,你真的醒了!”

“爸爸在这,爸爸陪着诺诺,哪也不去!”

叶锋眼泪狂涌而出,喜极而泣地说道,热流更加不要命地灌入诺诺的体内。

醒了!

竟然真的有用,诺诺真的活过来了。

叶锋激动得发抖,那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让他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哭了出来。

紧紧地抓着诺诺的小手,好像抓住了整个世界,生怕自己一松开,这一切都变成了幻觉。

没有亲身经历过,谁也无法感受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以及患得患失。

“爸爸的手好暖和,好舒服!”

“爸爸你怎么哭了,爸爸不哭好不好?诺诺不要爸爸哭。”

诺诺原本苍白的小脸有了血色,伸出另外一只小手,在叶锋的脸上擦着。

“好,爸爸不哭,爸爸好开心!”

“哈哈哈,诺诺没事了,我的诺诺又活了!”

感觉到那只小手在自己脸上笨拙地擦拭着,叶锋前所未有的踏实,神经质一般地又哭又笑。

“爸爸,诺诺想回家。”

小丫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想的还是不让爸爸给她花钱了。

“好,爸爸带你回家。”

叶锋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

说着,拔掉了诺诺身上的那些管子,抱起小家伙就要走。

“站住,欠的医药费还没结呢,你们还不能走!”

赵永康挡在了叶锋身前。

“多少钱?”

叶锋冷冷问道。

“三十万零八千八!”赵永康说着,拿出了一份单子。

“什么?怎么可能这么多?”

叶锋脸色一沉,拿过单子问道。

“废话,你以为icu让你白住的?特效药不花钱?”

赵永康冷笑。

“为什么单子上,还有今天使用的特效药?你们不是因为我欠费,给我女儿停了么?”

叶锋看出了单子的猫腻,气愤地质问道。

“哦,我刚才搞错了,你女儿的特效药今天并没停!赶紧交钱,要不是我给你女儿用药,她能活过来?”

赵永康眼神闪烁了几下,大言不惭道。

“那黄体酮注射液又是什么?你这个黑心医生,糊弄我看不懂?”

叶锋愤怒地抓着赵永康的衣领,恨不得杀了这个王八蛋。

黄体酮注射液,一般用来给孕妇保胎,或者治疗经期不调的。

诺诺才五岁啊,怎么可能会用得上这个?

这个黑心医生,不但见死不救,还胡乱开药,坑病人的天价医药费。

真的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放手,你想干什么?我劝你乖乖交钱,还想玩儿横的?你tm是不知道我赵永康在云城的势力!”

被拆穿了,赵永康竟然也不慌,依旧嚣张跋扈地警告道。

“呵,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势力,敢这么肆无忌惮?”

就在此时,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见黎嫣走了进来,漂亮的脸蛋儿因为气愤而显得格外冰冷。

本来她不想进来的,叶锋和他的女儿生离死别,黎嫣并不想掺和。

但此时,真的看不下去了。

“嗯?她是谁?你老婆?”

赵永康斜着眼问道,见到黎嫣那气愤填庸的样子,以为对方是叶锋的老婆呢。

从诺诺住进icu到现在,所有人都还没见过孩子的母亲呢,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大美女?

“我朋友。”

叶锋迟疑了一下道。

“朋友?哼,我不管你们什么关系,赶紧把钱交了,不然谁也别想走。敢在医院闹事,老子报警抓你们!”

赵永康威胁道。

“好大的威风,我倒要问问你们院长,医院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

黎嫣冷声道,说着直接拿出了手机。

听见这话,赵永康满脸不屑:“怎么,这是要给院长打电话?”

虽然黎嫣气质不俗,看起来好像不是一般人,但赵永康也没当回事。

跟叶锋这种穷光蛋是朋友,能是什么大人物?

要是叶锋真有认识院长的朋友,之前也不会被逼的卖肾了。

这边黎嫣也没废话,直接拨出了一个号码:“黄院长吗?我是黎嫣,我在小儿重症监护3号病房,您能过来趟吗?”

“呦,跟真事一样。你有院长电话吗?电话拨出去了吗?”

赵永康嘲弄问道。

黎嫣冷笑了一声,也不跟他废话,就冷冷地站在那里。

不消片刻,只见病房门被人推开,一名体型有点富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黄……黄院长?”

见到对方,赵永康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没想到叶锋的这个朋友一个电话,黄院长竟然真的过来了。

“黎总,你怎么在这?这是……”

黄院长见到黎嫣,客气而狐疑地问道。

看见黄院长这态度,赵永康心里咯噔了一下,冷汗刷得冒了出来。

他没想到,黎嫣竟然真的认识黄院长,而且黄院长这态度更是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怎么回事你跟黄院长说吧,相信他会给你一个公道!”

黎嫣给了叶锋一个眼色。

知道接下来叶锋要说什么,赵永康满脸乞求地看着他。

叶锋看都不看这家伙一眼,将那张收费单递给了黄院长:“这是赵医生给我的收费明细,请黄院长你好好看看。从我欠费到现在,也就不到两天的时间,却竟然花了三十多万。

我女儿只有五岁,得的是髓细胞白血病,单子里却出现了保胎药、高血压药,就差没有避孕药了。

而且,二十四小时的用量,竟然高达十公斤?就算是给大象输液也撑死了吧?”

只见黄院长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听完之后,一巴掌朝着赵永康扇了过去。

“赵永康,你干的好事!你这种败类,简直是给我们医院抹黑!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

赵永康闻言,彻底傻眼了,哀求道:“院长,不要啊!我确实出现了一些失误,我保证不会再犯了,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机会啊!”

“失误?你这是失误?你这是坑蒙拐骗,草菅人命!”

黄院长怒声训斥道。

就在此时,黎嫣轻哼了一声,不满地说道:“开除就行了?我觉得应该交给执法人员处理,仔细地立案调查!如果黄院长不方便的话,我可以让我公司法务部的人跟进!”

“对,对!黎总说的对,对于这种医院里的蛀虫,就应该一查到底!你放心,我保证会严肃处理这件事!”

“我这就打电话给执罚局!”

黄院长闻言一个激灵,连忙表示道。

本来,他还想袒护赵永康,但听见这话顿时断了念想。

黎家是他得罪不起的,黎嫣想整赵永康,根本不是他能护得住的。

噗通!

赵永康烂泥一样瘫软在地,哭着哀求道:“黄院长,不要啊!黎小姐,我错了,我不敢了!”

“叶先生!叶先生,求求你可怜可怜我,我再也不敢了!放我一马,放我一马啊!”

最后,这黑心医生爬到叶锋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求道。

他知道,就自己干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如果真被查出来,判个十年八年都算轻的。

这辈子,算是完了!

叶锋冷哼了一声,把赵永康一脚踢开。

“可怜你?你有没有可怜过,那些被你害得家破人亡的病人和家属?”

“做人太缺德,报应来了,你接都接不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